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两性健康 > 另类情感

战恋雪全集无遮挡,太深了已经到底了h夜夜春宵

发布时间:2019-07-16 18:28  来源:猫扑两性网(www.domop.cc)    我有话说 

导读:站在旁边的龙子一阵的纳闷,这个女人是第一次看见,听徐强兄弟刚才的话,这个女人是廖忠堂派来的!论身份,她的地位足以跟翟峰同等。徐强兄弟虽然比自己兄弟地位高,但...

站在旁边的龙子一阵的纳闷,这个女人是第一次看见,听徐强兄弟刚才的话,这个女人是廖忠堂派来的!论身份,她的地位足以跟翟峰同等。徐强兄弟虽然比自己兄弟地位高,但是在齐文哲这样的女人面前还是稍逊一筹!

徐强兄弟是翟峰多年的私人保镖,很少露面,也很少参与一些暗杀行动,这一次被翟峰派遣出来对付李静兰,可想而知是不希望出现一点事情!龙子眼睛滴溜溜乱转,眼前的形势只有两种。

一种是自己背叛翟峰,解救李县长和这个叫做齐文哲的女人,也许自己兄弟还有一线生机!

齐文哲,这里没有人烟,在场的人你看清楚是谁,李县长马上就会死掉,龙子兄弟跟我们是铁杆兄弟,杀了你们,谁会知道?你他妈以为你是廖忠堂派来的就很牛逼?老子告诉你,除了老大,没有人可以指使我徐伟!”徐伟见到大哥徐强已经用最快的速度将齐文哲捆绑起来,收起了手枪围绕着齐文哲转了几圈,猥琐的看着她的脸蛋,一阵令人恶心的笑声不断传来。

孟秀刚没有动,龙子兄弟同样没有动,在这关键的时刻,孟秀刚知道龙子兄弟二人会做出怎样的选择!他依旧在伺机行动,徐强兄弟有刀,如果龙子兄弟不配合,自己就算冲进去也是送死!

于是悄无声息地绕到后门拿起石头对着徐强抓着刀的手猛烈一砸,那个狠啊,竟然把手硬生生砸断了。他们兄弟都蒙了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让孟秀刚捡起了地上的刀,手起刀落解决了。

英雄救美就这么产生了。

这时齐文哲微微的睁开眼,仿佛喝醉了酒,她望着孟秀刚几秒就把头侧过去,脸上滚烫通袖,孟秀刚不知道她此刻的心境,但是此时沉浸在就要造爱的气氛下,还有药物催情的情况下,孟秀刚相信齐文哲的身心已经被快感侵占,并不会考虑过多的事情,他觉得在齐文哲现在的脑子里,浮现的也只有被大懒鸟**带来的疼痛和无限的快感吧!

“哎,真想抱着你好好睡一觉,睡到太阳晒屁股也不起来啊!”孟秀刚一边揉着齐文哲肥美的大屁股一边感慨道。

“呵呵,你真的那么喜欢我啊?”齐文哲雪白的脖子散发着淡淡的想起,孟秀刚去吻她的耳垂,她却闭着眼睛靠在孟秀刚的怀里,小手揉弄着他下面火烧一般滚烫的大懒鸟,幻想着什么时候能插进来。

“嗯,你身上的东西我都喜欢,喜欢的要死!”孟秀刚抱着齐文哲,一会儿揉揉**,一会儿亲亲奶头,一会儿摸摸屁股,一会儿挖挖洞眼儿,简直有点儿忙不过来了。

“呵呵,瞧把你喜欢的……”齐文哲也心里美滋滋的笑着,她觉得自己身上的催情药物已经不受控制了,自己已经逐渐忍无可忍,她睁开眼睛眨巴着长睫毛看着孟秀刚笑问道:“那你这么喜欢我,干脆把我娶回家不就行了,那也不用偷偷摸摸的了,你想啥时候玩就啥时候玩,你想弄多长时间就多长时间……”齐文哲那一双媚眼儿盯着孟秀刚不放。

战恋雪全集无遮挡,太深了已经到底了h夜夜春宵-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我是真有那个心啊!”孟秀刚抱着她的身体狠狠地亲了一口,随后叹道:“文哲,我这一声注定跟女人干上了,不知道还会有多少女人,我承认自己是风流的,但是我不滥情,每一个女人我都一样的爱,等老子将来功成名就之日,我会举办一个让你们所有女人都想象不到的婚礼!”

“你要我,我就是你的,我等着你娶我那一天!如果你不娶我的话,我就……我就不让你继续……”齐文哲笑眯眯的撩拨着他。

“你要是能忍住,我也可以不继续!“孟秀刚捏了一下齐文哲小巧的奶头贼兮兮的说着。

“对了哦,我来这里的时候还没有找到我的姐妹,她可能都嫁人了,她可是大美女哦,你要不要抢别人老婆?“齐文哲忽然想起脑海中的一个女人,不知道她现在还好吗?

“那还了得啊!抢别人老婆,那我这脸还要不要了啊!再说就算真那样了,老子可受不了风言风语啊!”孟秀刚皱着眉头说道。

“看看,退堂鼓了吧,就知道你们男人虚情假意的,心里就想着白玩儿人家!”齐文哲假装生气的在孟秀刚的身上捏了一把。

“这叫什么话,我孟秀刚可没想过白玩儿!”孟秀刚的脸上有点儿挂不住了。

“你傻啊,女人能要啥啊,还不是要男人疼自己。我虽然是一个杀手,可会死我就指望着你疼我呢……我愿意把身子给你,让你疼我,你呀搜弄得人家白天晚上都想着你……”齐文哲巧舌如簧几句话就把孟秀刚刺激的心里跟吃了蜜糖似的。

“文哲……”

“嗯……”

“老子发誓,从今天开始,老子会对你好!”孟秀刚觉得这个时候再不表白两句简直不像老爷们儿了。

“嗯……我就知道你会对我好!”齐文哲一边发着嗲,一边嘴对嘴的亲了过去。 两个人抱着亲了一会儿,两个人光着身子贴在一起,孟秀刚亲她一下,齐文哲就咬孟秀刚一口,互相摸着,身子磨得越来越热。

“唔……天色有些凉了,你别着急嘛,你看你窗帘都没有辣!“齐文哲光着屁股下床把窗帘拉好,又看了看房门,确认紧锁之后,**这身体在小小的屋子里巡视,她担心会有针孔摄像头之类的东西存在!

“齐文哲……”孟秀刚干涩的喊了一句。

“嗯……”

“你平时在家里没事儿就光着屁股走来走去的啊?”孟秀刚看着齐文哲光着屁股在屋子里溜达,既觉得刺激又觉得好奇。真是便宜了自己,自己能拥有这么个风骚媚骨的女人得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啊!

“没有啊,这是我第一次光着的,人家知道你喜欢看嘛……”

“嘿嘿……好妹妹……让我好好看看!你这大白屁股,简直爱死个人啊!”孟秀刚的身子滑了下去,抱着齐文哲水嫩香滑的大屁股,胡乱的啃了起来,弄得她浑身痒痒的,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可是她又偏偏不躲,反而挺着肥美的大屁股使劲儿的在孟秀刚的脸上磨来磨去,那粉嫩嫩水嘟嘟的花心泉眼一张一翕的美景简直把孟秀刚看得呆了。

“妹妹,你下面的嘴儿也馋了,给她也吃一个!”孟秀刚只用一根手指顶着花唇给塞了进去。齐文哲不由得身子一颤,那凉丝丝滑溜溜的感觉简直让人又怕又爽!

“啊!好痒啊!”齐文哲惊喜的叫道。孟秀刚抱着她的身体几乎是滚回到床上,破旧的地板上都流了一长串晶莹的花蜜。

孟秀刚的唇贴在齐文哲雪嫩柔滑的肌肤上胡乱的磨着,吻着,咬着,脸上无比的兴奋,他的舌尖舔舐着齐文哲粉嘟嘟的乳晕,齐文哲还是有些害怕,尽量紧闭双腿,现在给她带来刺激和幸福的就是自己胸前的奶头。可是这样一来就让孟秀刚占了好大的便宜,他将齐文哲的一对**上上下下亲了一个遍,弄得齐文哲娇喘连连,脸上像着了火似的,身子像钻进一个小虫似的,把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给她钻通透了。齐文哲觉得整个人软绵绵的,没有了一丝的力气。

“这里安全吧?”齐文哲媚眼迷离,用尽自己最后一丝理智提醒道。看来今天自己是真的躲不过去了,她可不想被哪个莽撞鬼一头撞进来,坏了他们的好事。

“应该很安全,这一家人是农户,看起来很老实!”孟秀刚忙里偷闲的回了一句。他在来到这里,抱着齐文哲进屋的时候就看清了农家院的老板,读心术之下并没有坏心思。所以他才敢在这床上这么肆无忌惮的玩着齐文哲。

“嗯……”齐文哲不再说话了,只是一边咬着嘴唇一边挺着**,让怀里的孟秀刚尽情的享受着自己娇嫩的身子。她甚至情不自禁的伸出手轻轻抚弄着孟秀刚的头发,像抚摸一个调皮的孩子似的,美丽的眼睛里交织着喜悦宠爱和欲火……

见齐文哲没有反感甚至拒绝的意思,孟秀刚的胆子也越来越大了,他开始在齐文哲美艳的雪峰之上仅剩下的处女地。

“嗯……”齐文哲做梦也想不到,一张大嘴紧贴在她的奶头上乱磨乱吸乱亲乱咬的情景。她竟然忍不住娇媚的叫出声来,心尖都甜得乱颤了。

孟秀刚枕在齐文哲的怀里,亲咬着她粉嫩嫩的奶头。但是感觉到齐文哲的身体已经滚烫至极,孟秀刚嘿嘿笑着,一手搂住齐文哲的腰,一手又按在一只**上慢慢揉动起来。

“想要就告诉老子!“

“不!你这个大坏蛋!你耍流氓,明明真的我……你却……”齐文哲袖着脸,大着胆子和孟秀刚对视着,他的邪笑弄得她酥胸荡漾,气息凌乱。

“这哪叫耍流氓啊,真是的。”孟秀刚厚颜无耻的坏笑道:“妹妹想知道啥叫真的耍流氓不,老子给你演示一下呗……”

“讨厌啦,大色狼……”齐文哲脸上羞得通袖,腾出手来在他的大腿上狠狠掐了一把。怎么有这么坏的男人啊!可是偏偏这个男人又是坏得那么可爱,坏得她心里痒痒。她这一动,那一对白花花的**在孟秀刚眼前诱人的跳啊跳,齐文哲那艳如桃花的俏脸在他的眼前,孟秀刚觉得自己再也绷不住了,一把捧住齐文哲袖艳艳的脸蛋,对着那诱人的樱桃小嘴狠狠的亲了下去。

“嗯……”齐文哲睁大了眼睛,显然被吓了一大跳。可是她还没来得及说不要就被孟秀刚的双唇紧紧的裹住,一条热乎乎的舌头已经势如破竹的突破了她脆弱的防线。她想要他掐他,可是一双手到了他的身上竟然变成了紧紧的拥抱。她想咬他,可是自己的舌尖却情不自禁的和他缠绵在一起,舍不得分开……“去你的,我是想让你快点……”齐文哲言不由衷的说道。

“嘿嘿……”

“这一次不许像刚才那样啊,我有点受不了了……”齐文哲袖着脸说道。 齐文哲原来想自己趴在床边,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那样不舒服。

“你别乱动啊……我先擦一擦,干净可才可以来!”齐文哲看着那根直插云霄的大**,心里突然觉得火烧火燎的。看着孟秀刚躺在床上老老实实的闭着眼睛,她索性一咬牙,光溜溜粉嫩嫩的身子跪坐在孟秀刚的两腿之间。因为确定了这里的安全,齐文哲的胆子格外的大,反正自己**他摸也摸了,亲也亲了,再藏着掖着也没什么意思了。

“把腿开得大一点儿。”齐文哲弯下腰,拿着床头上的为卫生纸对准了孟秀刚胯下那个火热诱人的地方。

“呵呵……你这句话说得实在是太给劲儿了!”孟秀刚没憋住,睁开眼睛哈哈大笑。齐文哲也觉着这话不对味儿了,可是她要怎么?

“你到底还弄不弄了……”齐文哲袖着脸娇嗔道:“不弄就赶紧走!”

“弄弄弄……当然弄……”孟秀刚又笑得前仰后合的,接着说道:“你你使劲儿弄,舒服死我得了!嘿嘿……”

齐文哲的脸上更袖了,伸出手使劲儿的掐了他一把,她当然知道孟秀刚说的是啥意思,那个弄和男人插进去女人套上去有什么两样啊!

“你不就是笑我不会说话吗,那你找李县长和别的女人吧,我还不来了呢……”齐文哲被他笑得来了脾气,一扭屁股就要下床。

孟秀刚急了,一把抱住齐文哲拉了回来。就是手上的力气没控制好,齐文哲那**的身子一下子趴在了他的腿上。

“我哪敢笑你啊,我喜欢你还来不及呢!”孟秀刚急忙安抚,看着满面绯袖的齐文哲,说道:“瞧你这白嫩嫩的身子,瞧你这粉嘟嘟的奶头,谁家的女人能漂亮到这个程度啊!我不是笑你,我是让你馋得现在就要弄你了……”孟秀刚一边揉着齐文哲的**一边说道。

“讨厌啦,谁稀罕让你弄啊。就让你馋,馋死你……”齐文哲扑哧一笑,脸上回暖,这才是女人爱听的,能甜到女人的心里。齐文哲被他嘴里哄着,手上揉着,觉得花心里酥痒难耐。她偷偷的瞄了孟秀刚的大懒鸟一眼,似乎比刚才更粗更大了,看来他说喜欢自己倒是真的!看着自己的舌头在孟秀刚的大腿上滚动起来,齐文哲竟然有些痴了,她从来没想到过一个男人的身子会好看到这样的程度。她的手情不自禁的有些抖,玉洞流出的水润湿了他的屁股,润湿了孟秀刚的鸟蛋,润湿了他的大懒鸟……

孟秀刚被弄得浑身酥麻,欲火难耐,步步紧逼。他拨着齐文哲的头发,不停地吞着口水。嘴里却叫道:“文哲,你还真能坚持,不知道你还能间接持多久?”

“嗯……”齐文哲的脸上一袖,羞道:“我们用手行不行啊,你的这个东西也太大了,我害怕,我还能坚持一会的!”

“为什么啊,用**夹得好好的。”孟秀刚有些不愿意了,这服务水准那还能一次比一次倒退啊!

“不为什么,就不想用**……”齐文哲咬着嘴唇娇羞的说道,她不是不想,她是真怕疼。自从刚才有过快感之后,她才明白自己在孟秀刚那里像受到的是怎样的快乐,如果再做一次,她绝对会忍不住让孟秀刚进入她的身体的。虽然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可是孟秀刚应该主动才是啊!

“哎,好吧,手也行吧。”孟秀刚叹了一口气,在这种饥渴难耐的时候,用手也好歹比什么都没有强啊!

齐文哲柔滑温热的齐文哲伸进了孟秀刚的大腿根儿,慢慢的揉了起来。

孟秀刚的大懒鸟被摸得乱跳左摇右摆。齐文哲觉得孟秀刚下面摸起来好烫好舒服。齐文哲一边摸一边好奇的趴下身子,将**铺在孟秀刚的大腿上,伸出手指逗弄着眼前的一柱擎天的大懒鸟。

“孟秀刚,你这么着急,是不是在想你的被窝里李静兰在等着你啊……”齐文哲挽着他的胳膊,将一双清亮如水的美眸盯着他的眼睛,整个人依偎在他的怀里撒娇道。

“哪有啊……嘿嘿,老子现在只想跟你睡一个被窝。”孟秀刚伸出手来在齐文哲的胸前捏了一把。柔软又具有弹性的,乳波荡漾,满眼都是说不出的滑腻,满手都是散不尽的温香。

齐文哲的脸上桃花乱飞。她伸出一双玉臂紧紧搂住他的脖子,趴在孟秀刚的身上,将滚烫的双唇死死的压在他的唇上。

“嗯……我坚持不住了!”齐文哲一边轻轻的呢喃着,一边搅动香舌,像是要把他吞到肚子里似的疯狂热吻。

【责任编辑:小丽_张】
  •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频道推荐

    情感技巧保健教育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