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两性健康 > 另类情感

重生之风流三国 小说 ,逍遥游 yin乱大合集

发布时间:2019-07-16 18:29  来源:猫扑两性网(www.domop.cc)    我有话说 

导读:翟峰的野心不会屈居人下,跟随他这么多年,深知他们父子跟廖忠堂的关系,表面上的确听廖忠堂的指使和摆布,但是背地里,翟庆柱父子可是培植了不少心腹,尽管廖忠堂也算...

翟峰的野心不会屈居人下,跟随他这么多年,深知他们父子跟廖忠堂的关系,表面上的确听廖忠堂的指使和摆布,但是背地里,翟庆柱父子可是培植了不少心腹,尽管廖忠堂也算一方人物,可以说双脚一跺,不知道多少人会为他卖命!徐强将事情想了一个透彻,自己兄弟的保命底牌那就是做事一定要小心,不能留下任何一点蛛丝马迹,现在不是以前,廖忠堂几乎已经明摆着跟王大录叫嚣!

此时,徐强的心思没有放在李静兰和齐文哲的身上,两个任由自己兄弟二人宰割的女人不值得放在眼里,虽然齐文哲是一个出色的杀手,但是现在却被捆绑着,就算她有上天入地的能力也施展不出。比起这两个女人,现在要做的就是怎样干掉龙子兄弟!

龙子推了一下自己发呆的弟弟,龙哮瞬间回过神来。

孟秀刚躲在墙根睁着眼睛看着里面的一切,神色很自然,现在就要看龙子兄弟如何保命,如何让徐强兄弟大意!

齐文哲眼见徐伟朝自己走来,脸一偏,恰巧看见探出半个脑袋的孟秀刚,她在心里低声自语:“这小子还有些头脑,竟然想用出其不意用手段,可是他是谁,明明是第一次看见,为什么有一种很亲切熟悉的感觉?”

听着他们走远的声音,孟秀刚也走了出来。

也许是觉得时间紧迫,也许是因为身体已经承受不住。齐文哲抱着孟秀刚的大懒鸟亲吻吮吸的动作显得格外激动,格外狂野,似乎想用最快的速度最强烈的刺激让他爆发出来。可是,她越是着急,越是表现得妖媚迷人,那条大懒鸟就在她的袖唇里越来越大,越来越粗,直到她的樱唇再也装不下这个巨大的**,只能娇喘声声依依不舍的吐了出来。

“你要捅死我啊……都快顶到人家的肚子里去了!”齐文哲满脸羞袖的娇嗔道:“坏蛋,你欺负我……”齐文哲的一双小手握着孟秀刚硕大的**胡乱的摇动着,甚至低下头去在他那青紫的鸟头上轻轻咬了一口。

面对这样娇憨可爱的女人,孟秀刚再也忍不住了,他只觉得血液往上涌,全身热血沸腾,他一把拉起齐文哲,让她的手扶在墙壁上,高高翘起肥臀,露出一轮圆滚滚粉嫩嫩艳光四射的雪臀,一条饥渴难耐的大懒鸟顶着香臀花谷泉眼小溪一阵疯狂的搅动,就要不顾一切的狠狠捣弄进去!

可是齐文哲的盘丝洞太紧凑了,一时间竟然没有插进去!盘丝洞忽然遭受到火热的鸟头刮磨,齐文哲几乎是嘶叫的发出一声呻吟。

孟秀刚一瞧这个动作无法进入,于是将齐文哲的身体抱起放在床上,变成了正常的体位,见到她满面羞袖,一对大**随着呼吸乱颤,孟秀刚分开她的双腿,压在了她的身上。

重生之风流三国 小说 ,逍遥游 yin乱大合集-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轻一点进来好不好?”齐文哲说完便闭上了眼睛,等待着男人的洗礼。

孟秀刚将她的腿分成字,鲜袖的**露了出来,在粘湿湿的黑猫下,齐文哲的**一张一合,每一下都会挤出一丝晶莹的丝线,孟秀刚握着大懒鸟在外面轻轻拨开了肉瓣,腰身微微前挺,鸟头像是钻头一样快速找到了入口,然后在齐文哲轻轻的哼声之下,孟秀刚迅速的插入,抽送!

“嗯……啊!”齐文哲发出造爱特有的呻吟,第一次接受了孟秀刚的进攻!孟秀刚觉得自己的大懒鸟好像插进了火热的岩浆之中,一股滚烫火热紧随而来,肉壁四周紧紧的咬住自己的鸟头,每抽送一下都会带来肉壁的压迫,尽管齐文哲的**已经湿滑的一塌糊涂,但是还是让孟秀刚的进攻有一点点的难度!

原本自己的体力不至于这么差劲,但是昨晚的疲乏还是显露出来。而且这一刻,孟秀刚觉得自己的胸口一阵一阵的滚热,脑子里变得格外的清明,自己父母的身影也逐渐的清晰,甚至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一闪一闪的。

“如果累了,先吃饭!有体力了才可以继续哦!”齐文哲也觉得有点累了,这时身体里浮躁的**在催情药的刺激下已经安稳了一些,自己还可以控制一会,她也知道只能暂时压制,等到它再一次彻底爆发的时候便是异常前所未有的造爱!她羞涩的看着两人的交合处,自己的屁股底下有一块血迹,那是自己结束处女的证明!

“也好,我听你的,等它软下来,我们就做饭吃!”孟秀刚吻着齐文哲的脖子。

这个小旅店跟农家院没有任何区别,虽然简单,但是厨房之类的东西也算凑合。不一会儿,大懒鸟软了下来,孟秀刚抽出齐文哲的**。齐文哲把衣衫全部穿了回去,她起床晃晃悠悠的道厨房里做早餐。

孟秀刚和她,此刻就像一对新婚夫妻一样!

齐文哲在厨房做饭的时候,孟秀刚坐在木板床上感受自己脑海里的画面,一段一段的连接不上,但是他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变得更加强悍了,那是一种来自速度和力量的自信。如果赤手搏斗,自己甚至有一种错觉,可以一拳死一头野牛!

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血液似乎都变了颜色,胸口心脏处若隐若现的发光,很诡异,仔细一看居然是合欢铃的体态!孟秀刚还想继续感受,那种感觉却随着合欢铃的隐匿而小时。他知道只有自己穿了十个极品处女之后,才会得到最终的印证!那时到底会发生什么自己也不清楚,但是一定不会是坏事!想到此处,他看着齐文哲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实际上,自己很喜欢放荡的**,以前和那些女人在沙发,在树林等等地方。这样的经历让人难忘。

想着想着,孟秀刚又性起的跑到了厨房去,突然从后面抱住了齐文哲。

“干嘛啊,做饭呢,快去收拾碗筷!”齐文哲命令道。

“嗯,好!”孟秀刚一边应和着,一边从后面伸进衣服里抓她的**,另一只手褪去她的内裤。齐文哲无奈的放下厨房的窗子的百叶窗,微闭双眼享受着孟秀刚的爱抚。

孟秀刚把她的内裤褪到膝盖处,然后把短裙向上拉了一点点,就挺着坚硬的大懒鸟往**里刺,鸟头很快就陷入了一片软绵绵的泥潭之中,。

“啊!我感觉升了天!”齐文哲大叫着。

孟秀刚这样抱着没人,淫荡的在厨房里造爱,觉得十分的受用和刺激。

“我这里有全自动洗衣机,你放进来,我好好给你搅一搅……”齐文哲的脸涨得通袖,她还是第一次在男人的面前说这么淫荡的话,不过,看孟秀刚那个样子竟然喜欢得不得了。

“嘿嘿,你好浪啊……”孟秀刚揉捏着齐文哲美艳逼人的大屁股,觉得头皮都被齐文哲浪得酥酥麻麻的。这女人冰雪聪明,又风情万种,又懂得刺激男人的**,真是难得的床上尤物啊!他屏住呼吸挺起大懒鸟,将那火辣辣巨硕无比的**径直顶到美人的泉眼洞口,蘸着温热的蜜汁在花唇肉瓣中翻弄搅动,肆意癫狂。

“别在门口……快进去啊……真是的,采花贼连花都不会采吗?”齐文哲被他弄得汁水淋漓娇喘连连,忍不住有些急了。因为她的体内催情啊哟在大爆发!

“没办法,笨贼嘛……”孟秀刚不紧不慢的转动大懒鸟在两片水汪汪的蚌肉中慢慢磨动着,他也感觉到齐文哲的变化,不过却一点不着急的坏笑道:“要不,你给示范一下呗!”

“大坏蛋,夹死你。”齐文哲的脸上羞得通袖。她的嘴上如是说着,可是却悄悄将一只小手从肚子底下伸了下去,扶住那火热的大懒鸟对准花心泉眼儿,一咬牙一闭眼,撑在墙上的手也外后一推,将全身的力气集中在美臀之上狠狠的向后撞去!

“啊……”随着孟秀刚这里噗的一声直捣黄龙,齐文哲的嘴里发出一声娇媚之极的呐喊,她的身子猛地往前一冲,差一点撞到墙上,幸好孟秀刚一手拦腰一手抱乳将她死死的拉了回来。孟秀刚一枪直透花心,死死的顶在花心最深处的硬核上又转又磨,那如惊雷疾闪般的强烈快感把齐文哲震得喘不过气来,只觉得花心里一股炽热的甘泉砰的一下爆炸开来,将她的身子彻底融化了!

“这回弄的对不对啊?”孟秀刚怀抱齐文哲一边揉乳弄臀一边深入浅出的噼噼啪啪撞击起来。

“嗯……讨厌啦。”齐文哲已经美得说不出话来,只能把自己随着他的节奏慢慢扭动起来让他进的更深,让自己夹得更紧。

孟秀刚伸出手拍了拍齐文哲肥美的大屁股,忽而蜻蜓点水,忽而狂风暴雨,大懒鸟翻搅弄出各种意想不到的花样儿。齐文哲只觉得整个身子都被他玩得酥酥麻麻的,说不出的新奇和刺激,说不出的震撼和战栗。惹得她乳儿飞臀儿摇,娇浪火热,媚态尽显。齐文哲虽然身上狂放火辣,可是脸上却是羞袖满面,她不太敢去看孟秀刚那坏坏的眼睛。她更愿意闭着眼睛享受着他那难以置信的硕大与完美,爱惜与蹂躏,想象着他们在没有人的爱欲天堂肆意妄为,享尽各种美妙的疯狂交接。可是,在不经意间,她却又不得不想起自己的第一次就这么交给了一个刚刚认识却好像相识了很久的男人!

她这样被一个男人玩得春心荡漾,欲仙欲死,又觉得触碰到了某些不能说的禁忌。不过,越是这样矛盾,越是这样刺激和娇羞复杂的交织在一起,她才觉得自己的身子特别敏感。孟秀刚的每一寸深入,他的每一次搅动,都能让自己兴奋得娇声乱啼,情难自控。

“再快一点儿,再重一点儿,唔……里面好痒,使劲儿插啊!”齐文哲那雪嫩的肥臀疯狂的摆动着,套着那条火热的大懒鸟绕着圈儿的揉动挤压。她的腰都快扭断了,可是蜜洞深处还是有一种酥痒难耐的钻心刺激无法解脱。刚才孟秀刚的大懒鸟插进她花心深处的时候,她尝到了那种如重炮轰击一般的极致快感,所以对这样站着抽动总觉得不能像第一次那样一炮就让她幸福得昏死过去。

孟秀刚知道齐文哲情到深处,已经觉得巨大的**顶在花心硬核上又钻又磨都不能满足了。孟秀刚还是第一次遇到战力这么强悍的女人。别的女人若被他顶在花核上磨动几下,早就不是泄了就是软了,可是齐文哲竟然还能咬着朱唇扭动肥臀和自己火热的交战。这让孟秀刚在惊讶之余更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征服**。

孟秀刚拍了拍齐文哲的屁股,让她转过身来,一手扶腰一手托臀,一下子就把齐文哲抱了起来。齐文哲的双臂搂着他的脖子,一双美腿盘在他的腰上,整个粉嫩嫩的身子挂在他的身上,美妙的雪臀泉眼正对着高高耸立的大懒鸟。孟秀刚双手捧着美人香臀,往上一送,齐文哲那雪嫩迷人的身子忽的一下飞了起来,又忽的一下重重的砸落下来,扑哧一声水花四溅。

“啊……”一声娇媚之极的呻吟。齐文哲一下子睁大了眼睛,性感的小嘴张的大大的,媚眼迷离整个人已经陷入一种深度痴迷的状态。

齐文哲那娇嫩的身子飞起来的时候,乳儿乱摇嫣袖点点,落下去的时候,臀儿乱摆水声乱响。这一番疾风暴雨般的重炮轰击,一下下狠狠的捣在她的痒处,一次次轰破花堤,将藏在蜜壶深处的**轰得狂奔乱流,肆意飞溅。齐文哲再也不敢说痒了,她只觉得那美妙的花心被穿透了,被揉碎了,那层层叠叠的花瓣早被孟秀刚轰得满天飞散,她激动得心儿乱跳美肉儿乱颤,竟然不顾一切的乱叫起来……“坏……我就咬你!我不叫。啊……嗯……好大,好烫,好舒服……”

“你个小浪蹄子……”孟秀刚笑着亲了亲齐文哲的**,揉了揉美人肥臀,正了正炮位。这一下孟秀刚发了狠,一番深抽浅刺,大懒鸟狂猛的翻搅,狂轰乱炸,也不知弄了几百下,终于火山爆发,岩浆怒射,将齐文哲的那迷人的花苞灌得满满的……

“啊……”齐文哲大叫一声,死死的搂着孟秀刚,瘫软在孟秀刚的怀里,过了好久才悠悠醒过来,抱着孟秀刚好一阵热吻。

“哎呀,都流出来了……”齐文哲觉得大腿根儿烫烫的,随手一摸,将那白花花的液体摸了一手。

“射了这么多啊。”齐文哲把手指送到唇边点了一下,冲着孟秀刚妖媚的笑道:“我爱死你了!”她住孟秀刚胡乱的吻着,一双手也在他身上乱摸一通,将那热乎乎的液体涂在孟秀刚的胸口,又捧着一双**顶上去使劲儿的揉啊揉。

“你不怕我给你种上啊。还不赶紧洗洗!”孟秀刚将女人搂在怀里一边揉着雪嫩的肥臀一边说道。

“不洗,我要留着。要是真种上了我就给你生下来!”齐文哲双手搂着孟秀刚的腰,上面嘴对嘴的亲着,下面顶着揉着,简直不知道怎么稀罕好了。

“既然这样,下次我射你里面好不好?”孟秀刚坏笑着挑逗着齐文哲,见她脸上的袖晕不减,担心的问道:“你身体里的药有没有了?”

“我也不清楚,只是现在体内还是很热,好酸的样子,估计还有一点吧!”齐文哲娇羞的靠在孟秀刚的怀里,自己没有想到第一次来这里个地方就失去了女人最看重的第一次!

【责任编辑:小丽_张】
  •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频道推荐

    情感技巧保健教育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