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两性健康 > 两性情感

口述:我初恋的爱死在他前任上

发布时间:2018-12-15 10:35  来源:猫扑两性网(www.domop.cc)    我有话说 

导读:本文来自一位女白领网友的口述, 猫扑两性网 小编整理她口述的情感故事,过程简单却很深刻感人,这到底是一件什么样的爱情纠缠又是什么样的结局呢?下面就来和小编一起...

本文来自一位女白领网友的口述,猫扑两性网小编整理她口述的情感故事,过程简单却很深刻感人,这到底是一件什么样的爱情纠缠又是什么样的结局呢?下面就来和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口述:我初恋的爱死在他前任上-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孟妙依今年刚毕业,由于上学晚,同班同学毕业才刚刚21岁,孟妙依都过完了23岁的生日。

在人人把“大学必做的事:逃过课、挂过科、谈过恋爱,上过床,破了处”的话挂在嘴边时,孟妙依一件都没干过,深感自己是个失败者。

没有逃课挂科也罢了,没有恋爱也罢了,竟然还是处女。。。。

而这其中,孟妙依最后悔的是没谈过恋爱。

孟妙依虽称不上放在人群里极具有识别度的美女,但模样也俊俏,这要怪就怪她选了个全班只有一个男生的中文专业。

但好在刚毕业,孟妙依就遇到了任小强。

任小强是公司里的同事,能说会道,185的大个,又有着男生少有的细腻。

凭借着帅气的外表,傲人的身高,再加上能让喜马拉雅山上的冰雪都融化的温暖,让这个刚离开大学的任小强,一时间成了公司一群老阿姨们议论的对象。

孟妙依和任小强是两个部门的实习生,本不该有交集的两个人,却因为孟妙依的一次例假,让两个人走到了一起。

口述:我初恋的爱死在他前任上-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那天,孟妙依穿了件短裙,可偏偏当天来了例假,后裙上开了朵不大不小的红色花。

孟妙依尴尬的在椅子上整整坐了一天。终于熬到了晚上下班,见公司没人了,她才捶了捶酸痛的后背,慢慢站了起来。

“你还没走啊!”任小强说这话的时候,把自己的外套递了过来。

“啊?”孟妙依红着脸站在原地,“那个……张姐让我打印文件来着。”孟妙依为了掩饰尴尬,有模有样地在桌子上翻了翻。

任小强看了看手表,说道:“都十点了,也该下班了,一起走吧?今天降温,这衣服你先披上吧!”

孟妙依接过衣服,紧跟着任小强走出了公司。

在出租车上,两个人始终望向窗外,没有一句对话,直到孟妙依下车时,任小强才说了句:“衣服,记得明天带到公司。”

孟妙依道了声“谢谢”,就匆匆跑上了楼。

看着出租车渐渐消失在视线中,站在阳台的孟妙依噗嗤一声笑了,哪来的什么张姐啊,她所在的那个部门根本就没有姓张的同事。

也就是因为这件事,孟妙依对任小强多了一丝好感。

也是从那天后,两个人无论是上班打卡,还是下班吃饭,总是心照不宣地走在一起。

孟妙依正式成为任小强女朋友的那天,是在任小强21岁生日时。那天任小强拉着孟妙依在一家蛋糕房给自己买了块蛋糕,又买了两瓶可乐。

递给孟妙依可乐时,任小强说了句:“做我女朋友吧!”孟妙依愣了一下,接过来低头回了句:“好啊!”

接着顺其自然地去酒店开了房,为爱情增加一些动力。不过任小强说一句:“没想到你还是个处女”。

“得了便宜还卖乖”孟妙依这样回答道。

事后,孟妙依常对任小强说:“你看你这个人,什么都没做,平白无故地捡了个漂亮媳妇。”

每次任小强也都笑着回应:“这都是天注定的,我不还搭进了一件外套吗?”

听罢,孟妙依就咯咯咯地大笑起来。

实习期一过,两个人都留了下来,但进公司前,部门经理就三令五申地表示过——禁止办公室恋情。

孟妙依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第一段恋情居然成了地下情。

任小强对孟妙依很好,但孟妙依并不是任小强的初恋。任小强的初恋女友是在大学里认识的,只是后来两人一个去了北京,一个来了上海,所以就这样分开了。

孟妙依是个心大的东北女孩,但每次听到一些同事谈及任小强的前女友时,她私下里总忍不住要生气,这时任小强总是来哄她,说:“以前那时候不懂事,要是论起付出感情的程度,你才是我的初恋。”

口述:我初恋的爱死在他前任上-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虽然任小强总是这样安慰她,但孟妙依还是很担心,因为大家都说,初恋在一个人的心里有着很重要的位置。

它就像一颗酒心巧克力,哪怕这里面有苦涩,但忘不掉的还是它的甜。

所以两个人在一起的日子里,每次任小强看手机,孟妙依总是想凑过去看看。

有时候任小强会把手机递给她,跟她解释说只是在沟通工作问题,有时候两三句话就搪塞了过去。

后来有一天,任小强回来的很晚,满身酒气。孟妙依一边帮他脱衣服,一边问他怎么喝那么多酒。任小强口齿不清一直在重复一句话:“部门应酬。”

但孟妙依记得,今天任小强所在的部门同事都很早打卡下了班。

帮任小强收拾完衣物时,已经快十二点了,疲惫的孟妙依在任小强身边躺下。

突然任小强翻了个身,将手搭在了孟妙依的背上,轻轻地说了句:“分开这么多年,你怎么瘦了那么多?”

孟妙依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她看着一旁熟睡的任小强,脑海里溢满了这些日子两个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半个小时后,孟妙依穿好衣服,把自己的东西打包收拾好。回头看向床上的任小强,心突然疼的有点喘不过气来。

这是她第一次喜欢一个男孩子,第一次知道爱情这块酒心巧克力,不好吃,甚至有点苦,苦到这辈子都不想再触碰了。

没过多久,孟妙依便辞职离开了上海,在老家找了份工作,一个人在新公司附近租了间小屋。

和任小强在一起时养成跑圈的习惯,孟妙依到现在也没有改。新住处附近有个操场,记得以前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孟妙依会一圈圈地和任小强说话,现在孟妙依只想静静地听着歌跑圈。

耳机落在了上海,孟妙依花了十几块钱在小摊上买了个耳机,但最近好像又坏了。

刚刚上一首还是《夜空中最亮的星》,突然就跳到了《分手快乐》。

爱情这件事,更多的是荷尔蒙在作怪,很难在其中判断谁对谁错。彼此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分开,然后去找下一个互相喜欢的人,才是爱情该有的进程。

孟妙依这一次没有再去埋怨任何人,只是有点难过,难过走的太匆匆,没来得及对上一段青春好好道个别。

【责任编辑:小丽_张】
  •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频道推荐

    情感技巧保健教育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