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两性健康 > 两性情感

沉沦的教室h全文阅读,教室里老师让我吸奶纯真

发布时间:2019-05-06 09:36  来源:猫扑两性网(www.domop.cc)    我有话说 

导读:你觉得我还有好名声可言吗?穆梓轩嘲弄的一笑,报道上天天都在给自己各种cp,大众应该早就认定了自己是个***成性的花花公子才对。 其实你完全可以追责他们的。不实的报...

 “你觉得我还有好名声可言吗?”穆梓轩嘲弄的一笑,报道上天天都在给自己各种cp,大众应该早就认定了自己是个***成性的花花公子才对。

“其实你完全可以追责他们的。”不实的报道满天飞,可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要阻止,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

“你不觉得这样会让我更加的充满了神秘感吗?”穆梓轩心情大好的逗弄起费思远来,有的事情,你越是去澄清就越是会让人误以为你那是做贼心虚,既然如此,他不如漠不关心,既清闲又减免了不必要的针锋相对。

“再神秘下去人家都要以为你软弱可欺了。”费思远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也就只有他,会这么的任由着旁人去抹黑自己。

正文 第65章你走路都不看的吗

“那你呢?也觉得我软弱可欺吗?”穆梓轩不怒反笑,如果说真的有人会这么认为的话,那么只能说这个人不适于生存在这个世界上。

“除非我脑子进水了。”这么腹黑而又狡猾的一个男人,天生就注定了是站在顶端的人物,只适合仰望,不适合盲目的靠近。

沉沦的教室h全文阅读,教室里老师让我吸奶纯真-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 “所以说啊!你担心什么,暂时不用去管夏彤了,她想怎样便怎样吧!不然她还真的以为我怕了她。”这样的女人,往往是最可悲的。

“你确定这样可行吗?”费思远其实在某些事情上有些的优柔寡断,做不到穆梓轩的那一种果断狠绝。

“怎么,连我的话你也要质疑吗?”同学归同学,在公事上穆梓轩绝对是那一种不讲情面之人,私底下怎么疯都行,但工作的时候必须得认真对待。

“不敢,既然这样,那我出去忙了。”讨厌!又是这样的语气,还真的是一个善变之人,比女人还要过之而无不及。

“你早就该滚了。”这小子,竟然敢不相信自己的实力,不就是一个女星吗?至于把他给吓成那样吗?

“是,我不留在这里惹人嫌了。”费思远撇嘴,自己那不是关心他吗?敢情是好心没好报。

穆梓轩勾唇,总算有点自知之明了,只是,他说的也很有道理,自己不在意是一回事,但也不能让别人把成功建立在自己的痛苦之上。

傍晚,夏馨菲早早的就站在了花园,难得的不用上班,所以想着感受一回迎接老公下班的那一种美好的感觉。

夕阳如画,柔和的照射在她的身上,就仿佛被镀上了一层金光般闪烁迷离。

不可否认的,夏馨菲真的很美,这一感觉不单单只是表面现象而已,更是深入了骨髓,是属于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娴静怡然,长发随风而舞,美得犹如走入了画卷。

穆梓轩远远的便看到了这一幕,所以脚下不由得轻踩了下刹车,就好像不忍心太早破坏了这一美好般触动了心神。

沈磊对于他的反常很是诧异,待看见了夏馨菲的身影之时,他才了然的笑了笑,看来,少爷离沦落的日子已经不远了,虽然说他一直在抗拒自己去靠近,但当爱情来了之时谁都无法阻挡。

夏馨菲也看见了那一辆熟悉的迈巴赫,眉宇间染上了淡淡的喜悦,嘴角也跟着弯起了一个漂亮的弧度,他越是不喜欢自己,她就越是缠他到底,就不相信他真的会永远都对自己无动于衷。

无论再怎么的减速,该到达的时候总会到达,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而已。

“夏馨菲,看来恢复得不错嘛!竟然还有精气神站在这里。”一下了车便先声夺人,就怕她会跟自己再来上一两句奇怪的话。

“我在等你啊!”看见了他,感觉到一天的等待都已经有了价值。

“等我?是怕我不知道回家的路吗?”穆梓轩感到自己的身体有些的燥热,很是不自然。

“不是,只是想快点见到你而已。”夏馨菲语不惊人死不休,很喜欢看见他带点窘迫的样子。

“你今天是不是忘记吃药了。”大步的越过她的身边,神色异常的往屋内走去。

“没有啊!我都吃了。”夏馨菲假装不懂的回道,人也紧跟其后。

“我说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穆梓轩骤然的停下了脚步,随之也跟着传来了一声闷哼之声,很不幸的,夏馨菲很无辜的撞到了他的身上去。

“我……”摸着隐隐作疼的鼻子,一脸委屈的仰望着他。

“你走路都不看的吗?我看看。”穆梓轩拿开了她的手,确实是有些红,估计真的撞疼了。

“还不是因为你自己突然的停下来。”夏馨菲说得异常的小声,就好像怕被他听见般。

“看你下次还跟我这么的近。”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真不知道该说她些什么才好。

我那不是因为想要跟你多亲近点吗?夏馨菲在心底默念,却不敢出声,每次只要他一板起个脸来,她就特别的小心翼翼。

“茉儿呢?还没有起来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丫头也太能睡了。

“已经起来了,不过她又出去了,说是有事。”欧阳茉儿的人生是夏馨菲所无法了解的,就好像她也不了解自己为什么就非穆梓轩不可一样,是一道给不出答案的题。

“什么?你就没有拦住她。”虽然她说过警报已经解除,但穆梓轩还是很担心她的安全。

“我可不认为自己有那样的能力可以拦得住她,也不想想看她是谁。”魅幻是大家都知道的一个存在,但紧限于他们自己人而已,至于外人,谁都不会轻易的泄露出去。

“你这么多年的柔道跟剑术都是白学的吗?”穆梓轩上下打量了下她的身体,确实是瘦弱了点,但茉儿也不见得有多健壮啊!

“我这只不过是学来防身的而已,她可是拼命式的,能一样吗?”夏馨菲就不懂,为什么欧阳茉儿每次离家都要扯上是自己的责任,这脚长在她的身上,自己总不能把她给用铁链给锁起来吧!

“确实是不一样,原因很简单,因为她付出的努力比你多。”穆梓轩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夏馨菲每替自己辩白一句,他便会毫不留情的打击过去,就好像看不得她开心似的。

“关于这一点,我也承认,所以我从来都不羡慕嫉妒恨。”想要把自己给激怒,没门,哼!她偏不着了他的道。

“夏馨菲,这种时候你不应该是跟我发火才对的吗?”她这样的不按照剧本去走可怎么行啊!主要是自己还怎么的继续演下去。

“为什么要发火?”我发火了才是真的傻了呢?夏馨菲恶狠狠的想着,可脸上依然的笑靥如花。

“算了,懒得跟你说,问题是你总跟着我干嘛!”自己的本意是想要她讨厌自己,可貌似演砸了。

“那我跟着谁啊!”夏馨菲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其实在心底她早已经腻得想吐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的女人喜欢装傻白甜。

“不是,夏馨菲,你不会真的是烧坏脑了吧!还是说你狗血剧看多了,告诉你,我最讨厌的便是这样毫无深度可言的女人。”好好的自己不做,干嘛要去学人家,不知道这样类型的最让人厌烦吗?

“好吧!我也觉得累。”夏馨菲抿唇而笑,自己又收获到了一条有用的信息,原来他喜欢的是有深度的女人,那么以后只要他的身边出现低智商这一类型的女人之时,她便可以直接的给忽略了去。

正文 第66章我们出去走走好不好

穆梓轩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突然发现,自己就从来没有了解过她,这样的一个女人,可以时而温婉,可以娇俏可人,还会装疯卖傻,而究竟那一个才是最为真实的那一个她呢?说实话,他真的是迷糊了。

夏馨菲趁着他眼神迷离之际不着痕迹的牵住了他的手,真想,能跟他就这样一直的牵手下去,不管前方的路有多么的迷茫,她都会站在他的身边,与他一起共进退。

晚饭过后,穆梓轩难得的没有一头钻到书房去,这一点,倒是让夏馨菲很是意外。

“你今晚没有事情做了吗?”她在不停的调节着自己,用一种最适合于他的方式去迁就着他,虽然辛苦,但却也甜蜜着。

“嗯!有事。”穆梓轩拿手机浏览着各类的新闻报道,听见她的问话,疑惑的抬起了头来。

“我们出去走走好不好。”很想知道,跟他手牵着手散步会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不好。”穆梓轩残忍的拒绝了她,只因他发现了一个问题,最近自己放在她身上的关注度越来越多了。而他超不喜欢这样的一种感觉。

“好吧!我自己去。”有些的泄气,还以为他会答应自己呢?没有想到拒绝得这么的果决。

穆梓轩的双唇颤动了下,最终没有说出那一句我陪你,而是看着她的身影走出了卧室,心底有着小小的内疚,但并不是很强烈,只是也不太好受就对了。

新的一天来临,夏馨菲早早的便到达了公司,只是大家看着她的眼神不再像原来那般的纯粹,而是多了某些的杂质存在。

“馨菲,你的感冒好了没有啊!”一看见夏馨菲,麦月牙便高兴的把椅子滑了过来。

“嗯!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她们怎么回事,干嘛那么奇怪的看着我。”夏馨菲靠过身子,小声的问道。

“这个……”都是一些不好的传闻,麦月牙真的很不想让夏馨菲知道。

“怎么了,这么欲言又止的。”夏馨菲的心思没有那么的深沉,所以并没有想着这一种异常是跟自己有关。

“是这样的,你昨天不是请假了吗?然后公司里便有人说是因为你前一晚跟总裁那个太什么了,所以才会被累倒不来上班的。”麦月牙咬了咬手指,其实这些已经是好的了,更为低俗不堪的话比比皆是。

“什么那个啊!你是说我陪他参加酒会的事情吗?”夏馨菲在某些的方面心思是真的很单纯,所以才意会不出麦月牙话里的真正意思来。

“那个也是其中之一了,只是……”麦月牙真的很不情愿让夏馨菲听到这些,感觉她跟她们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所以不想让她的耳朵被污染了去。

“只是什么?真的是急死人了,你就不能一次性的说完吗?”夏馨菲真的是受不了她那温吞的个性,说句话而已,这也能磨上半天。

“我觉得你不一定会想听,她们说你跟总裁之间发生了极其亲密的关系,一个干柴,一个烈火什么的。”自己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她总该是听明白了吧!

“是谁说的。”夏馨菲的脸色一阵的煞白,虽然说她跟温顾安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但人言可畏,就算你有千万种的方法去证明自己的清白,别人也会用无数种质疑的声音去驳回你的辩解,这就是谣言的可怕之处。

“我也不知道是由谁传出来的,不过你放心,无论怎样,我都会力挺你到底。”麦月牙并不相信夏馨菲会是一个行为放荡之人,所以她选择了相信。

“谢谢!”苦涩的轻扯了下唇角,终于知道了职场的险恶之处。

“又来了,你忘记了吗?我们是朋友。”麦月牙皱眉,很不喜欢她跟自己如此见外。

“对,我们是朋友。”夏馨菲有些的伤感,觉得现在的自己就好像被别人给剥光了衣服般的在品头论足着,异常的不安。

“哟!这不是我们杂志社的大红人吗?怎么,还要来上班啊!”郑韵怡每次都那么的讨厌,总选择夏馨菲心情低落的时候出现。

面对她的挑衅,夏馨菲的选择是恍若未闻的翻看着自己桌上的稿件,不想一大早的便跟她起了争执。

“怎么,现在飞上枝头变凤凰了,不屑于搭理我们这些寒酸的同事了,觉得给你丢脸了是不是。”郑韵怡一脸讥诮的说着风凉话,有些女人就这样,看不得别人样样都比自己来得出色。

“怡姐,你想多了,馨菲她这不是因为感冒还没有好吗?所以整个人都没有什么精气神,又怎么会心存着看轻你的意思。”麦月牙像个老母鸡般的把夏馨菲给捍卫在自己的羽翼之下,可惜的是,她的羽翼还不够丰满,用来自保还行,如若想要替人出头的话,还欠缺了那么的一点火候。

“我在问夏馨菲呢?你出什么声啊!”郑韵怡恼火的瞪了麦月牙一眼,就她笨才会误以为这个女人有多么的单纯,哪天把她给卖了估计还要替人数钱呢?

“说吧!你究竟想干什么,我洗耳恭听便是。”夏馨菲轻叹口气,总会有这么的一些人,大好的日子不去过,偏要整出些动静来才肯罢休。

“不想干什么,只是过来看看你跟我们究竟有哪里不一样而已,否则总裁怎么就挑上你了呢?”郑韵怡阴阳怪气的冷笑了下,目光更是肆无忌惮的在夏馨菲的身上来回的扫视着。

“这个问题,你应该亲自去问他,而不是跑到我这里来找存在感。”夏馨菲超级的厌烦这样的一种感觉,除了穆梓轩之外,她不喜欢跟任何的男人给扯作一堆。

“嗤!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似的,跟总裁很熟啊!我们可没有你那样的好手段。”郑韵怡话里话外都在暗指夏馨菲对温顾安用了心机,大有一种要把她给搞臭的意思,毕竟周围很多的同事可都竖起了耳朵在关注着。

“既然这样,你又何必自取其辱。”关于一些事,夏馨菲是真的不想去多加解释,反正黑的它白不了,白的也黑不成。

“我那是自爱,不像有些人,不但出卖自己的肉体,更出卖了自己的灵魂。”郑韵怡语句犀利,每一个字眼都能把夏馨菲给羞辱得无处可躲。

“自爱?说的是你自己吗?话说郑小姐,我突然很想知道,前几天晚上你手里所挽着的那个老男人是谁,总该不会是你父亲吧!”夏馨菲本不想去揭人家的短,但这会儿都被欺负到头上来了,如果说自己再不作出回击的话岂不是太助长他人志气而灭自己威风了吗?

正文 第67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什么老男人,我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郑韵怡慌乱的掩饰,不会吧!难道说自己做别人***的事情被她知道了不成。

“不,你知道,而且还非常的了解。”事端是她自己先挑起来的,可是跟自己毫无关系,本来自己还想着要给她保留几分的颜面,谁知道她竟然那么的不识时务,怎么都要跟自己死磕到底。

“夏馨菲,你别颠倒是非,明明就是你自己下贱做作,别妄想着把这屎盆子扣到我的头上来。”郑韵怡不安的看了周围一眼,就怕别人真的信了夏馨菲的话。

“嘴巴给我放干净点,否则我不介意破例打女人。”夏馨菲并不是什么好欺负的主,以前之所以会忍她,那是因为不想一入职便给自己找麻烦,而现如今,自己的名声都被败成这样了,她也就没有什么再好顾忌的。

“你们在干嘛呢?把这里给弄得像是菜市场似的,都给我安静点。”何雅婷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两人身边的,此时正用一种严厉的眼神去瞪着她们。

“总编,你来了,都是那个夏馨菲了,人家只不过不小心说错话了而已,可她偏要不依不饶的。”郑韵怡嗲着声音,娇声娇气的指控着夏馨菲,丝毫不见刚才那盛气凌人的态度。

听完她的话,夏馨菲不可置信的看向了郑韵怡,还真的是人至贱则无敌,这么多的人可都在听着呢?她竟然也好意思撒谎。

“都是一个公司的人,互相的谅解一下,别得理不饶人,等会各自给我写一份检讨交上来。”实情是什么,她并不知情,但这是公司,是用来工作的地方,所以不管孰是孰非,在这里吵架就是她们的不对。

“是。”夏馨菲低垂着头,虽然很委屈,但也自知不对。

“总编,我就不用写了吧!又不是我的错。”郑韵怡噘嘴,实在是不想跟夏馨菲一样受罚,毕竟不管怎么说自己可都是前辈。

“你真的认为自己没错吗?看看自己的位置在哪里。”何雅婷皱眉,冷冷的看了郑韵怡一眼,这才转身走向了自己的办公室。

“哼!夏馨菲,我跟你没完。”郑韵怡气得跺了跺脚,很不甘心的扭着屁股离开。

“神经病!也不知道是哪个精神病医院跑出来的疯女人。”夏馨菲在心底默念,活了这么久,第一次见证到了奇葩的存在。

“馨菲,别理她,她那人就这样,见不得别人好。”麦月牙给了她一个安慰式的笑容,因为是老员工的缘故,所以郑韵怡一直以来就作威作福惯了,现在来了一个不奉承自己的夏馨菲,她自是心里很不爽,所以才会故意找茬的。

“我知道,没事。”露齿的一笑,有无奈也有着释然,工作了才发现有许多的东西在学校是无法学得到的,那就是人情世故。

目光深邃的看了郑韵怡的位置一眼,不知道她下一次又会以什么样的事情找上自己,说实话,如若每天都要跟她吵上一架才能安然度过的话,她实在是厌倦了这样的一种无畏的争执。

自认并不是一个很难相处的人,更不是一个爱惹是生非的人,可为何自己总处理不好这样的一种人际关系呢?

“夏馨菲,跟我来一下。”coco的出现是那么的毫无防备,让低头沉思的夏馨菲着实的吓了一跳。

“有事吗?”潜意识的便要去拒绝,因为她很清楚的知道跟她去将代表着会遇到什么样的事情。

【责任编辑:小丽_张】
  •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频道推荐

    情感技巧保健教育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