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两性健康 > 两性情感

高冷校花的屈辱h文,校花掩饰不住的痛嗯啊直叫

发布时间:2019-05-06 09:46  来源:猫扑两性网(www.domop.cc)    我有话说 

导读:馨菲,原来你是个练家子啊!经过了刚才,麦月牙看着夏馨菲的眼神除了崇拜之外更多的是羡慕,完全没有想到她也可以有如此帅气的一面,看她制服郑韵怡的时候,那动作,那...

“馨菲,原来你是个练家子啊!”经过了刚才,麦月牙看着夏馨菲的眼神除了崇拜之外更多的是羡慕,完全没有想到她也可以有如此帅气的一面,看她制服郑韵怡的时候,那动作,那神情,是那么的浑然天成,宛如行云流水般不带一丝的停滞。

“学过那么的一点,用来防身的。”夏馨菲谦虚的笑了笑,关于这个问题,并不想多谈,毕竟这不是什么可以炫耀的事情。

“可是好厉害的样子,你刚刚都没有看郑韵怡的脸色,被吓得直接的煞白了去。”麦月牙兴致勃勃,这样一来的话,她也就不用担心夏馨菲会被人欺负了。

“唉!这下她应该更恨我了才是。”夏馨菲轻叹了声,人活在世,总是有着太多的不可为,刚才对郑韵怡动手,也是迫不得已的一件事情,但愿她能反思一下自己的错误,别再一味的钻牛角尖下去才好。

“谁说不是呢?”见她感叹,麦月牙也跟着心情低落了起来,一改刚刚的好心情。

郑韵怡在外呆了好一阵子才进来,先前因为撒泼而变得有些凌乱的头发已经被她弄顺,一边倒的遮住了自己被打过的脸颊,估计是担心其他的同事发现自己被打的事实,所以特意的上了趟洗手间才进来。

说真的,夏馨菲有些的后悔打了她,但自己真的很讨厌这种整天都把污秽语言挂在嘴边的女人,显得很是没有涵养。

高冷校花的屈辱h文,校花掩饰不住的痛嗯啊直叫-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 可能是因为发生了早上的一幕,所以一整天下来,倒也相安无事,只是公司里对于自己的各种八卦依然没有少就对了。

因为前一天总编已经说了今天要部门聚餐的事情,所以大家难得的没有一下班就跑了个没踪影,而是三三两两的呆在办公室里闲聊着,只是夏馨菲永远都无法融入进去就对了,毕竟太过于优秀的女人一般都很容易受到外来力量的排挤。

“馨菲,你好像是第一次参加部门聚餐吧!所以等下喝酒的时候可要悠着点,别谁敬你都要一口干了。”麦月牙以过来人的身份给她提个醒,目的就是不想看见她到时候喝醉了而做出些什么失态的举动来。

“每个人都要喝酒吗?”夏馨菲皱眉,她不是不能喝,而是感冒刚好,不便喝醉。

“那可当然,你该不会单纯的以为聚餐就只是吃饭那么的简单吧!完了可是还要去ktv或者是酒吧之类的地方。”麦月牙就知道她纯真得可以,可见就算她身手了得,也还是自己一开始所认识的那一个她,纯粹得让人为之羡慕。

“这个,我还真的不知道。”夏馨菲咂舌,想着要不要给穆梓轩打个电话,本来今天早上是想跟他说今晚公司有聚餐的,可是被他一气之后全都给忘了个干净。

“不怕,多参加几次后就习惯了,而且这样的话也有利于你跟同事们联络感情。”麦月牙觉得,别人之所以不跟夏馨菲处朋友,完全是因为对她不够了解,以为她为人高傲而又难以相处所造成的。

“嗯!但愿吧!”夏馨菲笑笑,说到跟同事相处,她确实是不太擅长。

夏馨菲最终都没有给穆梓轩打电话,而是简短的发了条信息过去,告诉他部门有聚餐,会晚一点回去,只是等了许久都不见他有任何的回应,也不知道是因为没有看见,还是说不想搭理自己。

正文 第78章聚餐

公司的人一般都有车,只是都没有夏馨菲的来得高级而已,就连总编的车子,也比她的低好几个档次。

麦月牙理应跟夏馨菲一辆车,貌似除了她之外,在这公司里就没有跟她很交好之人。

聚餐的地方是一个很大众化的餐厅,跟夏馨菲以往所去的那些高档场合有了很大的出入,但她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厌恶感,只要干净,她从来就不去注意那些细节化的东西。

“今天,首先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夏馨菲加入我们的部门。”总编一如既往的严谨,就算是在这样的场合,也表现出她的那一种墨守成规的态度来。

“谢谢大家,我一定会努力工作,团结集体的。”虽然不知道这掌声中参杂了多少的不乐意,但夏馨菲还是很礼貌的起身道谢。

“好了,大家都随意吧!”何雅婷知道,美食当前,他们现在最想做的事情是大快朵颐,而不是听自己在那长篇大论,所以她每次都很识趣。

说到聚餐,其实就跟大家平常时一起吃食堂没有什么差别,所不同的是,菜色上会有大幅度的增加,再一个就是坏境的氛围也跟着有了改变,所以比在公司的时候要放得开。

晚餐过后,他们便换了场地,去了s市最为热闹的酒吧——妖娆盛世,一到那,大家的个性都得到了大幅度的放开,凑在一堆疯闹了起来,只有夏馨菲跟麦月牙静静的安坐一边,笑看着他们一个个的卖力演出。

“夏馨菲,我敬你一杯吧!以此来表示我对你的歉意。”何雅婷就坐在夏馨菲的旁边,手里拿着一杯倒满的啤酒,用一种很诚挚的目光看着她,刚开始的时候,自己对她的态度确实是不太好,那是因为她误以为这个漂亮的女孩只是一个中看而不中用的花瓶。

“总编,这怎么好意思,应该是我敬你才对。”夏馨菲慌忙的端起了酒杯,才发现,他们喝的不是红酒,而是她很少涉足过的啤酒,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喝醉。

“都一样,你的能力很强,我最缺的便是像你这样的得力干将。”何雅婷第一次当面的夸赞夏馨菲,也不知道是不是私底下的她都这么的随和。

“谢谢总编的抬爱,其实我还要向大家多学习。”夏馨菲谦虚的一笑,被她夸得有点不好意思。

“总之努力吧!成功是属于有准备的人。”何雅婷说完跟她碰了下杯子,仰头一干而净,夏馨菲见状,也只能跟着照做,只是啤酒那苦涩的味道还真的不是她所喜欢的类型。

何雅婷看了她一眼,神秘的一笑,转身去跟别的同事继续的联络感情。

“夏馨菲,喝一杯。”郑韵怡的手里拿着好几瓶的啤酒,看那架势,好像要跟夏馨菲喝个不醉不休似的。

“怡姐,先跟我喝吧!馨菲刚跟总编喝过。”麦月牙冷吸了口气,这几瓶要是都进了夏馨菲的肚子,那非要醉了不可。

“你?一边去,我找的是她。”早上被她扇了一巴掌,怎么着都得替自己找回公道才行。

“月牙,我没事。”夏馨菲阻挡了麦月牙替自己强出头,微微的一笑,娴雅而又纯美。

“来吧!我陪你喝。”夏馨菲顺手的给自己满上了酒,虽然喝不习惯,但却接受她的挑战。

“谁先倒下就是小狗。”郑韵怡的话一出,夏馨菲便诧异的看向了她,原来在她的尖酸刻薄之下,竟然也会有着童心的瞬间。

“好啊!”夏馨菲觉得自己不一定会醉,虽然说她的酒量比不上欧阳茉儿,但喝个几瓶啤酒对她来说完全是小事一桩。

郑韵怡在夏馨菲的身旁坐下,连杯子都不用,直接的拿酒瓶子喝,看起来那叫一个豪爽。

有人拼酒,大多数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只是让他们所没有想到的是,看似娇柔的夏馨菲喝起酒来竟然也一点都不含糊。

“馨菲,你慢点喝啊!”麦月牙在一旁担心得不行,这样一杯杯的灌,就算酒量再好也会醉的好不好。

“没事,我不能让她小看了不是。”夏馨菲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就代表着她已经有了小小的醉意了。

“怡姐,改天再喝好不好,馨菲这感冒才刚刚好,可不适宜大量的饮酒。”麦月牙见自己劝不动夏馨菲,只能改变策略去劝郑韵怡。

“她都说了没事,你在一旁着个什么急啊!”郑韵怡今晚的目的就是想要把夏馨菲给灌醉,试想又怎么可能会轻易的便放弃。

“可是……”麦月牙看了看夏馨菲,她可倒好,像个没事人似的正往杯子里倒着酒。

“郑韵怡,差不多就可以了,别真的把人给灌醉。”何雅婷皱眉,实在是她们的动静太大了,所以由不得她不注意。

“怎么,总编还管我们喝酒的事情吗?”郑韵怡轻抬下巴,挑衅的看着何雅婷,她不把助理的位置给自己也就算了,还大声的指责自己出卖了公司,试问她什么时候出卖过公司了,只不过是把夏馨菲的采访稿子外泄了而已,这对公司来说又造成什么损失了,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吗?她夏馨菲多厉害啊!竟然请得动gk集团的总裁去替自己追溯维权,到头来害自己被对方大骂了一顿。

“你怎么喝我可管不着,但别强求人家跟你一起疯。”何雅婷冷冷的看了郑韵怡一眼,如若不是自己前两天见了个朋友,还不知道夏馨菲上一次稿件外泄的事情是她所造成的呢?而她可好,死不认账也就算了,还指责自己对她持有偏见,一心只顾着维护夏馨菲,而对她处处的打压。

如若她真的没有做过,在自己质问她的时候,又何必躲躲闪闪,努力的想要转移话题,这分明就是做贼心虚的一种表现。再说了,自己的那个同行朋友跟她无冤无仇的,又怎么可能会空手套白狼的去诬陷她。

“夏馨菲,你来跟我们伟大的总编大人说,我有没有强迫你。”郑韵怡是在问夏馨菲没错,但她的目光却是直视着何雅婷,大家都是同期进入的公司,凭什么她这么快便坐上了总编的位子,而自己却只是一名普通的编辑。

“总编,我没事,只是喝酒而已,我可以应付得来的。”夏馨菲很清楚的知道,今晚这酒她不想喝也得喝,否则郑韵怡还真的以为自己怕了她,所以婉言的谢绝了何雅婷对自己的好意。

“月牙,你多看着点,别一会儿出事了。”何雅婷虽然说在工作上很严谨,也很刻板,但是私底下还是跟大家玩得很来的一个人,所以大家对她可都是爱恨交织着的。

正文 第79章醉酒

“好,我知道了。”麦月牙关心的是夏馨菲,至于郑韵怡,她并不想理会,实在是她最近的一些行为太过于的让人感到不耻。

“夏馨菲,是不是觉得自己特么的有面子,就连总编现在也替你说话。”不喜欢一个人,是从第一眼的感觉开始,而无疑的,夏馨菲第一天上班的时候就惊艳到了所有人,抢了原本属于她的所有风头,所以无论她之后表现得有多低调,她也不可能会再对她改观。

“她不是替我说话,而是作为一名领导,她不希望看到我们闹事。”夏馨菲并不认为何雅婷是喜欢自己的,毕竟从第一天报道开始,她就对自己有着诸多的挑剔,各种的训斥。

“呵呵!说得你多了解她似的。”郑韵怡不置可否的一笑,仰头便是半瓶的酒下肚,随后对夏馨菲挑了挑眉,意思是该她了。

“这只是与人相处的基本,了解倒是说不上。”夏馨菲垂眸,已经有了小小的醉意,本以为自己够能喝的了,却没有想到郑韵怡比自己还要厉害,可见,自己太轻敌了。

“说得好像你多会做人似的,不过也对,你夏馨菲最擅长的不就是这个吗?”郑韵怡说到这里苦涩的一笑,为什么自己那么努力还是过得这么的苦,为了替好赌的母亲还债,不得不跟一个足可以做自己父亲的男人暧昧不清。

“你好像很讨厌我,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夏馨菲一直都很想知道这个问题,按说自己从来就没有去招惹过她,一开始就是她主动的找自己麻烦。

“呵呵!难道你不知道吗?讨厌一个人就像喜欢一个人似的,往往都不需要理由。”如果说不是站在敌对的位置上,郑韵怡倒是很欣赏夏馨菲这样的一种毫不做作的性格。

“了解。”意思很明显了,自己跟她之间,永远也成不了朋友,有些人就这样,做敌人要比做朋友要来得合适,而她们就是这么的一个状况。

“不,你不了解,谁也无法理解。”郑韵怡好像已经忘记了找夏馨菲喝酒的真正目的是什么,泄气的低垂着头,说不出的娇怜。

“怡姐,你是不是醉了。”麦月牙低声的问着,这样的她,褪去了白天的那一种盛气凌人,倒是蛮惹人疼的。

“我倒是很想醉,可惜总是越喝越清醒。”郑韵怡其实也是一个可怜之人,高中的时候父亲就因为车祸去世了,跟着母亲一起相依为命,谁知道母亲竟然迷上赌博,不但输光了父亲留下来的抚恤金,更是欠下了不少的外债,为了生存,让她不得不出卖自己的肉体,甚至是灵魂。

夏馨菲侧头,疑惑的凝视着她,却发现她能在自己的面前变成很多个,“你别晃来晃去的啊!”伸手抓住了郑韵怡的双肩,却发现她还是不受禁锢的摇晃个不停。

“我没晃,是你醉了,夏馨菲,今天的事情我不跟你计较,但以后也别想我会对你留任何的情面。”郑韵怡起身,踉跄着脚步走向洗手间,也不知道她是出于何种原因改变了最初的想法,但她的放弃还是让麦月牙轻松了口气。

郑韵怡在洗手间不停的掬水泼向自己的脸,闹也闹了,气也撒了,可为何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反而觉得这样的自己真的很让人生厌。

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她的可恨之处,而郑韵怡无疑就是其中之例,把自己所遭遇到的不幸怪责到别人的身上,却从来都不去检讨自己的过错,更没有想着去试图改变现有的一种格局。

夏馨菲的美好,让她嫉妒得发狂,所以趁着她不在复制了她的稿子,原本之意是想要总编误以为那是她一稿多投,可却没有想到她一个新来乍到之人竟能力挽狂澜,不但如此,还差点暴露了自己。

而更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就连刚刚上任的帅气总裁也对夏馨菲另眼相看,竟然让她一个普通的职员跟自己去参加那么重要的酒会,而今天早上更是让她跟自己同坐专属电梯上楼,种种迹象表明着实是让她眼热不已。

不可否认的,她嫉妒夏馨菲,嫉妒得发狂,同时也怨恨老天的不公平,不但给了夏馨菲漂亮的脸蛋,更是给了她得天独厚的优越感。

她的豪车,她身上所使用的名牌,无一不告诉自己她有着很好的生活条件,她就不明白了,同是做人***,为什么她能过着人上人的生活,而自己只能像个见不得光的老鼠般东躲西藏的,就担心哪一天会被原配给当街捉住。

郑韵怡掉进了她自己所臆想的一个牢笼之中,自始至终,她都把夏馨菲归类为了跟自己同一种人,却不知,自己跟她,永远都是天与地般的差别。

聚会结束,除了夏馨菲之外,大多的人都保持着清醒,就连一个劲跟她拼酒的郑韵怡,也不见半丝的醉意,可见,夏馨菲的酒量远不如她自己所想那般的好。

“馨菲,走吧!我送你回去。”麦月牙被指派送夏馨菲回家,可问题是,到了现在她才骤然的发现,自己竟连夏馨菲住在哪里都不知道。

“小月牙,你真好,我太喜欢你了。”夏馨菲并没有醉彻底,只是感觉到有些的头疼而已。

“嗯!我也喜欢你,可前提是你能不能先站好啊!你的包包还没有拿呢?”麦月牙就知道,她那样的牛饮肯定会醉的。

“怎么样,还行吗?”为了安全考虑,何雅婷让有车的全部都叫了代驾,而至于没有车的,她也已经帮忙叫了出租车送他们回去,可却久等不见夏馨菲跟麦月牙的身影,所以不得不再次的折了回来。

“总编,麻烦你帮我拿一下她的包包吧!”麦月牙狼狈的笑了笑,实在是她再也腾不出多余的手来了。

“哦!好的。”何雅婷弯身,把沙发上的名牌包包给拿了起来,唉!这丫头真是的,不能喝还跟郑韵怡喝那么多,也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想的。

“馨菲,你的车只能暂时的留在这里了,我打车送你回去,你明天再过来取车子。”麦月牙搀扶着她走出了包厢,但愿她还记得自己住在哪里。

“你不是会开车吗?直接开她的车子就好了啊!”何雅婷不解的看着麦月牙,实在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叫出租车。

“总编,你也看见了,她那是保时捷,很贵的,我这样的技术还是算了吧!要是给磕着碰着了,那我可赔不起。”虽然说夏馨菲不一定会让自己赔,可她会心里会因此而感到不安的。

【责任编辑:小丽_张】
  •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频道推荐

    情感技巧保健教育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