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两性健康 > 两性情感

别墅群娇交换,大学女宿舍的群交掰开吱吱挺进艳绝红尘

发布时间:2019-05-07 07:37  来源:猫扑两性网(www.domop.cc)    我有话说 

导读:不知道了吧!我大哥他以前去当兵的时候曾有过一个玩得很好的战友,而他的名字就叫做南宫浩天,那么南宫夕颜是谁也就不用我来告诉你了吧!欧阳茉儿并没有跟她明说南宫浩...

“不知道了吧!我大哥他以前去当兵的时候曾有过一个玩得很好的战友,而他的名字就叫做南宫浩天,那么南宫夕颜是谁也就不用我来告诉你了吧!”欧阳茉儿并没有跟她明说南宫 浩天已经不在人世,有的事情,她点到为止,至于详细的出处,还是由自家大哥来告诉她会比较的恰当。

“原来是战友的妹妹。”夏馨菲低喃,可是为何他那天说起的时候会流露出一副很难过的表情来呢?

别墅群娇交换,大学女宿舍的群交掰开吱吱挺进艳绝红尘-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 “对啊!至于详细的情况,你问他好了。”欧阳茉儿耸了耸肩,反正她不是太喜欢那个南宫夕颜,总觉得她很作,比贝水画还要不得她心。

“再说吧!”既然是朋友的妹妹,那应该就没有多大的问题才对。

“要不要去吃点东西再回去。”欧阳茉儿看见外面有很多的街边小吃,不由得问了声。

“不用了,太晚吃东西不好。”夏馨菲拒绝,她对养生这一块很有讲究,所以身材才会保持得那么的好。

“听你的,那可就直接的回去了。”欧阳茉儿也不强迫,其实她吃东西的时候并不挑地,无论是街边小吃还是高级餐厅她都可以很ok。

“嗯!”语气有些的慵懒,可见心情并不是很好,就算知道了贝水画是穆梓轩战友的妹妹,她的心底也还是会有所计较,毕竟他看向南宫夕颜的眼神是那么的宠溺,而看向自己的却 是那么的冰冷如斯,让她感受不到半丝的温暖。

“茉儿,能跟我说说贝水画是怎么跟你大哥分手的吗?”夏馨菲再度的丢出了一个重磅的消息,吓得欧阳茉儿差点又来了个紧急刹车。

“你连她都知道了。”自己只不过是出了趟国而已,为什么回来后所有的事情都变了呢?

“怎么,连你也要瞒着我吗?”夏馨菲侧头,很是认真地看着她。

“关于这个,我只能告诉你,贝水画前几天才刚出狱,而其中的故事,则不是三两句话便可以说得清的,而且我也不是当事人,总觉得这样的事情应该由我大哥主动来告诉你会比较的好。 ”欧阳茉儿一边说一边看她的脸色变化,很是担心她会因此而难过。

“出狱?什么意思啊!”夏馨菲很是疑惑,意思是说,贝水画之前在坐牢吗?

“过失伤人罪,但只是帮凶而已,所以被判了三年多。”这是一个很长的故事,要想把它给读完,那可是一件相当费神的事情。

“所以,你大哥才会在她出狱的那一天喝醉?”因此才会把自己给当成了那个女人,想想就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

“大嫂,你也别太在意,他们之间其实已经属于过去式,至于我大哥会喝醉,我想,那只不过是凑巧而已。”欧阳茉儿试图的想要为自己的大哥争辩几句,却不知伤害早已造成。

“是不是过去式,你我说了都不算。”这一个问题,完全的取决于穆梓轩本人的态度,还真的不是她所能去左右得了的。

欧阳茉儿心情复杂的看了她一眼,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接话是好,如果说爱情是一杯毒药,那么它所毒害到的人也实在是太多了。

“不要跟你哥提起我知道贝水画的事情。”夏馨菲沉寂了下再度的出声,还是选择了佯装毫不知情,或许只有这样,才是保护自己的最佳方式。

“为什么啊!”既然都已经知道了,欧阳茉儿实在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还要隐瞒。

“没有为什么,只要按照我的话去做就可以了。”夏馨菲说着轻阖上眼帘,一副不想多说的样子。

“好吧!”见她这样,欧阳茉儿也只能尊重她的意思。

回到穆宅,好像大家都睡了,所以特别的安静,这让欧阳茉儿特别的诧异,也只不过是十点点多而已,怎么个个都早睡啊。

“怎么会这么的安静啊!难道说在闹空城计。”侧头疑惑的看了夏馨菲一眼,很是不习惯这样安静的一种局面。

“呃!这很正常啊!”夏馨菲并不觉得哪里奇怪了,往常不也这样吗?大家都在忙着各自的事情,看起来当然也就安静了,不像有她在似的上蹿下跳活跃气氛,而一旦她不在家的情 况下都是处于一片祥和的状态当中。

“好吧!果然我才是家里的主心骨,一旦没有了我的存在,你们就都成为了千年深谭,死气沉沉的。”欧阳茉儿轻吐口气,瞬时之间觉得自己肩上的责任又重了那么的几分。

“有这么严重吗?我觉得还好啊!”夏馨菲好静,而欧阳瑞西也好静,所以热闹不起来也纯属正常。

“反正不是我所喜欢的那一种氛围,你先上楼吧!我还有点事。”欧阳茉儿刚收到信息,魅幻那里出了点事情,所以她必须的过去看一下才行。

“都这么晚了,你还去哪里啊!”夏馨菲很是担心的看着她,一个女孩子,总是整天都游走在危险的边缘,也不知道公公婆婆都是怎么想的,竟然会答应让她去接手魅幻。

“放心吧!我没事的。”欧阳茉儿说完便把车调头,把手从车窗里伸出来挥了挥,转而迅速的疾驰而去,看起来是那么的洒脱,不受任何人或事所困扰。

夏馨菲看着车子隐没在夜色之中才收回了视线,抬头往自己的卧室看了眼,没有亮灯,也就是说,穆梓轩还没有回来,转身的进了屋,上楼的时候故意的放轻了脚步,就是不想惊动了他人。

可能是因为不死心的缘故,所以在推开卧室门之前还是希冀的往书房看了眼,在接触到也是一片漆黑的时候她才自嘲的笑了笑,不是说过不要太在乎他的吗?怎么就这么的管不住自己的心呢?

轻叹了口气,看来,自己是永远也冲不破这魔障了,推门进去,并没有像往常的那样顺手开灯,而是有些伤感的坐在了小沙发上,闭起眼眸想着事情,丝毫也没有发现那柔软的大床上正躺着一 个男人,此时正透过窗外的微弱月光眼神复杂的凝视着她。

不错,这个女人,穿得可是越来越暴露了,她这是想要干嘛!难道说勾引男人不成。而一想到这样的一种可能性,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他的心底竟然有了淡浅的酸涩感觉。

打电话让她过去夕颜驿站被她拒绝了,而他也并没有久呆,想着回家陪她一下的,毕竟不管怎么说他们现在都是夫妻关系,可没想到家里一个人影都没有,不但如此,打她手机也不见接听,这 样的一种状况可是完全的把他给气到了,所以便早早的上了床。

正文 第118章这是我的卧室

啪的一声按亮了床头灯,那骤然而起的亮光不但让整个房间都亮了起来,也同时的惊到了夏馨菲,暮然的睁大了双眼,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去看着他。

“你,你怎么会在。”这人,总爱这样,明明就在家,为什么就不开灯呢?上次就吓了自己一回,这次又来,是不是觉得这样的吓人很好玩啊!

“这是我的卧室,你不觉得我在这里是很正常吗?倒是你,穿成这样去哪里了。”不悦的皱起了眉头,想到有多少男人的目光专注过在她的身上就感到心底异常的不舒畅。

“我……”夏馨菲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穿着,所以手忙脚乱地开始遮掩了起来,可无论她再怎么的遮,那一双白皙的大长腿还是宛如白雪般惹眼。

“为什么不接电话。”穆梓轩起身靠着床头,目光如炬地盯着她。

“你给我打电话了吗?”夏馨菲说着就要找手机,才发现自己是被欧阳茉儿死拉出去的,连包包都来不及拿,而手机也好像落在她的车里了。

“我就奇了怪了,为什么我每次晚上给你打电话就没有一次接听过的,你究竟出去干什么了,还穿成这样。”怒气莫名而起,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的那一种无所谓,就好像没接自 己的电话并没有什么关系似的淡然。

“我被茉儿拉出去玩了,而电话落在了她车上,所以才会没有听见。”说到穿着,夏馨菲赶紧的拉起了一旁的浴巾,把自己的腰间给围了起来,脸色红得就好像被烧着了似的滚烫。

“少拿茉儿来替自己找借口,那好,既然你是跟茉儿出去的,那茉儿人呢?”穆梓轩摆明了就是不相信夏馨菲的话,也有可能他的心是选择相信的,但本能的告诉自己不要相信。

“茉儿她又出去了,说是有点事。”夏馨菲皱眉,自己不是罪犯,为什么要坐在这接受他的审判。

“好,就算你真的是被茉儿拉出去的,那身上的衣服呢?总该不会也是茉儿强迫你换上去的吧!”她现在是换装换上瘾了吗?三天两头的改变风格,如果说是往好的方面去发展也就 算了,偏偏是越来越暴露的那一种类型,难道说她不知道自己穿成这样该死的有多么性感吗?

“不好意思,还真的就被你给说对了,这衣服啊!就是你的宝贝妹妹给我强硬的换上去的。”夏馨菲就是这样,她的软弱只是在她处于懵懂状态下才会发生,一旦反应过来可也不是 一个好欺负的主。

“茉儿怎么可能会去做这样的事情,你这是在唬我呢?”依自己这么多年以来对那丫头的了解,绝不会去做出这种强人所难的事情来。

“你爱信不信,我没必要骗你,再说了,我穿什么样的衣服,貌似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吧!”不让自己去管他的事情,凭什么他就能管自己的事情啊!

“别忘了,我们可是合法夫妻,你说跟我有没有关系呢?要知道,从你跟我牵扯上的那一刻起,你就是我的另一张面孔,而你又怎能让我的面子受损。”穆梓轩从床上下来,高大的 身躯压境,让夏馨菲不由自主般的缩了缩脖子。

“说笑了不是,你也别忘了,整个s市知道我们是夫妻的人可谓是寥寥无几,那么请问我又哪里让你面子受损了,而且,我并不觉得自己这样穿有什么不对,该遮着的我可是一点也没有露 。”夏馨菲就算心惧于他的靠近,也不愿意在言辞之上服输,本来就不是自己的错,凭什么她就要像个犯人似的接受这样的审问啊!

“那么你这是在怪我,怪我没有让你使用这个特权。”穆梓轩皱眉,还以为她对这件事情没有半丝的怨言呢?原来不然。

“没有,你做什么决定都是对的,而我,只有唯命是从的份。”说过不再伤心的,但心里还是会感觉到痛,就好像这种痛已经成为了她生命中的一部分般不可或缺。

“从你的言辞中不难听出,你对此有着很大的怨言,夏馨菲,不如我们就来谈一场恋爱吧!你说可好。”穆梓轩双手撑在沙发的边缘上,完全的把夏馨菲给包围在自己的怀抱之中。

“原因呢?是什么?”如果说要是放在一开始的时候,夏馨菲肯定会为此而雀跃,可是经过了那一晚之后,她已经认清了某样事情,那就是,他的心底在住着别人的情况之下不可能 再装得下自己,既然如此,她又何必要硬挤进去。

“什么原因?”穆梓轩不解,这不正是她所希望的吗?还以为她会为此而欣喜若狂呢?没有想到竟然会是如此之平静。

“就是你改变主意的原因啊!不是你说的吗?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会爱上我,而你现在竟然突然的说想要跟我谈恋爱,是因为你想要逃避些什么吗?”因为贝水画出来了,所以他才 想着要利用自己的吧!

“不想就算,哪里有那么多的原因可言。”穆梓轩忽然的失去了兴致,所以起身,不再给予她压迫感。

“不是我不想,而是我不能,很抱歉。”她实在没有办法在得知他心里爱着别人之时还假装的跟他谈恋爱,这会她觉得自己很可怜,同时的,也很没有自尊。

“算了,就当我没有提过吧!”虽然好奇她的不能是什么意思,但他已然的没有了想要去了解的兴趣。

“我先去洗澡。”夏馨菲简直就是落荒而逃,因为她担心下一刻自己便会很卑微的去对他妥协,从而开始摇尾乞怜。

穆梓轩眼神复杂的看了她一眼,心情突然的浮躁了起来,感觉她在慢慢地疏远自己,目光也失去了原先的那一种爱意绵绵,变得异常的冷漠,虽然说她有时候在笑,可那笑却是如此之虚幻,让 人根本就难以琢磨。

难道说自己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时期,现在的她在接触到社会那形形色色的人群之后开始有了新的改观,不再把心交付于自己了吗?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随她而去吧!只是,为何一想到她以后会爱上其他的的男人就如此的不舒服呢?

那一晚,究竟是她主动,还是说自己把她给当作了谁,而一想到后者,他的眼眸也就跟着越发的深邃了起来,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那自己实在是太欺负人了。

想着自己回来之后她的反应,就好像是陌生人般没有半点的温情,所说的每一句话都隐含着讽刺的味道,就好像自己于她而言不再是一个深爱之人,而只是一个无法摆脱的废弃物。

正文 第119章要不要也来一杯

在他剖析着夏馨菲的感情世界之时,她的伤痛他没有看到,她的卑微他也没有看到,只注重到了她对自己的态度变了而已,却没有去深思这一切是因为什么。

爱一个人很累,其实伤一个人也很累,前者是因为得不到心中之想,后者是因为要想方设法的去斩断情丝,两者互相的撕扯,到了最后终会两败俱伤。

从浴室出来,穆梓轩已经重新的躺到了床上,而她却了无睡意,所以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轻晃着酒杯走到了露台上。

夏天的晚风很柔,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尤其是刚刚沐浴过的身子,就好像一瞬间便清爽了起来。

现在的她,脑子里不停的在叫嚣着一个名字,那就是贝水画。

轻抿了口手里的红酒,不记得曾何时起,她也有过无忧的岁月,那一种放飞的青春年华,是那么的值得让人怀念,而她貌似已经永远的失去。

秀发如风飞舞,就好比她的心情,纷乱而纠结,就此放手会心有不甘,可留着又伤心伤肝,反正无论怎样都不是最好的选择。

“什么时候开始,你变成个酒鬼了。”穆梓轩原来并没有睡着,此时正倚靠在墙边,玩味的凝视着她,眼里尽是揶揄之意。

“要不要也来一杯。”都说酒能消愁,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何尝不可。”穆梓轩转身,直接的把她开了的那一瓶红酒拿了出来,当然,还不忘记顺带的给自己拿了个杯子。

“好像我们从来就没有单独的喝过酒。”夏馨菲走到小桌边坐下,在柔和的月光下看他,更加的牵动心魂。

“是这样没错,来,我们干一杯,为了这一个难得的机会。”举起酒杯与她轻碰,眸光闪耀着灼灼光华。

“cheers。”酒杯相碰,发出了清脆的一声响,夏馨菲一个仰头,还真的把杯子里面的酒给一干而尽。

“你这是想要喝醉的意思吗?”穆梓轩皱眉,她当这是在喝矿泉水呢?

“我倒是很想喝醉,可是那又能怎样,醉了就真的能忘记所有的伤痛吗?可醒来之后呢?”夏馨菲摇了摇头,现在痛的只是心,可醉了之后痛的可就是身心了。

“放心吧!我会对你负责的。”仰头的把杯子里面的酒给喝完,随着冽感入喉,他才感觉到一丝的释然,如果说他的生命里已经注定了是她,那么自己又何须去跟命抗争。

“你该知道,我要的永远都不会是你的负责,但我所想要的东西你也永远的给不起。”因为他已经给了别人,说起来是何其的好笑,凭什么自己就以为他这几年都不会去爱上别人, 竟然还傻傻的跑了回来。

“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给不起。”穆梓轩当然知道她所说的是什么,这应该是他们自结婚以来,最心平气和的一次谈判了吧!

“原因很简单,因为你已经给了别人。”自嘲的一笑,酒还真的是个好东西啊!两杯下去之后把自己一直以来都不曾涉及过的问题都给说了。

“你是不是误会了些什么。”穆梓轩拿酒的手轻颤了下,这一点,从晃动的液体中就不难看出。

“或许吧!”夏馨菲抬头望天,把委屈的泪水给逼了回去,有的时候,她真的是实在太易感了。

“夏馨菲,可以相信我吗?”用无比真诚的眼神去直视着她,不给半丝逃避的机会。

“我可以相信你吗?”有的东西,好像大家都心知肚明,不一定要去点破。

【责任编辑:小丽_张】
  •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频道推荐

    情感技巧保健教育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