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两性健康 > 两性情感

乡村小说很黄很好看的,啊老师好痛哦轻一点哦乡村美老师

发布时间:2019-05-16 06:26  来源:猫扑两性网(www.domop.cc)    我有话说 

导读:没事就好,穆哥哥,能送我去一下店里吗?南宫夕颜好像是轻舒了口气的感觉,转而的把视线放到了穆梓轩的身上。 这么早,你去店里干什么?也难怪穆梓轩会奇怪,毕竟她的...

“没事就好,穆哥哥,能送我去一下店里吗?”南宫夕颜好像是轻舒了口气的感觉,转而的把视线放到了穆梓轩的身上。

“这么早,你去店里干什么?”也难怪穆梓轩会奇怪,毕竟她的店都是十点才开始营业,现在过去是不是有些的为时过早了。

“我想先过去准备些新品,当然,如果你赶时间的话我打的过去就好。”南宫夕颜以退为进,绝不会承认,自己之所以会提前的去店里,那是因为她想让夏馨菲知道,自己在穆梓轩的心里有着怎样的重要性。

乡村小说很黄很好看的,啊老师好痛哦轻一点哦乡村美老师-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 “那就一起走吧!反正我也要送你嫂子去杂志社。”穆梓轩说着继续的往楼下走去,而被他所牵着的夏馨菲也只能是被动的跟上他的脚步。

“可是我今天不去杂志社,一会有个专访,我自己直接的开车过去就行。”夏馨菲不明白,他今天为什么突然的要送自己去上班,难道说昨晚的抽风现象一直给延续到了今天不成。

“今天不许开车,我送你过去。”穆梓轩很是霸道的宣誓,因为夏馨菲的手上也有淤青,所以在还没有去医院会诊之前,他不放心她自己开车。

“呃!为什么啊!”夏馨菲很是不解,自己怎么就不能开车了。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我不放心,这样的理由足够了没有。”穆梓轩最不喜欢的便是她总爱质疑自己,所以语气稍有不耐。

“你吃火药了,这么大声干嘛?”夏馨菲掏了掏耳朵,还真的是一个自大的男人,只要是他已经做了决定的事情,别人就别想轻易的改变。

“我还想吃人呢?”穆梓轩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真的是一个不知好歹的女人,这要是换成别人,可是巴不得自己的老公送你,而她却好,反对的理由可是一个接着一个的。

一大早的便被他们的恩爱有加给刺伤了眼,现在看见他们之间闹矛盾,南宫夕颜开始有些的幸灾乐祸,所以决定的加以火上浇油一把。

正文 第368章你这么认为的吗

“穆哥哥,嫂子不想让你送,肯定有着她的缘由在里面,所以你就别为难她了。”表面上看似是在为夏馨菲说好话,但内里却是在暗指她有着什么不见得光的事,目的就是想让穆梓轩对她产生不必要的猜测。

“夕颜,你先到车上去等着吧!我跟梓轩有话说。”夏馨菲皱眉,总感觉她话里有话,所以微微的有些不悦。

“好吧!”南宫夕颜心里很是不甘,但表面却是一副乖巧的样子,很是轻快的走了出去。

“要跟我说什么?”穆梓轩有些诧异她这样的一种举止,所以用一种不解的目光去凝视着她。

“今天,我自己开车好不好,我保证,中午一定会去秦叔叔那检查身体。”夏馨菲一边说一边给他弄了弄身上的衣服,感觉到满意了才收回了手。

穆梓轩轻阖了下眼帘,随之冰冷的轻启薄唇,“你喜欢便好,算是我多管闲事。”话落,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家门,骤然到让夏馨菲是那般的措手不及,只能呆愣在原地看着他的车子飞驰而去。

“我们不等嫂子了吗?”南宫夕颜看着脸色铁青的穆梓轩,心底乐开了花,觉得他们肯定是吵架了,所以莫名的有着一丝的窃喜。

“嗯!”穆梓轩很漠然的应了声,好像很不想说话。

“穆哥哥,你是不是在生气啊!”小心翼翼的试探着他的心思,虽说现在的他脸色很是难看,但她自持享有专宠,所以倒是一点也不担心他会迁怒于自己。

“没有。”语气简洁而又冰冷,甚至于带着几分的不耐。

“嫂子也真是的,你好心的送她,可她倒好,竟然不领情,这不是在给你添堵吗?”南宫夕颜太急于求成,所以顶着被看穿的风险也想要让他们之间的矛盾往更深的一面去发展。

“颜颜,这是我跟你嫂子之间的问题,所以这样的话,我不想再听到。”穆梓轩略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特别的不喜欢别人掺和他跟夏馨菲之间的事情,就算那一个人是她也不可以,毕竟他们两人再怎么的斗气,那也是夫妻之间的小打小闹,所以他拒绝来自于外界的一切挑拨。

“对不起!我只是替你感到不平而已。”南宫夕颜瘪了瘪嘴,被他这么的一训,瞬间顿感委屈,所以眼眶跟着氤氲起了一层薄薄的水雾。

“你是这么认为的吗?”穆梓轩蹙眉,就今天早上的事情而言,虽说那个小女人不识好歹了点,但也并没有过火之处,所以并不存在着任何的不公可言。

“我……”南宫夕颜咬了咬唇,感觉最近的他,就好似是换了个人似的,对自己不再似以往的那般宠溺,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表现得过于的明显,所以才让他产生了不快之感。

“我没有要训你的意思,只是想提醒你而已,所以你也别太在意。”穆梓轩斜睨了她一眼,随之淡然的转开了视线,很清楚的知道,自己这是在把从夏馨菲那里所受到的挫败感给发泄到了她的身上,所以才会突然之间对她那么的苛刻有加。

“穆哥哥,我很抱歉。”南宫夕颜的心底很不是滋味,经过刚才的那一番试探,她很清楚的知道,这个夏馨菲于他而言,真的是很重要,否则他绝不会用那么冷硬的口气去训斥自己。

这一次,穆梓轩没有再说话,他是很宠她不假,但还是有着界限的,而夏馨菲貌似就是她不可去触碰到的点,可见,在不知不觉中,某人已经在他的心底生了根、发了芽。

把南宫夕颜给送到店里之后,他便直接的去了公司,意外的是,皇甫少卿已经派驻了自己的员工进入风行国际,速度之快令他都有些的咋舌,所以单从这一点不难看出对方有多么的雷厉风行。

“老大,这个亚光集团这是有多么的迫不及待啊!竟然如此之快便安排了人员过来。”雪秘书才刚刚的出去,费思远便一脸八卦的走了进来。

“这就是工作效率,哪像你,做什么事情都是拖拖拉拉的。”穆梓轩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这家伙,自己工作不积极也就算了,还不许旁人比自己有效率。

“我那是稳中求精,哪里有你所说的那般不堪啊!”费思远撇了撇嘴,很是不屑一顾。

“依我之见,你那是得过且过,虚度光阴。”穆梓轩头也没抬,开始浏览起雪秘书刚刚所拿进来的行程表。

“这样的事情,你自己知道就好,别给说出来啊!这会让我觉得很没有面子的。”费思远咋呼,很是无语的翻了个白眼,觉得自己这可是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

“你也知道要面子啊!跟别人一比,差距可就出来了。”穆梓轩说着抬头看了他一眼,对他最近的工作效率并不是太满意,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夏彤的事情给影响了,所以才会这般的不在状态上。

“老大,你这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哪有你所说的那般不堪。”费思远抗议,自知最近的自己确实是有所不济,所以比以往少了那么的几分理直气壮。

“夏彤的事情还没有安排好吗?”穆梓轩佯装不经意间的一问,所以连个眼神都没有给他一个。

“差不多了,你也知道,对于习惯了面对镁光灯的她来说,一下间失去所有是怎样的一种打击,所以这适应起来肯定会有些的困难。”每次一说起夏彤,费思远便感到深深的挫败感,因为就算已经不爱,他也必须的要做到对她负责,否则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的去面对她父母当初对自己的那一种重托。

“有没有怪我对她太残忍。”穆梓轩这回合上了面前的文件夹,很是凝重的看着他。

“没有,一切都只不过是她的自作自受而已,所以你无需觉得抱歉,毕竟你已经很仁慈了。”费思远知道,如若不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他绝对不会姑息了夏彤那么久,而这,已经足以证明了他有多重视自己跟他之间的这一份从小玩到大的情谊,所以他已经很感到知足了。

正文 第369章你混蛋

“我的仁慈,也只是看在你的份上,而不是她。”穆梓轩就这样,特别的注重兄弟情谊,所以才会对南宫夕颜那么好,只因她是自己兄弟的妹妹,而在部队呆过的人都那样,总爱把战友的家人当做自己的家人那般对待着。

“我知道,所以说我欠你的太多。”说到这个,费思远总是无尽的感激,因为他很清楚的知道,这样的事情要是换成了别人的话,肯定不会如此的委屈自己而成全别人。

“你我之间,就不要再说这些了,但丑话可是说在前头,这样的忍让是最后一次,下一次就算是你,我也不可能再给丝毫面子。”穆梓轩抬眉,就算是兄弟,也还是有着他的底线所在,那就是必须在不伤害到自己家人的范畴之内,而上一次,夏彤的过激行为很明显的便伤害到了自己的妻子。

“这个我能理解,所以如若她再如此的不识趣,那么便不用再顾忌我的感受,该怎么做便怎么做吧!”以前的时候,费思远并不觉得自己在穆梓轩的面前会低人一等,可自从夏彤总是从中作梗之后,他便打从心底里有了自卑的一面。

“再劝你一句,别为了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而搭上一辈子。”虽然说爱情面前众生平等,但穆梓轩还是觉得夏彤那样的女人根本就配不上费思远。

“都说了我对她只是一种责任,跟爱无关,就像你对南宫夕颜一样,是因为承受了别人的嘱托,所以就算对方再怎么的任性妄为,也还是默默地在心底找了无数种借口去为之的开脱。”费思远说完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同样都是性情中人,又怎么会不知道他心里的苦。

“我跟你的状况可不一样。”穆梓轩轻阖了下眼帘,虽说都是受人嘱托,但自己可是欠人一条命的,所以在本质上便有着大大的不同。

“在我看来,其实都一样,甩不掉的道德理常,过不了的自我修为。”因为重承诺,所以就算心生倦意,也会继续的走下去。

“你今天是不是扯得有点远了。”穆梓轩微蹙眉宇,对他的看透有着几分的冷然,毕竟没有谁会喜欢自己的内心被那么毫无保护色的给裸呈了出来。

“那是因为你一直在逃避,算了,我先出去干活。”费思远眼神复杂的看了他一眼,每次都这样,从不允许别人去探测到他内心世界所紧锁起来的一角,就好比南宫夕颜跟贝水画,有着不可去触碰到的界限在里面。

穆梓轩并没有说话,只是随着费思远的离开,他的心便开始有了一丝的烦躁之感,因为他一直不肯去直视的问题,再次的被对方给撬开了坚硬的一角,迫使他不得不再次的去重拾那段过往。

因为怄气,所以到了中午的时候,他也没有去追问夏馨菲有没有去医院,而该死的是,那个女人,竟然连一通电话都不给自己打,所以多少的让他再度的计较了起来,这样的一种不爽的情绪一直维持到了第二天。

“今天,是水画要离开s市的日子,你要去送机吗?”夏馨菲倚靠在门边,很是着迷地看着正在刮胡子的他,这厮都已经气了自己一天一夜了,到现在还在那端着架子呢?可真的是有够幼稚的。

细微的刮胡子声不着痕迹的停顿了下,接着很快的继续,薄唇轻启间,凉薄的话也随之的而出,“不去。”语气冰冷到不带任何的感情色彩。

“真的不去吗?这一走,很可能你会有几年的时间见不到她。”夏馨菲的心情是矛盾的,站在理性的一面,她希望他能去,可站在私心的这一面,她却希望他不去。

“听意思,你很想我去是吗?”穆梓轩放下了手里的刮胡刀,冷冽的眼神直扫她而去。

“呃!我只是跟你报备一声而已,这去与不去,选择权可是在你的手里。”夏馨菲被他深邃的眼眸盯得一度的惊慌,不明白自己又触犯到了他哪一根易感的神经。

“我的选择很明确,不去。”此时此刻的穆梓轩,有一种想要掐死她的想法,她不是说爱自己爱得不行吗?可为何每次都要把自己往别的女人怀里推,难道说她就一点都不吃醋吗?又或者是,她已经不再似以前那般的寄予自己深情。

“可是我觉得,或许她希望你去。”夏馨菲不想如此的大度,可是为了预防他以后会空留遗憾,所以她不得不迫使自己去做到心胸开阔。

“夏馨菲,你就是用这样的一种方式来爱我的吗?还是说,你这是想着要把我给让出去。”穆梓轩动怒,突然的伸手撑在了墙上,把她给禁锢在了自己的双臂之间,目光恶狠的紧盯着她。

“当然不是,你知道的,我对你有多么的不舍,只是不管怎么说,你们毕竟都曾经相爱过,所以我不希望这件事情到了若干年后会成为你的一个遗憾。”夏馨菲见他这样,赶紧的急急争辩,就担心他误会了自己。

“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们曾经相爱过。”穆梓轩的火焰越烧越旺,第一次碰见这样的女人,与自己老公的前任成为朋友也就算了,还那么一径的要把自己给推送到别人的身边,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真傻,还是说自己于她而言,已经变得无所谓。

“我……”夏馨菲咬唇,血色一度的自她的脸上消退而去,被动的与他的怒火对接着。

“怎么,无话可说了是吗?既然做不到真正的大度,就别妄加的猜测我的心思,这样只会让人觉得你在玩弄心机。”穆梓轩讨厌透了这样的一种感觉,所以气急败坏之下,言辞也就跟着不知轻重起来。

“你说什么?我玩弄心机,穆梓轩,你混蛋。”夏馨菲因为他的控诉而瞬间的红了眼眶,他们之间这是怎么了,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感情,竟然这么容易的便如履薄冰。

“难道不是吗?一方面佯装大度,一方面却又心胸狭隘,目的是什么?把我玩弄于股掌之间吗?”穆梓轩的情绪有些的失控,是她,一步步的让自己沦陷,而如今,却又想抽身而出,把自己让给别的女人,难道说在她的眼里,自己就是如此之廉价,随意她想怎么样都行。

“我没有你所想象中那么的不堪,如若不是你在跟我缠绵的时候还叫着她的名字,我也就不会作贱自己去如此的委屈求全。”因为他的控诉,让她把隐忍了许久的伤痛给瞬间的爆发了出来,虽然说事情过去了许久,但那样的一种屈辱却是她心中永远不可磨灭的一种痛。

正文 第370章可我爱的人是你

“你说什么?”穆梓轩愕然的看向了她,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他怎么会一点印象都没有。

“不,我把刚才的话收回。”夏馨菲后悔了,为何自己如此的耐不住气,竟然把这件事给情急之下吼了出来。

“泼出去的水,你觉得还能收得回吗?”穆梓轩的心情是五味杂陈着的,毕竟这样的震撼感来得太突然,也太过于的极端,所以让他是如此之措手不及。

“既然这样,你为何还要多问一遍,是因为觉得对我的侮辱还不够狠吗?”抬眸,毫无畏惧的直视着他,也好,既然已经说了出来,那么他们之间便趁机的来一次大清算吧!

“我……”这是头一回,穆梓轩无法替自己辩白,因为他的仅存记忆中,压根就不记得有过这回事,所以很难拼凑起来当时的片段。

“承认了是吗?在你的心里,还是潜意识的爱着贝水画。”既然撕破了脸皮,那么也就无所顾忌了,所以现在的她,突然的变得歇斯底里了起来。

“不,对她,其实,我压根就没有真正的爱过,所以说不上承认与否,至于你刚才的控诉,我真的毫无印象,但请相信,我绝不是在逃避,而是我自己也无法接受这样的一个事实。”穆梓轩无比的懊恼,如果猜得没错,这事应该发生在他们的第一次,毕竟只有那时,他的意识是完全迷糊着的。

“没有真正爱过?呵呵!你觉得我会相信吗?”夏馨菲鄙夷的看着他,眼底是不屑的轻视。

“事实如此,由不得你不信。”从来,都是自己质问她的话,想不到现如今,角色竟然给颠倒了过来。

“穆梓轩,你是一个很可恶的人,真的,我不求你爱的人是我,但能不能别逃避,作为一个男人,就不能大方的承认,自己爱的人就是贝水画吗?”夏馨菲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以至于让她敢于直接的去面对他们的那一断过往。

【责任编辑:小丽_张】
  •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频道推荐

    情感技巧保健教育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