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两性健康 > 两性情感

时光与你 小说,和闺蜜一起双飞好爽错爱插入

发布时间:2019-05-16 06:27  来源:猫扑两性网(www.domop.cc)    我有话说 

导读:闭嘴,我的话只说一遍,从一开始,我就没有爱过她,我爱的只是她的神韵而已。穆梓轩特别不喜欢她现在的那一种咄咄逼人的口气,但因为自己有罪,所以再大的怒气,他也要...

“闭嘴,我的话只说一遍,从一开始,我就没有爱过她,我爱的只是她的神韵而已。”穆梓轩特别不喜欢她现在的那一种咄咄逼人的口气,但因为自己有罪,所以再大的怒气,他也要隐忍下去。

“别自欺欺人了,神韵也是来自于她身上的好不好。”夏馨菲清冷而站,虽说自己无法跟他同一高度,但气势可一点也不愿于示弱。

“夏馨菲,你一定要这么的逼我承认爱的人是她吗?”穆梓轩有些的失望,还以为最近的自己表现得足够的明显了,可没有想到,终归是功亏一篑。

时光与你 小说,和闺蜜一起双飞好爽错爱插入-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 “你说什么?我逼你?别搞笑了好不好,要说到逼,一直都是你在逼我,逼我不得不去面对你不爱我的事实,就算是当了别人的替身,也依然的要佯装坚强,对我,你是何其的残忍。”泪,总是来得不可预计,所以当脸上爬上了两行清泪的时候,她便把自己的脆弱给暴露了出来。

“谁说你只是替身,要真有替身一说,那也只能是别人成为了你的替身。”看着她的眼泪,穆梓轩感到心底在涩涩的发疼,所以想也没想的,便把她给拉进了怀里,承认吧!穆梓轩,你是爱着她的,在很早很早的时候,否则也不会从一开始的抗拒这个婚姻到现在的愿于接受。

“我不需要你假意的安慰。”夏馨菲用力,不愿在他的怀抱中一再沉沦,不愿每次妥协的那一个人都是自己。

“老婆,别闹。”穆梓轩紧拥不愿放手,任凭她的拳头毫无章法的挥打在自己的身上。

“你每次都这样,总爱给我一巴掌,然后再赏我一颗枣,说真的,我已经厌烦了这样的一种感觉。”夏馨菲在心底不停的告诫自己,千万别再迷失在他片刻的温柔里,否则所接受到的肯定是更为来势汹汹的伤害。

“胡说,我什么时候打过你了。”大手轻柔的拍打着她的背,以此来让她的情绪给平静下来。

“难道你不知道吗?有些伤害往往比被打来得更加的严重。”被迫的与他紧贴在一起,鼻息间所闻到的是自己所熟悉的味道,所以不由得贪恋的多吸了口气。

“对不起!那一晚,我是无心的。”冰冷的唇落在了她的眉宇,轻柔而又深情,更多的是不解,自己为何会在跟她恩爱的时候所喊的竟然是贝水画的名字,这不应该才对,毕竟他从未用心的去爱过她,而夏馨菲却是唯一的一个可以带动自己情绪起伏的人。

“我知道,就因为知道,所以才会更觉受伤,那样的一种深情,我想,你是潜意识而发的吧!”今天,无论他说什么,她都不会再去相信。

“不,我想,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所以请给我时间,我一定会把那一段错失掉的记忆给找回来。”只有抱着她,才能感觉到是真实的,所以就算她怎么的挣扎要逃脱,也还是不愿意放手,相反的,只会让他更加的用力。

“已经无所谓了,伤害一旦造成,便是永远也无法抹去的污点。”他的力道,让还没有痊愈的身体泛起了不少的痛感,但她却隐忍不说,毕竟身体上的伤痛永远都不抵及心底的万分之一。

“可我爱的人是你。”看着她心死的表情,穆梓轩情急之下喊出了自己的心声,不错,他是爱她的,从她出现在自己生命中的那一刻起,他便对那个粉雕玉琢的小丫头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我不需要你的怜悯,所以这样的谎言听听就好,我是不会当真的。”如若爱的是自己,绝不会一次次的把自己给伤得体无完肤,如若爱的是自己,绝不会在自己告白之时想也没想的便残忍的给拒绝掉了,如若爱的是自己,又怎会在跟自己缠绵之时喊着别的女人的名字,如若爱的是自己,她为何一点也感受不到。

“这就是你对我表白后该有的态度吗?”穆梓轩轻阖了下眼帘,根本就想不到,她会是这样的一种反应,所以心底有着深深的无奈感跟无力感。

正文 第371章谢谢你来送我

“不然呢?你还想让我用什么样的态度来待你。”夏馨菲就好像是跟他杠上了似的,把他的每一句话都给狠狠地反击了回去。

“所以说,你不相信我是吗?”穆梓轩懊恼的用力捶了一下墙,压根就没有想到,自己的初次告白所换来的竟然会是她的不屑一顾。

“是的,不相信。”其实,夏馨菲很想让自己相信他真的是爱上了自己,无奈的是时机跟立场都不对,所以给了她一种敷衍了事的感觉。

“好的,我知道了,既然你不相信,那么这样的话,以后我都不会再对你提起。”穆梓轩越过她,直接的出了房门,想他是何其骄傲的一个男人,在遭到这样的待遇之后又怎么可能会留下继续的乞求于她。

漠然的看着他走出卧室,夏馨菲有着一丝的不安,是否,自己这样的说辞真的是伤到了他,所以他的表情才会如此的心如槁灰,可是要让自己把他的告白当真,又是何其之难。

s市国际机场

“姐姐,谢谢你来送我。”贝水画扬着笑脸,很是不舍的看着夏馨菲,终于要离开这座城市,希望能锻造出另一个自己来。

“在外面要多保重身体,虽说是去学习,但也别太拼了,做什么事情都要劳逸结合才好。”今天的夏馨菲,虽然在柔柔的笑着,但很明显的,那一份高兴并未抵达眼底。

“好的,我会跟你保持联络,当然,如若姐姐不希望被我打扰的话那就算了。”贝水画知道,在面对感情之时,每一个女人都是自私的,而夏馨菲却能做到对自己淡然从容,这一点,便是自己以后要学习的内容之一。

“我从来不会拒绝善意的友谊,所以又怎会觉得被打扰。”虽然,在来之前自己才因为贝水画而跟穆梓轩发生过争吵,但她是一个理智而又感性的女人,所以并没有把这个事件迁怒于人。

“这样就好,我还担心你以后都不想理我了呢?”贝水画很明显的轻舒了口气,因为她真的是很喜欢夏馨菲这个朋友。

“怎么会,进去吧!该来不及了。”夏馨菲扯出了一抹浅浅的笑,因为在来的路上遇到堵车了,所以她来得比较的晚。

“嗯!姐姐再见!一定要保重自己。”贝水画主动的跟她轻拥了下,秀气的脸上有着言不明的担心。

“再见!你也一样,万事都要小心。”夏馨菲在她的背上轻拍了下,心底是无声的祝福。

“那我走了。”离别总是有些的依依不舍,无关情深还是情重。

“嗯!快进去吧!”鼻端有一丝的酸楚,但还是隐忍不发。

贝水画挥了挥手,这才推着行李进入登机口,可刚走了几步便又再度的转身,一脸欲言又止的看着夏馨菲。

“怎么了?”夏馨菲疑惑的回望着她,显得有些的茫然。

“姐姐,梓轩他,其实从来不曾爱过我,他所爱的,一直就只有你一个。”贝水画说完急迫的推着行李进入了登机口,这样的一个事实,她本想永远的埋在心底的,可终究无法战胜自己对她的那一种愧疚之感。

“什么?”夏馨菲惊愕的看着她急切而去的背影,正在努力的消化着她所带给自己的震撼感。

她说,梓轩所爱之人一直都是自己,她说,梓轩从来不曾爱过她,这样的一个说法,是否有根据可言,还是说只是她用来安慰自己的一个善意谎言。

可能是因为无法从震撼中回应过来,所以她一直呆愣在原地,没有任何的动作,任凭着来回的人群不时的撞到她身上。

这样的一种状况维持了许久,直到手里的电话低鸣了几声,才把她自神游中给拉扯了回来。

划开屏幕一看,是一则简讯,而发件之人竟然是贝水画,那一个才跟自己告别不久的人。

‘姐姐,是不是对我刚才的话很是费解,去看看梓轩的钱包吧!答案应该还在里头。’

简讯很短,但却也让夏馨菲有了追寻出处的方向,只是这答案怎么会在穆梓轩的钱包里呢?难道说他的钱包里头有什么猫腻不成?

带着这样的一种困惑,夏馨菲疾步的走出了机场,只是要自己去翻看穆梓轩的钱包,那还真的不是她的作风,因为这在她看来,这是对对方的一种很不尊重的行为,所以她从来都没有去动过他的钱包。

想着早上之时他决然而去的身影,她莫名的有些心酸,还以为他会用事实对自己加以力证他确实是爱自己的,但没有想到的是,他竟然会选择转身离开,所以也就因此而让她越发的质疑此番告白的真实性。

送完贝水画,她既没有回家,也没有去杂志社,而是去了晨宇科技。

“你可还真的是稀客。”夏哲霆抬头,看着自己面前那推门而进的美丽人儿。

“怎么?不欢迎吗?”夏馨菲嘟嘴,有着小女孩的骄纵跟刁钻。

“岂敢,但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来找我什么事。”都说女大不中留,所以夏哲霆算是明白了,如若不是有事找自己,这丫头绝不会轻易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没事啊!只是突然的想你了,所以便过来看看。”夏馨菲的眼神躲闪了下,不愿他看出自己丝毫的伤感来。

“丫头,别忘了,我们是一起长大的,所以你认为能骗得过我吗?”夏哲霆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就她的那一点小心思,瞒得过别人可以,又怎能瞒得过跟她在母亲肚子里共同孕育过十个月的自己呢?

“我哪有,夏总裁,不如我们来做个专访吧!怎么样?”夏馨菲挑了挑眉,眼神轻佻的睨视着他。

“看吧!狐狸尾巴这不就露出来了吗?”就知道这丫头找自己的目的不单纯,只是没有想到她又来了个老话重提。

“噗嗤!那你就给我句实话吧!要不要给我个专访的机会。”夏馨菲是这么想的,与其这样的两个人闹别扭,倒不如自己出去走走,顺便开始巡回签售活动,这样或许会比相看两相厌更加的来得恰当,而前提则是,自己必须得给总编一个不一样的补偿才行,毕竟只有这样,她才好意思跟她提请假的事情。

正文 第372章男的女的

“除非你给我一个非我不可的理由,否则免谈。”在原则方面,夏哲霆特别的坚持,就算是自己的亲妹妹也不能有所例外。

“呃!你就不能通融一下吗?”夏馨菲傻眼,可恶,他就不能给自己行个方便吗?要知道,他们可是亲兄妹耶!

“不能。”冷酷的言辞并没有因为她是自己的妹妹而有所不同。

“那好吧!我去找妈。”夏馨菲做出一副很无奈的样子,同时的,还带着泫然欲滴的娇楚样在其中。

“等等,你要跟妈说什么?”夏哲霆听她这么的一说,赶紧的急急叫住,因为他最烦的便是自己母亲的絮叨功能了,简直能把人给生生的逼疯了去。

“不说什么,只是诉诉苦而已。”夏馨菲说着佯装的吸了吸鼻子,把委屈给不断的往上升华,因为她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大哥最怕的是什么。

“夏馨菲,你赢了,但先说好了,我拒绝拍照。”这是夏哲霆的底限,以免招来一大群的狂蜂浪蝶。

“好,成交。”眸光狡黠的一闪,只要他肯答应,照片的事情可就更加的好糊弄了,因为她的的电脑里可是有着不少他的照片,虽然全是偷拍的,但怎么看都帅气逼人就对了。

“真的是拿你没有办法。”夏哲霆轻叹口气,对于自己这个唯一的妹妹,现在那可是又爱又恨的矛盾得要死。

其实夏馨菲要问的东西并不是很多,毕竟他们已经熟得不能再熟了,所以夏馨菲只是简单的问了他一些关于晨宇科技的管理理念跟发展动态。

“夏总裁,请问一下,你有女朋友了吗?”将近结束的时候,夏馨菲突然的问了他这么的一个问题。

“没有。”想也没想的便就给出了答案,不但如此,还丢给了一记冷刀,觉得她问了自己一个很白痴的问题。

“那能不能请问一下,夏总裁喜欢的是怎样的女生。”对于他的白眼,夏馨菲就好像没有看见般,继续的在那追问着。

“反正不会是你这样的就对了。”夏哲霆睥睨的看了自己的妹妹一眼,那眼神可谓是有多嫌弃就有多嫌弃。

“……”夏馨菲直接的无语,脸上是一个大大的窘字,自己这样的怎么了,很丢他大少爷的脸吗?

“还有没有问题要问,没有的话我可是要去赴约了。”夏哲霆抬起手看了眼时间,本来他一早就应该走的,但却因为她的到来而给延误了。

“赴约?男的女的。”夏馨菲一改刚才的沮丧,马上的神采飞扬起来。

“想什么呢?只是去见一个客户而已,哎哟!就你这脑子,真的不知道是凭什么坐上编辑这个位置的。”夏哲霆起身,在她的额头轻弹了下,虽然无奈,但眼眸却充斥着浓烈的宠爱味道。

“如果我说靠的是美色,你觉得有没有可能。”夏馨菲趁机的赖在了他的身上,有着一个太帅气的哥哥,还真的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可以偶尔的吃吃豆腐之类的。

“美色?你确定自己有这一优点吗?”夏哲霆说着目光鄙夷的扫视着她,一脸的不相信。

“没有吗?我觉得还可以啊!虽然说没有达到貌美如花的地步,但怎么着也是清丽可人吧!”夏馨菲不死心的跟上他的脚步,可不愿意落后于他,怎么着也要向他证明自己是漂亮的不可。

“我看是清汤挂面还差不多。”任由她拉扯着自己的衣袖,大步的走出了总裁室,只是难免的会引来一些员工的侧目,毕竟并不是每个人都知道她便是穆家的千金。

“人家哪有你所说中的那么差。”夏馨菲嘟嘴,自我感觉还不错啊!为何到他眼里自己就成为了一个如此不堪之人了,难道说自己真的长得太有毁市容了,还是说,他的要求过高。

“是没有,只是更差而已。”夏哲霆并不是每次都会逗着她玩,之所以一时兴起,是因为发现她今天的气色并不是很好,所以才想着借由此方式让她稍微的高兴起来的。

“讨厌,我再也不搭理你了。”夏馨菲生气的甩开了手,不再挽着他的胳膊。

“就怕你会忍不住。”这样的话,他可是从小听到大,所以压根就不放在心上,因为他很清楚的知道,这丫头肯定会转身就忘掉自己曾经所撂下过的话。

“怎么可能,我这一次是真的不想理你了,再见!”夏馨菲说着大步的走进了一旁的员工电梯,可见是真的在生气,所以才会不想跟他共用一台电梯。

面对她这孩子气的一面,夏哲霆除了无奈之外就是宠溺,所以也就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由着她的性子,虽然说他们之间相差不了几分钟,但他一直把兄长这个角色演绎得很好。

出了晨宇科技,夏馨菲便直奔都市星闻而去,刚刚的专访,她要赶快的把稿子给赶出来才行,就怕会夜长梦多,自己大哥突然的取消这一决定。

“馨菲,你不是说今天要去送水画的吗?怎么还来公司啊!”刚进入办公室,麦月牙便椅子一转,瞬间的滑到了她的身边,压低嗓音轻声的问道。

“已经送回来了。”夏馨菲淡然的应了声,目光看了眼郑韵怡的位置,眉宇不由得蹙起,怎么不见她的人,难道说今天也请假了吗?

“你看什么呢?”麦月牙顺着她的视线看了过去,随之了然的说道:“据说郑韵怡跟总编请了两天假,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估计是家里有事吧!”夏馨菲有着一丝的担心,昨天早上之时因为有专访,所以来不及去关心她的事情,可到了中午的时候,她的电话就已经打不通了,虽然心急,但也不知道该如何才能找得到她,毕竟自己赶去凯特的时候她已经离开了酒店,还以为她今天会过来上班呢?没想到竟然是请假了,但不管怎样,只要有她消息便好。

“可能吧!不过我听说了一件事,据说她妈妈把她卖给了高利贷,也不知道是真还是假。”麦月牙抵在她的耳畔继续的私语着,就怕被旁人给听了去。

“呃!你是听谁说的啊!”夏馨菲惊讶的看向了她,还以为这件事情,就自己跟何雅婷两个人知道呢?没有想到这么快的便被传到了公司,不得不说谣言的散发速度有多么的令人感到恐怖。

“不知道了吧!我们公司一个同事朋友刚好是放高利贷的,所以可想而知了。”麦月牙啧啧两声,很是替郑韵怡感到心寒,随之的,也不再像前些时候那般的恼火她了。

正文 第373章请假一个月

“那他还说了些什么?”夏馨菲很是关心郑韵怡接下来即将要面对的会是怎样的命运。

“说是她的运气不错,那些放高利贷的刚好被警察给抓了,所以她暂时没有什么大碍,但以后可就不好说了。”麦月牙摇头叹气,表示很是无奈。

“这样啊!”夏馨菲微微的有些出神,看来,那天晚上警局的人确实有所行动,只是不知道那些人在事情告一段落后还会不会重新找郑韵怡的麻烦。

“你在想什么呢?今天老见你出神,生病了吗?”麦月牙说着伸手探了探她的额头,还好,没有烧。

“我没事,放心吧!我先进去找一下总编,跟她请几天的假。”夏馨菲起身,想着先跟何雅婷打声招呼,看能不能用夏哲霆的专访来换自己的假期。

“好,不过她今天好像心情并不是太好,所以你小心着点,千万别惹她生气。”麦月牙迟疑的说道,实在是因为她已经感受了大半天的低气压。

“估计是大姨妈来了,我去看看。”夏馨菲给了她一个舒心的笑容,人也跟着走向了总编室。

【责任编辑:小丽_张】
  •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频道推荐

    情感技巧保健教育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