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两性健康 > 两性情感

又肉又污的黄文,宝贝你怎么紧还要我继续珍惜校花红杏

发布时间:2019-05-16 06:30  来源:猫扑两性网(www.domop.cc)    我有话说 

导读:随你,我无所谓。别开脸,转身,直接的上了床,可见他也只是嘴里说得松爽而已,心底却不是这么想的。 夏馨菲的嘴角抽动了下,这一次,没有像以往那般的去哄回他,而是...

“随你,我无所谓。”别开脸,转身,直接的上了床,可见他也只是嘴里说得松爽而已,心底却不是这么想的。

夏馨菲的嘴角抽动了下,这一次,没有像以往那般的去哄回他,而是找了睡衣进了浴室,既然他要傲娇,那么她便随着他好了,凭什么每一次都要自己去作出妥协。

兴许没有想到夏馨菲会是这样的一种态度,所以对于她的行为,穆梓轩有着些许的错愕,因此不由得心底有了想法,难道说她对自己的爱已然在一步步的冷却了吗?就因为她的身边出现了更好的男人。

又肉又污的黄文,宝贝你怎么紧还要我继续珍惜校花红杏-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 给自己简单的冲了个澡,出来的时候,床上已然的没有了穆梓轩的身影,这样的一个状况,不由得让她的眉宇紧蹙,抬眼往露台看去,却只见晚风轻拂而过,卷起了那轻盈的薄纱,并没有看见那一道修长的身影。

带着疑惑走出了卧室,预料中的,书房的灯重新的亮了起来,踱步过去,站在门口犹豫了下,最终不再像以往那般推开那一扇阻隔了他们的门,而是无声的折回了身子,很是淡然的上床睡觉。

这一夜,注定了是伤感黯然的一夜,让本来就如履薄冰的一对夫妻越走越远,把之前的努力都给来了个直击的粉碎。

本来相拥而睡的两人,在今晚各睡一边,把中间给隔出了一个浩瀚的海洋。

“说吧!去多少天。”第二天,穆梓轩特意的等她起床,只因有一种感情叫做深爱,所以他无法做到真的对她漠然。

“暂时还不知道,我请了一个月的假期。”夏馨馨伸手,弄了下他系歪了的领带,表面上看似他们都没变,但他们的心底都知道,他们之间已然的跟之前大不一样了。

“一个月?怎么这么久,还有就是,你不是说这是工作吗?”既然是工作性质的,为什么需要请假,这是穆梓轩所无法理解得透的问题所在。

“是工作不假,但却不是杂志社的工作。”夏馨菲说着开始收拾行李,其实她要带的东西并不多,毕竟只要有钱,哪里都可以买。

“难道说你还有着什么身份是我所不得而知的吗?”听她这么的一说,穆梓轩不由得在心底咯噔了下,原来,自己真的是一点也不了解她。

“这个,解释起来稍微的有些繁琐,所以你还是多关注下几天后的各大报刊吧!我想,里面应该会有你所想要的答案。”夏馨菲不想当面的跟他道出自己的另一重身份,所以她想着要让他自己去发现,这样应该会比较的有意义许多。

“你该不会告诉我,你是个国际通缉犯吧!”穆梓轩带着这样的一种揶揄,很是认真的看着她。

“如若真的是这样,你怕了吗?”夏馨菲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同认真的看着他。

“你见我怕过什么了吗?”对话听着虽然不够浪漫,但却更胜似甜言蜜语。

“那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夏馨菲把行李箱给拉上,他说过,不会对自己再做出任何告白,所以他能这么的说已然不易。

“离开这么久,难道你就不怕我会耐不住寂寞而红杏出墙吗?”一想到他们之间要分开一个月,他的心底便开始有了想念,但他也觉得夏馨菲说得很对,或许他们之间确实需要时间好好的沉淀一下彼此的感情。

“你会吗?况且,红杏出墙并不适用于男人。”夏馨菲没有想到,他们两人能用这么平和的一种态度去讨论自己的离开,所以在庆幸的同时难免不了的有些失落,还以为他就算佯装的,也会挽留一下自己呢?

“我会,所以,就算不在身边,你也一定要看好我。”穆梓轩的心境是矛盾的,否则也就不会忘了自己昨天早上所撂下的话,不再对她有任何的告白,虽说现在的言辞偏离告白许多,但却比那更能煽动人心。

正文 第379章你会想我吗

“不应该是你自己自律一点吗?还是说,你想让我在你身上装摄像头。”夏馨菲的心被触动了下,但她并没有表现出来。

“如果你觉得有必要,我不会拒绝。”穆梓轩闭口不谈南宫夕颜给自己所看过的照片,因为心底有她,所以选择给予完全的信任。

“算了,我没有那么的小气,况且,如若你心里有我,也就不可能会看上别的女人。”夏馨菲开始装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还顺带的拿起了贝水画送她的发卡。

“你倒是对我挺自信,只可惜,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有时候,心动跟犯错都是瞬间的事情,所以无论是谁,也不能把话给说得太满了。

“我知道,昨天的事情,你很生气,可是换位思考一下,换做是你,在那样的一种情况之下,会觉得有几分的可信度。”素手抬起,指腹在他的薄唇上轻柔的描绘着,一天一夜的疏离,让她的心在涩涩的扣紧着。

“过去的事情,不提也罢,走吧!我送你去机场。”伸手,捉住了她挑逗的小手,就担心自己会在下一秒很没有志气的破功,却闭口不愿去提及自己昨天早上那仓促之下的无终告白。

“穆梓轩,你会想我吗?”最终,她还是再一次的妥协,否则也不会对他有了这样的一问。

“不会,s市的美女太多,我会想不过来。”心里明明就有了答案,但嘴上却倔强的不肯承认。

“讨厌,我是你老婆耶!”夏馨菲嘟嘴,气呼呼的转过了身子。

“好吧!看在你这么在意的份上,那我就每天抽出那么几秒钟的时间去想你吧!”穆梓轩说得特别的勉强,就好像想她有多为难似的。

“谢谢!你还真够慷慨的。”几秒钟,亏他好意思说出来。

“怎么,嫌少了吗?”明知故问,说得就是他这个腹黑男。

“不敢,我很知足的,几秒总好过没有。”嘴里说得豁达,但脸上却是傲娇的小表情。

穆梓轩努嘴一笑,大手突然而出,一个用力,便把某个生气的小女人给卷进了怀中,不带一丝停留的,薄唇也随之的压上。

他的吻狂野中带着几分的柔情,可当夏馨菲去加以回应之时,他却狠心的给轻啃了下,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那就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骨子里所携带着的恶劣因子让他总是那么的出其不意。

而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所以在他咬了人想要撤离的时候,不曾想夏馨菲这一次聪明了许多,不再像以往那般傻傻的喊疼,而是直接的给咬了回去,可能是因为想让他接受这样的一个教训吧!所以力劲可是用了不少进去。

“你还真当我是肉呢?”穆梓轩因疼而蹙起了眉宇,目光更是怒视她而去,自己只是轻咬了她一下而已,可她倒好,竟然跟自己来真的。

“是你先咬我的不是吗?我这只是作出适当的反击而已。”夏馨菲看了眼他的唇,不好,真的破皮了,可见,自己刚刚真的没有个轻重,所以赶紧关心地问道:“疼么?”

“你说呢?”没好气的给了她一记白眼,她自己咬的自己不知道用了多大的力道吗?竟然还好意思问自己。

“我这是让你记住,这里,除了我之外,谁也不能给染指了去。”眼珠子一眨,娇媚的挑了挑眉,整个人置身于俏皮跟性感当中。

“家有恶妻,谁还敢靠近我啊!”她这样霸道的一种宣言,莫名的让他顿生愉悦之意。

“你说什么?我是恶妻。”夏馨菲瞬间的不淡定了,自己哪一点像是恶妻了,有谁比自己温柔似水的,让她站出来看看。她保证不撕烂她。

“看看,你现在活脱脱的就是一个泼妇的形象。”穆梓轩嫌弃的瞥了她一眼,就好像她有多么不堪似的入不了他大少爷的眼。

“穆梓轩,你这什么表情啊!老娘真有这么的丢人吗?”夏馨菲说着直接的跳到了他的身上,什么女神范,什么冷战都统统的滚一边去吧!她现在最想做的事情便是把他给收服了。

“不丢人,只是丢节操而已。”穆梓轩最不喜欢的便是网络用词,但现如今,情急之下也只能先拿出来应付她,不过这样真性情的一个她,恰好是年少之时那一个最为美好的回忆。

“节操是啥?能吃吗?如果不能,别跟我讨论这个。”双腿牢牢的圈住他的腰身,竟然还能让他站得笔直,可见,穆梓轩的腰力很不错。

“节操不能吃,但我能,所以,夏馨菲,如果说你不怕误了飞机的话,我不介意给你洗洗脑,顺带的,也让你感受下吃我是一种怎样的滋味。”穆梓轩的目光邪气而又带着魅惑,就那么直勾勾的凝视着她,说不出的挑逗之意。

“无耻。***。”夏馨菲白了他一眼,人也随之的从他的身上跳了下来,脸上尽是对他的嫌弃,想不到,他们两人之间,如此之快便风水轮流转。

“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吗?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下。”穆梓轩说完直接的把她给壁咚到了墙上,大手在她的身上开始肆意的点火,既然她都骂自己是***了,怎么着,也应该要讨回些福利才算对得起自己吧!

“停!我认输还不行吗?”看他这样的一种阵仗,夏馨菲急急的喊停,否则难保他不会趁机的吃了自己,说好听是他让自己吃,可到了最后往往吃亏的可都是女人。

“可惜,已经晚了。”细碎的吻如风拂过,肆意的摧残着她的所有感官,一个月,想想就是一件很漫长的事情,所以怎么着也得先慰劳慰劳自己再说。

“可是我要来不及了。”夏馨菲推拒着他,但那半推半就的做法显得有些的难以让人信服,其实比起穆梓轩,她更渴望能得到他的宠爱,毕竟女人在这一方面总是要比男人要来得敏感许多。

“大不了我调出风行的专机送你。”男人一旦要想做成某件事情,就算多难,也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去克服,而现在的穆梓轩,无疑就是被这样的一种状况给困扰住了,不对,应该说是他完全的被夏馨菲给迷去了心神才对,所以才会失去了自己一贯以来那引以为豪的自控能力。

正文 第380章始乱终弃

陷身于情潮中的两人,丝毫也没有注意到南宫夕颜那来了又去的身影,还以为昨晚他们会有一番大吵发生呢?却没有想到竟然会让自己看到如此羞怯的一面,所以在脸红之余,更多的是羡慕跟深深的嫉妒感。

那样的一种耳鬓厮磨她也无限的向往,所以无形之中让她更是加剧了想要得到穆梓轩的迫切心情,从而在接下来的日子中,她无时无刻的不在为自己制造着机会。

夫妻就这样,总是床头打架床尾和,只要不是什么特别大的矛盾,一般都不会置气太久,而夏馨菲跟穆梓轩都有意的撇开昨天早上的那一段不愉快,所以两人很快的便就回归了原先的那一种融洽,只是心底还是杵着一根刺就对了。

“我开车过去,所以不用你送去机场。”缠绵过后的夏馨菲一脸的娇艳,软声细气的挨在他的身上。

“你不是出国吗?怎么开车过去。”穆梓轩讶异的坐正了身子,一脸不惑的看着她。

“谁说我要出国了。”她只是说要离开家一段时间而已,可没有说过要出国。

“好吧!是我单方面的想法。”她确实是没有这么说过,所以穆梓轩乖乖的承认错误。

“记住了,除了我之外,不许看别的女人一眼。”夏馨菲突然的挑起了他的下巴,用一种痞痞的口气去跟他说话,这样的一个小女人心态,很是突显出她的真实个性来。

“我妈呢?也不许看吗?”穆梓轩很是无辜的反问,既然她要装老大,那么他便示弱一回又何妨。

“咳咳!那个,妈除外。”夏馨菲汗颜,还真的是应验了那么的一句话,装逼不成遭雷劈。

“茉儿呢?也不许看吗?”某人貌似并不打算轻易的放过她,所以才会这么的刨根问底下去。

“靠,你赢了,可以了吧!”再说下去,他估计会连七大姑八大姨的都给自己扯出来,所以她主动的认栽。

“夏馨菲,你再这样,可就真的没有人要了。”穆梓轩起身,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是谁说这女人温柔似水、优雅娴静的,在自己看来,她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女土匪。

“怎么,你想始乱终弃。”今天,如果可以,她真的很想赖在床上不起,因为她的全身这会儿都处于酸软的状态当中,可是连半丝的力气都提不起来。

“如果是这样,你要怎么做。”穆梓轩好像是逗她上瘾了,所以才会这么的故意气她。

“不怎么做,只是会霸占着你家的牌位一角而已。”这话,说不上是威胁,但却是她的心理写照,因为失去了他,于她而言,也相当于失去了整个世界,所以她真的是输不起。

兴许是没有想到她会有如此的一说,所以穆梓轩愕然的看向了她,眉宇也跟着紧蹙而起,特别的不喜欢她用这样的一种方式来回应自己,那会让他觉得很有压力感。

“噗嗤!我开玩笑呢?你别当真。”夏馨菲见他的脸色瞬间的暗沉下去,不由得莞尔的一笑,试图把这无意之中的一句玩笑话给圆过去。

“可我是认真的,所以这样的话,我不想再听见。”就算只是玩笑,他也无法想象那样的一种后果,所以请原谅他的心不够坚硬,他真的会害怕失去。

“穆梓轩,你这样的话,我会很舍不得离开的。”眼眶不由得氤氲起薄薄的水雾,是谁说他们之间没有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其实这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

“别跟我撒娇,起来,我送你过去。”如果猜得没错,她肯定不是一个人离开,毕竟那个男人出现的时机太过于的巧合了。

“你就不问一下我是跟谁去吗?”夏馨菲起身,很是好奇的看着他,这个男人,就算是跟他已经裸诚相对,也很难看透他的内心,深沉得让人为之抓狂。

“如果你愿意说,就算我不问,你也会主动的提起,但如若你不想告诉我,就算我问了又有何用。”就好比现在,她不就主动的跟自己说开了吗?所以作为一个聪明的男人,千万不要揪着一丁点的事情而去耿耿于怀,而是要适度的豁达一点,这样的话,会收到好的成果也说不定。

“轩宝宝,你怎么这样,总是让人莫名的感动。”夏馨菲说着圈住了他的腰身,亲昵的依偎进他的怀里,感觉拥有了他,就拥有了全世界,哪里都不想再去。

“闭嘴。”穆梓轩恼恨的瞪了她一眼,他可是一个成熟而又稳重的男人,所以可是跟宝宝这两字完全的不搭边好不。

是否,相爱的恋人都特别的能腻歪,所以当他们下楼的时候,时间已经来到了十点,也就是说,他们起床之后,可是花了两个多小时在调情之上。

“穆哥哥,你们这是要去哪里吗?”看见穆梓轩的手上提着行李箱,南宫夕颜的心底不由得有些的慌张,因为他一旦离开的话,那么自己住进来的目的可就更加的难以实现了。

“不,是你嫂子要出差一段时间。”穆梓轩的语气又恢复了原有的那一种平和,不再似昨晚那般的冷厉。

“呃!这样啊!还想着趁此机会跟嫂子多聊下天呢?看来,又泡汤了。”南宫夕颜佯装出一副很可惜的样子来,而她的心底,已经乐开了花,因为夏馨菲的离开,刚好的成就了她。

“没事,我很快就回来,所以有的是时间。”如果要说到不放心,夏馨菲倒是对南宫夕颜有着些许的想法,所以转而继续的开口,“不过倒要麻烦你一件事了,在我不在家的这段时间里,可要帮我看好了你穆哥哥,别让他被别的女人给勾搭了去。”

“噗嗤!穆哥哥才不是那种人呢?但既然你这么的说了,我一定会帮你看住他的,保证他不会跟其他的任何女人有染。”因为到那时,他已经完全的属于我了,这一句,是南宫夕颜在心底默默而说,眉角全都是愉悦的笑容。

“那么,我可就要好好的谢谢你了。”夏馨菲看起来好像真的很感激她似的,很是友好的摸了摸她的头,但只要细心去看便不难发现,她的嘴角那稍纵即逝的冷嘲是那么的不屑一顾。

正文 第381章仅限于妹妹

“在你们眼里,我是透明的吗?”穆梓轩的眼眸来回的一扫,说不出的霜寒。

“哎呀!穆哥哥,你就别生气了,嫂子只是在跟我说笑而已。”南宫夕颜调皮的吐了吐舌头,一副被抓包后的可爱表情。

“我看看,真生气了吗?”夏馨菲转到他的面前,一脸揶揄的笑看着他。

“你好像很得意。”从没见过哪个女人像她似般把自己的老公拿来取乐的。

“呃!我哪有。”嘴上虽然是这么的说,但她唇角的笑意已然的出卖了她。

南宫夕颜的眼眸一沉,很不喜欢这种总是被忽略的感觉,但就算如此,她脸上的笑容也不曾消减分毫,不得不说演技一流,不去做明星可真的是太埋汰她了。

“狡辩。”可气的捏了下她的脸,也不知道是因为真的宠她,还是无可奈何的一种表现,反正给人的感觉带着几分的意欲而为。

“我走了,你一定要好好听话。”夏馨菲依依不舍的凝视着他,眼里完全的没有了一旁的南宫夕颜。

“别把我当成孩子。”穆梓轩皱眉,很不爽这样的一种感觉。

“知道你不是孩子,你只是我一个人的轩宝宝而已。”夏馨菲说完大笑着上了自己的车子,那任性到极致的笑声可是让人又气又恨到想要亲手的掐死她。

可恶,穆梓轩果真被气得绿了脸,但也因此而看出,这个女人,不可否认的,总能轻易的挑动他的心扉,尤其是她霸道的宣誓,虽说带着玩笑的成分,但那一股子的真挚,很难让人给忽略了去。

而面对夏馨菲这样的一种旁若无人,南宫夕颜除了嫉妒之外可谓是不屑一顾,因为她很自信的觉得,等夏馨菲再回来之时,这个家已然的没有了专属于她的位置。

“路上注意安全!”穆梓轩本来要送她的,但是她坚持自己开车,见她那么的执拗,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责任编辑:小丽_张】
  •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频道推荐

    情感技巧保健教育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