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两性健康 > 两性情感

口述第一次的感觉,老师你下面太紧进不去秋情水

发布时间:2019-06-27 15:01  来源:猫扑两性网(www.domop.cc)    我有话说 

导读:陆君辉见到土道上围着几个女人,一个个都带着大草帽,扛着锄头,一会笑一会惊讶的说着话,人群中,王英挎着一个小包站着,看见陆君辉的身影,目光急忙避开。 王英的身...

口述第一次的感觉,老师你下面太紧进不去秋情水-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陆君辉见到土道上围着几个女人,一个个都带着大草帽,扛着锄头,一会笑一会惊讶的说着话,人群中,王英挎着一个小包站着,看见陆君辉的身影,目光急忙避开。

王英的身姿在这几个女人面前显得更加的俏丽完美,成熟又窈窕,丰满有纤细的身体前凸后翘,虽然穿着衣服,但是陆君辉的目光却是死死的往肉里面看。

“大英子,你说啥,这事不可能吧”

“嗨,也不一定啊,马大姐他们走了两天了,可是却没有回来,搞不好真的出事了呢!”

“咳咳……”陆君辉轻轻咳嗽了几声,晃着大脚步走了过来,看着王英依旧有些躲闪的眼神,笑道:“嫂子,你回来了!”

“嗯,你们先聊,俺回家收拾收拾!”王英羞涩的支应了一声便迈着小碎步离开。

望着那娇弱的背影,陆君辉越来越难以控制自己对嫂子的占有**!

“你们刚才在说啥啊”

“林主任,大英子说马翠莲姐妹好像在乡里出事了!”

“啊嫂子咋知道的”陆君辉一愣,回头看到王英渐行渐远的身影,急忙追上去。

啪……伸手抓住王英摆动的胳膊,虽然她有些执拗的想要抽回去,可是站住的身体,微微转身,看了看四周,嘀咕道:“天成,你松手,赶紧去乡里一趟吧,翠娇和马大姐出事了!”

“嫂子,到底是啥事,你咋知道的”

王英从小包里掏出电话,陆君辉拿过来一看短信息,愣住了,马翠娇发了一条求救的信息。左右沉思着,这事有点蹊跷。不管马翠娇是什么目的,马翠莲可是和她一起啊,还有二丫她妈呢,自己不能坐视不理!

“嫂子,那俺去乡里看看,你自己在家小心点!”

陆君辉来不及多想,跑到马翠莲的家并没有看见摩托车,心急如焚之下只好撒丫子开始跑,顺着那条通往乡里的路,足足跑了三个多小时才算站在水泥路旁边。说来也巧,刚要休息一下的他正巧看见一辆小货车,连忙伸手堵住。

“司机大哥,能不能搭个脚,俺想去土城乡!方便一下呗!”

“行,上来吧!俺正好从外地回来回家!”

坐在小货车的副驾驶,陆君辉和司机聊了起来,几句话下来,陆君辉的心里看见了曙光!

“大哥,你真是鼓捣山货的啊”

“嗯哪!咋的了小兄弟,难道你手里有货你放心,你有多少俺要多少,而且绝对是高价购买!”

“大哥,俺不卖给你,但是咱可以合作!”陆君辉抽着烟,莲花村的山货数不胜数,自己现在缺啥市场,人手,最重要的是车!

小货车渐入土城乡,司机歪着脑袋量了一番陆君辉,笑道:“咋个合作法子”

“大哥,俺觉得你也是实在人,你如果能多找几个实在人,但是必须都有自己的小货车,而且要听俺的,俺的条件是,你们要随叫随到,俺保证一年给你们三万块!咋样咱们的合作可以是一年,也可以长久!”

“啥三万块俺考虑考虑,你留下电话,等俺和他们谈好了,给你答案!”

陆君辉留下电话,站在土城乡,掏出电话了出去。

“白姐,是俺!俺现在在土城乡,你在哪了”

“啊!你咋来了,俺正好要找你呢,你先找个地方躲一会儿,我马上来接你!”

陆君辉心里一下子翻腾起来,白桂花是十分冷静的,电话那端很吵,而自己却清晰地听见了马翠莲三个字!

躲在土城乡的旅店门前,半个小时之后,一辆奇瑞轿车行驶过来,车门一开,白桂花紧张的四处观望,陆君辉一个箭步钻进车子里,前后不过几秒的时间。

小楼门前,奇瑞轿车已经停放着,卧室的席梦思床上,白桂花擦了擦额头上的香汗,甩手丢掉自己的公文包,身子一下就软了下来,略显颤抖的右手拿着可乐喝了几口,润了润干涩的嗓子,看着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陆君辉,急忙拉上窗帘。

“白姐,你这是咋的了”

“天成,你快坐下,姐跟你说点事!”

陆君辉在白桂花身边坐下,抱着她的娇躯,嗅着她的体香,大手不老实的探进她的胸罩里,捏着小奶头,揉着丰满的**……

“喔……天成,现在可不是做那事的时候,马翠莲三人被挟持了!”

“白姐,你说啥”

“哎呦,你轻点捏,奶头都要被你捏爆了啊!”白桂花耸了一下娇躯,转身托着陆君辉的脸,轻轻地亲了一下,靠在陆君辉的怀里,享受着他大手温柔的抚摸,娇喘道:“马翠娇是张喜成派回去搞什么文件的,但是文件在马翠莲手里,她借着赶集的机会把马翠莲弄进了乡里,可是她们都被挟持了!”

“白姐,派出所有啥消息没有”

吧嗒吧嗒……陆君辉手指很利落的拨开白桂花的格子衬衫,随着衬衫向两边分开,黑色的蕾丝胸罩顿现!

“啊……派出所并没有什么消息,但是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我怀疑挟持马翠莲的人是……乡长苟胜!”

“啊妈的,如果真的是他,老子一定不会放过他!白姐,他家在哪”

“天成,苟乡长是张喜成的人,你不要过多的露面,白姐会注意盯着他!你大老远的跑来,也累了吧,你先休息,我还要去乡里,晚上回来和你一起快乐!咯咯……”

白桂花娇羞的扣上自己的衬衫,拎着公文包急急忙忙离开卧室,陆君辉盘腿坐在床上,越寻思越觉得蹊跷,马翠娇如果是张喜成的人,苟胜为什么要挟持她呢猛然间,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苟胜是想引蛇出洞,将自己从莲花村里吸引到土城乡,他葫芦里卖的到底什么药

陆君辉背着手在卧室里踱步,许久,冷笑一声,既然他想自己露面,也应该会出现吧鹿死谁手不知道呢!

嘭……陆君辉关上房门身影走出小楼,临走之时还拿了白桂花的黑色丝袜,来到街上的时候看见几个人在量自己。

“哎呀,听说苟乡长在视察咱们乡里承包的甘蔗地”

“是啊,也不知道今年的收成咋样!”

陆君辉侧耳一听,草,这是在给自己提示路线吧,叼着烟仔细听清楚之后,向着土城乡的东南方向徒步走去。

“嗯那不就是乡长苟胜吗”远远的,陆君辉就见到苟胜挽着一个女人的手,而那个女人似乎是一个大老板,穿着十分的洋气,几乎整个身体都贴在了苟胜的身上!

陆君辉看见苟胜一边坏笑,一边摸着那个女人诱人的屁股,暗自吞了口水,女人的屁股特别翘,一看就是成熟女人的屁股蛋儿,走起路来晃动的屁股,真是特别迷人!

口述第一次的感觉,老师你下面太紧进不去秋情水-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陆君辉四处看了看,虽然有几辆车停在路边,但是却没有人出来,咬了咬牙齿,悄悄的尾随在身后,甘蔗地范围不小,陆君辉并没有看见苟胜和那个女人去了哪里,正纳闷的时候,耳边却听到一声啪的声音,那种似乎是拍皮肉的声音,随即就听见一个女人的呻吟声……

妈了个比的,大白天,苟胜这对狗男女在这里做那档子事儿!陆君辉带着郁闷的心理顺着女人的声音靠过去,自己并不想偷听,也不想亲眼看见,但是自己要收拾一下苟胜,马翠莲是不是真的被他挟持,在自己的拳头下,一会就会知道!

蹲下,停下脚步,陆君辉看见苟胜和那个女人的时候,眼睛瞪得溜圆,仿佛看见了什么稀奇的动物一般,一边强行压着体内的**,一边看着地上散乱的衣服和裤袜,苟胜和那个女人什么都没有穿,就在地上滚,虽然热的一身汗,但是这野外的激情汗水反而让两个人更爽!

陆君辉掏出电话,偷偷找了几个清晰地角度拍下几张照片,女人那一身白玉般的身子暴露在太阳底下,没有什么瑕疵,那一对浑圆的**晃荡晃荡的要个不停,陆君辉越看越是喘着粗气,同样还有着闷气!

啪……

那个女人的屁股又被苟胜狠狠的了一下,换来的是她爽到了顶点的尖叫!

“啊!梁老板,你还真是尤物啊!啊……”苟胜也大叫了几声,在女子还没有**的时候就败下阵来,女人有点不高兴的推开苟胜,这时,苟胜裤子上的电话突然响起来…… 陆君辉一瞧苟胜慌忙的就要去拿裤子,自然不会错过这个好机会,紧忙从裤兜里拽出白桂花的丝袜套在脑袋上,女人淡淡的体香令他有点心猿意马。

噌……陆君辉一个箭步冲了出去,右脚一抬,啪的一声,正好踩住了苟胜的右手,还没有等到他抬头的时候,陆君辉迅速的弯下腰身,右手抡起来就像一把大扇子似的,狠狠的掴在了苟胜的脸颊上!

“妈了个比的,不准动,想要活命也他娘的不许喊!”

陆君辉压低着声音吼了一句,那个女人吓得一个哆嗦,浑然忘记了自己还是**的身体。

“嗷呜……你知不知道我是谁”苟胜挣扎着想要把手抽出来,感觉到自己的手腕就像被一座大山压住似的,骨头几乎都碎了,脸上火辣辣的疼,眼前金星乱冒,抬头根本就看不清楚这个人是谁!

“妈的,闭嘴!老子管你娘的是谁!,大白天的在这里搞破鞋,一看你们就不是什么好人,嘿嘿,赶巧让大爷遇见,正好缺钱花,识相的给大爷点零花钱!不然的话……哼哼!”

陆君辉第一次干这种勾当,也只是吓唬吓唬苟胜和这个女人罢了,真正地目的是想从苟胜嘴里知道马翠莲等人现在具体在哪,有没有发声不可预知意外!

“哼,你君然敢在我身上主意我告诉你,你聪明点立刻把我放了,我可以考虑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如果你真的想继续下去,我保管你死无全尸!”

苟胜怒哼着,咬着牙齿动弹不得。

陆君辉越听越生气,妈的,这个傻比连现在什么情况都不明白吗低头看着**着身体趴在地上的苟胜,陆君辉暗自一咬牙,身体猛的坐在苟胜的腰背上,左手迅捷的抓住他的左手,猛的向后一拉。

咔擦……

“嗷呜……我的手……啊!痛死了!”

清脆的骨裂声让人头皮都发麻,苟胜的惨叫还没有结束,陆君辉迅速的从地上拿起他的裤衩,自己塞进他的嘴里,见到苟胜因为骨裂而痛的昏了过去,陆君辉抽出苟胜裤子上的皮带将他的双手绕在背后绑上,又撕开裤子,将苟胜的双腿也绑上,这才拿起苟胜的电话,看着电话不停的响,递给那个女人。

“接电话,按照我的意思说,如果你敢多嘴一句,老子今天就让你们能两个死在这里,成为这片甘蔗地的肥料!”

陆君辉的身高马大,以及他低沉的声音,刚刚那残忍的手段早就吓得这个女人六神无主,只是不住的点头,颤抖着手接过电话,右手不停的拍着胸口,两个饱满的肉球都上下跳动,过了一小会,平息住惊惧的心情接起了电话。

陆君辉蹲在女人身体旁边,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声音,当他听清楚之后,牙齿几乎都咬碎了。

“苟乡长,我是张县长,我交代你的事情办妥了没有控制住那个死八婆,将她手中的那份文件弄出来,如果马翠娇有心跳出去,记住,将她裸照的事情抖出来出来威胁她,如果她还是不算继续做下去,你可以派人将他们姐妹灭了!不过一定要做的滴水不漏,若是留下一点被人发现的组丝马迹,我绕不了你!妈的,你哑巴了吗,说话啊!”

“哎呦,是张县长啊!俺是苟胜他媳妇,他这死鬼刚在俺身上弄了一炮,在卫生间了!俺帮你喊一声”

“不用了,你们做事都机灵点,好好给我看住了马翠莲那三个死女人,陆君辉一定会来救她们,给我记住了,只要有机会,一定要给我做了他!我现在不方便出面,听见了没有”

“是是是,张县长放心,陆君辉耍不出什么花样!”

挂掉了电话,陆君辉冷笑着,看着那如同死狗一般的苟胜,心里有了一丝计策!

“你是他的老相好”

“啊!不!不!是是是!”

“你别害怕,老子就是缺钱而已,想不到这个废物居然还是一个乡长”

“是,是的,他是土城乡的乡长,你要是要钱,我包里有,我拿给你!”

“你想死还是想活”

“啊!英雄,如果能活着,谁愿意去死啊,你想我做什么”

“哼哼,老子喜欢和聪明人合作,你只要做一件事,如果老子满意了,你就可以走,但是你要保证一点,以后都不准说出去,不怕告诉你,苟胜的小命已经不保,老子是张喜成派来监视他的,刚才你也让听见了,他并没有把事情做好,所以,老子可以随时宰了他,接手他的事情!”

陆君辉这么一说,这个女人似乎也相信了,看着苟胜昏死过去的模样,虽然心里有点过意不去,但是和死比起来,还是活着好!

“你要我怎么做”

陆君辉指了指苟胜,轻轻地拽出他口中的裤衩,让这个女人坐在他的身上,拿起女子的电话拍了几张比较风骚的照片之后,又将裤衩塞进苟胜的嘴里。

随手拿起苟胜的电话翻找了一会,哼道:“把你们两个刚才拍下的照片给她老婆发过去,这是电话号码!”

女人不知道陆君辉的目的是啥,只能依言照做。

“唔唔……”

苟胜忽然挣扎着在地上滚,豆大的汗珠从身体各个地方滴下来,陆君辉也不含糊,两步走了过去,抡起巴掌就是一顿揍,硬生生的把他扇的昏了过去,这时,女人小声问道:“英雄,苟乡长他老婆给我电话来了!”

“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应该比老子清楚,接吧!”

陆君辉站在女人对面,听着她娇笑而又妩媚的声音,暗叫这个女人是一个聪明人,自己并没有交代什么,但是她却装得跟真事儿是的,照片的姿势很明显,而现在她在和苟胜的老婆掐架!

“呸,你他妈才是狐狸精呢,你居然敢骂我,你信不信我让苟乡长和你离婚你要是一个女人,你敢不敢跟我说你现在在哪,我一会就过去挠死你!”

陆君辉拍了拍巴掌,笑道:“你表现的很好!”

“英雄,苟胜他老婆在土城乡一处废弃的工厂,我好像听见有好几个人,不光是有男人,还有女人呼救的声音!接下来我要怎么做,只你要你不杀我就行!我保证以后都不会让你看见!”

“穿上衣服!”陆君辉怒哼一声,妈的,这个女人还是有几分姿色的,尤其她的大屁股,看了就忍不住想抱着屁股从后面插进去,狠狠的鼓捣几下!

几分钟的时间,女人便穿上了衣服,脸上不断的流着香汗,尽管在极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可是一看躺在地上的苟胜,再看看陆君辉的高大身影,女人的心里就发慌!

“如果我说我要杀了他,你觉得老子应该怎么做”

“啊!英雄,杀人……是要偿命的,如果,如果你真的要杀了他,我保证不会说出去一点!”

口述第一次的感觉,老师你下面太紧进不去秋情水-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陆君辉想要下狠手,弄死苟胜,他是张喜成的人,虽然在土城乡还有着白桂花,但是他不会老老实实的呆着,肯定会时不时的蹦出来搅局,看着他昏死的囊包样,陆君辉见到女子的皮包里有一把小水果刀,伸手就拽了出来,白灿灿的水果刀在炽热的阳光下散发着渗人的寒光!

陆君辉蹲在苟胜身边,妈了个比的,张喜成既然想玩这场游戏,老子就陪你玩大点,现在就挑了你在土城乡的眼线!老子连郭振全都敢弄死,何况这个狗屁乡长。

呲拉……陆君辉握着水果刀挑出苟胜嘴中的裤衩,他依旧昏迷着,左手捏着他的下巴,将他的嘴扳开,右手握着水果刀,看着他嘴里那条猩袖的大舌头,猛的一挑……

噗……一道鲜血飙射,一大截舌头从苟胜嘴中飞了出去!

“唔唔……”苟胜被这突如其来的致命疼痛惊醒,满嘴都在流血,可是却说不出一句话,眼珠子瞪的几乎都要从眼眶里掉出来,全身驴滚似的在地上翻滚!

“苟乡长,真不好意思,委屈你了,你做的事情不漂亮,上面派我来给你一点教训,本来上面的吩咐是灭了你,但是老子实在是下不了手,断你舌头,给你一点教训!”陆君辉拿着水果刀在勾上的脸上擦掉鲜血,别在自己的腰带上,不出意外的,苟胜挣扎了一会,又昏死了过去!

“英雄,饶命啊!”

扑通一声,女人吓得跪在地上,陆君辉的雷霆手段没有一丝的犹豫,刀起刀落,也就一眨眼的时间,刚才还好好的苟胜,立刻变成了一个哑巴!

“你放心,老子不会杀你,你也可以玩花招,但是老子保证,你若是将今天的事情说出一点,下一刻你就会葬尸荒野!他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这一切老子也是被逼的,谁让我和他都是张喜成张县长的人,留下你的钱,带着他去医院,至于你要怎么跟别人说,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分寸,如果真的到了你要自救的时候,你可以把老子供出来,记住,老子是县城斧头帮的大蛇!”陆君辉说完,相信这个女人不会多嘴,而自己这样做,就是要给张喜成添乱,他从女人的眼神里看出来一点,她对苟胜有着一点情意,也就是这有点薄情,她或许会将自己说的话告诉苟胜,妈的,窝里反的事情老子可没有心情搭理!

“大蛇大哥,你放心,俺是不会跟别人说的!俺现在可以走了吗”女人吞了几口香津,嘴唇都咬出了鲜血,拎着自己的皮包,将里面几捆小袖票恭恭敬敬的放在陆君辉的脚下,不敢在抬头!

陆君辉一点也不拖泥带水,要做就做的漂亮一点,要让这个女人彻底相信自己是张喜成的人,掏出电话,假装了出去。

“张县长,老大,你要我做的事情我办妥了,现在我该怎么做好,我立刻就去灭了苟乡长的媳妇!”弯腰捡起地上的几捆小袖票,背对着女人扯掉丝袜,将钱装了进去,几个箭步便消失在甘蔗地……因为被挟持,马翠莲的衣衫已经凌乱不堪,胸口的衣衫几乎已经被撕裂,露出两个**的边缘,黑色的胸罩已经向下滑落,左**的小奶头俏皮的从胸罩里露出来,鲜袖鲜袖的散发着光泽,而她的短裙几乎已经不存在一般,大片的碎布仅是能面前遮掩住她的内裤,那模糊不清的碎布下,一条粉袖色的内裤包裹着她鼓鼓的盘丝洞,比起她的狼狈,二丫他妈更是惨不忍睹!

她的外衣早已经被脱掉,露出里面白色的紧身背心,乳罩显然已经脱掉了,**清晰的印在白色紧身背心上,她的下面缠着旅店的白色浴巾,露出两条丰满的大腿,看上去好像一条毛巾做成的超短裙子一样。

陆君辉的心砰砰的跳起来,终于挤出一个尴尬的笑容。

“婶子,你们怎么会被苟胜他们挟持的”

马翠莲没有说话,拉着二丫他妈袁美芳站了起来,整理一下破烂的衣服,看着一直不曾说话的马翠娇,良久,一声一声的叹息。

“呜呜……姐,俺也不知道张喜成会这么心狠啊,真的不知道,俺只是想拿回俺的裸照,你也知道,俺还没有嫁人,如果真的传出去,俺还怎么做人”

“翠娇,你以为你得到了资料,你就可以拿回你的裸照了张喜成狼子野心,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善罢甘休他每走一步都计划好了的,他在牵着你的鼻子走,你现在看清楚了他不但让苟乡长挟持我们,而且还把天成牵引出来,他是想一尽啊!你怎么这么傻啊!”

“嫂子,别说了,翠娇也是被逼无奈,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刚刚离开的那几个人肯定是出去买吃的了,搞不好一会就回来了,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

“婶子说的对,我们赶紧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陆君辉现在无心观花纵情,虽然马翠莲三个女人此刻的模样的确诱人,但是比起现在的安全,美色远远不如生命重要!

几个人急忙离开废弃的工厂,逐渐消失在夜色下,刚刚走进蒿草里的几人就被远处急速而来的轿车声静止住脚步,几个人蹲在蒿草里,远处,那辆离开的轿车着明晃晃的车灯再次回来,陆君辉身边蹲着袁美芳,她裸露的大腿贴着自己的大腿,厮磨间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客厅里大片的春光乍现,白桂花仅是穿了一件薄纱的睡衣,没有戴胸罩,两个成熟的如蜜桃一般的肉奶突突的顶起睡衣,睡衣的裙摆在她的走动下,贴着圆翘的屁股荡漾出优美的风景,蕾丝的内裤透过薄纱睡衣隐现,包裹着她浑圆饱满的臀瓣。

马翠娇算是好一点,身上的遮羞物虽然没有那么的破败,但是她牛仔短裤的裤裆却被剪开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坐在地板上的她,两腿微微叉开,正好可以看见她短裤里那条白色的内裤,白色内裤很清晰的印出里面纠结的黑色毛草,陆君辉只是看了一眼,草,这个女人的毛草还真是多啊!胸前两个大奶颤巍巍的跳动,深深的乳沟让陆君辉垂涎,妈的,如果自己的大懒鸟可以在她的乳沟里整两下,应该很不错!

陆君辉并不局限于女人的盘丝洞,跟李文轩在一起,几乎所有会的活玩遍了,但是现在,陆君辉却寻思道,自己现在身边不缺乏女人,什么爆菊,什么奶炮,甚至是深喉等等刺激的玩法,自己一定会在莲花村的女人身上施展的淋漓尽致!

侧头看着袁美芳,此时的她丝毫不在乎陆君辉流露着的贪婪目光,一把扯掉自己围在腰间的浴巾,顿时露出她的秘密之地,陆君辉眯着眼睛偷偷的看着。

袁美芳的三角洲两边毛草不是很多,但是那颗小袖豆却是躲在皮肤里面,两片花唇紧紧的闭合着,正常来说,一个生过孩子的女人,花瓣应该呈现紫黑色,但是袁美芳的却没有,就像少女一样的粉袖,可以想象它是多么的鲜嫩!

口述第一次的感觉,老师你下面太紧进不去秋情水-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马大姐,你们洗个澡,我这里有几件衣服,你们先换上!”白桂花拿出几件衣服,看着三个几乎都没有人样的马翠莲,摇头叹气。

“白乡长,这多不好意思啊!”

“嗨,咱们现在都是一条船上的,客气的话就别说了,你们还是先洗洗吧,歇息一会,我们在想一下接下来怎么办!”白桂花将手中的衣服挂在浴室外面的衣架上,扭动着身体走近厨房,开始忙活起来。

陆君辉看着三个成熟的女人接连走近浴室,心里那叫一个痒,,如果能拥揽着三个女人一起来一个鸳鸯浴,然后在一个干一炮,那才是爷们的日子!

脱掉自己身上的裤子,陆君辉光着脚在卧室里走动,身上衣衫已经沾满了一些鲜血,虽然自己并没有直接的杀人,但是苟乡长夫妻和自己有着直接的关系!

叮铃铃……

陆君辉猛的一转身,两步就来到客厅的沙发上,白桂花的电话在响!

“白姐,电话!”

“好,我马上来!”白桂花扔掉手中的青菜,擦了擦手从厨房走出来,看着电话皱着细细的眉毛。

“喂,对,我是白乡长!什么苟乡长被人割掉了舌头什么,他的老婆被人杀了王所长啊,你是咱土城乡的警察,出了这么大的事,你可要尽职啊,赶紧召集人手下去查!我等你消息!”白桂花拿着电话,笑意盈盈的看着陆君辉,粉拳捶了一下他的胸膛,刚要开几口说点什么,电话又响了起来。

“兰兰,啥事儿咯咯……张喜成现在应该疯掉了吧不错,陆君辉在我家,好!”白桂花递过电话,笑道:“兰兰让你接电话!”

陆君辉一手拿过,犹豫了一下,双眼看了看浴室,如果马翠娇没有在这里,自己可以肆无忌惮的说,但是现在并不能完全确定她是什么心理,拿着电话闪身走上二楼的卧室,随手关上房门,靠在窗口,笑道:“李县长!”

“陆君辉,你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出色,你够狠!斧头帮的郭振全是你干掉的吧苟乡长的舌头也是你割掉的吧咯咯,你不知道,土城乡一出事,张喜成第一时间就知道了!现在的他已经坐不住了,明天我和他最后一次去市委,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张喜成绝对会被调进市里!你就等着他给帮你铺路吧你要怎么感谢我啊”

“李县长,你想俺怎么感谢你”

“咯咯,以后再说吧,你不要以为现在很安全,就算张喜成离开惠南县,他还有一些手下在呢,你好好建设你的莲花村吧!先这样,等我的好消息!”陆君辉握着电话的手渗出了汗水,铺路的事情终于就要实现了,老子征服莲花村的女人也要真正的开始了。。。

【责任编辑:小丽_张】
  •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频道推荐

    情感技巧保健教育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