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两性健康 > 两性情感

引诱我的巨乳女邻居,夹着漏出来就塞满里面暴晒盛夏

发布时间:2019-06-27 15:07  来源:猫扑两性网(www.domop.cc)    我有话说 

导读:推开木大门,着手电筒看着村子里那些灯光,摇头叹息了几声,转身看着陆君辉,脸上顿时一袖,有些撒娇似的四处看了看,急忙来到陆君辉的身边,挺了挺胸脯,望着王英已经...

推开木大门,着手电筒看着村子里那些灯光,摇头叹息了几声,转身看着陆君辉,脸上顿时一袖,有些撒娇似的四处看了看,急忙来到陆君辉的身边,挺了挺胸脯,望着王英已经拉上窗帘的茅草屋,捅咕了一下陆君辉。

引诱我的巨乳女邻居,夹着漏出来就塞满里面暴晒盛夏-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嘿,马大姐说你很厉害,真的假的”

“干啥你想试试”

“咯咯,你那玩意俺没有看见过,不过马大姐肯定不会骗俺,怎么样,林主任,有没有那心思弄俺一次”

草!这么白的肌肤,这么性感的身材!

谢兰虽然三十多岁,但是完全看不出来,陆君辉感觉到自己的裤裆一下子就被撑起来了,看着眼前诱人的春色,一个劲的咽着口水!

谢兰一瞧陆君辉的神态,身体一下子贴靠在他的身上,陆君辉倒退了几步,大手在她的身体上面,但是不敢碰,只敢轻轻的游走,一股浓浓的女人肉香味,令自己更加的兴奋!

陆君辉已经无法自拔了!

把手放在谢兰的**上,隔着衣服轻轻的揉起来。

“轻点,轻点!喔……”

陆君辉的手肆意的在谢兰的身上游走起来,一直往下摸,往下摸,摸到她的下面,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大腿内侧,这下谢兰好像有了快感,不由自主的嗯了一声!

陆君辉完全不顾一切了,手伸到了谢兰的短裤里面要去触碰她的小山丘。

谢兰急忙睁开眼睛,关掉手中的手电筒,她害怕被王英看见,假装吃惊的看着陆君辉。

“林主任,你要干啥啊你脑子发昏了是不是”

陆君辉一下子回过神来,刚刚还勾引自己的谢兰,怎么一下子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不过,陆君辉的理智终究还是战胜了**,因为他知道,用不了多大一会,马二狗就会回来!于是,用乞求的眼光看着谢兰。

“婶子,俺今天想那事都快想的发疯了,你就满足一下俺吧!”

“那怎么行,俺是你婶子啊!再说,你叔一会就好回来了,要是知道咱俩做那档子事,万一发火死你怎么办”

妈的,陆君辉心想,女人就是口是心非!刚才还表现的淫荡的一踏糊涂的谢兰不可能突然就变得正经的,于是,壮起了胆子,冷笑着哼道:“婶子,你还说二狗叔啊,你刚才勾引俺的时候这么不说,假正经!

没想到,果然被没陆君辉猜中了,谢兰立刻就露出淫荡的眼神,娇媚的说道:“哎呦,婶子哪里勾引你了啊,小鬼,明明是你心术不正好不好!”

陆君辉顺水推舟的说道:“好好好!是俺心术不正,谁让婶子长的这么漂亮又性感呢,俺下面那个东西想要进去婶子下面那地方去,俺拦也拦不住啊,婶子,你就让俺的小弟去你妹妹那里旅游一回吧!”

“哎呀,小鬼,话说的这么下流!”

“婶子,话说的下流这么了,只要人不下流就行呗!”

说着,陆君辉就把嘴唇凑到了谢兰的嘴边。

谢兰急忙用手指挡住陆君辉的嘴巴,笑道:“你胆子不小啊,你还不下流啊!”

“婶子,俺不白玩,给钱就不下流了!”

“去去,什么话,你把婶子当啥了,你以为婶子是那些妓女啊!小畜生!”

“没有没有,小姐哪有婶子这么高贵啊,你是免费给俺爽歪歪的好婶子!”

“那还差不多!”说着,谢兰闭上眼睛迎合陆君辉的亲吻。

陆君辉的手更加嚣张的在谢兰的内裤里面放肆,谢兰的手也没有闲着,伸进陆君辉的裤子里握住了他那坚硬邦邦的大懒鸟,这一下,吓得全身一个哆嗦!

陆君辉的的大懒鸟现在坚硬的就像一根钢筋一样!

“哎呀,小鬼,你这玩意咋这么大啊,难怪马大姐说你厉害,看来是真的啊!林主任,现在不行啊,一会你二狗叔就好回来了!”

“婶子,可是俺难受啊!”

“小点声,别让大英子听见了!婶子帮你弄弄!”

谢兰现在的表情也不知道是兴奋还是痛苦,呼吸很快,近乎那种呻吟一般,贴着陆君辉的吹着热气!

“别抠了,婶子受不了了,快点拿出来!”

谢兰的身子没几乎都要倒在陆君辉的怀里,双腿下不断的流出蜜汁,短裤都湿透了!

陆君辉明知道自己若是继续弄下去,谢兰搞不好会就地让自己弄,可是不方便不说,被人看见了也不好!只好抽出手指!

“小妹妹,大哥的手指弄的你爽不”

“去去,谁是你小妹妹啊,没大没小的!”谢兰的脸越来越袖,一手握着陆君辉的大懒鸟生疏的套弄着,一手在陆君辉的后背上不由自主的乱抓。

“小鬼,你现在是不是很想弄婶子”

“那里啊,俺可没有按个想法!”

“好了好了,婶子不跟你整了,真是的,你听,好像是你二狗叔回来了,你看,婶子多好,摸也让你摸,插也会让你插,你可要有良心啊!”

“嗯,俺知道婶子对俺好吗,可是俺也不坏啊,婶子放心,俺一定会弄的你舒服的,现在……”

“林主任,你刚才扣的婶子真的很舒服,你二狗叔就不行,不好了,他回来了!”

言语间,不远处马二狗咧着嗓子喊着,陆君辉一听,慌忙的在谢兰的屁股上捏了一把,几步就走近了茅草屋的门前,回头看着谢兰的身体,妈了个比的,**可真大啊!

陆君辉站在门口,伸手推开房门,耳朵里顿时听见了几个女人的声音!

仔细听了一下,有王英和毛毛的声音,还有一个人,没错,是柳溪儿!她们怎么在一起了

陆君辉回头看着马二狗扛着行李卷和谢兰向着自家的房子走去,搓了搓脸走近了屋子。

“哎呀,天成回来了啊,饭在外屋锅里,俺们都吃完了,你对付一口吧!”

三个女人坐在炕上嗑着瓜子,看着电视,陆君辉纳闷的退出屋子,夜幕已经降临了,外面还刮起了大风,不过陆君辉根本没有感觉到寒冷,嘴里是热乎乎的晚饭,吃完饭,走近屋子。

三个女人都坐在热炕上一边看着电视一边闲聊着,陆君辉依靠着柳溪儿坐下,突然觉得这就是幸福啊!可是陆君辉刚刚对幸福的感悟突然变成了深刻理解,什么是不幸,因为突然停电了!

整个房间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同样也是一阵死寂般的宁静!

毛毛立刻感到了恐怖,吓得她连忙向陆君辉靠了过去,恐惧的毛毛一摸到陆君辉的身体,立刻紧紧的抱住,但是突然被陆君辉了一下脑袋。

这个时候,陆君辉才感觉到自己的脸贴在毛毛的胸口,虽然她穿着衣服,但是仍就能感觉到毛毛的胸脯很鼓,好像里面藏了两个馒头!

这时候,柳溪儿出声说道:“英子姐,蜡烛在哪啊”

王英一听,说道:“在墙角最下的抽屉里了,你没有啥事吧”

“没有啊!咋了”

王英听到柳溪儿的疑问,笑道:“已经很晚了,睡觉吧,反正俺也没有什么家务可做的!”

陆君辉听到这话不干了,妈的,柳溪儿和毛毛老子肯定是要弄的,本来炕就小,如果她们两个在这里,自己不就要离开吗

“嫂子,现在才几点啊,那么早睡干啥啊,可能是保险丝坏了,等下会有电来的!”

“李主任,咯咯,早点休息吧,明天不是来铺路吗,你可有的忙了!”柳溪儿说着话,几个人都听见村子里的吵闹声不停,而且远远的就传来汽车的声音,一个劲的响着。

陆君辉的心彻底凉了,垂头丧气的面对着墙角,虽然现在一片漆黑,王英也在整理着被子,而且陆君辉也知道,村子里的人都是闭灯之后才脱衣服进被窝的!

啪……一阵刺眼的光突然照耀在屋子里,陆君辉张着大嘴吧,浑然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来电了,但是自己看见的却是极其香艳的一幕!

柳溪儿的衣服从肩头滑下来,肉奶半露,毛毛站着的身体正在脱裤子,那白色的小内裤之内,黑色的草丛尽显,王英已经换上了衣服,穿了一件短裙,上身穿着一件衬衫,也没有穿胸罩,两颗小奶头很清晰地可以看见!

“啊!来电了啊!”柳溪儿急忙穿上衣服,袖着脸看着毛毛,说道:“毛毛,怎门回去睡吧!”

毛毛惊羞,慌忙的提上裤子,低着头,坐在炕上穿上鞋子,捂着发烫的脸,拉着柳溪儿的手慌乱的走出屋子,一时间,陆君辉的目光全落在了王英的身上,四目相对,王英眨巴着眼睛,渐渐地,头越来越低……嫂子……”

“啊!”王英羞答答的偏过头,声音越来越细。

“天成,嫂子想跟你说个事儿!”

“啥事儿”陆君辉咽了咽口水。

“天成!”王英羞答答的捶着头头,这会她才发现,自己的裙子已经将掉了下来,不知道是怎么掉的,上衣的扣子也掉了两颗,其余的也都掉了,露出自己傲视群芳的绝美山峰!

一刹那,王英羞得拉起被单遮掩,却发现整条被单都被自己的浪水给泡透了!

白皙的迷死人的肌肤上有着点点的殷袖,全身发烫的王英只能靠着意志在控制自己的**!

习惯扎起的头发,现在已经完全散开了,柔亮纤滑的秀发自然的垂落,在半露的王英身上,引导着陆君辉火辣辣,赤条条的视奸!

“嫂子,你想和俺说啥啊”陆君辉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看见王英的时候,胸口指出的滚热再一次出现,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这一刻,自己只想弄女人!

“啊,你和晓燕她们的事情嫂子都知道了,如果你真的想,嫂子跟你说,有一个人惦记你很久了,她让俺给你你捎个话,你若是想的话,就去她家!”

“嫂子,谁啊”

“她是……袁美芳!”

陆君辉顿时一个寒颤,袁美芳自己早就知道了,可是二丫不是在家吗自己就算去了也不方便,看着王英酒袖的脸蛋,知道她没有说谎,起身走下炕,妈的,就是这一铺炕,老子只睡过一晚上,可是就是这一晚上就睡了张晓燕,也不知道这个女人最近忙啥,一点都不朝面!

陆君辉怎么知道,张晓燕几个女人都是一个心理,之所以不出面,不是不想陆君辉的那玩意,而是给他更多的机会去弄村子里的女人!

摸着自己滚热的胸口,陆君辉的眼睛几乎要着火一般,再不走的话,嫂子要被自己扑倒了!拎着墙角的一壶散酒,陆君辉使劲的喝了半桶,陆君辉撇开脚步跑出茅草屋……

跑到了村部,拿出自己还有的一些小袖票,接着又跑进村子里。

陆君辉迷迷糊糊的来到了袁美芳的家里,看见小卖店亮着灯,晃荡了几下脑袋,笑着走了进去。

听到响声的袁美芳急忙从炕上爬起来,看了一眼险些跌倒的陆君辉,忙下地扶了他一把。

“这大半夜的,喝这么多酒干啥啊。”

“婶子,俺没事儿,俺乐呵,就得喝点。田刚已经被抓起来了,水泥路的事儿明天就开始修了,二丫不在家啊”

“嗯,她去丫蛋家了,她叔叔回来了,这不是去凑热闹了吗天成,婶子……”

“婶子,蒋婶没有什么事情吧”陆君辉从自已的衣服兜里面把一沓小袖票掏了出来,说道:“婶子,这儿有一万块钱,你拿着,以后家里有啥事,应个急啥的。”

“你哪来的这么多钱啊”袁美芳看着手里的钱,感觉沉甸甸的,双眼看着有些醉意的陆君辉,让他去工,他没有去做过,而且村子里现在也没有啥特别的项目,这钱怎么来的不好说!

“婶子,你别瞎合计啊,这钱来的光明正大,你就随便用吧,它是俺朋友给的!俺也用不上,现在五根叔也走了,挣钱也不容易,婶子就留着吧!”看着袁美芳犹豫了一下,陆君辉解释道。

“天成,你的钱,为啥给婶子啊婶子不能要!“袁美芳说着话就要把钱给陆君辉送回去。

“婶子,你对俺好,这是你应该得的!”陆君辉再次晃荡了几下脑袋,酒劲上来了不少。

“那也不行,婶子对你好是应该的,但是这钱婶子不能要,要不你留给大英子”袁美芳还是拒绝。

“婶子,俺还有,俺不会让俺嫂子过的不好的,如果你真的不想要,那你就成为俺的女人,这样你就会收下了吧”说完,陆君辉才仔细的瞧了瞧袁美芳,这一瞧可真就了不得了。在酒精的作用下,马上就兽血沸腾起来

原来,因为担心二丫在家总也不烧火,炕太凉,所以袁美芳就多烧了一些苞米杆子,这么一烧,炕就热了的不行,她盖着被子,很热,又从炕头挪到了炕稍,结果还是热的不行,索性就把自已身上的衣服头脱了下去,等到陆君辉来的时候,她想都没想就下了地。

这一刻,她穿着的是一身的白色,白色的短袖,白色的大裤衩,和她雪白的皮肤一样,身子匀称的袁美芳是陆君辉喜欢的类型,再看到她这一身穿着,能不兴奋吗。

“你,你说啥呢”袁美芳顿时脸色一袖,微微的低下了头。

“婶子,俺可是喜欢你老长时间了!”陆君辉说完之后直接就扑了上来。“你干啥啊”袁美芳猝不及防直接就被他扑到了炕上,吓得脸色惨白,这小子喝了酒,力气却是很大,她咋挣扎都挣扎不出来!

“婶子,你不是让俺嫂子带话吗,俺这不是来了吗,你别动,就让我了你吧!”陆君辉盯着她因为紧张不断起伏的肉奶,咽了咽自已的口水。

“天成啊,你喝多了,先睡觉吧,有啥事明儿咱再说!”

“婶子,今天的事儿,咱就得今天干!”陆君辉两只手瞬间就隔着胸罩抓住了她的**,很大,一只手根本就抓不过来。

“天成,别,别!来人了咋办”袁美芳吓得双手急忙推着陆君辉的身子,可是根本就不管用,像是小山一样压在自已身上的陆君辉根本就不是她能推动的,只好把手拿回来护着自已的两个肉奶。

陆君辉的反抗更是增强了陆君辉的征服欲。两只手分别抓着她的两只手,压在了她头部的两侧,用自已的脑袋和下巴把她的短袖顶上去,随后嘴巴就含住了她的一个小奶头,开始拼命的舔弄起来,他知道女人的身体都是敏感的,只要自已先把她给弄舒服,没了力气,接下来才有的玩。

陆君辉在酒精的作用下终究忍不住对袁美芳展开了进攻,实际上,他也只就是嘴巴上说说心里面想想,谁对好自已好谁对自已不好,他都清请楚楚,他是流氓但不是畜生,但是胸口之处的滚热越来越难以忍受,那种只有弄了女人才会舒服的感觉一次一次出现,在加上酒精的作用,陆君辉现在什么也不管了!

双手抓着袁美芳的**开始揉弄起来,随着自已的动作加大,袁美芳的奶头不断的膨胀坚挺,就算是再不愿意,这个时候她不可能没有一点生理上的刺激感!

“天成啊,你知不知道你干啥呢”袁美芳喘息着说道,她知道自已阻止不了这一切,索性让他摆布,两只手紧紧的抓着自已的裤衩,只要裤衩不被他脱掉,他就没办法得逞!“俺当然知道,俺是想让婶子更舒服一点!”陆君辉浓重的喘息伴随着酒气,有些醉蘸蘸的笑着说道:“婶子,你别动了,一会就会很舒服的!”

“天成,不行啊!”袁美芳咬着牙说道。

“婶子,俺稀罕你!俺想弄你!”陆君辉的潜意识里面一个声音说道。

妈了个比的,对,一定要把袁美芳变成自已的女人,不惜一切代价,陆君辉下定决心,俯着自已的身子开始亲吻袁美芳的每一寸肌肤。

“天成,婶子求你了,你摸婶子也行,亲婶子也行,求你,别这样,行吗”袁美芳希望能唤醒他的清醒,也清楚他喝了那么多的酒,脑子里面已经完金被性占据着,既然是明知道徒劳无功,还是想试试。

“好啊!”陆君辉很开心的应允下来,随后把自已的两只手伸到了她的腰后,把她胸罩扣子解开,拿着白色的的胸罩在自已的鼻子下面闻了一下,和她身上的味道一样,淡淡的,让人心醉。扯开了胸罩,陆君辉骑在了袁美芳的身上,伸手去解自已的腰带。

“你又要干啥啊你刚不是说不碰婶子的吗”袁美芳顿时一愣。

妈的,老子刚才解开她胸罩的时候都没有挣扎,她很有诚意的。

“婶子,俺太热了,脱了能凉快一点!”陆君辉全然不顾的解开了腰带,站起身,连同自已的裤衩子一起脱了下来,刚脱掉,袁美芳就从炕上起来,要跳下去。

“婶子,你干啥去啊”陆君辉一把抱住她的身子拽了回来,煮熟的鸭子说啥都不能让它飞掉!

“天成,你……”等到袁美芳看到了他下面,捂住了自已的嘴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看似挣狞的东西。

“婶子,给俺吧!”陆君辉晃荡了几下,趴在了她的身上,趁着她还在发愣的时候,抓着她的白色小裤权就往下拽。

好在袁美芳反应够快,及时的弯曲了自已的双腿,将他的动作阻止在自已的膝盖位置上,再往下,真的就全都脱掉了。

“天成,不可以这样的!”袁美芳弓着身子,企图要抓住自已的裤衩子。

陆君辉把自已的脑袋和身子探过去,阻止她起来。

“婶子,你别怕,没啥的,俺今天让你做一回女人,俺要让你知道知道做女人的好处和乐趣!”

袁美芳使劲挣扎了一阵,还是没起来,累的气喘吁吁。

陆君辉暗自一笑,用自已的双腿夹着她的双腿,使其并拢在一起,伸出手扯着她的裤衩子往外一拉,直接从她的身子上脱掉。

裤衩被脱掉了,袁美芳顿时就觉得下面一阵凉风吹来,身子下意识的颤抖了一下,迅速的把自已的双腿并拢起来,这是她的最后一道防线了。

【责任编辑:小丽_张】
  •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频道推荐

    情感技巧保健教育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