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两性健康 > 两性情感

女友系列辣文全集,最感人的情书遇见最深情

发布时间:2019-06-28 14:18  来源:猫扑两性网(www.domop.cc)    我有话说 

导读:周晚浓一本正经的道:姐姐,你也不用骗我,你喜欢唐家小哥的事情,这几天我是看的清清楚楚,要知道就算以前姐夫那样的时候,我也没见过你这种神情,整个人就跟死了灵魂...

周晚浓一本正经的道:“姐姐,你也不用骗我,你喜欢唐家小哥的事情,这几天我是看的清清楚楚,要知道就算以前姐夫那样的时候,我也没见过你这种神情,整个人就跟死了灵魂一样, 真的,我真是看的都想哭。所以,你和唐家小哥是一定不能分开的,不然你会受不了的。”

女友系列辣文全集,最感人的情书遇见最深情-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周晚晴红着脸道:“哪有你说的这么夸张!”

话是这么说,可她自己心里明白,当时要不是还抱着冯仑封活着的希望,自己的心真的快要死了,她都有想过一旦冯仑封真的不在人世了,她就把唐心安顿好,自己也跟着去了算了。

“反正,我是不会看着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所以我一定不会让李晶晶把唐家小哥从你身边抢走,我要努力撮合你们两个,让唐家小哥成为我真正的姐夫。”周晚浓信誓旦旦的说道。

周晚晴心里想笑,暗道今晚要是你这个妹妹不在这里,你姐姐我此刻说不准正在和小宾颠鸾倒凤,那什么什么呢,哪里还用你来撮合,不过这么一想,她顿时觉得脸上热乎乎的,烧的厉害。

……

另一边,冯仑封把唐心小家伙哄睡着之后,本来还想着大宝贝会不会晚上偷偷过来找自己,可是当他悄悄溜下床,轻手轻脚走到她们房间门口的时候,却听到两姐妹还在里面窃窃私语,间或咯咯 欢笑。

“看来,是没戏了!”

冯仑封心里暗暗想着,刚才在私房菜馆女厕所被李晶晶给勾出来的欲火,估计今晚是出不去了。

他收拾了下心情,回到房间,想起明天得去看一看何巧英的状况,然后……,雁妹妹到现在还没有得到自己回江州的信息,要不要明天去上班的时候吓她一下?

不过,再一想还是算了。

“说不准,现在雁妹妹正在因为担心自己而睡不着觉呢,看看大宝贝和李晶晶现在那一脸憔悴的样子,自己看了真是心疼的要死,就连小姨子周晚浓也好不到哪里去;那么,和自己有过肌 肤之亲的千娇百媚雁妹妹,又会放心的了吗?”

“哎,自己真不知道修了几辈子的福气,这一生居然得到这么多好女人的关爱!”

一想到这里,他就心急火燎的要给叶雁打电话。

只是这个电话却不能让周家姐妹听到,要不然……

“自己真的不是个好人呢!”

冯仑封一边叹气,一边拿着手机走到自己房间后面的小阳台,关上门之后就把电话拨了过去。

冯仑封在翠园小区门口等了五六分钟,叶雁的红色宝马跑车就如同一头发狂的疯牛一般冲了过来,最后“吱”一声停在距离冯仑封前面还有十米远的地方,车门打开,一道美丽的倩影风 一般冲了出来:“哥!”

接着就是一下飞扑,雁妹妹柔软的躯体乳燕归巢般投入了冯仑封的怀抱。

也许这几天真的是压抑的太久,也许这种差一点生离死别的情感超出了一个女人能够承受的极限,当叶雁双臂紧紧包围住他的熊腰,当她的脸贴在他的下颌处,当她闻着属于他身上味道的时候 ,这个坚强的美女上司终于彻底的释放自己,哇一声大哭了起来。

相比较感情,也许周晚晴和李晶晶对冯仑封的感情要更深一点,但是在另一个角度,冯仑封的出事源自于雁妹妹名义上的前夫罗浩,是因为罗浩,冯仑封才会受此一劫,这让雁妹妹担忧的同时背上了 深深的自责,她觉得冯仑封出事有一半要怪在自己的身上,况且,这是她唯一一个深深爱上的男人。

小区门口的几名保安纷纷走了出来观看,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故。

叶雁刚刚把宝马车开的飞快,停下来的时候都响起了一个刺耳的刹车声,然后叫的那一声哥也是响彻方圆百米,再加上后来那歇斯底里的哭声,这一连串的响动加在一起,不就是一个活脱脱车 祸的现场声音直播吗?

“好了,好了,先别哭了,你看好多人都出来了,还以为我把你怎么了呢,走,走,上车,咱们先离开这里再说。”冯仑封抚摸着她一头秀发,轻声说道。

“嗯!”叶雁吸了吸鼻子,把一张俏脸在冯仑封的胸口磨蹭了两下,这才仰起头迅速在他嘴唇上亲了一口,这才拉着他上了自己的宝马车。

红色跑车瞬间启动,没入依旧灯火通明的街道上,然后向西边的方向快速离去。

约莫过了五分钟左右,车子驶入一条岔道,两边的路灯渐渐变得稀少,最后全部陷入一片黑暗,只有两道车子的灯光在往前移动,最后在一条宽阔的河边停了下来。

“我们……,来这里干什么?”熄火之后,周围的所有变成一片黑暗,只剩下河水流淌的声音在前方响起,冯仑封心里有一种美好的预感,然后就感觉身上有一个柔软的 物体压过来,一张火热的唇刹那间覆盖住自己的嘴,还有里面一条湿滑热情的小香舌。叶雁的热情犹如那熊熊燃烧的火焰,此刻用炙热的红唇,顷刻间融化冯仑封的心灵。

她的嘴唇柔软,性感,富有爱意。

但此时此刻,两人迸发出来的是火热的激情,叶雁的丁香小舌在冯仑封的口腔里面转动,翻腾,然后用力吸吮;一边亲吻,她一边把一条右腿抬了起来,跪在驾驶位的座垫上,然后慢慢的将整个 身体都趴在冯仑封的身上。

“哥……,哥……,抱紧我,抱紧我!”叶雁一边亲吻,一边胡乱的从口舌之间发出梦呓般的呼唤声。

冯仑封用力的搂紧她,仿佛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胸膛。

由于出来的匆忙,叶雁洗完澡后根本就没换什么衣服,直接穿了一套睡衣就开车跑了出来,那睡衣尽管不是很暴露,但问题是它的材料比较轻薄,冯仑封的手臂拥紧,她的柔软躯体就仿佛赤裸一 般贴在他的身上。

那柔若无骨的肉感,还有那散发着成熟女人气息的诱惑力,直接把冯仑封体内的欲火勾到了某一处坚硬之地。

冯仑封的手往下滑过去,在她柔嫩的臀部上面捏了两把,就抓住她睡衣的下摆,急吼吼的把她睡衣往上撩起直接脱了下来,叶雁马上感觉身上一凉,两团胸前的丰满顿时暴露在空气中,接着就感 觉冯仑封的两只大手一把抓住了自己。

揉捏,挤压,变幻出各种奇怪的形状……

“嗯!”

叶雁情不自禁娇吟,透过汽车的玻璃窗,在黑夜的流水河边,隐隐约约的飘荡开来。

这一刻的她,情动了,悸动了,属于灵魂的颤抖。

爱他吗?

经过这一次受伤失踪的事件,叶雁无比确信,自己是爱他的,无可救药的爱上了这个比自己还要小两年的男人。

女人因为爱情而有欲望,她觉得这句话就是自己的写照,她爱他,所以要他,或者想要给他,在这样重逢的时刻,也只有让两个相爱着的男女,深深结合在一起,才能表达出心里浓浓的相思。

“哥,我……要你,要你!”

因为冯仑封吻住了她丰腴挺翘的胸脯,让她柔软细致的腰肢挺起了一道完美的弓形,一双纤手抓住他身上的衣服,胡乱撕扯着脱掉,车座已经放到了最低,但是因为跑车的限制,还是不能像在房 间里甚至在床上那么舒服。

但是,那又如何呢?

她的手摸索着解开了他的皮带,然后往下拉扯,顿时将那一杆早已坚硬如铁的长枪暴露了出来,用滑腻的小手在那上面来来回回的揉搓,两个呼吸的时间,就让那大家伙更加狰狞了几分。

冯仑封的手摸进叶雁的睡裤里面,揉滑在那一片丰腻里,他喜欢她的臀,喜欢两手抓在上面触摸那充满弹性和滑腻的感觉,但是她两腿之间那不毛之地,对他更是有致命的诱惑,通过那一条紧紧 缠夹的细缝,他的手指能够感受到那地方渗透出来的丝丝润滑,他很想再把自己的嘴唇贴上去,去亲一亲那魂牵梦萦的地方,可是在这跑车的狭小空间里,实在转不开身。

此刻的叶雁已经情动如潮,自从上一次在中海两人有了第一次负距离接触,后来因为初次破瓜无法再行那销魂之事,冯仑封也只是用舌头舔舐满足了自己,这一次,这一个黑漆漆的夜里,她要再 次拥有,再次感受那种刺进灵魂的美妙触觉。

叶雁伸手将自己的睡裤和小内内一同剥离了臀部位置,然后扶着冯仑封的身体将膝盖跪到了座位的空隙,两腿之间对准他高高翘起的坚挺,缓缓的压了下去。

两人最敏感的地方刚刚一碰,刹那间,同时猛的一颤。

然后随着两声几乎一致的深深喘气声,那坚硬的铁枪,像一杆勇往直前的急先锋,瞬间没入了雁妹妹最敏感的溪谷之地,让冯仑封迷失在那极致的紧凑和柔软当中。

叶雁的那地方本来就异常短浅,加上这样的姿势,当坐下去到底的时候,那火热之物还剩下长长的一截。

她用膝盖支撑着身体缓缓抬动了两下,这一次没有第一次破瓜时候的痛楚,有的只是蔓延到心底的舒爽,还有刺激到全身的震颤,冯仑封手指抓在她的翘臀上,紧紧相扣,每一次出入都将那圆满 挤压的不成形状。叶雁口鼻之中不自禁的发出一声声娇憨起伏的呻吟,随着下面极致的摩擦,一浪一浪透过玻璃窗,合着外面的流水声,组成一道动听的合奏。

突然,叶雁的膝盖在座位上一滑,顿时整个身体往下猛然坐倒--

“啊--”

雁妹妹发出一声震颤人心的叫喊,似痛苦,又似极致的舒服,冯仑封的火热坚挺在一滑之间整根没入了叶雁的体内,让她一下子如同灵魂被捅了个对穿似的;而冯仑封则是感觉自己一下子仿佛穿越 了某一个时空,进入了另一个全新的世界,里面的紧窄箍的自己分身无法动弹分毫,而四面八方的温暖紧紧包裹住了自己,甚至还在不停的蠕动。

就这么一下,雁妹妹瞬间达到了顶峰,一声更高亢的娇啼回荡在车厢里面。

抽搐痉挛了足足半分钟,叶雁才缓过气来,接着上下起伏不停摇摆自己的腰肢,冯仑封更是全身兽血沸腾,双手抓着她的圆臀没命的挺动起来。

黑夜中,红色的宝马车顿时一震一震有规律的摇晃起来,甚至还有那轻微的晃动声。

叶雁的美眸紧紧闭合,雪白的下颌高高扬起勾出一道完美的曲线,身体跟着冯仑封的挺动不断起伏,嘴里发出一道道勾魂夺魄的媚叫声,或低或扬,一时如急促的哀求,一时又如长长的嘶鸣 ……

宝马车轰咚轰咚的声音在这不知名的河边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终于,冯仑封在一声长长的虎吼当中来到了激情的巅峰。

“姐,我……我……忍不住了!”

“嗯……”

叶雁早已迷醉的毫无逻辑,闻声只是更加配合的摩挲,那又长又粗的存在一次次顶进更里面的空间,每一次都让她全身神经酸麻的一塌糊涂,这样的快感是前所未有的强烈,她已经无法说话, 只能用呻吟来回答。

冯仑封本来还想抽出来再释放,可是在这样狭小的环境下,这样抵死缠绵的姿势,实在没办法也没时间再做他想,于是手臂一圈将她紧紧的拥进怀里……,释放,颤抖,虎躯狂震!

伴随的是叶雁如九天凤鸣般的吟哦,刺破层层障碍,持续在黑漆漆的夜空中,久久飘荡回旋。

外面潺潺的流水声依旧,跑车终于不再被折腾的轰轰作响,车厢内两个激情后的男女也暂时陷入了沉寂当中,只剩下呼哧呼哧的喘息声。

良久。

叶雁无力的趴在冯仑封赤裸的胸口上,轻声喃语:“小哥哥,你真好!”

她的膝盖从座椅上滑了下去,连带着冯仑封留在她体内的分身也不得不退了出来,一起带出来的还有那浓浓的白色流状物,叶雁赶紧从纸巾盒里抽了几张面巾纸塞往湿滑之处,轻轻擦拭了几下, 结果发现那玩意就像永无止境似的,擦个没完,叶雁娇媚的用另一只手在他胸口处拍了一下,腻声道:“怎么这么多?”

冯仑封嘿嘿一笑,搂着她的上半身贴在自己身上,两人因为剧烈的运动使得身上都有些汗蹭蹭,如此贴在一起倒显得格外亲密无间,彼此呼吸着对方的气息,感受那云雨后的美妙余韵:“存 了半个月了,还算正常吧!对了,雁妹妹,你今天是安全期吗?”

叶雁想了想轻声道:“应该是吧,上次吃了药之后还没来过,不过应该就在这几天!”

“奥!”冯仑封的手在她湿漉漉的美背上摩挲,又说道,“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让你担心了。”

“你平安回来了就好。”叶雁幽幽的说道,“这件事全都怪我,要不是因为我,罗浩也不会找上你,你也就不会被他弄成重伤。”

“傻瓜,这怎么能怪你,他是他,你是你,再说,就算真是为了你,那我也是心甘情愿。”

“不,我不想你为了我受伤,我要你好好的,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和我在一起!姓罗的居然敢找人对你下这么狠的手,我绝对不会罢休的。”叶雁说着忽然神情一变,语气中满是 煞气。

冯仑封笑了笑道:“好了,这事就教给我自己来办吧!听说他也受了挺重的伤,不知道警方那边怎么处理?”两人在车厢里彼此相拥着休息了一会,这个时候已经差不多快到了凌晨。

经过将近一个小时的激烈车震,雁妹妹浑身疲累的一塌糊涂,柔若无骨的娇躯如软面条一般窝在冯仑封的怀里,即使休息了一会也恢复不过来。

“哥,你来开车吧!”她慵懒的吸了口气,在冯仑封身上扭了扭。

“好吧!”

冯仑封倒是还好,尽管在狭小的车厢里面如此激烈的折腾实在比平时还要费力一半以上,可也许是秦海燕她爷爷的内力果真改善了他的体质,也变相增加了他的持久力和精神力,一个小时下来居 然没感觉什么疲倦,反而因为痛痛快快,淋漓尽致的喷发感到神清气爽。

打开车门,冯仑封从车厢里面艰难的爬出来,黑漆麻乌的,他也不怕别人看见,就这么耷拉着一根半软不硬的物事赤条条的下车,在了外面才穿上衣服,同时对叶雁道:“雁妹妹,你也把衣 服穿上吧!”

叶雁闭着眼睛,全身都没力气,喃喃说道:“哥,你给我穿好不好,我实在一根手指都动不了了。”

冯仑封笑笑道:“有那么夸张吗?刚才可还生猛的像头老虎,要把人吃下去一样。”

雁妹妹侧身趴在座位上,吃吃一笑,伸出一条白生生的玉臂碰了碰他:“好不好嘛?”

冯仑封神情一乐,却也不拒绝,帮美人儿穿衣服这种事情,那可是美差。

他摸索着拿起刚才脱掉后随手扔在车厢里的衣服,轻轻柔柔的帮她穿上,期间当然免不了占一占手头上的便宜,这边摸一把,那里揉一下,当真是活色生香,情趣横溢,惹的雁妹妹咯咯娇笑, 喘息不已。

等到收拾停当,冯仑封坐进驾驶室,启动车子,缓缓的倒了出去。

经过上一次从中海开高速到江州,冯仑封的驾车技术也算有了长足的进步,只要不是特别艰难的地方,普通开开还是没问题的。等他开着车把叶雁送回巴黎小镇,雁妹妹拉着他道:“晚上还 要回去吗,要不住我这好了?”

冯仑封无奈的说道:“我房间里还睡着心心小宝贝呢,刚才可是偷偷溜出来的,得赶回去,不然被发现了不好。”

叶雁撇了撇嘴:“那洗个澡再走吧!”

“这主意不错,一起洗!”

“那你抱我进去。”

然而,这一抱进去,结果就坏了……

两人在巨大的浴缸里洗着洗着就控制不住再次上演了少儿不宜的激情动作片,这回冯仑封占据了绝对主动,抱着雁妹妹光洁柔嫩的娇躯站在浴缸里,火热的坚硬在她湿润紧窄的缝隙处狂抽猛插, 雁妹妹手臂环着他的脖子,一双修长白皙的美腿紧紧盘在他的腰间,被他有力的大手托着自己的臀瓣上下抛动,每一次都深入花蕊深处。

叶雁被折腾的媚眼如丝,一对巨大的胸脯湿漉漉的贴在他的胸前来回摩挲,一只手的纤纤玉指插在他的发丛中,十根豆蔻般的玉趾紧紧收拢,足跟顶在他的臀腰处,随着节奏一下一下的用力。

“哥,小哥哥,……,嗯……,我,我……,又要死了吗,啊……,别,别停!!”

……

等到冯仑封从叶雁的巴黎小镇出来,已经是午夜三点钟了。

刚才两个人在浴缸里尽情折腾,雁妹妹也真是女人中的极品,不算车震那会儿,光是回来后就前前后后丢了四回,而冯仑封也硬是让她又磨又泡又吸又咬的出了两回,一晚上疯狂了足足三个小时 ,喷了三次,饶是冯仑封被内力改良后体质上涨,但在下楼的时候也感觉脚步虚浮。

叶雁把宝马车的钥匙给了他,不过冯仑封可不敢就这么开到自己单元楼下,而是在另一幢楼的路边停了下来,然后转了个弯回到自己家,轻手轻脚的开门进去。

还好,房里没什么异常,跟出门时差不多,小宝贝唐心四仰八叉的躺在他的床中间,正在呼呼大睡。

冯仑封脱掉衣服坐到床上,按着秦海燕教导的小周天运行路线,将体内的内力运行了几遍,这才躺下进入了梦乡。

【责任编辑:小丽_张】
  •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频道推荐

    情感技巧保健教育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