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两性健康 > 两性情感

成年男人鸡不遮挡图片o,最感人的情书短篇辣文总裁的33日索情

发布时间:2019-06-28 14:19  来源:猫扑两性网(www.domop.cc)    我有话说 

导读:终于踏进了我的大学之门,江州大学的校园氛围一如当初第一次来这里参观时那么美丽。 我,何巧英来了,将用未来四年的时间走遍这里所有的角落,刻下属于我的印记,你们...

终于踏进了我的大学之门,江州大学的校园氛围一如当初第一次来这里参观时那么美丽。成年男人鸡不遮挡图片o,最感人的情书短篇辣文总裁的33日索情-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我,何巧英来了,将用未来四年的时间走遍这里所有的角落,刻下属于我的印记,你们就乖乖等着吧! 最开心的是,终于不用再忍受喋喋不休如老巫婆一般的老妈了,不过,老妈,你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巫婆!……最打击人的是,寝室里有一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生,她叫秦海燕,这个世 界真是不公平,我何巧英也算天生丽质小有魅力了,可是为什么站在她面前,我就感觉自己像只丑小鸭,哎,既生瑜,何生亮啊!不过,我决定,我要把她变成我的闺蜜,这么漂亮的女生,就算同为女 人,我也很想摸一把啊,闺蜜,你等着,我来了!

今天真是一个倒霉透顶的日子,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时候,居然来大姨妈了,弄的裤子上面都是,可最丢人的是我自己居然一点都不知道,上完课之后就这么走了出去,还是一个男生好心提醒我 后才察觉!天哪,我真的是要疯了,当时真想马上找个地洞钻进去,实在没脸见人了……,好囧!

不过,这名男生好有绅士风度,他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给我挡住裤子后面的血迹……,我发现了,他是坐在我后面的后面的一个男生,高高大大的,还蛮有型,只是以前怎么一直 没发现,我问了别人才知道,他叫冯仑封,真是个奇怪的名字,冯仑封,冰糖?

不过今天真是多亏了你,谢谢你,冰糖小帅哥!

这是冯仑封第一次在何巧英的日记里面看到自己的名字,他想起来曾经是有这么一幕,他也是无意中看到了她米色裤子上面的一片血迹,说起来两个人后来在一起,最开始就是从那个时候认识的 。

秦海燕抬头看了看冯仑封,眼神若有所思,却没有说话。

我把冰糖小帅哥的衣服洗干净之后带去了教室,本来想还给他的,可是他居然没有来上课,我又不好意思问别人,就又拿了回来,旁敲侧击的问了好几个同学,才得到他们寝室的号码。我想, 他帮了我一个大忙,应该请他吃个饭什么的,就主动给他寝室打了个电话,原来这牲口在学校的啊,居然旷课……,最最最令人无语的是,这个家伙居然完全不记得我了,害我又说了一遍 那天的糗事他才想起来,为了这个,我决定请客的时候,档次降低两级。

完了,我发现自己喜欢上那个家伙了,这几天每天做梦都会梦到他,怎么办?老妈不让我谈恋爱的,可是,他脸上的笑容真的好动人,上课的时候也老想转过头看他,他的眼神太迷人了 ……,好吧,我犯花痴了。

他约我去看电影,可是我一点都看不进去,心里老是想着别的什么,好像有预感一样,他忽然拉住了我的手,好紧张……,然后,我成了他的女朋友……,我为什么 会答应呢?太快了,太不矜持了,可是,我有什么理由拒绝呢?我怕拒绝之后,他跟别的女生好上了,那怎么办?

11月31号,他吻我了,感觉……好奇怪,期待下一次亲吻……

到后面,写的都是和冯仑封相关的点点滴滴,这也让冯仑封脑海里一幕幕如电影般回忆。

元旦,我们看完电影居然下起了大雨,因为回不了学校,他就带着我去开了个房间,洗完澡之后那家伙就开始赖在我的床上不肯走!

终于,我们忍不住初尝了禁果,我把自己完完全全交给了他,可是过程真的好痛,流了好多血,我以为自己快要死了,抱着他使劲哭……,第二天一早,我们又忍不住尝试了一下 ,尽管痛的我死去活来,可也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女人的高潮的,嘻嘻,好羞人!他送给我一个水晶戒指,哼,居然厚颜无耻用一只水晶戒指向我求婚……,好吧,真的好喜欢,我决定毕业 以后一定要嫁给你。

……

……

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

今天,注定是一个悲伤的日子,宾宾家里出事了,伯父和伯母因为车祸离开了这个世界,他的大哥现在还在医院里抢救,我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但是看到宾宾悲痛欲绝的样子,我的心好痛, 可是除了给他拥抱和鼓励,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

今天,宾宾回老家去了,他请了一个星期假。我想跟着去,但他就是不肯,还让我不要担心;可是看到他痛苦伤心又焦急无奈的表情,我又怎么能不担心。

……

宾宾他哥的医疗费真的好贵,每天都是天文数字,我们已经把能卖的东西全都卖了,我也跟家里透支了三个月的生活费,可是这点钱根本就是杯水车薪,不能起到什么作用;可他还有个嫂子, 马上就快要生了,以后怎么办呀?

……

他每天都在疯了一般打工赚钱,我们已经好长时间没在一起吃顿饭了,他的脸变的好消瘦,穿着的衣服都变大了,宾宾,我求求你,不要这么折磨自己好吗,你知道我有多心疼吗?

……

大哥快不行了,如果还不能凑到钱做手术,可能撑不了多久。可是,我更怕你也撑不下去,你今天居然累倒在了教室里,你知不知道,当时我有多慌张,在全班同学面前痛哭流涕,实在是忍不 住。等你醒来后,我们第一次吵架了,吵得那么凶,把手机都摔坏了,我知道自己不应该跟你吵,你已经累成那样了,可是我实在控制不住,我不想看到你这个样子,我会心碎的……

这已经是你第三次在教室里累倒了,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怎么推你都没反应,宾,你吓死我了知道吗,我是如此胆小,每天都在为你胆战心惊……,你好久没抱过我了,能抱抱 我吗?

……

今天,隔壁班的刘凯威来找我,他是仁和医院副院长的儿子,他跟我说只要我答应跟你分手,做他的女朋友,他就可以请求他爸爸为大哥申请一个免费治疗的名额。哼哼,真是可笑,他居然能 想出这种主意,就算全世界的人都死光了,我也不能失去你。

……

可是,我真的要失去你了,你再这样下去会死的。我跟着你到了小树林,却看到你趴在地上哭得像个孩子,我的心里就像有一把把刀在扎一样,痛彻心扉。

……

我想了一夜,如果你大哥再出什么意外,你肯定会受不了的,我不想再看到你因为和亲人的生离死别悲痛欲绝,我决定答应刘凯威的要求,也许,我会因此永远失去你,但是只要你活着,好好 的活着,那就是我最大的满足。

这篇日记后面的字迹有些模糊不清,后面是大片大片被水滴打湿过留下的痕迹,可以想象当初何巧英肯定写到这里控制不住的泪流满面。

“这是……”

冯仑封看到这里的时候,简直如五雷轰顶,有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他无法置信现在看到的这些内容,紧紧的咬着后槽牙,全身都在控制不住的颤抖。

在这样的大热天,他忽然感觉自己有些发冷。

难道一直以来,都是自己误会了何巧英?

可是……

冯仑封转头看了看旁边的秦海燕,她的表情也非常惊诧,尽管曾经是闺蜜,但是很多事情她也不是很清楚,自从何巧英和冯仑封分手之后,她跟她的关系也在渐渐疏远,看起来客客气气,实际上秦 海燕有些讨厌她了,可是现在……

如果,这篇日记上面写的内容是真实的,那么,难怪他们分手那天,何巧英会在寝室里哭的死去活来。

冯仑封迫不及待的翻到下一页,可是因为手指的颤抖,并没有翻过来,倒是把整本日记给掉到了变速杆上。

秦海燕悄悄伸出手握住了他的手,紧紧的握在手中,一边拿起日记本,重新翻到看过的篇章--

今天,我和宾宾提出了分手。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出口的,我不敢看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哭出来。我把所有他送我的东西都还给了他,除了那一枚水晶戒指;我还怕自己做的不够绝情,把那一筐礼物全都撒在地上,毛毛 熊脏了,玻璃鞋碎了……,跟着破碎的是我自己的心;我不敢停留,转身离去,我怕自己会突然反悔这样的决定,我怕撑不下去这样的无情。

任由泪水长流,我感觉自己的生命像是走到了尽头,也许,已经到了尽头。

……

之后有几篇断断续续没有什么内容的日记,写的有些杂乱无章,字迹也模糊不清,聊聊几笔,显然何巧英根本没有心思继续写下去。

然后,后面一篇……

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大最大的傻瓜,我葬送了自己的爱情,为此付出的是生命的未来,但是这一切全都只因为一个小小的谁都能拆穿的骗局。

我偷偷跑到医院去看他的大哥,刚好见到了他的主治医生。

可是得到的消息让我瞬间崩溃,是的,我已经快崩溃了。

什么免费治疗名额,根本是子虚乌有,全都是假的,是刘凯威在骗我,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大最恶毒的骗子。

尽管我的身体和心灵从来没有背叛过他,但我真的搞砸了这一切。

回不去了,真的回不去了……

冯仑封无法形容自己看完这本日记的时候是什么心情。

这是在开玩笑吗?

可是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这安全颠覆了冯仑封一直以来对何巧英和那段初恋的认知。

他有时候会挺怀念那段清纯的不参杂任何杂质的初恋

“你,相信吗?”冯仑封看向秦海燕,傻傻的问道,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期待的答案是什么。

“我不敢相信!”秦海燕沉默了一会后如此说道。

是的。

不敢相信。

冯仑封也是这么觉得。

“但我相信了九成……,这的确像是巧英会干的傻事。”秦海燕又说道。

“她不傻,是我傻。”冯仑封表情无比复杂的说道,这感觉就像身边一直有个对自己喋喋不休,唠唠叨叨的老女人,让你感觉非常的讨厌,恨不得一巴掌把她拍走,可是等你长大了懂 事了发现这些唠唠叨叨其实很温馨很贴心很让人窝心,而那讨厌的老女人原来就是自己的老妈一样。

冯仑封其实已经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相信了这本日记上所写的内容,因为他知道的那部分完全没有差错,他不知道的那部分……他也不知道哪里有错。

还有另一个问题,就算见到了刘凯威,要怎么说呢?

难道说:喂,姓刘的,你当年是不是用了卑鄙的手段把我的女朋友抢走了?

他觉的如果自己这么跟他说,他一定会觉得自己像个傻子。什么叫做红颜祸水?

有红颜的地方就有祸水,尤其是这种红艳艳到发紫的红颜,越红的红颜惹出来的祸水肯定也越大。

更何况这红颜本身就是一个危险的存在。

刘凯威并非真的是那种没有脑子的纨绔,当然,就凭他老爹那点权势,也当不了多大的纨绔,他可以欺负欺负没有背景没有靠山甚至没有钱的穷学生和医院小护士,但他生不出去动秦海燕的念 头。

所以等他看清对面望着自己的美女是秦海燕的时候,马上就移开了视线,脸上的神情也变得一本正经,然后他就看到了走在她旁边的冯仑封。

“他们怎么会在一起?”

有那么一瞬间,刘凯威有种羡慕妒忌恨的滋味,而且这种滋味可说由来已久。

只是,当他看清两人冷冰冰直视着自己的眼神时,心里没来由的一突,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他想到了某种可能。

两人在书房里又说了会话,这时候李晶晶跑过来敲了敲门,就把头探了进来:“爸,唐唐,你们在聊什么呢,聊那么久?快出来,快出来,刚刚切了西瓜,正等你们来吃呢!”

李晶晶说着还做了个鬼脸。

李德和冯仑封都笑了起来,李德道:“咱们啊,正在说怎么治你这个调皮的丫头呢!”

“这张不错,你觉不觉得照片里的我像贝克汉姆?”冯仑封看着一张装裱好的婚纱照沾沾自喜的说道。

“得了吧,人家贝克汉姆比你帅多了,你这充其量也就是个西门庆!”李晶晶靠在床头,将一双白生生滑嫩嫩的玉足搁在冯仑封的肩膀上,一边剥着葡萄往嘴里塞一边说道。

“什么,你说我像西门庆?你哪见过西门庆了?”冯仑封放下照片,把头转过来看着李晶晶,然后瞥了瞥她因为翘高了双足,从裙子里面露出来的雪白玉腿,笑道,“我看你才像 是潘金莲,专门不穿裤子勾引男人!”

“谁不穿裤子,你说谁不穿裤子?”

李晶晶腰部一动就要把腿放下来,结果却被冯仑封一把抓住,扣着两边脚踝往上提了提,眼睛肆无忌惮的在那美腿上面溜达,一脸猪哥的说道:“这还不叫没穿裤子呀?”

李晶晶用手捂住被扒开的两腿之间,一脸的晕红,道:“这不是裤子吗,流氓,还不快放开!”

冯仑封嘿嘿坏笑:“你都叫我西门庆了,你看西门庆有抓到女人乖乖放开的吗?”

他说着就更加用力的将李晶晶的美腿往外分开,将两条晶莹如玉的笔挺掰成了快一百八十度角,李晶晶支撑不住这么大的拉伸幅度,靠在床头的身体往下一滑,就躺在了床上,而那裙子的下摆 则是完全翻到了上面,出了她自己用双手捂住的两腿间那神秘之处,其他地方尽在冯仑封眼前一览无余。

“咕咚!”

冯仑封的定力在经历了这段时间的男欢女爱之后已经非常薄弱,特别是眼前这个痴情妙人对他的诱惑更是强烈的无以复加,再加上如此香艳勾魂的美人姿态,一瞬间就让他全身兽血沸腾,身体慢 慢压了上去。

李晶晶满脸通红,一是羞的,二是因为这个姿势给憋的。

看到冯仑封眼冒绿光凑上来,小妮子索性豁出去了,把捂住自己裆部的两手一下打开,伸直了抓在床被上,胡乱叫道:“臭流氓,看吧,看吧,看吧,又不是没看过!!!”

冯仑封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光是看看怎么够,我还要……”

他说着先是在她细嫩的小腿上吻了一下,然后将脑袋凑了过去,一直趴在她的两腿之间,隔着小内内在她腿间亲了起来。

虽然不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可李晶晶哪里受得了,马上咿咿呀呀哼出声来,两条高高翘起的玉腿也放下来落在冯仑封的肩膀上,因为激情的骚动紧紧夹住了他的脑袋。

正在这个时候,房门啪嗒一声被打开,胡爱英的声音在门口响起:“晶晶,小唐,还有两块西瓜你们……”

足足过了五秒钟,她马上慌慌张张的丢下一句:“你们……继续!”

然后哐当一声把门关上,靠在门框上拍着自己高耸的胸脯直喘气,心里一个劲嘟囔:“我的乖乖,太激情了,太刺激了,太……,小唐这样的事情都肯干??”

房间里隐隐约约传来两个人说话的声音--

“都是你,都是你,都是你……,这下完了,我妈全看见了!”

“……”

“还不快起来,哎哟,弄的我腰都酸了。”

“……”

“昨天在女厕所还没亲够啊,脏不脏啊,你可别来亲我嘴。”

“……”

女……,女厕所?

昨天,难道他们?

“咣当--”一声,胡爱英手里放着西瓜的塑料托盘没拿稳,一下摔在地上,两片西瓜啪嗒两下摔成了烂肉,红呼呼的瓜瓤溅了一地。

房间内,马上陷入了一片静寂。

下了车后,马不停蹄跑上楼,进屋一看,果然只有嫂子周晚晴斜靠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翻着电视频道,小宝贝唐心却不见身影,料想已经在房里睡了。

这厮马上腻了过去,猿臂一展就将周大美女抱了个满怀,眼睛往她房间门瞄了两眼:“小宝贝睡觉了?”

周晚晴被他一进门就猛然抱住,似乎也觉得好笑,在他怀里扭捏了两下,道:“干什么呀?”

冯仑封搂的更紧,这还不够,索性将她整个身体抱了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没干什么呀?我只是想说,终于就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

周晚晴柔软的娇躯在她大腿上扭了几下,脸上浮起一抹羞红,低声道:“你是不是巴不得我妹妹早点走开?她可是在努力撮合我们两个,到现在还在不停想办法。”

冯仑封把脸贴在她脖子下面,狠狠的嗅了一口她身上沐浴露的香味,一脸陶醉的说道:“她这可算是帮倒忙了,越帮越忙。”

“什么越帮越忙,她在不在能有什么关系,你还想干什么呀?”周晚晴双手抱着他的脖子,自己睡衣的领口处被他吹了几口风进去,一下子凉凉的,胸脯肌肤上的毛孔都收缩了一下 ,不过心里却狠狠跳动了起来,实际上冯仑封的表情已经非常明显,纯粹就像一头求欢的公猪,不过闺房之乐不在于最终形式的啪啪啪,而在于前期的勾勾搭搭,你侬我侬,周晚晴虽然知道他的渴望,但 也没有马上就范。

俗话说的好,女人先有爱再有欲,至于男人么……,男人大多是下半身思考问题的动物。

比如说现在的冯仑封,他的下半身已经蠢蠢欲动,而他的上半身……已经动的不能再动,至于他的脑子,已经基本上不动了。

“我想什么你不知道吗?”冯仑封搂着她的腰肢的手上下抚摸,另一只手则是直接揉上了他的胸脯,嘴巴凑上去在她耳垂上舔了一下,轻声道,“我想干……你! ”

周晚晴吃吃笑了两声,把秀发散乱的琼首躲开,一根纤细修长的手指压在他的嘴唇上:“你不是刚刚从晶晶妹妹那里回来吗,难道晶晶她还没有喂饱你?”

“大宝贝,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晶晶她又不能破……那什么!”

“那什么不能破,她不是还有这个吗?”周晚晴的手指沿着冯仑封的嘴唇划拉了两下,却趁着他嘴巴张开的时候将那一根手指伸了进去,在他舌头上面撩拨了两下,“我记得某人 似乎很喜欢那样子的呢,不然都……,都翘不起来,咯咯!”

冯仑封听到她说起两人第一次时自己的窘态,顿时汗颜,不过更加心急火燎,兽血澎湃。

刚刚在李晶晶家里就被她勾出了点火气,这会儿哪里还按捺的住,揉着她胸脯的手掌找到睡衣的边缘就摸了进去,在那绝对称得上豪迈的丰盈上面肆意揉搓,更是夹着那颗坚挺的蓓蕾尽情挑逗 。

周晚晴被她弄的全身发颤,呼吸也急促起来,不过却压着他的手道:“讨厌了,你回家都还没洗手,就来摸……这里!”

“呃……,洗,马上洗!”冯仑封想起来好像刚才真的摸过不少东西,上面出租车门啊,钱包啊,钞票啊等等,听说钞票上的细菌可是比马桶里的还要多。

这么一来,他赶紧把手抽出来,把怀里的周大美女从自己的腿上抱下来,然后三下两下就把自己脱的精光,赤条条一丝不挂。

周晚晴没料到他会来这么一出,马上羞的满脸通红,捂着脸道:“坏蛋,你怎么可以这样!”

冯仑封没脸没皮的又去抱住她,在她手掌没捂到的脸颊上亲了一口,道:“看看就害羞了?这可不行,我还要让你帮我洗呢!”

说完,他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就这么赤果果抱着羞红脸的大美女走进了卫生间。

周晚晴作势在他光溜溜的背上拍打了两下,昵声道:“小宾,你这样太坏了,被人看到了怎么得了?”

冯仑封将她在淋浴房中放下,七手八脚的剥起了她身上的衣服,一边笑道:“家里还能有什么人,小宝贝已经睡了,也就你能看见我了啊,来,来,手抬起来!”

周晚晴神情忸怩,咬了咬下唇道:“人家已经洗过澡了呀,干嘛还脱衣服?”

说是这么说,不过她的手臂还是乖乖抬了起来,让冯仑封可以很顺利的将她身上的吊带睡衣脱掉扔在外面的马桶盖上,马上,一具完美无瑕充满无限诱惑的少妇胴体香艳十足的呈现在冯仑封的眼前 。

他的眼睛在上面直勾勾的扫荡,十根手指张了张,想要摸上去,却又好像怕自己会不小心碰坏了上帝最美好的杰作一般,迟迟没有下落。

周晚晴被她看的羞意绵绵,嗔怪的白了他一眼,两条玉臂抱住自己宏伟的胸脯,大腿前后交叠,将自己那绒绒的神秘溪谷隐藏起来。

可是,什么最诱人,当然是犹抱琵琶半遮面这样羞羞答答的美女最诱人,冯仑封喃喃说了一句:“宝贝,你真美!”

就要抱将上去,只是忽然一阵铃声响起,却是冯仑封放在外面裤带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如果在你欲火焚身,下身坚硬,硬如钢铁……的时候,而在你面前又有一位千娇百媚,媚骨天 生,又俏生生脱光了衣服摆明了愿意被你进关的超级大美女站在那里,忽然来了个电话,你会怎么做?

是权当耳朵是摆设,继续高歌奋进,勇往直前,直捣黄龙,翻云覆雨?

还是马上悬崖勒马,激流勇退,按住身下的钢管,跑出去接电话?

估计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男人都会选择前者,至于剩下的百分之十,恭喜你,你是男人中的精英,精英中的极品;另外,不得不提一嘴,也许等接完电话回过头来的时候,发现原本站在你面前愿 意被翻云覆雨的美女……,身上有衣服了,或者直接就,不见了!

呃,电视剧里一般都是这么发展的。

冯仑封自认为自己算不上男人中的精英,就算是,那也不是精英中的极品,所以他选择了前者,义无反顾的伸出双臂将小白羊一般的周晚晴抱在了怀里。

可是接下来周晚晴羞羞答答的一句话,马上让他变成了极品:“你……还是先去接下电话吧,说不准有什么急事呢!”

这让冯仑封想起了上一次在物优大厦自己临危给秦大校花打的求救电话,要不是秦海燕接到电话迅速赶来相救,这一刻也许自己早就成了骨灰了,或者更有可能,成了某一个混凝土墙里面的其中 一份子。

于是,冯仑封就这么赤条条光着身子,顶着前面晃晃荡荡的大水管,扔下怀中的美人跑了出去。

“喂?”

也许是因果循环,也许是得到必然要有付出,他接到的是秦海燕的电话。

“冯仑封,你还没回来吗,我都要睡觉了?”秦海燕有些慵懒的声音从手机里传过来。

“……”

你要睡觉就睡啊!干嘛给我打电话呀,这不人家正紧要关头上吗,下面的家伙还等着消火呢,你又不能帮我消!!

不过,他忽然想起来了,两人分开的时候说好自己回来后就去她家里拿叶雁那宝马跑车车钥匙的,可是刚刚从晶晶家里出来给嫂子打了个电话后火急火燎的跑回来,结果就把这事情给彻底忘了 ,冯仑封想了想马上就说道:“海燕,我看回来时间有点晚,怕你已经睡着了,所以也就没再去打扰你。”

“嗯……,我看看啊,现在是九点四十分,还好吧,你到家了?那就赶紧过来拿一下,一会我睡着了就不给你开门了。”

“那啥,我刚刚脱了衣服正准备洗澡呢,要不这样,我明天一早就去你家,行吗?”

冯仑封一边说一边心想:洗澡是要洗澡,就是在洗澡的同时顺带着要做点那有益身心的运动。

秦海燕道:“明天一早我有事要出去,你起不起得来呀?”

冯仑封信誓旦旦道:“当然,我明天也要去上班了的,肯定起的比你早……那我明天一早就给你打电话啊,就这么说定了,早点睡,晚安!”

此刻隔着冯仑封百米远,斜躺在床上的秦海燕扔下手机,嘟囔了一句:“这家伙,真是过分!”

然后啪一声关掉电源,将自己陷入了黑暗中。

冯仑封挂上电话,马上跳起来冲进了卫生间,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冯仑封回头一看,发现周晚晴正倚在厨房门边,身上的睡衣已经端端正正穿在身上,手里捧着一个水杯,似乎刚刚正在厨房间里 喝水。不过她身上那睡衣短的厉害,堪堪遮住两腿间的风光,胸前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肤,鼓鼓囊囊涨的如同两个皮球,就算穿的再怎么端正,一眼看去也是极其妩媚性感,甚至勾魂夺魄。

不过,这会冯仑封也是回过味来了。

周大美人这是存心在撩拨自己,是要撩拨到死了去。

“好吧,那就尽情来撩拨吧!”

“反正长夜漫漫,无心睡眠,看谁最后忍耐不住,我就不信你那闷……骚的真心,能坚持到最后。”

这么一想,冯仑封暗暗透了几口气,装作不在意的说道:“哦,我想看看小宝贝在里面睡的踏不踏实,会不会从床上滚下来什么的。”

周晚晴脸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暗暗一笑,轻启樱唇道:“那你可得轻点,她睡着没多久,要是一不小心把她吵醒了,你可要负责讲故事哄她睡觉。”

冯仑封悻悻一笑:“你说的也对,那还是……不进去了,她睡觉挺老实的,应该不会掉下来。”

周晚晴眼角微微一笑,烟视媚行的走到沙发边上,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本能,冯仑封看到她走路的时候,那腰肢一扭一扭的简直比那走T型台的模特还要夸张,胯部随着腰肢的扭动一摇一摆,甚至都 将挺翘的欲仙欲死的丰臀露出一大半来,那胸前的玉山雪峰更是颤颤巍巍不断晃动,那乳波臀浪的风情,直接将他的意识摇到了九霄云外。

“咕咚”!

冯仑封情不自禁吞咽了一口口水,恨不得马上扑上去就把眼前这个尤物压在自己的身下,肆意蹂躏,尽情鞭挞,可是,既然都想好了这是两个人经受忍耐内心骚动的彼此考验,自然不能就这么轻 易举起白旗,拜倒在她的性感睡衣裙摆下面,眼睛尽量不去看她,在她周围的事物上扫射,刚好看到了房在茶几上的手机,灵机一动,想到自己回家了还没给晶晶报个平安。

本来只要发个短信过去就完事了,不过这厮为了转移注意力,努力克制自己体内骚动的热血,故意走过去挨着周晚晴的大腿坐下,然后拿起手机道:“差点忘了,我还得打个电话报个平安 。”

嘟嘟嘟拨通李晶晶的电话--

“喂,晶晶,我到家了。”

“……”

“嗯,没事,挺好,刚刚洗了个澡。”

“……”

“你妈怎么样,没说什么吧?”

“……”

这货为了抵制周大美人的诱惑,拿起手机跟李晶晶煲起了电话粥,素不知却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他居然当着一个深爱自己的女人面前跟另一个女人深情款款,含情脉脉,这不是任何一个有灵 魂的女人可以忍受的事情,就算明明知道彼此的存在并做出了默许的姿态,但那也不是能随意在一方面前跟另一方秀恩爱的。

周晚晴咬了咬殷红的嘴唇,眼圈瞬间泛红了,默默站起来,一声不响的往自己房间走去。

“完蛋了!!”

等到冯仑封发现自己犯了一个怎样的错误,醒悟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周大美人已经开门进了自己的房间,反手就把房门给锁上了。

这下子,冯仑封顿时急了,匆匆跟李晶晶说了两句把电话挂掉,然后跑到门口敲门,可是因为唐心在里面睡着了,他又不敢敲的太大声,只好在门口小声喊道:“大宝贝,开开门 ……,把门开开,对不起,我错了!”

“大宝贝,我错了,真错了!”

“嫂子,求求你,把门开开,我向你道歉!”

“大宝贝……”

可是,就算冯仑封再怎么喊,周晚晴就是不开门,此刻的她正背靠在房门上,悄然落泪。

冯仑封那个悔恨啊,心里那蠢蠢的欲望也瞬间没了,“啪啪”就给自己来了两耳光,心说:冯仑封啊冯仑封,还有比你更无耻的人吗?居然当着嫂子的面和晶晶在电话里你侬我侬,这不是 缺心眼是什么?这不是卑鄙无耻是什么?自己左拥右抱,本来就对不起她了,现在还亲自在她的伤口上撒盐,嫂子肯定在里面伤心欲绝--

“混账啊,我就是一个混账王八蛋!”

这么一想,冯仑封真就想把自己给杀了,大耳刮子噼里啪啦往自己脸上抽的响亮,他手劲本来就大,加上最近受了秦长青的一身内气,那劲道更是大的出奇,眨眼间就把自己抽的满嘴都是血,两 边脸颊也肿了起来。

门那边的周大美人一开始听到他在外面啪啪响了两声巴掌声,就感觉心里一痛,知道他在抽自己嘴巴,可是心里一硬愣是忍住了没开门,只是当她再次听到那啪啪啪啪雨点般、鞭炮似响起的声 音,刹那间感觉心惊肉跳,再也硬不起心来,顿时猛得把门打开,然后就看到了让她惊骇莫名的一幕。

两行眼泪,瞬间从她的俏脸上滚滚而下。

【责任编辑:小丽_张】
  •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频道推荐

    情感技巧保健教育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