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两性健康 > 两性情感

两性换爱小说全文阅读,生活说说很现实的说说情万种

发布时间:2019-06-28 14:22  来源:猫扑两性网(www.domop.cc)    我有话说 

导读:冯仑封在里面听到这话就心里一突,暗想这什么情况啊,这说话稚嫩像鸭子嗓的男生,居然想要抱叶雁?这怎么行呢,雁妹妹可是老子我的女人,你要抱抱,这不是公然挖我墙角...

冯仑封在里面听到这话就心里一突,暗想这什么情况啊,这说话稚嫩像鸭子嗓的男生,居然想要抱叶雁?这怎么行呢,雁妹妹可是老子我的女人,你要抱抱,这不是公然挖我墙角呢吗?

两性换爱小说全文阅读,生活说说很现实的说说情万种-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嘿嘿,我就在里面听着呢,雁妹妹会给你抱才怪了!

这时候,果真听到叶雁说道:“抱你个头啊,都这么大人了还要抱!”

“姐,你不疼我了,亏我还每天对你朝思暮想,天天想你千百遍,你连抱都不让我抱一下,我……哭,呜呜呜……”

“好了,好了,那抱一下,抱一下,真受不了你,哪学来的歪风邪气,见面就抱抱,那一会是不是还要亲亲啊?”

“那就最好了,姐,亲一下!”

“神经病!”

冯仑封听到这里就差点要凌乱了--

“这外面两人什么关系,什么关系呀?”

他真想冲出去把那男的拎起来好好严刑拷打一番,问问他到底有什么毛病,人家的女人是可以随便抱抱,随便亲亲的吗,你至少要问一问我这个主人吧?

“当然,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可是,现在自己光溜溜的,这么冲出去也实在太不雅观了些。”

正在无比纠结中,叶雁又道:“小安,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提前跟我说一声,我好去机场接你呀!”

男孩道:“就中午刚到的,想给你个惊喜嘛!姐,是不是很惊喜呢?这是我给你买的礼物,你看看,喜不喜欢?”

叶雁道:“哟,还有礼物呀?小安,我发现你变细心了嘛!老实说,是不是在外面交了女朋友,到姐这现学现卖来了?”

男孩否认道:“怎么可能?我要找的女朋友,那也必须是跟姐一模一样,不然我才不要。”

叶雁笑骂道:“你什么脑子啊,这世界上哪里有跟我一模一样的人?小安,你不会是有恋姐情结吧?”

男孩马上道:“是啊,我就是有恋姐情结,这辈子我就打算只爱姐姐你一个了。”

啥?

冯仑封要跳起来了,这哪里冒出来的小破孩,居然真的来挖自己墙角了。

奶奶的,胆够肥的啊,等着,你给老子等着……

不过,叶雁接下来的话就让他彻底平静下来:“小安,你可别瞎说,我是你姐,亲姐,你要再这样,我打你了啊!”

“好啊,打是亲,骂是爱……姐,我可听我妈说,你跟那姓罗的家伙已经离婚了,真是太好了,姐,你真是我亲姐,以前我就说了,你跟那姓罗的根本尿不到一块去,那混球我一看就讨厌,什么东西,人前装的跟孙子似的,也就是把大姨骗的五迷三道!嘿,现在离了好,离了就自由了,以后有弟弟我疼你呢!”

“滚你的,毛还没长齐呢……”

靠,闹了半天,原来这小破孩还真是叶雁的亲弟弟啊!

一个有严重恋姐情结的小破孩。

听到这里,冯仑封终于放心下来,本来还以为是来挖自己墙角的,结果原来是自己的事实小舅子。

不过听两人的口气,怎么好像不是同一个妈生的,难道是同父异母?

下面的话题,冯仑封就没有再仔细去听了。

叶雁一听他这么说,就咯咯笑了起来,笑过一阵后道:“那小混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从小就喜欢在我屁股后面跟着,现在长大一点了,居然还有了恋姐情结,真是受不了他!诶,哥,你不会是在吃我弟弟的醋吧?”

冯仑封笑着摇摇头:“怎么会呢,醋我可不喜欢吃,我喜欢吃人!”

雁妹妹听了就在那妩媚的笑,眼神里尽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娇嗔着用手指在他胸口点了一下:“吃人的那是狼!”

她笑着拉住冯仑封的手,腰肢轻轻摆动,将他带到床边,然后转过来在他身上轻轻一推。

冯仑封像是没什么分量一般倒在床上。

叶雁吃吃一笑爬到了他身上,羞答答的说道:“可是,人家今天身子还没恢复呢,可伺候不了你这头大色狼。”

冯仑封手伸了伸,小心翼翼的搭在叶雁的背上,他也不知道自己的挨打术是不是已经消散,就怕一不小心把雁妹妹像卫生间里的瓷砖一样也给弄碎了,到时候可就哭都来不及,于是干笑了两声着道:“我……,不是那意思!”

叶雁吐气如兰:“那你是什么意思,真想咬我一口啊?”

冯仑封嘴唇动了动,露出一口白牙,作势要往她鼻子上咬,可最后还是放弃了,他还真担心咬出个好歹来,到时候没了鼻子的雁妹妹可就不好看了,他咧嘴笑了笑:“姐,我还真不知道你有个弟弟,以前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

叶雁见冯仑封的嘴张了一下却没继续动作,自己倒是主动在他鼻尖上咬了咬,当然基本没什么力道,也就是用齿间刮了两下,然后微微一笑道:“你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咱们认识才多久啊?”

“说的也是,这满打满算的,也就两个月上下,可我怎么感觉好像认识你已经有两辈子那么久了!”

“哼,油嘴滑舌,尽说些漂亮话。”

叶雁尽管嘴上这么说,可心里还是甜丝丝的。

冯仑封自然感觉出趴在自己身上这女人口是心非,看她那亮晶晶的眼神就知道,天下又有哪个女人不喜欢听自己情郎说的情话,除非那根本就不是情侣。

“真的,我真这么觉得,要不然的话,为什么只是短短两个月时间,我们就已经这样了呢?”冯仑封这厮说着就配合挺动了一下被她压着的下身,刚好顶在她的两腿之间。

因为天热的缘故,叶雁今天并没有穿丝袜,而、下面的齐膝短裙在爬上去的时候就已经撩了起来,只剩下那薄薄的性感小内内抵挡在外面。

可这样的布片又能挡住什么?

冯仑封已经蠢蠢欲动的火热往那娇嫩处一顶,马上让叶雁情不自禁哼出声来。

她紧紧的咬着嘴唇,眼神在刹那间变成一片迷离,一双娇艳欲滴的美眸凝视着他,似乎在犹豫接下来要不要做点什么。

“你……,还不是你勾引我的!”最后雁妹妹把头一低,埋入他的肩颈处,闭着眼睛这么说道。

“你说反了吧?好像是你先勾引我的,我当时正在帮你擦药来着,结果你……,一脚把我勾引走了!”冯仑封回想起那天在中海宾馆里发生的第一次,心里顿时越加火热起来,下面顶着小雁妹妹的地方也格外坚挺,死命的想戳进去。

“瞎说,是你先勾引……我的,你看你看,你还顶……,那天你偷偷摸人家的脚……,想要吃了的我的样子……”叶雁当然不肯承认是自己先勾引的冯仑封,要不然多没面子啊!

“有吗,我有吗?明明是给你擦药好不好,还没擦完呢,你就受不了了!”

“胡说,胡说,是你勾引我的,分明是你先占我便宜,大色狼,干……了人家,还不承认!!”叶雁更加羞涩难挡,特别说出那个干字的时候格外……动情。

“嘿嘿,这个我承认!只是……你自己摸摸,这还没怎么呢,你就已经泛滥成灾了!”

“色狼,坏人,你就是这么欺负我的!嗯,嗯……,啊呀,快把手拿出来,不然要坏了!”

原来冯仑封这厮不知不觉就把手摸进了她的裙子底下,两根手指从性感蕾丝小内内的边缘处钻了进去,在那光滑美妙的缝隙处三摸两摸之下,顿时摸出一把水来。

这厮本来还担心自己搞了那劳什子的挨打术之后,力量有些无法自控会一不小心伤了雁妹妹,不过多番尝试之后发现没事,他估摸着那遍布在全身的内力也已经消散,心里顿时放松下来,这会儿体内的欲望也已经点燃,哪里肯停下来,就着她不断渗出的滑液,轻轻的往缝隙更深处探去。

“别,哥……,现在正上班呢……”叶雁一把抓住冯仑封的手,不让他继续深入。

“可是……,我忍不住了怎么办?办公室激情,不是很有意思的么?”

“会……会有人来的。”

“我会很快的,别担心!”

他说着就把已经深入了二分之一的手指抽了出来,这让叶雁感觉身体一下空虚了似的。

不过冯仑封马上腰间一挺翻身而起,把围在身上的毛毯随手一扯,就亮出了狰狞的火热坚挺。

“嗯啊!!!!”

叶雁刚刚面部一呆,冯仑封已经伸手拨开挡在前面的小内内,拿着那东西一捅到底,直捣黄龙。

她可真没想到冯仑封会如此直接的把那东西刺进来,连招呼都不打一声,瞬间的霸道侵入让她一口气吊在喉咙口,好长时间才放下来,同时长长吐了口气;两腿间里面那种滚烫,充实,紧致,甚至酸麻的感觉,马上刺激的她全身都在不停哆嗦,被他架在手臂上的修长美腿不自主的收缩,盘在他的腰臀上,本来要说的什么话也硬生生被吞咽了回去,美眸一翻丢给他一个极度娇媚诱人的眼神。

看到她这种眼神,冯仑封嘿嘿一笑,也不说话,挺着下身在她里面泡了一会,然后摆动臀部,快速的抽动起来。

尽管知道办公室隔音相当不错,可两人还是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除了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合着汁液摩擦的吱吱声,也就只剩下两人急促的喘息声了;叶雁将自己的两根手指紧紧的含在嘴里,竭力克制喉咙口想要发出来的呻吟声,穿着高跟凉鞋的玉足绷的笔直,绝美的脸庞上全都是迷离而亢奋的激情。

叶雁皱着秀眉伸手在两人连接的地方摸了摸,因为那硬物实在又粗又长,挺进的太过深入,而她天生那地方比较脆弱,又浅又紧,于是感到有些难受,似乎每一次进入都像冲到了肚子里面,可是每次出来的时候带起全身痉挛的快感,又让她有些舍不得停下,到了最后只剩下喉咙深处媚媚的吟哦轻啼。

……

冯仑封原本说会很快,可实际上这一次足足高强度摩擦了大半个小时。

叶雁感觉自己全身的骨架都要被戳散了,雪白的胸脯上全是他的吻痕,左脚上的一只高跟鞋也不知道丢去了哪里,幸亏她情动时的液体够多,要不然她都怀疑自己那个地方又要出血了。

“不行了,不行了,我要脱水了!”叶雁无力的躺在床上,短短一个小时不到,她就被弄出了四次,那滋味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仿佛持续在天空中飘荡着一般。

冯仑封笑了笑,从旁边的柜子上取过餐巾纸,轻柔的替她擦去自己的痕迹。

这几天喷薄的频率有点高,乃至于存货并不多,而且那什么的时候,正深深的顶在最里面,几乎都没有浪费的。

也幸亏这几天是叶雁的安全期。

唐大总管抱着瘫软的叶大经理去隔壁的淋浴房里仔细冲洗了一把,这才回到床上躺好,叶雁闭着眼睛靠在他身上问道:“大色狼,你活动了这么久,怎么还这么精神,天生做色狼的料吗?”

冯仑封笑了笑道:“难道你想要一个三分钟硬度的男人?”

叶雁道:“三分钟,我也够了。”

冯仑封搂着她的柳腰道:“那行啊,下次我就三分钟……,三分钟后我就不管你了。”

“……,坏蛋,色狼!”

顿了顿后,叶雁又似乎想起来什么,问道:“你刚才怎么回事,急急忙忙跑我洗手间里洗澡,不会真拉那什么了吧?”

冯仑封看了看她,心里闪过海燕对自己的提醒,有些事就算是最亲密的人也不能透露,透露的越多并不表示有多在乎,而是在某种程度上的伤害,也许就是因为自己的一个疏忽,会让一些人陷入危险的境地,这不是他想要看到的,尽管现在看来,似乎谈不上什么危险。

另一方面,关于秦海燕的身世背景,他也答应过替她保密。

如此一想,他就笑了笑道:“也可以这么认为!”完了后,冯仑封才从叶雁口中得知刚才那恋姐小舅子果真是她同父异母的弟弟,现在正在英国留学;嗯,差不多算是高中生,因为从小他妈就不怎么管他,以至经常粘着大他许多的姐姐,被她戏称小拖油瓶。

冯仑封听到这里不禁好笑,道:“那他这不是恋姐情结,算是恋母情结了,他是把你当成他老妈了。”

叶雁在他怀里扭动了两下娇躯,轻嗔道:“去你的,我有那么老吗?他刚刚不都说找女朋友也要找跟我这样的?”

冯仑封抬手就在她浑圆的臀部上拍了一个脆生生的巴掌:“听你这话好像还挺乐意啊,给你弟当女朋友,是不是特开心?”

叶雁被他拍得臀浪翻腾,娇声媚叫,咬着下唇白了他一眼道:“是啊,我乐意怎么滴?”

冯仑封哼哼一笑,翻身就把她压身下:“反了你啊,是不是刚刚吃得还不够,想再吃一遍烧火棍?”

叶雁啊的惊叫一声,道:“别别,哥,求你了,不能再折腾了,你那烧火棍实在太厉害了,再来真要被你搞死了……”

冯仑封嘿嘿笑道:“那你还乐意不?”

“乐意,啊……,不乐意,不乐意,哥……,妹妹以后只乐意被你搞……”

“这么说,以前是不是还跟别人……”

“没有,没有,从始至终,从幼到老,全都被你搞!”

“呵呵,妖精!”

冯仑封当然不是真要再折腾,不过雁妹妹有时说的话真是赤裸裸让人欲火焚身,让男人不克不及就想在她身上发火,他狠狠伸出手,在她白嫩的胸脯上满满地捏了一把,这才放开她道:“现在几点了,都快下班了吧?”

叶雁道:“还说呢,一下午就这么没了,还有好多工作没做完,晚上又得加班加点……可是,我弟回来,今天晚上还得回家吃饭呢,糟糕了,不是要熬通宵吧?”

冯仑封一征,他还真没想到这个事情:“通宵可不行,会长皱纹的……,这样吧,有什么我能做的事情,交给我做。另外,你不是经理吗,怎么事情比我这当主管的还多?俗话不是说领导动动嘴,下属跑断腿吗,有什么事情让下面人去做好了。”

叶雁笑了笑道:“我倒是这么想,可我的下面不就是你吗?结果倒好,你老爱爬我上面来,我这当领导的就只能被领导了。”

冯仑封闻言大汗,赶紧从她身上下来,心里想着差不多一个下午了,部门里他一个主管把经理拐进小黑屋嘿咻嘿咻,外面还不知道有没有乱套,不过这时他又为另一件事烦恼起来--

自己那衣服不能穿了!

【责任编辑:小丽_张】
  •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频道推荐

    情感技巧保健教育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