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两性健康 > 两性情感

男朋友抱着我在教室做山村小医师,趴在墙上把腿张开求饶

发布时间:2019-06-28 14:23  来源:猫扑两性网(www.domop.cc)    我有话说 

导读:钟丽雯迅速驾着宝马车进入了西城往西的区域,然后一打方向盘沿着一条蜿蜒的小路开了过去,在一处阴暗无比的地方停下。 冯仑封仔细一看,我靠,这不是上次自己和雁妹妹...

钟丽雯迅速驾着宝马车进入了西城往西的区域,然后一打方向盘沿着一条蜿蜒的小路开了过去,在一处阴暗无比的地方停下。

男朋友抱着我在教室做山村小医师,趴在墙上把腿张开求饶-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冯仑封仔细一看,我靠,这不是上次自己和雁妹妹半夜里车震的地方吗,前面就是一条流水潺潺的小河,他甚至还能隐约听到雁妹妹搭着流水声一声声媚叫的音浪,一想起这个就有些心里火热……

不过这暴力女警把自己带到这里来干什么?

总不会也是要跟自己玩车震吧?

这么一想,他就转头朝她看了看,不过这里没有路灯,汽车熄火之后黑漆漆的看不清任何东西,只能听到她轻微的呼吸声。

“喂,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我告诉你啊,我可是个传统、纯洁的男人,你别对我有非分之想啊!”冯仑封犹豫了一下后说道。

要说暴力女警,虽然脾气爆了点,但是这脸蛋身材还是很有诱惑力的,而且身上穿着这一套制服,要是那什么什么,真的挺有幻想空间……,只不过,这怎么可能呢?

“猥琐!”钟丽雯冷冷哼了一句。

“啊,你说谁猥琐,我有猥琐你吗,你哪只眼睛看见我猥琐你了?”冯仑封神情一愣,有点不高兴的说道。

“龌蹉!”

“……”冯仑封彻底无语,过了一阵轻声说了句:“你神经病!”跟他们一样,停下来之后那车里的人就把汽车引擎和灯光全部熄灭,刹那间附近又只剩下河水流动以及偶尔青蛙鸣叫的声音。

冯仑封和钟丽雯都没有料到大晚上的,居然还真别人跑到这么偏远的地方来。出于本能,两人都在车里选择了沉默,静静的呆在里面没有出声,眼神也都望着那边。

由于天热,两边的车窗都是开着的,那车上马上就传来一阵说话声,而且他们并不知道冯仑封和钟丽雯的存在,说话也没有刻意放低声音,让两人在车里听的清清楚楚--

“干嘛这么猴急,我这裙子新买的,别给我弄皱了。”这个是女人的声音,听起来特别酥软腻味。

“脱了呗,反正这里又没人看见,老婆,亲亲老婆大人,老公想死你了,先让老公亲一口呗!”这个声音有点重,听起来是个有些年纪的男人。

“谁是你老婆,死相!想吃的时候就叫老婆……,哎呀,别这么用力,轻一点,嗯……”

片刻之后,说话声就变成了男女之间口水相接的滋滋声,逐渐粗重的喘息声,还有女人偶尔媚叫的呻吟声。

“我靠,这两人原来真的是跟自己上次一样,跑来这里玩车震的,看来这地方是个风水宝地啊,要是来个人每天蹲这里收收门票,说不准还能发点小财!”冯仑封不无恶趣味的想道,同时因为那女人媚媚的欢叫声,他发现自己居然可耻的硬了起来。

他情不自禁转头朝坐在旁边的钟丽雯看了一眼,当然结果是什么都看不清,只有一个黑乎乎的轮廊,那配合着那气氛,还是感觉挺有点那什么的。

钟丽雯同样心里晕死,想找个隐蔽的地方跟冯仑封问点事情,没想到跑出一对野鸳鸯过来搅局,而且她们那不顾廉耻的喘息和呻吟,也多多少少影响到了她自己的生理状态,再想到现在车里还有一个貌似淫荡的家伙……,这就让她感觉有些浑身不自在,但是一想到那个身份神秘的秦海燕,她就生生忍住了,心想难得的一次机会,还让他欠了自己一次人情,赶紧趁着今天问点东西出来,不然下次就更难了。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隔壁十几米地方那车里的两人,声音越来越大,不仅女人叫的勾心动魄,那男人居然也叫的那个爽快,也不知道两人在车里怎么样折腾。正心烦意乱,或者更加有些心慌的瞬间,只听那男人急促的说道:“车里太累的,使不开,咱们到车外去吧!”

那女人娇声道:“要死了啊,万一有人来怎么办?”

男人道:“这里这么偏僻,怎么可能有人来,再说,等人来了我们马上上车……快点,宝贝,难道你不难受吗?”

女人忸怩的说道:“难受啊,你个死相,舌头是越来越厉害了,差点就被你给吸出来……,嗯……,那你一会要卖力点哟!”

紧接着,就是汽车开门的声音,两个激情澎湃的男女也不知道怎么弄的,只听两声长长的舒缓的呻吟声,大概男人已经瞬间进入了女人的体内,同时舒服的叫了出来,再然后就是啪啪啪肉体撞击和女人更加荡人的娇啼声。

“嗯……,好,再进来,再进来……”女人一边呻吟一边断断续续的叫道,随着动作的深入,两人已经完全进入了状态,根本顾不得在意声音会不会传的很远被人听到,更别说留意是不是有人正在附近了。

“怎么样,厉害吧,比你那混账老公如何?”男人一边动作一边喘息着说道。

“啊……,好,你……,好,别停,继续,到底了!”

“嘿嘿,到底怎么样?”

“嗯嗯,哎哟,你个……死鬼,你又不是……不知道,那混账根本就没心思碰……我,我都旷了好久了,他现在只喜欢抱着那小的……,哎呀,怎么又大了……”

“我一听你说这些就兴奋!”

“你变态……啊,你还巴不得让那混账碰我是不是,你心里,究竟把我放在什么位置?是我重要,还是你儿子重要?”

“当然……是老婆你重要了,儿子可以再生的嘛,不过那混小子的事情,还要你多操心!”男人说道。

“放心吧,你……这么卖力,我还能不卖力……,老公,你就是我亲老公,快点,用力点,哎哟,哎哟,快来了……”

男人一听果然更加卖力,嘿嘿嘿的声音不绝于耳,那扑哧扑哧的水声甚至都盖过了河水的流淌声,那肉体撞击的声音更是响彻周围……

钟丽雯到了这里,实在听不下去了,伸手在方向盘旁边猛力一拍一键启动,宝马跑车轰的一声响,两束强光直接打在了河面上。

这一举动顿时把那边的野鸳鸯惊的魂飞魄散,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居然还停着一辆车,而且车里显然还有人。

紧接着就是女人高亢到了极致的哀鸣声,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这突然的变故惊吓到了,本来就在喷发边缘的她一瞬间就到了顶峰,可是接下来就是噗通一声大响,似乎有什么东西掉进了水里--

“救命,救命,我不会游泳!”男人的声音艰难传出,伴随着他在河里扑腾的声音。

“老罗,老罗,你怎么样,怎么样,救命啊,有没有人来救救他……”

女人也是慌了神,此刻还光着下身呢,就朝冯仑封这边的跑过来,希望有人能去救一下。

钟丽雯推了一下冯仑封:“还不快去救人?”

冯仑封本来想说,“你是警察,为什么不是你去?”

可是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这个时候让她一个女人下水去救可能全身正赤裸着刚刚还在另一个女人身上驰骋的男人,似乎,的确,有点不太合适。

冯仑封刚刚推门下车,钟丽雯就把车给熄火了,同时说了一句:“别让那女的靠近这里!”

冯仑封愣了一下,马上意会到这暴力女警是担心别人也以为他们俩在这个地方打野战,她女人面子薄,不肯让人看见样子。

他苦笑了一下,倒也配合着跑过去拉着那女人往回跑,匆忙道:“你去把你的车启动,大灯照着河面,我这就下去帮你救他!”

女人连连说了两声谢谢,急匆匆的跑向汽车,从朦胧的黑色轮廓上判断,他知道女人身上穿着裙子,下面的风光已经被裙摆遮盖起来,看不到真正的春光,因此让他心里没来由觉得有些遗憾,然后顺着那救命的呼叫声走到河边,这么一会时间那人已经喝了不少水,一直在咳嗽,估计身体也是浮浮沉沉。

片刻后,女人把车子启动,大灯打开,冯仑封看准位置就纵身扑了下去。

正在他脱掉保安服,把短裤也脱掉扔地上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打开,然后就听到周晚浓啊的惊叫一声,捂着脸喊道:“你怎么不穿衣服?”

冯仑封也是傻了,他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巧,自己刚刚把内裤脱掉,还用手拨弄了一下自己的男性特征,因为他担心暴力女拿那剪刀刺破的伤口会不会影响到自己的性福生活,就试了试自己的功能是否正常。事实证明一切正常,他稍微撸动了两下,就把那软绵绵的东西变成了一根坚硬如铁的棒槌,正欣慰高兴之余,就被突然闯进来的小姨子看个正着。

也怪这厮过于专注,居然没有听到她走过来的脚步声,要不然也不至于出这样的洋相。

“她不会怀疑自己正在偷偷摸摸自慰吧?”

冯仑封如此想着,一只手还保持着握住自己小光炮的动作,瞪大眼睛问了一句:“你进来这么不敲门?”

“是你为什么不锁门!?”

周晚浓也是个奇葩,看到冯仑封这一幕居然没有马上关门然后转身离开,捂着脸的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鼻子,可唯独没有捂住自己的眼睛,甚至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睁的比铜铃还大,满是惊讶的看着冯仑封正一柱擎天的大东西。

冯仑封愣了几秒钟之后才拿起一条床上的毯子把自己下身围住,看了眼周晚浓故作镇定的说道:“看够了没有?”

周晚浓马上摇了摇头,紧接着又点点头。

正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时候,周晚晴的声音传来道:“怎么了,你们?”

听声音,似乎一边说话一边正在走过来。

“姐姐,没什么!”

周晚浓说完就赶紧把房门关上,可她自己却留在了房间里。

冯仑封差点晕死:“你干嘛不出去啊?”

“那个……我……”她脸上红彤彤的,显然还没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不过这小妮子眼珠转了转,马上装作一副见过很多世面的样子,切了一声道,“又不是没见过,一个大男人,害什么臊,小叽叽,谁没有啊……,我是说男人谁没有啊!”

冯仑封听了马上浑身一震,这小姨子简直要逆天了。

门口周晚晴在门把上转了两下,结果发现被反锁了,于是道:“妹妹,你干嘛呢,怎么把门锁了?”

周晚浓道:“姐,我跟唐家小哥有些私密话要说,那个……,等会就出来。”

周晚晴笑了笑道:“不就陪你去旅游那点事吗,行,行,你们慢慢说,我要去睡了,一会进来你别吵我啊!小宾,等会把小家伙抱你房里,我们三个睡不下。”

“哦,好的!”冯仑封答应一声。

等到嫂子的脚步声走远,他舔了舔舌头道:“那啥,你要跟我说什么?”

周晚浓眨了眨眼睛,在他围着毛毯的身体上瞄了两眼,一脸好奇的问道:“你刚才,是在自……自摸吗?”

“……”

冯仑封的脸色马上成了猪肝色,迅速摇了摇头澄清:“怎么可能,我只是想换裤子而已!你自己看看,我衣服裤子都湿掉了,当然要换了。”

周晚浓靠着门边一脸无害的说道:“可是,我明明看到你在……自摸的。”

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自己的心跳有些莫名加快,似乎有些透不过气来。

“……好了,好了,我要洗澡去了,你赶紧出去睡觉去吧!神经兮兮的,进来也不敲门,居然还说别人在自……那什么,女孩子家家的,害不害臊啊你,赶紧的,出去!”

“哼,做贼心虚!”

冯仑封真是要晕倒了,这小妮子是存心的吧!

他看着她道:“你再不走,我可脱光了啊?”

“你本来就没穿好不好!”

“……行,你爱看就看,反正我上回看了你的,你不看回来是不甘心的了。”

冯仑封说着就要去解身上的毛毯,结果周晚浓啐了一口,骂了一句下流胚,然后开门匆匆跑出去了。

他脸上得意一笑:“臭丫头,还给我装!”

然后拿了内裤衣服也急匆匆的跑进了卫生间,至于身上的毛毯……,还裹着呢!

说实在话,被小姨子看到自己赤身裸体,甚至是手把机关枪一柱擎天的壮烈场景,他还是狠狠的震精了一把,不说颜面扫地,但终归是尴尬万分,何况这妮子居然还真的以为自己在忍不住五个打一个。

不过,现在的大学生可真是……见多识广,她居然能眼睁睁看着还不屑一顾,难道是自己的宝贝玩意资本不够雄厚吗?

居然还说出‘又不是没见过’那样的话来……

冯仑封这时突然一惊,心道:“妈蛋,这小妮子偷偷看的肯定是欧美进口来的小电影,要么就是非洲大黑人……”周晚晴看了看妹妹,有点担心,问道:“小宾,这样真的能行?我看要不我们现在回头吧,游回去顺风,不那么累!”

“游回去的路可更远了,这边到了可以休息一下,没事的!”冯仑封笑着安慰,他现在体力惊人,而且内力充沛,更加有水下呼吸的内功相助,根本就不担心,回手揽了一把抓着自己的周晚浓道:“浓浓,你抓紧我肩膀,我要开始发力了!”

结果他一揽,发现满手都是酥软,这货还不受控制的捏了捏,马上惊觉那是小姨子饱满的胸脯,她的比基尼泳装性感无比,上面的罩杯难以整个包围丰盈的玉峰,冯仑封这一捏,顿时捏到了半个滑腻腻的软肉。冯仑封赶紧收回手,回头看了看她,发现小妮子脸红红的正怔怔发愣,眼神躲闪的不敢看他。

冯仑封尴尬了一下,这时候却又不好说什么,于是推着嫂子和小唐心,单手和双腿同时发力,如大鱼一般奋力前行,只是刚前进了几米远,他马上发现个问题,踩水的时候腿部会时不时撞击到周晚浓,你说碰碰撞撞肌肤相亲什么的还在其次,主要是他划水的力量很大,就怕一部小心弄伤了她,于是他伸手托了下她的腰肢道:“你上来一点,腿不要被我踢到!”

等到再次发动时,周晚浓就变成了整个人骑跨在冯仑封的腰部,而她的躯体则因为冯仑封的动作紧紧的贴在他的背上,连同那柔软傲娇的胸脯。

这还不止,随着冯仑封如电动马达一般急剧划水的双腿动作,腰部肌肉一起一伏,而她那敏感的翘臀和两腿之间正贴合在他的着力处,起先还不觉得什么,可是这么几十下过去之后,她就感觉那地方一片酥酥麻麻,渐渐骚热,连同心里也痒了起来,片刻之后似乎有热流从两腿间滑出。摩擦,触碰,再摩擦,再触碰!

人们都说摩擦起电,周晚浓现在的感觉就像是被电到了,浑身如有电光缭绕,轻轻颤抖,所有的毛孔都在紧张,汗毛倒竖,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情不自禁的想叫唤出声,可仅有的神智却让她死死忍住,紧紧咬住了下唇。

随着冯仑封剧烈游动,身躯来回旋转,摩擦更加有力,触碰更加激情,周晚浓少女的娇躯本就敏感,而她胯臀间那里更是致命的要点,平时被碰一下就会刺激的不得了,何况现在只穿了一条无比性感的比基尼泳裤,浑圆光滑的大腿和半个柔臀都露在外面,和他有力的腰部肌肤紧紧要依,重重撞击,极尽摩挲。

她感觉自己两腿间的羞人处也在丝丝颤抖,前所未有的骚热,像是麻木了,但又空前的敏感,自己能体会到那里滑腻腻的滋味,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只知道双腿用力夹住他的腰,狠狠地用力,除此之外,胸脯也在发烫,也在酥痒,只有挤压在他的背上才感觉好受点。

这样的情况不是第一次发生,曾经那么一天,自己被他背在身上走的时候也发生过,那次自己就把初潮泄给了他。

“天哪,为什么会这样,快停下,受不了了!”

“好难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这家伙又要把自己弄出来了,可是……,又有点希望摩擦再用力一点,好舒服的感觉……”

“完了,完了,我怎么变成骚女人了,这不可以……”

周晚浓心里无声的呐喊,矛盾重重,不知如何是好。

冯仑封一直在推着周晚晴和唐心猛力往前冲,速度相当快;但另一方面,他现在的肌肤敏感度比以前强烈数倍,背上小姨子整个身体趴在上面又怎么会没有感觉,随着运动,两人肌肤间的摩擦,那柔软的酥胸带来的挤压感,滑腻的胸腹触碰,还有她两腿间的撞击和缠夹,这让他整颗心都在呻吟。

她美丽,她清纯,她青春四射,可她也是自己的小姨子,冯仑封暗暗告戒自己不能胡思乱想,不能被身体控制欲望,可是那触感真的很销魂,而且有种禁忌的快感,再想想先前见到的那一抹--骆驼趾!

哦,上帝!

为什么如此诱惑我?

冯仑封看着前面的大小宝贝,努力将心中的旖念踢除,想着大宝贝的好,她的温柔,她的娴熟,她的静雅和床上的疯狂……,他满面笑容,疯狂运动,两腿如铁桨般搅动,将海水都搅起了一个个小旋涡,单手手掌张开,大力前划,控制身体体位,而腰部的旋转扭动更加剧烈……

“哎呀,啊……”

周晚浓嘴巴一张一合,秀眉时松时紧,呼吸急促到了极点,豆蔻般十根玉趾在水下紧紧弯曲,整个脚掌都弓起了弧形,暴突了青筋,她下体间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敏感到了终点,致命的火山岩浆就在喷薄的边缘……

前面是一片阳光下金灿灿的海浪,唐家小哥的踩水声如游轮般巨大,碧波海水迅速地倒退,她半眯着美眸,睫毛颤抖,深深看了身下的他一眼,身体再也控制不住,一阵急促颤动,两腿间的柔嫩如小嘴般张合,一股火热汹涌而来。

她抽搐,她痉挛,她歇斯底里!

她一口咬住了冯仑封的肩膀,很有力,阻挡自己快要嘶喊出来的媚叫,这次的感觉来得比上次还要强烈十倍,她有些不知所措,心里一片茫然。

冯仑封肩头上一痛,马上就想说你又发什么疯,干嘛咬我之类的,可是他立即发觉了她的异常,贴在自己腰背上的胯臀不断震颤,起伏,一股股暖流隔着裤子映在自己的肌肤上。

“这小妮子,难道……”

冯仑封想到了什么,更想到那骆驼趾刚刚可能正做着什么,一时间他的心更乱了。

“错觉,错觉,不是,肯定不是!”

他如此安慰自己,此刻小岛已经近在眼前,他放缓速度,慢慢前行;也许是害羞,也许是别的什么,周晚浓在他背上两手用力一撑,就跳了下去,自己游上去。

“上面好多白鸟!”忽然,唐心指着岛上叫道,透着无限欢喜。

“是啊,这是海鸥吗?”周晚晴笑着说道,她的眼睛一直关注着前面的小唐心,害怕她一个小不点一不小心掉下水中,所以也没有留意到妹妹周晚浓的异常,此刻小岛就在面前几步之遥,脚下甚至都可以踩到隐在下面的坚石,她彻底放下心来,推着救生圈缓缓上岸。

【责任编辑:小丽_张】
  •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频道推荐

    情感技巧保健教育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