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两性健康 > 两性情感

女人性饥渴的八大表现,两性换爱小说全文阅读夫妻交换故事

发布时间:2019-06-30 11:06  来源:猫扑两性网(www.domop.cc)    我有话说 

导读:飞机上一侧是三个位置,两人一个在过道,一个在中间,谢竹芸不喜欢跟陌生人挤在一起,就让朱杰东坐在中间的位置,此刻靠窗的位置上已经坐了个中年大叔,头发有些秃,本...

飞机上一侧是三个位置,两人一个在过道,一个在中间,谢竹芸不喜欢跟陌生人挤在一起,就让朱杰东坐在中间的位置,此刻靠窗的位置上已经坐了个中年大叔,头发有些秃,本来看到谢竹芸这么个大美女还惊喜了好一阵,可听到她让朱杰东坐在中间位置,顿时心中微微遗憾,可是再一想能跟美女坐在同一排,也是种福气不是,于是又沾沾自喜起来,还顺带便的很仔细的在谢竹芸脸上多看了两眼。

女人性饥渴的八大表现,两性换爱小说全文阅读夫妻交换故事-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怕什么,你身上香啊,臭气被你的气味一冲,也就中和了不是!”朱杰东笑嘻嘻的说道,这时插进身子看到旁边的一个猥琐大叔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姑姑,当即皱了皱眉头,用身体挡住他的视线,没好气的说道:“喂,大叔,你看什么呢?”

“呃……没,没看什么,没看什么!”

见到朱杰东人高马大的,中年大叔似乎也怕惹毛了人家,忙不迭收回视线,点头哈腰的样子感觉更加猥琐了。

差不多等了一个小时,飞机才开始起飞,因为航空管制,延误了半个多小时。

说起来,朱杰东也就坐过两回飞机,上次是去三亚,这次是去阳城,两回作两回延误,不过听谢竹芸的口气,只延误半个多小时在国内已经不算延误,延误个三四个钟头那才叫郁闷,对此朱杰东深感同意,上一次可不就是延误了三四个小时,弄的叶雁气不打一处来。

“各位旅客,我们的XXXX航班即将起飞,请大家系好安全带,关闭所有电子设备……”

机组人员一番播报后,飞机渐渐开入跑道,加速,起飞。

朱大哥不坐惯飞机,脚不沾地身体凌空的感觉让他说不出的有些紧张,凭他现在的肉身强度在地面上几乎可以抗击多种车祸,但是到了空中,特别是几百几千甚至万米高空要是掉下来,还是会摔得稀巴烂,由此能不坐飞机的话,这货还是不太愿意坐飞机。

“干什么,怕坐飞机啊?”旁边的谢竹芸发现了他的脸色,好笑的看着他问道,笑盈盈的很是好看。

“没有,怎么会呢!”朱杰东嘴里不肯承认,但是一只手却伸过去紧紧抓住了谢竹芸的胳膊。

谢竹芸咯咯笑了起来,当然也没有推开他,只是那巧笑嫣然丰姿绝色的样子引得边上乘客纷纷侧目。

飞机上升到一定高度才开始平稳飞行,朱杰东也嗅着谢竹芸身上淡淡的香气渐渐进入梦乡,只是不知过了多久,这厮被一阵细微的声音惊醒,还没有睁开眼睛,就聚起耳力专心聆听,这下马上发现声音却是从脑后的隔板上传来,而那声音像极了女人的呻吟声,而且还有说话的声音--

“啊,啊……,不要,不要,停,停下来,受不了了……”

“这……”朱杰东一愣,心说不是的吧,在这飞机的厕所里正有一对男女在激情,是不是太刺激了一点,会不会太猴急了一点?

只是这声音很小,很细声,朱大哥耳力惊人这才听的清楚。

里面的女人声音听起来脆生生软绵绵的,而且夹杂着激情时的娇啼声,一下听的朱杰东血脉喷张,他看了看旁边的中年秃头男,再看看谢竹芸,发现两人似乎都没有听到,难道是隔板的隔音效果太好,听不见?

他暗暗猜想,可是那女子声音的确诱惑人,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隔墙听听别人的活春宫也是可以打发时间的,于是他越听越专心,甚至将耳朵贴到了隔板上。

“哥哥,你好猛啊,快点,啊……再快点,哦……”女子似乎正被弄的爽歪歪,声音也稍稍大了一些,不过马上就传来呜呜呜的声音,大概是嘴巴被另一人捂住或者吻住,只传来依稀可辨的急促喘息声,还有男女交合时下体的撞击声,啪啪啪的很是撩人,朱大哥想象着里面人的姿势,一时间居然也硬了起来。

“咣当!”

忽然间,里面大概是太激情了,撞到了什么东西,发出一个比较大的声音,把谢竹芸也惊醒了,她睁开眼左右四顾了一下,然后正好看见朱杰东在侧耳倾听着什么,顿时疑惑:“你干嘛呢?”

朱杰东赶紧转回脑袋,脸上微微红了一下:“没,没干什么。”

“没干什么?”

谢竹芸却是看出什么不对了,自己也贴着耳朵到隔板上听,结果那里面的男女正好激情上扬,女人在那里轻声呢喃--

“哎呀,你好粗鲁,你这个贼汉子,强奸犯,你……啊,啊,强奸我……我要去告诉我男朋友,你,快,快……要来了……”

“爽吧,你敢告诉你男朋友吗,我就强奸你了,怎么样,以后还要天天奸,日日奸……,哦,看你这骚货,这么多水,来吧,出来吧!”

里面的两人大概是干的舒爽处了,而且有点玩得过分,居然玩起了强奸的戏码,甚至还不是情侣是偷情,朱杰东一阵汗颜,看看谢竹芸不敢再侧着耳朵听;可是谢竹芸从未经历过这种事情,此刻听到耳中却是信以为真,当真以为是厕所里面有个男人在强奸女人,这还了得,她先是听着那声音有些心浮气躁,然后一把从座位上站起来,呯呯呯的拍响了厕所门,娇喝道:“住手,快出来,光天化日居然敢强奸妇女,不出来我踹门了!”

谢竹芸这声音挺大声的,一时间就把机舱里正在睡觉的众人给吵醒了过来,纷纷把眼睛转了过来,无比惊讶的看着她,在飞机厕所里强奸女人,这……貌似挺新鲜的啊,已经有人忍不住好奇纷纷拿出IPAD啊什么的跑了过来,准备拍下来然后发到网上赚赞。

机组人员就在厕所的后方,听到声音也纷纷跑了出来。朱杰东一边嘟囔着恶狠狠的诅咒,一边就直接将谢竹芸身上那件白色蝙蝠衫从腰际掀了起来,这时候生死关头,他可没心思去纠结男女大防这种礼数;衣服脱到胸口部位,饱满的胸脯被束缚在一个米黄色的蕾丝胸罩下面,圆满富有弹性……,好吧,具体怎么样朱杰东也没看清,眼睛直直的盯在那个出血口上,一把小巧的飞刀完全穿透了蝙蝠衫,再穿过胸罩的下沿布料,深深的射入了身体,只留下半公分长的刀柄在外面……

“法克,挑的角度也太刁钻了!”朱杰东暗暗咕哝了一句,看了看谢竹芸的脸,显得苍白而有些灰败,那伤口渗出的血液也成了黑色,时间非常紧迫,根本不容耽搁,每多耽搁一秒钟时间,姑姑就离死神的距离近一些。

“你忍着点,我要拔出来了!”朱杰东说着就伸出手指去捏刀柄,可是问题来了,那飞刀实在小巧,留在外面的仅仅只有半公分,而且光滑的要命,居然捏不住,更加别说拔出来了,朱大哥试了两次都没有成功。

“我靠,豁出去了!”朱杰东抬手就把谢竹芸的蝙蝠衫撕破了,然后“毕啵”一下将透明的胸罩带子也一下扯断,一边不无汗颜的说道,“姑姑,非常时期,咱就不讲究了,你……你别怪我啊!”

谢竹芸紧咬着嘴唇,下唇都要咬破了,那飞刀大半钻进了她的身体,甚至还是高耸的酥胸与胸侧连接的地方,可以说就是射在胸部上,倒是没有伤到心脏,只是这痛还是其次,主要是那毒实在够呛,奇痒无比,忍不住就想用手去抓,只是朱杰东毕竟是男子,就算是亲侄子,那也是刚认回不久,总觉得羞涩难挡,可是如今却也没有其他办法,她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取出飞刀……

“不会,反正……,早就被你摸过了。”谢竹芸此刻忍的难受,这本来属于秘密的事情稀里糊涂的脱口而出。

“你说什么?“朱杰东一惊,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不是因为听到了她说的话,而是没有听清,因为那胸罩带子断掉之后,左边的罩杯就有些脱了开来,露出大半边白皙嫩滑的酥胸,完美的曲线非常诱人,甚至还能看见中间那红粉的蓓蕾。

谢竹芸苍白的脸上不自禁的浮起了一抹殷红,不过好在天气渐渐有些变暗,还能稍微隐藏一下羞恼的情绪。

“快……点,犹豫什么?”

“哦,哦!”

朱杰东一手从侧方稳定住她的左侧酥胸,入手非常绵软,弹性十足,让这厮心里徒然间漏跳了一拍;他赶紧收拾心情,强自压下浮动的心思,专注的看向伤口,被那血液一激灵,顿时好了很多,连忙用另一只手将罩杯慢慢带着飞刀尾往外拉扯,直到露出更多的刀柄部位,这才用两根手指捏住,迅速拔了出来。

“嗤!”

一条血剑从伤口处飙射而出,透着浓浓的血腥味。

“毒血……,要,吸出来的吧,姑姑,你自己,够得着吗?”朱杰东结结巴巴的说道。

“废……话,别管那么多,吸就是,把我当你妈……就是了!”谢竹芸咬着牙说道,实际上心里也是七上八下。

“噢!”

朱杰东依言,也没有其他法子,当成自己妈?自己还真没见过自己妈长什么样,更加没喝过妈妈的奶水,可真难想象啊;另一方面,拔飞刀还行,但要用嘴对着伤口吸血却是有难度,那罩杯下面还牢牢的扣在那儿呢,既然到了这一步,朱杰东也没什么好顾忌的,索性伸手到谢竹芸的背后,将胸罩的扣子彻底解开,将左侧的罩杯完全解放,这才用手捏住那团饱满,凑上嘴用力的吸了起来。

第一感觉是:软!试问谁的酥胸是不软的?

第二感觉是:香!也许是受伤缘故,谢竹芸体内的香气也像是破了口子一样从体内弥漫出来。

第三感觉,那就是:复杂了,什么感觉都来了!

谢竹芸也不比他好受,前一晚被摸了胸已经很尴尬难为情了,现在又被摸又被啃的,实在羞涩的不行,她要是早就为人妇那还好了,对这种事情完全可以放开,可问题是她到目前还是完璧之身,从来没有体会过男女鱼水之欢,甚至身体都仍然保持着少女的敏感,如今被这样一摸一吸,当然有一种奇怪的身体触觉从心底蔓延上来;

更加可恶的是那伤口因为中毒缘故,奇痒无比,此刻被朱杰东用嘴大力吸吮,顿时感觉无比舒坦,就像那隐在鞋子里面的蚊子包久久不能止痒,痒到了心里面去,怎么抓都不止痒,最后脱掉了鞋子,脱掉了袜子,用手指甲狠狠的挠了一下,那感觉--

啊……,舒服!

“噗!”

“噗!”

“噗!”

朱杰东连连吸了满满三大口血液出来,吐在旁边的地上,他没有注意到,板砖正好放在那个位置,结果在暮色中,那沾在板砖上面的血液只在片刻间就消失无踪,而且有股淡淡的青烟瞬间消匿于无痕。

与此同时,在遥远不知何时,一个四处密封的所在,里面静静躺着一根黑黝黝的条状物,仔细看的话上面有一些奇怪的符文密布,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上面的符文突然一阵浮动,一阵昏黄色的亮光闪了一下,刹那间又恢复平静,没有任何人看见这一幕。

因为天色较晚,此刻已经有些看不清楚,朱杰东拿出手机用来照亮,看看谢竹芸伤口的血液是否恢复颜色,只是这一照,却照亮了整个半边美乳,一阵惊人的诱惑。

“好……点了吗?”朱杰东有些颤抖的问。

“还有些痒,可能还有,再吸一些!”

“噢!”

朱大哥只好再次埋头下去,继续吸奶血。

谢竹芸闷哼了一声,一种属于禁忌的羞耻心顿升,红着美眸轻语:“小宾,你可不准在脑子里胡思乱想,不然姑姑不饶你。”

朱杰东正吸着血呢,一股浓浓的带着香气和血腥味混合的血液被吐了出去,含糊道:“不会,不会,我正想象在啃一块猪的肥膘肉呢,而且还是生的。”

“讨厌!”

谢竹芸抬手拍了下他的脑袋,可是力气很小,这一番折腾,着实受了趟罪,血没少流!

朱杰东再吸了两口,这才停下来道:“好了,我看差不多了,再吸你就要贫血了……,对了,我去那老A身上看看有没有解药,他既然刀上喂毒,那应该备有解药吧,要不然一不小心伤了自己,那不是完蛋?”

谢竹芸点点头也觉得有理,忙不迭催促他过去看看,自己则是赶紧把衣服拉下,对着他赤身裸体的实在难堪,要不是情非得已,她绝对不会这么干,只是再抬眼看向他的时候,怎么就感觉心里怪怪的。现场只剩下了两人,并且连房门都被轻轻的关上,朱杰东回头看着叶雁宜喜宜嗔又羞羞答答的脸,一时间真是百感交集,再次伸手将她搂入怀抱,四目交接,浓情满溢,眼神的沟通滋生心灵感应,下一秒钟,两人的嘴唇就重重的撞在了一起。

吻!

是人类自古以来表达男女情感的渠道,嘴唇之间的摩擦,舌尖的缠绕,唇齿相接,那一丝丝麻溜酥软的感觉让人情不自禁的心与心相合,情与情交融。

一个月后再相见,于这样一个满地外族的国度,没有什么比爱人重逢的喜悦更加让人陶醉。

伊人的香唇依然柔软,丁香小舌依然灵动中带着活泼,口齿留香,甜津交织,叶雁用力的吸吮着朱大哥粗大的舌头,那么的狂野,两条藕臂紧紧缠绕在他的脖颈上,全身贴合在一起。

“嗯!!”

好真实的感觉,这个感觉多久没有体会了,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自己居然整整忍受了没有这种接吻的日子一个月,可是,因为某些原因,她只能硬生生的忍受,默默的承受,每天看着手机里的照片,想象远方的爱人是否也在想着自己。

朱杰东的吻是激烈的,这个让人又爱又怜的雁妹妹,真是……让他头疼,也让他心疼。

他吻着她的香唇,舌尖滑过她的齿间,扫荡着她的娇小玲珑的口腔,仿佛在里面寻找着什么,一双大手也没有闲着,在她穿着病号服的身体外面用力的摩挲,衣服并不厚实,透过薄薄的布料,手掌可以感受到里面惊人的柔软,柔若无骨。

“小哥哥,我想你,想得快要疯了!”叶雁在两人拥吻的间隙,抽空喃喃地说了一句。

“那为什么要走,电话不打,信息不回,你就这么狠心?”朱杰东看着她的眼睛,但只是一会儿,两人的唇再次合在一起,热情的深吻,朱杰东的唇从她嘴上挪开,亲吻在她白晳的下巴上,然后转移目标,亲她的琼鼻,美眸,耳垂……

他的手掌也不再安分,透过衣摆摸索了进去,那里面如羊脂美玉,触手滑腻,像是摸进了温柔乡里;刚才透过衣服的时候就已经感知到里面没穿什么内衣,只是轻轻一撩,就握住了两只硕大的酥乳……

“喔--”叶雁轻声娇吟,身体的发应异常激烈,此刻被又摸又吻,早已情动如潮,一张俏脸红润如血,火热似烧,美眸半睁半闭间,像是要媚出水来。

朱大哥的手掌又揉又捏,四根手指分别捏住上面的小豆豆,轻轻挑逗,细细品尝,一忽儿突然抬起头道:“这里,是不是又大了点?”

叶雁媚眼如丝,轻吐娇啼:“我……我也不知道,可能,可能是吧!”

朱杰东很想现在就把眼前这妖精推倒在床上就地正法,可是心里始终想着她是有孕之身,动作也不敢太大,他曾经听说怀孕的人在前几个月是不能做那种事的。

他强自压下体内沸腾的兽血,轻笑道:“听说怀孕的人,这里以后会越来越大,现在一只手都已经握不住了,以后不会更夸张吧?”

他说话的时候,一双咸猪手一直就没消停过,或捏或揉的始终在那两团丰满上运作,有点爱不释手停不下来的味道。

雁妹妹被他弄得心尖儿卟嗵卟嗵乱跳,一双美丽的眼睛满是春情,只是一说到怀孕这件事,又有些患得患失,轻咬粉唇呢喃道:“我……有了,你不怪我吗?”

你有了,我应该怪你吗?

朱杰东觉得这话听着怎么好像自己是几百年前蛮不讲理的地主老财似的,怀孕这种事,能怪女人吗?

不过--

“怪,当然怪你!”朱杰东一本正经地说道,好像她真做了什么伤天害理不可饶恕的事情,“你带着我的儿子,绕了半个地球,却把我这个老子扔在江州,简直是太坏了!”

雁妹妹抿了抿嘴唇:“谁说这是你儿子?”

“呃……”

朱杰东听了顿时身体一僵,脸色也瞬间变了,不是我儿子,那是谁的儿子?难道……

叶雁嘴角浮起一抹狡狭的微笑,伸手下去慢慢握住了他还异常坚硬的下身,吃吃笑道:“说不准是女儿呢!”叶雁柔软的酥胸被捏得疼了一下,不过她一只纤手握住某人的硬物却让那家伙反而舒爽的要死,她撅起嘴随后放开,看着他的眼睛低声问道:“怎么,这样的表情,难道你是以为我肚子里的孩子……是别人的?”

朱杰东也把手从她的衣服里面掏了出来,只是转身就又摸向了更加丰满的臀部,在那里不轻不重的揉啊揉,跟揉面似的:“怎么会呢,我是在想,儿子或者女儿,都一样,只要是你帮我生的,我一样疼。”

“真的?你不怪我这么早让你当了爹?”

“不怪,其实也不早了,我……老早就想要一个了,只是怕你不答应,所以也没提。”朱杰东脸上一愣,然后很生气的说道:“你敢?雁妹妹,你是不是屁股痒了,老子的孩子,能管别人叫爹?我怎么不是你老公了,你都给我生孩子了,老子就是你老公,以后任何男人都不准碰……,嗯,女人也不行,对了,刚才那波斯猫什么人啊,怎么,怎么……”

叶雁笑了笑:“波斯猫?你是说爱丽丝啊,她是我以前的同学,好朋友。”

朱杰东歪着嘴角道:“她……不会就是你以前的……女朋友吧,这……,难道你从国内出来,又跟她旧情复燃,雁妹妹,你可不能乱来啊,你是我的人,还怀了我的孩子,那样做是……很不道德的。”

叶雁羞羞答答的点点头说道:“爱丽丝的确有那样的想法,只是……因为有了你,我是不会答应她的,所以,小哥哥你放心好了,你的雁妹妹永远都是你的。”

说了这么一句肉麻的话之后,她脸上也臊的不行,而且自己的臀部在他的揉搓之间已经很是情动,两腿间那地方有丝丝缕缕的水分滑腻腻的流淌出来,都濡湿了小内内。

“小哥哥,人家好难受!”雁妹妹咬着贝齿,脸上一副春情涌动的妩媚风骚神情,一只手朝自己的两腿间抚摸了一把,两道秀眉皱起,嘴里发出一声腻腻的嘶鸣,听的朱大哥差点把持不住。

他赶紧将揉着她臀部的手拿了开来,哪里还敢再刺激她,安慰道:“先忍忍吧,忍过了一段时间,到时候你想怎么要都满足你。”

叶雁也没有办法,只能在他嘴唇上亲了一下,然后拉着他在床边坐下:“是爱丽丝偷偷给你打的电话?”

朱杰东点点头,道:“是啊,那家伙虽然……不太让人喜欢,但至少还算干了件不错的事情,雁妹妹,我不得不批评你啊,你说你明知道自己怀了孩子,怎么能说走就走,还说要我等一年,你就打算到时候抱着孩子回国,吓我一跳是不是?我告诉你啊,小孩子的胎教也是很重要的,你怀孕的时候,我这个当爹的怎么能不在身边呢,还有,你怎么那么不小心,怎么就能摔一跤动了胎气,那现在怎么样,身体还好吗,咱儿子怎么样?”

他说着就要去摸她的肚子,一只手在上面隔着衣服轻轻摩挲,那专注的神情似乎在感觉里面的动静。

虽然听他的话是在埋怨,可以听在叶雁的耳朵里就跟天籁之音一般,心里面甜丝丝的:“才一个多月呢,哪里能摸的出来,哥,我承认我错了还不行吗?”说着就话锋一转,道,“对了,那个谢董,她怎么跟你一起过来的?难道,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你把她也……拿下了?”

正说话间,病房门被推开,谢竹芸一行人探头走了进来。

首先开口说话的却是熟女祝可贞,她咯咯笑着说道:“小宾宾,我好以为你们小别胜新婚,会来一场激情大戏,结果却平平淡淡,什么都没发生啊!”

谢竹芸随手就掐了她一把:“腐女,你能安分点吗,人家是孕妇呢,能干那事吗?”

祝可贞啊了一声,道:“不好意思,没生过孩子,没经验啊,咯咯!”

叶雁被说的脸色一阵酡红,朱杰东看了看她,站起来说道:“雁姐,我给你介绍,这位谢竹芸,你见过的了,也就是我姑姑,以后你也要叫姑姑了。”

姑姑?

叶雁神色一怔,看看谢竹芸,又看看朱杰东,刚刚几秒钟前自己还在问他是不是把谢竹芸也拿下了呢,没想到居然成了什么姑姑:“你……什么时候认了谢董为姑姑的,认姐姐还差不多,怎么可以叫姑姑?”

谢竹芸笑而不语。

朱杰东解释道:“这可不是认的,是亲的,她真是我姑姑,只是以前不知道,刚认回来。”

啊?

叶雁真的吃惊了,朱杰东是孤儿她是知道的,没想到居然是谢家的子孙,那谢氏集团是什么样的存在她可是很清楚的,那时候谢竹芸无缘无故找上朱杰东,她就仔细调查了一番,结果越查越心惊,可以这么说,皇甫集团在人家谢氏集团眼里,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的,谢氏随手投资的子公司,有可能就比皇甫集团要大的多。

谢竹芸是朱杰东的姑姑,那么,朱杰东不是应该姓谢,叫谢宾?

而且是,谢氏集团的太子爷?

朱杰东看看她吃惊的脸色,再指了指祝可贞:“这个是……祝可贞,呃,我姑姑的助手。”

鉴于祝可贞的难缠和笑的像花儿一般都俏脸,朱大哥没有直接说这是她自封的小姨,只能随便找了个身份,不然这姑奶奶要是一个不高兴,说出点什么或者做出点什么,那就好玩了。

介绍完之后,谢竹芸马上拉着叶雁一阵嘘寒问暖,开玩笑,那肚子里的可是谢家的后代,她这个谢家的姑姑自然格外上心,而且由着她那护短的个性,爱屋及乌之下,那肚子里的孩子和叶雁本人,现在也属于保护范围。

“谢谢你,爱丽丝!”叶雁对后面进来的金发美女说道。

爱丽丝显然也已经跟谢竹芸和祝可贞交流过,不过交流的过程不是很美好,因为波斯猫的脸色有点怪异,仿佛是乌云遮日了的午后,一片阴郁,她本来是看着叶雁整日整日的思念肚子里孩子的父亲,鉴于一种另类爱情的牺牲精神,在雁妹妹住了医院需要人安慰的时候,就悄悄打电话给朱杰东,希望这样叶雁可以心里好受一点;可是她现在却又后悔了,因为她见识到了谢竹芸这位外来者的极度强势。

原以为凭着自己的家庭背景和本身黑带五段的实力,可以轻松压制朱杰东,过来安慰完叶雁之后,就可以一脚把他踢开,甚至出点钱啊什么的把他买通了,以后让他自觉退出,这样叶雁也就不会再那么想念他了,至于叶雁肚子里的孩子么,反正两人也不可能有自己的孩子,这个孩子就当自己的培养,或许以后还能让孩子继承格雷特家族。

可是现在,这位同样美丽的东方女子,居然身手完全不弱于自己,而且看起来很有钱,不是一般人,这就麻烦了,自己算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这后续的发展要怎么办,真还得好好计划一下。

爱丽丝的脑子里,一瞬间想到了无数个念头,对于叶雁的感谢,她只能憋屈的笑了笑。

在她的面前,她可不敢表露出太多的内心想法。

谢竹芸说道:“以后都是一家人,我就叫你雁雁了,怎么样,在这国外呆着始终不太方便,要不然咱们马上办理回国手续,嗯,我们包个专机回去!”

“谢……,姑姑,这个,不用了吧?”叶雁对喊谢竹芸姑姑还是有些不太习惯,“我还没想好要不要回去。”

“这有什么好想的,小宾宾在国内,当然不能把你一个人扔在这里,别说他怎么想,我第一个不同意……,你现在是孕妇,要处处当心,要还是像这次一样摔一跤动了胎气,那怎么办?好了,不多说,就这么办,我是长辈,听我的。”谢竹芸表现出了强势而霸道的一面。

叶雁看了看朱杰东,终于还是没再反对什么。

【责任编辑:小丽_张】
  •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频道推荐

    情感技巧保健教育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