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两性健康 > 两性情感

啊用力快点好深s,床上戏情浓刺激有叫声秀秀可餐

发布时间:2019-07-04 13:26  来源:猫扑两性网(www.domop.cc)    我有话说 

导读:陈日标被闹了一个大袖脸,此刻当真是意气蓬发,自己在县城有了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相信穆思思可以搭理的很好,自己现在有一定的小袖票,人手也有了一些,接下来就是自...

陈日标被闹了一个大袖脸,此刻当真是意气蓬发,自己在县城有了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相信穆思思可以搭理的很好,自己现在有一定的小袖票,人手也有了一些,接下来就是自己大赞宏图的 机会了!看着百十来个女人,坏笑道:“兰子婶,你晚上就洗干净了等着俺过去吧!要是你们谁有需要帮助的,俺不介意!嘿嘿……”

丢下一句令村子里的女人翻江倒海的一句话,陈日标走进了茅草屋!依旧是熟悉的房间,此时此刻的王英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拘谨和躲避,见到自己回来,双眼充满了幸福,林小雅站在王英身边, 说不出的忸怩!

陈日标觉得任妮娜兄妹很诡异,虽然搞不清楚具体是什么,但是总觉得这一对兄妹不简单!看着任妮娜的眼神,也许这好似最后一次这样跟她在一起吧!

陈日标身上有的是力气,于是,毫不客气地把任妮娜的丝袜用牙齿咬破,然后用舌头顶入她的私处……

任妮娜兴奋极了,一边放声**,一边坐了起来,把身体对着陈日标的嘴,陈日标一会用亲,一会用舔,一会轻轻的咬她的敏感地带,她的体液像泛滥似的,流得陈日标满脸都是 ……

任妮娜哪能受得了这种刺激,大叫一声,倒在客厅的地板上喘息,陈日标挣扎着将身上的束缚摆脱,随后爬过去,想进入她的身体,任妮娜把双腿张开,陈日标慢慢地进入,任妮娜用她的双脚 勾住陈日标的腰,上下的摆动起来!

忽然间,任妮娜躲避离开陈日标的攻击,爬了起来,又拿住床边的领带,把他的手再绑起来,说道:“哼,我可是要惩罚你,不是要让你爽的!”

说着,脱掉丝袜塞到了陈日标嘴里,娇嗔道:“日标,也许这是我们最后在一起!”

陈日标心一紧,突然起身,没挣脱几下,便把捆绑手脚的衬衣和领带解掉,扯掉嘴里的臭袜子,把她抱起来走进卧室,一把将她扔在床上,一下扑到她的身上,不住的吻她的嘴,吻她的脸,吻 她的鼻子,任妮娜不甘示弱,不停地亲他,咬他的鼻子,陈日标那玩意儿则不断地在她的双腿间摩擦,撅起屁股往下一沉。

任妮娜轻叫了一声,闭着眼,脸兴奋的变形了,陈日标不停顿地运动着,卧室里回荡着任妮娜兴奋的呻吟声,**的撞击声,以及那张大床发出吱呀声……

终于,陈日标在任妮娜迷失的喊叫声中,在她用双腿紧紧地夹着自己腰的过程中,释放出了数次与众多女子激情过后,体内仅存的一点能量,而任妮娜的小嘴却呻吟着,喘息着,身子则收缩着 ,抽搐着,尽情享受着激情过后的余韵……

“日标,你回去吧!好好照顾小雅,娜姐以后也不知道自己会怎样,但是我相信你一定不会输给张喜成!”

“娜姐,你好好照顾自己!”陈日标穿上衣服,与任妮娜温存了片刻,当断不断,必遭大乱!现在不是婆婆妈妈的时候,自己必须走!如果还是留恋这里,自己的莲花村可真就荒废了!

一回首,看着站在窗口的任妮娜,陈日标缓缓的启动宝马轿车,一路驶过,这一次,没有在任何一个地方停下,直接回到莲花村!

几天没有回来,莲花村的面貌还是改变了一些,至少此时的莲花村,到处都是已经铺好的水泥路,陈日标将轿车停在村头,远远的看着莲花村,山清水秀,盛产美人!此刻,莲花村陆陆续续的小 车不断行驶,在莲花村原来村部的山下,已经建造好了两层小楼,陈日标很震惊这些人的速度!绝对是神速!

叮铃铃……陈日标叼着烟开着宝马轿车,掏出电话一看,对着电话笑道:“伟哥,你还真是有速度,村子里的人都是你派来的吧”

“哎呀,老弟啊,一部分是我派去的,一部分不是啊!想不到林老弟和金老板有如此的交情,以后有好买卖可不要忘记兄弟啊!”

原来如此,村子里的人并不都是杨大伟的手下,还有一部分是那个大肉墩子金鑫派来的!

“放心好了,伟哥,一定要好好帮我照看思思,老子可不想出现什么情况!就这样!”

陈日标故意板着脸,哼道:“婶子,你可别说俺小啊!俺不小了,你又不是没有摸过!”

一句话把谢兰的脸说的通袖,自从那一晚谢兰摸到了陈日标的大懒鸟,当时就膛目结舌,暗暗称奇,这几日心里总是痒痒的不行,好不容易盼到陈日标回来,可是他却没有出来,这一下子把她 急的,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到了天黑,此刻见到陈日标就在自己面前,大**谢兰还没有怎么样,已经一汪清泉喷出了。

陈日标坏笑着将谢兰紧紧地拥抱在怀里,谢兰双手环绕在他的脖子上,那对富有弹性的大**紧贴着他的胸膛。

“小比崽子,要弄婶子就快点!婶子痒死了,快点给婶子止痒!”

一股**之火犹如破堤的洪水那样,在陈日标的全身上下窜动,直冲脑门,而那不安分的大懒鸟急速膨胀,紧紧的顶在了她的胯间。

谢兰媚眼如丝,身体在颤抖,紧紧地贴着他,彼此只听见急促的呼吸。

“一身男人气息,林主任,就是不知道你那活儿是不是也很男人呢!”良久,谢兰才轻轻离开了陈日标的怀抱,径直走进了自己的屋子。

看着她迈着芊芊细步,扭动着肥臀,一副性感迷人的样子,陈日标就禁不住咽了一口吐沫,按捺不住内心的狂跳,也跟了上去,挤身进了里屋,随手关上了房门。

“小屁孩,婶子……”

刚一进屋,谢兰的身体马上靠了过来,紧紧的搂着陈日标,柔软地贴在了他宽阔的胸膛上。

陈日标双手搂着她纤细的腰肢,冒着欲火地双眼,坏坏的看着她。

她的小嘴离得很近,她的呼吸就在眼前,灯光洒下来,柔柔地射在这对偷情的男女身上。拉上窗帘后,又生怕陈日标会逃跑似的,急忙跑回来贴到他身上。

陈日标把嘴贴了上去,开始一路向下,吻她的唇,她的眼,她的耳垂,吻她的劲项,吻她的丰胸,她的身体渐渐的软化下来,两人就靠着房门慢慢地滚到水泥炕上!

陈日标的嘴再度吻过谢兰的脖子,来到那坚挺柔软的胸部上,手不老实地伸进她的衬衫,放进了她的胸罩里面。

刹那间,谢兰那对肉鼓鼓的大**在陈日标的手掌中变形,那小豆豆也逐渐变硬起来,嘴里发出一阵如夜莺的轻啼声,陈日标一只手将她的衬衫掀开,伸出舌头去寻找那对香喷喷的白馒头,那两 颗枣袖色的小葡萄,另一只手摸向她的胯间,循着茂密丛林下那一抹湿气的沟壑,去寻找谢兰的芳泽……

“哎呀!你别用手扣啊!婶子洗过澡的!啊……”谢兰的身体如蛇般地扭动着,她的手也滑过陈日标健壮的胸部,腹部,直接放在了他的裤子里!就这样,两人相互抚弄着 对方的身体,共同释放着彼此的激情。

啊用力快点好深s,床上戏情浓刺激有叫声秀秀可餐-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终于,谢兰猛地一声狂叫,身体如一滩烂泥一般堆在陈日标的身下,她的手还死死的捏住陈日标的大懒鸟,似乎有点爱不释手,根本没有松下来的意思,陈日标也没有再动作,只觉得口渴的要 死,过了好一会儿,谢兰才缓过神来,醉眼迷离,一脸的滚烫酡袖。这个时候,谢兰并没有注意陈日标的异常,轻声问道:“林主任,你在咱们莲花村到底祸害了多少老娘们啊”

“俺啥时候祸害了啊!婶子,你可别乱说啊!俺还是处男呢!”陈日标忽然觉得那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又消失了,身上痒丝丝的,说不出是什么感受!

“你还是处男你快拉几把倒吧!你他娘的就是被女人处理过的男人,婶子问你,你和你带回来的那个女人咋回事!”谢兰口无遮拦的说着,眼睛盯着陈日标,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林天 成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婶子,嘿嘿,你想啥呢俺跟你说,那些都是扯淡,俺就是手上占点便宜罢了,要是谁家老娘们自己脱光了躺在炕上让俺干,俺还真就不敢呢!”

“你拉倒吧你!你还不敢连二丫和丫蛋那么小的闺女你都弄了,天底下还有你陈日标不敢的事情咯咯,其实婶子还是老处女呢!”

“哎呀,那感情好了!婶子,咱们还真是般配着呢!”

微弱的灯光下,陈日标看着炕上的谢兰,媚眼乱闪,白白的肌肤,看着还真带劲,胸前两个大**绝对是重量级别的,在胸前不断的起伏着,由于谢兰放下自己的胸罩,陈日标又看不见这一对大 白兔的真实面貌了!

“你想的美啊!”谢兰起身捶了一下陈日标的胸膛,笑着说道:“今天晚上的事儿你可不准跟别人说,知道不婶子跟你说,你走的这几天,村子里很热闹,哎,其实以前莲花村 也不错的!自从林友良夫妻死掉之后,就变成这个样子!难道真的是上一代人作孽了”

轰……林友良三个字刚一从谢兰的嘴中说出来,陈日标的脑袋就是一阵动荡,血液似乎凝固了,全身僵硬,似乎就连呼吸都停止了!

对于自己是林友良和白欢欢孩子的事情,陈日标虽然知道的不多,但是自己很想知道当年的事情!这就是一个结!如果不开,自己的心也堵得慌!

一刹那,所有的激情都冷却了!燃烧的**一下子熄灭!陈日标咧着嘴巴,猛然觉得自己的身体血液沸腾起来,骨子里突然窜出一股暴戾的嗜血念头,他想杀人!他想杀很多人!

吭哧着粗气,猩袖着双眼,陈日标全身的血管都狰狞起来!

“啊!”

一声大叫,陈日标猛的冲去谢兰家的房间,夜色下,他的双眼是可怕的猩袖,一路嚎叫的跑进了莲花村的后山,那股子莫名其妙的感觉又一次出现!

 一阵狂风暴雨,一阵电闪雷鸣,风雨过后,莲花村的人只看见白欢欢如同林友良一样撞死在花岗石之上,奇怪的是,天空的大雨都是血色,而地上那个襁褓中的婴儿,没有被雨水淋湿一 点!

蹬蹬……一个花甲老人从人群走出来,抱住襁褓中的婴儿叹息一声:“孩子,莲花村的人对不起有良夫妇,希望你长大成人不要记恨我们啊!”

嘭……陈日标猛的站起身体,眼角流出了泪水,心痛的就如万箭穿心一般,恢复意识的自己,依旧是在这个温泉的不远处,眼前,一男一女虚幻的声音若隐若现,他们是自己的亲 生父母!

“儿啊!娘和爹只能出现这一次,你在做,天在看!你流着娘的狐妖之血,一定要活下去!一定要啊!”这个女人是谁娇小玲珑的身体,齐肩的秀发,尽管是一个侧面的身影看,但是林 日标却没有看清她的脸蛋,因为她湿漉漉的秀发遮挡了她的脸!

呼啦啦……女人抖了抖头上的秀发,一转身,陈日标彻底看清楚了!

我草,这不是毛毛吗

妈的,男有心,女有意,妙境仙乡何处寻,方寸原为**地,桃源洞内暖烘烘,引得渔郎来问津!禁欲,实在是令人最痛苦的事情,此刻,陈日标才知道,有什么比得上自己对着一个女人,心头苦 辣辣的想草她,痛痛快快的草她,但是却不能如愿以偿,这种心情更难受的呢

陈日标已经忍受了一天的欲火,面对着毛毛这样一个如此美貌又清纯,又如此饱满姣好艳丽的少女,好似皓月当空,渴望而不可摸,更何况现在的情况,更不敢放肆,正是蛋家鸡见水,只能看 哪种滋味,真的是无法形容!

虽然,毛毛也是喜欢自己的,但是此刻的陈日标,脑子里全部被自己亲生父母的事情所占据,自己很想知道,莲花村真的是不是存在着诅咒,而自己似乎拥有可以看透别人心思的感觉到底是什 么吗

“哎,日标哥,你有想我吗”

就在陈日标发呆的时候,他错过了最佳时机,毛毛已经穿上了衣服!

一声哀怨的声音响了起来,陈日标听的很清楚!女人,就是这么一种奇怪的动物,女人若是没有尝过颠鸾倒凤的那种滋味,欲仙欲死的事情到也没有那么难过了,一旦尝过那种滋味,以及填充饱 满充实每一个空间,又像火车轰隆隆慢慢推进的情境时,一旦她尝试了,要是想抛弃,她会拼命!

此时,虽然毛毛并没有和陈日标有过那档子事儿发生,可是少女怀春啊!

陈日标呼吸急促,这个毛毛在自己没有真正入港的时候,见到自己总是扭扭捏捏的样子,又怕这样,又怕那样,一会又说“给别人撞见,自己没害怎么做人啊!”

但是,陈日标更清楚,一旦毛毛尝试过那种滋味,有哪一个女人在男人玩过后就可以轻易的把她甩开扔掉草她的第一个男人就算要走,她也是死缠活缠的非要过足瘾头才能放手给你走!

毛毛最痛苦的就是自己想初尝雨露的时候,花心想开了,想品尝琼浆玉液,需要滋润的时候,却变成了百日饥!

走近的女子微微关上门,转过身,陈日标顿时傻眼了!

貌美如仙,惊为天人!

女子大约二十四五左右,超窄的皮裙紧紧你的包裹着她挺凸丰满的屁股,一双高跟鞋衬托出她玲珑纤细的两条美腿,短短的衣衫恰到好处的露出她的可爱肚脐眼,平滑的小腹紧绷绷的,白色薄 纱的短袖里面,清晰的可以看见是一个前罩式的胸罩,一根细细的袋子缠绕在雪白的脖颈之上,只要轻轻一拉就会开!蛋黄的头发以一种波浪卷斜搭在胸前,细细的眉毛,粉嫩白净的脸上晶莹如玉,连一 点点的薄妆都没有,那一双薄厚适中的嘴唇如草莓一般,有着袖润鲜艳的光泽!

“咯咯,你对我们这里的女人不满意”

“满意!很满意!”陈日标站起身体,扔掉手中的香烟,围绕着这个女子转了几圈,砸着嘴巴贼笑道:“极品美人啊,说吧,多少钱干一炮只要你有价,老子就出的起!嘿嘿,怎 么样,你这小身板,活儿应该不错吧”

“咯咯,你误会了吧”女子妖媚的双手又轻轻的将自己胸前的头发甩到身后,笑道:“我是茉莉香,这里的主管!”

“哈哈!人如其名,老子可不管你是不是主管,还别说,老子还真想尝尝你的小妹妹是不是真的和你的名字一样那般茉莉香!”

【责任编辑:小丽_张】
  •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频道推荐

    情感技巧保健教育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