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两性健康 > 两性情感

第一次的感觉,两人做人爱技巧姿势图简易图极品小爱

发布时间:2019-07-13 23:34  来源:猫扑两性网(www.domop.cc)    我有话说 

导读:陈慧淡淡的道:信,为什么不信呢你可是我的心腹大将,要是你的话我都不相信的话,我还能相信谁的好了,先去上班吧,我找人帮你问问你车子的事情。 见到她这么有信心的...

陈慧淡淡的道:“信,为什么不信呢你可是我的心腹大将,要是你的话我都不相信的话,我还能相信谁的好了,先去上班吧,我找人帮你问问你车子的事情。”

见到她这么有信心的样子,我也只好没有继续过问,不过我越发的觉得陈慧一定认识这个女人,要不然不会这么轻易的就相信我。

今天的工作也没什么变化,无非就是处理些事情,然后到客服那里学习。

下了班后,我便直接回去,到楼下,我习惯的抬眼看了一眼阳台,不过没发现有灯光,看来王琴应该没有在家里。

我停好车,摸出一支烟点燃,慢慢的朝着楼上走到。

刚走到四楼的楼梯口,正好看到一个人影蹲在门口,依稀能分辨出来是个女人,不过没看清楚是谁,我心里暗道,难道是王琴

我下意识的问了声:“琴姐”

不过女人没有回答,她正捂着肚子,像一只龙虾一样蜷缩在我的门口。

听到我的声音,她微微睁开眼睛,用很虚弱的语气道:

“你回来了”

我心说,废话,这是我租的房子,我肯定要回来了。

“你是谁怎么会在我的房间门口你这是怎么了”我急忙问了三个问题。

“薛雨晴……”她的话还没说完,又急忙捂着肚子蜷缩成一团,脸色发白,神情极为痛苦,额头上尽是密密麻麻的冷汗。

我来不及多想,只得赶紧把她从门口抱起来,飞快的跑到楼下,开着车把这个女人送到医院里。

第一次的感觉,两人做人爱技巧姿势图简易图极品小爱-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一进去医院,看到这女人现在的样子,医院急忙安排担架车把她拉到手术室里。

很快,一名医生就从里面出来,我急忙凑上去问道:“医生,你好我想问一下,她这病……”

“你是患者的什么人”医生眉头一皱:“是她男朋友吧还是她丈夫”

“呃……”

“呃什么呃一点担当一点责任心都没有。”医生面如寒冰:“幸亏你送来得及时,要是再晚一会儿病人的生命就有危险了,真不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到底有没有一点常识的。”

“现在我们初步的判断是你女朋友胃出血,我们已经通知内科的医生过来,你先去交费吧。”

“会死人吗”我下意识的道。

“你说呢你们现在的年轻人就是不知道注意身体健康。”医生瞪了我一眼,转身走进手术室。

虽然我不知道医生说的脂肪瘤是什么病,不过看他的样子,似乎挺严重的。

不过既然要去先去交费,好在我微信里还有点钱,于是我拿着薛雨晴的单子来到了交费处。

里面传来一道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姓名”

“薛雨晴。”

“年龄”

“呃……20。”

“家庭住址”

“这……”我差点气得要冲进去抽里面的人两巴掌,努力平复了一下情绪,把我住的地方报出来。

我交完费后,回到手术室门口,里面走出一名医生,他对我道:

“经过检查,我们现在已经确认了里面的病人得的是胃出血,需要马上治疗,否则将会危及生命,不过在手术前,我们需要病人家属签字,”

我一下子愣住了:“签字”

医生面无表情的道:“对,需要病人家属签字,虽然这例手术我们医院不是第一次做,但是只要是手术就难保不会出现其他的问题,也就是说,只有经过病人家属签字后,我们才能进行手术。”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签下自己的名字。

又过差不多两小时,手术室的红灯才变绿,主治医师疲惫不堪浑身是汗的出来。

一看到我傻坐在门口,他朝着我微微一笑:“手术很成功,没事了。”

我朝着医生的身后看了看:“她人呢”

“哦,病人很虚弱,又加上麻醉剂的原因,所以现在在手术台上睡着。”医生道:“不过由于刚做手术,所以需要住院,你去办理住院手续吧。”

住院手续

这特么的……

我百般无奈的去收费处交钱,然后回到了病房里,只见这叫薛雨晴的女人一脸苍白的躺在床上,双眸紧闭着。

正当我准备把她叫醒时,她猛地发出一阵激烈的咳嗽声,我急忙回头一看,发现她一脸痛苦的在床上扭转痉挛。

吓得我一时间手足无措,急忙出去找护士过来检查。

护士过来检查了一遍后,对着我道:“麻醉剂的劲过去了,这是正常现象,自然是有些痛,你喂她点开水或许可以减轻她的疼痛。”

“好的,谢谢。”我感激的点点头。

护士目光落在空空荡荡的床头,又对着我道:“你女朋友至少还要住院一段时间,你最好还是回家里拿些必备的生活用品。”

我眼睛在病房里溜一圈,看到别人的病床床头都摆满什么水果啊鲜花啊各种营养品,反正是五花八门,琳琅满目的,再一扫她的床头上空空荡荡的。

薛雨晴醒来后,就一直背对着墙,看也不看我一眼。

我心里瞬间一肚子的火气,妈的,大晚上的跑到我的房间门口,要不是我及时送到医院,估计都挂了,你居然一句话也不说。

有你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吗

深吸了几口气后,我轻轻问道:“你怎么会出现在我的房间门口的我们好像不认识吧”

她沉默着。

过了好一会儿,我才听到她那虚弱的声音:“我本来准备去找你的,但是没有钥匙,所以就在门口等着你回来,有问题吗”

我直接怒了:“还有问题吗这问题大了,我们非亲非故的,你莫名其妙的跑到我住的地方,差点死在哪里,要不是我送你到医院里来,你早就死了,现在然后居然还用这语气跟我说话,是我欠你的吗”

“我有让你送我到医院吗”薛雨晴没有丝毫的退让,然后又接着道:“我口渴了。”

我气得都乐了,难道我救她还救错了

不过看在她现在的情况,我只好把心里的火气压下去,起身给她倒了杯水,强忍着朝她脸上扇两巴掌的冲动,轻声问道:“你家里人呢你打电话通知一下他们过来吧。”

薛雨晴沉默了片刻,然后用冰冷至极的语气道:“他们死了!”

我顿时愕然,这是负气离家出走吗

现在的年轻小姑娘就是矫情,一和家里闹矛盾或者和男朋友闹别扭,就喜欢离家出走。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地址”

“你那辆车是我借走的,所以自然就知道了。”

合着半天,原来这就是那个落跑的新娘,她不但抢我的车,扒光我的衣服,完事了居然还想住到我家里面去。

我气得差点没蹦起来:“车呢”

“我开到河里了。”薛雨晴轻描淡写的说道道,仿佛把我的车开到河里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开到河里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做”我真恨不得给她一耳光。

这辆车可是我花七千多块买来的,她居然给我开到河里

“我累了。”薛雨晴说完,又侧着身子躺下来。

我真气得一佛出世二佛涅槃,这特么的到底算是怎么一回事

旁边的一个大妈过来轻声对我道:“小伙子,小两口吵吵闹闹的是很正常的事情,床头打架床尾和嘛,再说现在你女朋友刚做手术,还是先让她好好休息休息吧。”

麻蛋,这特么的……

我咬牙切齿的盯着薛雨晴的背影好一会儿,然后出门到医院斜对面的超市买来一大堆的东西,各种各样的都买来一大堆,把她的床头堆得满满的。

薛雨晴一直背对着我,我也不知道她睡着没,好心的道:“我给你买了不少的东西,对你已经是仁至义尽,有时间就打电话给你家人或是男朋友来照顾你,我先走了。”

“别……”薛雨晴忽而开口道:“别走……”

我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薛雨晴眼眶微微通红:“想不到我生病住院,居然是你这个被我抢了的人陪着来的。”

这都什么时候了,她居然还在这里感慨。

不过看在她刚做手术的份上,我一个大男人也不好和她计较,于是我说道:“好吧,看来你身体挺好的。”

我这纯属没话找话,因为我觉得我接下来的生活不会再和这个女人有关。

薛雨晴神情微微一黯:“算了,你还是回去吧,我一个人在医院就行了,要是被人问我在哪,还请你不要说。”

“那好吧,有什么随时给我电话吧。”我把我的号码写在纸上留给她,然后就直接返回租房里。

虽然我一直不相信一见钟情的事情,可是陈瑶却是给我上了硬生生的一课,但是这个落跑新娘薛雨晴也应该不会是看上我,再说我自己也没那么大的魅力。

要是两人之间的关系,那无非就是她抢走了我的车子而已。

回到屋里后,王琴的房间居然没有亮着灯,也不知道这两个女人又是上哪里去浪了。

我甩甩头,不再想那么多,躺在床上后,跟表姐和陈瑶聊了一会儿,就准备睡觉。

但是没想到意外接到了陈慧打来的电话:“佩春正,你有没有看到那个抢走你车子的新娘”

陈慧的话让我心里一个咯噔,我心里暗道,难道陈慧真的和她认识不成

虽然我知道答应了薛雨晴,但是谁知道她是不是忽悠我的,于是我问道:“陈经理,你们两个之间是不是认识”

陈慧在电话里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才道:“认识……她叫薛雨晴,刚从美国回来没多久……”

“真的”我急忙道:“那太好了,她现在在第三人民医院三楼312病房,你赶紧去看看她吧。”

既然陈慧认识,那我就不能瞒着陈慧了,毕竟她可是我的上司兼大姨子,要是哪天她发现我和这个薛雨晴有什么关系的话,瑶瑶肯定会伤心的,不过怎么样,我都不能伤害瑶瑶。

“她进了医院”陈慧愣了下,顿了顿,有些诧异的道:“你怎么知道的”

我苦笑着道:“她今晚上跑到我住的这地方来,要不是我回来得及时,估计她就要没了,然后我就把她送到了医院里,你先过去看看吧。”

“行,那我就过去看看。”陈慧忽而轻声道:“谢谢。”

这声谢谢弄得我一头雾水的,本来我还想问问,不过陈慧却挂断了电话。

看来陈慧和这个薛雨晴之间的关系并不简单,要不然也不会这么着急了。

我把手机丢在一旁,就直接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后,我正准备去洗澡,但是没想到却看到筱筱打着哈欠从隔壁的房间出来。

一看到我,她就道:“小哥哥,早上好啊。”

“早上好。”我有些诧异的道:“你们昨晚几点回来的”

“差不多一点钟吧。”筱筱揉了揉眼睛:“昨晚我们出去做户外直播了,所以回来得有些晚,本来还想叫你出去吃夜宵的,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看来下次有机会再请你好了。”

“没事。”我笑着道:“下次我们有机会,再一次聚聚好了,毕竟这是我离主播最近的距离了,必须得火钳刘明,要是你们红了,还等着你们罩我呢。”

“有觉悟。”筱筱笑吟吟的道:“等我们火了罩着你。”

这大早上的,我也不好问人家要去干嘛,于是我先回房间里,等到差不多了,这才从房间里出来,洗漱一番后,开着陈瑶的车子去了单位。

也不知道薛雨晴的情况怎么样了,那车子的事情可得要个赔偿才行,要不然等表姐回来了,我还真不知道怎么解释呢。

等我到了公司里,恰好遇到陈慧:“过来上班了”

“嗯。”我点点头:“不知道你那个朋友怎么样了。”

“还好吧。”陈慧淡淡的道:“对了,车子的事情她跟你说抱歉,会给你赔偿一部车子的。”

有这句话我就放心了,于是我说道:“那我先去忙了。”

忙了一天。

下班后,我刚回到楼下,口袋里的手机就响了,我把手机拿出来,却发现是一个本地的座机号码。

刚一接进来,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道甜美的女声:“请问是唐先生吗这里是市第三人民医院。”

市第三人民医院

我一愣,然后回道:“我是,请问你们找我什么事”

难道又是准备给我推销健康保险之类的

“是这样的唐先生,你的女朋友不见了,请您立即来医院一趟协助处理。”

女朋友不见了

我心里一下子冒出了好几个问号,难道是陈瑶去了医院

可是就算是陈瑶去了医院,那表姐也应该回来了吧。

“你们是不是弄错了”我小心翼翼的问道。

“不会错的,你昨晚把你的女朋友送到医院里来住院,可是刚才我们护士准备给她换药时发现她不见了,你还是赶紧来一趟吧。”

听她这么一说,我立马想起医院里的薛雨晴,可是她好像不关自己的事啊。

为了避免会有官司上身,我还是赶到了医院里去。

经过一番交涉后,医院同意让我自行去寻找,同时他们也会派人去找。

可是这城市这么大,我们要去哪里找这么一个人难道是薛雨晴不想还我钱,然后自行消失不见的

我咬牙切齿的想到,甚至决定了,要是明天再找不到,就报警找人。

一直到八点多,我才筋疲力尽的回去,一上楼,就看到一个穿着病号服的人影蜷缩在我的房门口。

我小心翼翼的问道:“你谁啊干嘛坐在我房间门口”

这人缓缓抬头看着我,一看清楚她的容貌,我心里一个咯噔,这不就是那薛雨晴吗

她怎么会在我房间门口的

我急忙打开门,把她扶进去,然后又给她倒杯热水,这才开口问道:“你不要命了刚做完手术就到处跑,到处跑也就算了,你怎么又回到我这里来”

我真不知道她到底和我什么仇什么怨,怎么老是来找我呢。

薛雨晴脸色发白,看上去楚楚可怜,所以我只好把肚子里的火气忍下来。

她喝完水后,耸拉着脑袋,一副随时歇菜的样子,我急忙扶着她上床。

看着她一脸惨白,面无血色的躺在床上。

考虑到薛雨晴刚做手术,也不适宜吃些辛辣的,我特意去外面给她买了一份粥,然后又给医院回个电话。

医院那边絮絮叨叨的,对薛雨晴的出走很不满,同时也让我尽快把她送回医院里去,以免发生伤口感染。

回到屋里后,我拉过来一张椅子坐在床边,轻声道:“薛小姐,我来喂你,起来吧。”

薛雨晴听到我的话后,伸出两手,看样子是打算让我扶着她起来。

我苦笑一声,把她从床上扶起来,薛雨晴美目凝视我一会儿,轻声道:“你是陈瑶的男朋友”

看来陈慧已经把我和陈瑶的关系告诉了她,于是我毫不掩饰的点点头:“嗯,陈瑶是我女朋友干嘛这么问”

薛雨晴没有直接回答我的话,而是嘴角微微扬起,摇了摇头:“那你知道她们家的事情吗”

“她们家的事情”我茫然的摇摇头:“我和瑶瑶在一起又不是看中她们家的钱财,要是有什么事情,我们两人自然会一起分担。”第二天,我起来个大早,去找个饭店点了只乌鸡汤,然后朝着医院而去,我昨晚答应薛雨晴要去医院看她的。

差不多两个小时后,我用保温盒装着香气逼人的乌鸡汤去了医院。

薛雨晴正侧躺在床上玩着手机,我放下乌鸡汤,笑着打趣道:“别那样玩手机,小心近视了。”

“那你扶我起来吧。”薛雨晴深吸了口气,神情坚定的道:

“待会儿你帮我去问问医生,我今天能不能出院我一刻都不想在医院里呆着。”

我点点头,然后打开保温盒,说道:

“行,待会儿我去问问医院,你现在先把这鸡汤喝了吧,听说煲了两个多小时。”

同时拿起勺子,轻轻的吹了几口气,然后再喂她。

薛雨晴没有丝毫的迟疑,张开嘴就喝下我煲的鸡汤,动作显得极为协调。

旁边一个一头银丝慈眉善目的大妈看着我们的动作,轻声笑道:

“小两口就是要恩恩爱爱的,小伙子,就算工作再忙,也要先照顾好你女朋友,这么漂亮又这么好的女朋友上哪找去你不知道啊,昨天你女朋友以为你不要她了,就急急忙忙的从医院里出去。”

身旁的薛雨晴俏脸唰的一下变得通红,连白皙的脖颈也变得白里透红。

我一下子尴尬起来,不过也懒得去解释。

等薛雨晴喝完鸡汤后,我又去找医院办理薛雨晴的出院手续,原本医院并不同意让薛雨晴出院,不过薛雨晴却强硬的选择出院。

本来我还犹豫着是不是继续让薛雨晴跟我住在一起,不过好在她显然之前跟陈慧说了。

我们刚到门口,就遇到陈慧。

“怎么不在医院里多呆几天呢”陈慧上前来,轻声的道:“要是我们有时间一起会来看你的。”

“不了。”薛雨晴深吸一口气,回头看了一眼医院,有些疲惫的道:“我再也不想呆在医院了,陈慧我们走吧。”

说着,她看了我一眼,道:“赔偿的事情我会和陈慧说的,这两天谢谢你的照顾,想不到照顾我的居然是一个被我抢了的人,可悲可叹。”

这话说的我一头雾水的,薛雨晴说完之后,把我的手机还给我,就跟着陈慧上了车,两人很快就疾驰而去。

我目送着她们离开,接着也跟着上了陈瑶的车子,看来我近期只能开着陈瑶的车子了。

回到屋里后,当我走过客厅准备回到房间里,经过王琴的房间时,忽然听到王琴一阵含糊不清的声音,而且好像还在呼唤着我的名字,虽然很小声,但我还是听到。

奇怪,难道这个女人知道我回来了

还是说她生病了

我心生好奇,走到她的房间门口,轻轻推了门。

当我的视线投向房间里时,一瞬间,我不由得的瞪大了眼。

在梦幻般的房间里,只有王琴一个人,她现在正躺在床上,身上穿着一件浅粉色的睡衣,不过现在已经是淩乱的敞开来,胸前雪白丰满的山峰一览无遗。

同时她右手在她小腹下那诱人的秘处上抚摸着,左手则揉搓着高挺的山峰,脸上露出渴求的表情,微微的娇吟着。

我没想到自己看到的会是这么一幕,我的心脏一下子猛烈的跳动起来,脑子里全是王琴那娇艳的容貌和那丰满的山峰雪白细嫩的肌肤,一团邪火一下就升出来。

王琴显然没有发现我就站在门口,她雪白的小腿轻轻摇晃着,时而脚尖着力,身子拱起,时而碾转娇吟。

双手在胸口一阵摸索,很快,她身上的睡衣就已经完全脱掉,紧接着,她一手握住胸前雪白的山峰,小手在酥胸上握了握,然后伸出手指头夹住微微微上翘的粉红色相思豆。

看着在王琴手心里变幻的酥胸,让我有不顾一切冲过去咬进嘴里的欲望。

“好爽……爽死我了……”

在她的爱抚下,山峰上那粒原本小小的乳头,逐渐凸现出来,远远望去,就像一颗刚摘下来的鲜红樱桃般。

我强忍着没有冲进去的冲动,继续向王琴的下身望过去,此时,仰躺在床上的王琴呈得有点浪荡而撩人。

“佩春正……亲爱的……我好爽喔……啊……”

王琴跟着娇吟一声,双腿又微微分开,小手在一片芳草下面的缝隙里轻轻摸索着,她身子也跟着蠕动一下,接着她以中指轻轻揉着两片花瓣,手指在里面进出几下,又摸了一下缝隙上端突出的小豆子。

随后她全身一阵哆嗦,娇媚的脸上闪过一丝痛快且又快乐的神情。

“好弟弟……就这样……用力……快点艹姐姐……”

这女人居然一大早的就憋不住了,看来是知道我今天放假,所以就专门故意等着我的。

我摒息仔细的继续窥视她,只见她用手指拨开她缝隙上的两片花瓣,随后手指又移到上面的小豆子,慢慢的画着圆圈般旋转着,偶而也伸出了中指插进她的花心里,轻轻的抽送着。

没想到王琴再自我寻求快感的时候,居然还会喊着我的名字,显然我给她的爽感是她没办法忘记的。

【责任编辑:小丽_张】
  •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频道推荐

    情感技巧保健教育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