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两性健康 > 两性情感

撕美女衣服,男女啪啦啪图片动态图新晋人强

发布时间:2019-07-13 23:37  来源:猫扑两性网(www.domop.cc)    我有话说 

导读:到单位后,陈慧一看到我,就道:你来得正好,先把手上的事情处理了,然后我们去蓝美那边,那边出了点事情。 蓝美出事了我吓了一大跳,要知道为了蓝美的单子,我可是差...

到单位后,陈慧一看到我,就道:“你来得正好,先把手上的事情处理了,然后我们去蓝美那边,那边出了点事情。”

“蓝美出事了”我吓了一大跳,要知道为了蓝美的单子,我可是差点喝出胃出血。

陈慧点点头:“是北方那边交仓出了问题,不过客户是我们的,所以我们需要去处理,你先去看看邮件吧,看来真的要启动我之前跟你说的那个计划了。”

我一头雾水的打开电脑,点开邮箱,一下子就看到了新发来的邮件,一封是蓝美发来的邮件,质问为什么交仓会出问题,另一封则是北方仓同事发来的,还有蓝美货物破损的图片。

说蓝美的货物是因为装车时没装好,所以导致的,看来还得跟蓝美的人好好解释一番,难怪陈慧会让我跟着她去蓝美那边看看了。

要是这个事情处理不好,说不定就会把我们和蓝美之间的合作推到冰点。

看完之后,我跟陈慧道:“陈经理,看来这事我们要和蓝美好好解释,要不然会把我们的合作给毁了的。”

“不错。”陈慧点点头:“虽然我们当初谈合同时是有一定的破顺率,但是这事还是亲自去蓝美那边,找那个郭经理谈谈,这样,我先给他给电话,要不然等我们贸贸然过去后,万一人家不在呢。”

这话也是道理,去拜访之前还是先要和人家通通气,要不然会造成误会的。

陈慧拿着手机拨了号码出去,谈了几分钟,一直都是陈慧在跟那个郭经理道歉,什么不好意思抱歉之类的,总之好话说了一箩筐,可见她这个职位的压力可小。

不但要把部门的营业额提升上去,而且还要把客户的关系维持好。

不是有句话这么说的吗。

屁股决定思路,坐在某个位置后,就要为这个位置的事情而操心,正如我之前那样,总觉得坐办公室是件很轻松的事情,可是等到我真正坐上来后,才发现没那么简单。

没过多久,陈慧就回来了,摇了摇手机跟我道:“郭经理约我们今晚上吃饭,看来又要破费了。”

“约在哪”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听到吃饭,就想起了那天晚上喝酒的事情。

“聚味楼。”

忙活了一天后,临下班时,我跟表姐说了声,随后就开着车带陈慧朝着聚味楼而去。

虽然我一直对别人的威胁不感冒,但是对于陈慧的话,我还是不得不听,我下意识的问道:“难道薛雨晴是什么可怕的来头”

撕美女衣服,男女啪啦啪图片动态图新晋人强-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对。”陈慧点点头,淡淡的道:“若非平时,你只怕这辈子都不会认识她,更不会听说她,她的身份比我们家的还要可怕,这么说你能理解吗”

“那好吧,估计又是什么豪门逃婚的事情。”我微微一笑:“陈经理,我这人还是有自知之明的,不是我的,永远都不是我的,但要是我的,别人一定夺不走。”

“但愿你以后还能有这个底气跟我说这番话。”陈慧靠在椅背上,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其实你和瑶瑶的事情,我并不是很好看。不过既然她选择了你,愿意用一辈子做赌注,那就不要让她失望,只要你跟着我,我会带着你去开拓疆土。”

“佩春正,也许你也隐约看出了我们家的身份,但是这还只是冰山一角,我还不知道你们的事情能瞒过我的父母多久,但是我希望你能尽快成长起来,永远不要让瑶瑶失望,也不要辜负了她的深情,我可以看得出来,她很喜欢你很爱你。”

陈慧的话让我有些压力过大的感觉,但是我也明白,这年头物质是决定幸福指数的标准之一,要是没钱,那就真的什么都是。

不是有句话这么说的吗,贫穷夫妻百事哀。

不管是不是为了和陈瑶在一起,我都不能一个月拿着一点点的工资,我还想要帮表姐实现她的愿望呢。

一想到表姐,我又忍不住想到这两天发生的事情,没想到我们最后还是……

我正想着问题,放在中控台的手机就响了,我看也没看,就接通耳朵里的蓝牙耳机。

“呆子。”表姐柔美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到我的耳朵,听上去,就让人从心里有种酥酥麻麻的感觉,一种没办法用言语形容的美感。

“姐。”

每次听到表姐的声音,我发现我都忍不住有些沉醉,心神一阵荡漾。

“少喝点酒。”表姐轻柔的声音如同春风拂面:“要是你喝不下了,就给我电话,我去把你接回来,要不然我一个人不放心,记得随时给我电话,可以吗”

“嗯,没事的,要是我真喝不了,我会给你电话的。”我心里一阵感动。

“那你先去吧,我随时等你的电话。”

说着,她就掐断了电话。

这辈子,我不知道我会不会辜负表姐的深情。

一方面是陈瑶的感情,另一方面又是我和表姐自小到大的感情,手心手背都是肉,哪一方面,我都不愿意辜负。

“你表姐的电话”陈慧在一旁淡淡的问道。

我点点头,哈哈笑道:“嗯,她可能是怕我喝醉了吧,上次她就担心了一天,然后你又说了那么一句话,她还以为我在外面又找了女人。”

“得了。”陈慧没好气的道:“我那又不是故意的,谁叫你的手机正好没电了。”

我接着嘿嘿笑道:“陈经理,冒昧的问一句,那天晚上你有没有留下来”

“留下来你个头。”陈慧脸色一变,几分薄怒的道:“狗嘴吐不出象牙,好好的开你的车,这话不要传到瑶瑶的耳朵里,要不然我们两个可都会有麻烦的。”

我哈哈一笑,没有再说话。

要是我们之间的事情,要是被陈瑶和表姐知道,那真的就是天大的麻烦了。

没一会儿,我们就来到了聚味楼。

停好车,就直接朝着里面走去。

陈慧一报上郭经理的名号,服务员就带着我们找到一个包厢外面。

我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了郭经理的声音:“进来。”

我和陈慧推开门进去,正好看到蓝美的郭经理还有另外两个人,不过好像不是上次我们一起喝酒的。

“陈经理,小唐,你们来了。”郭经理站起来,笑吟吟的跟我们道:“快来坐。”

陈慧和我走过去,坐了下来,然后陈慧笑着问道:“郭经理,晚上好。”

好在今晚上郭经理并叫白的,而是叫了好几瓶红酒,不过一看都是价值中高档的。

吃了差不多两个小时后,陈慧就道:“郭经理,高部长李经理,你们先做坐,我去外面一下,佩春正,你帮我招呼好几位老板。”

我点点头,笑着道:“陈经理,交给我吧。”

等陈慧一走,我就站起来,给他们三人倒了三杯酒:“三位老板,估计红酒不是很过瘾,要不我们还是换白的吧,上次我估摸郭经理都没喝尽兴,这次我们好好喝个痛快怎么样”

郭经理脸色微微一变,然后笑着道:“唐老弟,你就别埋汰我们了,光是喝红酒,我们都有些受不了,要是再喝白的,我们可就要爬着回去了,而且我们这两位大佬可不能喝酒的。”

“那有些遗憾了。”我遗憾的道,然后端起杯子:“看来我们只能喝红酒了,请。”

“请。”

和这三人喝完这杯后,陈慧就从外面进来。

又闲聊了一会儿后,郭经理他们三就提出了告辞,劝了一番后,我们只好把他们送到聚味楼的外面。

陈慧目送着他们的背影离去,然后松了口气:“这事总算是成了,他们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了。”

我回眸看了下,陈慧今晚也是差不多喝了一瓶多的红酒,俏脸上粉红粉红的,就连白皙的脖颈也变得粉红,看上去诱人至极。

都说醉酒的女人最美,这句话果然不假。

陈慧原本有些端庄的气质里又多了一丝的妩媚,而且还带着一分娇柔,看上去有些不太真实的感觉。

“我们也准备走吧。”陈慧说了一声,刚想迈步下台阶,不料脚下一个踉跄,差点就摔倒在地上,我急忙伸手去扶,却一不小心碰到了她柔软的酥胸上,顿时一阵巨大的反弹力传到我的手心里。

陈慧哎哟一声:“佩春正,我好像又把脚踝扭伤了。”

也不知道该说她倒霉还是什么,我急忙把手从她的酥胸上挪开,道:“陈经理,我先扶你到那边看看吧。”

“嗯……”陈慧轻轻应了一声,很自然的伸出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我也很自然地搀扶着她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来,全程丝毫没有任何的不对劲。

就好像我们两个的关系并不是上下级和大姨子这么简单。

把陈慧扶到长椅子上坐下来,我就半蹲在她面前,笑着道:“陈经理,我给你看看吧。”

说着,我就一手抓着她的小脚,一手抓着她的高跟鞋,轻轻往下一脱,白皙光滑的脚丫子就露出来,不过我并没有留意到,而是把目光都投在她的脚踝上。

只见她的脚踝现在已经一片红肿,我苦笑一声:“看来你又把伤口给拉扯到了,我先给你揉揉,活活血,待会儿回去了,你找个冰袋敷一下。”

陈慧微微点头,俏脸上也不知道是因为喝了酒还是害羞,变得更加娇羞,看上去可爱极了。

我一边揉着,一边竟然有些心猿意马起来,一种没办法形容的瘙痒感从心里传来,喉咙也变得有些干涩。

我偷偷吞了吞口水,努力想要把这种感觉压制下去。

揉了一会儿后,陈慧就轻声道:“好了,我们先上车吧,回去我再用冰袋敷一下。”

“那可以。”我点点头道。

我拿着她的鞋子,接着道:“我还是扶着你过去吧。”

陈慧点点头,一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半个身子几乎都挂在我身上,然后试着单脚跳着朝停车场而去。

我看她这么辛苦,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陈经理,你现在的动作让我想起了一件好笑的事情。”

“不准笑!”陈慧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再笑我明天就炒了你鱿鱼。”

虽然她是这么说,不过我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最后陈慧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出来:“佩春正,我发现跟你在一起就特别倒霉,说,你是不是老天派下来折磨我的要不然为什么每次我跟你出来,不是遇到山洪就是扭伤了脚。”陈慧腰部的肌肉微微收缩了下,不过没说什么,小手伸出来搭在我肩膀上,慢慢朝着车子走去。

本来我还以为,只要把那小子打一顿,就没那么多事了。

可是没想到我们才刚走了没两步,后面就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我刚想回头看,后背就传来一声闷响,紧接着一阵剧痛跟着传来。

我身子不由一阵踉跄,急忙把陈慧护在身后。

“草你妈的,敢打老子!”后面传来秦晓气急败坏的声音:“也不打听打听老子是谁,我草你妈的!”

说着,后背又一阵剧痛,是那种疼到骨子里的感觉。

我怒火中烧,这小子居然跟我玩偷袭!

我一个转身,就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朝我飞来,虽然我看得不是很清楚,但是也知道这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急忙闪身一躲,正好躲过了这黑乎乎的东西。

这东西一砸到我脚边,就砰的一声巨响。

我低头一看,没想到这居然是个砖头,而且边上还有两块,说明这就是之前秦晓砸中我后背的。

“姓秦的!”一旁的陈慧气得俏脸发白,嘴唇也跟着哆嗦:“你神经病吗”

“我神经病”远处的秦晓狰狞一笑:“陈慧,不管你们今晚上是不是出去开房,我都会娶你的,然后狠狠操你!我还要操你身上的三个洞!”

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会说出这么恶毒的字眼来,我还以为上等人的社会都是很斯文的,但是没想到也会有这种败类。

“你——王八蛋!”陈慧也没什么恶毒的词汇,翻来覆去就是这么几个词。

我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妈的,看来老子今晚要给你点颜色才行!”

但是没想到秦晓居然拔腿就跑了。

“佩春正,你怎么样了”陈慧小心翼翼的走过来,我活动了一下,顿时感觉后背一阵发疼,当即就苦笑着道:“陈经理,我后背好像肿了。”

“我们到车里,我给你看看。”陈慧着急的道:“然后去医院包扎一下。”

顿了顿,她有些纠结的道:“佩春正,真对不起,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没事。”我摇头苦笑:“陈经理,这要说对不起还是我对不起你,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

“算了,不要说这些。”陈慧摇摇头,轻声道:“这个人以后都不要再提了。”

看得出来,这个叫秦晓的肯定是给了她很大的伤害,我也闭嘴不再谈,毕竟我们之间的关系去说这些事也不太方便。

上了车后,她就道:“佩春正,你赶紧把上衣脱掉,我给你看看。”

说着,轻轻在我背上摸了两下,她的手指柔软,还带着点点的清凉,就像是清风拂过,让我浑身舒坦,忍不住轻轻的哼了一声。

“没事的,我打小就皮厚肉粗的。”我故作轻松地笑着道。

“不行,那可是砖头!”陈慧秀眉蹙起:“别留下什么后遗症了。”

“好吧。”我脱下上衣:“那你帮我看看伤得怎么样了。”

陈慧伸出细长的手指,轻轻抚摸着我后背被打肿的地方,柔声问道:“疼吗”

我摇头笑了笑:“不疼。”

心里却暗道,你问的这不废话吗,你被打成这样试试

“肿起来了,看来需要去医院看看才行。”陈慧顺手把我衣服拉起来:“去医院,别到时候你表姐问起,你又不知道怎么回事了。”

“难道我要说被狗咬了”我有些好笑的道:“那我就去医院里处理下。”

一路上陈慧都没有说一句话,脸色也有些不佳,可能是因为那个秦晓说的话吧。

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前面,然后拿出手机摁了摁,我很自觉的没有去触她的底线,要是待会儿惹恼了她,那可就不妙了。

没一会儿,我们就到了医院,陈瑶没有从车里下来,而是继续在玩弄手机。

我只好一个人去医院里处理伤口,然后拿了些擦的药物,这才从医院里出来。

【责任编辑:小丽_张】
  •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频道推荐

    情感技巧保健教育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