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两性健康 > 两性情感

真爱熟妇的荡欲,哦嗯顶到花心了 办公室_流年

发布时间:2019-07-13 23:38  来源:猫扑两性网(www.domop.cc)    我有话说 

导读:我搂着怀中这柔若无骨的陈瑶,闻着她身上的淡淡幽香。 鼻息渐渐的粗重起来,将她搂得越发的紧了,仿佛要让她彻底溶入自己的身体里。 她紧贴在我身上,双手紧紧搂着我的...

我搂着怀中这柔若无骨的陈瑶,闻着她身上的淡淡幽香。

鼻息渐渐的粗重起来,将她搂得越发的紧了,仿佛要让她彻底溶入自己的身体里。

她紧贴在我身上,双手紧紧搂着我的身子,心跳也似乎和我的同处与一个频率上。

感受压在自己小腹上的异感,我心猿意马,双手攀在她背上,轻轻的抚摸着,缓缓向下,拂过她的腰际,继续向下移动。

之前被陈慧挑逗出来的欲望再次激发出来,在面对陈慧时,我可能还有些不自在,但是在陈瑶面前,我却没办法拒绝心里的那种渴望。

“佩春正——”她银牙轻咬嘴唇,发出一声轻呓,眼中染上朦朦水雾,脸上嫣红一片,似拒绝又似渴望。

虽是隔着衣衫,但她只觉得浑身燥热,无意识的轻啊一声。

脸上无比的娇羞,浑身有如抽筋剥骨般乏力,瘫倒在我怀里。

“瑶瑶……”我低声轻语,炙热的男子气息拂过她的耳鬓,让她双手忍不住紧握起来。

突然,她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急忙挣扎着从我的身上起来,从脖子到脸,红的如同朝霞般,全身发麻,羞道:“我们不能这样——”

话说到一半竟咽住了,俏脸通红,低下头,眼角含着泪,只管弄衣服,那一种软惜娇羞轻怜痛惜之情,竟难以形容。

我吓了一跳,急忙道:“瑶瑶,你怎么了”

“我们还没结婚呢……”

陈瑶的俏脸滚烫滚烫的,连带着脖颈也变得粉红,低着头不敢看着我:“佩春正,我想结了婚,再……再……”

没想到陈瑶居然会是这么保守,我心里顿时暗骂自己一声,看来和王琴那么久了,我开始变得有些下半身思考。

陈瑶倒在我的怀里,抬起眼睛看着我,柔情无限:“佩春正,你……你会不会生气”

真爱熟妇的荡欲,哦嗯顶到花心了 办公室_流年-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不等她把话说完,我炙热的大嘴就封住她小口,那灼热的气息仿佛带着一股腾腾的火焰,将她浑身的细胞开始逐一点燃。

陈瑶的小手不知不觉的扶住我的臂膀,二人搂抱的紧紧,嘴唇紧紧贴在一起,饶是一张纸片也塞不进去,仿佛要彼此溶入。

她美目微闭,长长的睫毛微微闪动,鼻息咻咻,主动送上鲜红的樱桃小口,伸出粉嫩的小舌,与我搅动在一起。

看来她已经学会了这种爱意浓浓的法式湿吻。

过了许久,松开我后,我看到陈瑶的眉上涌起一股淡淡的柔情,脸色晕红,樱桃小口轻轻张兮间,却有一股说不出来的诱人韵味。

她眼睛在我的两腿之间瞄了下,然后有些羞赧的道:“阿正,你是不是很难受”

我神清气爽,摇摇头:“没事,一会儿就好了,瑶瑶你太美了,它都忍不住有些行注目礼了。”

“臭佩春正。”陈慧娇嗔的骂了一声,然后又小心翼翼的伸出手:“要是难受的话,要不我帮你吧……”

我顿时吃了一惊:“帮……帮我”

“嗯……”陈瑶缓缓点点头,却再也不好意思的看我,脸上带着娇羞万分的表情。

我没想到陈瑶居然会这么说,可是我就算是再怎么想要,我都不愿意让她这么做,我搂着她的娇躯,轻声道:“瑶瑶,我再怎么难受,也不能让你帮我解决,要是等到哪天你愿意嫁给我,我们再好好的谈论这个事情。”

此时,我都有些鄙视自己,明明憋得难受至极,却还要装出一副君子的样子。

可是我也不愿意玷污了瑶瑶。

“没……没事……”陈瑶忽而抬起头来看着我:“我……我愿意的……”

说着,她牵着我的手,跟做贼一样,小心翼翼的打开一个房间,然后拉着我闪身进去。

我的胸腔里面就好像是被人塞进来了一面鼓,一直敲个不停,呼吸也再次提升上来。

尽管我此时是很想很想索要,可却不是在这种情况下,虽然我觉得我自己不是好人,但是又怕伤到了陈瑶的心。

我双手抓住她的小手,柔声道:“瑶瑶,我没事的,你不用为我担心,要是真为我那么做,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

“可是……”陈瑶银牙咬了咬嘴唇:“我是你女朋友,总不能看着你……”

见到她此时这么可爱的样子,我更加不忍心让大兄弟来玷污,不等她把话说完,我就大嘴封住她的小嘴,柔柔道:“瑶瑶,你在我心里是最完美的,是我的仙子,最美好的东西当然要等到洞房花烛夜那天,我不会让你做这种事情的。”

“佩春正……”她呆呆的看着我,眼眶顺时一红,娇躯扑进我怀里来,脑袋在我的胸口狠狠蹭了蹭:“你真好,谢谢你这么宠溺我,可是我好怕会被你宠坏的。”

“傻瓜,你是我的女朋友,我不宠你难道还能宠别人不成”我揉了揉她的秀发:“宝贝,我先回去了,要不然表姐一个人在家里我不放心。”

“你真的不要紧吗”陈瑶仍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我笑着道:“没事的,我又不是那种下半身思考的男人,不过要是再和你待一会儿,我真怕控制不住自己把你吃了。”

陈瑶噗嗤一笑:“那我就给你吃好了,不过我还是想等到洞房花烛夜的时候,把自己完完整整的交给你。”

洞房花烛夜。

好渺茫的词,但是我不能毁了她的憧憬,我柔柔的道:“那我就等到那天,让你做天底下最美的新娘。”

“那你就做最帅气的新郎。”

和陈瑶腻歪一会儿后,她就把我送下楼来,倒不是她没有挽留我,而是我真怕自己不小心把她给吃了。

现在光有一个王琴,我就觉得很不错,要是再吃了陈瑶。

……

等我把车开回去,已经差不多十二点钟。

打开门后,我发现王琴的房间依旧是关着灯的,也不知道是不是王琴知道表姐这几天回来,所以就干脆不在家里呆着。

我们房间的灯还亮着,看来表姐还没睡。

我深吸一口气,心里越发的觉得对表姐有些亏欠,如果不是冒出陈瑶来,或许我们现在已经是相拥而睡了。

刚打开房门,就听到表姐的声音:“谁”

“姐,是我。”我一边应着,一边推开门走进去。

表姐穿着一件淡紫色的睡衣正靠在床头上,手里还拿着一本书,却不时的打着哈欠。

我心疼的道:“姐,都打哈欠了,要不先睡吧,我去洗个澡。”

“抱抱……”表姐坐起来,张开双臂,像个小姑娘一样:“我要抱抱。”

我有些好笑,却又有些感动,我上前,把表姐搂在怀里,心疼的道:“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表姐鼻子在我身上嗅了嗅,双手却不知不觉松开来,神情也有些闪烁:“先去洗个澡吧,我都闻到你的酒味了。”

“嗯,那我先去洗个澡。”我倒是没发现表姐的异常,身上倒是一阵不舒服,刚才在和陈慧喝酒的时候,我可是冒了一身的汗,现在身上黏糊糊的。

我拿着换洗的衣服进洗手间里舒舒服服的洗个澡,这才返回房间里来。

但是没想到表姐却躺下来了,面对着墙壁,看来是扛不住困意睡着了。差不多半个小时后,我躺在床上,感觉自己的灵魂都飞出体外,在天外游走,过了好一会儿,才魂回身体里。

表姐俏脸绯红的枕着我的胳膊,柔柔的道:“呆子,姐现在不吃醋了,姐很开心,很幸福……真的。”

见到表姐没有在继续生气,我总算是松了口气。

“姐,只要你愿意,我每天都想让你幸福。”我小手放在表姐的腰肢轻轻挠着:“姐,我还想让别人羡慕你。”

“姐现在就很幸福。”表姐柔柔的道:“也很高兴,好了呆子,我们睡吧。”

说着,她抓着我的手放在她的小腹,轻轻揉了揉,接着柔声细语的道:“呆子,你抱着我睡,要不然我睡不着。”

“嗯。”我在她的耳边吹了口气:“姐,晚安。”

“呆子,晚安。”

表姐甜甜一笑,眼睛缓缓闭上。

我大手搂了搂,也跟着闭上眼睛。

翌日。

我刚来到公司,陈瑶就给我打来了电话,我笑着问道:“瑶瑶,怎么了”

“那个……”陈瑶在电话里犹豫了下:“昨晚,我姐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愣了下:“怎么了”

心里却暗自嘀咕,难道昨晚我们时间的事情被陈瑶知道了,要不然她怎么会这么问

“佩春正,我……”陈瑶吞吞吐吐的道:“我姐昨晚半夜,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念着你的名字,我还以为……”

我吓了一大跳,这陈慧平日里看着挺精明的,怎么会犯这种糊涂事呢。

大晚上的喊着我的名字,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她给怎么了。

我急忙道:“我和她没什么事情啊,难道是因为她平日里对我有意见,所以连喝醉了酒,都想着惩罚我”

“我也不知道。”陈瑶犹豫了,又像是给自己打气一样:“不过我相信你,要不然你也不会把她送回来的,好了,你先上班吧。”

我心里嘀咕了好一会儿,陈慧昨晚到底说了什么

可是这种事要是直接问陈慧的话,好像也有些不太礼貌。

就在我胡思乱想时,陈慧就来到了公司,一看到我,她淡淡的打个招呼:“早。”

“早。”

我应了一声,想要在陈慧的脸上发现点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可是完全就看不出来,她依旧还是一脸平静的样子。

我心里更加迷糊,不过也没去问,要不然她非得发飙不可。

随后,陈慧给我递了一张卡:“佩春正,这是薛雨晴赔偿你的。”

“赔偿我的”

那部车的赔偿总算是谈下来了,我心里松了口气,不过还是下意识的问道:“她人呢”

“去美国了。”陈慧淡淡的道:“她说这是赔偿你的,密码是6个0,不过我不知道多少钱,你下班了自己去看看吧,她说,不管多少钱,你都别想着还,因为你们不会再见了。”

“连你也不知道她的消息”我疑惑的问道。

陈慧摇摇头:“不知道,我只知道她去了美国,但是不清楚去哪,像她这样的,要是她不想联系我,我永远都不会联系上她。”

看来这个薛雨晴还挺神秘的,那么陈慧的家庭背景应该也很神秘,要不然她也不会那么严肃的警告我了。

“对了,晚上蓝美有场晚会,邀请我们过去,下午,我们先过去吧,别让人家等急了。”陈慧淡淡的道,顿了顿,接着道:“佩春正,我昨晚有没有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说这话时,她的神情有些不对劲,眼神也有些漂浮不定,大概是因为早上陈瑶问我的事情,不过我却一脸茫然的摇摇头:“没有啊,陈经理,你这是怎么了难道我昨晚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

“真没有”陈慧紧盯着我的眼睛看。

我坚定的点头,毕竟昨天她坐在我腿上那种事情绝对是不能说出来的,要不然我肯定会死得很难看。

【责任编辑:小丽_张】
  • 条评论 发表评论

    频道推荐

    情感技巧保健教育
    热门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