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美艳护士把我夹得好爽的性爱故事,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疯与风

发布时间:2019-06-07 18:37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美艳护士把我夹得好爽的性爱故事,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疯与风-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 跟老公历经5年的爱情长距离恋爱我们才修成正果,这些年最大的阻碍就是婆婆的干预,她觉得我长相不配她儿子,说我又黑又瘦,生育会影响下一代,还拿我生辰八字会克夫说事,但是老公很爱我,一直坚持和我在一起。

当时婚礼在老公的老家举办,风俗质朴,很有地方特色,我很满足,我一个来自北方的姑娘,平常多见山罕见水,现在却能在水中划着渔船,穿戴旗袍,摇着圆扇,完成婚礼,跟老公一同携手共渡,那真是太美好,太浪漫了。

婚礼结束之后,我和老公因为工作的原因并没有度蜜月,而是回到城里上班。我和婆婆的关系依旧不怎么好,很少联系,可是婆婆还是在搅合我和老公的生活,这导致才结婚一年的我们失去了激情,甚至开始厌倦对方了。

在老公再三要求下,我终于同意他交换的请求,不为别的,只为他是我的老公。我受不了他一有机会就提交换的事,事实上我心理防线早被他磨跨了。我对交换是由开始的认为不道德和道义上的讨厌,经过我老公的诱导激发了内心的原始的欲望。

因为传统道德的约束和社会对女人的束缚的缘故,我还不敢表面上表现的热情和向往,一开始我装作不答应,后来就装作不痛快的答应了。其实在心底也是很觉得新鲜,也很想新鲜新鲜,趁着年轻玩玩,不然老了会后悔的。

对方夫妻是老公在网上找的,老公为了方便,约了个渡假村的宾馆见面,说是没有熟人的地方才方便。我们到度假村的时候,对方夫妻已经开好了房间,当我跟着老公走向那宾馆房间的时候,我紧张的脚在发颤,心里很有些激动和躁动。

我们按照约定好的房间走去。老公去找那个女人,我去找那个男人。我不知道老公那边的情况,但是我们这边说了几句话就开始了,说实话有种偷情的感觉,但是非常刺激,让人想要深陷进去,真的是好刺激。

这件事情之后,我和老公之间的感情在慢慢好转,那种恋爱中的新鲜感也回来了,不过我还想要再体验一下换夫的感觉,可是我不敢提出来,只能期待老公再次提出来。

结婚多年,我跟老公的激情随着时间慢慢的转为平淡,老公虽然在外花天酒地,但对我始终保持守身如玉,我知道他爱我,也许人就是这么矛盾,我也爱他,但是婚后的日子太平静了,我感觉我的生活缺少激情。

一次无意中听夫妻交换经历,我才恍惚起,我要的不就是刺激吗?可是我能接受夫妻交换,但是老公未必就能接受,无可奈何,我也就只能打消这种念头。只是没想到老公竟然主动提出这件事,还在劝我试一试。

为了不让老公发现我的小心思,我一直在拒绝,甚至骂老公,我明白老公是那种做事情要坚持到底的性格,于是他总是找机会劝说我,而我最终假装非常不乐意接受了,并且假装出一副时刻会反悔的样子,成功骗过老公。

我答应这件事情之后,其他的事情都是老公安排,我在心里暗暗期待这件事情。很快老公告诉我已经约好了一对夫妻,周末在酒店见面,这样方便一点。在我的期盼之下,终于到了周末,我兴奋极了。

我小心翼翼地跟在老公身后,生怕叫熟人撞见,而老公却是性致很高,大大咧咧,满不在乎,一路上还逗我说,你可以尝尝除我之外的另外的男人了,我装作生气地说,你再说我就回去了,我根本不想去的。

其实我心里却在想互相见面的情形,我有些兴奋、有些害羞、有些渴望。当我们进入房间,我才知道对方男士是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长得很高很壮,戴一幅金属框的近视眼睛,大约182的个头,肤色有点黑,说话很温和的样子。

他夫人好像年轻很多,长得很丰满,有163多,与我相比我只能算是太瘦了,而且我只有161,体重不过105。难怪老公总说要找些丰满胖点的女人,可能我这苗条的女人他已经厌烦了。我们交谈了几句,就去了定好的房间。

我终于体会到夫妻交换经历了,也意识到我想要的是什么,夫妻交换经历不仅刺激,其实我跟丈夫只要提高性生活也是一样可以很刺激很快乐的。

我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的家,今年的我已经三十多岁了,已经结婚生子,我和丈夫的性生活还算和谐,但是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我发觉自己不在满足于自己现在的一切,在内心中我居然渴望得到更刺激的性爱体验。

开始结婚那几年,婚姻生活很快乐,他在床上很行,一晚可以几次。后来,平淡下来了,但他一直对我很好。他事业心较重,当院长过后呆家里时间少了。于是我就有很多时间,独自参加一些社交活动,或是邀女伴上舞厅或是歌厅消谴。

本来很好的婚姻,我却鬼使神差做出了一些对外人难以启齿、自己也感到困挠的事儿。虽然现在还没有影响到家庭,但我内心越来越不安。特别是今年,是我们结婚九年的纪念日,老公花掉了他本来不多的积蓄,给我买了辆车。

但是我的心从第一次出轨的时候就已经变了,我和他是在网上聊天的时候认识的,他很懂我,不管我说什么他都能接起来,甚至还会给我一些建议。每次和他聊天我都很兴奋,这种感觉让我很享受,我想我已经爱上他了。

十一长假,他邀请我去他的家乡玩,我背着丈夫,来到了那座城市,他说会来接我,那天我是最后一个走下飞机的,走出机场,我刚打开手机,就见出口处站着一位身材高大的男士,虽然此前我们并未见过,但是凭直觉我知道那一定是他。

他微笑着向我招手,成熟而又充满魅力,我笑笑,随他上了车。作为企业的副总经理,他的眉宇间自有一股威严,但他对我却总是很温柔,他说他拿我没有办法,因为我太柔弱了,柔弱得让他不自觉地想保护我。

当天晚上他就留在了宾馆中,我们都心知肚明回发生什么事情,和他在一起的感觉就像我们已经是老夫老妻了,但是在一起还是感觉很刺激。那天我们缠绵了一整夜,他给我带来的激情很刺激,我彻底爱上了这种感觉。

毕竟是第一次出轨,时时刻刻都提防老公看出端倪,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刺激,我没有任何不安,我想我天生是可以把身体和感情分开的女人,也许我爱自己永远超过爱男人吧。

杨羽急忙脱了鞋子,捏着脚,免得走路发出声音,将耳朵贴在表姐的门上。

这一听,杨羽的身子都沸腾了,房间有节奏得传来‘嗯,嗯’的呻吟声,没错,这是表姐的声音。表姐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趁着大家都不在,偷起汉子?

那美妙的嗯嗯之声越来越快,越来越响,杨羽的心都要跳出来了,太好听了,心想原来表姐的叫床声如此销魂如此淫荡。杨羽恨不得撞进门去,把表姐压在身下。

叫床声越来越急促,似乎快到了高潮。杨羽再也忍不住了,心里早已经痒痒,下体硬得都可以把门给了,心想老子晚上一定拿你开荤,反正你也不敢喊,日了也是白日。

杨羽的心里是百般煎熬,倒是羡慕起房内的汉子,竟然可以搞自己倾国倾城的表姐,真是被占进了便宜。杨羽脑筋一转,这二妹的房间跟表姐的房间不是同阳台吗,而昨晚二妹的钥匙还在自己这呢。

这么一想心里乐开了花,提着鞋子捏手捏脚得往二妹房间走去,轻轻地掏出钥匙,小心翼翼得开门,不敢发出一丝声音,现在表姐还不知道自己和三妹放学回了家。而这时,啪的一声门开了,结果呻吟声停了,杨羽那个后悔,糟糕,表姐一定发现家人回来了。

正在杨羽懊恼之际,又传来了嗯嗯的声音,杨羽才松了口气,悄悄关上了门,一步一步小心得走到阳台上。杨羽心里乐开了花,不仅可以听到表姐淫荡的叫床声,还能一睹表姐的骚样,杨羽别提心里多刺激了。

平时看这表姐端端正正,正想象不出来,在床上发骚的样子会是什么模样。正当杨羽幸灾乐祸得意洋洋之时,一看窗户,顿时从头冷到脚,竟然拉着窗帘,杨羽失望至极。

这正气得要走时,突然发现,窗帘并没有拉得那么紧,另一边似乎还露出了点缝隙,这一发现让杨羽喜出望外,上帝果然留了一扇门给他。

杨羽整个身子趴下,像小狗一样,从窗户下面爬了过去,然后站起靠在墙上,这动作,活像个特工。深乎了口气,马上就可以看到表姐的裸体了,心里不知多兴奋。

杨羽一点一点的探出身子,屏着呼吸,心乱跳不止,而下体早已经硬得不行,眼睛离窗帘越来越近,终于杨羽透过窗帘的一点缝隙往房间内望去。

视野有限,只看见了表姐的半个身子,房内哪有什么汉子,仅仅只是表姐一人,原来表姐在自慰!想到此,杨羽想死的心都有了,表姐你那么难受,表弟恨不得马上冲进去帮你一把。

表姐媛熙正背对着窗户,平躺在床上,看不到脸,只看到个后脑勺,而她穿着上衣,而下,身却是赤果,露着两条析白贤嫩的双腿,两腿大大分开,一手正在抚,摸自己的私处,嘴中正发着动人的呻吟声。

杨羽擦了擦眼,瞪大着双眼,连眨都不舍得眨,以免错过什么好戏,可杨羽无论怎么转移视角,愣是看不到那性感的三,角地带。可恶的上衣,杨羽差点骂出来,表姐穿的上衣有点长,几乎都遮住了整个三,角地带,只能隐约得看到几条茂盛而突起的毛,杨羽心中推测,按这视角计算,表姐那里该有多么茂盛啊,怪不得私下会自慰,很显然这性欲已经折磨得她好久没有发,泄了。

杨羽弯着腰,目不转睛得看着听着,突然,表姐的声音越来越快速,而整个身子完全颤抖起来,只见她那双手频率也是飞速,紧接着,一阵羊癫疯的抽蓄,那抽搐都快要把床给震塌了。

表姐整个人的身子都挺了起来,双腿不断地踢着传单,一手紧紧得抓着被单,狠狠得抓着,显然表姐高潮了,杨羽看得早已经按捺不住,下体墙壁极其难受。杨羽终于忍不住了。

三步变成两步,没几秒下,就到了表姐的门前。

砰砰砰!

杨羽呼吸急促,狠狠了敲了三下门。表姐媛熙刚高潮后,整个人软瘫在床上,像个死人一动不动,突然听见敲门声,活活被吓了一跳。

谁?媛熙吃惊得问道,急忙到处找内裤,却不知被自己刚才踢到了哪里。

是我,表姐!杨羽回答道。

哦,你回来了啊,我马上开门。媛熙那个紧张,心中乱了方寸,心想刚才的呻吟不会被表弟听见了,那要丢脸丢到家了,可该死的内裤,却在这时,怎么也找不到,也就没多想,内裤也懒得穿,直接穿了牛仔裤。

门被打开了,媛熙头发凌乱。

怎么这么早回来了?媛熙故意笑着问,心里却是惊慌不已,瞄了瞄两眼自己房内,天啊,那内裤就在床下,从这望去

,正好看得清清楚楚,更要命的是,被单上还湿了一片。

媛熙急忙站到了杨羽面前,挡住了他的视野,脸色洋溢着微笑。

表姐一个人在房内干嘛呢?杨羽明知故问,本来是想直接冲进房内二话不说,强行上了表姐,可一看到表姐的可爱样子,尤其是笑起来时,美丽至极,杨羽那禽兽的想法又放弃了,心道如此美丽的表姐如果不能心甘情愿的给自己上,只强暴一次那太暴殄天物了。

没,没,我刚才睡觉呢,好了,醒了,我们下去吧。媛熙一直挡在杨羽面前,生怕表弟看见自己床下的内裤和床单上的那一滩汁液。

杨羽笑了笑,打趣道:表姐刚睡醒的样子可真美!

你啊,嘴巴那么甜,还是快想想怎么帮表姐悔婚吧。女人天生就是喜欢被哄,喜欢听好话,这表弟嘴巴那么甜,也听得自己心里美滋滋的。

杨羽看着表姐下楼的背影,那屁股一挪一挪的,恨不得自己有透视眼,好看看表姐的那里,现在是不是还湿着一片。

小姨和姨父都去了山上,还没回来,三妹和表姐承担起了烧饭烧菜的责任,在农村里,几乎每个女孩子都承包家里的农活,而男孩子都需要上山砍柴,种田等重活。

杨羽一直在思索着怎么才能泡到这个表姐,让她心甘情愿,显然杨羽已经有点等不住了,晚上,就今晚,杨羽决定用自己充满男人味的身躯去勾引自己的表姐。

姨父似乎每天的心情都不好,回来时,又是一阵怒火,这些怒火就会感染所有人,让一家人的心情都会堕入深渊。

那鱼苗绝对是那笨二牛偷的,哼,敢偷我家的鱼,看我怎么收拾你。姨父咬着牙,被偷了鱼苗心里极度气愤,这鱼苗刚刚用媛熙的彩礼买来的。

你又没证据,不要乱说!小姨卸下了柴火,显然对姨父的猜测有所顾忌。

我怎么乱说了,我们家的鱼田就在他们家下面,寡妇自从死了老公,生活本就拮据,那笨二牛又是个傻子,每次看见鱼就呵呵地笑,早想偷了,只是没料到,心这么狠,连鱼苗都不放过,我非找那寡妇算账去不可,不知生了个什么野种。姨父越说越气,呸得吐了口痰,活得气都喘不过来。

爸妈,先吃饭吧。还是三妹最乖巧,烧了饭菜,还安慰父母,要不是姨父脾气太差,否则这日子过的会开心许多。

饭桌上,大家都只吃自己的,没人敢说话,生怕扯到自己身上。

这时,三表妹夹了口菜放到杨羽碗里。

表哥,吃吃我烧的菜!三妹露出害羞又可爱的笑容。

这么快就贿赂表哥了啊?表姐也笑着打趣道。

哪有贿赂。三表姐红着脸低着头,心里美滋滋得吃着自己的饭,时不时得偷瞄一眼杨羽,每看一眼心里就暖烘烘的。

小羽,这三妹在你班级吗?小姨关心得问道。

嗯,我会好好照顾她的。杨羽笑着说道,同时看了看芸熙,芸熙也正好看来,两人四目一对,芸熙急忙低下了头。

那就好,芸熙赶紧吃,上楼做作业去,让表哥好好教你,也许还能考了好高中,读大学,像你表姐一样。小姨越说越开心,整个人也乐了起来。

哼!就她考那点分数?塞牙缝都不够,就算考全校第一,就我们村这学校,连续七年全校倒数第一了,正是丢脸丢到家了。哼!姨父没好气的说道。

爸,那也不一定,我看好表弟。表姐媛熙插话道,唯独二妹吃管自己吃饭。

姨父看了杨羽一眼,不屑,又转头了吃自己的饭,夹菜时,突然说道:对了,那隔壁村的傻二狗他爹,下周就来我们家提亲,你们准备下。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放下碗筷。

你们干嘛这么吃惊?这是迟早的事。唯独姨父还夹着菜,吃着饭。

我不嫁!不嫁!不嫁!表姐脸色当即一变,放下碗筷,饭也不吃,哭着奔回了房间。

哼!!由不得你!姨父冷哼了一声。

杨羽看着表姐哭泣的身影,心中也非常气愤,这姨父想钱想疯了,这简直就是卖女儿,完全不顾自己女儿的幸福,更何况,这么漂亮的表姐怎么可以嫁给那个傻二狗当媳妇糟蹋呢?

不行,这绝对不行!杨羽决定一定要想个办法让这婚事给黄了。

天又黑了下来。

姨父白天帮弄了几块床板,小姨打扫了阁楼,整个地和玻璃都擦了一遍,拿了被子,把唯一的一间阁楼布置得清清爽爽,而杨羽以后就睡在这里了。

三妹已经洗好了澡,正在自己的房间做作业;二妹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她的腿一直不闲着,跟家人杨羽都不太合群,老往外跑;而表姐一直躲在房间哭泣,杨羽几次想进去安慰,但是在没想到办法前,也帮不上什么忙,看到表姐那个样子,本来打算勾引的心情都没了。

而姨父冲了澡,就像猪一样去了房间呼呼大睡,这可是才七点钟了,小姨一直在忙着家务活,又洗澡又喂鸡鸭还喂猪,忙得转圈。

杨羽再后院脱光了衣服裤子,就冲起澡了,夜色漆黑,什么都看不见,哪怕开着灯,这后院的门一关,也就啥也看不到了。

后院本来就是和隔壁房相连,没有围墙,直通的。

这时,隔壁房的后院亮起了一点微弱的灯光,走出个女孩子,那女孩子一见到杨羽在后院洗澡,便来了兴趣,靠在墙上,吃着瓜子,欣赏起杨羽来了。

杨羽当然不好意思,自己又没穿内裤,这样赤裸裸的被人看哪里自在,悄悄的侧了下,身子,只让她看到了后背。

洗个澡而已啊,害羞什么呢?那女孩子吐着瓜子,倒调戏起杨羽了。

姑娘,这样看,不太好吧。杨羽一个大男人当然不怕被人看,但是也不能太放肆了,矜持一点给点对方点想象才是最好的勾引。

哎呀,都是邻居,怕什么,以前我没见过你啊,你是谁?女孩子一直盯着杨羽结实的后背目不转睛得看着。

我昨天刚来,来村里教书,这丝小云是我小姨。杨羽如实回答。

哎呀,你就是那个高材生啊,我早就听说了,我叫林依娜,你呢?女孩子聊得越来越有兴致了。

我叫杨羽,你好。杨羽继续冲着自己的澡,也偷偷看了眼林依娜,这林依娜看起来也就比自己小一两岁,165左右的身高,只穿了件背心,鼓着两对巨乳,那乳沟远远望去都能显而易见,外貌虽可不及表姐的美,但是却透着一股骚劲,这股骚劲让杨羽越看越有味道。

这时,小姨正出来喂猪,见那林依娜正色迷迷得看着自己家的小羽,心里已经知道了这妞的想法,喊道:小娜啊,你下个月都要结婚了,还出来勾引我们家小羽呢。

阿姨,你看你说到哪去了,我这不是还有个月才结吗。林依娜倒是撒娇起来了,杨羽这才知道,这林依娜何止有男朋友,都要快结婚了,果然跟自己猜得一样,骚货一个。

杨羽洗好了澡,穿了内裤,临走时,朝林依娜微微一笑,还特意道了个别,可林依娜的眼睛却始终看着杨羽下体的轮廓,那鼓起的样子如此大差点看得她留鼻血,惊讶万分,心到天那,竟然那么大。

杨羽正要上楼时,小姨喊住了他:小羽啊,你表姐心情不太好,上去多安慰安慰她,啊?

小姨放心吧,包我身上。杨羽自信满满得说道。

杨羽先爬到了自己的楼阁,到阁楼还没有楼梯,用的木梯,木梯从杂货物的房间而过,和她们三人的房间隔得都比较远,也比较安静。

楼阁很小很矮,杨羽站起来,差不多要了天花板,靠外的两面墙和地面是水泥砖块,还有两面是木板隔成。三个表姐妹的房间天花板也都是木板的,她们房间天花板的上面也就是杨羽阁楼的外面,就是说,杨羽可以通过阁楼走到她们三人房间的上面。

楼阁被小姨理得一尘不染,窗户也擦得干干净净,透过侧面的窗户,杨羽即可以看到房内的美景,还正好对准了隔壁放二楼的窗户,还挨得很近,而且像是隔壁房的一个卫生间,农村很少有人把卫生间建到二楼,倒也很有城市人的模样。

杨羽躺到了床上,深呼吸了口气,关闭了台灯,顿时,房间黑了下来,黑夜中总有很多眼睛。杨羽在想,怎么才能帮表姐搅黄了这婚事,想着想着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这里没信号,

没网络,杨羽的电脑和手机早已经搁那里自生自灭了。

可想着想着,就想到白天表姐那勾魂的呻吟声和那刺激的画面,就一股冲动,下体硬了起来,猛得坐了起来,准备下楼去找表姐。

这刚出门要爬楼梯,黑夜中撞到了个人。

哎呀!表哥你怎么不开灯?三妹不知何时爬了上来,正好和杨羽撞上了。

杨羽一听声音是三表妹,就伸手去牵她,免得在这黑漆漆的地方摔倒,牵回了房间,关了门,才开了台灯。

只见三妹穿着一身粉色睡裙样子一下子从可爱变成了性感,杨羽做梦也没有发现,这三妹穿睡衣的模样会那么性感,睡裙只能勉强遮住了屁股,两条洁白的大腿白花花的露在外面,虽然没有表姐的那大腿那么纤细修长,但是却比表姐的大腿更加鲜嫩稚嫩,秀色可餐啊。

杨羽也只是穿了条内裤,下体刚才正好雄壮地,而这一景象被芸熙看得清清楚楚,顿时瞪大了双眼,急忙转过了头去,杨羽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心中却是暗自好笑,不知道这三表妹看了自己的那东西,会是什么反应。

表哥,有些题目不会做,所以来找你!三表妹芸熙说话吞吞吐吐,脸颊通红通红。

杨羽看呆了,在这微弱的灯光下,表妹的面色更加粉嫩,就像个婴儿一样,红润鲜嫩,弹性十足,这种皮肤在城市的女孩子里早已经绝种了,这简直就是上天赐予芸熙的礼物,让男人垂涎三尺的礼物。

嗯,坐下来吧,帮你一起解!

阁楼还没有椅子,表妹和杨羽就一起坐在了床上,紧贴在一起,房间里很寂静,杨羽几乎都可以感受到三妹那急促的呼吸声。

杨羽看了下题目,题目对他而言很简单,看了一眼就知道怎么做了,就开始给她解析:第一步,我们先看清题目,第二步看清条件,不用去题目要我们答什么,你看,根据这两个条件,我们可以得出什么?

杨羽边解析着题目边看看芸熙。

芸熙睁大着眼睛,使劲得摇摇头,而她而几乎脱在桌上的乳房因为没有胸,罩,露出了一条美丽的深邃的乳沟,杨羽一看,解题的心思都没了,这队乳房真是人间极品啊,析白丰满,富有弹性,杨羽都看呆了。

表哥,别看那里。芸熙害羞得低着头,却丝毫没有去遮掩甚至整理下睡裙的样子。

表哥帮你把这题目弄懂,你让表哥看一眼咪咪怎么样?杨羽故意试探她,虽然知道这程度应该已经过了,甚至很可能会岂到反面影响,但是看到那乳沟,杨羽心里那是百般煎熬,连自己都纳闷竟然说出了这句话。

不可以!表哥要再这样,我就走了。说着,芸熙起身想走。

杨羽怎么可能会让她走?一把拉了过来,也许是太过用力,芸熙没有站稳,一把完全正面扑到了杨羽身上,更凑巧的事,杨羽被突然一扑,也没做稳,往后倒了下去,芸熙也跟着压了过来,却正好脸对脸,嘴对嘴压了过来。

竟然就这样,两张嘴巴封在了一起。

芸熙睁大了双眼,那双眼睛清澈纯洁,这是她的初吻啊。杨羽真心没想到会有这样一遭,只感觉到芸熙那湿润弹性的红唇紧贴着自己的嘴唇,顿时惊呆了。

芸熙愣在那里,双眼和表哥对视,又是一阵触电,触电下芸熙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甚至都忘记了正嘴巴和表哥对着嘴巴,这一触电足足有半分钟之久,而这半分钟,嘴巴就这么对着嘴巴,眼睛看着彼此。

直到杨羽的嘴巴动了一下,芸熙才从触电总反应过来,两脸瞬间通红,啥也没想没说,直接奔了出去,慌乱爬下了楼。

杨羽长呼了口气,松了口气,刚才那一刻,真是太爽了,心中暗自得意,表妹一定会喜欢上自己了,干她是迟早的事,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也不知道因为是触电带来了灵感还是怎么,杨羽突然灵光一闪,总感觉表姐这门婚事有事可挖,急忙开心得往表姐的房间而去,表姐还闷在房间正愁着呢。

现在这心情的表姐媛熙除了杨羽表弟几乎是谁都不想见。杨羽还特意做了两次俯卧撑和仰卧起坐,将自己的胸肌和腹肌展现在一个完美的状态。

果然,表姐看到杨羽只穿了条内裤,露着兽性的肌肉,这模样不正是她梦中男人的形象吗?而农村的男娃要么扛多了重活矮得要死,要么山上晒多了黑得要死,很多男娃年纪轻轻看起来就跟个大叔一样,每次有这些‘大叔’经过家门口朝她吹口哨的时候,她心里都作呕,悔恨自己怎么就生在了这种没个像样男人的地方。

表弟杨羽的到来一下子将幻想的牢房打破,活生生的一个心中完美的美男子就站在自己眼前,可天杀的,竟然他是自己的亲表弟,这都是命。

杨羽关上了门,用最直接的方式哄表姐开心:你把你知道的有关傻狗子的事全部告诉我。

一听这话,表姐原本忧郁的眼神一下子亮了起来,兴奋地说到:你有办法了?

解决问题一定要对症下药,我们要找出那傻狗子一家的缺点,然后攻之。所以你将你知道的一切情况都告诉我。杨羽虽然是师范生,但是却长着理科生的脑袋。

逻辑思维,分析能力都特别出众。

媛熙对傻狗子的了解真心少,因为不喜欢,所以压根没放心上,只是知道些普通资料,傻狗子的家里是富农,他爹经营农场生意,晚年得子,异常开心,可惜早产了点,这娃子智商有点问题,但还算乖。

傻狗子因为傻,二十七了也没娶到老婆,比表姐大五岁,表姐属蛇,傻狗子属老鼠,但是这两生肖并不冲,老鼠和马才冲呢,杨羽心里想着,看来拿生肖做文章是行不通了。

接着表姐还说了生辰八字,虽然杨羽完全不懂这玩意,但是媒婆说生辰极配,大家也就没法子了。但杨羽都纳闷了,都什么年代了还算生辰八字了,这也太迷,信了吧。

迷,信?杨羽自言自语道,脑子一转,突然有了办法,露出了诡异的笑。

即然下周他们就来提亲了,那我趁这周末休息就去隔壁村一趟,帮表姐摆平这件事。杨羽自信得说道,这傻狗子家已经有了突破口,当务之急是要对着这个突破口狂轰烂炸,让突破口越变越大,最后举手投降。

真的?哈哈表姐兴奋得手舞足蹈起来:我就知道我家表弟最聪明了。

那表姐还不赶紧赏一个?杨羽赶紧趁火打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