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男同事舔我下边经历,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落叶情

发布时间:2019-06-13 15:56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妻子的性格温顺,而且随遇而安,她的骨子里还是比较传统。这段时间妻子和美心走的很近,几乎每天都见面,她又不是什么正经女人,妻子出轨绝对和美心有一定的关系。

男同事舔我下边经历,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落叶情-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 我甚至在想,妻子和美心出轨的对象,会不会是一个人呢?说不定那个奸夫和妻子,美心一起上了床,直接玩了个双飞!

要是我的猜测准确,那奸夫就有剃毛的习惯,既然妻子下面剃光了,很有可能美心也成了白虎。哎,昨天我闯进浴室,真该看一下美心下面有没有被剃掉。

脑袋都快要爆炸了,我也想不出个所以然。上午十一点半,我开着车朝着学校驶去,这会儿上午的课已经结束了,我只想找个安静的地方休息一下。

到了办公室门口,我正准备进去,突然听到里面传来了动静。这个时间办公室里怎么还有人?而且听声音好像还是一男一女。

“蒋雯啊,你乖乖的听话吧,只要你把我伺候舒服了,转正名额少不了你的!”

“你离我远点,我不是你想的那种人……你要是这样乱来,我宁愿就不转正了!”

透过门缝我看清了里面的男女,那男的是我们学校的副校长,他平时没少利用手中的资源,潜规则那些刚刚走出校门的实习老师。而那女人叫蒋雯,才来我们学校三个多月,现在还是实习期。

对于副校长的做法,我一直觉得恶心,但是如果他们你情我愿的话,我也不会多管闲事。可是蒋雯外套被拽了下来,双手死死地捂着胸罩,连眼泪都流了下来。

显然,蒋雯并不情愿,副校长霸王硬上弓,可能会毁了这个姑娘。想到这里,我就敲了敲门。

“谁……谁呀?”

副校长一阵慌乱,赶紧把撸在小腿上的裤子提了上去。我满脸堆笑,推门进入了办公室,蒋雯整理着自己的衣服,感激的看了我一眼。

“贺……贺海?你怎么来了?我正和小蒋商量一下转正的问题!”副校长眉头紧皱,一声冷哼之后,转头对蒋雯说道:“你下午来我办公室一趟!”

说完这话,副校长挺着大腹便便的肚子就离开了。估计这一回我彻底得罪了他,不过这倒也无所谓,我从来不屑讨好副校长。

“贺老师谢谢你了……我先去趟洗手间!”蒋雯红着脸,从我身边跑了出去。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蒋雯遇到这样的禽兽校长也是她倒霉。可是她刚刚离开办公室,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就响了。

拿起蒋雯的手机,我就要追出去。但是我随意扫了一眼,给蒋雯发来的好像是一张图片,而且这个号码我也有些熟悉。

我怀疑妻子出轨的那天晚上,有一个陌生号码发来消息,问妻子做的舒不舒服。号码我存了下来,拿出我的手机和这个号码一对比,两个手机上的号码一致!

重重的吐出一口粗气,我用蒋雯的手机打开了那个号码发来的照片。当看到照片上的人,我的脑袋“嗡的一声”,好像被重击了一下。

这张图片竟然是妻子的照片,她摆着妩媚的动作,身上只穿着那红色的胸罩和条黑色的丁字裤……

看着妻子的这张照片,我的身子在剧烈的颤抖着,只觉得整颗心都在流血。但是我突然间发现,照片上的女人脸上有一颗不大的黑痣。

妻子那一张脸完美无瑕,连个红痘都没有,更别说黑痣了。难道照片上的人不是妻子?只是长得有些相似罢了?

现在的照片各种P图软件,现实中长相并不相似的人,而照片看上去却也差不多。妻子和这个女人穿着相同的内衣,而且这个电话号码曾经给妻子发过短信,或许是我先入为主了。

不过我还是不死心,努力在分辨这张照片到底是不是妻子。最后我的眼睛都出现了重影,反而什么都看不清了。

照片里的女人到底是不是我的妻子,我已经没办法确认了……说出去可能可笑,但这却是事实!

可是这个女人身上的穿着,和那天妻子穿回家的内衣一模一样,这又怎么解释呢?而且为何给蒋雯发照片的这个号码,也曾给妻子发过短信呢?

难道这只是巧合?我从来不相信这世上有这么多巧合的事情!

想了许久,我打算用蒋雯的手机,给这个电话号码拨打过去。但就在这时,我手里蒋雯的手机,突然被人给抢走了。

“贺老师,你怎么能偷看我的手机呢?”

抢走手机的人正是蒋雯,她一嘟嘴,满脸的不高兴。我也有些尴尬,虽然我不是有意看她的手机,不过却也不好解释什么。

“烦死了,又给我发这些乱七八糟的照片!”不等我说话,蒋雯自言自语的说道。

“小雯,是谁给你发的照片?”

“哦,贺老师,你见过的,我男朋友……不过现在是前男友了!”

“尚帅?”

蒋雯点了点头,我重重的吐出一口粗气,好像所有事儿都明白了。

自从蒋雯来到学校之后,就和我在一个办公室,平时我对她也算照顾。这小姑娘发了第一个月工资,非要请我吃饭,盛情之下我也就答应了。

那天的饭局上,为了避免尴尬,我让妻子一同前往。可能蒋雯也担心背后有人乱嚼舌头根子,就把尚帅也给喊上了。

就是在吃饭的时候,尚帅不时用眼睛的余光偷看妻子。或许在那一天,趁我和蒋雯没在意,他们俩留下了联系方式。

“蒋雯呀,你觉得这张照片,像不像你嫂子呢?”

对于这张照片,我已经失去了最基本的判断力,忍不住问了蒋雯一句。

“贺老师,你开玩笑吧?这肯定不是嫂子啊!嫂子可比她漂亮多了,尚帅那个死变态还说过,嫂子是他见过最漂亮的女人!”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其实照片里的女人那一颗黑痣,就可以排除是妻子。

只是我想不通的是,照片里的女人怎会和妻子穿相同的内衣呢?会不会和妻子前往内衣店里的人就是尚帅?在内衣店里相同的内衣,他直接买了两套?

不对!

李明亮对我说过,与妻子进入内衣店的男人西服革履,而尚帅打扮随意多了。并且尚帅身材也不高大,所以那天和妻子前往内衣店的男人,绝对不会是尚帅!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了,妻子昨天应该是和尚帅做过了,顺便把红色的胸罩和黑色的丁字裤留下了。估计尚帅又约了照片里的女人,让她穿着妻子的内衣拍了照片!

想到这些,我对妻子仅有的一丝信任,也荡然无存,心也彻底的碎了。我无力的坐在椅子上,鼻子有些发酸,可是突然间我想起了一件更可怕的事儿!

如果尚帅和妻子有染,那么和妻子一同前往内衣店里的人又是谁呢?难道妻子出轨对象不止一个?她也和那内衣店老板娘相同,是人尽可夫的荡妇?

我克制着眼泪,心酸的竟然发出了一些笑声。原来我最爱的人,也许是无数男人的玩物!

“贺老师,你怎么了?”见我不对劲儿,蒋雯凑过来,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我没事儿!”用手搓了一把脸,我强笑着文蒋雯:“你和尚帅不是挺好的吗?怎么分手了呢?”

身为一个男人,就算我内心中有再多的苦楚,也不想表现出来。

“尚帅就是个变态,死变态……经常问我愿不愿意和别的男人……男人那个!”蒋雯说起来有些难以启齿,她咬着下唇,红着脸继续对我说:“而且前几天他找来什么好哥们,要一起……我实在是受不了他了,就和他分手了。

男同事舔我下边经历,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落叶情-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可是这个死变态一直在缠着我,经常给我发这些乱七八糟的照片。”

我顿时就明白了,尚帅何止是变态,他是个人妻爱好者。

蒋雯说完这些之后,我在心里想,既然尚帅有这样的爱好,他会不会把白静当成自己的妻子,和同样兴趣的男人换妻呢?甚至有可能妻子直接被尚帅和他的哥们3P,多P!

妻子那么放荡,她应该不会拒绝吧?

心痛的厉害,我不敢再想下去了。

本来我想直接找妻子和尚帅对质,但现在还不是时候。那天晚上尚帅短信上说了,他是不小心发错了短信,而且这张照片上的女人,也并非是妻子。

所以,就算我把他们拽到面前,妻子还是能够狡辩!

我又和蒋雯随便聊了几句,就各自备课去了。下午第二节就是我的课,我拿着简单的教案来到了高三十二班。

倒不是我不负责任,因为我是副科老师,教高三十几个班的美术。现在学习压力那么大,平时我的课并不多,不然我也不会这么清闲。

其实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去教高一。不过从工作强度上来说,高三确实比较轻松。

当我进入教室之后,我的目光立即被校花孙晓敏给吸引住了。她有一张标准的瓜子脸,皮肤嫩白,尤其是一双那一双杏眼,更是勾人魂魄。

对于高三的学生,学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身为一个学生孙晓敏的打扮绝对算是夸张了。上身只穿一件白色的小衫,站在讲台上,我都能够看清孙晓敏衣服里粉色的胸罩。

当然了,对于师生恋我并没有兴趣。之所以我目不转睛的看着孙晓敏,是因为她手中拿着一张黑色的卡片。

要是我没记错的话,在妻子的衣兜里,我发现过同样一张黑色的卡片,只是当时我并没有在意。

孙晓敏手中的黑色卡片是07,而妻子拥有的卡片是10……对于孙晓敏这个女生,我一直看不透她,不只是她的身材超前发育,孙晓敏的思想也比同龄人要成熟的多。就算是我,也未必比孙晓敏懂得多。

李明亮最是八卦,他曾经亲眼目睹,副校长和孙晓敏从宾馆里走出来,道听途说的消息,李明亮知道的更多了。孙晓敏品学兼优,学习更是名列前茅,如果不是她时常挑逗我几句,李明亮说的那些话,那我未必相信。

还记得在半年前,孙晓敏找到我,主动提出让我帮她画一张人体素描,美其名曰留下自己最美好的年华。这样的要求我怎能答应?如果孙晓敏光着屁股和我独处一室,我未必能够把持住自己!

“贺老师,你总盯着我做什么?”

我正想着心事,孙晓敏抿嘴冲我一笑。她这话说完,教室内立即传来一阵哄堂大笑,我的脸就是一红。

“你跟我出来一趟!”

轻咳一声,我对孙晓敏说完,就走出了教室。不大会儿功夫,孙晓敏扭捏着走了出来,她稍许低着头,眼睛却往上翘着,带着坏笑直直的看着我。

看着浑身充满朝气的孙晓敏,我无奈的摇了摇头。她现在处于最幸福的时光,本该简单的生活,或许被她给复杂化了。

“你刚才手中的黑色卡片哪里来的?”

我不想和一个学生,尤其是一个成熟,漂亮的女学生有太多的瓜葛,所以我问的很干脆。

“贺老师,你问这个干什么?”

当我问完话之后,孙晓敏一怔,看我的眼神有些古怪。她这是在心虚吗?难道这张黑色卡片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孙晓敏,你一定要告诉我,这对老师真的很重要……拜托了!”我盯着孙晓敏的眼睛,很是真诚的对她说道。

“那就有意思了!”孙晓敏眼睛转动着,一脸的坏笑。想了想,她继续对我说:“老师,你答应我一件事情,我就把这张卡片的来历告诉你,怎么样?”

“好!”

身为一个老师和自己的学生讨价还价,这种感觉让我非常的不舒服。不过孙晓敏一直是个很有个性的女生,我既然有求与她,也只好向她妥协。

“那你就帮我画人体素描吧,半年前你拒绝过我!我所认识的人里面,贺老师的素描技术最巧妙。你们男人不会明白女人对青春的渴望,我只能用这种方式祭奠自己的青春。

更何况对贺老师而言,这应该不算坏事吧?”

孙晓敏旧事重提,让我微微皱起了眉头。而且她的这番话,恐怕就是中年人,也未必能有这样的感悟。

但我依然没有和孙晓敏讨价还价,选择答应了她的条件。

“这件事儿太隐秘了,我要找个安静的地方告诉你!”

“好……那去我办公室吧!”

“贺老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李老师应该在办公室吧?他可是个大嘴巴!”

“那去二班,他们今天体育……”

“……”孙晓敏直接冲着我翻了个白眼,耸了耸肩,无所谓的对我说:“二班今天的确是体育课,不过女生有生理期,你应该知道的吧?我敢保证二班里肯定有人!”

“那你说去哪儿吧!”

“女厕所最安静……当然了,如果贺老师有别的顾忌,完全可以不跟着我来!”

说着话,孙晓敏就朝着走廊深处走去,显然她是要去厕所。盯着孙晓敏的背影,我只觉得一阵无奈,这个还没有成年的女生,完全摸透了我的心理。

我重重的吐出一口粗气,跟在了孙晓敏身后。不知为何,我总觉得这张黑色的卡片,和妻子有莫大的关系。

“进来吧,厕所里没人!”过了片刻,孙晓敏在厕所里喊我。

多少有些犹豫,但我一咬牙,走进了女生厕所。孙晓敏倚在厕所靠里的位置,手里拿着一根女士的香烟。

身为一个老师,看到自己的学生吸烟,我下意识的就想要说她几句。但随即我苦涩的一笑,我和孙晓敏的对话,以及跟着她来女厕,哪里还有老师的样子呢?

索性,我什么都不说了。

“贺老师,刚才你有没有偷看我的屁股?大多数男人喜欢盯着我的胸看,其实我认为我的屁股最美!等你给我素描的时候,你要……”

“孙晓敏,素描的事儿以后咱们再谈,你手中的黑色卡片到底什么来历?”

在这之前,我敢保证自己绝对对孙晓敏没有任何的杂念,毕竟她是我的学生。可是在厕所中,伴随着复杂的腥臭味,再听到孙晓敏说的话,我身体某处竟然多少有了点反应。

好在我知道这种想法很可怕,于是打断了孙晓敏的话题。

“刚才我说了,那张黑色卡片的来历我可以告诉你……不过我需要绝对的安静!”孙晓敏一耸肩,走到角落打开了小卫生间的门,又对我说道:“你不觉得这里面更安静,更安全吗?

贺老师如果你再不进来,或许下一秒就有上厕所的女生进来了!一旦她们把你当成了色狼,变态,找校长去投诉你,说不定你的铁饭碗就丢了!”

“孙晓敏,你还没有成年,老师希望你可爱一些!”

虽然我在对孙晓敏说教,但还是朝着角落的小卫生间走了过去。我这才发现,当我决定询问孙晓敏黑色卡片的来历,我就只能被她牵着鼻子走。

等我进入那狭小的小卫生间后,孙晓敏立即把门给锁上了。

说句实话,我应该是过来人,要比孙晓敏沉得住气。可她一脸的平静,反而煞有兴趣的看着我,而我却心跳加快,这样的环境下,我根本控制不住的想入非非。

“贺老师,我猜一下你在想什么……你一定想要在厕所里,把我的衣服扒光!贺老师,你是喜欢后入呢,还是……”

“孙晓敏,请你告诉我这张黑色卡片的来历!”我声音加大了几个分贝,冷冷的对她说道。

可能孙晓敏的话,完全猜透了我的心事,我不免有些恼羞成怒。

“呵呵,你是我见过最虚伪的男人!”孙晓敏一声冷笑,稍一停顿继续对我说道:“不知道贺老师有没有听说过兰桂坊?那张黑色卡片代表的是兰桂坊的高级VIP!

如果你在男人手中见到的这张黑色卡片,他肯定是去兰桂坊找过小姐,反之也是一样!”

我的脸色一变,妻子同样拥有这样一张黑色卡片,难道她去找过鸭子?“当然了,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见我惊愕,孙晓敏眼珠转动着,问道:“不过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对兰桂坊的高级VIP卡这么感兴趣!

要知道兰桂坊一到三楼只接待普通的客人,黄金卡VIP卡可以在四到五楼消费!而拥有这张黑色高级VIP卡的客人,就算在社会上也拥有一定的地位!”

兰桂坊是我们市最大的夜总会,我以前只是听说过,却从未去消费过。孙晓敏的话让我只觉得不可思议,原来那张黑色卡片如此尊贵。

男同事舔我下边经历,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落叶情-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 不过我反而不解了,那妻子怎会拥有兰桂坊的黑色卡片呢?我们只是普通老百姓,兰桂坊一到三楼都消费不起,更别说是办理高级VIP卡了!

想到这里,我重重的吐出了一口粗气。既然不在消费能力之内,很有可能这张黑色卡片,妻子只是在大街上捡到的。

但我还是好奇,孙晓敏说的另外一种可能性,指的是什么呢?

“哦,我只是在朋友家见过……对了,另外一种可能是什么?”我强行笑了笑,随口敷衍道。

“呵呵,贺老师,你觉得我有那么容易敷衍吗?”孙晓敏一声冷笑,嘟了嘟嘴,似笑非笑的继续对我说:“那我还是猜猜吧,既然贺老师这么紧张这件事,足矣说明拥有这张黑色卡片的人和你关系亲密!我见过师母几次,她的小模样俊俏,我一个女生都要爱上她了。

贺老师,你为什么要用这种眼光看着我?是不是我全部猜对了呢?”

我的确用仇视的目光盯着孙晓敏,在她的面前,我近乎于透明。这个还没有成年的女生,等她长大了,那该有多么的恐怖呢?

“不过贺老师不用担心,师母没有资格拥有兰桂坊的高级VIP!”

“谢谢你提醒,这点我想到了!”

说着话,我就想要打开小洗手间厕所的门。该问的我都问了,没必要再和孙晓敏待在这狭小的空间。

而且我也有了判断,这张黑色卡片,就是妻子捡来的!

“贺老师,你干嘛这么着急?难道你不想知道另外一种可能性?”孙晓敏抓住了我的手腕,我回头看向了她,她灿烂的一笑,又对我说道:“贺老师,你就不好奇我怎么会拥有黑色的卡片吗?

你不用去猜了,我可以告诉你,是兰桂坊的客人送给的我!”

“他为什么送给你?”

“很简单,我是兰桂坊的高级公关,也就是你们口中的小姐。贺老师,我平时就穿着咱们学校的校服,去服侍那些客人哦!”

我目瞪口呆的盯着孙晓敏,对这个学生,我一而再再而三的重新认识了。像她这种品学兼优的学生,怎么能作践自己呢?大好的前程就要随便毁掉吗?

“孙晓敏,你不能……啊,你的意思是?”

我正准备对孙晓敏说教,可是突然间我明白了她说的另外一种可能性。见我想通了,孙晓敏对着我点了点头。

拥有兰桂坊高级VIP客人身份尊贵,就像孙晓敏所说,他们在社会上也有一定的地位。既然有客人可以送给孙晓敏黑色卡片,那么妻子所拥有的那张黑色卡片,很有可能是同样的来历!

难道妻子有可能是兰桂坊的高级公关?她平时穿着各种制服,穿梭在各种有钱人身边?

想到这里,我只觉得心中一阵剧痛。很有可能妻子在兰桂坊工作几年了,到了结婚年龄,就嫁给了我这个“老实人”!

不过我又一想,这个可能性也不大,如果妻子真是兰桂坊的高级小姐,我们在一起生活两年,她一定会露出蛛丝马迹。而且混夜场的女人,需要晚上上班,但是妻子却每天晚上,都躺在我的身边。

“贺老师,我有必要和你说一下!兰桂坊的高级公关比较特殊,没必要每天去上班。一个月,两个月,甚至半年在兰桂坊待几天就够了!”像是看穿了我的心事,孙晓敏幽幽的对我说道:“毕竟我们是高级公关,如果一直待在兰桂坊,那些客人反而没有新鲜劲儿了!

你们男人嘛,都喜欢没有尝试过的女人,对吗?”

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妻子平时偶尔出差,难道这只是她的借口?每次出差回来之后,妻子都会变得特别主动,是不是因为她良心上的亏欠呢?用这种方式补偿我?

一想到妻子可能是高级小姐,需要用尽各种办法讨好有钱人,我就心如刀绞般的疼痛。

“孙晓敏,其实你前途无量的……别被那些物质所迷惑,哎,你自己好好想一下吧!”

身为一个老师,我总是习惯性的说教。孙晓敏是个好苗子,我不希望她毁掉自己。

但我也有自知之明,我已经没有资格对孙晓敏说教了。准备离开厕所,可是她不仅抓住我要开门的手,另外一只手的食指压在了我的嘴上。

这是我第一次和孙晓敏亲密接触,内心中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不过我立即把她的手打开了。正要开口说话,我突然听到一旁传来了敲门声。

原来是一个不知名的女生,在上课期间来厕所方便!

我感激的看了孙晓敏一眼,如果不是她制止住了我,恐怕我要和这个不知名的女生撞在一起。那样一来的话,估计我的饭碗就丢了,甚至于成为整个教育界的典型!

在一阵沉默之后,窸窸窣窣的撒尿声就传到了我的耳中。那个不知名的女生,就在隔壁的小卫生间内撒尿。

因此,我总觉得心里怪怪的,特别好奇这个女生是谁。如果不是孙晓敏在场,或许我会趴在地上,去看一下这个女生排尿。

每个人心理都有阴暗面,我当然也不能例外。

“谢谢你对我说了这么多……等你高考完,我会尽全力为你画人体素描。”

等那撒尿的女生离开片刻之后,我打开了小洗手间的门。

“贺老师,你等一下嘛,我也要撒个尿,咱们一起走!”

我没有理会孙晓敏,甚至没有回教室。很快就要高考了,自律的学生自主放弃不重要的科目,这节美术课他们当成了自习。

直接回到了办公室,蒋雯是音乐老师,她比我还要清闲。办公室内只有蒋雯,她脸色通红,双手捂着肚子,好像是病了。

“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啊……没有……贺老师,你能……能先出去……出去一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