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顶到花心了再深一点h,不要了好深不要了采花旋风

发布时间:2019-06-13 16:00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妻子之前对我说过,她之所以选择我,就是因为我为她画过的那副肖像惟妙惟肖。

只是现在这样的理由,连我自己都不能信服了。恐怕妻子选择我,还是因为我的性格,像我这样的老实人并不多。

顶到花心了再深一点h,不要了好深不要了采花旋风-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 “你叫贺海对吧?给我几天的时间,我一定能够把白静捉奸在床的证据找出来。”

“你这么恨她,就是为了她抢走你主管的职位?其实你完全可以……”

刘悦说的话,依然让我有些不舒服。我也是矛盾得很,到底要不要和妻子的对手,一同去做伤害她的事情。

“不!我可以告诉你,现在至少三家公司找我,只要我跳槽,职位,工资不比白静现在差!”说起话来,刘悦显得气愤不已。她一声闷哼后,继续对我说:“只是我看不惯白静这种人,她随便往床上一趟,就能够升职加薪,那我们这些人还该不该努力工作呢?”

我不由一怔,没想到刘悦竟然能说出这么愤世嫉俗的话。对于我而言,不但没办法反驳她,反而认同她的这番言论。

“贵苑酒店的那个经理和你关系很好吗?”

“什么意思?”

“如果你希望我和白静离婚,那你就让你的朋友去酒店的套房一趟……只要在林总的房间找到了剃毛器,我就和她离婚!”妻子的剃毛器,并没有在她的办公室之内,至于她的解释,我压根就不相信。而且我有自己的判断力,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妻子的剃毛器在林总手中。

那天下午,妻子和林总一同去了内衣店。应该是他俩随后去了贵苑酒店,妻子穿着富有情趣的内衣伺候林总,为了让他兴奋,妻子同时也把毛给剃掉了。

因此,当刘悦找到我,我便发动了车子,来到了这间不大的饭店。如果刘悦在贵苑酒店的朋友,能在林总房间找到剃毛器,那我所有的猜测就得到了证实。

就算妻子再狡辩,在铁证面前,她也会无言以对。

刘悦脑瓜转得快,而且还是急性子,她当即掏出手机,就给她的朋友去了电话。

“我那个朋友说了,林总很少离开房间,就是用餐都在房内……不过嘛!”很快,刘悦就和她的朋友挂断了电话。她有意停顿了一下,见我来了兴趣,她这才说道:“林总特别喜欢吃贵苑酒店不远处的那家豆腐脑,他明天就要离开咱们这里了,临走之前,一定会再去吃一次。

她答应我了,明天她冒着丢掉工作的风险,去林总的房间查看一下。”

“嗯,谢谢你!”我凄惨般的对着刘悦一笑。

没有人知道,此时我的心里有多么的悲痛。

“不必客气,咱俩是合作关系!你是怀疑白静和林总有一腿?还真有这个可能性!”刘悦盯着我,若有所思的说着。我没有理会她,想了片刻,刘悦继续对我说:“对了,监控才是最好的证据!

如果白静和林总真有一腿的话,那监控肯定记录下了他俩出入的画面,要是他俩在走廊里卿卿我我,我看白静还怎么辩解!

下午我请我那个朋友出来吃饭,她可是个吃货!你也跟着我一起去吧,她要是知道了你的遭遇,一定会同情你!”

对于刘悦的分析,我由衷的敬佩,她的脑瓜的确好用。刚才刘悦告诉我,现在有三家公司找到了她,我还不太相信,不过现在我信了。

只是刘悦说这些话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呢?

“这件事儿就拜托你了,下午我还有事儿!”勉强的一笑,我站起身就想要离去。

“喂,你怎么这样……”刘悦倒是有些不高兴,但随即她好像恍然大悟一般,尴尬的笑了笑,对我说:“不好意思,你生气了?我这人说话直,不是有意冒犯你!”

“没事儿!”

“贺海,其实你不用难过,更不要自卑!你还是很有男人味的,这只是白静的问题!”

我已经走到了饭店门口,刘悦冲着我大声的喊。对于她的话,我只能当做是一种善意的安慰。

开着车,我到了学校,下午还有我的一节课。自从升入高三之后,我仅剩下的几节课,全部安排在下午了。

不过我并没有去办公室,而是径直到了美术室。从班级微信群中找到孙晓敏的微信,然后添加了她。

很快孙晓敏就同意了添加请求,给我发了一个可爱的表情。只是随即她又给我发来了一行文字:“贺老师,你终于按耐不住了吗?班级里所有男老师,都主动添加了我,你是最后一个。”

“李明亮李老师也添加过你?”

“嗯,而且李老师比你负责任的多,他晚上几次找到我,要和我探寻体育精神。要是我愿意的话,恐怕早就和李老师去床上探索了。”

孙晓敏的话让我皱起了眉头,李明亮这人虽说有些大嘴巴,但是作风一直没什么问题。但我没有太意外,孙晓敏就是个妖精,男老师也是男人,难免会难以自控。

虽然我依然讨厌师生恋,这根本就是乱伦。可是教书育人多年,我听说过太多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也算是见怪不怪了。

“中午放学之后,你可以来美术室一趟吗?我有点事儿找你谈一下!”

“贺老师,你是知道的,女人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恰巧我的反应一向很强烈,现在躺在女生宿舍休息……你要真的找我有事儿,就来宿舍找我吧!”

看到孙晓敏回复的消息,我皱起了眉头。其实她是当地人,属于走读生,估计孙晓敏真的是身体不适,这才找了个宿舍休息一下。

可我身为男老师,还不是她的班主任,怎么能去女生宿舍找孙晓敏呢?

“孙晓敏,你来美术室吧!等我给你描绘人体素描的时候,一定会格外用心。”

“贺老师,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答应我的事情,现在还拿出来说有意思吗?我在女生宿舍202等你,你要是不来,就不用给我回消息了。”

我眉头越皱越深,对于孙晓敏这个学生,好像我没有任何对付她的办法。但我再三考虑之下,我还是走出美术室,朝着女生宿舍走去。

这个时间还是上课的点,女生宿舍的人不会太多。更为重要的是,关乎于兰桂坊高级VIP的事情,除了孙晓敏之外,没有人再为我解答。

站在202宿舍门口,我敲了敲门。很快,女生宿舍的门被打开了,但是当看到开门的人,我整个人怔住了。

开门的人竟然是蒋雯!

“贺老师?你怎么过来了?”

“啊……我听说孙晓敏的身体有些不适,就过来看一下!”

脸臊的通红,尴尬的摸了摸脑袋,我冲着蒋雯就是一笑。透过门缝,我看到孙晓敏就躺在床上,她抿着嘴对着我娇笑不止。

估计我和孙晓敏微信聊天的时候,蒋雯就在女生宿舍。显然,孙晓敏有意让我出丑。

“我也是一样……哎,贺老师,咱们教高三实在是太无聊了!”蒋雯一脸的不高兴,抱怨着又对我说:“孙晓敏音乐上的天赋特别高,我听说她身体不舒服,就泡了杯红糖水过来。

不过这种事儿,贺老师不太方便露面吧?”

我所说孙晓敏是个妖怪,不单纯是指她的模样,身材,同样包括她的学习成绩。而且就是美术,音乐,这些涉及到天赋的科目,孙晓敏也是难得的好苗子。

“是啊……我也是闲着没事儿,以为没人管她呢,就想过来看一下!”蒋雯就挡在女生宿舍门口,我只好转移话题,随口问道:“对了,咱们分开之后,尚帅没有欺负你吧?”

“没有呢……他都给我跪下了,而且向我保证,再也不乱来了,我和他和好了。尚帅明天要去外地,还说回来的时候要给我带礼物。”

“外地?尚帅去什么地方?”

“他昨天对我说过,好像是去海城!”

妻子要出差的地方同样是海城,尚帅怎么也去呢?心中一阵冷笑,一定是这对狗男女约好了……之前我就怀疑妻子和尚帅有染,毕竟一同吃饭的时候,面对尚帅的骚扰,妻子无动于衷。现在我几乎可以确认,妻子和尚帅关系不纯,就是一对狗男女。

海城离着我们这里不算太远,但也在一百公里开外。如果不是约定好了,妻子和尚帅怎么会一同前往海城呢?

一定是妻子出差,告知了尚帅,这对狗男女借机私会。想到妻子提前得知出差的消息,不但先不告诉我,反而通知了尚帅,我的心里就很不舒服。

“贺老师,你怎么了?脸色这么不好看?”

“没……没事儿!”

“哦,那你快进来啊,你先陪着孙晓敏,我得去趟厕所。”

说着话,蒋雯终于从门口闪开了,我也得以进入了女生宿舍。这间宿舍比我想象中的干净,最起码没有什么异味,不过阳台上晾着不少的女用内衣。

蒋雯可能是肚子疼,她从床上随手撕了一些卫生纸,就跑出了女生宿舍。宿舍之中就剩下了我和孙晓敏,她盯着我不停的笑着,好像是在嘲笑我。

“孙晓敏,这样的玩笑并不好笑,我应该从来没有得罪过你吧?”

“贺老师,我并没兴趣和你开玩笑,而且你是我很尊重的老师!”孙晓敏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继续对我说:“其实我也不知道,蒋老师会突然来到宿舍……我本来想给你发微信消息,但是贺老师太猴急了,已经上楼了。”

对于孙晓敏的解释,我无法分辨真假,而且也无处取证。不过孙晓敏说什么,我是她很尊重的老师,倒是让我觉得哭笑不得。

“孙晓敏,我是想要来问你一下,关于……”

“关于兰桂坊高级VIP卡的来历对吗?你在怀疑师母是高级小姐?”

我的话没有说完,便被孙晓敏给打断了。上下扫了她一眼,我眉头皱了起来,在孙晓敏面前,我近乎于透明,不过这种感觉太不舒服了,我甚至有些恼羞成怒。

“你别总自作聪明,我要问你的事儿,的确和那张高级VIP卡有关,但是这件事儿和我妻子没有任何关系。”我重重的吐出一口粗气,带着几分怒火说道。

“呵呵,贺老师,你怎么这么大的火气呢?是不是性生活得不到满足?你是觉得师母脏呢?还是她在外面爽够了,不想你碰她?”孙晓敏就是一声冷笑,她不给我说话的机会,把目光盯在我的裤裆,坏笑着对我说:“身为贺老师的学生,我愿意为你去一下邪火。

蒋老师去厕所,来来回回最起码要七分钟,你现在还有五分钟的时间。不过我下面来事儿了,女生要爱惜自己的身体,所以,我的胸部,嘴,手,你要选哪一个?”

面对孙晓敏的调戏,我越发的气愤,恨不得转身就离开女生宿舍。我敢保证,如果此时我把裤子脱下来,孙晓敏未必肯给我口,胸推,但是她绝对能够用手给我弄出来。

想起了之前李明亮说起的那些八卦,他曾经亲眼看到,孙晓敏和副校长一同从宾馆里出来。而且孙晓敏亲口对我说过,她同样是兰桂坊的小姐,身着学校的校服,伺候那些有钱人。

如果我用老师和学生的方式来和孙晓敏谈话,我绝对会处于劣势的一面。

“不好意思,我这两天没有睡好,火气大了一些!”勉强的笑着,我只好向孙晓敏道歉,讨好似的继续对她说:“现在只有你能帮老师了,能不能……”

“我当然愿意帮老师的忙,不过你刚才的话让我很不舒服!”孙晓敏再一次打断了我的话,她突然一坏笑,就对我说:“贺老师,我身体不舒服,你是知道的……懒得连鞋袜都没有脱下来。

这样成吗?你帮我把鞋袜脱下来,你想要问什么,我都可以告诉你!”

“你……”

孙晓敏虽然躺在床上,但她的鞋袜并没有脱下来。

看着孙晓敏,我气的只喘粗气,她这就是在羞辱我。可是孙晓敏歪着脑袋,脸上挂着人畜无害的笑,我答不答应她的要求,显然对她根本就无所谓。

最终我还是选择妥协,默不作声,蹲在了地上,粗鲁的抓过了孙晓敏的脚。她穿着的就是普通的运动鞋,轻轻地一拽就下来了,只是给她脱丝袜的时候,我有些口干舌燥,不受控制的舔了舔上唇。

“贺老师,你想不想舔一下呢?”

我刚把孙晓敏的袜子脱下来,她突然伸出脚,就杵在了我的脸上。说来也是巧了,孙晓敏的脚面,正好碰触到我的嘴唇上。

“你做什么?”

立即从地上站起来,我冲着孙晓敏怒喊。

“贺老师,你为什么要这么虚伪呢?虽然你说的话装作正派,可是你的身体很诚实哦!”坏笑着,孙晓敏再一次把目光,顶在了我的裤裆上。

我的脸就是一红,刚才给孙晓敏脱掉鞋袜,内心中有种变态的爽快,身体不自觉的有了反应。像孙晓敏这样的妖精,如果我不把她单纯的看成一个学生,很容易就被她给诱惑。

而且就像孙晓敏所说,得知妻子可能出轨了,我莫名的觉得她脏。以前我和妻子恩爱,几乎每天都要做一次,甚至多次。不过这两天妻子虽然一直很主动,我几次摸过她的下面,却从没有和她做过。

因此,我要比之前敏感了许多。

“孙晓敏,你这是在玩火!如果我同样不把你当做学生,吃亏的人一定是你……比如这样!”

总不能一直被孙晓敏戏耍,我也要给她一些教训,说着话我坐在床上,再一次抓住了她的脚。一只手在孙晓敏的脚心中,快速的挠痒痒,她立即就对我求饶了。

“啊……啊……啊……老师,不要……哈哈,不要,我错了,求求你了,我真不行了!”

等孙晓敏浑身无力,虚脱般的躺在床上,我这才放开她。一时间孙晓敏说不出话,只是不停的喘着粗气,胸脯富有节奏的抖动着。

“没想到贺老师也这么坏,被你弄的我都湿透了,你想不想摸摸看?”

“孙晓敏,别闹了,好吗?其实你的猜测都是正确的,希望你能帮老师保密……你能不能告诉我,怎么可以确定某个人是不是兰桂坊的高级小姐?”

“当然有办法,就算兰桂坊的小姐藏得再深,既然她们做了,也能把她们揪出来!”

孙晓敏不以为然的说着,顺手从兜里掏出压扁的烟盒,点上了一支女士香烟……“孙晓敏,你做什么?快点把烟给掐灭!”

我顿时就急了,孙晓敏可以不尊重我,当着我的面儿吸烟,我也没有脸去管她。可是蒋雯就在女生宿舍之中,不知什么时候,她就能从厕所里回来。

一旦被蒋雯看到了宿舍的一幕,不只是孙晓敏会被她批评,同样会影响我的名誉。

“贺老师,你是怕被蒋老师给堵上吧?”对于我的话,孙晓敏不以为然,她反而深吸了一口烟,幽幽的对我说:“你在女生宿舍已经待了十几分钟了,按理说蒋老师早就回来了。

恐怕你刚才挠我脚心的时候,蒋老师正好听到了。她听到我的娇喘声,显然是误会了,又尊你是师长,所以蒋老师没有打扰咱俩的好事儿,直接就下楼去了。”

我不由一怔,孙晓敏的话还是有些道理,但我半信半疑。于是我走到门口,在走廊里一阵东张西望,依然没有看到蒋雯的身影。

说不定真的如孙晓敏所说,蒋雯在门口听到孙晓敏的求饶声,误以为我和学生乱搞,她又不好说破,便转身下楼了。想到这些,我烦乱的揪了一把头发,就算我跳进黄河里也洗不干净了。

“贺老师,你身为老师,又是男人,你不该为我的名声考虑一下吗?我现在还是学生,以后还有大好的前程,现在已经败坏在你手中了,你是不是该为我负责?”

“呵呵,孙晓敏,别怪我说话难听,你的名声一直就不好!”想了想,我心一横,气急败坏般的对她说:“我可是听别人说过了,你和副校长开过房,有没有这件事儿?”

孙晓敏的智商,绝对要比常人高许多,反正在她的面前我如同透明。既然已无师生之间彼此的尊重,我心中有气,就羞辱了她几句。

“贺老师,道听途说的消息你也相信?不过你说的不错,我确实和副校长去过宾馆!”孙晓敏甜甜的冲我一笑,但她不给我开口的机会,又对我说道:“如果我说我和副校长没有做过,你相不相信?那个老色鬼,半夜给我发下体的照片,我只是觉得恶心,稍微用点手段,让他乖乖的听我的话就是了。

还有贺老师,不要把人想的那么肮脏,其实我还是处女。”

“是吗?怎么能验证你的话是真是假?”

“简单,等我的生理期过了,我让你在床上验证一下。你可以试试,我里面还有没有那层膜!”

我心中一阵冷笑,孙晓敏的提议我不可能接受。但她说自己是处女,我只当是一句玩笑话了。

而且孙晓敏曾亲口对我说过,她是兰桂坊里面的高档小姐,平时穿着学校的校服,为各种男人服务。

不过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还有十几分钟,学校上午的课就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