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宝贝慢慢来更深入一点,被两个男人绑着玩

发布时间:2019-06-13 16:01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客厅内就剩下了我和美心,气氛显得有些尴尬,我俩从来都没什么共同语言。不过今天的美心好像有些奇怪,她有意坐在我一旁,说了句好热,解开了自己上衣的扣子。

美心一向穿的性感,她上半身里面穿着粉色的胸罩,不时用手自己揉搓一下。这是什么意思?美心的无心之举?还是她有意在诱惑我?

宝贝慢慢来更深入一点,被两个男人绑着玩-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 “贺海,趁着白静不在,我跟你说几句悄悄话,其实你挺有男人味的!”

“是吗?我还真没发觉!”

“真不骗你,现在我们女人都喜欢你这种类型!对了,我还没有你的微信,咱俩加个好友呗?白静明天不是要出差吗?你要是寂寞的话,随时找我!”

显然,美心这就是赤裸裸的勾引我,可这是为什么呢?之前她不是一直看不上我吗?怎么现在有这样的举动了呢?

不过片刻之后,我就想明白了。美心从不懂的洁身自爱,就像妻子一样放荡,她俩肯定私底下商量好了,让美心陪我睡一次。

一旦我和美心睡了,对于婚姻我也就不忠诚了。就算我手中有妻子出轨的证据,我还有脸指责她吗?

说句实话,我对美心没有任何的兴趣。但是想了想,我还是同意添加美心的微信,妻子有太多的问题,都推在了美心身上,我可以借机套出她的一些话。

“哎呦喂,不好意思碰到了,不介意吧?”

添加美心微信的时候,我不知道她是不是有意,胳膊肘碰到了我的裤裆上。美心一脸的无所谓,但我却觉得还是有些尴尬,就冲着她笑了笑。

“贺海,其实白静和我说过许多!”美心冲我妩媚的一笑,做作的看了一眼厨房,仿佛接下来的谈话生怕被妻子听到。见白静还在厨房里忙,美心继续对我说:“她跟我说过,你每次都得半个小时,你真有这么厉害呀?瞧,白静被你伺候的脸色多滋润。

敢不敢找个机会试一下?”

我只觉得一阵无奈,妻子竟然把床事都告诉美心了。

“那要看你符不符合我的口味了,我喜欢女人穿红色的胸罩,还有黑色的丁字裤……这样做起来特别的爽!”

“哈哈,没想到你这么有情调。我一直认为,穿红色胸罩的女人很土,不过你既然喜欢的话,我可以满足你!”

我无心调戏美心,但有些问题我不能直接问她,必须要拐弯抹角的套她的话。而且效果不错,美心的这番言论,证明了妻子对我再一次说谎了。

妻子那一套内衣消失不见了,她告诉我是美心穿走了。按照正常人的思维,真的是美心穿走妻子的内衣,她一定会说笑几句。

比如,美心会说,她穿上妻子曾经的内衣,满足我的爱好。反正美心有意勾引我,再恶心的话也能说得出来。

而且美心也说了,她看不上红色的胸罩,妻子有那么多内衣,美心怎会穿自己不喜欢的颜色呢?

那妻子红色的胸罩和黑色的丁字裤在什么地方呢?难道不翼而飞了吗?被内衣爱好者偷走了吗?

这当然不可能!

我还记得在蒋雯的手机上,曾经看到过尚帅发给她的一张照片。里面那个陌生的女人身上的内衣,与妻子的内衣不仅颜色相同,更是同样的款式。

再联想到吃饭的时候,尚帅在桌子下面对妻子又摸又舔,还有刚刚那几张大尺度的照片。都足矣证明,尚帅是妻子的情人之一!

而许总,林总,以及那个想要强奸妻子的男人,都有很大的嫌疑,只是我暂时没有确凿的证据罢了。不过我也想开了,假如妻子真的是兰桂坊的高级小姐,那她就是人尽可夫的女人了。

想到妻子可能被几个男人,几十个男人,甚至上百个男人睡过,我那颗垂死的心,依然感到了疼痛。

“你们两个聊什么呢?聊得这么火热?”

这时,妻子端着菜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嘻嘻,你总说贺海有多好多好,我也喜欢上她了呢!白静,要是我睡了你男人,你不介意吧?”

“你敢!”

妻子一嘟嘴,把菜放在桌子上,立即挽住了我的胳膊,好像生怕我会被抢走似的。看了看那一桌子的菜,我心里发酸,忍不住就是一声长叹……

在吃饭的时候,美心如同那天的尚帅似的,那双腿在桌子下面不老实,甚至脚尖都碰到我裤裆了。但我一想到,是妻子暗许美心勾引我,我就勉强接受了。

更为重要的是,我要在美心身上,查询到妻子出轨的蛛丝马迹!

“不打扰你们小两口亲热了,真是羡慕死人了!”

吃完饭美心拎着包,就离开了我家。出门前,她趁着妻子不注意,还对着我抛了个媚眼。

“老公,我想要你……好想呢,三天见不到你,我要想你了怎么办?”

美心一离开,妻子双手立马缠在了我的脖子上,双唇也在我的脸上亲了几口。其实我真不想和妻子办那事儿,但身为她的丈夫,我只能敷衍着。

“你不是嫌我下面扎手吗?剃毛器我买来了,你帮我剃掉吧!”

“嗯,那你上床吧!”

“讨厌啦!剃掉的那些毛落在床上多脏呢?而且要是剃毛不抹上沐浴露,也会很痛很痛的!”

剃毛还要抹沐浴露吗?可是妻子告诉我,她之前是在公司剃的毛。然而,妻子的公司绝对没有沐浴露……“你上次不是在公司剃的毛吗?没有沐浴露你不疼吗?”

“那肯定疼呀!”妻子立即就笑了,她贴在我的耳边,吹着香气,喃喃的对我说:“不过我们公司有洗手液,我偷偷把洗手液拿回办公室,然后抹在毛毛上面,一点一点的剃掉了。

老公,可能我真的变坏了……那天我剃毛的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你,里面都湿透了。”

洗手液能够代替沐浴露?对于此事,我并没有多少经验。因此,无论妻子的话是真是假,我也只能当做她没有骗我。

如果以前妻子这样主动,我肯定会特别的兴奋,立即把她抱在床上。可是现在只要一想到妻子人尽可夫,甚至今天下午她就陪别的男人睡了,我对妻子就一点兴趣也没有了。

“你明天还要出差,还是早点睡吧!”

妻子已经把手伸进了我的裤裆,被她上下套弄着,我身体某处支起了帐篷。但随着我的话说完,我抓住妻子的手腕,把她的手从我裤裆里拽了出来。

能够看得出,对于我的举动,妻子非常的扫兴。她小脸发红,坐在床上一言不发。

“贺海,我总觉得你没以前爱我了!”

“没有吧?主要是以前你不会对我说谎,可是你现在的话,我分辨不出那句是真,那句是假!”

“是你胡思乱想而已!我不是都向你解释清楚了吗?”

“呵呵!”

我一声冷笑,没有再说什么,在浴室洗了个热水澡。从浴室里出来,不等天黑我就躺在了床上。妻子依然闷闷不乐,但我俩如同冷战,迟迟无人说话。

“老公,可能真的是我错了……你能不能告诉我,我该怎么做,你才能信任我呢?”

大概到了十点钟,妻子听到我翻来覆去没有睡着,便开口说话了。

“哎,睡吧,或许咱们俩需要冷静一下,等你出差回来,咱们好好的聊一聊!”

听到妻子柔声细语的声音,我的心中就是一暖。曾几何时,妻子就是我的全部,她性格温顺,对于我任何的提议,她都会认真去考虑。

可能正是因为这样的性格,妻子才会被刘悦这种女人欺负,更是因为如此,她才会出轨。

一夜无语,早上六点多,妻子在我额头上亲了一口,就拖着行李箱出门了。一宿未睡,我揉了揉眼睛,点上一支烟,站在了窗台前面。

“草!什么几把玩意!”

在楼下一辆奔驰商务车等着妻子,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就倚在车门框上。他见妻子下了楼,俩人就是一个火热的拥抱,随即她在妻子的脸上亲了一口。

仅对妻子的那一丝好感和信任,在这一刹那间,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我还是太单纯了,妻子在我面前表现的楚楚可怜,我那颗心就立马心软了。

楼下那亲吻妻子的男人,应该就是林总,他们光明正大当着我的面儿秀起了恩爱。披上衣服,我就想要下楼问个清楚,但就在这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

打来电话的人是刘悦。

“我想要问一下,你为什么猜测林总的房间内,会有剃毛器呢?”

“你的意思就是说,在林总的房间内,找到了剃毛器?”

“不错,在十几分钟之前,贵苑酒店我那个朋友打来了电话,的确在林总的房内发现了剃毛器。”刘悦平静的和我说着,稍一停顿,她继续对我说:“我朋友告诉我,那个剃毛器是飞利浦女性专用剃毛器!

贺海,你这么在意这个剃毛器,是不是这原本是白静的东西?会不会她……她把毛给剃了?”

“对不起,我无可奉告!不过你的心愿达成了,我会和白静离婚!”

说完话,我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不出我所料,妻子用过的剃毛器,真的在林总的房间内。

显然,那天妻子和林总离开内衣店之后,他俩就一同回了贵苑酒店。说不定根本不是妻子自己把毛剃掉了,很有可能是林总趴在妻子的双胯下,小心翼翼的为妻子效劳。

我坐在床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只觉得肺快要气炸了。这时,我听到微信来了添加消息,是刘悦通过手机号码,添加了我的微信。

“你看一下,白静的剃毛器,是不是这个样式的。”

在微信上刘悦给我发来了一条消息,紧接着她就给我发来了几张剃毛器的照片。其实妻子的剃毛器我并没有见过,但剃毛器的外观是红加白的颜色,这符合妻子的审美标准。

“贱人!”

剃毛器用完之后,估计妻子就扔在了一旁。剃毛器的外观上,竟然还有两根不长的卷毛,显而易见,这一定是妻子私密处的毛。

今明两天双休,我又躺会了床上。连续多日没有休息好,在胡思乱想中,我就睡着了,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

在家里穿着内裤,我给自己煮了一碗面条,可我却不时去看一眼手机。妻子早就到海城了,按照她往常出差的惯例,她该给我打电话报个平安才是。

“呵呵,她要陪那么多男人,估计是玩疯了吧?”

吃着面条,我自言自语的说着,在心里把妻子浑身上下骂了一遍。可毕竟我对妻子有感情,等不到她的电话,我实在是有些放心不下。

于是,我像犯贱似的,还是给妻子去了电话。只是妻子的手机已经关机了,我重重的把手机扔在了桌子上,用力搓了一把脸。

要是我没猜错的话,妻子现在和某个男人在床上,怕被别人打扰,这才把手机关机了。

我突然间想起了周彤彤,那天在妻子的办公室内,我听周彤彤说过,她会陪着妻子一起出差。不过我却没有周彤彤的联系方式,只好向刘悦索要。

“周彤彤是白静的助手,她知道的事情绝对比我多!”

刘悦先是把周彤彤的手机号码给我发过来,又发表了一下自己的看法。但我没有给刘悦回复,立即拨打了周彤彤的手机。

“你……你谁呀?”

“不好意思,我是白静的对象,请问一下……”

“啊……”周彤彤在电话里,突然叫了一声。她努力克制着,但还是近乎于娇喘的对我说:“是……是姐夫呀?你找……找白姐对吧?不过……不过我没和白姐在一起……今天我有点事儿,明天……明天才赶去海城!”

我毕竟是过来人,听到周彤彤的娇喘声,我立即就明白她在做什么了。没有想到,一个长相如此清纯的小姑娘,竟然也这么狂野。

说了一句打扰了,我就准备把电话挂掉。可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彤彤呀,你怎么这么不要脸?都这个时候了,还接我老公的电话……”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周彤彤就挂断了电话。但我还是听了出来,刚才说话的女人正是我的妻子……望着天花板,我大脑一片空白,若再这样下去,恐怕我整个人都会崩溃。大概过了一个小时,我才像苏醒过来似的,拿起手机一看,在我失魂落魄之时,孙晓敏和美心都给我发来了微信。

孙晓敏给我发来了一条语音,我先打开了她的消息:“老师,你在做什么呢?我浑身上下都在发热,你说我该怎么做呢?”

我只觉得一阵无语,要是妻子听到孙晓敏的语音,恐怕她会反咬一口。并且我对孙晓敏的这种举动,十分的反感,想了想我给她回复了一条消息:“孙晓敏,你可能已经不当我是老师,但你永远都是我的学生,希望你能洁身自爱。”

在给孙晓敏回复完之后,我这才打开美心的微信,她发来的消息是文字,不过却更加的火热:“贺海,你在家吗?我想尝试一下你家的大床,怎么样?”

我对美心更没有丝毫的好感,几乎没有考虑,就给她回复道:“不好意思,我没有在家。”

可能是双休,孙晓敏闲来无事,在我给美心回复消息的时候,她又给我发来了语音:“贺老师,我怎么就不尊重你了?只不过我从很小就向往师生恋,恰巧你符合我对男老师所有的幻想。

其实我今天找你,是因为我想到了另外一个办法,该怎样确定师母是不是兰桂坊的高级小姐。不过从你对我的态度中,我看出来了,你好像没有这么关心这事儿!”

我立即瞪大了眼睛,妻子有没有出轨,对我而言已经有了结论。但妻子到底是不是兰桂坊的小姐,我暂时还不敢胡乱猜测。

孙晓敏这条语音消息,成功的点燃了我。顾不上给她打文字了,我也给她回复了一条语言:“孙晓敏,都是老师的错,你有什么办法,一定要告诉我,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在理性上来说,妻子是否是兰桂坊的高级小姐,对我应该没有那么重要。一旦妻子承认了出轨,结果那肯定是我要和她离婚。

但人往往是多感性的一面,妻子是怎样的身份,我还是想要确定一下。

“真的吗?多大的代价都可以吗?”

“嗯!”

“不过我没兴趣了,而且我现在要睡觉,别再吵我,等我找你!”

我看着孙晓敏发来最后的这条消息,恨得牙都痒痒。但我把手机扔在床上,重重的一拳打在了枕头上。

即便我明知孙晓敏在戏耍我,可我却无可奈何,这个学生是吃定我了。

过了片刻,我才想起,美心也找过我,于是我又拿起了手机。在我和孙晓敏聊天的几分钟之内,美心给我发来了几条消息,但多是她给我发来的性感照片。

“喜欢吗?不过我还是觉得红色的胸罩好土。”

这几张照片是美心的自拍照,只穿着红色的胸罩和黑色的丁字裤。我一直认为,美心是最放荡的女人了,现在我总算知道了,相比妻子的话,美心还有一丝羞耻心。

美心的自拍照尺度同样不小,可她并没有露脸。不像是妻子给尚帅发的照片,她除了护住了三点,全部暴露在尚帅面前了。

如我所料,美心的内衣照,并非是穿着妻子那身内衣。显然我的猜测是准确的,妻子把红色的胸罩和黑色的丁字裤送给了尚帅,而这小子又送给了那个陌生的女人。

既然如此,我也没必要理会美心了。可我又一想,说不定我还能在她口中套出一些有用的话,沉思了许久,我就给美心回复了一条消息:“你的身材真好,现在我真想立马去找你。

只是美心咱们是成年人了,而且我结婚了,并且白静是你的闺蜜。你要是告诉我一些白静的秘密,我的手中有了她的把柄,那我就算和你上床了,也不会愧疚。”

“呵呵,贺海,你是在套我的话吗?跟你说句实话,我知道白静不少的秘密,每一件你知道了都会和她离婚。但你愿意和我玩就玩,白静的秘密我不会告诉你!”

美心不是傻子,她立即看出了我的用心,既然她有了防备心,那我想要套出她的话,那几乎就没可能了。不过这倒也简单了,我无须再去理会美心。

可我还是通过美心的话,想到了一些事情。白静的确有问题,而且她身上的秘密,或许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多。

这一天我足不出户,在家中昏昏沉沉的睡了一天。

第二天早上,我还是习惯性的拿起了手机,希望妻子能够给我打个电话。不过我依然失望了,可能她在海城快活,完全忘记了我这个人。

心里难受的很,可我好像犯贱似的,偏偏想要听到妻子的声音。沉思了许久,我还是给她打去了电话。

本以为妻子的手机还是关机状态,或许要很久才能接起电话。但是这一回,妻子的手机立马就接通了。

“喂?干嘛?找白静吧?她去厕所了,别他妈打了!”

然而接起电话的人并非是妻子,居然是一个男人接起了白静的电话。而且这个声音我很熟悉,电话里的人分明就是尚帅……我赶紧点头,如此最好。幸亏这个女服务员单纯,相信了我的话,不然我还真没办法进入1513号的房间。

先是像做贼似的贴在门上,不过我并没有听到里面的动静,于是我轻轻地推开了一条缝隙。这同样是一间套房,但是妻子并没有在客厅内。

我确定了客厅内没有别人,这才把门给打开。这间套房一共有两个卧室,我听到其中一间卧室传来了动静。

“彤彤,我这样穿真的行吗?是不是露的太多了呀?”

卧室门口的门并没有关严,我立即就听到了妻子的声音。但我依然怕打草惊蛇,没敢往里面看。

“我去,白姐,你这露的还多吗?要是不多露一点,怎么吸引那些臭男人呢?”周彤彤也在场,紧接着,我又听到她对妻子说:“白姐,你快别磨蹭了,估计他们都等不及了!”

听到周彤彤的话,我的心都在滴血。看来我的猜测成真了,他们?他们是几个男人呢?

我想要立即去质问妻子,但是又一想,她马上就去陪那些男人了,我为什么要急于一时?只有捉奸在床,才能够让妻子无法狡辩。

“哎呦,还要我怎么样呢?我都穿成这样了,你们能不能行……”

“草,把胸罩给我脱下来,快点!”

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周彤彤和一个男人对话。我的双眼立即瞪大了,原来房间内原本就有男人,估计他躺在床上等着妻子和周彤彤服务。

“切,有本事你自己给我脱呀!”

“贱人,摆一个母狗的自是,我都硬了!”

伴随着周彤彤和那男人的对话,我一脚踹在门上就闯了进去……当我闯入卧室的时候,坐在电脑面前的妻子和周彤彤,立即惊恐的看向了我。不过不大的卧室内,并没有男人的身影。

咦?还真是奇怪,刚才我明明听到了男人的声音。可一眨眼间,卧室里的男人跑哪儿去了呢?卧室内绝无藏身的地方,这是十五楼,他也不可能破窗而逃!

“草!小丸子,你能不能好好直播?先把胸罩卸甲,我就给你刷辆跑车。”

几双眼睛对望之时,电脑的音响里传来了声音。我这才反应过来,难怪我在卧室内,看不到男人的视频,原来是是周彤彤和别人在开视频。

“老公,你怎么了?这是给我的惊喜吗?”

妻子一副欣喜若狂的样子,直接就扑在了我的怀中。我嫌弃的看了她一眼,但是并没有捉奸在床,我也不好发作。

“呵呵,白姐,你真是太单纯了……估计是姐夫对你不放心吧?”周彤彤就是一声冷笑,随后拿起耳机,对和她开视频的男人说道:“大哥,我这边发生了点事儿,晚点再给兄弟们播,我先下了啊!”

我这才明白,现在直播火热,原来是妻子和周彤彤在为那些男人直播。可是她俩没什么才艺,骗取那些男人打赏,这和卖肉有什么区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