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被老头下药玩好爽,我玩老岳父的菊花和大肉柱/痴心忘夫

发布时间:2019-06-13 16:06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之所以看到妻子在轰趴聚会上的照片,我还能够那么理智,完全是对她寒心了。当一个人三番两次的来伤害自己,时间久了,就算那颗心是铁做的,也会支离破碎吧?

被老头下药玩好爽,我玩老岳父的菊花和大肉柱/痴心忘夫-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 既然我已经确定了妻子的身份,无须再为这份婚姻忠诚。而且我需要释放,发泄,希望能够和一个长相不次于妻子的女人上床。

孙晓敏不是最好的选择吗?不过最后那一步,我依然觉得难以迈出去。

孙晓敏还没有成年,而且还是我的学生,我要和她发生关系吗?

我还没有想好,但是孙晓敏拉开我的拉链,把我那玩意掏出来,放在手里把玩着,我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痛快。

“干嘛要后悔,我又不嫁给你,只是玩玩嘛……贺老师,我不需要你负责之类的,不过你要在床上尽力的满足我……最起码要比用黄瓜舒服吧?”

“我……我保证能让你满意!”

喘着粗气,我第一次在孙晓敏面前,同样说了一句放纵的话。

“那就行了!”

“孙晓敏,你还有一个问题没有回答我,你为什么要把照片洗出来?”

这同样是我所关心的话题。

几张照片里的妻子正在换衣服,我不知孙晓敏洗出这几张照片做什么,会不会是她想以此来要挟白静呢?

就算我和妻子要离婚了,我也不允许别人伤害她。

“还能为了什么?我没你想的那么恶心……我把照片洗出来,连内衣都没有穿,不是很明显了吗?就是为了和你调情呀……不然你怎么会跟我来厕所?又怎么会揉我的胸?那你这会儿又怎么会想要上我呢?”

我的脸抽搐了一下,孙晓敏的解释,看似是不可理喻。但是依照她的性格,孙晓敏做出如此奇葩的事儿,实在是太正常了。

“那咱们现在就做吗?贺老师……你直接进来吧。”

孙晓敏的表情有几分娇羞,松开手里的我那玩意,她转过身一只手扶住了小洗手间的门。紧接着,孙晓敏轻轻地把校服裤子撸到了小腿处,她今天连内裤都没有穿。

眼睛火热的盯着孙晓敏的屁股,只要我上前一步,把她抱紧,我们就能够发生关系了。而且我是过来人,不存在找不到地方,几秒钟之内,我就能够进入孙晓敏的身体。

“你……你还没有……”

“别说我没有成年……怎么了?谁规定只有成年之后,才能有性生活呢?”

孙晓敏依然翘着屁股,回过头赌气似的说了我一句。此时我的心理矛盾的很,可是孙晓敏一向洒脱,而且她这样的姿势,十分的不雅,她难免有几分怨气。

“我……我……我一个大男人怕什么?你不怕吃亏就行。”

“真啰嗦……那你别废话了,进来吧……用力干我。”

孙晓敏又把屁股抬的高了一些,而我咽了一口唾沫,上前一步,一只手放在她的胸上,然后就抱住了她……“贺老师……”

孙晓敏转过头,她的呼吸声有些急促,眼睛仿佛能媚得出水。我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也在加快,太过于激动,身体在轻微的颤抖着。

“孙晓敏,你……你考虑好了,对吧?不会怪我是吧?”

虽然我依然在询问孙晓敏,但不等她回答,我已经把裤子给解开了。此时的我,没有了任何理智,只想在孙晓敏的身上,能够得以发泄。

“别啰嗦……你快进来吧!”

孙晓敏在我的嘴唇上蜻蜓点水般的亲了一口,然后把头扭过去,双手再一次扶住了小卫生间的门。我们俩其实都没有把裤子脱下来,但是解开的裤子,掉在了小腿处。

不再有任何犹豫,我身体某处朝着孙晓敏的私密处进军,那玩意碰触到了她的屁股……

但,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门外传来了声音。

“你把我拉到厕所做什么?烦死了!”

“嘿嘿,小宝贝……你说做什么呢?干你呗……你这小浪货,可快把我想死了。”

小厕所外面,传来了一男一女的声音。我顿时皱起了眉头,门外的这两个声音,对我而言实在是太熟悉了。

“贺老师……和咱们一样,这是一对野鸳鸯哦!还真没有想到,蒋雯蒋老师也玩的这么疯。”

孙晓敏再一次看向我,一脸坏笑的对我说着。她说话的声音极轻,但还是把我给吓了一跳,赶紧对孙晓敏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千万别说话。

不过孙晓敏没有说错,小卫生间外面的人就是蒋雯,而那说那些猥琐话的人是我们的副校长。这俩人还真是无法无天,竟然敢在学校里的洗手间做那种事情。

但紧接着,我自嘲的笑了笑。如果不是蒋雯和副校长突然闯进来,恐怕我已经进入孙晓敏的身体了,我凭什么嘲笑别人呢?

“哎呀……你先别弄……中午的吧,中午……中午你去开个房,我和你好好做一次,在厕所里我有点害怕,万一……”

“你怕什么?校长和另外两个副校长,都去外面开会了……这所学校里,现在就我最大!”副校长气喘吁吁的说着,从声音能够判断出,他已经把蒋雯拉到了旁边的小卫生间之中,嘴里还絮絮叨叨的说道:“宝贝……你不觉得在厕所里做才刺激吗?而且现在查的太严了,我怀疑我的办公室里被装上摄像头了。

还是厕所里最安全……你把腿抬高一点……小贱人,你还装什么?流了这么多水!”

“啊……啊……你舔的深一点!”

很快,蒋雯的呻吟声,就传到了我的耳中。不难猜测出,在隔壁的小卫生间中,副校长正在舔着蒋雯的下体。

“贺老师……我下面也好痒啊,你帮我舔一舔怎么样?”

“别说话……被他们听到就麻烦了。”

被老头下药玩好爽,我玩老岳父的菊花和大肉柱/痴心忘夫-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 这种局面之下,使我非常的窘迫。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拉着孙晓敏,能够偷偷的离开,可我又担心弄出动静,一旦被副校长听到就麻烦了。

而且最为变态的是,狭小的空间内,孙晓敏光着屁股站在我一旁,蒋雯的呻吟声,我同样听得真真切切。我希望平复下自己的心情,不过却难以自控,满脑子都是那些男盗女娼的事儿。

“我不让你舔……贺老师,你就当个好人,帮我摸一摸吧!”

孙晓敏明显动情了,她抓住我一只手,就放在了她的下面。我的那只手,立即摸到了湿漉漉的一片,孙晓敏紧闭着双唇,显然是在强行克制着呻吟。

想了想,我在孙晓敏的下面,轻轻地给她揉了几下。不过我怕她叫出声音,手指头并没有进入她的身体。

“爽吗?舒服吗?叫爸爸!”

“嗯……舒服,好爸爸,搞得我好爽!”

片刻之后,蒋雯和副校长又传来了对话。听到他俩说的这些话,我只觉得一阵恶心,这俩人连点人样都没有了。

其实我早就猜到了,一旦蒋雯放纵了一次,她注定会成为一个极其放纵的女人。

“把屁股抬起来,该让我爽爽了……”

副校长急迫的对蒋雯说着。

“不要,你再帮我多舔一会儿……你时间太快了,不等我有感觉,你就完事儿了。”

蒋雯满肚子的抱怨,孙晓敏虽说早就动了情,但她听到蒋雯的话,差一点就笑出了声音。

“草,你个小贱人,现在嫌弃我了?主要你太骚了,前天晚上,你被尚帅那几个人都草成什么样子了……嘿嘿,你别着急,改天我吃点药,好好和你做一次。”

前天晚上?又是尚帅。

从副校长的话中证明了我之前的猜测,那天在情趣酒店,蒋雯当着副校长的面儿,被尚帅给上了。而且副校长竟然说是几个人上了蒋雯,是不是尚帅找来那些狐朋狗友,把蒋雯给轮了呢?

并非是我胡言乱语,这个可能性实在是太大了。尚帅是人妻爱好者,别人睡他的女人,能够带给他最大的刺激。

我不清楚妻子和尚帅之间,两个人的关系有多么亲密了。但是现在妻子变得这么放荡,尚帅绝对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

“哦哦哦……不行了。”

“啊……这么快就完事儿了?哎,也挺舒服的,你以后吃点药吧!”

估计副校长进入蒋雯的身体,顶多也就是一分钟,他们就没有了动静。显然,蒋雯没有得到满足,可是这种事儿她也不好说些什么。

“贺老师,我真怕你是个绣花枕头……你要是只有一分钟的话,那我以后肯定再也不和你玩了。”

孙晓敏贴在我的耳边,动情的说着。但我扫了她一眼,并没有理会孙晓敏,她每说一句话,都让我提心吊胆。

“嗯……现在我岁数大了,要是以前的时候,我得草得你求饶。”副校长显得有些尴尬,像是想起了什么,继续对蒋雯说道:“对了,贺海来上班了吗?”

“来了呀,我看到他就烦得慌,整天装的跟什么似的。”提起我的名字,蒋雯就是一声冷哼。稍一停顿,她继续对副校长说:“喂,你到底和孙晓敏有没有睡过啊?”

“睡了啊,必须把她睡了,不然保送的名额我能给她吗?”

副校长和蒋雯竟然说起了我俩,我下意识的看向了孙晓敏。她静静地听着蒋雯,副校长的对话,也不知孙晓敏心里想的什么。

“哦,贺海也和她睡过了,是我亲眼目睹!这才是一对狗男女!”

蒋雯骂了我和孙晓敏一句。

“什么?妈的,贺海这狗娘养的东西……她媳妇长得那么漂亮,怎么还不知足呢?老子早晚把白静给睡了……昨天晚上我真想把她带回家。”

“你急什么呀?尚帅不是答应你了吗?这几天就让你和白静上床……你对白静不了解,她太骚了,肯定会让你睡。”孙晓敏穿的是校服,很容易就能够脱下来!

在一旁我看到孙晓敏自己往下脱裤子,我立即上前帮忙帮忙……

很快,顶多也就是二十秒左右,孙晓敏就赤身裸体的躺在了床上。「^首~发」我同样一丝不挂,这还是我俩第一次如此坦诚相见。

男人多是多情的动物,凡是对某个女人有一些感情,当她赤身裸体的站在自己面前,内心中总会有一些说不出的心酸,甚至想要落泪。

此时的我就是如此,或许我大半个心被孙晓敏偷走了。看着她赤身裸体的躺在我面前,我内心中感慨不已,她还没有成年,可是马上就要成为我的女人了。

孙晓敏不止一次的说过,她不需要我负责。不过在床上,我一定会尽量温柔一些,给她留下最美的回忆。

“晓敏……”

随即,我满脸柔情的看向孙晓敏,嘴里喃喃的说着。

“怎么了?你为什么还不进来呀?贺海,你是不是又玩我?”

孙晓敏刚刚说的“玩我”,并非是睡她的意思,而是以为我像之前那样,关键时刻又后悔了。只是孙晓敏实在是想多了,无论如何,她今晚都要成为我的女人。

不过孙晓敏直呼我的名字,让我不由一怔,她眼里还有我这个老师吗?当然了,我俩的关系早已超越了师生!

“我可不敢玩你……就是希望你求求我,不然我就不进去了!”

我扫了一眼孙晓敏的私密处,她的私密处已经泛滥了,滴在了我家的床单上。孙晓敏的私密处这会儿一定非常的空虚,希望我能够把她填满。免-费-首-发→

“哼……我才不要求你,坏人……你快点进来吧!”

“我偏不!”

说着话,我俯下身子,反而吻上了孙晓敏的双唇,她立即亢奋的回应着。而我的右手也没有闲着,先是揉搓她的胸部,然后缓缓地往下移动,她实在是太敏感了,身体总是情不自禁的颤抖一下。

“啊……呜呜!”

最终,我的手到了孙晓敏私密处地带,我一阵抚摸,右手都湿透了。虽然我吻着孙晓敏,但还是能够感觉得到,她越来越兴奋,见状,我便把食指放了进去。

本来我想把食指和中指一起进入到孙晓敏的身体,可是又担心她会疼,所以只放入了食指。不过我想,或许我的担心是多余,她是兰桂坊的小姐,和各种男人上过床,几根手指头恐怕难以满足她。

然而,孙晓敏还是叫出了声音。虽然我不知她是假装,还是真的疼痛难忍,可我的嘴巴还是赶紧和她分开了。

“怎么了?很疼吗?”

“疼……要是我把手指头插在你的皮眼里,你疼不疼?”

孙晓敏嘟着嘴,虽然她说的话有些恶心,但是表情却无比的可爱。

“大小姐,那一样吗?你们女人天生就是被插的,而我们男人要做的是埋头苦干……”

“哼,你是老师口才好,我当然说不过你……不过你食指插在里面做什么?能不能……能不能动一下……轻点动!”

不等我的话说完,孙晓敏就打断了我。而我也不等她的话说完,食指在她身体里面,缓缓地动了起来。

我的动作真的很轻,比和妻子第一次上床的时候,都要温柔的多。倒不是我更爱孙晓敏一些,只是那时候我和妻子在一起,还未经人事,不太懂得该如何怜惜一个女人。

被老头下药玩好爽,我玩老岳父的菊花和大肉柱/痴心忘夫-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 “贺老师……老公,好舒服……你动作……动作快一点!”

孙晓敏还真是够骚,也够敏感,食指在她身体里刚刚动了一会儿,她就不行了,说起话来近乎于胡言乱语。孙晓敏躺在床上,几次想要亲吻我,但我坏笑着却闪开了,因此她那快要媚出水的双眼,看我的时候还多了几分幽怨。

“老公,你快进来吧……别折磨我了。”

“嘿嘿,你求求我……只要你求我,我现在就进入你的身体……今天不是你把我榨干,就是我把你草的下不去床。”

“老公,我求求你了……求求你干我吧,快点干我这个小骚货,我好需要你啊,求求你了!”

我所上过床的女人不多,甚至有过暧昧的女人也不算很多。但是我敢保证,不管是妻子,还是沈琳琳,乃至是夏婉萱,蒋雯,她们在床上的感觉,都不如和孙晓敏在一起快活。

原本我就忍受不住了,见孙晓敏真的求我,我把食指拔出来,喘着粗气就把孙晓敏压在了身下。

“啊……你的手怎么都是血啊?”

我和孙晓敏的下体已经接触到了,马上进入她的身体。可这时孙晓敏却喊了一声,我看向自己的食指,发现食指上血淋淋的一片。

顿时把我给吓了一跳,孙晓敏怎么出血了呢?难道她真的是处女?刚刚我用食指给她破处了?

“你……你真的是处女?”

我停下了进入孙晓敏的身体,内心中反而有些慌乱。其实我心里清楚的很,不管孙晓敏是不是处女,她都不需要我负责。

“还得有两三天呀!”孙晓敏自言自语的说着,随后她把目光看向我,不以为然的对我说道:“可能是我大姨妈提前了,你进去就行……没事儿!”

我裂开嘴一笑,只觉得自己实在是天真。刚刚怎会去想孙晓敏是不是处女呢?她来大姨妈才是最为合理的解释。

但我想了想,用纸巾擦了擦食指上,孙晓敏身体里的血,然后点上了一支烟。就算我再想要,可是孙晓敏来大姨妈了,我肯定就不能动她了。

“晓敏,不是我玩你啊……今天我肯定不能碰你,其实这也正好,等你亲戚走了,你差不多也高考完了!

到时候我去找家酒店,然后好好的玩玩……顺便给你画一幅人体素描。”

“没事儿,我都不在意,你在意什么呀?是不是怕我只和你玩这一次?贺老师,只要你活儿好,以后我还会多和你玩几次的。”

孙晓敏妩媚的一笑,一只手在我胸膛上画着圈圈。

“不是这个问题,你别这么幼稚!”

“我偏要幼稚了……老公,今天我就要给你……你和师母做过那么多次,她来大姨妈的时候敢和你做吗?

反正我敢!”

孙晓敏说着话,翻了个身骑在了我的身上,然后一只手抓住我那玩意,就要放进她的身体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