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我被两个男人玩到早上,口述车震激情经历

发布时间:2019-06-15 09:08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两人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半,周晚浓一进门就赶紧去了卫生间,她的小内内现在还湿糊糊的,幸好出来的时候带了换洗的衣服,不然得难受死。她将自己脱了个精光,站在镜子面前,伸手到下面摸了一把,手指上顿时濡湿了一片,赶紧甩了甩放到水龙头下面冲掉,一边嘴里碎碎念的自语:“要死了,要死了,怎么那么多水……,该死的唐宾,这全都怪你……,可是看在你公车上这么维护我的份上,本姑娘既往不咎……就是丢了初吻太亏了,不对不对,这不是我的初吻,这不是我的初吻……”

周晚浓一边念叨着一边走到淋浴蓬头下面去冲澡!

我被两个男人玩到早上,口述车震激情经历-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 唐宾放下东西进了厨房,看见周晚晴正系着围裙忙碌,就从背后抱住她,凑过去亲了一口,周晚晴回头嗔怪地看了他一下,道:“别闹,我妹妹还在外面呢!”

唐宾小声道:“她正在洗手间呢!”

说着又凑过去索吻,周晚晴拗不过他,就嘟着嘴让他轻薄了一番,然后赶紧推开他,要是被妹妹发现自己和唐宾两个人这样的举动可就糟糕了!可是因为这样偷偷摸摸的亲吻,却让她有一种特别心跳的感觉。

本来晚上的菜是等着周晚浓过来烧的,只是她今天来的晚了,刚才发生的一些事情也让她没了心情,所以这一次她却是没动手,洗完澡之后陪着唐心看电视,等到周晚晴弄好了菜之后一起吃饭。

餐桌上的时候,周晚晴也发现了今天的妹妹特别安静,平时的她唧唧喳喳说个不停,跟唐宾更像是死对头,他说什么她都会反驳,可是今天晚上她居然破天荒的闷着头吃饭。

周晚晴就关心的说道:“妹妹,你今天怎么了,不舒服吗?”

周晚浓抬头看了看姐姐,马上又低头吃饭,含含糊糊的道:“没有啊,哪有不舒服。”

“脸也这么红,是不是发烧了呀?”

“没有,可能是……热的!”

实际上她这是面对唐宾的时候脸上臊的。

这个时候,唐宾坐在周晚浓的对面,心里也七上八下的。学校里的那个吻就不提了,可是在公车上的时候,就算是逼不得已,那也是自己理亏。挺着硬梆梆的棒棒糖就去捅人家,这不是趁人之危吗?所以唐宾也不敢看周晚浓,说话也少了,一个劲的扒饭。

周晚浓看到唐宾吃的跟猪似的,自己却还在被姐姐询问,就心里一阵不爽,在桌子底下抬起脚跟就踩在唐宾的脚背上,使劲的撵啊撵的。唐宾被踩的生痛,暗抽了口气,抬头看了看她,发现她若无其事的样子,却也不敢声张,随手夹了一个菜放到她碗里,说道:“身体不舒服的话就多吃点,补补!”

她定睛一看,唐宾夹给她的菜居然就是一条猪舌头,这个时候她就想起来刚才自己说过的话:就当自己吃了一回猪舌头!当下不由多想了起来:“什么意思?还想给我吃猪舌头,难道还想让我吻你?”

这么一来,她就想起了刚才那个吻,自己还把舌头吐出来在他嘴里舔了一阵,于是她的脸色就更加红润了起来,脚上的力气也小了不少,唐宾赶紧将自己的脚背缩回来,远远的放在后面,不让她再踩到。

结果这餐饭唐宾吃的最快,风卷残云一下就完了;周晚浓次之,吃完就坐到沙发上看电视,周晚晴笑着看了看这两人,心想肯定在回来的路上发生了什么,不过一个是妹妹,一个是爱人,她也就没再多问。

过了一会,唐宾去卫生间上厕所,坐在马桶上的时候,无意间看到洗手池台板上放着一样花花绿绿的东西,上面的图样非常有趣,有一个类似鼻子的动物。于是他就好奇的拿了起来,抖开一看顿时两眼一突,居然是一条小内裤,再看小内裤正面的图片,赫然是一头长鼻象。看到这头拖着长长鼻子的小象,唐宾禁不住笑出了声,这条小内内不用问肯定是周晚浓的。

“这也太可爱了吧!”

唐宾拨弄了一下特意拖出来的一截象鼻,想象这条内裤穿在周晚浓身上的样子,这个小鼻子可真的有点像小男孩的小叽叽……然后一不留神他感到手指间有些潮湿,还有点滑滑的触觉,翻过来一看原来是里面有点湿痕。唐宾早已不是愣头青了,哪里会不知道这个是什么东西--

“刚才在公车上……原来她已经……”

他觉的自己实在太猥琐了,就想放下小内内,估计等会周晚浓就会拿去洗了,不过这个时候他鼻子里闻到一股很特别的味道,就是从小内内上散发出来的,有点羶臊,但又不是那么难闻,而且闻着闻着还有种莫名的冲动。

于是,鬼使神差的,他就拿着小内内凑到鼻子前面嗅了嗅……

“呯”!

正在这个时刻,卫生间的门被打开,周晚浓急匆匆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刚好看到唐宾拿着她的小内内在鼻子前面嗅--

“啊,你这个变态,你这个大色狼,我要杀了你!”看到厕所门突然被推开,唐宾就愣了愣。看到是周晚浓站在门口的时候,他瞬间想起来自己现在在干什么,惊觉之下就想立即把小内裤藏起来,可是他现在正脱了裤子坐在马桶上,却要到哪里去藏这条烫手的内裤,于是情急之下唰的藏在了自己的裤裆里面。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这一幕被周晚浓看的清清楚楚,于是就有了那一声惊天动地的喊叫--

“你这个变态,我要杀了你!”

周晚浓不管不顾的就要冲进去,只是刚踏了两步,看到他露着半个屁股坐在那里,就硬生生的顿住了。实在是太不讲究了,而且自己的内裤正在这个混蛋的裤裆里面,要拿出来都难,正在她进退难断的时候,周晚晴过来拉住了她,道:“妹妹,你干嘛呢,大呼小叫的?”

“姐,他……他……”周晚浓他了几下不知道该怎么说。

唐宾真是快要晕了,居然被周晚浓看到如此尴尬的一幕,他真的是无意的!!不过这种事情打死也不能让嫂子知道,不然自己真是死掉了还干净,于是倒打一耙:“她不敲门就进来了!”

周晚浓真的要气死了,怎么会有这么过分的混蛋,以前真是看走眼了,亏的自己刚才在心里居然还在想……

周晚晴赶紧拉着妹妹退出去,这个时候唐宾可是露着屁股的,可不能让妹妹这么干看着。

周晚浓回到客厅,周晚晴问她到底怎么回事,可是她也不好直说是因为看到唐宾拿着自己的小内裤在猥琐,于是就说他上厕所不锁门。实际上她心里此刻闹的很,一直以来,他都觉得唐宾是个很有情义很有担当的男子汉,这些年他为了姐姐的家奋不顾身苦苦支撑的表现,她也都清清楚楚,平时老是跟这个唐家小哥抬杠什么的,都是她亲近他的表现,而且她始终有一个想法,觉得自己的姐夫没了,让唐宾做自己的姐夫不失为一个很不错的选择。可是,就在刚才,他怎么可以拿着自己的小内内在那里……

这完全颠覆了她对唐宾的印象,这么个猥琐的家伙,真的是自己一直以来崇拜的人吗?

可是看到他上一次在老家痛打孙健,这次在公车上又为自己出头的正能量,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

这一晚,唐心跟唐宾睡在了一起,而周家两姐妹则在同一个房间。

一直到晚上睡觉之前,唐宾还一直在担心周晚浓会不会把在卫生间里看到的一幕告诉她姐姐,如果真是如此的话,下回不知道嫂子还愿不愿意让他上床呢!一想起刚才的事情,他真想抽自己两个巴掌,你说当时随手把那小内内一扔不就没事了吗,干嘛要藏起来么,而且藏哪不好,非要藏在裤裆里,这不是脑袋被驴踢了是什么?

第二天,周家两姐妹决定带着唐心去植物园逛逛,唐宾作为两名美女的跟班,没有发言权。他还特意观察了一下嫂子的神情,发现没什么异状,不过这厮做贼心虚,没有底气,于是想证实一下,看看是不是真的没事。

吃完早餐,趁着嫂子进入厨房要清洗碗筷的时候,唐宾一闪身跟了进去,从后面轻轻搂着她的腰叫了声大宝贝。

周晚晴回头看了看门口,压着声音笑道:“小坏蛋,又要使坏了。”

唐宾看了心中一喜,暗道侥幸,大概小姨子没有把自己的丑事说出来,于是笑了笑说:“我哪里有使坏,浓浓在这里,我可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话是这么说,可他的两只爪子已经不安份的爬上了嫂子柔软的玉女峰,打着圆圈抚弄了起来,同时下身的棒棒糖也紧紧贴着她的臀肉,三两下就挺涨了起来,顶在嫂子舒软的沟缝里面,轻轻的摩擦。

周晚晴被他弄的一瞬间就心浮气燥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呼吸,手上的动作也停了下来,脖子后仰着将自己娇嫩的脸贴在唐宾的脸上。

两人热烈厮磨了一会儿,这时有脚步声在门口响起,唐宾赶紧放开嫂子,随手在台板上拿了个物件假装帮忙,刚刚回头,就看见周晚浓出现在了门口。她往两人身上看了一眼,发现没什么异常,可是看到唐宾手里拿着的东西,就气不打一处来,原来唐宾刚才情急之下看也不看随手拿起的东西,居然就是早上用剩下的一条猪舌头。

一看到他手里捏着条猪舌头,周晚浓就想起这厮自已嘴巴里面的那条,还有昨晚坐在马桶上闻自己小内内的变态神情,于是一脸厌烦的说道:“唐宾,你手里拿着什么呀,真是越帮越忙,赶紧出去出去!”

这古怪的小姨子生气的时候就不再喊他唐家小哥,而是直呼其名。另外,她觉得现在的唐宾行为太不检点,需要接受特别观察,在没有良好表现之前绝对不能让他太接近姐姐,不然姐姐可能有被猥琐的危险!

唐宾看了看手里的猪舌头,满脸尴尬的放了回去,在水池里冲了冲手,就一声不吭的溜出了厨房;而周晚晴则抿嘴偷偷笑了笑,心说这小坏蛋也真是的,拿个猪舌头在手里干什么?

准备了一些在植物园可能要用到的物品之后,几个人就开始出发了。

从家里出发到植物园还是有一点路,要是坐公交车的话还不知道要转几趟车,所以就在小区门口拦了个出租车,三个大人一个小孩,怎么说都是打车来的划算,到目的地的时候也就花了半个多小时。

大人游植物园是为了看看花花草草,呼吸一下新鲜空气,而小孩子更多的是为了去那里的游乐场所,或者玩娱乐项目,而这个时节,有一个项目特别受欢迎--放风筝。

几人在植物园里逛了一圈,唐心看到草场上有人在放风筝就走不动道了,非要自己也放一个才高兴,于是唐宾去旁边买了个超大的黑蝙蝠风筝,把唐心乐了个半疯!嫂子一发话,唐宾就怂了,乖乖走过去蹲在周晚浓的面前,道:“上来吧!”

周晚浓犹豫了一下,对唐宾的人品尚有点怀疑,不过在姐姐催促的目光下,还是勉勉强强趴了上去。实际上,以唐宾的体力,背起周晚浓108斤的重量,还是轻轻松松,双手一捞就站了起来。周晚浓的大腿咋一被他托住,瞬间就全身一紧,同时双手按在他的肩上,将自己的胸部远远的离开他的背部。唐宾虽然没有回头看到,但是从她身体的力量上还是能感觉出她的小动作,不禁暗想昨天在公车上的时候都那么暧昧了,今天背一下你自己可真是没有障碍,至于她那紧绷着身体的拘谨,倒是真不太在意。

周晚浓一直在很专心的注意唐宾的双手,或者身体的其他小动作,等到走出了一段距离,发现唐宾两手真的规规矩矩,连一寸都没有移动,并且也没有在自己大腿上摸摸捏捏的小猥琐之后,稍稍放下了点心来。

此刻,唐宾有心想解释一下昨天的那个意外举动,毕竟要是一直被她误会自己是一个变态的猥琐男,那真是一件非常肝疼的事情,于是趁着嫂子和心心走在前面,唐宾悄声说道:“浓浓,关于昨天晚上在厕所的事情……,其实,那是一个误会。”

一听他说起昨天他坐在马桶上猥琐自己小内内的情景,周晚浓马上紧张了一下,赶忙说道:“你别说,我不要听你那变态的嗜好。”

唐宾无语,真是欲哭无泪,不过再怎么说也得解释一下,不然自己妄自背着这么一个悲催的黑锅,以后还怎么聚集正能量,于是不理她继续说道:“那真不是我的嗜好,昨晚我只是一时好奇……才,才那个……”

周晚浓脸色有点晕红,毕竟他嗅的是自己的小内内,就更加不想听了,两手捂着耳朵道:“我不要听,我不要听!”

可是,她的手本来是支撑着自己的上身的,结果一放之后,身体就不由自主的趴倒在唐宾的背上,然后唐宾就忽然感觉自己的后背被两个极其柔软而富有弹性的东西撞了一下,他当然知道那是女人的隐私部位,虽然心里被狠狠的荡了一下,可他现在哪里敢多想,继续道:“真的,真的,当时我还以为是一块哪里来的抹布,居然还有那么奇怪的图案……”

“什么,你说我的内裤是抹布?混蛋,你的内裤才是抹布呢,还是没人要的臭抹布!”周晚浓胸部被一碰之后,赶紧又放下两只手支撑住身体,于是清清楚楚的听到他的声音,顿时对他说自己小内内是抹布的说法非常生气。唐宾就看着她笑,轻轻说了一句:“色女!”

“就色你怎么了?”李晶晶说完把水果篮直接扔在地上,两手一张就抱住了唐宾,柔软的红唇凶猛的印在他的大嘴上,滋滋滋的吸吮着他的舌头,同时把自己的小香丁伸进他的里面勾动其中的欲望。唐宾在一瞬间就被震住了,他是真的没有想到李晶晶的来势会如此汹汹,吻都吻得这么霸气冲天,可是作为宇哥男人,被女人逆推不是他的风格,于是奋起反抗,两手一伸径直抓住李晶晶的两片臀肉,拧巴拧巴的尽情揉捏,感受那一处的丰腴柔腻。

李晶晶刚刚获得爱情,又是才体会到接吻的乐趣,正是食髓知味的时候,而且前几天被她老妈在家禁足,天天在家饱受相思之苦,如今再次吻上唐宾,顿时一发不可收拾,如饥似渴的吻的天翻地覆。而唐宾也被她火热的激情撩起了熊熊欲火,下面的宝贝棒棒早已坚硬如铁,恨不得直接戳破了裤子冒出头来。

唐宾的卧室一般不锁门,甚至连关都没关,周晚晴很轻易的走了进去。里面黑漆漆的没有一丝光线,她凭着感觉走到床边,摸索着碰到了自己女儿的小腿,然后是她的身体……周晚晴俯下身在女儿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注视着黑夜中的唐宾,虽然看不清样子,但能感觉到他的存在,呼吸,还有热力,这些都让她感觉心中安定,不若沧海中飘摇。

慢慢的,慢慢的……

周晚晴将双唇凑到了他的脸庞,轻轻的一吻,再一吻。

唐宾在黑夜中惊醒,愣了几秒钟,虽然看不清吻他人的脸,但是这个事情,除了嫂子也没有别人。他猜不到嫂子为什么突然会在半夜里闯进他的房间,还在偷偷的亲他,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感受到了对方的温柔,和无尽的爱恋。

他伸出手去搂住她的脖子,黑夜中用自己的双唇寻找到她的芬芳,一口吻了上去。唐宾的手臂用了些力量,周晚晴的身体就轻轻的趴了下来,一半身体压在他的身上,两团丰挺的柔软挤压着他裸露的肌肤。

由于天气渐热,唐宾晚上睡觉的时候并没有穿任何上衣,实际上这厮特不喜欢穿着衣服睡觉,如果条件允许,他更喜欢裸睡,因此即使唐心就睡在旁边,他也是光着上身,这倒是方便了晚上偷偷摸进来的周晚晴。

唐宾的双手轻易的穿过了嫂子睡衣的下摆,先在她光滑柔腻的背部一阵抚摸,发现没有什么障碍,显然嫂子的衣服里面没有穿任何内衣,他两手一绕就抓到了两座玉峰,只是她那36D的巨大柔嫩,明显不能一把抓住,挤压出玲珑的形状和深深的凹陷。两颗葡萄样的存在,在动情之下坚挺傲娇,在他手掌心中制造出迷人的触感。

唐宾放开嫂子散发着芳香的滑嫩小舌,双唇滑过她的下巴,经过脖颈,身体往下一缩,就含住了一颗玉珠,轻轻地舔呧,磨咬,周晚晴被他挑弄的全身酥痒,特别是被含住的那处,更加如千挠万搔,酥到了骨子里,上身一压,就把整个玉峰全都压在了他的脸上。

一瞬间,唐宾就感觉鼻子里全都是一片乳香,只是嘴巴有些忙不过来,舔了这里,就忘了那里,他的大手滑入她的翘臀,透过睡裤的松紧带,直接抓到了那两瓣丰腴,顿时满手都是柔软,一塌糊涂,似乎整个手掌都要被陷了进去。手指一拨,抚过那深深的沟壑,落在青草蔓延之地,里面已经流水潺潺,四溢芳香。

周晚晴在喉咙深处发生一声沉闷的呻吟,由于怕吵到睡在旁边的唐心甚至是隔壁的周晚浓,她死死的忍住,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只让脖子尽力后仰,咬着牙关颤抖。

唐宾将她的裤子褪到了腿弯,身体再一次下滑,这次居然将脑袋滑到了嫂子的两腿之间,伸出舌头轻轻往上一舔,就亲到了满嘴芬芳。

直到唐宾将整条舌头滑进了她的水帘幽径,周晚晴才豁然惊觉,她有心想阻止说那里脏不要舔,可是唐宾下一个刹那在里面一个舌头翻身,就将她的话打落了肚中。

唐宾的舌头就像一条怪蟒,在她体内捣鼓翻腾,惹得她那里的软肉一阵阵抽搐,整个人都像升到了半空中。随着他那湿润、温热、粗糙的舌头轻搅,她的心也一次次的上下抛动。

周晚晴的手扶着床头,半跪在床上,任由唐宾在下面用自己的舌尖蹂躏,成熟的娇躯一次次轻颤,晃得床也有些抖动。

忽然,唐心小小的身体翻了一个身,惊的两人瞬间停止了动作,直到确定她没有醒过来,唐宾才从扫资深虾爬出来,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他的房间外面有一个小小的阳台,现在半夜三更的也不怕有人会看见,所以他抱着嫂子就开门走了出去,顺手再把门关上。下一刻,唐宾就唰的褪下自己的内裤,早已成了铁棒的火热毫不停留的冲进了她的幽径。

“哦!”

周晚晴终于发出了一声压抑的低吟,虽然刚才唐宾的灵活的舌头弄得她欲仙欲死,可是也抵不住这样凶猛的一杆到底,直接把她的灵魂都要捅了出来,本来瘙痒难耐春水横溢的幽暗之地一阵舒坦,就想着唐宾的那根宝贝玩意再用力一点,再进去一点;她将双手搭在栏杆上,丰满的臀部高高翘起,任唐宾每一次力挺就深深到底;修长的大腿深夹,让里面的腔肉紧紧地咬合着下身处的棱子,每次抽出来都刮的他一阵咬牙切齿。

如此深距离的交流,撞击的臀肉啪啪作响,里面的小嘴巴深深的吸扯着唐宾的分身,而他每一次碰撞到花瓣之心,都让她心都快要飞出来,根本坚持不了多久,没几下之后,周晚晴就浑身急颤了起来,紧咬龙身的地方一阵一阵抽搐,吞噬着他的巨大。

不过,周晚晴始终压抑着自己的声音,真的忍不住的时候也只是发出了如同猫叫般的呻吟。

唐宾也好不到哪里去,今天白天被李晶晶诱惑了两次,两次都差点喷吐出来,这一次被嫂子夜袭,更加激情无限,深交了几下就感觉来临,被她达到高峰时的吞吐刺激的下身一阵急跳--

“不要在里面!”嫂子匆匆提醒。

危急时刻,唐宾把自己的下身整条吱的一声抽了出来,带起白汤无数,又急撸了两下,遂咻咻咻的越过阳台护栏,射入了半空中……

唐宾大口喘息,外面有凉风吹拂,下面的物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成了绵软状态。

周晚晴转身投入他的怀抱,闭着眼睛什么都不说,享受着爱爱后彼此的温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