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男女做爰高清免费视频,口述最舒服的性经历倾城美倾心

发布时间:2019-06-20 09:21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林天成摸黑向着堂嫂的家走去,掏出钥匙的时候却皱着眉头,因为门锁居然是开着的,挂在房门上,这是咋回事?

男女做爰高清免费视频,口述最舒服的性经历倾城美倾心-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 走近茅草屋,四下量着,桌椅并没有被动过,而水泥炕上也躺着一个人,本想开日光灯,可是又害怕晃亮堂嫂,只好蹑手蹑脚的靠近水泥炕,听着炕上均匀的呼吸,小心的脱掉鞋子,翻身就爬上炕!

“嗯……”

林天成刚一上炕便听见堂嫂诱人的声音,原本在马翠莲那里没有发泄的火使得他的大懒鸟噌的一下坚硬起来,正好顶在堂嫂的臀沟!

“哼哼……知道回来了?”

黑暗中,林天成涌了一口呼吸,浓重的哼一声表示回答,爬上炕的一瞬间,扯掉自己的衣裤,钻进被窝,迎面一股浓重的酒气!

妈的,林天成很习惯的把手搭过来,在腰凹出,睡了一会,自己的大懒鸟随着堂嫂屁股的活动而火热坚挺,自己的身子渐渐发热……

“嫂子!我……”

“嗯……想来就来吧!”

呲拉……林天成忍不住王英身体的诱惑,两手从后边开始扒她的衣服!见到身前的女人伸手想挡,猛的死死的按住她的双手,将她翻转过来,粗暴的撕碎内裤,虽然她的下体还没有湿开,自己的懒鸟已经烫在唇口……

肉贴肉的接触,林天成本想在继续玩一会,可是自己的大懒鸟已经迫不及待往里直窜!

“嗯……你怎么这么直接啊!今夜怎么啦?”下体辣辣的挨着,女人辣痛中有一股快意,就像嘴里吃了辣椒!

抽了几下,林天成皱着眉头,洞内的内壁让自己的大懒鸟暴涨而滚烫,甚至开始泛潮,这时,自己大手抱过来,从她的腹部搂紧,而自己刚刚全部刺进去,忽然听见一声娇呼,操,这个声音不对!她绝对不是自己的堂嫂……这个女人是谁

林天成忽然听见了声音不对,停下了一切动作!哇草!这个娘们是谁

黑暗中,一只柔嫩的小手在自己的小腹上摸来摸去!

手心细嫩,手背柔滑,五指纤细,涩涩的,手掌虽然不大,可是微微一翻,前边掌心的茧子割着手!娘的咧,这是农家妇女的手!绝对不是堂嫂王英的手!

林天成懵了,几番确定这是自己堂嫂王英的家,脑门的血凝住了!

不是堂嫂!

林天成的大懒鸟此刻还停留在这个女人的洞内!

血液凝住了!身体在迅速降温!大懒鸟有些冰凉!妈的,这个女人是谁为啥在这里

要不要喊两声林天成第一个念头,划过脑际的夜空!

肉贴肉之处,自己的大懒鸟已经停下了动作,可是那软软的肉好像有着生命力一样在尽情的收缩和蠕动,不停的吞噬自己的活儿,而它希望自己更进入一步,是的!它紧紧的啃咬自己的鸟头,希望自己更进入一步,也许只有这样才能知道什么叫做别有洞天!

妈的!偶滴个神!居然是个陌生的女人!

林天成的大懒鸟正插在一个陌生的女人下面之中!

王英虽然没有彻底的碰过,可是她的曼妙身影至少让自己心动了,所以,就算闭上眼睛都可以想到她是怎样的身体!但是,现在自己身下的女人和她不一样!

妈的,她的肉圈还在抽动收缩!无比的紧凑,软软的,嫩嫩的,滑滑的……

林天成只觉得自己固执的懒鸟似乎要用自己的坚硬和粗热来驱散那种寒冷,可是,自己的大懒鸟却无力的感受不知内情的桃源,而且持续的进入,抽出,来回的拖拽……

妈的,拔出来!就此完事!林天成第二个念头!

操!她是谁

林天成有一种开灯的**,可是又怕自己看见的是母夜叉!娘的,人生三大傻:搂着女人睡不着觉的,拉灭灯找不着肉道的,脱下裤子就操的!老子现在是骑虎难下!

“你……你是谁”

林天成用自己平生以来最为颤抖的声音问着,事到如今,只希望这娘们不要太难看,不然真的对不起自己这满腔热火!

“嗯……好硬啊!你怎么突然间就这么硬了死鬼,不要停啊!真的好希望你可以动上三下呢!”

操!林天成一把冷汗,这声音更加确定不是自己的堂嫂王英!

林天成犹豫着,连他自己都吃惊,自己居然会在片刻的时间想了这么多!自己会这么冷静!

大懒鸟实在拒绝不了那软肉的邀请,自己有意无意的的抽动,自己在吃惊和犹豫,恐惧和无奈之下屏住呼吸,身体开始僵硬!

可是,自己的大懒鸟却悄悄的背叛了自己,感觉到自己似乎用棍子在湿土中戳开了一个洞,有水儿里流出来!甚至,自己想哭,想喊,声音却没有口中发出来,身体持续着僵硬,自己想守住那份冰冷,可是,自己的大懒鸟月那软肉不断的摩擦中,**子渐渐蔓延起体热,顺着血液的流动传遍全身,身体在松弛,腰部也在发软,体内,自己有一种狂涌的感觉往外流出……

男女做爰高清免费视频,口述最舒服的性经历倾城美倾心-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 “嫂子”

“嗯……该死的!你今晚怎么这么硬”

“你……你是谁”

“该死的!老娘是谁你都不知道快点动啊!别他娘的将老娘的火给点着了,就不管了!”

陌生的声音!陌生的女人!林天成完全可以确定这一点!但是与此也确定了另一点,自己身下的女人,那润滑的洞不弱于一个处女!很紧!紧到自己的懒鸟有一种被死死夹住的感觉,既畅快又舒服!

那被浪水浸湿的懒鸟,此时发了狂!颠颠的加快了速度!林天成已经抛开所有的杂念,妈的,不管你是谁,老子只知道你的妹妹很紧凑,很舒服!先干了再说!而自己的脑海里,完全将身下的女人当做自己的嫂子王英!

肉球一样的鸟头,滑开道口内壁,一次次往这个陌生的女人的体内深处抽送!送来一股晕晕闷闷的撞劲,送来懒鸟的灼热问候!

无耻的肉唇在欢快的迎接!圈收着懒鸟,无耻的内壁在裹紧!拥抱着茎身!而且,它的体内深处在等候,等候鸟头的撞击!

撞击!撞击!撞击!

以鲜血的热度,有一只手在林天成的胯侧,有一个臀部在狂热的抽动!蠕动!那个陌生的女人在粗重的喘息着,喷散着一些酒气,随着自己抽动的力量,炕上发出沙沙的声音,甚至可以听见被子磨着炕面的嗞嗞声……

我去你妈的亲娘四舅奶!林天成额头见汗,虽然漆黑一片,可是那声音却刺激着自己,甚至在羞辱自己,因为自己和一个不知道是怎样的女人在寻欢作乐!而自己现在只知道一点,挤入,不停的挤入那窄小而湿滑的洞口里……

“嗯啊!好强啊!妈妈呀!你今天这活儿怎么这么大不行了,快要戳死老娘了!你有完没完啊!”

妈的!这件事情太意外了!太突然了!不是自己的错!林天成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有人躺在堂嫂的水泥炕上,不但够大胆,而且更大胆的是,现在居然吃了自己的懒鸟!

也许……她是无意的是一个误会喝多了走到这里来可是自己的嫂子去看了那里

“睡上床的就是汉,解开怀的就是娘!”林天成忽然想到这话,随即代替自己的犹豫,反而觉得自己是偷娘们的汉子!

堂嫂王英的屋子很干净!淡淡的女人香!自己走的时候是全新的被子,而此刻正被自己和这个陌生的女人的水儿湿!

似乎这不断流出的水儿,不禁湿了嫂子的褥子,并且蔓延开来,浸湿了嫂子的脸,渐渐的就要淹没整个村庄……

林天成有一种窒息的罪恶感,先是看上自己的嫂子,随即和马翠莲旖旎的一幕,而此刻的自己居然不知道和谁在办事这股罪恶感刺激着他,撕咬着他的心,喘不过气来的心灵挣扎,不但没有减轻自己身体获取的快感,反而使得他泛起一阵奇异的兴奋,身体也陡然发热,一直不受自己控制的懒鸟扭闪了一下,自己只想知道:这个女人是谁梅开二度

邪恶的一扭,接受快感的阀门突然被开,而自己身下这个陌生的女人,林天成很清楚,她的田地很鲜嫩,有一种处女的紧凑感,她甚至在主动迎合自己撞击的冲动,而她的呻吟也证明她想叫,她想哭!她在狂乱!想用身体的扭动摆脱眼前这难以承受的的一切!

“啊!你是谁?你!你是一个真正男人!”

陌生的女人终于清醒的说着话,两手在林天成的身上摸索着,惊呼之中夹杂着快乐又痛苦的娇喘,哼道:“你说啊!你到底是谁?”

声音很好听,肉也很鲜嫩!腰肢也足够纤细,这个女人不会太难看吧?林天成此刻已经如脱缰的野马,自己的动作简单频繁猛力!既没有变化姿势,也没有花样,用他的执拗和直接,持续的贯注!

臀部在晃动,女人在呻吟……

黑暗中,女人的双眼布满了羞涩和渴望,在快感的吸取中,只感觉那巨大的活儿一下比一下快,狰狞露脑,一下一下在自己的下身戳着,而自己的秘处自己最知道:特别鲜嫩!可是现在,那儿整无辜的遭受着陌生男子粗暴的攻击!

那汉子带着酒后的迟钝和执拗,做着简单的动作,带着酒后活儿的麻木,做着持续的动作,动作很粗野,大力的抽送着,将自己的屁股控于他的掌下,那铁钳似的大拇指,似乎要将自己的屁股掰开,半边掀起来,而他自己,弓起的腰身蓄满了劲儿,以满弓的姿势,更深的进入,似乎要将他整个自己都纳入……

陌生的男人!他是谁?

操!真的好紧啊!林天成已经精虫上脑,越来越深入,被席卷了的陌生女人,娇嫩的秘处遭受前所未有的大力撞击,痛感晕开来,化为致命的快感,伴随着阵阵罪恶的战栗,呼啸着飞向高峰!她的道口在痉挛,身子在抽搐,肉唇一张一合,浪水在喷涌,心灵在喷涌……

仿佛爬了老长老长的郁闷山路,到了峰顶,四面的风吹过来,舒舒的冒着快意,这一路如此漫长,几乎有几个月的郁闷那么长!而这个陌生的女子,跟随自己的脚步,在继续抽动了几下,突然热热的喷洒出来,全部烫在了自己的体内,黏黏的浓浆,随着那巨大的活儿拉出来,涂满了自己的秘处和后股……

林天成舒服的坐在炕上,黑暗的茅草屋,那个陌生的女人的身体就像被遗弃的东西,白花花的卷在那,妈的,她夺走了自己另一次激情!

“嗯……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女人颤抖着声音,体温渐渐降下来,意识回归脑门,糊着液体的身体,被揉乱的身体,像是被洗劫一空的村庄,带着一起后的糟乱,**后的余韵还留在体内,那一丝游动着的快感,让身心有残破后的诗意……

林天成喘息了数口,颤抖着伸出右手,在墙壁上摸索了半天,终于找到灯线,妈的,老子只要轻轻一拉,就会知道这个女人是谁!想看清让自己很舒服的女人面貌,可是又害怕自己看见的是一个丑八怪!百般纠结中,还是鼓起勇气轻轻一拉……

啪……

灯光照亮屋子!

林天成吞咽一口吐沫坐在水泥炕上!

男女做爰高清免费视频,口述最舒服的性经历倾城美倾心-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 躺在被子上的女人秀发散乱,一对肉奶一颤一颤的,细嫩的身子上还有着一丝香汗,黑色的三角内裤挂在她的左腿上,已经破败不堪,浓密的森林尽处,一条小溪还在涓涓的流着白色的液体,小嘴一收一缩的,浑圆的大腿,雪白而娇嫩,圆圆的屁股晕了整个屋子!

细细的眉毛皱在一起,大眼睛充满了无助和羞涩,娇美的脸庞有着一张薄厚适中的嘴唇,此时的她衣衫凌乱,呼吸急促!娘的咧!还是一个大美人啊!

“啊!啊!你不是莲花村里的汉子!”

女人惊呼一声,看见林天成的模样之时,双眼盯在他的双腿间,那是一个充满了生命力和倔犟的活儿!很大!很坚硬!就是那玩意刚刚将自己送上了天!

“操!老子是谁?老子还想问你是谁?你咋在这里?”

“呜呜……你干了我!你是禽兽!”

女人爬起身体,羞急的拽过炕上的衣服挡住自己的身体,无助而羞辱的泪水流了出来,惊怕的看着林天成,咬着嘴唇,颤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林天成心花怒放,妈的,还好不是一个丑八怪!而这个陌生的女人有着一点知性美!和村里那些女人大有不同,见到她的腿间还在流着自己的子孙,自豪的说道:“这里是老子堂嫂家!老子是林天成,莲花村新来的村主任!你咋在我嫂子家?”

“你是林天成?哼,我告诉你,今晚的事你谁也不准告诉!你便宜了,吃了就吃了,偷着乐去吧!我叫张晓燕!”

林天成痴痴的瞄着张晓燕的身子,忍不住的向前挪动了几下,大有梅开二度的冲动!

“你不要过来!哼,我是这里的小学老师,今天连夜从城里回来,以前我都是和大英子住在一起的,可是今晚回来她不知道去了哪里,所以我就先睡了!哼,却让你这个无赖干了!”张晓燕说着话,整理一下凌乱的衣服,偷眼瞄着林天成,嘴角浮现出一丝满足的笑意!

双眼见到林天成熊熊燃烧欲火的双眼,秘处和大腿上还黏糊糊的腻滑,此时最想做的就是尽快洗净下身,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已经深夜十一点多,在莲花村,自己也是有点脸面的人,虽然丈夫王德福不中用,但是对自己还是不错的,虽然现在已经死了,但是自己还没有和哪个男人做过那档子事,现在,被林天成狠狠的戳了一顿!

“你说啥?俺嫂子在你回来的时候就不在?”林天成猛的站起身体,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妈的,不会是被田刚那孙子掳走了吧?

“是啊!我回来的时候,大英子就不在!咋啦?”张晓燕丝毫不忌讳,端着一盆水,撩起自己的裙子,轻轻的擦洗自己的下身,时不时的看着林天成,娇媚的刮了一眼,笑道:“你还真是一个汉子呢!咯咯,我是寡妇,都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有感受那活儿了!现在被你捅了,哼,你可不准对别人说!不然我饶不了你!”

林天成慌忙的穿上裤子,蹦下水泥炕,提上鞋子,大手在张晓燕的肉奶上抓了一把,坏笑道:“你已经是老子的女人,妈的,老子以后还会干你!啧啧……还别说,你这嫩地方还真不错呢!你哪也别走,老子去找我嫂子!”人命官司

林天成站在水泥地上,看着已经穿好衣服的张晓燕,农村的女人不比城里人,喜欢在**上戴个罩子,农村的女人大多什么也不戴,讲究的是弄个肚兜,就让那肉团自由自在的生长,因为只有不限制它的生长,才能长的丰硕,饱满!

林天成色眯眯的看着张晓燕那颤巍巍,很丰满,很馋人的两只肉奶,尤其是肉团子上的那两粒紫袖的葡萄粒,挺翘着散发着光泽,更是让人馋涎欲滴,伸出舌头舔舔嘴唇,妈的,刚才只知道捅,并没有好好品尝一下张晓燕**的味道!

“你干都干了,看个啥子呆瓜!咯咯!”张晓燕妩媚的瞟了几眼林天成,坐在炕上整理自己散乱的头发,轻哼道:“在莲花村,你不需要顾及啥,如果你看中哪家的女人,你可以当着她的面撸管子,性情开放的女人有的会帮你一下,害羞的女人虽然不会帮你,但是也不会跑掉!”

操!居然还有这档子事林天成挠着额头听着,如果真的是这样,老子以后可真就爽死了!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之后,伸出手抱住张晓燕,右手在她的肉奶上玩起来,撩拨,挤压,揉捏,林天成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使劲拽了一把张晓燕,让她坐在炕沿上,而自己身体最坚硬的地方再一次雄伟起来,低头啃住让人眼馋的樱桃,含糊不清的说着。

“燕子,俺真稀罕你!你太美了!”

林天成说的是真心话,抱着张晓燕来到厨房,本想亲上两口就算了,自己还要去找嫂子,可是哪里想得到,张晓燕就像一头饥饿了许久的野兽,突然看见一个猎物一般,放纵的在林天成的身上乱摸乱抓,半闭着双眼呻叫着。

“天成,虽然我们第一次看见,可是你让燕子真真正正的知道了做女人的快乐!再给俺一下吧!”

林天成把张晓燕放在厨房的一堆柴草上,褪下她的裤子,露出白花花的小腹和浓黑的小草,林天成已经迫不及待了,猛的解开裤子,趴在张晓燕的身上,用力的刺入!

干涸的张晓燕一声惊叫,双手死死的把着林天成的熊腰,林天成毫不留情,一起一伏的玩命冲杀,发泄出被压抑的欲火。

“燕子,你有没有孩子咋这么紧放松点,俺会更舒服!”

“天成,嗯!俺没有崽子!”

张晓燕的眼泪流了下来,流的满脸都是,林天成的大懒鸟太大了,戳的她痛不欲生,痛苦之中还有着奇异的狂潮,如电流一般走过自己身体的每一处,酥麻的十分舒服!

林天成着急嫂子的安危,所以干的是酣畅淋漓,直到汗流浃背,浑身青筋暴起,这才浑身一阵痉挛,屁股用力往前一挺,刚刚储存的子弹又一次喷进张晓燕的幽谷深处……

就在这个时候,茅草屋外人声嘈杂!似乎有很多人!

“你说啥田刚杀了五根”

“是啊,你不也听见了吗这下田刚可摊上人命官司了!”

“嗨,我说大英子啊,在咱这莲花村死个人有啥可稀奇的,上面也不管,五根虽然平时囊气了点,不过对二丫她娘还真不赖!这下可毁了二丫娘俩,年纪轻轻的就要守寡了!”

“李大姐,话可不能这么说,好歹也是一条人命啊!嗨,我到家了,你们进来坐会不”

“咯咯,今晚就不坐了,喏,你家灯还晾着哩!林主任可能回来了,明晚我们还来接你去俺家扑克!你自个回去吧,别让你小叔子等太久了!大英子,林主任年轻的很呢,你们可别滚被单哦!咯咯……”

“李大姐,你说什么呢!不和你们说了!哼!”王英关上篱笆门,羞愤的跺了跺双脚,径直走近茅草屋!

林天成对于茅草屋外面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就在几人对话的时候,自己和张晓燕早已经穿上衣服,回头示意张晓燕,自己故作火急火燎的向门外冲去!

嘎吱……房门推开的一瞬间,林天成和王英撞个满怀!

妈的,林天成偷偷吞了一口口水,王英的身材是完美的,胸前两个大肉馒头也是酥软柔嫩的,挤压的自己的胸膛一阵痒痒,两手抱住王英即将倒下的身体,喘着粗气问道:“嫂子,你这是去哪了”

“嗨,李大姐她们来找我扑克,我寻思你也没有回来就去了,我跳窗户出去的!你啥时候回来的!”王英袖着脸推开林天成,整理一下自己有些凌乱的衣衫,看见林天成眼中那一丝火苗,搓着脸走近屋子!

“哎呀,你可回来了,吓死我了呢!俺还以为林天成是别村的男人来砸你家房门呢,原来真是你小叔子啊!以前咋没有听你提起过!”张晓燕装作如梦初醒的模样,拉着王英的手坐在炕沿上,有点做贼心虚的感觉!

“燕子,你不是过几天才回来吗今个咋就回来了”王英并没有注意张晓燕脸上**过后的春潮,只是盯着晃悠着身体走近来的林天成,抿着嘴唇叹道:“天成,二丫他爹王五根被田刚杀了!”

“嫂子,你说啥田刚居然杀人了”林天成坐在木板凳上,抽着香烟,哼道:“老子第一天上任,这小子居然惹出人命,老子非得收拾他不可!”

“天成,使不得!”王英抓住林天成的胳膊,摇头求饶一般说道:“田刚在城里混了好几年,有两个臭钱不说,而且还和一些地痞混的火热,哎,我们别去惹他,他也不会来找茬,算了吧,只是委屈了二丫娘俩了!”

林天成怒气横生,老子既然是莲花村的一把手,就不能眼睁睁的当做这事情没有发生,这是杀人了,不是死了小猫小狗!右手扒拉开王英的双手,刚要开口说话,房子外面的土道上却传来重重的脚步声和骂咧声!

“大英子,你这骚娘们,二蛋已经死了几年了!老子看中你是你的福分!奶奶的,五根不让俺干他闺女,呸,老子杀了他!大英子,开门,老子要进去!老子要干你!”

听着田刚在篱笆院外面的骂咧声,林天成气就不一处来,回头看着王英和张晓燕抱在一起瑟瑟发抖的身体,哼道:“嫂子,你们两个别害怕!老子这话就出去将田刚活捉起来送乡里的派出所去!”

林天成死了

咣啷……林天成一脚踢开房门,黑夜之下,田刚东倒西歪的踢着篱笆院的木大门,嘴里不停地骂骂咧咧着!

“大英子,大美人,老子来看你了!让俺进去!俺要和你睡觉!”

林天成两步并作一步来到田刚对面,他的手中有一把菜刀,白晃晃的还在流着血!

“田刚,你杀人了知道不老子是莲花村的村长,老子有权利抓你去派出所!你老实的,不然老子可他妈不惯着你!”

“你是林天成小瘪三,毛都没长齐和老子装大半蒜娘的,老子宰了你!”田刚醉醺醺的握着破菜刀就往林天成身上砍,猛然发现身边有一把铁锹,林天成抓起铁锹朝着田刚的手臂抡去!

虽然酒劲上来,但是田刚见到林天成出手敏捷,没有一丝的犹豫,已经料到大事不好,四处看了几眼,见到也没有啥人,一咬牙,身体退后几步,忽然从腰带上掏出一把自制的手枪,扣动了扳机!

嘭……

田刚一枪出去,见到林天成栽倒在地上,拎着菜刀连滚带爬从夜色下跑掉……

“不好了!天成中枪了!”

“大英子,我们快出去看看!”

屋子里的水泥炕上,张晓燕和王英两人趴在窗口看着外面,忽然见到林天成的身体倒在院子上,两人急忙跑出屋子,也顾不得穿上鞋子!

“天成,你醒醒啊!”王英使劲推着林天成的身体,可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右手一片热乎乎的,刺鼻的血腥味道令人有些作呕!

“完了,他被田刚一枪死了!大英子,我们该咋办啊”张晓燕一屁股坐在地上,本以为自己守寡的日子结束了,林天成好歹也是一个大小伙子,而且体力也不错,那活儿更是没得说,还没有享受以后的快乐,这次是真的守寡了!

枪响的声音在这大山之中自然回响,尽管是深夜,可是还是有不少村民家里亮起了灯,听见王英家里大哭的声音,一些女人披着衣服仨俩的陆续走过来!

“大英子,这是咋的了啊,大半夜的,你哭个啥啊”

“大嫂子,天成被田刚一枪死了!”

“你说啥林主任死了”

几个女人还有一些迷迷糊糊的小孩,陆续走近院落,借着手电筒的光亮,林天成的胸口鲜血四溢,吓得众人尖叫不停!

“妈呀,真死了啊!林主任咋就这么命短呢!”

“都是田刚,他来找俺,天成非要将他抓起来送进乡里的派出所,谁知道田刚身上有枪啊!”王英失声痛哭,手足无措,自己这个小叔子虽然第一天看见,但是却让自己感受到了一丝温暖,现在死了,心里不是个滋味!

“人死不能复生,都别愣着了,埋了吧!”

说话的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女人,穿着短裤和背心,蹲下身体安慰着王英,叹息了几声,说道:“莲花村的规矩你也知道,这人死了是不能留着的,我们还是赶紧给他埋了吧,不要破坏了咱这里的规矩,虽然大家平时都不错,可是你若是留着林主任的尸体到明天,大家伙肯定会反对的,五根刚刚都被埋了!”

“李大姐,我知道,呜呜……”王英坐在地上抱头痛哭,张晓燕已经六神无主,也不知道是谁推来一个小牛车,十几个女人抬着林天成的身体放了上去!

天色已经见亮,朦朦胧胧的天边已经可以用肉眼看清楚大山的一切!

莲花村北边山脚下是一片乱葬岗,几乎所有的人死了都葬在这里,远远看去,这里杂草丛生,一片荒凉,十分的凄惨,令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林天成被死的消息一瞬间传遍了莲花村,听说要埋葬林天成,莲花村来了不少村民。张晓燕看着林天成的身体,哭的和泪人似的,抚摸着林天成的身体,那个伤心劲儿就别提了。

王英这一路已经不知昏迷了几次,如果不是被人搀扶着,估计早已经起不来了!

马翠莲也站在远处,一声不响的看着,林天成虽然是一个小伙子,但真要是死了,她的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别扭,她认为林天成的死和自己多少有点关系,毕竟林天成是自己从成立接来的,想到他坚硬的活儿,心里揪心不拉的!

很快,几个经常做农活的女人用铁锹挖了一个不深的坑,估摸着能放下林天成的尸体,便开始把林天成的尸体放在坑里,准备向下填土!

就在这个时候,唐小翠突然发现林天成的身体动了起来,先是双脚蹬了一下,然后是双手又伸了伸,仿佛是刚刚睡完觉,甚是舒展的样子,唐小翠擦擦眼睛,惊呼起来!

“林天成活了!林天成活了!”

人群瞬间沸腾起来,有几个女人抱着孩子,早就比兔子跑的还快,跑的远远的,一边跑一边不住口的大嚷嚷着。

“出大事儿了,林主任诈尸了!林主任诈尸了!快跑吧!”

诈尸这样的事儿谁也没见过,都是听老一辈人说的,村民见到林天成突然诈尸,一个个吓得早就魂不守色!

林天成揉了揉眼睛,从土坑中坐起来,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血肉模糊,伸手在胸口摸索了半天,掏出一个金色的铃铛,皱着眉头看着,妈的,是你挡住田刚那孙子的一枪吗胸口还有着一些自制的炮药,刺鼻的味道令林天成咬牙切齿,操,田刚啊田刚,老子不会放过你!其实林天成根本就没死,虽说没有了呼吸,但是还有着缓慢的心跳,只不过村民不会看而已,单纯的认为中枪了,没有了呼吸,人也就死了!

摸着手中的铃铛,林天成只觉得自己做了一个梦,梦里有无数的女人和自己寻找着快乐,而此刻,懒鸟忽然动了几下,惊骇的发现它居然变大了,而且有一种经久不泄的感觉!

就在田刚开枪的时候,林天成自己都没有发现,捡到几年的铃铛发出一阵光亮,随即自己似乎变进入了睡梦中,恍惚记得是来到了一个富丽堂皇,鸟语花香的大宅院。早有一个身着绿衣,长的腰身细细的婢女模样的人,在前面引路,林天成懵懵懂懂的跟在她后面,来到了一个卧室,卧室里香气迷人,是那种让人沉迷的女人香和脂粉的香味儿!

在那卧室里,有一张大床,床上珠围翠绕,装饰的很是豪华,大袖色的幔帐低垂,里面影影绰绰的躺着一个妙龄女子,伴随着女子的呼吸,她的胸脯一起一伏的,就像两个上下浮动的肉包子在吸引着自己,很好看,也很诱人……

 钻进玉米地

娘的咧!真是嫩死了!林天成嘿嘿的傻笑着,没有理会张晓燕的白眼,跟随王英向着村里走去,大清早的莲花村,以往那些女人都会在田地里做农活,但是今天却不同,几乎所有的村民都聚集在一个小卖部面前!

莲花村只有这一个小卖部,那里便是二丫的家!此时,围满了人,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田刚那个王八蛋,居然干出这种事儿五根死的真憋屈!”

“嗨,那个三孙子昨晚杀了五根,居然拎着菜刀来俺家砸房门,不中意的玩意还四处丢人!”

“可不是咋滴,那个三炮居然还去找林主任,如果不是林主任身体强壮,还真就被他一枪嘣死了呢!”

“嗨,说到林主任,刘大姐,你说他会不会也和咱莲花村的老爷们一样,是一个硬不起来的男人啊”

林天成听着这些女人的谈话,想要证明自己很硬,但是却忍住了,初来这莲花村,还没有混熟,如果熟悉了这里的一切,老子可真就是夜夜睡美人了!

“都说啥呢啊,嚼舌根可不太地道啊!”林天成大摇大摆扒拉开人群,站住脚步看着周围几十个女人,各有千秋!但是都挺漂亮,皮肤都十分的细嫩,尤其这些女人几乎都没有穿胸罩,那肉乎乎的奶儿清晰可见,个个都是坚挺浑圆,肌肤也是白腻光滑,几十个大奶顿现在眼前,林天成一阵眩晕,碍于堂嫂和张晓燕在身边,也不好多看,忍着那股热流,摇头向小卖部走了进来!

“呜呜……娘,你别哭了,爹死的好委屈!”

进门一刻,林天成看见的二丫抱着一个三十左右的女人痛哭,母子俩坐在炕头哭的稀里哗啦,对于这揪心的一幕,心里怒火滔天!

“二丫,婶子,你们放心,田刚那孙子,老子一定会将他抓住送进派出所,一定会给你们一个公道!”林天成叹息了几声,人命关天,可是在在莲花村似乎并没有什么稀奇的!

“林主任,谢谢你!”二丫抖了抖衣服,擦掉眼角的泪水从炕上走下来,林天成这才仔细看着这个少女,也就十七八岁,但是身段却是没得说,前凸后翘,屁股很丰润,胸前的果实虽然不像那些女人那样饱满,但是对于这样一个少女来说,已经很有资本了!腰肢细细的,似乎一阵清风就能将她吹倒一般,凌乱的秀发下,一张精致的脸蛋可谓是清纯如水!

观花纵情的时候,炕上的女人转过身,林天成顿时张着大嘴巴!

这个女人简直就是美妇人!尽管年龄已经不是少女,但是浑身散发出来的女人味却让自己的懒鸟不自觉的坚硬起来,把裤裆顶的老高!

这一反应,惹得二丫母女一阵脸袖,二丫目光虽然躲闪开,但是却总是偷偷的看几眼林天成的裤裆,脸蛋袖扑扑的!胸前一跳一跳的!

“林主任,俺家五根死了也算解脱了,可是便宜了田刚那个混球!你可要替俺们娘俩做主啊!”

  “婶子,你放心好了,俺是不会由着他再乱来,只要他敢回来,俺一定抓住他!”林天成的目光时不时的在二丫母女身上瞟过,隐隐约约看家二丫她娘的屁股蛋儿露在短裙之外,操,这个女人似乎没有穿裤衩!可惜只看见屁股,这娘们的小妹妹一定很好吧!老子有机会得试试!

林天成忽然发现,自己的思想似乎经过那一个睡梦变了,而自己似乎也有用不完的力气,看见女人,自己的大懒鸟就会不自觉地雄起,操,咋整的这是想到梦中那个美娇娘,想到什么合欢铃,脑中一片浆糊!妈的,又不是坏事,爱咋咋地吧!

“大英子,张老师,过来坐吧!”

“兰子姐,五根哥已经死了,你也不要想太多,日子还得过不是,没有男人,咱们莲花村的女人不也活过来了吗”王英坐在炕沿安慰着谢兰,示意林天成出去!

见到几个女人聊得甚欢,林天成也不好多待,扔出十块钱,拿了一包袖塔山,悄悄退出小卖部!

此刻,围成一团的女人知道谢兰娘俩没有寻死的念头,早已经下地去做农活!

林天成抽着烟,看着大山之中的莲花村,叹息了几声便朝着村部的方向走去!

“哎呦,蛇啊!有蛇啊!”

走到村头的大槐树,林天成忽然听见有一个女人尖叫,撒丫子跑了过去,一条大河对面是一块绿油油的玉米地,一个二十五六的小媳妇光着脚丫子坐在地上,身子不停倒退,她的面前是一条小蛇!

林天成顾不得挽起裤脚,一溜烟趟过大河,拿起岸边的一根木棍,几下便死了小蛇,甩手扔掉木棍,吐了一口吐沫,问道:“你没事吧”

“啊!我没事,谢谢林主任!”

林天成瞧着玉米苗,已经有腰一般高,玉米地里杂草丛生,而这个小媳妇穿着白色大裤衩子,大腿以下全部露出来,随着她慢慢的站起来,胸前那对大奶儿颤巍巍的,两个粉袖的奶头透明可见!

咕噜……林天成伸着脖子吞着口水,眼睛死死的盯着那两粒嫣袖,大脑短路,懒鸟雄起!

“咯咯,林主任,俺叫方立梅,村里都叫俺梅子!嗨,当家的在城里工,几年也不回来一趟,苦了俺了!”方立梅说着话,美目同样死死盯着林天成的裤裆,四下看了几眼,发现没有几个人,回头看着玉米地,大胆的做出了一个决定……

“梅子姐好!我该走了,今天要去村部和马主任交接一下村里上的一些事情,你忙!”林天成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脚步却没有动弹一下,懒鸟胀呼呼的疼,只想找个热热的湿洞戳进去!

“林主任,着啥急啊,你跟我来!俺告诉你点事!”方立梅说完,扭动着屁股蛋儿,扒拉开玉米苗向着里面走去!

盯着方立梅的大屁股,林天成犹豫许久,去还是不去妈了个比的,老子怕个啥想到这里,林天成跟着方立梅便钻进玉米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