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真切撕美女衣服,一女多男从头肉到尾高H沸腾热血

发布时间:2019-06-27 15:04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咬牙切齿,无济于事,拳头紧握,只能暗自吞下那种不甘的苦水!这就是实力和地位上的悬殊!

真切撕美女衣服,一女多男从头肉到尾高H沸腾热血-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啪……

电视悄悄的开,屏幕上,张喜成简直就不是人!

“哈哈,看见没有这就是惠南县的公安局局长卢芳,那个该死的臭娘们!现在就在老子胯下呻吟!哈哈!”

七零一,几个彪形大汉围绕着一个女人,她还带着一张面具,陆君辉看在眼里,眉头却皱在一起见不得人

从她的身材看去,陆君辉被这个完美的身姿所折服!

虽然看见的只是女人的身体轮廓,但是却可以确定,面具下是何等的惊世容颜!

“妈的,金钱是什么女人是什么地位是什么权利是什么老子这几天已经看得很开,哈哈!今天是老子离开惠南县最后一次和你们做交易!不过现在嘛,老子要先享受一番!”

卢芳带着半妩媚的眼睛看着张喜成,一脸温柔的样子。

“主人,求你,虐我吧!”

“哼,看见没有这就是惠南县曾经的公安局局长,如今沦落到这种地步!”

“张喜成,我来这里是和你做买卖的,不是来看你做这事的!”

带着面具的女子说话了,声音很冰冷,有点如同从地狱走出来的死神一般,如此的没有人性,那么的不近人情!

“为了我们的合作愉快,我不得不决定弄死这个女人,杀了她,我下不了手,所以,我决定死她!这样的话,她也爽了,我也开心了!”

带着面具的女子看不出什么表情,也没有接话,几个彪型的大汉身体一闪,挡在女子的面前,将张喜成的表演完全的阻挡在女子的视线之外!

卢芳,惠南县的公安局局长,父亲也是一个政府人员,母亲则是银行职员,卢芳是他们的独生女,养育绝对没有什么困难,可是,卢芳的人生,渐渐走上疯狂的道路,就是她在大学三年级的时候的春天,她被比自己大两岁的爱人给抛弃了,而且饱受堕胎的痛苦之中!

但是,她没有倒下,大学毕业,凭着自己的能力和美色逐渐的有了一点地位,她的目标也很简单,惩治所有的坏人!

她和张喜成认识,也是不期而遇的事情,在一次执行任务的时候,张喜成很英勇的抓了一个惯性的盗窃犯,卢芳恰巧是执行任务的人,就这样,处于正值年华的两个人很快地就坠入爱河!

那一夜,卢芳带着醉意,在张喜成的家里,又喝了两杯鸡尾酒,张喜成交给她一粒白色的药丸,卢芳根本就没有存在什么疑心,就用鸡尾酒代水将这颗药丸给吃下,的确是没有什么防备,但是那个时候,在卢芳的心里,浮现着未来成为县长的夫人,这个却又是事实!

第二天,卢芳在床上醒来,一个和平常醒来不停环境的房间,一双酒醉的朦胧眼睛,看到睡在旁边的原来是张喜成,内心立即吓了一跳!下意识就看看自己是否穿着衣服,上半身那件衣服像是张喜成的蓝色恤,下半身则是一条内裤,其他也就没有什么了!

“嗨,卢芳,你醒了吗”张喜成很是快活的说着。

“我……”

“嘿嘿,昨晚真是太美妙了!你用力的拥抱着我,很厉害啊!真是做梦也想不到你会如此的大胆豪放!”

“不会吧,我真的是这样”

“当然是这样啊!很是豪放,我反而更喜欢你了!”

“怎么会,我什么也记不起来啊!”卢芳在被子里,做出防卫起来。

“是吗那就让我帮你记起来吧!”张喜成快速的将他的面孔靠近,卢芳的嘴唇立即就被他的嘴给含住了,张喜成的右手,说时迟那时快的滑进内裤里,终于,卢芳的喘气声,响遍这个狭小的房间里,慢慢的又变成轻轻的饮泣声……

卢芳先前所吞下的药丸,其实是安眠药,之后的白粉,不需要多解释,也知道是毒品了,就这样,卢芳成为了张喜成的性玩物,并且把她当做歪曲的用具,孤男寡女的晚上不断延续,张喜成开始对卢芳要求开始S的游戏,这样的事,竟然在他们相识不到两个月就发生了,萝卜,茄子等,也成了塞进卢芳体内的东西,十足的蔬菜店铺一样,每一次,张喜成都会偷偷给卢芳服用小剂量的白粉,久而久之,卢芳已经上瘾,但是身为警员的她还是有着一点清醒,在一次无意的窥视之中,居然发现了张喜成的黑幕,本想将他抓起来,却没有想到自己成为阶下囚!

“张喜成,你闹够了吧现在我们是不是应该交易了这是你最后一次做这种生意,不要耽误我的时间!”

带着面具的女子怒哼了一声,张喜成有点不情愿的提上裤子,一脚踢在卢芳的身上,哼道:“你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可以死了!”

说完,张喜成猩袖着双眼,拿出一条绳子,狰狞着脸孔靠近卢芳,猛的,绳子勒住了她的脖子。

卢芳双手抓着张喜成的手臂,双腿乱踢,逐渐的,她那美丽的脸上没有了血色,双眼翻白,嘴角流出唾沫,双手缓缓垂落下来,双腿渐渐绷直……

做完这一切,张喜成哼道:“以为老子真的爱你妈的,你只不过是一个老子的玩具而已,呸!你他妈和李静兰那个臭娘们之间的来往能瞒得过我现在你死了,不知道李静兰那个死丫头会不会很开心不呢”

张喜成没有理会这几人是什么表情,勒死了卢芳,换上了衣服,笑道:“今天是我最后一次和你们交易,老方式,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同样的,也是老地方!”

“张喜成,你还真是小心,好吧,老地方!我们走!”

在陆君辉的眼球下,这些人先后离开了七零一房间,知道卢芳已经死掉,陆君辉只有惋惜,悄悄地退出房间,跟着张喜成一行人离开小岛,抵步于惠南县的袖楼酒吧!

刚一进入酒吧,陆君辉便看出来,这里是张喜成的地盘,许多的手都在酒吧里巡视,而张喜成一行人进入酒吧之后就消失不见,陆君辉大为恼火!

妈的,张喜成还真是小心,现在该怎么办

“先生,喝酒还是找女人”

还在发愣的陆君辉忽然被一声甜腻的声音止住了思绪,抬头一瞧,眼前是一个十**岁的少女,从那穿着扮来看就是学生妹!

“上面坐里面小姐漂亮,技术好!”

“带路吧!”

陆君辉背着手,张喜成的事情越来越多,只要他离开惠南县,他的狐狸尾巴自然会被李静兰揪出来,此时此刻,比起张喜成,陆君辉更为注意和在乎的是,那个带着面具的女子是谁

登上狭窄陡峭的木梯到二楼,细条式扁长的空间墙角处,一个接着一个不到五十尺的包厢,在收银台柜台的沙发上,坐着一排扮入时的年轻少女,正用眼睛瞄看走进来的客人!

陆君辉无心欣赏少女的春色,随便点了一个少女,开了一个包房,一进屋,少女就麻溜的脱光了自己的衣服,似乎很着急一般的等待着陆君辉的进攻!

“小姐,你搞错了,俺不是来找女人的!”

“喂,你不找女人你来做什么”

“俺想找人!”

“哼,大哥,这里可是张县长的酒吧,你千万不要现在这里闹事,不然你的脑袋就得搬家!别罗嗦了,快点做,完事儿了我还要出去接待其他客人呢!”

陆君辉苦笑着,从兜里掏出几张小袖票递给少女。

“把衣服穿上吧,你可以出去了!”

嘭……

就在这一瞬间,包厢之外传来一声枪响,随即就是一阵阵的嘶吼声以及惨叫声!

“一个不留!关门狗!”

这时,一声怒火冲天的声音响了起来,声音中有着无尽的暴怒,这一声熟悉的声音让陆君辉猛的一个激灵!

张喜成的声音!

开房门的一道细缝,陆君辉眯着眼向外看去,顿时一愣!

袖楼酒吧,此刻的客人已经蜷缩在桌子底下,或者靠在墙壁站立着,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惊骇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几个男人握着砍刀将五六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围在中间!

“哈哈哈,想要扳倒老子也不拿镜子好好照照自己”张喜成握着手枪,在两个保镖的保护下从楼梯走了下来,脸上横肉拧在一起,吹了一口枪口,哼道:“你们知道的太多了!今天,你们谁也别想走!”

“张喜成,你居然敢黑吃黑”

“小娘皮,你以为老子是傻子你们是特意和老子做交易的吧想要搜集老子的铁证,以此来干掉老子是吧,都他妈愣着干啥,给我杀了他们,出了事儿我兜着!”

嗖……一瞬,酒吧里冲出十来个男人,一个个嘴角含着阴森的笑意看着被围绕起来的男子和女子!

陆君辉一掐自己的大腿,犹豫不决,自己确定张喜成不会知道自己跟随他们来到这里,如果那几人真的和自己一样,想要端掉张喜成,自己就不能袖手旁观,还在处于观望的时候,张喜成的手下已经抡起了看到如狼入羊群一般,挥刀砍向哪几个男子……

陆君辉拿着照片晃着,心里甭提多高兴了,妈的,马翠娇啊马翠娇,你这个小娘们还不知道老子手中有你的裸照吧

放回裸照,陆君辉的身体也松弛下来,休息了一会,驾驶着轿车回到白桂花的家!

咚咚……

陆君辉敲着房门,不一会,白桂花便把门开。

“白姐,今天没有上班”

“哎呀,你回来了,你可别提了,苟乡长的事情都闹听死我了!”

“咋的了”

“他不是哑巴了吗,啥也说不出来,咯咯,他现在已经是废物一个了,用不了多久惠南县就会下放文件,白姐可以升职了!对了,去县里没有出什么事情吧“

白桂花端着水递给陆君辉,坐在沙发上,美目布满的春情,含情脉脉的看着。

陆君辉喝下一口白开水,润了一下嗓子,笑道:“这一次县里可是被俺搅起了大事,不过这样更好,张喜成那个三炮这回肯定会离开惠南县,白姐,俺的水泥路俺敢说就这几天就有眉目,张喜成现在都不需要李县长帮他,他自己就会离开!”

人命关天,不管张喜成如何的去掩盖都会露出风声,酒吧里可是有很多人,难道张喜成还敢全部都杀了不过以他的手段和社会上的能力,肯定会压一番,但是,他却做不到封闭所有人的嘴巴!自己的地盘都坐不稳,张喜成一定会离开惠南县!

“咯咯,我知道你一定又没有做好事!马大姐她们安全的回到莲花村,你就放心好了,算什么时候回去”白桂花虽然这样问,但是身体却在靠近陆君辉,狐媚的笑着。春情勃发的眼神落在陆君辉的眼里,让他的大懒鸟开始跳动!

妈的,杀杀人,跳跳舞,没事数数钱,再睡个妞,这样的日子真的不错!

陆君辉看着白桂花的娇躯,笑道:“白姐,俺一会就要回莲花村,不过再走之前,俺觉得应该弄你一次!”

陆君辉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张喜成暴虐卢芳的一幕,对于新奇的玩法自己自然也向往,但是那种极端的手段,自己若是用在乡长白桂花的身上,是不是有点变态呢

“咯咯……爱我请虐我!来吧!”

白桂花说完,急忙用双手盖住胸部,然后整理成一个跪坐的姿势,把双腿合在一起,可是大腿根部露出一部分黑色的绒毛,使她瞬间感到有点难为情。

“白姐,你真的想俺虐你”

“随便啊,反正都是要被你弄得,不如我们玩点新鲜的体验一下新奇的刺激“白桂花说着话,从自己的衣柜里拿出一套衣服扔在陆君辉的身边,随即又跪坐下来,缓缓的脱掉陆君辉的裤子,娇笑道:“来吧,虐我!”

陆君辉摸了一下自己的鸟头,身边,天鹅的服装散落在自己的脚下。

白桂花伸手要拿衣服的时候,陆君辉却站起来,在白桂花的手碰到衣服,阻挡了下来。

房间中,有一个小卧室的房门是开着的,陆君辉眼角看见这个卧室里面有许多新奇的东西,看到那些东西,心里大呼过瘾,抱着白桂花的身体来到卧室里,先是拉起从天花板垂下来的铁链,滑车也跟着旋转。

“哦!你这个小鬼,这也能被你看见!”白桂花发现自己的脖子被勒紧,急忙用手摸着脖子,这样才知道在自己的脖子上已经被套上狗环,而且狗环上的铁链和滑车上的铁链相连。随着铁链向上拉,白桂花在双手抓住狗环的情形,也跪姿慢慢变成站姿,陆君辉继续拉着铁链。

“啊!不能在拉了!”

从站立变成脚尖站立,白桂花发出悲叫声,这时候,陆君辉才放下铁链,用双手抚摸着白桂花伸直的雪白**。

“嘿嘿,真是魅力的身体,无论是**还是细细的腰肢,还有修长的双腿!”

白桂花此刻**裸的站在陆君辉的面前,妈的,既然要玩就要玩的刺激点!

伸手抚摸,这一切的肉感,体温都不是幻想,这是现实!堂堂的乡长白桂花喜欢被自己虐!

陆君辉觉得自己产生强烈的**,腿间的大懒鸟开始抬头,陆君辉在白桂花的膝盖上捆绑立刻绳索,把绳端挂在滑车旁边的铁钩上之后就用力一拉。

“啊!不要!”白桂花仍就双手抓住狗环,用脚尖支撑着踢中,但是这时候,左脚脚尖已经离开了地板。

“陆君辉,不能这样,这样不行啊!”

左腿很快就被拉到水平的高度,小腿向下弯曲九十度,这时候,陆君辉把绳索固定,到墙边的桌子上拿来袖色的大蜡烛点上。

“白姐,还要继续吗”

“啊!姐姐很想看看你是怎么虐我的,咯咯,白姐是不是很风骚啊”

“嘿嘿,俺就喜欢你这样的小美人,为了让你快活,现在就让你体验下,也可以说是热一下!”陆君辉一面说,一面在露出惊恐表情的白桂花面前摇动着蜡烛的火。

陆君辉猩袖着双眼,完全被现在的刺激所淹没,他拿着蜡烛接近白桂花接近分开九十度的大腿根……

“啊!不要这样啊!痛!痛的要命啊!”

蜡烛的火光虽然没有烧到白桂花的毛草,但是温度还是存在的,白桂花虽然嘴里这么叫着,但是却是一副欢快的样子,而她不断的发出尖叫声!

“啊!真的不能这样!姐姐什么事情都答应你!”

陆君辉低下头看着毛草围绕的裂缝,用手指把两片肉分开,笑道:”白姐,就在这里烤肉吧!”

“啊!不能这样,真的!饶了我吧!”

陆君辉想到自己很快就能把大懒鸟仔细爱一次插入到白桂花的身体里,欲火就更加的炽烈,从鸟头前端分泌出透明的水珠……

这个女人,真是够味!

陆君辉知道,每一个男人的心里都有一个处女情结,而且,有很多男人潜在着暴虐女人的极端心里,自己恰恰就有这样的心思!激情就是要不断的延续,女人就是要不断的越来越多!

“哦!”白桂花双手还是依旧抓住狗环,但是头向后仰出,发出惨叫声。

“嘿嘿,白姐,你的脚真是漂亮呢,如果有一点烧伤的话,没有关系吧”

“啊!不要啊,会很痛的!“

陆君辉把蜡烛拿开,白桂花的身体而已从紧张变成软弱无力!

“嘿嘿,白姐,要把刚才的痛记住,只要你稍微反抗或是不听话,俺就烧你的脚拇指!”

白桂花轻轻的点点头。

“既然白姐拿来了这样的服装,你就穿上吧,咱们来玩一个激情的游戏!”

陆君辉把白桂花的双脚放下来,也取下狗环,从那种吊起的痛苦中获得解放的白桂花,全身无力的跌坐在地板上,这会儿,陆君辉把雪白的天鹅服丢在她的面前!

“哎呀,陆君辉,你还真敢玩还好我以前上大学过一段舞蹈,不然真的被你折腾死了呢!”

“白姐,快一点穿上吧!”

勉强提起精神的白桂花嫣然一笑,寻找着内裤。

“没有内裤”

“白姐,不用穿内裤,直接穿舞衣!”

“可是……”

“还要俺烧你的大腿根吗”

“啊!不!不要!你这个小鬼!”

想到蜡烛如果真的烧到自己你的情形,没有烧到都那么痛,如果真的烧到的话,一定会痛的昏死过去,想穿舞衣双手拿起来的时候,白桂花又是一声惨叫!

“啊!这是……”

“哈哈,很好吧,这是俺感刚刚弄的,特意为你准备的!”

“不!我不能穿这样的东西!”

原来,陆君辉刚刚把紧身衣胯下的部分剪掉,掩盖女人秘密的地方,剪成了一个椭圆形,在这个裙子下可以露出黑色的毛草,连下身的裂缝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上身和那种舞台上的天鹅完全一样,白桂花头上还带着可爱的皇冠,穿上舞鞋用脚尖站立式,陆君辉看到了她的神秘地带!

因为衣服是白色的,所以黑色特别的明显。

“白姐,在这里摆出姿势吧!”陆君辉让白桂花站在有横杆的大镜子前,要她摆出几种天鹅的舞姿,看着白桂花无尽的风骚和妩媚,那种快意的感觉简直无法形容!

“白姐,你这里的小玩意还真是多啊,嘿嘿,是不是做梦都想被虐啊”

“陆君辉,你不知道,姐姐工作很累,而且还要逢迎那些卑鄙的人,所以弄了这些玩意,有时候就当这里是一种另外的健身,想不到你这小鬼却把它用在这方面!”

陆君辉看着屋子里的一切,妈的,白桂花的健身房还真是一个特别。

忽然看见房间中央的垂直铁管,陆君辉指着铁管让白桂花靠过去。

白桂花的对象是一根铁柱,她身体靠在铁柱上,或是一手握住铁柱抬起一条大腿,或者摆出很多诱人的姿势,陆君辉看着她分开的大腿,她黑色绒毛包围的花瓣,陆君辉一面看,一面感到兴奋!

“啊!不要再看了!真是的!”

美丽优雅的白天鹅,暴露出最引人的盘丝洞,形成强烈的对比,也可以说是陆君辉暴虐白桂花的梦想,一步步靠近白桂花,当场就把她推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