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风流在乡村,下乡遇见别墅群娇交换乡村艳妇

发布时间:2019-06-28 14:25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今天加上白天上班时间,足足赔了皇甫雁一整天,冯仑封想起还没有给嫂子打过电话,于是在坐上车的时候就打了个电话过去,得知周母已经平安回家,周父的身体检查也挺好,除了一些老年人的小毛病,其他都很健康,当然周晚晴免不了在电话里提醒他注意身体,注意饮食,早点休息什么的。

风流在乡村,下乡遇见别墅群娇交换乡村艳妇-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只是一个电话打完,边上的雁妹妹脸上的神色有些意味深长,眨动着黑黑的眼睫毛,轻声问道:“你晚上一个人?”

冯仑封放下电话,转过头静静地看着她,片刻之后浮起一抹浓浓的笑。

……

半个小时以后。

巴黎小镇,皇甫雁的家里。

大门入口处,摆放着今天晚上刚刚买回来的普莱诗服装和D.M皮鞋包装袋,在纹理清晰的Kponoswiss高档地板上,一只蓝色的高跟凉鞋歪歪扭扭的躺在地上,距离两米外躺着另一只凉鞋,然后是一件男式的衬衫被随意的扔下,再过去更加密集,女式OL外套,OL短裙,一个米色系超薄型蕾丝胸罩……

“噢--!”

沿着衣服的足迹来到房间,里面传来一声压抑着无边渴望的诱人呻吟,然后又是一声娇啼,声音透着颤抖,丝丝扣动人心。

雁妹妹被架在一张巨大的梳妆台上,娇柔的身躯因为敏感激荡的刺激而舞动出各种曲线,一头浓密的秀发披散开,垂落在胸前,半截白皙动人的酥乳被秀发所遮盖,另一只傲人的玉峰却被一只五指巨张的手掌整个把控,只可惜手掌再怎么努力还是无法一手遮天,无数俏皮而诱惑的软肉透过指缝间泄露出来,软绵绵的格外诱人。

“哥,哥……,你干嘛……嘛……老喜欢,啊……,吃……吃这个?!”

皇甫雁双手下垂,按在冯仑封的脑袋上,此刻的他正蹲坐在化妆椅上,将脸埋在她的两腿之间极尽挑逗的吸吮着那光洁柔滑的敏感。

干嘛老喜欢吃这个?

这样的问题,冯仑封觉得实在太深奥了一点,如果要追根溯源,可以归咎到人类刚刚起源的时代。

冯仑封的历史学的并不怎么好,所以也没办法回答,而且这样的时刻,他也没时间回答。

一条湿滑而显得有些粗糙的舌头轻轻撩拨在雁妹妹柔嫩敏感的一点上,他自己体会不到舌头刮过上面的触感,以及对神经造成的刺激感,他只能通过舌头感觉到那地方的坚挺,就像她受到刺激后酥胸上的蓓蕾,敏感而激情,经常在空气中傲立。

但这并不妨碍他情绪的亢奋和血液的沸腾,有时候更让人振奋而激动的并非自己身上的肉体感官,而是彼此的情感。

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她的兴奋,她的激情澎湃。

他听到她的呼吸,渐渐变得急促,渐渐变得紊乱,一声一声喘息,透过扇动的鼻翼,透过张合的嘴唇,还有从喉咙里时不时发出的吟哦,压抑而渗透着激昂;她的胸口随着呼吸起伏不停,圆润丰满的酥乳并不因为硕大而显得下垂,而是在怒张的欲望之下高耸挺拔,傲人的尖峰更是和着呼吸的节奏一次次扩张了再回落。

他因为她的激情而膨胀,因为她身体的紧绷而兽血沸腾,也因为她的声声娇啼而不可自己。

他为她的千娇百媚而迷醉,为她那两腿间光滑圆满的白虎而迷失……

皇甫雁的一双修长玉腿被冯仑封高高架在自己肩头,细嫩的小腿因为紧张而绷的笔直,柔韧的足踝挺到极致,将一双白皙晶莹的玉足跟小腿延伸在同一直线,如此美丽,如此销魂。

他的舌尖每一次动作都让她浑身颤抖,下面的芳园溪谷水声潺潺,不由自主的裂开一条缝隙,那里是无尽的欲望和快乐的终点,她按在他头上的手指慢慢变得有力,舌尖上的诱惑让她彻底放开了女人的羞耻,心里想着反正已经放开很多次了。

雁妹妹手上的动作就像嘹亮的号角,吹响之后一发不可收拾。

冯仑封的舌尖更加卖力,从肥美的高原慢慢舔舐,沿着峡谷渐渐深入,那里有更丰盈的水源,更浓郁的芬芳,而且也更加温暖。

“哥,小哥哥……”

叶雁的嘴里只剩下一些胡乱的只字片语,深入的刺感让她灵魂都在震颤,那湿湿滑滑粗糙的存在蠕动着前进的触感,让她脑子里陷入了一片空白,就像整个人都掉进了宇宙的黑洞,时间的断层,那一刻世界剩下的只是无边的快感,和激烈的爱。

轻轻的,缓缓的,深入……

一片美丽的晶莹随着开合涌出。

雁妹妹抱着他的脑袋,雪白高仰的下颚显示了她此刻的紧绷,每一处神经都在抽搐,她的双腿时而夹紧,时而怒张,十跟足趾随着冯仑封舔舐的动作一会儿弯曲如勾,一会儿又伸展笔直,白嫩柔滑的足背上青筋暴现,根根看的分明。

她努力地挺起臀部,让舌头接触的感觉更加强烈,那里像是生出了无数只欲望的触角,渴望着抓住那条粗糙而调皮的舌头,然后狠狠的塞进自己的里面。

冯仑封已经努力将舌头伸到最长,他感觉自己的舌根都有些隐隐的酸疼,可是落在他脑袋上的美人纤手,似乎还嫌不够直接;他努力的延伸,不停的舔动,尽情的摩挲,鼻子上也全都是散发着芬芳的香液,梳妆台上更是落了一片,湿湿的,滑滑的。

雁妹妹的羞人处虽然比较浅显,可冯仑封毕竟没有长了一条狗舌头,不能真正达到水乳交融。

就在她难受的想要爆炸,也许很快就会到达至高点的时候,冯仑封自己也受不住这样的折磨。将她的玉腿从肩膀上放下,转而跨在腰际,然后伸手拉下自己的小内内,一根杀气腾腾的长枪豁然弹了出来。

雁妹妹已经感到全身晕醉,一颗心仿佛跳出了胸腔。

她咬着嘴唇一把握住那根滚烫坚挺的物事,拉过来就往自己湿漉漉的地方塞。

“啊!”

她紧咬下唇的贝齿松开,发出一声魅惑的惊叹,曲线玲珑的娇躯轻轻后仰,似痛苦,又似极端的舒服。

一截,又是一截……

直到整根尽没,雁妹妹才长长松了口气,体内致命的酸麻和极限的充满让她软肉一阵跳动,滚烫而膨胀的感官挑起了无边的快乐,只是稍作停留,就听她一声更加高亢的啼叫,下体一阵痉挛、吸吮、急剧的抽搐……

皇甫雁给冯仑封的感觉和嫂子相比完全不同,嫂子周晚晴是闷骚的内媚,而皇甫雁则是敏感的魅惑,她短浅,紧致,稍稍刺激就受不住潮涌。

冯仑封看着她潮涌后泛着殷红的脸颊,迷醉的有些慵懒的眼神,腰臀之间轻轻摆动,火热的坚挺慢慢摩擦。

那里就像有一个诱人的漩涡,每一次抽离都被紧紧抓住,四处都是触摸的花蕊,雁妹妹双臂搂住他的脖颈,一双玉足落在他的掌心,他时不时的搓动脚心和玉趾,下面连着的敏感处不停呻吟……

啪啪啪!

不知何时,皇甫雁又是一声娇吟,全身剧颤,声音高亢入云。

而正在这个时候,冯仑封再次感觉到一股阴柔的气息通过自己的火热一丝丝的传入,透过上面的经络,缓缓流入自己的体内。

他停下来,细心的感受,火热的前端依然留在她的最深处。

然后他发觉,那刺入的地方还在轻轻颤抖,而她的体内似乎在这样的时刻会张开一片更加隐蔽的区域,那一丝丝气息就是从那隐蔽的区域里面渗透进来。

“那是……,什么地方?”

“咦,好像又没了,关闭了!”

冯仑封想不通那是什么地方,但也隐隐感觉到应该就是那种阴柔气息的来源。

这时候,皇甫雁已经瘫软的一塌糊涂,身体挂在他的身上,四肢绵软。

冯仑封抵住她,将她抱到床上,心里犹豫着要不要试一试把自己体内的内力输送一部分到她那神秘的地方,因为他怀疑自己老是只索取不给予,有可能对她的身体产生影响。

这个想法一经产生,就有些无法抑制。

“可是,这样做不知道会不会产生不好的后果?”他又有些不太放心。

“……或者,一点一点尝试,应该不会有问题。”

“哥,我死过了!”这时候雁妹妹躺在床上,媚眼如丝,脸上浮现出云雨过后的红晕,无比懒懒的说道。

“嗯!”冯仑封笑了笑,然后调动起丹田内的气息,沿着周天路径运行到会阴穴,再经细密的经脉遍布到膨胀的某物上。

心神沉浸,小心翼翼。

冯仑封控制着内力灌入火热之躯,但是马上就遇到了一个难题,因为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将内力灌入别人的体内,或者说透出自己的身体。这种技能秦海燕会,她曾经帮自己引导过体内的内力,可是自己没问过她应该怎么用。

“大概是逼出去就可以了吧!?”他心里寻思着,然后开始将内力慢慢聚集达到一点。

“不够!”

“还是不够!”

“……”

他感觉着内力的状况,内力沿着分身上细微的经脉慢慢流转,直达顶尖一点,可是要透出去却总是好像缺了点什么,直到最后内力越聚越多,他感到分身都在逐渐膨胀,像是一种充血的滋味。

身下的雁妹妹也感觉到体内的变化,潮涌过后的身体渐渐恢复了一些力气,翘起头妩媚的瞄了瞄两人连结的地方,腻声道:“怎么又大了?”

冯仑封这会儿是有苦说不出,现在已经不仅仅是充血的滋味,而是胀痛了,整根分身就好像充了气一般,特别是顶端那一点,更是刺痛的厉害,他想要把内力收回,想想还是算了,到时候在请教一下秦海燕再说。可是让他惊诧莫名的是那股内力居然牢牢的盘踞在那里无法运转半分,而且丹田里的内力还在源源不断的涌入。

“哥,你干嘛呀,快动啊!”雁妹妹已经又有了感觉,她来的是快,但恢复的也快,说完就自己蠕动臀部轻轻的前后磨蹭,带动两人紧紧相连的肉体轻轻进出,她把两只小手撑在床上,身体稍稍仰起,美眸半眯,紧紧盯着两人活动的那地方,殷红的嘴唇张开,发出一连串咿咿呀呀的媚叫,那神情简直诱惑到了极点。

可是冯仑封这时候却快要吓死了,内力和血液的双重膨胀,让他那坚挺处疼的受不了,似乎随时都要爆炸了似的。

什么叫做无知者无畏,冯仑封现在就是一个典型。

他在对内力本身就一知半解的情况下,就强行汇聚到全身一点,而且还是那种地方,没有走火入魔就已经不错了。

“啵!”

两人的下体发出一声清亮的声音,就像刚刚拔出葡萄酒木塞发出的那种动静。

皇甫雁身体一颤,以为冯仑封是故意作弄她,体态撩人的扭了扭身躯,丢了他一个白眼。

可冯仑封却转身坐在了床上,他是怕一不小心伤害到了她,所以才拔出来自己面对。

“怎么了,这是?”看到他如此动作,雁妹妹也感觉到了不同,马上爬起来相询。

“别动,出了点……状况,可能一会就好!”冯仑封坐在床沿,下身高高挺立,像一杆填满子弹的机关炮,随时都会爆发,而他额头上已经布满了豆大的汗珠,一半是痛的,另一半却是吓的。“小哥哥,这几天你都住在我这里好不好?”雁妹妹语带恳求的说道。

“不会……,不方便吗?到时候你妈再出现,那怎么办?”冯仑封有些担心,毕竟两个人的关系并没有公开,现在也没办法公开,当然,每天能抱着这欲仙欲死的尤物睡觉,是个男人都不会拒绝。

“不用担心,我妈很少来这边,就算真的来了,你还能再躲进衣柜里。”雁妹妹说着就笑了起来。

冯仑封也不禁莞尔,想到两个人似乎跟衣柜结下了不解说缘,如果没有那一次两人躲在衣柜里偷听罗浩和别的女人活春宫的经历,如果两人在衣柜里也没有发生亲密接触的一幕,也许今天也不会是像现在这种关系。

他搂住她的腰,触手滑腻,手上一用力就把她整个抱了起来,结结实实地放在自己身上,两人昨晚激情缠绵,最后谁也没有再穿上衣服。

她身上柔软,曲线优美,冯仑封一大早的小鸟鸟就开始站岗,差点惹出是非,不过昨晚折腾的雁妹妹差点昏撅,这时候倒也不敢造次,轻轻抚摸着她的玉背,轻声说道:“那天从衣柜里出来,我原以为你会找个借口把我给辞了的……”

雁妹妹眸子张开,眼光闪动,忸怩道:“是啊,要是把你辞了,现在也不会这样被你欺负,折腾得骨头都要散架!可是不知为什么,我一个人躺在病床上的时候,就老想着让你过来陪我,你说奇怪不奇怪?

“这是冤孽啊!”冯哥哥笑道感慨。

“怎么是冤孽,这叫缘分!”女人动情地纠正道,看着他的眸子里全是温柔和爱恋。两人随便聊了两句,然后冯仑封进入话题:“何倩,你也想应聘我的助理职位吗?”

何倩眸子眨动了两下,点点头道:“是呀!你看我的学历在部门里面是最低的,技术上面可能拼不过别人,而且我又是个女孩子,所以……,我想做你的助理会比较适合我。”

冯仑封咧了咧嘴,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时候何倩犹豫了一下说道:“冯哥,你是不是想让顾晓凡当你的助理?”

冯仑封听了一愣,脱口道:“你怎么知道的?”

她看了他两眼,然后道:“我昨天下班后听到顾晓凡在打电话,好像跟她男朋友吵起来了,然后我就听说了。”

“啊!?”

“冯哥,顾晓凡上班才一个月,还没过试用期呢,她怎么可以这么快……”后面的意思不言而喻,何倩小美眉水汪汪的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冯仑封。

“呃……,这个呢,其实是……”

“是不是顾晓凡长的比较漂亮,身材也好?”

“啥?”冯仑封怔怔的看着何倩,不知道她为什么说出这么一句话来。

“冯哥,她能做到的,我也可以的!”何倩咬着下唇说道,然后款款的站起来,红着俏脸走到冯仑封面前,一起转身坐进了他的怀里。何倩一转身就坐进了自己的怀里,这让冯仑封一时间吃惊的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娇小的美眉居然大胆的在这种场合做出如此动作。

他赶紧环目四顾,看看周围有没有人发现这里发生的一幕。

幸好,这个四十八层的天台休闲区平时上来的人并不多,况且还是这个快要上班的点,而且他进来时选的这个靠窗位置也比较隐蔽,周围没有别人,他连忙伸手去阻止何倩投怀送抱的举动,两手伸平轻轻前推。

可匆忙中他忘记了一件事,女人的身体和男人是有区别的,有些地方男人能推,但女人是千万不能动的。

何倩坐下来的时候侧着身体,一个圆满的臀部整个跌进了他的腰胯部位。

没错,是一个圆满的臀部。

虽然何倩的身材娇小玲珑,但不表示她骨瘦如柴;相反,因为骨架较小,反而显得肉绵绵的,臀部坐进冯仑封的两腿上面,柔软轻盈,富有弹性,而且不像雁妹妹坐上去那么重,真是让冯仑封暗爽了一把。

当然,这只是两人身体接触的一瞬间身体上的感觉。

冯仑封随后伸手一推,一只手推在她的胳膊上,而另一只手就不同了,触手马上感觉一阵滑腻,要知道她身上就穿了一件蝙蝠短袖薄衫,里面的小罩罩显然也不是特别厚的那种,让冯仑封一下如触电之余也感概这小美眉别看长的小巧玲珑,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胸前两个肉团还是挺有料的。

冯仑封的手掌在她软酥酥的胸脯上一摸之后马上惊觉,随后撒手。

可这样的举动在何倩看来像是某种暗示,她嘤咛一声轻吟,伸出双臂勾住冯仑封的脖子就将一对粉嘟嘟的双唇压了上去。

我靠,我靠,我靠!

冯仑封在心里一连叫了三声我靠。

他真是没有想到平时羞羞答答一直被自己看成是小妹妹的公司美眉居然也有这么凶猛的一面,直接把嘴唇压下来吻住了他的嘴巴,而且那小舌头在他唇瓣上一撬一撬舔舐,显然想要钻到里面去,直接来个更加热切的湿吻……

居然被强吻了。

他不得不感慨人小也有人小的好处,她身高不够,但是这样坐在冯仑封腿上的时候,刚好可以嘴对嘴,她都不用低下头来,手臂一紧就能亲到他,真是没有再方便的了,以至于冯仑封想躲开都有些措手不及。

等他彻底反应过来,拉着她的胳膊推开的时候,自己嘴唇上面已经沾了不少她的口水,他伸手一把擦掉,扳着她的身体低喝道:“何倩,你干什么呀?”

这里毕竟是公共场合,他可不敢大声吼叫。

何倩娇小的脸颊上面已经布满了红晕,刚刚也许是一时冲动,也许是一瞬间产生的勇气,这会儿回过神来也是害羞的不行,低着头不敢看他,轻声说道:“冯哥,我说了顾晓凡可以做到的,我也可以!”

冯仑封真是要晕了,满头黑线,这会儿有些脑袋发懵,居然也忘记把她从身上弄下去,皱着眉头说道:“顾晓凡到底怎么我了,什么叫她可以你也可以,就是这样可以?”

何倩羞红着脸点点头。

冯仑封大汗,感觉自己真是比窦娥还冤,自己跟那顾晓凡压根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怎么就扯到这上面来了。

“你到底怎么听顾晓凡说的,她说什么了啊?”

“下班后我正要回家,然后听到她在楼梯口打电话,说是啊是啊,我就是出卖了身体才得到主管助理这个职务……”

“什么?”

冯仑封听了顿时瞪大了眼睛,满是不可思议,这也太离谱了吧?

顾晓丹怎么回事,这不是存心要害死我吗?

不过眼下这何倩也不像话,在公司天台就这么乱来,他看了看坐在自己怀里的小女人,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出声解释道:“这根本就是子虚乌有,你肯定是听错了,她说不准只是跟他男朋友打电话吵架时说的气话而已,你就能当真了?还这么直接扑上来咬了,想干嘛呀?”

何倩在他手臂的扶持下身体有些簌簌发抖,不知道是吓的还是羞的。

冯仑封又道:“何倩,我跟你直说吧,顾晓凡想要应聘主管助理的职务没错,她也很有可能在下周就能得到这个职位也没错,但这不是她用身体贿赂我得到的,这是叶经理的意思,使她特别批复的,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本来想招的是一个男的。”

“真的?”何倩细声细气的说。

“当然是真的啦!”冯仑封没好气的道,“你以为我真的是色狼吗,用这种公司职位作为筹码去玩弄女同事……,拜托,我是那种坏男人吗,我有那么好色如命吗?”

回答他的是何倩在他身上扭了两扭,满脸殷红的看了看他,咬着下唇低声道:“你有!”

SHIT!

冯仑封瞬间感到汗颜,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他两腿间的小东西居然在她臀部的压迫下蠢蠢欲动抬起了头来,隔着裤子硬梆梆的顶在她的臀肉上。

他惊觉之后马上夹着她的腰把她娇小的身体从自己腿上抬起来,顺手就放在了桌子上,眼神尴尬的说道:“何倩,我有女朋友的,你不是也有男朋友的么?”他夹了夹大腿,努力将裤裆上面顶起来的小帐篷压下去,深吸了口气又道:“而且退一万步讲,你也不能因为一个小小的职位出卖自己的身体啊,对不对?”

冯仑封一向把何倩当成自己小妹妹看,她现在既然可以为了一个助理的职位向自己投怀送抱,那难免不会有下一次这样对待别的男人,这是他需要真心教育的地方。

可是,没有想到何倩低着头看了他两眼,嘴唇蠕动了两下,然后羞羞答答的说道:“冯哥,其实我一直都很喜欢你。”

“……”

冯仑封石化了,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这个娇小的美眉:“你……,你不是有男朋友的吗?”

何倩晕红了脖颈,眸子里有些闪亮,估计是一时着急羞怯,都有些忍不住要落泪了:“我……,我男朋友,不在江州。”

这是理由吗?

这不是理由啊!

冯仑封简直要疯了:“好了,好了,以后可别再干出这种事情来了,要是被你男朋友知道,那我不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公司职位的事情慢慢来,不要心急,我一直把你当妹妹看的,要是以后有合适的岗位,我会优先考虑到你的,好吗?”

何倩咬着嘴唇点点头,忸怩着道:“冯哥,我……,我想跟我男朋友分手!”

冯仑封一愣,道:“为什么啊?”

何倩瞄了瞄他两腿间还没有完全消下去的隆起:“两地分隔,挺……挺孤单寂寞的,你赞成吗?”

冯仑封眨巴了两下眼睛,马上道:“你分不分手,跟我有什么关系,这个……这个你自己考虑清楚就好,不用问我。”

说完他作势就要站起来,一边说道:“好了,要上班了,我们下去吧!”

下一秒钟,何倩突然从桌上跳了下来,再次勾住了她的脖子。

冯仑封是怕她一下摔倒才伸手把她抱住了,只是这小女人也不知道今天哪根筋搭错了,一下又凑上来吻住了他,冯仑封刚刚惊啊了一声,嘴巴里面就多了一截小舌头。

靠,靠,靠!

他简直要无语的愤慨了,真把我当成小绵羊没有杀伤力了吗?

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他体内邪火上涌,一手按住她的小脑袋,一根大舌头稀里哗啦跑进她的小嘴里一阵搅动,事后还狠狠吸了吸她那根细细软软的小舌头。

这一番粗鲁的动作瞬间把小女人弄的七荤八素,脸上酡红一片,等她还想要体味一番的时候,却被冯仑封放在了地上。

何倩羞羞答答的看了看他,低声道:“冯哥,我先走了!”

冯仑封没好气的说道:“走吧,走吧!”

她咬了咬贝齿,细声呢喃:“下次,你可以……到我家来,我……,什么都愿意。”

冯仑封狠狠的说道:“做梦,快去工作!”

不想小女人反而高兴起来,嘻嘻笑了两声:“我就是经常在梦里见你欺负我……,我走了,你慢慢呆着吧!”

说完她挥挥手一蹦一跳的走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