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翁媳性福故事,口述疯狂互换的经历共妻放纵

发布时间:2019-06-30 11:03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翁媳性福故事,口述疯狂互换的经历共妻放纵-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谢竹芸趴在朱杰东的背上连连喘气,一边左右踢着两条美腿,将粘在鞋底以及鞋子里面的污泥甩掉,可是这个时候朱杰东正奋力追着前面的秦海燕,轰轰轰跑的跟奔牛似的,本来那胸前两个大白兔不停的碰撞之下就令得她很不舒服,次数多了还隐隐生痛,特别是这样的碰触撞击之下,居然让她身体发麻,无端端的热了起来,再加上她穿的是裙子,这样背在他的身后,自己两条腿踢了几下之后就感觉更加古怪了,里面的小内裤都贴在朱杰东的身上了,而且摩擦起来实在羞人。

“要死了!”

谢竹芸脸上粉红一片,紧紧咬了咬贝齿,将心里那种羞耻感压下去,却将这种感觉怪罪到了朱杰东的头上,伸手就在他脑袋上敲了一个暴栗,道:“小宾宾,你可别趁机揩油啊,姐姐都可以做你姑姑了!”

姑姑?

朱杰东脑袋上一疼,想着哪里有这么年轻的姑姑,我又不是杨过,你也不是小龙女!

可是,他刚刚一门心思追着前面的秦海燕,因为秦海燕的速度实在太快,他怕一不小心就被甩没影了,所以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在追,根本没有心思去想背后还趴着一个谢竹芸的事情,现在被这么一提醒,这货还真的收回一点点心思,感觉到了背后那对超级柔软和两手托着的肥腻大腿,如此碰啊碰的,就真起了心猿意马,浮想联翩。

谢竹芸看他速度慢了一点下来,甚至大腿上感觉到他的两手似乎有意无意的捏了两把,顿时惊的睁圆了眼睛,抬手就在他脸上扇了一记:“臭小子,再敢动手动脚,我打你了啊!”

疼啊!

朱杰东那个郁闷,他那手真不是故意的,只是跑的急,脚下踩了个突出来的石头,他怕一不小心把她甩出去了,于是赶紧伸手抓紧的她的大腿,谁知道谢姐居然会直接给了自己一巴掌,心里顿时委屈,嘟囔道:“你打都已经打了,我真不是故意的!”

不过这一巴掌也刚好把他心里面的浮现连篇给打飞了,脚下飞快的追上去,只可惜秦大校花武功高强,轻身功夫同样了得,朱杰东追了半天,两人间的距离却是越拉越远,眼看就要追丢了。下车后,李晶晶嬉笑嫣然地挎着朱杰东的胳膊,差点将整个身体都依偎在他的身上,差不多又是半个多月不见,两人也当真是相思情苦:“唐唐,就算你以后改姓谢了,我还是叫你唐唐,不然我不习惯,像在叫别人似的,叫了这么多年,有感情的呢!”

朱杰东爱怜地搂着她的小蛮腰,笑道:“没问题,你爱叫什么都行,叫老公我都没意见。”

李晶晶撅嘴道:“那不可以的呀,被晚晴姐听到了可难为情,指不定背后要骂我呢,也许现在就已经在骂我了,说我是小三狐狸精呢……”

她说着这话的时候一张俏脸距离朱杰东的鼻子只有五公分那么远,说完她自己也笑了起来,表情像极了偷着小鸡的小狐狸。

朱杰东道:“哪会呢,她性格一向温和,很少会背后说别人,相信你们以后肯定会情同姐妹,比亲姐妹还亲!”

“比亲姐妹还亲……?哼,臭家伙,你脑子里在想什么坏事以为我不知道,想都别想,那是不可能的!”李晶晶拧他的鼻子,信誓旦旦地说道。

“我想什么啦啊?”

李晶晶娇媚而又羞怯地斜睨了一眼朱杰东,凑到他耳边轻声说了四个字:大被同眠!

大被同眠?

这的确是件很让男人期待眼红的美事,但天地良心,朱杰东刚才真没这么想过。

进入电梯,李晶晶却又勾着他的脖子,将身体都挤压在他身上,来了个彻彻底底的胸抱,眼神迷离的说道:“我怎么觉得你又高了一点,我掂着脚都要亲不到了。”

朱杰东美滋滋地拥住她的身体,低头轻啄她的柔唇,道:“我亲得到你就行了。”

“那不公平!”

李晶晶扳着他的脑袋一阵热吻,将甜丝丝的小香舌吐进他的嘴里轻轻缠绕,喷香的气息扑到朱大哥的脸上,芬芳满溢,妾意绵绵。

“唔,这有摄像头……”朱杰东抽空说道。

“不管它,它又不能拦着我们!”

“……”

“叮咚,十二层,到了!”

电子喇叭自动报音,电梯门随后打开,可此时外面正好站着两个女人,一个是大宝贝周晚晴,手里拎着一袋垃圾正打算下去扔掉;另一个却是隔壁的席妍,昨天还跟朱杰东闹了个小插曲,两人看见电梯里激情热吻的两人时俱都震了一惊,周晚晴是脸红尴尬,席妍却是沉下了张脸。

朱杰东和李晶晶也没料到门口正好会站着她们两个,倏然惊醒之后赶紧分开,李晶晶表情局促脸红红地叫了一声:“晚晴姐!”

好尴尬,好羞涩,好难为情!

李晶晶面色紧张,惴惴不安,一颗心砰砰直跳,丝毫不见刚才那小狐狸般的表情。

“晶晶妹妹!”

“哼,超级大色狼!”

前一句出自周晚晴之口,后面却是席妍说的,她不认识李晶晶,此刻见他们居然在电梯里公然湿吻,自是气恼万分,更加认定朱杰东是个花心好色的无耻淫贼,女人玩了一个又一个,毫无节制,哪里会对他还有好言好语。由于在楼下没看到秦大校花,朱杰东就径直跑到了她的房间,伸手一扳门把,房门应声而开,动作可谓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

“海燕,我想……”

只是一双眼睛刚刚往里面一看,他就一下子就石化了,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样愣在当场,嘴巴大张,后面要说的话也被卡在了喉咙里。

只见秦海燕身上穿了一件粉红色睡衣,下身处……,只穿了一条面料轻薄稍显透明的黑色蕾丝小内内,撅着一个圆滚滚的大臀部正对着一面全身镜在那里坚难地抹着什么。

好吧,抹着什么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因为在抹着什么,所以她下身那条黑色蕾丝小内内并没有好好的穿在身上,而是被往下拉了一点。

也许是在自己房间里的缘故,秦大校花不认为会有什么人进来,所以在拉下这条轻薄小布片的时候有些不留余地,拉的稍微用力了一些,直接褪到了大腿处,将整个白花花光溜溜滑嫩嫩的肉臀都暴露在空气中。

从朱杰东站立的角度看过去,正好可以看到她一侧的臀线,前面部分被垂下来的睡衣挡住,倒是看不见什么,只看到两条笔直均匀不带一丝瑕疵的修长美腿紧紧并拢着弯腰站立,脑袋大幅度的扭转,正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的臀部,当然,看的应该是那伤口。

本来就看到一条完美诱人的臀线也没什么,上次她上厕所没带纸的时候就曾经见到过。

可是,可是……

她身后那面全身镜实在是大了一点点,高度是没什么关系,问题出在宽度上。

宽度一大,朱杰东的视线透过镜子,就将秦大校花那白里透红,惊芳绝艳,细腻光滑的一塌糊涂的美臀收入眼中,那完美的曲线,诱人的沟缝,神秘的……,呃,因为她手的缘故,更隐秘的地方被遮住了,不过那一抹被紧紧夹在里面的幻想,想想就让人喷血。

朱大哥感觉自己一下子就像是被打了鸡血似的,两腿间软趴趴的东西马上被冲动刺激的醒转,豁然露出狰狞的体态,将那裤子的外围顶的雄起,只是他现在仿佛眼睛在冒火,视线跟镜子胶着,难舍难分。

“咕咚!”

一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唾沫被咽了下去。

然后地板上发出“咣当”一声大响,朱杰东手里那块超重的板砖一下脱离,掉落在地板上,砸出了一道印痕,甚至滚了两滚,这才四平八稳的落地。

秦海燕在他开门的瞬间就回过了头来,一时间也有些傻了眼,两个人就像是被瞬间定格,直到那板砖落地才豁然惊醒;她并没有尖叫,只是张大了嘴巴,手忙脚乱的要去遮挡什么,没想到因为本身姿势别扭,双腿紧紧夹着,再加上紧张慌乱之下,“呯”的一声直挺挺的摔在地板上。

秦海燕一张脸瞬间变的空前殷红,红的就快要滴出血来,心里当真羞涩到了极点,身体趴在地上,两手还是慌慌张张的去拉那条黑色小内裤。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也许是受惊之下用力太猛,也许那小内内实在太过薄弱,只在一扯之下,居然发出“刺啦”一声响--,破了,真的破了,一个边断掉了。

“你……,看够了没有?”秦海燕羞愤的回头,却看到朱杰东还是站在门口直愣愣的盯着自己的身体,两眼发光,顿时更加不胜娇羞,面红耳赤,甚至整个身体都泛起了一片潮红,她在羞恼的同时一双美腿紧紧夹住,一双纤手张开十指,死死的护住自己的要害--臀部。

“没有!”朱杰东睁大了眼睛喃喃道,不过马上又惊觉,“呃,不,看够了,不是……,看……,我没看到。”

一听到他这样的回答,秦大校花更是羞不可抑,咬了咬嘴唇气恼道:“没看到,你是不是还想要再上前来看看清楚啊?还不快把门关上?”

她的本意当然是让朱杰东赶紧把门关上,自己退出去。

可是鬼使神差的,朱杰东的确伸手把门给关上了,但是他自己却忘了要出去,反而真的上前走了两步。

看到他如此举动,秦海燕真是想钻个地洞再也不出来了,眼睛惊诧的看着他不知道他想要干嘛!

朱杰东上前走了两步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可是人都已经进来了,而且看她这么倒在地上,总不能又傻乎乎的转身出去,他心思百转,最后豁出去了,索性笑了笑说道:“虽然是夏天,但是不穿裤子趴在地上也是不好的,要小心着凉,我来扶你吧,要躺躺到床上去。”

“……”

“你刚刚抹药啊,自己……,不方便吧,要不我来,我有经验!”

“……”

秦海燕被他直挺挺的抱到了床上,满脸通红,一句话都不说,这样的接触,让她甚至将眼睛都死死的闭了起来,太羞人了,太出人意料了,她甚至不敢相信朱杰东居然敢这么做,一时间都有些木呆呆的了,直到朱杰东真的捡起地上的药膏,在手上勾了一些轻轻往她那臀部伤口上抹的时候,这才像是突然回过神来,浑身如野猫炸刺了一般打了个激灵,赶紧伸手抓起一条毛巾毯往身上裹,一边咬牙切齿的挤出一句话来:“朱杰东,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帮……,帮你抹药啊?”

“……”

秦海燕现在身上裹了条毛巾毯,羞涩之意稍减,可是想起刚才自己下身光溜溜的被他抱到床上再用手摸屁股就感觉要抓狂,而且刚才还不知道有没有被看到……,她脑子有些凌乱,接着就气势汹汹轰的一下将他扑倒在床上,一双美眸泛红,盯着他的眼睛,心里却是五味陈杂,羞耻,气恼,心慌,甚至还有一些刺激……,反正自己也不知道要将他怎么办。

被扑倒的朱杰东此刻看着近在咫尺的秦大校花,心里止不住有些忐忑,以前被他连夜殴打的往事还历历在目,心里有些潜意识的心悸,刚才是一时冲动没想到后果,现在被她如此恶狠狠的盯着实在胆战心惊,害怕她再次发飙,秦大校花发起飙来可是比暴力女警还要凶残十倍。

“海燕,你,你身上伤还没好,可……不能乱来?”

秦海燕的眼神变换,居高临下的俯视,两张脸之间的距离只有十几公分,彼此可以听到对方的呼吸,甚至感受到对方呼出来的气息。

四目相对,持续了有两分钟。

“你是在关心我吗?”秦海燕目不转睛,但是神色缓和下来,脸上有些似笑非笑。

“当……,当然!”朱杰东注意到她眼里的怒气似乎在慢慢退散,那颗色胆就有些蠢蠢欲动,雄起的分身此刻被她娇躯压着本来有些软了,现在又渐渐有抬头的趋势,这厮控制不住的伸出手慢慢爬上了她的腰肢。

“……”

秦海燕身有所觉,瞳孔伸缩不断,脸上神情不变,但是一颗心却仿佛要飞出来一样,脑子里思绪万千,百般挣扎,在进行了一场剧烈的斗争。

怎么办?朱杰东的手在一点点的往上,一寸寸的攀爬。

她的身体轻微的颤动了一下,一排洁白的贝齿紧紧的咬着下唇,当他的手指超过了腰部的范围,往胸部方向攀爬的时候,她眼神一凌,一股气势微微散发。

朱杰东的眼睛正一眨不眨的盯着她,感受到她瞬间的变化时,他的手指顿时一滞,停留了片刻,看到她眼神不变,再次一寸一寸的退了回去,直到两手按住她的柳腰,她才眼神再次变化,又显得温柔似水,似嗔似怨。

朱杰东纠结了,到底是进攻还是退守?

你说呢?当然是干了,放过了大美人校花,你还是男人?于是不能描述的故事偷偷进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