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性感老师流氓艳遇记,翁熄性放纵那晚教授悄悄试爱

发布时间:2019-06-30 11:04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一想到把如此美艳娇柔的秦大校花拱手让给别的男人,朱大哥就一阵揪心,这种事绝对不能发生,死缠烂打也要秦大校花拿下,为此他不惜发出小唐心专有的呐喊。

性感老师流氓艳遇记,翁熄性放纵那晚教授悄悄试爱-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只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想不到秦校花羞羞答答起来的样子,如此的别有风情,是个男人都魂牵梦萦了,以后谁娶了海燕当老婆,那真是十世修来的福分……不对,不对,这本来就是我老婆,怎么能这么想;我的,我的,全是我的--”脑子里胡乱想着刚才的一幕,无意识的摩挲着尚留余香的手指,这时候电话响起,正是暴力女警钟丽雯,那警花姑娘已经在小区门口等了有一会了,见朱杰东迟迟没有现身,顿时又十万火急的电话催促。

“来了,来了,别急嘛!”

朱杰东挂断电话,去房间里换了身衣服出门,出门前周大美人走过来替他整理了一下有些皱褶的衣领,笑着说道:“早点回来,别喝太多。”

“好的,一定不喝多。”朱杰东点点头答应着,趁机搂住美人就狠狠的索吻,一双安禄山魔爪也不老实的在她丰满的圆臀上肆意摩挲,似乎因为刚刚在秦大校花身上摸的不够过瘾,要在嫂子身上摸了饱。

周晚晴一下被他弄的春情泛滥,脸红心跳,在还没有被妹妹发现之前赶紧脱离了朱大哥的魔爪,美眸脉脉的看了看他,里面满是娇羞。

“真香!”朱杰东这贼厮一脸荡漾的夸道,顺手还在大宝贝的巨乳上捏了一把,这才笑嘻嘻的出门,惹得周大美人好一番白眼,两条柔腻圆滑的美腿也被迫紧紧的夹在一起,女人神秘的山谷之地,被那害人精一下弄的有些溪水泛滥。睡雯雯房,今晚不回去了,那不是要同床共枕?

暴力女的老妈也是很开放的嘛,居然同意未婚同居!

……

朱杰东装醉,被钟丽雯搀扶着进入自己的房间。

刚刚进门,鼻子里就闻到一股芳香,心头一振偷眼开始乱瞄,这还是他第一次欣赏暴力女警的闺房,装饰跟外面的接近,家具什么的很简单,床,书桌,椅子,衣柜,没有太多乱七八糟的点缀,干净的就像她……现在身上穿着的白色衬衣,那淡淡的芳香来自于放在书桌上的一盆米兰花,一簇簇淡黄色的小花盛开,很是漂亮。

“放开手!”暴力女警搀扶着他进房之后,压抑着声音在他耳边呵斥了一声,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朱大哥的一只魔爪放在了他的臀部上。

“哦!”朱杰东惊觉,刚才只是无意识的从她的腰部滑到了臀部,虽然暴力女警的臀部和大宝贝的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但是挺翘的程度还是非常有曲线美,手掌落在上面的感觉……刚刚实在没留意,不过现在回过神来,仔细感觉了一下,包在牛仔短裤里面的臀肉很饱满,这货拿开手之前情不自禁的摩挲了一下,没办法,美臀实在是朱大哥的最爱!

“混蛋,变态!”钟丽雯在牙齿缝里恶狠狠的说道,但是却努力不让站在门口的家人听到自己的声音。

“我现在是你男朋友,摸一下也算正常啊,要不然碰都不碰,你家人会怀疑的,配合一下而已,至于么,要不然我现在就回去好了。”朱杰东脸上显露出坏坏的微笑,一边装醉步履蹒跚,甚至还踩了她一脚。

“唉哟……,你是故意的。”朱杰东的体重不小,一脚踩在她穿拖鞋的脚趾上当然很是生痛,暴力女警抬脚也想反击,可是忽然腰部一紧,那踩下去的脚硬生生踩不到地,原来却是被抱着提了起来。

“放开,混蛋,我咬人了!”

“咬人的是小狗……,哎呀,头好晕,我醉了,先躺一会;丽雯,晚上你是不是要跟我一起睡觉啊,我现在醉的厉害,你可别到时候再动坏念头,又把我怎么了?”

“你……,做梦吧,去死。”

“轰”的一声,朱杰东被她连推带摔的扔在自己床上,把门外的孙家两姐妹吓了一跳,进门来一看,见到两人一起滚倒在床上,钟丽雯的身体刚好压在朱杰东身上。

两人看了一眼赶紧悉悉索索地一边说话一边离开,脸上甚至还挂着意味深长的笑容。

钟丽雯压在朱杰东的身上,自然是朱杰东趁着她一推的时候,顺手将她也搂了过来,这才出现如此暧昧的一幕。

暴力女一阵拳打脚踢,可是朱大哥皮糙肉厚根本不怕打,甚至两手伸出一力降十会,不但打着不疼,还占了不少手头上的便宜,把她气了个半死,最后恨恨的出去了。

房门呯的一声关上。

朱杰东在床上翻了个身,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两手臂前伸刚好插进了枕头底下。

“咦!?”

“什么东西?”

等他把手抽回来的时候,发现手指头上勾了个东西,提到脑门上一看,只有寥寥三寸布条--

“呀哈,暴力女居然还会穿如此性感的小内裤?”

“还是红色的!”

这条小内裤虽然不是丁字的,但是布料实在节省,胯部两侧各打了一对蝴蝶结,实际上就是两根细绳子,下面三角地带的布料也不多,小小的两片倒三角,材质透明,甚至在屁股沟的地方还留了个椭圆形的孔,也不知道留出这个东西来是干嘛的。

朱大哥手里轻轻把玩着,脑子里一边幻想暴力女警穿上这条性感小内内后的情形,感觉很是有爱,甚至联想到了上次在宾馆里面发生的翻云覆雨场面,那真是无比的销魂。

正在想入非非的时候,房门再次被打开,钟丽雯端着一盘葡萄进来,那是孙小娥让他端进来的,另外也是说让她进来在房间里陪着他,喝醉了也有要个人照顾,不然想吐了就麻烦了。

可是一进门,她就看到了让她脑门冒血的景象。

她呯的一声把门关上,就想冲上去对他兴师问罪,而且被他看到那么性感的小东西,实在脸上无颜。

然而更吃惊的还在后面,朱杰东本来躺在床上,两根手指捏着小内内在脑门上面晃啊晃的,听到门口的动静后心里一惊就晃脱了手,巧合的是他当时正好一惊之下张大了嘴巴,然后--

那条红色的非常性感的穿在女人身上肯定很诱人的小内内就这么咻的一下落进了他的嘴里。

“呃……”

“啊--”

“混蛋,变态,色狼,我要杀了你!”

暴力女警终于爆发了,不管不顾的大叫,手里还端着盛满葡萄的盘子就轰轰轰的冲上去拼命。

朱杰东连忙爬起来,顺手把小内裤从嘴里扯掉扔在床上:“误会,误会,绝对是误会……”

可是暴力女警已经一脚朝他的胸口踹了过去。

朱杰东赶紧身子一侧,甚至伸手一捞将她一条强有力的美腿捞住,钟丽雯身子一歪顿时往后倾倒;朱杰东自然不会让她倒下,急忙另一只手前伸揽住了她的腰身。

“放开我,放开……”

“怎么了,怎么回事?”门外的钟家人听到动静急急忙忙跑了进来,还以为两人怎么了。

“糟糕!!”

朱杰东情急之下一俯身,瞬间吻住了钟丽雯的小嘴,就让他们权当是以为两人在打情骂俏吧!

“啊?!”孙小娥轻声惊叫。

“呵呵呵,年轻人真是激情四射,亲嘴都亲得这么有意境,大姐,快走快走,咱们就别打扰他们年轻人了。”孙小芳拉着姐姐笑嘻嘻的说道,“我看过不了多久,你就要做外婆了,呵呵!”

房门再次被关上。

可房间里的两人都没有马上分开。

朱杰东是一吻之后有点吻上瘾了,舌头撬开暴力女的双唇就钻了进去,在里面一通搅和,只半分钟的时间就让暴力女警丢盔弃甲,身体也软了下来,本来想狠狠的咬住他的舌头给他一个教训,可是随着朱杰东一条舌头勾动自己的丁香在口腔里或点或绕,让她一下子没了主意,甚至有点沉浸到了这个吻里面去。

“混蛋,变态,居然敢强吻我,你死定了!”钟丽雯在心里呐喊,可似乎又有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别挣扎了,你们都已经上过床了,还不止一次,现在还在矜持什么,反正你已经是他的女人了,这样的吻不是很有爱吗,不是很舒服吗,二十六岁的女人了,难道还要在守身如玉下去了,反正都不是处了……”

“不行的,不行的,他是有女朋友的人,还是个花心大萝卜,怎么可以再跟他发生那样的事情,我们是不可能的,是不可能在一起的。”

“你不是经常想他吗,做梦的时候还经常会梦见他吗,有女朋友又怎么样,他还没有结婚,就去抢过来啊,现在他就在你的面前,就在你的房间,床就在这里,还在犹豫什么,尽情的恋爱吧,就算没有结果,也可以享受恋爱的感觉不是吗?”

两个完全不同的声音在她脑海里挣扎,一边是水,一边是火,到底该如何选择?

只是,在朱杰东持续的亲吻中,暴力女警的身体越来越绵软,呼吸越来越急促,胸口剧烈的起伏,血脉在欲望中沸腾,全身都在嘶喊着渴望。

“吧嗒!”钟丽雯的两手一抛,装满葡萄的盘子被丢到了席梦思床上,弹了两弹,一串晶莹紫色的葡萄滚了出来,沾湿了床上的空调席。

然而,她已经无暇顾及这些,两手用力圈住朱杰东的脖子,返身将他推倒在床上,鲜红滑嫩的舌头在他嘴里一卷,激烈的回应,疯狂的吸吮,无边无际的爱欲火花在这一刻突然擦亮,猛然绽放。钟丽雯的吻异常火热,就仿佛朱杰东给她取的暴力女警外号,尽管动作之间还有些显的生疏,但激情四射无疑,让朱大哥一刹那间就欲望高涨,兽血沸腾。

也许是保守了二十几年的贞节被朱杰东一举破掉后的爆发,也许正如她性格中存有的狂野分子,一旦被激活,处处彰显活力,就算是这男女间的云雨之事也不甘沉寂。

吻!

一直在继续!

既然已经做出了选择,即使是身体本能的选择更多一些,那也没什么好后悔的,事情都已经到了这样的境地,不可能再更坏了。

“啧,啧……”

唇舌交缠,口水满溢,已经分不清到底谁在吃谁的口水,谁在吸谁的舌尖,身体里的欲望在不断升腾,青春的荷尔蒙随着彼此的交缠四散飞扬。

钟丽雯的身段婀娜聘婷,体态均匀有致,摸上去细腻光滑却没有一丝赘肉,当真多一分嫌胖,少一分却又嫌瘦,他的双手摸索着伸进了她的衬衣,一下粗鲁的翻开里面的罩杯,两只大手毫无间隙地握住了她的嫩肉。

“嗯!!”

钟丽雯娇躯一震,鼻息中止不住呻吟,这样的经历虽然早就不是第一次,但上次是身中媚毒身不由己,这一次是在完全清醒的状态,她长长的睫毛不自禁一阵狂闪,身体僵硬了有三秒钟,美眸微微睁开看了看他的脸,旋即又再次闭上,然后亲吻的力度突然加大,急急忙忙的伸手扯住朱杰东的皮带,猛然拉了开来,朱大哥的那里早已一柱擎天,甚至顶住了她的柔软。

只是如此逆袭狂野的动作却让朱杰东一下子脑袋清醒了过来,他是来扮演人家男朋友的,可不是真的男朋友;而且就算是真的男朋友,他也不能在这样的情况下和她发生关系,毕竟人家父母亲戚可正在一门之隔的外面,被他们听到了可怎么得了,刚才的那一吻就已经很冲动了。

“等一下,等一下!”他两手握着她胸前的挺翘,四根手指还轻轻夹着那一对蓓蕾,嘴里却开始喊停。

钟丽雯有些意乱情迷,缠绵中想要引领主导地位,闻言并不停下,反而更加迅猛的拉扯他的衣服,一只白嫩的纤手五指一张就捉到了那隆起的狰狞,隔着薄薄的布料生涩地的揉捏,但是很用力。

“啊,嘶--”

分身被抓,朱大哥差点一下把持不住,就像大热天吞了一口沙冰,冰雪天喝了一杯热奶,无比的舒坦,但他硬生生忍住原始的欲望,因为外面有她的父母在,真要这么直接干出荒唐的事来,恐怕后果会很严重,而且自己也会变的没脸见人。

他用力翻了个身,将暴力女一把压倒在床上,钟丽雯挣扎了一下,但力量有限,终究没办法反抗,可是她握住他火热的手更加张狂,上下左右乱动。

暴力女果然是暴力女,到了床上也如此暴力,如果不是他抗击打性和防御力强悍,这时候小叽叽都有可能被弄伤。

“噗嗤,噗嗤,噗嗤……”

旁边就是一串从盘子里滚出来的紫色葡萄,钟丽雯被如此一翻身,背部就压到了葡萄上面,发出一连串的声音,一片紫色的汁液顿时飚射出来,沾染了她的白色衬衣。

“呃!”

肌肤被溅出的葡萄汁一湿,感觉一片清凉,暴力女的情欲也在这时候徒然一收,只是呼吸依然急促,全身泛着潮红,眼神迷离地看着他,似羞似怨:“干嘛?”

“嘿嘿!”朱杰东笑了笑,实际上也意犹未尽,可总归知道现在不是时候,他俯下身在她耳边呢喃,“你急切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门外还有三个人呢,说不准正竖起耳朵听着,我们是不是改日再弄……”

“……”钟丽雯愣了一会,回过神来,拧着眉头脸上显得更加殷红,随即放开手,“啪”的一巴掌抽在朱大哥火热的棒棒上面,惹得它在裤子里面一阵摇头晃脑,咬着性感红润的嘴唇道:“那你还不放手?”

“放手?哦,呵呵,当然!”朱杰东的小弟弟被打了一巴掌有点生痛,所以为了表示自己的不满,他在两手在离开那两团软肉的时候也不客气的再次揉捏了几把,直到看见暴力女眼神变的寒冷,似乎随时都要火山爆发,这才抽手跑开。他又问了一句:“他们如果要求我再上门怎么办?”

钟丽雯面无表情的说:“再说。”

两个问题回答都很简单,甚至很冷淡,朱杰东舔了舔嘴唇也就不再说话了。

过了一会,暴力女警开口:“刚才是你主动,不是我的原因。”

我主动?

什么意思?

朱杰东愕然的转过头看了看她,说道:“难道你一直在纠结刚才在房间里是谁主动的问题?这个……,貌似后来是你主动。”

钟丽雯挑了挑眉毛,似乎对这个问题真的很纠结:“如果不是你强吻我,我会主动吗?我会主动来勾引你吗,真是笑话,你在我眼里就是个混蛋,花心色狼,我不可能会喜欢上你,你别做梦了。”

呃?

这下子朱杰东更愕然了,仔细看了看她的表情,心里止不住猜测暴力女警这句话的深意,难道她刚刚一直在思考会不会喜欢我的问题,或者说是在害怕,要不然谁主动有那么重要吗,这不都一样吗?

“我没做梦啊,也没说让你喜欢上我,可是……刚刚真的是你主动。”

“闭嘴,是你主动。”

“你主动!”

“混蛋,你主动!”

“是你,如果不是我阻止你,刚刚在你床上就发生关系了。”

“是你,是你,是你!!!!”钟丽雯似乎又爆发了,脑子里面一个白色的一个黑色的小人在相互争辩,“就算我们发生过关系,那也不表示我会对你有意思,刚刚就算我主动,最多表示我是个正常女人,有正常的生理需要。”

“好吧!”朱杰东耸耸肩,淡淡的说道,看到她这么纠结的样子,他不想再刺激她。

“什么叫好吧?”可是钟丽雯似乎对他这样毫不在意的神情很不满意,“难道我说的还有假么,这是绝对,绝对不会有错的。”

稍微顿了顿,她又似乎在自言自语:“我不可能喜欢你!”

可是她说完似乎心里更纠结了,脚下猛的一踩刹车,在马路上划出一条长长的刹车线,还好后没有车紧跟着,要不然就会造成追尾了。“下车!”

朱杰东被生生拖了出去,然后就感到嘴唇上被一样柔弱的东西覆盖,那是暴力女的唇,她的吻像雨点般的落下来,一边狂野的撕扯他的衣服和裤子。

“唔,唔……,果然是这样呢,真是没办法啊!”

刚开始朱大哥还有反抗,不,是矜持一下的念头,可挡不住暴力女警的火热激情,心理防线只是坚持了两秒钟,就生生被撕开,然后一如既往热火朝天的去配合她证明她思维的正确性。

也许是刚刚在房间里已经有过预热,这一次激情升温非常顺利,只片刻之后两人就清洁溜溜,可惜今晚是个没有星月的日子,少了灯光照明的小河边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就算面前的佳人一丝不挂,朱杰东也丝毫看不见她的美妙胴体,但是没关系,眼睛看不见,可以用手感觉,有时候看不见会比看见更有情趣。

“咣!”

朱杰东被她用力一推,身体后仰倒在了车头盖上。

光溜溜的屁股蛋贴上刚刚停下来的前车引擎盖,感觉很是热乎,但是这样的温度还能忍受,然后他感觉到暴力女一边握着他坚挺雄壮的分身,一边慢慢的爬了上来,只是因为天黑,而且是在车头上,爬了两下有些打滑,朱杰东出言提议:“要不,我们换个位置?”

“不用!”钟丽雯断然拒绝。

“好吧,那你可别摔下去了。”朱杰东好心的说道,手里捂着她的臀部,帮助她攀爬。

有了朱杰东的帮助,钟丽雯自然轻松多了,脱了鞋子的光脚丫一会就站在了车头上,然后慢慢蹲下,引着那火热的龙根往自己下面钻。

此刻的她,两股之间早已泛滥,散发着芬芳的春水濡湿了娇嫩的边缘,轻轻用手一摸就能摸出老大一片。

随着她身体的下蹲,两方的距离在慢慢接近。

十公分……

五公分……

更近了!

“嗯!”

朱杰东的火热前端感受到了一片滑腻的存在,暖暖的,软软的,那是什么存在自然不用明言。

来吧,用你的身体行动来证明吧!

朱杰东的分身在这么轻轻一触之下更加膨胀坚挺,如一把出鞘的利剑,还散发着火热。

可是,这个时候的钟丽雯却忽然顿住了,神智没来由的一清,两道秀眉也拧了起来--

“我在干什么?”

“为什么要用这样的方法来证明?”

“我是神经病了吗?”

钟丽雯脸上的神情朱杰东并没有看到,只是他现在下身的坚硬已经到了无与伦比的程度,正是剑及履及,即刻要破城而入的时候,看到她身体顿在那里不动,小朱杰东顿时难受到了极点,你说顶端都碰到那口子了,还不动作是为哪般?

于是他抚着她臀部的手用力往下按了一按!

可是,暴力女居然硬生生顶着双腿没动,甚至在黑暗中还很不满的瞪了他一眼。

“不来了,我回家了!”钟丽雯忽然这么说了一句,然后抬了抬臀部打算爬下去。

“什么?”朱杰东怔住了,这都在门口了,居然一下改主意了,这会不会搞笑了一点啊?

他一怔之下就有些走神,本来按在她臀部上的手也滑了下来,可就在这个时候,他耳中听到暴力女一声惊叫,然后身上一重,甚至是那坚挺的火热一下冲入了某个极致紧缩和温暖的所在。

“啊--”

暴力女警一声嘶叫,声音里满是痛苦,或者还夹杂着一些别的情绪。

如果朱杰东还猜不到自己的分身进入了什么地方,那他真的可以去死了,那地方紧窄,温润,紧紧的套住了他的火热,甚至因为是突然之间重重的一捅到底,分毫都没有留下,巨大的前端已经挤入了一个更狭小的所在,而那地方也因为突然的袭击和刺激,一阵抽搐痉挛,死死的包围不留缝隙。

“呵--”朱杰东不自禁的吐出一口气,终于舒爽了。

而反观钟丽雯就不舒服了,甚至有点痛苦不堪的意味,本来上次破过身,这一次只要缓缓进行就不必再遭受如此的痛,可谁让她一下滑倒了呢,在措不及防之下吞没了那么巨大的存在,还是很不适应。

“这个,也许是……,天意!”

朱杰东不无幸灾乐祸的说道,实际上那极致的感觉很是舒爽,然后搂着她光滑的腰背,暗爽的吻住了她的嘴唇,既然是天意,那就应该顺天意而为。

这一次,暴力女没有再抗拒,戳都戳进去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只是--

“这还是因为生理需要!”

“行,你说是什么就是什么,我听你的。”朱杰东都占大便宜了,口头上自然退了一步。

“慢点,有点疼。”钟丽雯说道,难得的表现出柔弱,只是这样的神情只是维持了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随着状态渐佳,情欲上升,她自己骑在上面的动作开始加快,一下一下的吞吐,挺翘的柔臀如雨点般敲打在朱杰东的大腿上。

忽然,一道闪电在天空划过,照亮了小河边附近的景象,在那一瞬间,朱杰东看到钟丽雯头发散乱飞舞,俏脸微微仰着,一双美眸紧闭,也许是害羞,也许是不想让朱杰东听到她的呻吟,她的牙齿紧紧咬着下唇,始终不发一声,可是那吞吐间的摩擦和极度紧致的刺激,还是让她的鼻息间有一种微弱的歇斯底里的喘息声微微荡漾。

片刻之后,豆大的雨点啪啪啪落下,打在两人火热的躯体上。

但这雨水丝毫不能动摇两人激情的释放,只短短几秒钟时间,两人本就光溜溜的身体全都被雨水湿润,可那火热的动作还在继续,更加狂热,就像最原始的野兽,尽情燃烧欲望。

如此不知何时,朱杰东虎吼一声,将火热的滚烫抽离出来,此刻正有一道闪电落下,照亮了这里的一切,一道白线从他身上射出,远远的落入了河水,随之消失不见。

雨幕中,朱杰东将暴力女搂在怀中,心里止不住的感叹,那双层的壁垒实在厉害,销魂无比,一次次刮的他神经乱颤,要不是定力足够,说不准她还没出来自己就完蛋了,不过……回味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