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发生在出租屋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9-06-30 11:05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朱杰东按着她指的方位,在她大腿内侧的软骨和胯部的臀骨上规律的按压起来,如此休息了一会之后,只听周晚晴又开口道:“晶晶妹妹学医,东方老先生干嘛要她留着处女身这么奇怪?”

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发生在出租屋的故事-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朱杰东手上不停,脑子里若有所思:“这个嘛,应该是有些用意的吧,具体我也不确定。”

周晚晴无比慵懒道:“这能有什么用意,无非是留着给谁!小宾,你可看紧了,到时候可别让东方白钻了空子,把晶晶妹妹的处女身安排给别人了。”

朱杰东笑了起来,伸手就往她两腿之间摸索:“这怎么可能呢!其实,我多少知道一点。”

“啪!”

周晚晴抬手在他手背上拍了一下:“别乱摸,还不消停啊?”

朱杰东笑呵呵的收回手,将她整个抱了过来,两人换了个位置,然后伸手帮她按另一边腿。

与此同时,睡在隔壁的高春芬在黑暗中盯着天花板喃喃自语:“真要命,足足折腾了两个小时,这小宾的身体是铁打的啊?!难怪晴晴这孩子,死活都要跟小宾住在一起……”

原来周晚晴虽然极力控制呻吟,甚至摸了块毛毯塞进嘴里,可是那弄到兴奋处的呜咽声却不是从身体里面发出来的,就算塞了毛毯,塞着棉被都没有用,隔壁的高春芬依然可以听到;何况巅峰了几次之后,周晚晴都有些迷糊了,到了最后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早就把老妈在隔壁的事情抛到了九霄云外。

试问高春芬能听不见么?

要只周晚晴听到母亲在房中这么诽咐自己,估计整张脸都要红的像血似的了。

不过还好,她听不见,此刻正用一只手臂撑起了脸颊,另一只手里拽了一撮自己的秀发,在朱杰东的胸口轻轻的挠痒,一边问道:“小宾,那你说说,晶晶妹妹的那贞洁,到底还能有什么用?我就想不出,除了向你证明她的清白之外,还能有别的用场的?”

朱杰东笑了笑,一时间在想该用什么样的语言来组织内力这种东西,因为上次李晶晶在车祸现场救人的时候,朱杰东就注意到了她的异常,甚至在后来扶着她回来的时候,他悄悄输入过一道真气到她的体内,知道了是怎么一回事;现在他已经一元圆满,还有先天真气的存在,真气外放已经不是什么难题,可以轻而易举做到。

“你知道有一种治病的方法叫做气疗吗?”

“气疗?”

“也就是气功疗法!”朱杰东补充道。

“气功疗法?这个听说过,上次还听说专门有气功治疗癌症的呢,可是,好像大家都说这是假的啊,都是忽悠人骗钱的,患了癌症的人生命没有了希望,这才寄希望于那种虚无缥缈的事情上去,希望可以得到救治,这也是人之常情,可事实上真有气功疗法吗?”看来周晚晴也是接触过这类东西的,只是现在网上的信息呈现爆棚趋势,什么都有,但又什么都不靠谱,“难道晶晶妹妹在学的医术,就是气功疗法,那跟处女身有什么关系?”

“当初东方白老先生在收晶晶为弟子的时候,就曾经听他说过,晶晶的身体里面具有一种很稀有的脉象,好像叫什么三阴玄脉,当初我就觉得奇怪;但是后来经历了一些事情,并且上次亲眼看到晶晶救人的经过,我才确定,她的确是在学这门技术,而且已经有了一定的成果,你看……”

朱杰东说到这里,伸出一根手指,点在周晚晴拿着发丝的手掌心上,然后运起一道内力缓缓的送了进去,因为周晚晴本身没有内力,准确的说只有一点点,那是在每次欧欧叉叉的时候自己送进去的,所以他不敢用的太多,但那是纯粹的阳刚内力,拥有一种火热的气息,一送进她细微的经脉中,并顺着脉络延伸行走,周晚晴马上瞪大了眼睛,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手臂……

因为惊诧的缘故,她另一只支撑着脑袋的手轻轻一滑,整个斜躺着的身体豁然趴倒在他身上,与此同时,朱杰东的内力瞬间一收,将把扶了起来:“怎么样,感受到了?”

周晚晴茫然的点头。周晚晴看看他,把脑袋缓缓靠在他的胸口:“其实我知道你最近有很多事都瞒着我,只是你不想说,我也就装不知道;只是,我们是一家人,永远都是,你有什么话都可以说出来,我们可以商量着办,世上没有过不去的坎,以前那么多困难我们都一起走过来了,难道现在我们就不能一起面对了吗?”

朱杰东轻声道:“我只是怕你担心,很多事都超出了以前的认知,我也知道瞒着你不好,谎话说的越多,我越觉得愧疚,你是我最爱的人,我不想对你撒谎,憋在心里也实在难受,可是……,那真的很复杂,很多事情我也没有头绪,不知道该如何说起。”

周晚晴沉默了一会,抬起头来看他,两人都是非常熟悉的人,生命都连在一起的人,她长长了吸了口气,伸手抱着他的脖子,深情的一吻:“有的时候,猜忌和迷茫比什么都要来的可怕;不过没有关系,只要我们心连着心,生死相依,还有什么是可怕的呢?”

“来,躺下!”她拍了拍自己裸露光洁的大腿,将他的脑袋枕在上面,“事情太复杂,那你就慢慢说,我来当你一次忠实的听众。”

“呃……”朱杰东睁着眼睛看了看她,里面涉及都一个女人,也是自己的女人,叶雁,他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说出来周晚晴会不会气的吐血;他思考了一番,最后咬了咬牙,觉得伸头是一刀,缩头还是一刀,不如坦白从宽,把雁妹妹的遭遇说的可怜一些,也许周大美人生一顿气之后也就罢了,如此想着,他就又跳了起来,低着头可怜巴巴的朝周大美人忏悔,“还……,还有件事情,得先……先坦白,不过,你先答应我,不能生气……,呃,可以生气,但是不能太生气,不然气大伤身。”

“什么事啊,搞的这么严肃?”周晚晴皱了皱眉道,心里有种不太好的感觉。

“你先答应我呗!”

“那可不行,不能着了你的道,你先说,我看情况,尽量控制情绪,尽量不生气。”周晚晴不上当。

“好吧,那个……,我那个……,一不小心,又给你找了个妹妹!!!”

“什么?”周晚晴先是一怔,然后是皱眉,最后是阴沉,“谁啊?”

“……,叶雁,叶经理!”

“……,……,……,朱杰东,你就是一头披着羊皮的色狼……,你给我等着!!!!”周晚晴说完气冲冲的爬起来,披着一条毯子就出门去了。

“呃……,我是不是,做了件蠢事???”

“不会就这么走了吧,以后都不理我了?”

“这……”

朱杰东呆愣的看着她跑走的身影,一时间后悔莫及,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过了好几分钟,周晚晴又赤着双脚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啪嗒”一声将一块不知道什么东西丢在床上,还弹了两下,然后她冷冷的指着朱杰东,又指了指那物事说道:“过来,跪这里!”“跪……键盘?”朱杰东眨巴了下眼睛,试图从周晚晴的脸上看到一些蛛丝马迹,确认是不是真的生气到了无以复加,他现在觉得自己实在太傻太天真了,什么叫做坦白从宽牢底坐穿,这不就是真实写照么?

爱她就不能骗她,但是不骗她的话,连爱的机会都要没有了。

朱大哥决定,还有剩下的两个女人:暴力女警和小号美眉,自己是绝对不能说出来的,不然现在跪的就不是键盘,可能是刀锋了。

“嗯!”

周晚晴轻描淡写的点了点头,脸上没有一点表情,跟以前很不一样;她将身上的毛毯裹得严实了一点,踩着光溜溜的赤足,两条玉腿轻轻的跨出,慢条斯理的坐到床头,那神情仿佛是在说:“我就这样看着你,你自己说跪不跪吧!”

朱杰东往前挪了一点,指了指落在她屁股旁边的一条内裤,那是刚才激情的时候胡乱扔出去的,他此刻身上还是清洁溜溜什么都没有穿,两腿间的物事晃荡晃荡的很是显眼:“呃……,能不能把那个给我?”

周晚晴低头看了看朱杰东脱下来的内裤,两根手指捏了起来:“这个啊?没门,就这么跪!”

她说完就随手丢到了地上。

朱杰东两手捂着老二,犹犹豫豫的跪在键盘上,那表情真像马上要被爆菊了似的,他看看裹在周晚晴身上的毛毯一角就在自己伸手可及的地方,这厮干笑了两声,迅速用力一抓就将那毛毯抓了过来;一刹那间,周晚晴羊脂白玉般的胴体就呼啦一下暴露出来,那颤巍巍的丰乳甚至还跳动了几下。

周大美人跑出去好几分钟,拿了个键盘回来,自己身上居然没记得先穿点东西,还是赤果果的像是被剥光了的白羊。

“你……”

尽管刚刚还是很大方很亲密的裸裎相见,甚至那高潮的余韵还犹在眼前,可这时候周大美人还是禁不住脸色一红,无比羞恼,忙不迭往前爬了两步,拉起毛毯的另一边遮住自己的身体;如此一来,两人又变成了共用一条毛毯,只是一个是跪在键盘上,另一个是跪坐在席梦思床上。

“好了,你可以坦白交代了,到底怎么回事!”

周晚晴裹了裹身子,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难免有些幽怨,想想现在这个家的成员真是越来越庞大,李晶晶,秦海燕,上次说的那个前女友何巧英似乎还有些什么隐情,还不知道以后是不是呢,现在加上叶雁,甚至还有个虎视眈眈的妹妹……,天哪,这家伙一个人,行不行啊,自己都替他感到累。

想起那个叶雁,周晚晴还是印象深刻,第一次见面是朱杰东受伤的时候到家里来探望,手里还拿了不少东西,当初第一眼就把自己震惊了一把,说她花颜月貌都是轻的,简直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端庄中又带点妖媚,特别是气质非常好,一般人家都养不出那样的姑娘;后来朱杰东出事那时候再见,叶雁也半夜三更的出来,帮了自己不少忙,同时也知道了她不仅是朱杰东的上司,而且还是什么大小姐,当初自己真是感激啊……,可是,现在想来,那个时候他们两人已经在一起了吧?

哎,那么千娇百媚的女子,难怪这坏蛋会忍不住,想必换了哪个男人有机会的话也是不愿意放过的……,再想一想,这坏家伙身边的女人,还个个都不普通,长相就不说了,哪一个不是千里挑一,就算自己也不差呀;再说身份地位,晶晶是副市长女儿,典型的官二代,叶雁是富家子女,身家无数,海燕妹妹更加神秘,貌似自己才是那个最普通的民女,还是拖着一个女儿的寡妇……

如此一想,周大美人又开始自怨自艾,看看朱杰东,情绪一下子也显得低落了起来。

这个时候,朱杰东没有办法了,只能慢慢组织语言,从当初自己和叶雁两个人一起出差去三亚,午夜打车遇到黑车劫匪说起,一点点将自己和叶雁发生的事情讲了出来。

“……黑车司机直接把车开到了一个没有路灯的荒野,那边还有他们的同党,我扑上去围了他的脖子,硬生生拉手刹,车子冲到了土坡下面……”

刚刚一说到这里的时候,周晚晴就惊诧的瞪大了眼睛,一双手在毛毯下面紧紧抓着他的大腿,满是惊慌却不自知,直到朱杰东说到最后警察到来被救走,她这才松了口气,脸上还惊魂未定,两根手指狠狠的在他腿上拧了一把:“出了这么严重的事情,你怎么不跟我说?”

“不想你担心嘛,反正都过去的事情了。”朱杰东讪笑着说道,这厮也是有自己的小心思的,既然都坦白了他跟雁妹妹的奸情,那现在只能把两人之间发生的故事讲的离奇波折一点,博得美人的同情,甚至故意将那凶险的地方添油加醋说的活灵活现,也许周大美人会因为担心自己少责备一些。

“哎,我真是不折不扣的坏蛋啊,现在还成了感情骗子,自己都没脸去见江东父老了……,幸好哥的老家在京城,不在江东!”唐大色狼心里感慨了两句,然后继续讲故事:“逃出来之后,叶雁的老公就出现了,也就是那个罗浩,原来他们是被叶雁的妈妈和罗浩的爸爸逼着结婚的,两人根本没有感情,甚至都不同房……”

朱杰东娓娓道来,将罗浩和他爸罗长升说成是多么多么卑鄙的小人,还讲出叶雁是她爸强奸了她妈才生出来的孩子,从小就得不到她爸爸的爱,她妈又和罗长升怎么怎么样,反正从小就像个无父无母的孩子,就跟自己一样,甚至因为环境不好性格变成了拉拉,讨厌男人。讲到后来,周大美人战战兢兢,眼泪汪汪,甚至都听的傻了,身体不由自主的靠在了朱大哥身上,紧紧的抱着他,生怕他一不小心就会消失了似的。

过了不知道多久,她才吸了吸鼻子,渐渐从不真实的故事当中回过神来,再看他的时候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她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但是那神奇的内力,秦海燕的神秘,那所有的事情都对照起来又由不得她不信,她这时候才知道海燕妹妹对朱杰东不是救过一次,而是救过无数次,甚至她爷爷的死……,一时间她就更加觉得感激甚至感恩,至于叶雁,那真是个可怜的姑娘--

“那……,现在叶雁去哪了?”

“我也不知道!”

“你……,你怎么会不知道呢,那她现在只有一个人,这日子怎么过啊,你得赶紧想办法找回来才对,这个时候正是需要你去关心她的时候,怎么能……,哎呀,真不知道怎么说你好。”

“我知道,我已经拜托海燕在寻找了,希望有什么线索。”

“哦!”周晚晴顿了顿,又捧着他的脸,满是害怕的说道,“小宾,你居然经历了那么多九死一生的事情,我……,我现在听听就感觉心惊胆战的,真的好海派,那以后怎么办啊,还会不会再……”

“放心吧,你老公我现在已经拥有一身金刚不坏之身,子弹都伤不到我,还有爷爷传我的绝世轻功,怎么可能有事呢?”朱杰东笑了笑说道,趁机搂抱住了她用力亲吻,至于京城谢家就是他出身的事情,前几天有空的时候他已经跟她说过了,只是还不知道谢家除了生意上的时候,同时还是八部天龙的其中一部没有说出。

周晚晴被她吻了一阵,豁然惊醒,然后一把将她推开:“你老婆多着呢,才不是我老公,走开,走开,我要睡觉去了。”

朱杰东一呆,然后装模作样的唉声叹气:“哎,我就知道说出来后,你肯定不会原谅我的,过几天我就打算上京城去帮爷爷打仗,反正没人爱,被一枪打死也好。”

“啪!”

周晚晴一巴掌拍在他的胸口上,响亮的很,恼怒的骂道:“神经病,乱说什么死不死的,赶紧给我呸!”

看到周大美人脸上的怒容,朱杰东赶紧呸了一下。

“不够,再呸十下!”

“你迷信!”

“不呸我回去睡觉。”

“不不,我呸还不行吗?今晚不准走了!”。。。。。。。。。。

第二天。

话刚刚说到一半,朱杰东的手机响了起来,一看居然就是小号美眉何倩,他白天的时候就小心叮咛了她,让她回去的时候小心一点,这段时间回家就尽量呆在家里不要出来,这个时候打电话给自己会是什么原因呢?

这个小女人做事很懂进退,就算两人有了那层关系,平时也很少给你电话,特别是不上班的时候就更加不会打了,一时之间,他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果然--

电话一接通,那头就传来一个快恐怖而又焦急的声音:“你别过来,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跳下去了……”

“跳楼?呵呵,小美人,你别逗了,大家都是成年人,因为这种事跳楼不值得,再说,我也没逼你啊,我是真心喜欢你,想娶你做老婆的。”

“混蛋,我有男朋友的,你别过来了,求求你,我真会跳的……,你闯进我家是犯法的……”

何倩的声音都快哭出来了,还好没慌张到乱七八糟,后面那句是在提醒电话这边的朱杰东自己所在的位置。

电话里的声音显得扩散,显然手机不是放在嘴边,朱杰东一瞬间想起了当初自己朝秦海燕求救的场景,现在这样何其相似,小号美眉有危险,而且就在家里。

“尼玛的,这个就是羊骚吧,真是色胆包天,直接闯进何倩的家里去了,小号美眉你可要坚持住,千万别跳啊,狗日的羊骚,老子要把你大卸八块!!”朱杰东听了两句顿时明白过来何倩现在的处境,哪里还用再听东子的废话,连连招呼小安子:“快去清水雅苑,快,快,快!!”

“哥,清水雅苑在哪呀?”

“下车,我来开!”

换完位置,朱杰东一脚油门踩到了底,将宝马越野车开的像是要飞了起来似的。不说秦大校花了,就是边上还站着暴力女警呢!

别看钟丽雯现在脸上平平淡淡什么表情都没有,但谁知道她心里真实是怎么想的?说起来两人只是因为阴差阳错有了最亲密的接触,但是上一次去她家演戏过激,甚至在河边再次上演激情肉搏战,这就有些说不清道不明了,就算两人都不承认,可实际上已经不是一夜情的范畴。而且,从这几次的接触来看,暴力女警脾气火爆,却天生就附带一个醋坛子,嘴里还死活不承认喜欢人呢,可那醋劲已经可以酸掉人大牙了,以后一旦再发展下去,指不定这醋坛子会升级成多大的醋缸。

只不过有一点让朱杰东很意外,刚才她找个借口混进小房间告密之后,居然就不肯出去了,赶都赶不走,也不怕特警们真的攻进来一枪打中了自己。

“喂,你小子自求多福吧!”谢竹芸凑过脑袋在他耳边轻语,有股特有的芬芳飘过。

朱杰东看了眼谈性正浓的李德,沉吟了片刻还是决定走为上策,于是开口道:“那啥……,我那个差点被侵犯的同事现在还在医院,不知道怎么样了,我得过去看一眼,爷爷,姑姑,叔叔……,你们慢慢聊啊,我们回头再联系。”

他说着就打算拔腿就跑。

这时候,李晶晶拉住他道:“唐唐,我也跟你去,何倩也是我的好朋友,她那样子,我也应该去看看才是。”

朱杰东讪笑,悄声道:“晶晶,何倩发生那样的事,估计不太好意思让更多人知道,你就别去了,我去看看一会就回来找你!另外,我爷爷和姑姑,还有她朋友对江州不熟,你正好帮我安排一下,多交流交流,赢印象分嘛!”

李晶晶听了一怔,想想也有道理,最后点点头答应。

钟丽雯忽然插嘴道:“我跟你去,这案子现在还是要我负责,正好我也要过去问几个问题。”

朱杰东对暴力女警没办法,只能答应:“噢,好吧!”

看见两人开着车消失在夜幕中,谢竹芸不由恨的牙痒痒,这家伙居然就这么扔下他们不管了。按着谢竹芸给的房号找到1608,先是看了看自己的衣服,不知道为什么,见这位至亲的姑姑,居然会有些小忐忑,然后伸手敲了敲门。

“来了!”

里面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仔细听却不是谢竹芸的,而是祝可贞。

房门“咔哒”一声打开,来开门的果然就是祝可贞,只是朱杰东一见她身上的穿着,顿时心头一跳,一件天蓝色丝质睡袍,大开襟,没有扣子,只用一根同样蓝色的宽边丝带在腰间左侧打了个大大蝴蝶结,胸前的开叉一路到了胸部下面,看得出来里面没戴胸罩,但是巍峨的高耸一样不能小觑,一道深深的沟堑证明平时也绝对不是挤出来的,一看之下就有种让人扑上去捏两把的冲动;衣摆不长,堪堪遮住臀部,一双修长丰满的美腿俏生生的竖在眼前,不过一只玉足轻轻翘起,上面没有穿鞋子,五根足趾如豆蔻芳华,趾甲上涂满了朱红色的甲油,丝丝诱人之气扑面而来。

朱大哥瞳孔一缩,不自禁后退了一步,但是眼睛却怎么也移不开,上上下下的浏览欣赏,直到过了三秒钟后,这才蓦然醒悟,移开了视线,只不过这时候已经晚了,自己的猪哥样已经尽入祝可贞眼底。

“咯咯咯……”

祝可贞娇声笑了起来,似乎觉得朱杰东这种色迷迷又带着羞涩的的表情很有趣,伸出一根手指勾了勾:“快进来呀,怕小姨吃了你呀?”

“哦,哦!”

朱杰东尴尬的应了两声,眼睛却不敢看她的身体,尽量去看房间里的摆设和装饰。

祝可贞把朱杰东让进门,这才伸手整了一下自己的衣襟,将那条沟壑隐藏了起来,脸上的笑意有点莫测高深,敢情刚刚那撩人的姿势是摆出来试探朱杰东的,结果怎么样不得而知,但她脸上那笑吟吟的神情,似乎对朱杰东的表现还算认可,至少不算太差。

“你姑姑还在洗澡,你得等一下!”祝可贞说着把门关上,单脚蹦蹦跳跳的到了床边坐下,将一只脚搁在一张矮几上,上面还放着一瓶打开的趾甲油,显然她刚刚正在涂趾甲。

朱杰东果然听到卫生间里有哗啦啦流水的声音,这才明白她们两个人原来是住同一个房间,难怪会是祝可贞来开门。

见她在床边小心翼翼的涂抹着趾甲油,朱杰东目不转睛的看了一会,觉得那双玉足白皙纤嫩,胖瘦相宜,倒是长的挺好看,不过他脑海里却情不自禁想起了雁妹妹的那双美足,无可否认,叶雁的玉足才是他心中觉得最美的存在,如玉之润,如缎之柔,多一分嫌胖,少一分则瘦,是完美无缺的美玉。

祝可贞悄悄回头瞧他,一开始还以为他在偷看,心里还有些小得意,可是再回头细看之下,却发现朱杰东眼神泛虚,无比空洞,而脸上却浮现一抹醉人的笑意,似乎想到了世间某个最美的女人,但那没有聚焦的眼神,说明他此刻心中的美女绝对不是自己。

“这小子,眼睛明明看着我,心里却不知道在想着谁,真是气人!”祝可贞有些懊恼,心想难道自己真的老了,岁月不饶人,连这种小年轻都勾引不动了,这也太失败了,“不行,得再试试,不然以后还怎么出去见人,都没自信了!”

如此想着,祝可贞眼眸一转,扔下趾甲油,大大的伸了个懒腰,将胸前一对宏伟的玉兔更加往前顶了顶,甚至衣襟被拉开,露出大半的胸脯,不过幸好因为角度的关系,朱杰东只能看见她的后侧面,却是看不见她的正面风光,但祝熟女伸着懒腰的同时,嘴里又发出一声让男人热血澎湃的声音--

“嗯--,好累啊,小宾宾,帮小姨一个忙怎么样?”

“呃?好的,你尽管说!”朱杰东怔了怔后答应,心里在想会让自己帮什么忙。

“就这个!”祝可贞拿起趾甲油晃了晃,“我自己涂弯得腰都酸了,哎,年纪大了就是不行,弯个腰一会儿就受不了,还剩下一只脚,小宾宾,麻烦你帮小姨涂一下吧,谢谢了!”

涂……,趾甲油?

朱杰东不太确信的盯着祝可贞慵懒魅惑的脸,两人不太熟啊,怎么就叫自己上去帮她涂趾甲油了呢?

要不要答应呢?

“怎么了,帮小姨这么个小忙也不愿意吗?”

“不……,不是,只是……”

“只是小姨年老色衰,小宾宾不想靠近对不对?”

“啊?不是,不是这样的,只是……,好吧,我帮你涂就是!”

朱杰东走到祝熟女的面前蹲下,视线落在她一只白嫩细腻的玉足上面,五根脚趾微微上翘,趾甲上透着淡淡的粉红色泽,颇有珠圆玉润的味道;再加上那双玉腿上光滑溜溜的,什么都没有穿,连细毛都不见一根,滑腻如酥,白皙透亮,活色生香的展现在朱大哥面前;两腿从膝盖处并拢在前端形成一条直线,一直延伸到大腿根部,再往上就被一片天蓝色的衣角遮住,无法再直视。

唐大色狼看的眼泛绿光,暗暗吞了口唾沫,心里面像是有猫爪似的丝丝瘙痒,七上八下。

面前这女人可是跟谢竹芸同辈,而且她还口口声声称是自己的小姨。面对如此诱惑的小姨,朱大哥却止不住的心猿意马,一种男人的本能欲望在缓缓升腾,脑海里忍不住在想,如果把那衣摆轻轻撩开一些,那会是怎样的光景……

贞忽然开口问道:“小宾宾,你可不可以告诉小姨,你到底有几个女朋友?”

“啊?”

朱杰东已经抬到半空的手停了下来,抬头看了看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干嘛问这种问题,女朋友……,还能有几个的吗?”

祝可贞伸出一根纤细的食指点了点他的额头:“还不肯承认呢,我刚才可都听到了,快跟我说说,我又不告诉别人!”

在她一俯身的刹那,朱杰东的眼神透过咧开的衣襟,看到了里面无限柔美的风光,两只沉甸甸的玉兔,像是要跳出来一样,或者像是要跳进他的心里去。

“好大,最起码也有D!”

朱杰东暗暗估算了一下,赶紧又挪开了视线,嘴里支支吾吾的说道:“也就……一,两个!”

祝可贞追问:“究竟是一个,还是两个?”

“吧嗒!”

突然,趾甲油的瓶盖一下从朱杰东的手里滑落,先是掉在了祝可贞的脚背上,在上面弹了一下留下一抹朱红,然后才掉到玻璃矮几上滚了两圈。

原来是祝可贞在追问的时候身子再度往前倾了一下,同时那两条并拢的腿也分开了开来,而朱杰东蹲在她的面前,正好将里面的风光一览无余,小巧而透着肉色的半透明,依稀可见里面透出隐隐的黑色。

可惜,只是惊鸿一瞥!

祝淑女一惊之下马上将两腿再次合了起来,她也没想到居然会不小心走了光,脸上微微浮起一片红云;不过熟女就是熟女,完全把朱大哥当成了无害公物眼眸翻了翻说道:“瞧你,一大小伙子,胆子这么小,就问你一个问题而已,至于慌张成这样吗?不会还是个小处男吧?”

房间里时不时传出“啊啊啊”的发泄声,谢竹芸和祝可贞两个女人全都醉了,醉得一塌糊涂,如果说酒店冰箱里的酒无法满意谢老爷子和朱杰东的畅饮,那么用来对付眼前这两位熟女的话,却是绰绰有余。

朱杰东也醉了,在经过了一年多的时间沉淀后,他再一次醉酒,完全失去了意识,只剩下体内的真气在徐徐运转。

“香,好香!”

祝可贞白皙修长的手臂圈住了朱杰东的肩膀,经过昨天晚上被摸了臀部之后,这祝熟女对朱杰东似乎更加熟络了,语态也越发撩人,一口香气喷在朱杰东的脸上:“小姨到江州可全是为了你呢,以后你这小色狼走到哪,小姨自然是跟到哪了!”

“呃……”朱杰东噎了一下,心说什么时候自己就成小色狼了?

下楼,当谢竹芸在前台退房的时候,朱杰东忍不住轻声跟祝可贞问了一句:“可真姐,早上我姑姑到底怎么了,那神情,好像要吃了我似的?”

祝可贞一听就乐了,本来两人就挨着坐在酒店大堂的真皮沙发上,这时候身子往他身上又靠近了一些,脸上笑嘻嘻的,两人的脸庞距离只有不到十公分,朱杰东可以清晰的从她美眸里面看见自己的脸,还有嗅到她身上飘散的气息,她勾住他的脖子笑盈盈道:“你姑姑可不就是要吃了你么!”

祝可贞想起早上那一幕就觉得好笑,只是现在手机里的相片全都被删光了,再有想起先前谢妖妇对自己的警告,也就没有真的说出来,倒是美眸流波,眼珠轻轻一转,脸上现出一种娇媚羞涩的神情来,然后说道:“小宾宾,你知道昨天晚上,你做了多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吗?”

朱大哥在如此大庭广众之下,被祝可贞一条白嫩嫩的藕臂勾住了脖子,顿时感觉很不好意思,身体稍稍往后缩了缩,可是她手臂这么勾着自己,再怎么缩都是做无用功,两人的身体几乎是紧紧的贴在了一起,祝可贞翘着嘴角说道:“小色狼,人家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你这个没良心的怎么一转眼就不认人了呢?”

说完,她成熟妖媚的脸庞上表现出一种幽怨的神情,朱杰东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心想难道昨晚上我真的对她做了什么,所以姑姑才会那么生气?

如此一来,朱大哥瞬间冒出了一脑门冷汗!

震惊之余,他喃喃的说道:“可是……,可是我检查过了,好像没发生过啊?”

祝可贞强自忍着笑说道:“你检查了什么,就是走廊上自己脱下裤子检查吗?那有什么用呀,你又不是女人,弄完了人家,提上裤子就不认人了,真是个没良心的小色狼呢!”

这女人说着这些话,居然凑过去在他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留下一个鲜艳的口红印,无限娇羞又似喜似嗔的说道:“小冤家,人家现在还疼呢!”而且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总觉得不应该像是祝熟女说的那样。

最后实在忍不住了,看了看专注开车的谢竹芸说道:“姑姑,我……,能不能问你个事?”

“问呗!”谢竹芸爽快的说道,似乎因为甩脱了祝可贞那腐女的缘故,心情很是不错。

“呃……”朱杰东沉吟了一下,终于说道,“昨天晚上,我……,我是不是真的……,做了那种事情,所以,所以你今天一大早才会那么生气?”

“吱--”

一声轮胎和地面的剧烈摩擦声,宝马车在高架上一瞬间就停了下来,差点被后面的一辆红色现代车追尾。

现代车主险险呃踩住刹车,正要张口骂娘,但眼角一瞥宝马车屁股后面那牛掰的车牌,又将那到了嘴边的脏话硬生生给咽了回去,不过一会后又低声的不知道骂着什么。

没空理会后面的车主现在是什么心思,谢竹芸此刻却是满心懊恼,羞涩,气愤,尴尬,难为情,兼而有之,甚至心里将祝可贞那腐女暗暗骂了个狗血淋头,都关照过无数遍了,居然还是给说了出去--

“好个腐女,真是气死我了!”

“下次见到,看我怎么收拾你!”

“还不知道她怎么跟小宾说的呢,真是……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天哪!!”

谢竹芸此刻脸上阵阵发热,有些止不住的晕红,她显然会错了朱杰东的意思,还以为他问的是捏了自己胸部的事情,她迅速转头看了看她,眼神多少有些躲闪,心思乱成了一团:“你……,你都知道了?”

听到谢竹芸这样的回答,朱杰东顿时整个脑袋像一下引爆了一个手榴弹一样,里面乒呤乓啷一阵乱响,整个人也跟丢了魂似的。

“这么说……,真是真的了。”

“自己的真的在喝醉之后把可贞姐给弄了……,难怪姑姑一大早就像要吃了自己似的。”

“怎么会这样,这可怎么办才好,以后没脸见人了,还有什么脸去面对她,还有什么脸面对姑姑?”

他傻呆呆的坐在副驾驶座,心里乱到了极点,想起分别时祝可贞那忧伤的眼神,自己上了她居然都不肯承认,呃,昨晚上听到她说自己还是处女来着,处女啊,女人的第一次被自己喝醉酒之后稀里糊涂的拿走了,可是不但自己毫无知觉,而且死活不肯承认,这样的事情让人家一个清清白白的女人怎么办呀?

谢竹芸看到他一脸痛苦的样子,脸色都变的苍白,以为他知道自己无意中冒犯了姑姑心中悔恨内疚,而且自责到了极点,她不忍心看到他这样,于是开口安慰道:“昨天晚上大家都喝多了,做出那样的事情也是……情有可原,行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都不生气了,你还苦瓜着脸干什么,纠结个什么劲,把这件事彻底忘记吧,以后再也不许提起,知道没,反正你也没感觉。”

朱杰东木然的点点头,又摇摇头,诧异的看了她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