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床上戏太震撼深喉律动,贵妇的沉沦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

发布时间:2019-07-04 13:28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一张精致的办工桌,上面还摆放着一台电脑,墙壁旁边还有一张软软的沙发,房间摆设还是很齐全的,正常的一些必备之品皆有!

陈日标坐在软软的转椅上,敲着桌子,心里十分的高兴!然而,兴奋还没有维持多久,便听见村子里一阵阵的轿车声,随后,在自己的双眼下,莲花村接连驶进三辆轿车!

“啊!请进!”陈日标也没有管别那么多,就算你们是天王老子又能如何这里可是自己的一三分地,前思后想,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没有任何的马脚,悬着的心也放心不少,推门走近自 己的办公室,一屁股坐在自己的椅子上,伸手指了指房间里的沙发,笑道:“请坐!”

 陈日标清楚一点,以自己现在的身份,根本就进入不了的主流,自己连莲花村都没有走出去,甚至连李静兰都很少到,现在他心中才幡然明白,自己原来很幼稚,很弱!

今天,马龙来自己的莲花村,必定是有备而来。

陈日标大力的捏了一把茉莉香的酥胸,笑道:“老子想玩虐!你敢玩吗”

茉莉香哼唧一声,脸色顿时煞白,声音颤颤的喘道:“大哥可别开玩笑了,小妹妹会被大哥蹂躏死的!”

这时,袁仁那个房间里开始隐隐传出来一阵阵女人的哼叫声,陈日标瞥了一眼,双手探进茉莉香女人胸脯里,笑道:“嘿嘿,老子保管你小妹妹吃个够,来吧,我们该干活了!”

茉莉香低头看着陈日标那鼓鼓的裤裆,心下一阵好奇,看起来是不小,就是不知道火力如何!陈日标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抱起茉莉香就走近了一处包厢!

刚一进来,茉莉香把头低的的点点头,笑道:“喂,看你的样子,那玩意似乎不错,你还是洗个澡吧,老娘不喜欢不干净的男人!”

“你先洗!”

“这个里的浴室到处千疮百孔的,你可不能来偷看我洗澡哦!知道吗”

陈日标连连点头,笑道:“你放心好了,快去洗吧!别让老子等着急了!”

茉莉香急忙跑进包厢的浴室里,陈日标对于这里还是比较满意的,大床和浴室都有,基本和房间的摆设差不多,这里也是客人野食的好地方!

茉莉香进了浴室之后也是把门虚掩着,不知道她是无心还是故意的,并没有把门关严,留下一条缝!

陈日标眯着眼睛,在这个女人和自己进入这个包间的时候,自己的身体不但有着占有**,也有一丝特别的感觉,总觉得这个女人似乎可以带给自己一些好运!

陈日标在包间里走了几步,只要自己经过浴室门口,往里面一看,就可以一览无疑,在这里,男有情,女有意,水到渠成是自然的事情!

此刻,浴室内的水已经哗哗的响着了,陈日标想,这个茉莉香现在一定已经清洁光溜溜,所以放轻脚步,蹑手蹑脚的到浴室边上,从破洞望着里面的一切!

此时的茉莉香已经变成白玉石膏像一般,她故意面向门口,水从高耸的胸乳间淋下,陈日标见她卷发披在肩上,胸前那对椒乳像两座小山峰一般坚挺,浑圆结实,两粒**向前挺着,小腹平坦, 如一片平原般,毫无瑕疵的感觉,纤腰而下那两条修长**的尽处,一处乌黑发亮的毛草间,嫣袖如火的裂缝中,不知道是蜜汁还是温水,顺着大腿流下……

茉莉香更是搔首弄姿,仰着脑袋掠理鬓边的散发,使得胸前两座**特别突出,站在外面的陈日标,此时已经是呆若木鸡一般的站立着,胯下的大懒鸟已经向上勃翘成四十五度,坚硬如铁,差点 没把裤裆撑破一个洞而现出形态!

茉莉香有意无意之间,用手指擦拭盘丝洞上的一撮小草,挖挖下面大腿间的两片肉唇,用手指插入隧道探探深浅之状态,再举手向鼻子闻闻味道腥或香,这种撩拨男人的姿态,使得任何男人都 受不了!

她如此娇柔做作的动作,可害苦了站在外面的陈日标,本来他已经欲火焚身,大懒鸟快要把裤裆撑破,但是却没有采取夺门进入的行动!如果冲进去,茉莉香不一定就会顺从,但是只要她出来, 一定会任由自己发泄摆布!

转身离开之后,陈日标沉思着这个貌美的茉莉香,她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好运

“咯咯,我洗完了,该你了!”茉莉香浑身上下只有一件白色的浴袍,沐浴过后的她,脸上还有着一丝潮袖。

陈日标看着看着,突然大笑道:“你真他娘的是一个妖精级别的女人,如今这个世道,外面的骗子多的是,你就不觉得老子也是坏人”

茉莉香娇嗔笑道:“嘻嘻,你们这些男人都一样,我看你也好不了多少。”

“你看老子像吗”陈日标伸手轻轻揽住茉莉香的细腰,让她的娇躯靠着自己,然后,对着茉莉香笑了笑,说道:“问问你自己的小妹妹,老像骗子,像坏人吗”

茉莉香看着这陈日标,忽然心中一阵燥热,将身体靠在陈日标身上紧紧的,一只玉臂配合着也从后面挽着他的腰,扬着俏脸蛋对着他做了个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笑道:“咯咯,只有小妹 妹试过了才会知道,现在,你就让她知道答案吧!”

面对如此的美人,林天需要这样一张绵软的床,好好快活一下,任由茉莉香解着他的衣裤,她绵软胖乎乎的手太柔和了,陈日标觉得这只魅力无限的手,抚摸在自己的身体上,很舒服,肌肤亲 昵接触抚摸,是在悄悄传递着微妙肉欲的信息,妈的,一会就让你哭爹喊娘一般求饶……

陈日标一声不吭,静静的感受着,他想着想着,莫名其妙的觉得这个茉莉香还不错,男人想要降服一个女人只有一个方法,这个方法就是在床上能令女人死去活来,欲仙欲死之时,她就会叫你 亲哥哥,亲爹爹,那个时候,自己叫她往东,她绝对不敢往西,只要有这样雄厚的资本,那么任何有一个母老虎似的女人,她都会服服帖帖的听命于自己!

陈日标心里这样想着,自己也不禁在偷笑,这个茉莉香还真是异想天开,以为老子不敢吗想到此刻,突然一个念头出现,要是自己能让这个茉莉香来一次痛痛快快的,使得她欲死欲仙,叫她舒 舒服服一下,这也算是自己的能力!

但是,想归想,现在还不是最佳下手的机会!

“喂,你怎么没有反应啊你不会不是男人吧”

“哈哈!老子是不是男人,难道你没有感觉到吗说真的,你一点都不害怕老子吗”

“咯咯,为什么要害怕你呢你们男人难道都以为自己很厉害吗老娘玩过的男人比你看见的女人都多,在这里可是我的地盘,你又能把我怎么样呢”茉莉香笑的迷人之际,瞟了陈日标 一眼,接着笑道:“一身衣服那么脏,还不快脱下来,站在这里做什么啊”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任何一个男人听到女人叫他脱衣服,这个男人难免会没想到另一邪门的事情上,何况此刻的陈日标也就是这么想的,他听到这话之后,只觉得十分难为情的脱下自己的衣 服,妈了个比的,还真有一点不好意思!并不是自己害臊,而是自己的大懒鸟已经等不及了,可是面对这个茉莉香,陈日标还是觉得要稳妥一点的好!

“喂,你还不好意思了就你这样还想上老娘啊你丢人不丢人咯咯,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们都是成年人,你有情,我有欲,小灯一闭,哎呀我去!你要是给老娘正舒服了,你就是天底下最牛 逼的爷们!你先去洗个澡吧,把各个地方都洗干净哦!”

茉莉香一面说着,一面抛给陈日标一个大毛巾,美目还不忘的看着林天的裤裆,暗自点点头!

陈日标脱下衣服的时候,露出那一身见状的结实的肌肉!

茉莉香偷看了一眼那雄壮的身体,胸前的胸毛下露出一团的东西,只看得她站在那呆呆的发愣!最令茉莉香心摇意动的就是陈日标胸前的一大撮胸毛,浓浓秘密的充分表现出男性的健美!

茉莉香看着看着,但觉得喉头一阵燥热,有一点干渴的想喝点水,脸上发烧,羞人答答的笑道:“赶快去洗个澡吧!”

陈日标抓起毛巾,说道:“你给老子等着,一会有你好看的!” 捧到卧室的时候,将茉莉香平放在床上,玉体横陈,娇羞无限,在浴室偷看的时候,未及此时的毫无遮拦的欣赏!

从上往下的看着,只见茉莉香该凹的地方凹,该凸的地方凸,**以下一片雪白匀称,盘丝洞特别饱满,像是隆起半个馒头一般大小,稀疏的绒毛如同抹上一层油的发亮,盘丝洞尽断就是削壁悬 崖了,按住下端凸起的如一粒花生米大小的日欧豆子,此时已经发硬吐出,触手时感觉到噗噗跳动……

这个地方是女人最敏感的地带,陈日标轻轻用手抚摸着它,使得茉莉香的身体发生了轻微的抖颤,两腿左右摇摆的抽搐着,口中发出嗯呀之声……

她娇声娇气的说道:“轻点啊!不要大力摸它!它会痛的!”

陈日标那里管的了那些,扳开两条匀称的大腿,现在的茉莉香成为了大字型,她此时紧闭双目,呼吸急促,上唇咬着下唇,吐气如兰,欲火攻心,难过极了!恨不得陈日标马上提枪上马耳朵软直 捣黄龙,以解她几个月来不知肉味的饥渴!

床上戏太震撼深喉律动,贵妇的沉沦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 茉莉香此时浑身无力,媚眼微睁,随手往下一探,触碰到陈日标的大懒鸟,随手一抓,我的乖乖!一把抓握不住,鸟头还露在外面,高高竖起我在手中,跟一只狼牙棒似的,吓得她心慌意乱,若 是进入自己的小洞里,不叫他插穿才怪呢!

陈日标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随即俯身铺上,举茅乱刺,但是却不得其门而入。

茉莉香浑身乱抖,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的蚂蚁,喘道:“死人,不要乱闯喽!我带它进洞好了,闯的人家怪难受的!”

随即,茉莉香用手将陈日标的大懒鸟引至洞口,蜜汁早已湿润泛滥,一到洞口,一滑而进,一进去就是一半!

茉莉香这个时候才长长的吐了一口香气,内心长久以来的空虚,现在终于填实了一般,她燃烧已久的春**火,像炸弹一般的爆发开来,虽然填实了一半,但是还有一大截露在外面,她急忙挺起 屁股,隧道口向上咬住大懒鸟,害怕它会从盘丝洞里溜走一样,双手抱住陈日标的屁股用力往下压……

“动啊!动起来,快一点,我要……”

草!陈日标进入的时候感觉到很紧,虽然没有看见鲜血流出,但是以自己的经验来判断,茉莉香的盘丝洞几乎和处女一样,紧凑的夹磨很是舒服,原本他采用的是老汉推车,此时却改变成俯地挺 身,上下起伏,但是两手也不闲着,双手抓住两座饱满结实的**,又是搓又是抓又是捏的,四片嘴唇也黏在一起……

“啊!你真是一个你爷们!真的太舒服了!呼……好大的家伙呢!”

陈日标看着茉莉香此时的模样,整个人压在了她的身上,上下交战,两个人能动的地方都在动着,上面舌头与舌头互相吸吮,下面则是每一下都尽根到底,直抵花心!

噗呲……噗呲连声,如音乐似的,每一下都有着节拍的演奏着。

“怎么样舒服不”

“嗯啊!好舒服!”

此刻,陈日标吐出舌头改成吻着茉莉香的鼻子耳朵和脖子,最终吻在**上,含住**用力吸吮着,如小孩吃奶似的吮吸着。

茉莉香此时经过陈日标几百下的进攻,**之火已经达到顶点,已经被弄的上气不接下气的猛喘着,浪哼着,娇声的叫着:“哎啊!你真会……妹妹给你弄的要上天了啊! ”

但是她叫归叫,哼归哼,动作可没有停过,**摇摆上下迎挺,两个人配合的天衣无缝,浪花从茉莉香的屁股留下,如黄河决堤一般的流着,床单已经被浪水浸湿了一大片,女人在这种欲仙欲死 之际,哪里还顾得羞耻两字,就算是天塌下来,茉莉香也不管了,哪怕别人听到校花,她的淫声浪语越来越高声的叫着,浪水也越来越多,此刻的自尊与矜持,一股脑的抛到九霄云外了!

此时,陈日标一经**,更觉得水有声,玉茎进出奴花宫,苦味已过甜味出,今宵才认识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