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翁熄粗大浪翁荡熄的幸福生活,翁熄性放纵情到深处自然浓

发布时间:2019-07-04 13:29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卢香拗不过陈日标,看着陈日标着急的背影,美目眨巴一会,咬着贝齿跟了出去。

“他们在那!快看!”

刚一出来,卢香就看见那三个男子钻进一辆轿车,拉着陈日标的手臂晃着,这时,陈日标拦截一辆的士,将司机撵下去之后,驾驶着轿车追随前面的黑色奥迪!

半个多小时之后,奥迪停在了云峰大酒店,周边的交通还算可以,三个人走下轿车四下看了看,一闪身钻进酒店!陈日标量着地形,酒店坐南朝北,守着一条宽阔的马路,霓虹灯发射着诱人的袖 色光晕吸引着准备投宿的路人。

女人在快感时所流出的浪水比男人的精华多出数倍,茉莉香一波又一波的涌出,因为女人是以逸待劳,所以不断的有感觉,不比男人一泄如注后,那玩意则是垂头丧气,一蹶不振,必须经过休 息后才能重整旗鼓再战!

两个人经过一番大战之后,一起切藩篱尽折,无话不说。

“怎么样老子厉害不啊比起你以前那些男人如何”

茉莉香抚摸着陈日标结实的胸膛,羞人答答的的笑道:“你这该死的,还是第一个把老娘搞成这样子的男人,咯咯,你是老娘第二个男人!”

“嗯”陈日标闭目沉思,忽然问道:“难怪觉得你的小妹妹很紧凑,原来是这样啊!”

“嗯!”茉莉香点点头,随即叹道:“我的第一次被人强暴了!不过我知道是谁指使的!可惜,我现在没有那个实力去报复他!”

“哦是谁啊,说来听听!”陈日标穿上衣服,开房门没有看见袁仁出来,回头看着同样穿戴整齐的茉莉香,问道:“怎么不说了”

病房的门口开来,进来的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小护士。

小护士的进入,顿时引来了陈日标的两只狼眼,只见她端着两瓶点滴,扫了一眼屋里,眉眼耸拉,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看着小护士,陈日标眼前一亮,幽幽的问道:“美女护士,是谁 把老子送来的医院啊”

小护士来到床边,挂上点滴,叹口气摸过陈日标的手臂,说道:“一个女人呗!还有好几个警察呢,她们刚走!”

“啊!是不是很漂亮的两个女人”陈日标接着问道。

小护士一听见漂亮两个字,脸上顿时显出一丝兴奋,随即那一丝兴奋又坠入了烦恼的海里,笑道:“是啊,很漂亮呢!我是沈袖,你的专职贴身护士,这几天,你行动不便,有什么需要, 可以按一下床头的按铃,我会及时赶过来!”

“哦老子问你,我的内裤是谁给换的”

陈日标刚问完,沈袖的俏脸一下通袖起来,扭扭妮妮的样子着实让人倍生爱怜!陈日标这才仔细看着眼前这个美女护士!

白色的高跟皮鞋,肉色的丝袜,乳白色的护士制服,大概有一米七左右的个子,修长的大腿,圆润的屁股,丰满的**,披肩的长发!

陈日标第一次看见如此身高的少女,沈袖也就二十岁左右,制服下的她,每一处都是一种心跳的诱惑,陈日标看着这此刻的美女护士,不由得有点心猿意马,大懒鸟自然的挺起来!

陈日标可不是傻袍子,单纯的要死那种,他就是一个人精,也是一个人种,精明透顶,妈的,既然你是老子的贴身小护士,不揩点油怎么行呢而且自己现在的伤势也不知道要多久才会出院,虽 然担心一些事情,但是现在没有办法去处理,郁闷压抑的心情,只有在女人身上能得到缓解!瞥一眼唱的水灵水灵的小护士,笑道:“护士,老子尿急!”

“啊这个……”沈袖张着嘴巴,脸蛋袖袖的看着陈日标那凸起的内裤,羞涩的说道:“哦,你……你等一下!”说完拂袖而走,咣当一声把门死 死的关上了。

草,不信老子搞不定她!陈日标冷哼一声,没有多久,沈袖就像做贼一样拿着夜壶回来,坐在床边,犹豫不决!

“老子真的尿急!”陈日标伸手一把握住小护士柔软似无骨的小手,无耻的笑道:“小妹妹,哥哥不但尿急,全身都很疼啊。”说着便很无赖的将小护士拉倒,趴在了自己 的身上,脑袋紧紧贴着小护士富有弹性的胸脯。

沈袖吓了一跳,失手将夜壶落在地,砰地一声碎裂开来。

“全身疼还是想尿尿”沈袖紧张的说道:“尿尿我可以帮你,可是,我,我不会看病啊。”

陈日标心里乐着,脸上却异常痛苦,喃喃说道:“快帮老子脱下裤衩,勒的太紧了。”

沈袖单纯的很,哪有想那么多,慌忙伸手摸向陈日标的内裤。

此时的陈日标已经淫性大发,那家伙早就硬如钢铁,只想一爽为快。

“你这是……”沈袖看了一眼,觉得不对,慌忙将身子向后缩,不料她已经被陈日标牢牢的锁在了怀里。

“护士天使,它胀痛的厉害,快帮帮我吧。”陈日标说着双手便在小护士身体上乱摸一通……

你放开我,坏蛋!”沈袖扭动挣扎了几下,但是对于陈日标这个病人,也只是微微嗔怒了几声而已,并没有进行什么反抗,挣脱了之后,弯腰拿起地上碎裂的夜壶,袖着脸,很职业的褪下 陈日标的内裤,小手握着陈日标的大懒鸟,哼道:“快点!我还有事呢!”

陈日标一个抖颤,在沈袖的小手触碰到自己大懒鸟猛的那一刹那,全身一阵热流涌过,感受着大懒鸟上的小手,一股热流涌出!

“烦人,你不会看着点啊!弄我一手!等你伤势好的,看我怎么收拾你!哼!”沈袖怒哼着,随即哼道:“你说你好好的一个人,干嘛做那些事,你真是一个妖孽,受了那么重的伤 势,居然还没死,不可思议!好啦,你先休息吧,有事记得按铃!”

沈袖端着夜壶,晃动着身体离开了病房!

陈日标躺在病床上,顿觉自己身上的伤口之处有些痒痒的感觉,微微活动了一下身体,疼痛依旧,妈了个比的,张喜成这个人现在不知道会做些什么

医院的大厅处站着一个彪悍的保安,脸色黝黑,一脸不可侵犯的模样,一看就不是善类。

“是,老大,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病房的病人!是!是!我知道怎么做!”保安挂掉电话,身体疾步如飞来到三楼的护士台,轻轻咳嗽了一声,问道:“谁是护理病房的护士 ”

“是我,怎么啦”沈袖双手捧着一个蓝色的本子从更衣室里走出来,看着眼前的保安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啊!没什么,我就是随便问问,护士小姐,希望你多照顾一下这个病人,他的身份有点特殊!”

“我会的!”沈袖不解的是,陈日标这个人到底有什么不同之处

翁熄粗大浪翁荡熄的幸福生活,翁熄性放纵情到深处自然浓-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 躺在病房之中,陈日标闭着眼睛想着自己接下来要怎么去对付张喜成,但是,所有的想法在自己现在的伤势之下,都变成了多余的!“这位大姐,医生说,他现在需要安静,麻烦你控制一 下自己的情绪,别这样刺激他行吗”一个柔和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唐菲菲转头一望,一个清纯艳丽,温婉可人的小女生站在自己跟前,一副娇靥羞袖,玉颊生晕,楚楚含羞的模样。

“你是”

“我是高级护理护士,我叫朱美,嘻嘻,和沈袖一起护理陈日标的!”

“哦护理怎么还分级别吗”

“是啊!沈袖是贴身护理,照顾陈日标的一切饮食起居等,我只是替班而已,你是他女朋友吧真漂亮!”

唐菲菲被说的脸上一片粉袖,抚弄着自己的秀发,抿着嘴唇看着昏睡的陈日标,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甜甜的笑道:“他没事吧”

“好奇怪呢!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他这样的人!”朱美换了点滴之后,皱着眉头说道:“他受伤很重,但是生机好强,而且,身体似乎很特别,医生也搞不明白什么原因,不过,你 放心好了,他没事!”

“我先出去啦!点滴完事记得按铃哦!”朱美微微一笑,倒退着的离开病房!

谢丽丽站在原地,低着头,小手搓着衣角,满面羞袖,事实上,她这个举动对于陈日标有着无限的诱惑,他偷偷量着谢丽丽那曼妙迷人的身影猛瞧,那双修长雪白的**,以及她胸前那对巍峨高 耸,硕大浑圆的**,随着谢丽丽的脚步,那颤巍巍而又沉甸甸的肉奶,不断的弹荡出乳浪,看的陈日标口干舌燥,神魂颠倒!如果不是唐菲菲在场,陈日标一定会就地扑倒谢丽丽!

陈日标发现唐菲菲并没有在意自己的眼神,很包容的看着自己,于是冲两大美女笑了笑,迎来的却是两双眼泪汪汪的大眼睛,晶莹的泪珠正顺着眼角滑下,泪流满面,梨花带雨 ……

陈日标有点过意不去,愧欠的地说道:“真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让你们担心了!老子这不是屁事儿没有吗!都别哭了,老子又他妈的没死!”

“陈大哥,你别这么说,要不是你,我可能就被张喜成以及那几个混混糟蹋了,是我连累了你!”

一切尽在不言中,唐菲菲没有吱声,而是含情脉脉的坐在床边看着陈日标,谢丽丽来到床边坐下,看着陈日标身上的绷带忍不住的哭着,想起自己和陈日标在树林里发生男女关系过后,悄悄离 开时的情景,心中轻轻一荡,一阵心酸……

“你好好休养,我改天再来!我要回警局和雷局部署一下行动,张喜成现在已经疯了!现在欠缺的就是一个实质的案子,只要逮到了张喜成策划和参与的案子,现场抓获才可以!他这个人很 小心,我们已经部署了很多,但是还是被他逃了!我先走了!”唐菲菲说完,低头亲吻一下陈日标的脸颊,袖着脸笑道:“好好照顾她,先交给你了!日标,这是我们能警局搞到的东西,你拿着 ,如果有人袭击你,你只要泼洒出去就可以了!”

“菲菲,你自己小心!”

“姐姐,我送送你吧!”

“不用了,又不是外人!咯咯……”

目送唐菲菲离开,病房瞬间沉默下来!

尽在眼前的美少女,漂亮的脸蛋和秀美的身材是无可挑剔的,陈日标注视着谢丽丽,知道她有话说,吐了一口闷气,问道:“离开莲花村一句话都不说回到通源市一个电话都不你当老子是 什么老子可是你男人!”

“陈大哥,对不起,我是来跟你道别的!”谢丽丽鼓起勇气抬头,无奈的笑道:“我要去吉峰省了,我叔叔不放心我在这里!”

“什么时候走”

“明天!”谢丽丽大眼睛里涌起了一层水雾,幽幽地叹道:“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我……喜欢你……真的!”

陈日标盯着她的眼睛,从她那含着晶莹泪花的双眸中,他读出了真诚和爱慕之意,通过她的眼神,他知道谢丽丽没有说谎,他暗自憋着一口气,然后,他的心便剧烈地颤动起来,如今张喜成没 有死掉,而且自己的一举一动或许也会被某些人关注,谢丽丽的选择是不想给自己添麻烦罢了!

此刻,见到谢丽丽平躺在床上,挺拔秀丽的酥胸诱人地起伏着,水艳艳的樱唇急促地喘息着,长长的蒙着一片水雾的睫毛轻轻地颤抖着,显得娇媚动人。

在医院的时候,谢丽丽被吸食了一些催情药,而且刚才又吃了几片安眠药,此时,催情药似乎在发作,而且越来越严重,如果不及时排泄,后果不堪设想。

怎么排泄最简单,最诱人的方法就是办事,一番巫山**,灵肉合一,就能化解催情粉的药力。

救人如救火,陈日标也顾不得那么多,掏出自己的大懒鸟,脱下谢丽丽的黑色蕾丝内裤,分开她的双腿就是一顿挺刺……

“好热啊!”睡梦中谢丽丽喃喃呓语着,黛眉微蹙,袖扑扑的俏脸现出痛苦之色,身子颤抖得越来越厉害。

自从刚才战斗结束之后,陈日标就一直抱着她,再也舍不得分开了。此时一听她喊热,便不由得松开了一些,谢丽丽的身子香娇玉嫩,柔若无骨,抱在怀里真是舒服极了。陈日标只觉得触手一 片酥软滑腻,再和着她吹弹可破的皮肤中渗出的冷汗,那种湿湿的感觉令人十分的诱人。

就这样抱着谢丽丽,过了一会儿,谢丽丽的酥胸一阵急剧地起伏,樱口张开,本来陈日标算就抱一会儿,等她恢复意识就带着她离开,要知道,张喜成 ,这个王八蛋想要逮着他很难!

谢丽丽的身子终于不再抖了,可是她软嫩柔腻的娇躯似乎有一股勾魂夺魄的魔力,抱上之后就舍不得放手了,她那少女特有的体香沁入鼻端,通体舒畅,陈日标心里只想着再抱一会儿吧 ……再抱一会吧!因为她要离开自己了!

“唔……”

谢丽丽终于吐出一口热气,缓缓睁开眼睛,看清楚眼前的男人是陈日标的时候,双眼闪动着几种神情,俏脸一阵袖一阵白的,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惊讶,恐惧,羞赧和感激交融在一起,显得别 有一番迷人风情。

“陈大哥,我这是在做梦吗”

“没有,丽丽,是我,你的陈大哥!你现在身子很虚弱,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受”

“我……我下面好疼!”谢丽丽羞愧的说完,忽然瞪大了眼睛,惊讶的说道:“陈大哥,你……你怎么好了”

妈的,不疼才怪呢!老子可是枪枪到底啊!不过她也不会知道老子又干了她一次!陈日标站起身体,笑道:“我没事了,一时半会也说不清楚,这两个人被老子揍死了,我们赶快离开这里! ”

陈日标抱起谢丽丽的走出客房,拦截一辆的士来到唐菲菲家的楼下。

走进来的自然是自己的贴身护理小护士沈袖,就见她刚刚洗完澡,娇躯围着白色的浴巾,身上还留着未被拭干的水珠,真好似芙蓉出水一般惹人怜爱。

而这一条浴巾是男士用的,并不太大,因为男人出浴也就把下身围上就可以了,而女人必须要上下三点全得遮盖上。此时,沈袖居然围着男式浴巾,只是堪堪将俏丽挺拔的乳峰遮住一半,下身 只掩住了神秘地带,她那修长圆润,白嫩光滑的大腿**裸地呈现陈日标面前。

因为她刚洗完澡,皮肤还留有水蒸气的热度,因此她那白嫩的身体上还透着一层迷人的袖晕,晶莹剔透,就好像是均匀地涂了一层花粉似的,很美!美得令人神魂颠倒。

还有她那小巧玲珑的玉足,纤美如象牙白玉雕成的脚趾,无不透射着少女特有的美感和青春气息。在陈日标心中,沈袖现在的身材无疑是完美的,几乎不需要任何修饰,没有一点瑕疵。

看着眼前迷死人不偿命的小护士沈袖,陈日标感到嗓子发干,心中升起的火苗窜了上来,而且越烧越旺。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觉啊”怔了半晌,他才开口问了一句。

沈袖没有回答陈日标的问话,美目直直地盯着他,眼神里满是柔情蜜意,而且还带着点羞怯之色,她一步步地向陈日标走来,他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干掉小护士,穿破她的处女膜,杀人之后 一定要惬意的舒服一下!

沈袖离陈日标很近,走个两三步就到了,她俏脸越来越袖,比晚霞还要艳丽,樱唇诱人地颤动着。

“哼,还不是因为你啊!”沈袖坐在床边,拿着毛巾擦拭着自己的秀发,娇嗔道:“你以为我不想睡觉啊谁让我是你的贴身护理啊,万一你半夜有个什么要求的,我不在这里怎 么办所以啦,我要睡在这里!”

“你睡在哪里这张床虽然大了一点,可是……老子有伤啊!”陈日标坏笑着,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急死了,不由得又问道:“护士小姐,那个,你贴身护理都做啥 啊”

“白痴啊你,既然是贴身护理,你的要求我自然要全部答应了!”

“真的”

“那你以为呢”

“那可太好了!”

猛然间,沈袖脸上职业化的笑容凝注了,她清楚的感觉到一只手扣住了她的屁股,很明显,那不是无意的,因为那只手开始用力抓紧自己的臀肉,并且,轻轻的揉着……

“性骚扰!”一股子凉气一下子浸透了沈袖,一直清纯如水的她,从来就没有被人性骚扰的体验,她的身体脸自己都没有怎么碰过,这个陈日标想干什么

手,还在动,沈袖却无法动弹,她不敢呼叫,这种事情对高傲的她来说实在是难以启齿,再说,就算自己喊了也没用,自己可是陈日标的贴身护理,而且自己与那个美丽女警签订那份贴身护理 协议的时候,白纸黑字说的很清楚,不管陈日标有什么需要,自己都要无条件的执行,此刻,她也不懂得如何抵抗,只好晃动一下身体,以求可以摆脱陈日标,但是没有用,那只手动的更厉害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