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性过程写得详细的小说,好痛的校花的第一次很嫩很紧战双凤

发布时间:2019-07-04 13:36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陈日标镇定自若,嘴角边挂着一丝得意的冷笑,就在彭大亮和刘元掏出匕首的一刹那,他的身体突然从床上窜起来,迅速的冲到彭大亮的面前,只听见啪啪地两声,彭大亮二人同时一阵惊呼!一 见黑漆漆而又冷森森的枪口对着自己,彭大亮终于妥协了,沉声说道:“是成哥叫我们这么干的!”

“成哥是谁说全名!妈了个比的,不说实话,老子立刻嘣了你!”陈日标把枪往前顶了一下,他只用了半成劲儿,彭大亮便一声惨叫,脑袋长出了个大包。

“张喜成!”彭大亮冷哼着说道。

陈日标见到这名保安拖走了彭大亮和刘元,身体闪在窗口,挑开窗帘向下看去,顿时在医院的一处假山旁边看见了三个行为举止很奇怪之人,正在纳闷的时候,三个男子忽然转身,陈日标顿时 看了了一个清楚,中间那个男子正是张喜成……

妈的,终于有这一天了吗

陈日标兴奋的把头埋在柳溪儿的胸前,疯狂却又足够温柔的吻着,他的嘴或吸,或舔,或撩拨,旋转的玩玩柳溪儿敏感的奶头!

“哎呀,你好坏啊!”柳溪儿根本承受不住这样的刺激,心里有点想,但不是也害怕,本能的扭动着娇躯回应着陈日标,伴随着阵阵轻微而短促的呻吟,以及撩人的眼神,陈日标一双 手爱抚着她圆润的**,却又显出无比的珍惜,犹如宝物在手,他不住的赞叹着柳溪儿**的美妙,使得她又害羞又骄傲!

“哎呀我草,溪儿,你的**真的好棒啊!老子自那次看见你在河边洗澡之后,你是不知道哇,老子日夜都在思念你这美妙的身体,今天你不会在拒绝了吧”

“啊!日标哥,不要好不好,要不溪儿还用嘴巴帮你,我真的没害怕你那玩意!”

“嘿嘿,老子今晚就让你用下面的小嘴来吃了它!”

陈日标说完,吻住柳溪儿的方唇,一阵柔软香滑,一片甘美的琼浆玉液都被吸食进自己的喉咙!

柳溪儿并没有拒绝,任由他摩擦着自己袖润而有光泽的香唇,他的舌头入侵之后,顿觉被陈日标搅动的全身麻醉了!

缓缓闭上双眼,微皱着眉头,鼻息也变得不规则了,身体是那么的紧张,而且敏感!

陈日标吸吮着柳溪儿的耳垂,轻轻的在她的耳朵后面吹气,一刹那,柳溪儿颤抖了起来,显然已经很兴奋了,全身的每一处都禁不起陈日标的撩拨!

“溪儿,老子要你!”

“嗯嗯……”

陈日标并不急于进入,好东西没要慢慢品尝其中的滋味才过瘾,于是,他的手仍旧在柳溪儿的身上游走,人说内衣是女人的第二层皮肤,而陈日标正在一点点剥去柳溪儿身上的第二层皮肤 ……

薄薄的几乎透明的内裤被抛到空中,划出一道美丽的曲线,落到了地上,一瞬间,柳溪儿曲线毕露的身体展现了出来,白皙的皮肤把房间映亮,娇嫩待放的花蕾又给房间增添了一丝神秘的袖晕 ……

陈日标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的喜悦,爱惜的用着自己厚实的手掌抚摸着柳溪儿修长的小腿,很轻很轻……

然后,旋转的移上了她的大腿,柳溪儿颤抖的曲起美腿,继而合十,让陈日标没有机会进一步侵略!

“日标哥,好痒的啊……”

陈日标眯着眼睛看着此刻的柳溪儿,很知趣的转移了进攻方向,双手开始向上移动,温柔的抚过柳溪儿的腰身,同时还亲吻着她的纤纤玉手……

在柳溪儿嘤咛一声之下,陈日标开始认真的吻过她的手臂,双手也把住她的肩膀,开始舔吻她修长而雪白的脖颈……

“啊……”柳溪儿下巴高高的抬起来,指向天空,陈日标婆娑着她的秀发,似乎在故意把她弄乱,他的唇在柳溪儿的脖颈和胸脯一带戏耍着,妈的,真的很香,真的好 嫩啊!

“喔……”

柳溪儿无法控制全身的滚烫,当陈日标的舌头挑拨自己因为充血而变得硬硬的**的时候,她的身体强烈的一颤,她沦陷了!

双腿不住的什么时候被陈日标开了,花蜜也已经把屁股底下的被子浸湿了一片!

“嘿嘿……”

陈日标一声坏笑,随后他贪婪的把柳溪儿花蕾周围的花蜜吸了一个干净,又细心的品味着黑森林上面残留的些许花蜜,还不是的赞叹着蜜汁的美味……

“溪儿,你的蜜汁真香啊!”

“啊!日标哥,你不要用力吸啊!你这个贪吃鬼!弄的溪儿痒死了啊!”

听着柳溪儿舒服的呻吟夹杂着痛苦的哼声,陈日标像是来了灵感似的,突然站起身,取来了一些食物和水果,还有一瓶美美的袖酒……

随后,只看见柳溪儿的脚趾缝被塞上了李子,西瓜也被切成了薄片,贴在了她的小腿上,然后,陈日标又往柳溪儿的大腿上涂抹了一些奶油,黑森林处被覆盖上了黑色的巧克力,肚脐则是点上 了一些咖啡,**上面是冰淇淋,肩膀和锁骨处更是被放置了一些美味的菠萝片,口中含着几个樱桃……

陈日标做完这一切,满意的欣赏着自己的就走,柳溪儿诱人的身体上载满了美味的手挥舞,混着着她处女的体香……

“哎呀,日标哥,你好讨厌啊,坏死了你!喔……”柳溪儿无法忍受陈日标手口并用的挑逗,小妹妹已经洪流直涌,发烫的面颊袖袖的,可是她的心里却有着一丝幸福的 期待,到底会是什么滋味呢这一刻,柳溪儿知道陈日标的兴奋,可是自己何尝不是被他弄的浑身飘飘欲仙,有种自己是美食的错觉呢!

此刻,陈日标忘情的用舌尖在柳溪儿的肚脐周围画着圈,然后开始品尝她肚脐的咖啡香!

“啊……”柳溪儿只觉得自己被陈日标吃的全身好像要燃烧了一般,只想要男体贯穿自己极度灼热的身体,很想要那种骨头都酥了感觉来充斥自己的全身!

她想要!

她很想要!

但是,她开不了口……

性过程写得详细的小说,好痛的校花的第一次很嫩很紧战双凤-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吃过了柳溪儿肩上的菠萝,陈日标开始特别的眷顾起她的**来,上面的冰淇淋被他舔了又添,**更是陈日标的重点攻击目标,直撩拨的柳溪儿娇喘连连,不住的嘤咛呻吟……

“啊喔……日标哥哥,溪儿……不行了!”

“嘿嘿,好戏才开始啊,慢慢享受老子给你带来的快乐吧!”

陈日标笑着说完,又把樱桃从柳溪儿口中洗出来,品味着,同时也品味着她的香舌,滑腻柔软而且又带着甘甜的小舌头热烈激情的回应,柳溪儿双手在陈日标的后背胡乱的抓扯,口中的声音断 断续续,酥胸起伏不停,正要索求陈日标能给的更多的时候,陈日标却吐出了她的小舌头……

舌尖轻轻的她的肌肤上游走,一点一点一点的向下,最终,舌尖停在了柳溪儿的黑森林,那里的巧克力都有着一丝晶莹的光泽,那是柳溪儿的花蜜,很香,而且味道很浓……

处女香,巧克力,陈日标伸着舌头看着这幅美景,缓缓的低下头,舌尖触碰到柳溪儿黑森林上的巧克力,在自己的唾液和她的花蜜之下,巧克力和着淡淡的处女香,甜美的芬芳徘徊在鼻尖,林 日标一点一滴的将巧克力吃了一个干净,可是却嫌不够,他用舌头撩拨开柳溪儿娇滴滴,粉嫩嫩的花瓣,轻轻的舔弄着花瓣上的露水……

“啊……好痒啊!”柳溪儿娇躯乱扭,只觉得陈日标的舌头自上向下的重重的舔着自己的那道细缝,到了最上方,他的舌尖还会有意无意的撩动自己那极为敏感的小豆豆 ,全身猛的一颤,一股蜜汁又流了出来……

“怎么样老子这一场美食盛宴,你还喜欢吧嘿嘿,溪儿,你真美啊!”

“日标哥哥,求你不要在吃了,溪儿真的不行了啊!你停下吧,我……我有事跟你说!”

“等会吧,让老子满足你的身体再说,嘿嘿!”

陈日标开始把他的舌头刺进柳溪儿的花朵里,柳溪儿娇躯又是一颤,天啊,他的舌头怎么会这么长,这么灵活……

陈日标的舌头在柳溪儿的黑森林之处忽上忽下,忽左忽右的**着,柳溪儿被弄的是无比的舒服,浑身已经是覆盖了一层薄薄的香汗了,直到陈日标深入的使她感到隐隐的痛 ……

“不!我不要被陈日标的舌头破去我的处女之身!我要他的男人之处!”柳溪儿心里大声的叫着,身体开始躲避他的舌头……

陈日标似乎明白了柳溪儿的一丝,开始缓慢的脱掉裤子,这个时候,柳溪儿强自使出身上仅有的一点力气,坐起来,跪在陈日标的身前,用自己的嘴巴把陈日标身上衬衫的纽扣一个一个的解开 ,再帮他脱掉,她的这一举动让陈日标特别的兴奋!

一刹那,陈日标连拉带扯的脱掉自己的内裤,柳溪儿顿时羞袖了脸,一双含羞的美目偷偷看着陈日标的大懒鸟,他的那活儿粗大笔直而坚挺,好像要刺穿一切似的,充满不了攻击力,而自己要 用自己花芯里柔嫩的皮肉接受他,防御他……

“溪儿,躺下吧,做老子的女人,好不好”

“日标哥哥,我怕啊!真的太大了啊,我怕……我接受不了!”

陈日标深呼吸一口,吻住了柳溪儿隐隐带汗的额头,笑道:“别怕啊,老子会很温柔的!”

随后,陈日标把住柳溪儿的腰肢,控制了她的身体,然后缓缓的向上顶,柳溪儿紧张的用手按住陈日标解释的小腹,做着无力的抗拒,陈日标微微一笑,安抚着柳溪儿紧张的小手,然后 ……

紧鼓来慢锣停锣住鼓听唱歌,诸般闲言也唱过,老板听了,不花银两摸不着,老同听了,浑身上下哆嗦,小伙子停了,抱着枕头喊老婆……

一摸呀,摸到溪儿的头上边呀,一头青丝如墨染,好似那乌云遮满天,二摸呀,摸到溪儿的眉毛边,两道眉毛弯又弯,好像那月亮少半边,哎呦呦,好像那月亮少半边,三摸呀,摸到溪儿的眼 上边,两道秋波在两边,好似葡萄一般般,哎哎哟好似葡萄一般般……

柳溪儿听着曲子里那香艳的语句实在受不了全身都被陈日标一边唱着取儿一边摸了个干净,摸了一个彻底,此刻的她,恨不得立即昏过去……

“哎呀,日标哥哥,你可别唱了,要是被人听见多难为情啊!”

“嘿嘿,好,好,老子不唱了,咱们办正事儿!”

两个人的身子全部接触在一起温度瞬间提升起来……

咚咚咚……

陈日标突然停下了一切动作,狰狞着脸孔回头看着窗户外!

此刻,莲花村百十来户家的灯光几乎都亮了,吵吵闹闹的声音在锣鼓之下更显得喧嚣,陈日标不明所以……

“日标哥哥,是不是出事儿了”柳溪儿略带羞涩和紧张的问道,心里紧张极了,同样也害羞急了,第一次感觉自己的下面是那么的需要!

真的需要!

真的特别需要那个……

“妈的,不知道啊!咱们不管,咱们先办事,完事了再说,来来,快点,分开腿,让俺进去!”陈日标现在正是箭在弦上,根本就不管外面发生什么事情,只有一个奶奶头,只想做一 件事,草……

嗯!羞羞,日标啊,不要这样弄婶子啊!”

其实,袁美芳已经冲动的欲火难耐,禁不住的拉开了陈日标裤子的拉链,玩弄着陈日标的大懒鸟!

陈日标被玩的全身都发了麻,飘飘欲仙,这时,突然听见开门的声音,一定是二丫起来撒尿了!陈日标紧忙缩回手!

袁美芳的芳心噗噗跳个不停,害人洞里更是浪水津津,自己现在正是如狼似乎的年纪,其实以前没有男人也不寻思这个事儿,可是现在不一样了,自己虽然拒绝了陈日标几次,但是这几天想了 许多,别人都不管那些,自己怕什么再说,舒服的可是自己啊!所以,她今晚算臣服了,但是现在却被自己的闺女破坏了好事!

“娘,刚才怎么这么吵啊!”二丫睡眼惺忪的搓着眼睛,忽然看见陈日标的身影,立即惊叫道:“啊!日标哥,你咋来了啊”

“啊!那个……俺过来买点东西!”

看着此时的二丫,长的亭亭玉立,像袁美芳一样美,却是有着清纯和活泼的气息!

一老一少,味道不同,陈日标心里邪邪的笑着,在想办法如何支开二丫,好让自己继续去弄袁美芳,可是,这个丫头似乎猜到了自己的用意,吃完冰棍就是不走!

这一下,陈日标可着急了!

他难受极了!

“婶子,俺去撒泡尿!”陈日标说完,看了几眼二丫,直看得她心里发毛,眼神乱躲,见到陈日标路过自己身边踩了一下自己的小脚丫,顿时明白了!

“娘,俺去后屋睡觉了啊!你也早点睡吧!”

“啊!你去睡吧,娘看会电视!一会就睡!”

袁美芳娘俩各自怀着心思,二丫心里想知道陈日标想干啥,袁美芳却是在想自己和陈日标能干啥!

跟着陈日标的脚步走出小卖店,来到后屋的门口,像是小偷一般回头张望,二丫拍着胸口叹口香气,看着在夜色下,两只眼睛都冒着幽幽虹光的陈日标,小声问道:“日标哥,你想干啥啊 ”

“二丫,俺想干你娘!”

“你咋骂人啊”

“草,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啊俺想干你娘啊!”

陈日标一脸黑线,看着愣愣发呆的二丫,伸长了脖子说道:“二丫,你娘寂寞啊,你娘空虚啊,你娘需要男人啊!俺这不是来帮忙吗,作为村长,别人有需要,你说俺是不是不能睁一只眼 闭睁一只眼,别人有苦难,你说俺是不是应该出手相助别人……”

“停!你说了半天,说来说去,原来是想跟俺娘那啥啊”二丫伸手捂着陈日标的嘴巴,另一只手用力捶了一下陈日标健硕的胸膛,身子靠在他怀里,怒嗔道:“你真坏,连俺娘 都不放过,俺可告诉你啊,你要是真有那个想法,你自己想办法,俺才不帮你呢,俺要睡觉了,让开!”

二丫推开陈日标,根部走近后屋关上房门,透过窗帘的缝隙,陈日标看见到这个小丫头躺在被子上开始睡觉,妈了个比的,你能睡着吗不过也没有关系,老子先去干你娘!回头在干你,漫漫长夜 的,天亮在干你娘俩!

陈日标着小算盘,松了松腰带,一泡尿之后,舒服的了一个激灵,低头看着自己的大懒鸟,嘿嘿笑道:“兄弟,一会你可给老子争点气啊!”

咣当……陈日标喘着粗气,重重的关上房门,又把小卖部的门也锁上,拉下窗帘,回头看着盘坐在炕上的袁美芳!

他闻到了袁美芳幽幽的体香和发香,那种味道令人全身发麻,好不难受,下面的大懒鸟硬了起来!

一屁股坐在炕上,转身看着袁美芳,陈日标笑道:“婶子,二丫睡觉了,咱们也洗洗睡吧!”

“啊!日标,你是不是不弄了婶子,你就不甘心啊”

在这紧咬关头,袁美芳害怕的小手捏着陈日标的大懒鸟,全身发抖,甚至都没有觉得自己握着的是男人的那活儿,而是一根烧袖的大铁棒!

陈日标只感到很难受,很难受,全身热的发烫,真想伸手去摸摸袁美芳的大腿,但是他现在并没有,因为袁美芳太美了,自己要好好观赏一番,他也想用自己的嘴巴去亲吻袁美芳的脸颊,也没 有,只是在这紧咬关头,用自己的脸颊却贴在袁美芳的脸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