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沉沦的教室h全文阅读,畏饱饥渴难耐的熟妇

发布时间:2019-07-06 18:31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我从王琴的房间里出来,快速的冲进洗手间里把身上的味道洗掉,然后又急急忙忙的回到房间里。

“呆子……”表姐眼睛还没睁开,小手在她的身边摸来摸去,大概是没有发现我的踪迹,娇躯就有些颤抖起来,连声音带着些颤抖:“呆子,你去了哪里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说着,她的眼角还滴下两滴眼泪,看得我心里一下子跟被堵住了一样难受。

我急忙爬上床,把表姐紧紧搂在怀里,然后伸手擦去她眼角的泪珠,在她的耳边轻声道:“乖,我在这里……不要怕,就算你用刀赶我我都不走。”

“呆子……”表姐轻轻呢喃了一声,脑袋拱进我的怀里来:“不要离开我……我不能没有你……”

“我不离开你,不离开。”我在表姐的耳边轻声道:“睡吧……”

看着表姐连做梦都在叫我的名字,我心里既有种说不出的感动,又有浓浓的温暖,我真的无法想象要是表姐离开了我会怎么样。

表姐脑袋在我怀里蹭了好一会儿,小手也紧紧搂着我的身子,娇躯紧紧贴在我身上,过了好一会儿,她微微睁开眼睛,一看到我,她才长长出了口气,然后轻声呢喃道:“呆子……”

“嗯,姐,是不是做噩梦了”我心疼的问道。

表姐轻声道:“嗯……姐刚刚做了个噩梦,梦到你不要姐了,呆子,你会不会不要姐”

“怎么会呢”我柔柔的道:“你是我姐,我怎么会不要你呢快点睡吧,明天你还要上班呢。”

“那你要继续抱着我睡……”表姐轻轻应了一声:“不准松开我,要不然我怕……”

“不会松开你的。”

我轻轻的道,然后把表姐搂得更紧。

“呆子,你真好……”表姐呢喃了一声,娇躯紧紧贴在我身上,接着睡了过去。

我迷迷糊糊的过了好一会儿也跟着睡了过去,刚才和王琴那番战斗可把我给累坏了。

没想到这个女人这么大胆,居然趁着我上洗手间的时候来挑逗我,也不怕表姐会发现,不过这种偷着来得感觉可不是一般的爽。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后,发现表姐还如同一只树懒熊一样依偎在我的怀里,而我胯下的大兄弟因为早上的原因,已经把大裤衩顶出一个很大的帐篷,末端也正好顶在了表姐的两腿中间。

看着表姐有些慵懒的俏脸,大兄弟竟忍不住跟着一跳,又紧紧顶了过去。

可没想到这时,表姐竟悠悠醒来,我本来想让大兄弟软一些的,可是没想到大兄弟又变得更加坚硬起来。

我急忙眯着眼睛,装着还没睡醒的样子。

表姐醒来后,一看到我还紧紧搂着她,她俏脸竟不知不觉出现一抹微笑,呆呆的看了我一会儿,小嘴突然吻在我的嘴唇上,不过只是如同蜻蜓点水般。

“呆子,谢谢你。”表姐轻声道:“谢谢你这么宠我,可是……你已经把我宠坏了……”

说着,她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轻轻一笑,俏脸也跟着微微一红,然后小手摸上了我的大兄弟。

这么一摸,差点把我摸得都喷射了出来。

“死呆子……”表姐娇嗔了一声,轻轻把大兄弟拨弄到一旁,俏脸变得越来滚烫,等把我大兄弟拨弄到一旁后,她忍不住又哼了声:“坏心眼的呆子……大早上就这样……”

我被表姐娇媚入骨的声音弄得内心躁动,大兄弟一硬再赢。

“死呆子……”表姐又轻轻娇嗔了一声,然后轻轻捏了一下我的脸,这才从床上翻身下来,拿着换洗的衣服从房间里出去。

看着表姐出去,我心里才长长出了口气,要是表姐再呆一会儿的话,估计我真就把持不住了。

我把心跳和呼吸都平复下来后,也跟着从床下下来。

没过多久,表姐就回到房间里,看到我也起来了,她微微一笑:“呆子,你起来了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该是时候起来啦。”我哈哈笑着道:“姐,你先等我下,我去洗漱,然后买早餐。”

“不用,今天我去就好了。”表姐抿嘴笑了笑,连眼角都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你去洗漱吧。”

见到表姐执意着要去买早餐,我当下也没有坚持:“那姐注意安全些。”

“嗯嗯,那姐先去买早餐了,你也去洗漱吧。”

表姐脸上带着微笑,一看到表姐脸上的微笑,我感觉自己今天一整天的心情也跟着变得更好了。

十几分钟后,我已经洗漱完毕并且换好了衣服。

表姐也拿着早餐回来:“呆子,吃早餐咯……”

……

吃完早餐,我把表姐朝着机场的方向送去,表姐就跟我说道:“呆子,我又要出差了,可能也要好几天才能回来。”

“又要出差”我愣了下:“去哪”

“飞国际线的。”表姐笑了笑,轻声道:“安啦,姐可是要做乘务长的,多跟班出去才能学习更多啊。”

“那你要注意安全,经常和我联系,要不然我会很想你的。”我知道表姐出差是经常性的,而且她的目标是做乘务长,那付出肯定要很辛苦。

沉沦的教室h全文阅读,畏饱饥渴难耐的熟妇-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表姐很认真的看着我,然后柔柔笑道:“我会的,你自己也要照顾好自己,记得你答应我的话,不要让我担心。”

“当然。”我哈哈一笑:“我会随时向姐汇报我的行踪。”

“少贫嘴。”表姐娇嗔了一声,然后道:“还有就是要想我,要不然我会很生气的。”

“我不会想别人,只想你好不好”我跟着打趣的问道。

表姐哼了一声:“想我是正常的,要是让我知道你没有在想我,我就……”

“你就什么”

“不告诉你。”

没一会儿,我们就到了机场,表姐把东西从车里搬下来:“先去上班吧,记得不要累着自己了。”

“嗯嗯,我会的,姐你也要照顾好自己。”

看着表姐的身影进机场里,我也开着车径直的朝着公司而去。

也不知道杨易是不是对我开始有了意见,没怎么来找我谈心,倒是赵谦和我闲聊了一会儿,不过都是在跟我插科打诨。

我正准备去装车时,就看到陈慧慢悠悠的走来,杨易正点头哈腰的跟在她身边,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态度极为恭敬。

等俩人走过我身边时,陈慧朝我淡淡的点了点头,然后一句话也不说的就走了。

看来这个美女经理一向都是这么高冷。我还真是有些羡慕这家伙,玩个微信都能找到这么漂亮的女人,难道赵谦要离职,然后给这个女人养

我正胡思乱想着,手机突然想了,我拿起来一看,发现居然是表姐打来的电话,我急忙接了进来,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了表姐温柔的声音:“呆子,在做什么呢”

“我刚下班回来呢。”我轻声道:“姐,吃饭了没”

“吃了。”表姐笑了笑:“没有出去喝酒吧”

“没有啊,我下班了就回来的。”我刚才的确是没有喝酒,所以倒也算不上是欺骗。

表姐轻声一笑:“那你先好好休息,我还有点事要忙。”

我应了一声,随后表姐就掐断了电话。

我刚准备把手机收起来,没想到又收到了陈瑶发来的微信,难道是这个女人是掐着时间发来的

“秀明正,你可记住你说的话哦,这几天把身子养得白白胖胖的,然后等我过去宠幸你。”说着,还发来一个阴险的表情。

“那你来,我等你。”我随手回了一条。

陈瑶马上就回复了过来:“好,你给我记住了,等我回去,我非得好好的宠幸宠幸你不可,保证你跪地求饶不可。”

真是个小魔女来的,居然能聊得这么嗨。

我有些无语的道:“那我等你,到时候不见不散,看是谁跪地求饶。”

“那你等着,我先去忙了,先这样,嘻嘻。”

我放下手机,去洗手间里洗澡,不过奇怪的是,今天晚上居然没有见到王琴,就连方刚强那天早上看到一面后,到现在也没有看到。

难道王琴这个女人又溜出去和别人玩了

现在表姐正好不在,要是能和王琴玩一个通宵的话,那肯定爽死。

本来我还想给她一个电话的,不过想想还是算了。

洗好澡,回到床上,玩了一会儿手机后,我也就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我是在表姐打来的电话中醒来的:“呆子,快点起来上班了,不要迟到了哦。”

没想到表姐居然会打电话来叫我起床,我忍不住笑道:“姐,你是不是设好了闹钟我每天都能准时起来的。”

“这不是怕你起不来吗,快点起来啦。”表姐娇嗔着道:“你是姐的呆子,姐不叫你起来,难道还能叫别人起来不成”

“那我马上就起来了。”

“嗯嗯,快点起来,记得吃早餐,不要饿着肚子知道吗先这样了。”

掐断电话后,我突然发现表姐越来越有管家婆的样子了,不过这样子的表姐真是可爱。

起来梳洗后,就直接去了公司,至于早餐半路吃就行了,反正表姐不在,没必要带回来的。

到了公司打开后,我正和赵谦在门口抽烟闲聊,没想到居然看到了陈慧过来,不过她也没说什么,只是淡淡的朝我们点了点头。

除了那天她专门把我叫到会议室后,就再也没有联系我,倒是杨易这两天和她走得挺近的,一看就是在巴结她。

等陈慧去了办公室后,就看到杨易急匆匆的提着早餐过来。

一看到我们,他就咧嘴一笑:“早。”

“早。”赵谦眼珠子在杨易提着的早餐上扫了两眼,笑着道:“杨组长,你还没吃呢正好我也没吃,谢谢了啊。”

“去去去,这是给别人带的。”杨易翻了个白眼,然后急匆匆的朝着办公室走去。

赵谦小声跟我道:“你说他是不是给陈经理带的”

“有可能。”我哈哈一笑,给赵谦一个大家都懂的眼神:“窈跳淑女君子好逑嘛。”

“君子”赵谦翻个白眼:“如果你说你是君子我还信,但你要说杨易是君子,那你可就说错了,这厮真不知道怎么说。”

我忍不住好奇的道:“老赵,你该不是离职了,然后被薛雅养着吧”

“不是。”赵谦摇摇头:“一方面是我有些厌倦了这份工作,另一方面是我也要去奋斗了,总不能就这样送一辈子的快递吧再说,薛雅那么好的一个女人,我总不能靠着这点微薄的工资养着她,男人可以穷,但是不能没有尊严,我起码要证明她并没有看错我。”

他吐了个烟圈,然后接着道:“既然脱了她的贴身衣服,那我就要给她穿上婚纱,而且,我也想成个家了。”

赵谦的话让我不禁陷入了沉思,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有这么高的觉悟,当初认识他的时候,他可是三句话不离女人的。

“你真的决定了”我问道。

“嗯。”赵谦狠狠点头:“我想好了,这辈子不能再这么蹉跎下去了,我不能辜负了阿雅的深情,也不能让她输了,不管怎么样,我都要证明她的眼光没有错。”

“那就先祝你一切顺利了。”我心里突然有些沉重起来。

说真的,公司这么大,赵谦是我唯一能聊得来的伙伴,可是没想到他居然要走,而且还是带着这个伟大的目标。

我心里还是多少有些替他高兴。

“等哥们发展起来了,到时候就带你一起发财。”赵谦笑呵呵的道:“保证你能吃香的喝辣的。”

“要是我到时候混不下去,那我就投奔你去。”

和赵谦闲聊了一会儿后,我也感觉自己这样子送一辈子的快递也不是个事,起码也要先发展一个副业,做一个斜杠青年,等哪天我在公司待腻了,我起码也能养活自己,尤其是我还想着买部好一点的车。

要是凭这点工资显然是远远不够的。

我一边胡思乱想,一边把快件装上车。“下班了再给我带回来吧,我刚从老家下来。”王琴柔柔道:“家里突然有些急事,然后就赶着回来了,姐没有背着你去和别的男人一起鬼混。”

这话说得我心里砰砰直跳:“姐,我……”

“姐既然说了,那就会做到。”王琴突然神秘一笑:“这个快递就是姐专门为你买的,姐在家里洗白白等你下班。”

真是个要命的妖精,随便在手机里说两声,就让人心里砰砰的乱跳个不停,脑袋里忍不住又想到了那种无比诱惑的场景。

挂断电话后,感觉自己裤裆里的大兄弟又渐渐复苏,恨不得现在就回去摁住这个女人狠狠的发泄一通。

心里胡思乱想了好一会儿,把各种乱七八糟的念头赶出去后,就开始了一天的工作。这个女人就是王琴,我还真是想不到她怎么会跑到我的房间里的,而且还是只穿着贴身的衣物。

“好弟弟,姐怕你等急了,所以就先过来了。”

王琴从后面舔舐了一下我的耳垂,小手也跟在我的胸口上抚摸,然后缓缓向下,一直到我的小腹处:“你有没有想姐姐”

我被她摸得欲火顿起,尤其是她炙热的鼻息正好喷在我的耳朵上,这让我更加的难以忍受。

心里犹如千万只蚂蚁在一起爬动,那种内心的欲望一下子又被王琴给激发了出来。

而且她现在可是把自己送到我的床上来,我自己都会有点鄙视自己。

“你说呢”我把她拉到我怀里来,大手往她的酥胸上摸去,浪荡一笑:“好姐姐,你不是说要给我咬的吗你看我的大兄弟也已经在怀念你了呢。”

“坏弟弟……”王琴娇媚的白了我一眼,小手隔着我的裤子,轻轻抚摸着大兄弟,她这么一摸,我能感觉到大兄弟似乎又变得更加的坚硬起来,把我的大裤衩都顶出好大一个帐篷来。

“你有些不老实了哦。”王琴一边轻轻隔着裤裆抚摸,一边给我媚眼。

看得我恨不得马上就把她摁在身下,然后攻城略地的疯狂进攻起来。

“姐姐,你这么骚,我哪里能老实得下来”我一边说着,一边伸出大手在她的酥胸上轻轻抚摸,然后移到她的身后,找到胸罩的扣子,轻轻一挑,一下子就把胸罩给解了下来。

这对傲人饱满的酥胸也跟着蹦了出来,又大又白,光是看上去就让人爱不释手的,更别说还能亲自抚摸。

王琴娇呼一声:“坏弟弟,上来就对姐姐动手动脚的,姐姐不理你了……”

说着,她就佯装生气,转过头去不看我。

“姐,要是我不对你动手动脚的,那我可就不是男人了。”我把她的身子板正,然后轻轻压了上去,一边抚摸她的酥胸,一边在她的红唇亲吻。

很快,王琴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起来,眸中也开始泛起了春水,双手也跟在开始在我的后背上来回抚摸,香甜可口的丁香小舌与我的舌头紧紧纠缠在一起。

过了一会儿后,她才松开我,然后气喘吁吁的道:“好弟弟,我的快递呢”

“姐,先别管那个快递的事情,我们还是先把正事办了吧。”我红着眼睛说道:“待会儿我们再拆快递好了。”

此时我早已是一脑袋的欲火,恨不得现在就发泄出去,哪里还顾得上其他的

就连表姐之前跟我说的话,我现在都抛之脑后,只想好好的在这个女人身上把我的火气发泄出来。

“不嘛。”王琴扭着娇躯,阻止了我的进攻,然后娇媚的笑道:“那里面的东西可是姐姐专门买来穿给你看的,快点拿来给姐姐换上吧,保证你……”

说着,她舔了一下子嘴唇:“保证你一定会爱不释手的。”

听她说得这么神秘,我心里也有些疑惑起来,她到底买了什么东西。

于是我翻身从床上下来,把快递拿到床上,然后又亲自打开。

王琴一脸魅惑,没等我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她就一把把箱子抢了过去:“好弟弟,你先转过身去,姐叫你转身你再转身。”

“什么东西这么神秘的”我更加好奇起来。

王琴在我嘴唇上亲了一口,娇媚的道:“好弟弟,你就先转过身去嘛……”

说着,又给我一个媚眼。

看得我心里更加瘙痒难耐,不过决定还是先转过身去,看看王琴到底玩什么把戏。

我刚转过身,身后的王琴就悉悉索索的不知道在做什么,差不多五分钟后,她才娇声道:“好了,你可以转过来了。”

我一转过来,眼珠子差点就瞪了出来,而且心脏也跟着砰砰砰的拼命跳动。

她现在穿的居然是空姐的制服!

而且还是那种情趣的制服,裙子刚好短到大腿根部,勉强把两腿之间的秘处遮住,还穿着肉色的透明丝袜,而上身则是紫色的紧身制服装,把原本就饱满的酥胸挤得更加的诱人,露出一条深不见底的沟壑,头发还盘了起来,带着一个小帽子。

要不是看到她的脸,我几乎都以为是表姐了。

荷尔蒙一下子飙升上来,呼吸再次变得急促,胯下的大兄弟变得比刚才的还要坚硬。

“好看吗”王琴魅惑的一笑,眼神特别的娇媚,看上去真是极为勾人。

我艰难的吞了吞口水:“好看……”

话才说完,我就迫不及待的扑上去,把王琴扔到床上来,重重的压在她身上,大嘴封住她的嘴唇,拼命的吮吸她的香舌,双手也跟着在她的酥胸上揉搓。

“嗯……”王琴也疯狂的回应着我的动作,双手从我的后背一直游走到我的翘臀上,狠狠在我屁股上抓了一把。

过了好一会儿,我们才松开彼此。

“我有你表姐好看吗”王琴看了我一眼,然后又舔了一下我的嘴唇,接着道:“你表姐的床上功夫有没有我好她有没有吃过你的大鸟”

“她没你骚……”我一听到她提起表姐,尤其是她说的这些,表姐似乎都对我做过,一想到就弄得我更加欲火高涨。突然,床头的手机传来了一阵震动,把我们都吓了一跳。

我一看发现居然不是我的手机,王琴急忙示意我停了下来,然后从床头摸出她的手机,看了下,然后小声跟我道:“是方刚强打来的电话……”

一听她提起方刚强的名字,我突然又一阵兴奋,胯下用力,猛地一顶。

“嗯……”王琴闷哼一声,然后娇媚的白了我一眼:“好弟弟,你先等等姐接这个电话……”

无奈之下,我只好停了下来,其实我心里还有个更邪恶的念头,就是在王琴接电话的时候,疯狂的干她。

可是又怕把自己给暴露出来。

王琴把电话接了进来后,就道:“怎么了强子”

“没事,就是想问问你去了哪里。”方刚强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有种近在咫尺的感觉,我胯下的大兄弟竟突然一硬,忍不住又是一顶。

“嗯……”王琴闷哼一声,急忙张嘴死死咬住我的肩膀。

“你在什么地方”方刚强急忙在电话里问道。

王琴松开嘴,狠狠瞪了我一眼,然后道:“我跟同事们出去逛街了,现在在车上,等下就回去。”

“好吧,那你小心点,我等下很晚才回去。”方刚强说了声后,就掐断了电话。

一把电话扔了,王琴强忍的欢愉终于转为放荡的欢叫,芳心迷乱的她已再无法矜持,双手紧紧抱着我的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