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太深了已经到底了h,小东西好紧水都流出来了落花满河

发布时间:2019-07-13 23:39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那当我没问。”她白了我一眼,转身就忙活去了。

自从我提出的改革后,到现在也没出什么太大的事情,各个岗位都在按部就班的工作,他们的薪水提高了,自然也就没有什么投诉率,所以现在基本上单位也没什么事情处理。

我每天的工作都是在客服这边学习,而且陈慧每天都要询问我的工作进度,看来她想让我把客服也接手的决心很大。

下午,还没下班,陈慧就道:“我们准备出发吧,先出去吃点东西,万一晚上又喝酒,我怕你又喝吐了。”

我心里暗道,应该是怕她出糗才是,不过这句话我也不敢说出来,只得哈哈一笑:“陈经理,你说的是。”

上了车后,我一边开着车,一边不时盯着她的侧脸看。

我发现一个事情,就是当陈慧不笑的话,脸上的表情总是一致的,平淡中带着些许的威严。

我们到了蓝美公司附近后,陈慧就道:“好了,找个地方停车吧,我们先去吃点东西。”

“好勒,就等着你这句话了。”我找个地方停好车,和陈慧从车里下来。

陈慧玩了一下手机后,便把手机收起来,然后将脸转向了我,微笑道:“待会儿可能还要喝酒,你是不是有些紧张”

“还好!”我说。

陈慧望着我笑了:“行,有你这句话就好,要是晚上有酒,你帮我挡着!”

瞧她这话说的,不过要是我一个大男人的还让她喝酒的话,我自己脸上都挂不住,于是我点点头:“行。”

陈慧微微一笑:“走,我带你去吃本地最有名的窑鸡,反正节目要到六点半才开始,我们六点半赶到那里就可以了,而且昨晚你好像也没吃什么东西,今天就好好的补偿补偿你。”

听到她这么说,我越发的觉得陈慧应该是想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

不过她既然没说,那我也就没有点破,当着不知道就行。

今天,她穿的是黑色职业套装,因为她的身材本来就姣好,再加上这衣服有些紧身,更衬显出她完美的形身材。

而且我还发现,她走路时,都带着一种仿佛与生俱来的优雅从容的姿态,让人忍不住生出一种莫名的崇拜和喜欢。

是的,不得不说,陈慧的气质很独特,在某些方面上,表现得比表姐还要有气质。

再加上她的外貌长得好,所以走起路来,动作也显得极为牙关,身上时刻保持着一种与生俱来的美如兰的气质。

太深了已经到底了h,小东西好紧水都流出来了落花满河-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之所以,说是与生俱来,是因为,我觉得这种气质是模仿不出来的。

当然,除了昨天晚上外。

她昨天晚上应该是真喝多了,要不然也不会做出那么暧昧的事情。

更不会是睡觉后还念着我的名字,导致今早上陈瑶还打来电话给我。不可否认,表姐真的就是我心目中最完美的女人。

王琴和陈瑶陈慧都比不上,但那个薛雨晴却不敢说,她同样也是一番另类的美。

“臭呆子。”表姐走到我身旁,微微一笑,我便感觉像是万花绽放,说不出来的动人。

真是应了那句话,一颦一笑勾人心,一言一语撩人弦。

“姐……”我眼睛都看直了,喃喃的道:“你……真美……”

“姐美不美你还不是知道了。”表姐娇嗔的白了我一眼:“我们上车吧,你想带姐去哪玩”

“姐你想去哪我就陪你去哪。”我笑着道:“你已经在屋里呆了一天,我们就出去走走吧。”

“嗯。”

表姐歪着脑袋想了下:“我们去游湖吧,这个天气过去正合适,顺便买些吃的上去,然后我们再租一条船,自己慢慢玩,你觉得怎么样”

“这个主意挺好的,那我们就去游湖好了。”

离我们这不远的地方就有个人工湖,每天晚上都有人在上面游船,而且还有不少的船家也做租船的声音,只要给钱,哪怕是你想要在上面玩一个晚上都可以。

本来我还想着去查一查银行卡的,但想想还是算了,要是薛雨晴真的赔偿我的话,我也没必要大费周章的去银行里查,要是额度少了,我都没地方找她算账。

但她让陈慧告诉我的那番话又是什么意思

路过一家小资餐馆时,我进去买了些吃的,因为表姐可能都没吃东西,万一饿着那就补太好了。

不过表姐让我买了几瓶酒。但是我的话还没说完,表姐就猛的封住我的嘴唇,双手也抱着我的身子。

我们就这样在船上亲吻。

这是无以伦比的感觉,我整个人都像是被火烘烤一样,浑身开始暖洋洋的,而且还有些发烫的迹象。

表姐鼻息咻咻,略带着酒香的鼻息全喷在我脸上,让我浑身就像是过了电般一样,连带我的汗毛都根根竖起来。

过了还一会儿,表姐才松开我:“呆子,姐现在好幸福。”

“我也很幸福。”我看着表姐的眼睛,轻声的道:“有你在我身边,我就幸福,姐,不管怎么样,都不要离开我。”

“只有你赶我走,我才会离开你。”表姐柔柔的道:“要不然姐不会走的,姐要陪着你。”

“嗯。”我狠狠点头。

表姐粉面樱唇似喜似羞,如同被浇灌的盛世芙蓉,妩媚高贵美不胜收。

我们相互靠在一起,一起看着外面的风景,倒也也道不尽的温柔甜蜜。

玩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表姐就提议道:“呆子,我们回去吧,我明天又要上班了,真的好想多陪陪你。”

“没事的。”我轻声道:“不管你去不去上班,我都会陪着你。”

“那我们先回去。”

和表姐从船上下来后,我便开着车子回去。

也不知道王琴这几天都在搞什么,居然一直都没看到人,不过这样更好,要不然我还真怕她和表姐之间会有什么,更害怕她万一说漏嘴,把我们之间的关系说出去,那就真是天大的麻烦了。

洗好澡后,躺在床上,表姐就枕着我的胳膊,一手在我的胸上画着圈圈:“呆子,姐现在就是你的人了,要是你敢对姐不好,姐就偷偷离开你,让你一辈子都找不到。”

这句话把我吓得够呛,我急忙连声道:“怎么会我疼你爱你都来不及呢,要是让你生气了离开我,那岂不是要了我的命。”

“不管,反正你知道的。”表姐抓着我的手放在她的小腹上摩挲着:“后果有多严重你可是很清楚的,”

“当然。”我哈哈一笑:“姐,你明儿还要去上班,我们先休息吧。”

“嗯。”表姐甜甜的笑了笑:“呆子,晚安。”

“晚安。”

一夜无话。第二天起来后,和表姐吃了早餐后,就把她送到机场,不过没碰到陈瑶,我突然想到,要是薛雨晴赔偿我的足够的话,那我又该买个车,总是开着陈瑶的车子也不太好。忙了一天,本来我还想着去银行查一查薛雨晴给我的那张卡,不过下班的时候我却忘了。

刚回到家里,就看到王琴和筱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两人的面前摆着一堆各种各样吃的,脚下还放着满满一箱子的啤酒。

乍一看到这幕,我顿时愣住了:“你们这是……”

王琴穿着一件淡紫色的旗袍,筱筱同样也是穿着一件淡雅色的旗袍,也不知道这两人为什么要这般穿着。

而且两人的奇葩叉口都开得很高,几乎开到臀部,尽管不经意的看去,都能清晰的看到两人那双修长的玉腿,在灯光的照耀下,两双玉腿是那样的动人,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亲上几口。

“小哥哥,你回来了”

一看到我,王琴和筱筱同时抬起头来,筱筱笑吟吟的道:“我们这是庆祝开播顺利啊,所以就要好好庆祝庆祝,小哥哥,快点一起来喝一杯。”

我笑着道:“那恭喜你们了,不过我先去洗个澡。”

“哎呀,还洗什么洗啊。”筱筱站起来拉着我就坐下来:“我们都不嫌弃你,对吧晓琴”

王琴一头秀发盘在脑后,白皙媚眼的俏脸露出来,在灯光的映衬下,好像泛起阵阵红晕,凭空增添几分美丽。

“对啊,快点,洗个鬼洗,先一起整几瓶再说。”王琴跟着笑道。

既然都这么说,那我也不再推辞,反正待会儿肯定还会一身大汗。

坐在两女的对面,我忽然觉得自己就好像是皇帝一样,面对穿着旗袍的王琴,心神不禁有些恍惚。

这一刻,我竟有一种心跳停止的迹象。

难怪都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两人一换上这身衣服,看上去还真是别有一番味道,就好像是喝惯了一种口味的酒,换另一种口味,那别是一番感觉。

“小哥哥,是不是感觉我们特美”我还没有来得及说话,筱筱忽而笑眯眯的开口道。

“不错,是挺美的。”我由衷的赞道,然后直接举起了酒杯:“那先祝你们能够大红大紫,等着你们罩我呢。”

“那就借你的吉言了。”王琴和筱筱一阵娇笑。

“先干一杯。”

王琴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筱筱,一脸笑意的举起酒杯,三人轻轻一碰。本来我还以为能接着玩的,但是没想到筱筱已经彻底的醉了,眼神迷离的看了看我和王琴,然后张了张红润的樱桃小嘴,也不知道含糊不清的说了什么,接着身子一软,直接趴在茶几上沉沉的睡去。

王琴给我使了个眼神,把筱筱扶到王琴的房间里后,她就拉我去到我的房间里,就连外面的都没收拾。

一进去,两个人什么话也顾不上讲,就飞快的脱光衣服,抱在一起,在床上滚来滚去。

“想我吗,骚货姐姐。”我一手在她的酥胸上抚摸,一边问道。

王琴狠狠的点头:“想,做梦都想。”

“想我什么”我坏笑着问道。

“想你的这个……”王琴猛地伸手抓着我的大兄弟,鼻音酥媚的道:“快,快,插进来啊啊快点”

“你是不是都流水了”我搂着她的娇躯,笑着问道。

“流了,快成河了……好痒……快使劲使劲把我的骚洞洞插穿……”王琴抓着大兄弟,想要往那个地方送。

真是一个如饥似渴,春心荡漾的小女人。

我也早已浑身是火,当下也没有在过多的纠缠,虎腰一沉,大兄弟穿过茂密的森林,一下子进入温暖湿润的秘处,王琴的花心紧紧的夹住我的大兄弟,不由自主的微微颤动着,给带来阵阵快感。

我挺起粗大坚硬的大兄弟,快速的进攻起来。

大兄弟的脑袋每次都猛烈的撞击着她的花心,王琴爽得情不自禁的阵阵浪叫,娇吟声连绵不绝,她很快达到了第一次巅峰,滚烫的汁液一股股的浇在大兄弟的脑袋上。

“我想死你了。”王琴紧紧搂着我的身子,一边大口的喘着气,一边用两只腿紧紧勾住我的腰:“好老公,亲亲老公,不要出来,我还要……”

“你真是越来越骚了。”

“我就是一个骚骚的浪妇,我的骚洞洞渴望你……使劲的操我……日我。”王琴大概是喝了酒的原因,彻底的释放心里的欲望。

我嘿嘿浪笑着道:“那你在直播时是不是也这么骚的”

“才不会,在别人面前,我是他们得不到的小姐姐,但是在你面前,姐就是一个十足的浪妇啊,你不喜欢吗”王琴舔了舔嘴唇问道。

“当然喜欢了,你越骚越好。”

在王琴的刺激下,我的大兄弟很快又变得坚硬起来。

于是,我又奋力进攻起来这次,过了很长时间,才让她在浪叫中达到第二次巅峰。

不过我却还没感觉,但是没想到王琴却迫不及待的从我身下出来,然后一转身就含住我的大兄弟,不断的上下左右摆动,又紧紧的吸住,舌头不断的在大兄弟的脑袋上磨来磨去。

“好弟弟,舒服吗”

她吐出我的大兄弟,用妩媚的眼神看着我。

我狠狠点头:“舒服,姐姐再给我舒服吧,这几天我都没上你,难受死了。”

“姐姐也想你,一想到你,姐姐下面都湿了。”

王琴伸出舌头由大兄弟的根部往上舔,舔到大兄弟的脑处时就将整个大兄弟的脑袋含进嘴里,用她的樱唇紧紧得包住大兄弟的脑袋上下的抽动。

接着一手握着我的大兄弟,另一只手玩弄我的弹药库,大兄弟的脑袋被她吸得酥酥麻麻的,也不知道她是从哪学来这些招式,不过我喜欢。

她吐出我的大兄弟看着我,妩媚一笑,将鬓边的头发捋好,然后又埋头下去,小嘴张开,吞入我的大兄弟,将整只大兄弟吞没在她的口中,她有时把大兄弟吞出来,用舌头逗弄大兄弟的脑袋,不时的用妩媚的眼神看我。

就在这多重的刺激下我已经到达顶点了,她也感觉到我大兄弟的脉动,她更加卖力的为我处理,直接让我在她的嘴里发泄出来。

等她给我处理干净后,我一把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张嘴就含住她的酥胸,舌头挑动她的乳头,她闭起眼睛享受我为她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