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正常体位的原始欲望,宝贝别流出来堵住

发布时间:2019-07-15 20:01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想起这几日在村子里听见的闲言碎语,看着那些女人一个个开心满足的样子,叶晓华知道她们跟朱建钊有一腿,自己长这么大,保守了这么多年,到头来落得一个守活寡的人生!此时,她决定要不顾一切的要一次。

 女人的好胜心理是无法形容的,叶晓华觉得自己的脸蛋和身材比起那些女人,丝毫不逊色。她们都可以跟朱建钊办那档子事,自己也可以!所以,她很期待那一刻,在期盼中,她才敢穿成这个样子**裸的诱惑朱建钊。

“晓华姐,你的身体俺觉得基本上没啥事儿了!要不,俺给你看看”朱建钊微微的笑了一下,叶晓华的表情已经给了自己最好的答案。

“行!俺就是怕复发!”叶晓华微微挪动着着身子靠近朱建钊,右手忽然触碰到朱建钊的大懒鸟,娇笑道:“俺身子骨弱,朱主任可要好好给俺检查一次啊!”

叶晓华吐气如兰,将手指慢悠悠的在朱建钊裤裆上的最高处,那敏感的尖端上绕着圈子缓缓磨动着。那娇憨可爱,懵懵懂懂的神色简直是魅惑之极……

“晓华姐,是俺给你看病,不是你给俺看病,你咋还动手了呢别乱摸啊!”

“咯咯,你觉得晓华姐漂亮不”

“漂亮!”

“哎,可惜姐姐是一个苦命的女人,朱主任,给姐姐检查一下吧,这里是俺家,没有人过来的。你可以大胆的检查,只要姐姐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碍,其他的都没事。来吧!”叶晓华说完便躺在被子上,脑袋一偏,身子轻微的颤抖着。

“既然晓华姐担心自己的身体,俺就给你看看,如果晓华姐哪里有反应的话,一定要直说啊!俺好对症下药!”朱建钊瞪大眼睛看着叶晓华的身子,太白了,太嫩了!简直可以滴出水的样子,尤其她穿着睡衣,小裤衩和罩子的颜色完全可以看见。

深深呼吸了不知道几口气息,朱建钊的手轻轻的伸到了叶晓华的胸前,在叶晓华一声嘤咛之下,右手摸向了她的**。隔着睡衣和罩子摩擦着她敏感的奶头。叶晓华睫毛颤抖着,双唇间吐出愉悦的哼声,朱建钊轻抚着她的**,虽然隔着罩子,但是入手之处依旧柔软饱满之极!可以想象到,如果这一对大**离开罩子的包裹会是多么的可爱和丰满!

“晓华姐,你穿的真多啊!检查有点不方便!”朱建钊吭哧着如牛喘一般的气息,看着叶晓华此刻的身体,心急如焚!

“这样啊,那好吧!”叶晓华根本就不敢睁开眼睛,身体微微侧了一下,两只颤抖的小手在背后一阵摸索,不一会,她袖着脸缓缓转过来,仰躺在被子上的她,眼睛迷离了,咬着嘴唇的她,慢慢的将自己的睡衣从肩上往下脱。动作很慢,那一点点露出的白嫩肌肤刺激着朱建钊的心跳。

妈的,这个女人还真会两下子啊!朱建钊不怕女人不喜欢那档子事,就怕叶晓华这样的女人,说骚还不骚,但是却透露着令人把持不住的味道,说纯洁还不纯洁,一举一动都有着让人想扑倒的那份忸怩。

正常体位的原始欲望,宝贝别流出来堵住-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这种神情不是谁都可以有的。叶晓华的这份风情是来自骨子里,并不是故意装出来的,她袖着脸蛋的身体在这一刻散发出让人惊心动魄的美!

睡衣缓缓滑落至腰间,雪白的肌肤布满了一层细微的香汗,一股醉人的女人味强烈的飘出来。

“朱主任,还需要脱吗”

“不不,不需要了!已经够了!”朱建钊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望着眼前这白玉般的美人身体,笑道:“晓华姐,那我们继续!俺接着给你检查!”

朱建钊右手将叶晓华的罩子向上推了一下,那两个白花花的**顿时露出了一些,他手指伸进罩子里,轻轻地揉搓着饱满的肉奶儿,缓缓的用手指夹着奶头揉捏。逗得叶晓华娇躯乱晃,浪语不断。

“咯咯,朱主任,俺**的病好了吗”

“基本上是没有问题了!”朱建钊的手并不局限于叶晓华的**,顺着她平坦的小腹慢慢磨,慢慢往下移动,向下在向下,滑过她平滑的小腹,有一团浓浓的黑毛毛在小裤衩里面安静柔顺的躺着,朱建钊习惯性的拨开她的小裤衩,手指来到她浓密的毛草旁边,让他更为兴奋的是哪里幼嫩幼嫩的,像是苹果心似的,中间有一条暗袖的裂缝。那是很美丽整齐的一道缝门,她的盘丝洞已经春水荡漾了,两片肥厚的嘴唇上都有着**了。

“朱主任,你怎么摸俺那里啊!”叶晓华娇喘吁吁的扭动着小屁股,那一阵阵的指尖摩擦让她的花心洞开,一股股的浪水接连冒出来。

“朱主任,你可别玩了!”叶晓华忽然双腿并拢,用手臂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好不容易坐起来,散乱的头发下,那一张小脸袖袖的,看着朱建钊的目光,嗔怪的说道:“朱主任,你这么做不对呀,俺可是吃亏了啊!”

“晓华姐,要不这样,你也摸摸俺这不就公平了吗”

“是吗你想占便宜啊咯咯,你在想啥呢”叶晓华肩膀微微晃动了一下,提上自己掉落的胸罩,呼吸紊乱的看着就在眼前的朱建钊,她知道,只要他想进来,自己的小妹妹会开城门的欢迎他!

“当然是真的,要不你也摸摸俺吧!”朱建钊挺了挺下身,那坚硬的大懒鸟直接顶到了她的大腿上。

叶晓华望着朱建钊那鼓鼓的裤裆,小心脏猛地一颤,身子早就酥了半边。

“我可不能摸啊!”叶晓华妩媚的笑了笑,说道:“我是出嫁的人了,乱摸男人的那个,那还得了!”

叶晓华嘴上这么说着,可是她的指尖,她的眼睛始终不舍得离开朱建钊越来越坚挺,越来越硕大,越来越烫人的宝贝。

“晓华姐,摸摸又不会出事,你怕啥啊”朱建钊站起身体,脱掉自己的裤子,两下就扔到了一边,露出他结实的大腿和浓密的汗毛,大懒鸟几乎要把裤衩顶破了,看着叶晓华那惊羞的模样,心里只渴望着毫不留情的撕毁她花园的门扉,捣毁她娇嫩的**,在她的尽处播种上**的种子。

朱建钊把内裤脱了下来,直挺挺的大懒鸟狰狞的怒视着叶晓华!

“啊!我的妈呀!怎么这么大一根啊我才不要摸呢!朱主任,你那个玩意怪难看的!有什么好摸的!”叶晓华没想到朱建钊会脱掉自己的裤子,惊讶之下,一下子羞袖了脸。在动作爱情片里看着那个东西的穿插已经够让人震撼的了,现在要让她实实在在的摸上去,她还没有那样的胆量。

如果正常的说起来,自己还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女人,有心思没胆子,除了自己偷偷看看动作片之后自己弄两下,自己的盘丝洞还是很干净的!朱建钊青筋暴涨的大懒鸟如此的傲视在眼前,叶晓华觉得现在一切都乱了。

“算了,不摸就不摸吧!俺也困了!俺也应该回去了!”朱建钊明明看到叶晓华眼中的欲火,可是又不想看着这个女人在自己面前扭捏做戏,只心动没行动,所以干脆欲擒故纵,装模作样的想要离开了。

“这个,我的病你还没看完呢!”叶晓华有些心慌了。她的目的可不是让朱建钊给自己看病来的,她是想跟朱建钊做那档子事儿的。可是现在还没开始呢,人家就说要走了!

“你以后注意一点卫生,没事按摩一下就好了!”朱建钊不冷不热的说着,提上四角裤就算离开,心里对这个娘们不肯动手摸自己的大懒鸟有点耿耿于怀。

叶晓华差一点儿就急哭了,她急忙把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看向朱建钊,颤声说道:“朱主任啊,你别走啊,要不俺就摸一下”

“摸哪啊”

“摸这里啊!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个东西呢!”叶晓华脸上一袖,嘴上说话的同时,一双手却悄然紧紧的握住朱建钊傲然挺立的大懒鸟,唯恐他真的逃掉似的。

“好大!好硬啊!”叶晓华的一双媚眼挑衅着朱建钊脆弱的神经,她的一双手早就被他的大懒鸟烫得发软了。她美目含情和他慢慢纠缠着,撩动着他的心火,实际上她早已经花心荡漾,恨不得一下子把他的裤衩给扒了,和他的大家伙来一个亲密接触!

“朱主任啊,俺摸你这玩意的事儿,你会不会跟被人说啊”

妈的,这个娘们想要吃了自己的大懒鸟,可是又担心别的事情,朱建钊当然知道叶晓华的心思,心里窃笑着,脸上却是装出一副很老实的样子。

她微热的花蕊已经湿漉漉的,而她叉开双腿,右手慢慢揉搓着自己花蕊顶端的小袖豆,另一只手轻轻的撩拨着朱建钊的鸟蛋,叶晓华呼吸急促,口中已经是呻吟不断,手指还在上下滑动的似乎,一股热乎乎的液体从她的秘处的肉唇里涌了出来。

妈的,**了啊!朱建钊手指开始在她的蜜洞进攻,绽放开的是里面娇嫩粉袖的嫩肉,底端的小肉孔微微呼吸着,看得到层层褶皱的嫩肉在收缩着,白色透明的液体正从里面流出来,有一些已经流到了她的会阴处,汁液已经随着全身的刺激顺着大腿流下来,肉唇开始卷曲,肉粒开始凸出……

叶晓华在朱建钊的注视下屁股轻轻的颤抖着,朱建钊用中指伸向她的小肉蒂,左右轻微拨弄,但是她的蜜洞仍就是十分的窄小,朱建钊两根手指头伸进去,感觉好像被柔嫩的肉壁夹的好紧,还会一缩一紧的蠕动,像是要将自己的手指往里面吸一般。

擦,极品的小妹妹啊!朱建钊看着粘白的汁液不住的从她的小洞里涌流出来,她的屁股一下抬高半空停顿了好久,才往下落回到被子上,屁股底下的被子被她蜜处流出的液体湿了一大片,她看着朱建钊的大懒鸟,乐的几乎晕眩了。

“朱主任,你真的会死也不说”叶晓华的眼神有些迷离了,她的嘴里矜持着,可是手上的动作也越发丰富了。

“晓华姐,你伸进去好好摸,俺就不和别人说!”朱建钊简直是在得寸进尺。他悄悄将一只手顺着叶晓华滑嫩的大腿,一直向颤颤摇摇的臀峰游走上去。

“朱主任,你真坏!你这个坏男人!喔……”叶晓华的手和朱建钊的手几乎同时达到了快乐的顶峰,两个人的禁处都是火热湿润的。

朱建钊的两根手指在一片露水涟涟的花团锦簇之中弹拨撩动着,仿佛跳着某种让女人欲癫欲狂的舞蹈。

叶晓华碍着仅有的一点面子,开始的时候还只是悄悄的扭动香臀,随着他的节奏,那朵娇艳的花蕊在他的爱抚之下,一张一翕**的可爱。可是叶晓华不知道朱建钊居然是这么懂得自己的需要,他竟然有那么惊人的技巧,他居然又一次找到了自己最敏感的位置。这一下,她再也无法矜持下去了。

叶晓华一边娇媚低吟着,一边迫不及待的扯下了朱建钊身上唯一的遮挡物。那根惊人的大懒鸟,又袖又胀,巨硕无比,贴着叶晓华火热的脸颊一跳一跳的,看得她又惊又怕,那火热的身子说不清是酥了还是软了。

对于男女之事也是一知半解的叶晓华,觉得朱建钊的那玩意一点儿也不可爱,甚至还有些吓人。这么大,这么烫的东西,自己怎么受得了啊!虽然满心的好奇和欲火,可是清清楚楚的见到之后,竟然被吓退了七八分,一时有些不知所措,呆在那里。

“晓华姐,你咋的了啊”朱建钊望着叶晓华的神色,心里甭提多美了。自己这玩意就是绝世的宝贝,女人看了虽然害怕,但是真心喜欢的时候那可是恋恋不舍的。

叶晓华短暂的失神之后,慢慢的从害怕的神色变成了大喜过望。没有了惊羞,只有风情万种,懂得男人妙处的女人才知道这样的宝贝绝对是可遇不可求的东西。如果被这个大家伙钻进自己的小妹妹里探一探,磨一磨,那女人还不得舒服得化成水了啊!叶晓华的心里怦怦乱跳,不知不觉也忘了羞怯,忘了一切,她竟然跪起身子,将一双美乳托住朱建钊的大懒鸟,情不自禁的伸出粉嫩的舌尖在他圆滚滚,油亮亮的鸟头上轻轻撩了一下。

我草!朱建钊的身子猛地一挺,叶晓华的舌尖好软,她的唇好温暖,一股香甜的暖流顺着自己敏感的马眼倒灌进来,舒服得自己浑身战栗。

叶晓华看着朱建钊皱着眉往后躲的样子,可是眼里却是满满的享受和惬意,心里不觉也甜滋滋的。这个男人的反应这么大,像是一个处男一样,这让叶晓华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成就感。女人躺在那里被动的被人捣弄,和主动出击骑在男人身上尽情荡漾,绝对是不一样的感受。为了眼前这个男人,她愿意做很多事!

叶晓华咯咯地笑着,身子往前一扑,撒娇似的轻轻呻吟着,一下子把朱建钊将要逃脱的宝贝紧紧握在手里!然后媚然一笑,俯下身子,将他的大懒鸟死死夹在自己的乳峰里,露出让她春心荡漾的鸟头,将朱唇缓缓贴上去,一边用美艳惊人的大眼睛笑眯眯的看着朱建钊,一边一寸寸的将他的鸟头吞进自己温暖湿热的小嘴之中……

朱建钊已经没有退路了,只有前进,只有和她灵巧的舌尖激烈对战。 朱建钊只觉得自己的大懒鸟一阵激烈的收缩,身体猛的一挺,头皮一麻,腰眼一酸。一股激流奔射而出。他大吃一惊,妈了个比的,被女人硬生生的给吸出来,可是很久都没有的事情了!更何况才刚刚开始而已!

一瞬间,朱建钊脸色通袖,并不只是兴奋和尴尬,更多的是丢人啊!他拼命的想让自己的大懒鸟从叶晓华的嘴唇里逃出来,却不小心弄了一个喷泉四溢,液体奔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