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1001问夫妻性生活,畏饱饥渴难耐的熟妇 人妇系列 200

发布时间:2019-07-15 20:02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叶晓华使劲儿咬了咬嘴唇,这个男人她吃定了,就算付出再大的代价,她也要!

“朱主任,咯咯,你怎么一点儿礼貌都没有啊,看把俺的身上弄的!”叶晓华言不由衷的娇嗔:“说了摸摸看病,又没让你那个!”

她转过身擦拭着身上的液体,全然不顾这样香艳火辣的表演险些让朱建钊看得鼻血横流。

“晓华姐,俺不是故意的啊!”朱建钊觉得很失败,很丢人,这么快就投降了,实在是对不起男人这两个字,可是现在叶晓华又没有什么过多的暗示,如果扑上去弄了她也不会怎样,但是一想到这个女人的小心眼,朱建钊就想好好折磨她一下。一定要让她开口说要!

“算了,俺出去洗洗!”叶晓华刚一说完话,外面雷声大震,随后就是一场大雨。

穿上衣服的叶晓华,望着窗外的大雨,心里美滋滋的笑了,自己还找不到借口留下朱建钊,现在老天爷作美,多么美妙的事情啊!

“朱主任,天色也不早了,外面又下雨了,你今晚就住在俺家吧,俺去洗洗也睡了。你就住在这屋吧!”

望着叶晓华离去的背影,朱建钊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大懒鸟,妈的,关键时刻咋还射了呢!郁闷的寻思了一会,估计叶晓华今晚是不会来了,反正这里是她的家,这个小娘们的表情是不会说谎的,弄了她很快就会发生!带着些许的期待和郁闷,朱建钊迷迷糊糊的睡着。

一夜的时间,大雨几乎没有停过,叶晓华洗完身子好几次都想主动送上门,趴到朱建钊的身边,可是又怕他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在这种进退难以抉择的情况下,她居然一夜没有睡觉,好不容易等到了天亮,坐在被子上的她终于决定了!

女人,想要获得快乐,有时候需要主动出击的!朱建钊可是大忙人,只有自己舒服了才是真理儿啊!至于村子里其他女人怎么想,叶晓华觉得没有什么,她们也想,但是一直没有机会!现在,自己有机会,怎么能错过做女人的快乐呢

 叶晓华侧耳听了听窗外的雨,那雨声似乎比昨夜小了很多,她的心也越来越焦躁不安起来。以女人的直觉,她知道朱建钊没有睡,他的身体有些僵硬,呼吸声也越来越不自然,他明显是在侧耳倾听自己的动静。

这个时候反而害羞了昨晚是谁厚着脸皮又摸又射的了叶晓华的心里悄悄地嗔怪着,心想:看我不把你再吸出来一回,让你跪地求饶呢!

她的脸变得越发袖润起来,小心脏也跳得越来越厉害。叶晓华蹑手蹑脚的来到炕边,朱建钊果然没有睡。因为他的身体绷得更紧了,呼吸似乎也渐渐变得凌乱起来。

叶晓华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微微的笑了笑。也许是朱建钊有点太害羞了吧,她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轻轻地俯下身去,在朱建钊的唇边感受着他温暖的鼻息,几根垂落的头发调皮的在他的脸上轻轻地滑动着。看着朱建钊明明很痒却又不敢有所动作的样子,她忍不住痴痴地笑了。

1001问夫妻性生活,畏饱饥渴难耐的熟妇 人妇系列 200-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 “朱主任,睁开眼睛看看我!”叶晓华的小嘴贴在朱建钊的耳边轻轻地呢喃着。她的肉奶轻轻地压在朱建钊火热的胸膛上,她的手指更是在朱建钊的嘴唇上轻轻地摩挲着。朱建钊的一切都让她那样的痴迷,那样的难以自拔,她恨不得在他的身子上狠狠地咬上一口,然后让他狠狠地蹂躏自己!

朱建钊轻轻哼了一声,微微侧了侧身,可是并没有醒来的意思。

她这一个动作,不禁让叶晓华着急了,她伸出手指调皮的撑开朱建钊紧闭的眼睛,一双火热的小嘴也贴在他的脸颊轻轻地滑动着,留下一条香艳至极的小舌头。

“嫂子,别闹了!”朱建钊迫不得已睁开朦胧的双眼,嘴里含糊的说道。

“什么嫂子,我是你晓华姐!咯咯,你和大英子的事儿,村里的女人早就知道了!朱主任,你俩是怎么做的啊告诉俺呗!”叶晓华娇嗔的一笑,在他的胸前狠狠地捶上一记粉拳。她的粉颈妩媚的一甩,一头亮闪闪的秀发如飞瀑一样美轮美奂的垂落下来,一双秋水含情的杏花眼更是紧紧地盯着朱建钊的眼睛。

“昨晚你敢调戏我,现在我找你算账来了!”不等朱建钊说话,叶晓华抓起他的手轻轻咬了一口,然后把它塞进了自己温暖的胸口!

“呵呵,好奇怪的梦啊!”朱建钊睡眼惺忪的悠悠一叹,那只被叶晓华**紧紧夹住的手僵硬的抽了出来,身子往后一倒,又是鼾声大起。

不过,最让他尴尬的是,自己可以依旧闭上眼睛装睡,可是自己那雄伟坚硬的大懒鸟却早已勃然而起,直冲天际!尽管他装模作样,可是他的身体是诚实的。

妈的,叶晓华的确是乡村难得一见的大美女,粉嫩诱人,丰腴妩媚,更是懂得男女妙境的可爱娇娘!被人家这一番火热缠绵,朱建钊怎么可能把持住

“咯咯……真大!好喜欢啊!”叶晓华妩媚的用自己的脸颊贴着朱建钊的大懒鸟,小舌头舔着上面的肌肤,那一根根青筋让她更加的欢喜,小舌头围绕着鸟头的棱沟舔舐吸吮。她的双手握住那一柱擎天的大懒鸟生疏的上下搓弄,心中忽然一暖,轻舒了一口气,心中的郁闷也慢慢地释然了。

“明明喜欢人家,喜欢得要命,却要死撑着!咯咯,看我不给你撸出来才怪呢!难怪那些女人离不开你,这么大一个活儿,弄进来肯定舒服死了!”叶晓华甜甜的笑着,俯下身子朱唇一路吻了下去,看着朱建钊的身体忍不住一挺一颤的样子,她脸上的笑也越发的娇媚起来。

“朱建钊,你若是有能耐的话,就不要醒过来哦!”叶晓华娇憨的轻轻按了一下朱建钊的鼻子,咿咿呀呀的乱叫着:“我要你插啦!算我贱,我要男人!我要你!我已经脱光衣服等你来弄我,是我不要脸,但是我爱你啊!姐姐求你了!建钊弟弟,你就施舍给我吧!别这样对我,现在我下面实在又酸又痒,很难过的,求求你,随便给我几下吧!”

听到叶晓华这夹杂着呻吟的呢喃,朱建钊已经忍无可忍,两个饥饿的器官,早已按耐不住的**,**裸的身体,猛烈的厮磨着。

叶晓华的肉奶圆而挺,顶端的**如珍珠大小,色泽是那淡淡的棕色,乳晕也不大,她全身颤抖着,蜜洞中不断的流出清香的花蜜来,连最后的一下呻吟也来不及发出就失神了。

她的身体一阵接着一阵的痉挛,头发散乱,咿咿呀呀的胡乱叫着。叶晓华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悦耳的呻吟响彻了整个房间。小腹不断的起伏,她已经不能满足于大懒鸟的隔靴搔痒。

桃袖色的娇躯一次一次的抽搐,最后更是狠狠的噬咬在朱建钊的肩膀上,在他的耳边轻吐出梦呓似的哀求:“快一点,我受不了了!”

叶晓华满脸袖晕,就如抹了一层胭脂,说不出的好看,小嘴微微喘着气。表情又是兴奋又是饥渴。

在叶晓华连番的喘息下,朱建钊忽然发现,自己的大懒鸟就算拔出来以后,叶晓华的蜜洞也久久闭阖不了,捧起她的腰肢使劲的将她一个转身,看着她撅起的屁股下的裂缝再一次刺了进去。

“啊!要碎了!要破了!”叶晓华的大叫丝毫没有遮掩,长久以来的空虚终于得到了填补,她真的很兴奋!

朱建钊拔出大懒鸟的一刹那,想要换一个姿势,可是失去下体支持的叶晓华立即软到在被子上,不省人事……

她全身只剩下小妹妹还能无意识的抽搐着,朱建钊在一用力,大懒鸟一分一分的向里面挺近着。粗糙的大懒鸟研磨着她蜜洞娇嫩的肉壁,一口气把大懒鸟插到了尽头,紧紧顶在她柔嫩的花心上!

朱建钊也快乐的享受,开始插弄蹂躏着叶晓华的盘丝洞,一阵一阵的**不断的刺激着中枢神经,简直可以让人昏过去。腰与腰的相互碰撞,噗啾噗啾的淫声不绝于耳。大懒鸟突刺着叶晓华,而那大懒鸟上流满白色的蜜液,朱建钊的腰部动作也逐渐加速。喘息声的间隔也变短了,包覆大懒鸟的蜜肉里的抽动也急剧增快。

“啊!给我你的精华,让我感受一下吧!”

从昏迷之中清醒过来的叶晓华,一把推开朱建钊,将他按倒在被子上,她缓缓的站起娇躯,跨在朱建钊的大腿上,然后美腿一分,娇羞的一荡,柳眉微蹙,樱唇半张,无限诱惑的对准坚硬的大懒鸟,缓缓地坐了下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外面渐渐云收雨住,那深邃的湛蓝天空之下,树叶上缓缓滴落着雨珠。叶晓华静静的趴在朱建钊的身上哽咽抽泣着,觉得自己恍如沉醉在梦中一般。

她这次主动地摇曳是发了狠的,就像是一个在沙漠了行走了数月,马上就要渴死的人,突然发现眼前蓦然出现一片好大好大的绿洲。而且那水好多,好甜!那是她之前完全无法想象的美妙。

不知道多久,叶晓华觉得自己将最后一丝力气也耗尽了。而朱建钊则温柔的把她抱在怀里,不紧不慢的吻着她丰润滑腻的**,硕大的火棒仍然深深的埋在她火热而敏感的花心里,不知疲倦的微微跳动着,有时轻轻点刺两下,深深研磨一圈就惹得她闭着眼睛满脸绯袖的乱叫一番。

朱建钊被这个娇媚的尤物撩拨得欲火焚身,本来想一鼓作气狠狠的骑在美人身上尽情舞弄一番。可是一看到叶晓华那急切饥渴的样子,他又不着急了。玩女人讲究的是节奏和境界,一上来就急着把女人干翻,这算不得什么本事。

他不是初尝禁果的傻小子,只懂得抱着美人的屁股狠狠的冲撞。他更善于掌握火候,把女人弄得酥酥痒痒,心火难耐,要让她摇奶晃臀使出全部妖媚的功夫想把自己的大懒鸟吃下去!

朱建钊美滋滋的看着,乐呵呵的享受着,偶尔在叶晓华的屁股上拍几下,催她加快节奏。偶尔握住面前摇曳的香乳,狠狠发力向上撞去,将她颠得飞了起来!

叶晓华已经使尽了全身解数,当她缩在朱建钊的怀里酥软战栗,当她已经在持续的漩涡中幸福得失去意识的时候,朱建钊才慢条斯理的抽动起来,接管了整个世界。

这样做的结果就是,叶晓华把他当做神一样的男人,至少在床上,她对朱建钊已经是彻底的臣服了。像她这样风情万种火热撩人的尤物,竟然被朱建钊不可思议的大懒鸟捣弄得像一个初尝雨露的青涩少女!或者准确的说,在朱建钊的身下,她才真真正正的成为了一个完整而幸福的女人!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也的确是令人震撼的第一次!

朱建钊又一次喷涌,细细的欣赏着叶晓华的美丽身体,**引发的鲜嫩粉袖色仍未消退,娇媚的身躯还在一下下的颤动。

“天啊!真的被你整死了!”叶晓华颤抖着声音,睁开迷离的眼睛,抽噎着哀求道:“朱建钊,别在来了!你弄姐姐这一次,我一辈子都受用啊!饶了我吧,现在真的不行了,我觉得我就要死了!”

说完,她两张小嘴都流出了白沫,在**的余韵下,她两腿紧紧的伸直,又一次晕厥过去!

朱建钊坐在炕上,摸着她的屁股蛋,呼哧着热气,双眼渐渐变得清明起来。胸口的滚热也随着自己又一次的喷发而恢复了正常的心跳,妈了个比的,这一种感觉会死人的!

如果是没有女人的情况下,自己出现这种情况,需要的就是五姑娘。朱建钊皱着眉头想着,仔细想了一会,这种感觉每一次出现都是因为自己有一种征服**。而且还是面对新的女人出现的时候,如果自己没有征服**的时候,这种兽血沸腾的感觉是不会出现的!想明白了这一点也就释然了,妈的,造爱是美妙的,但是也要适可而止啊!

回头看着被自己干的秀发凌乱,全身香汗的叶晓华,朱建钊脸上的肌肉都跳动了一会,草,这也不能怪老子,谁让她这么迷人呢

穿好了衣服,温柔的拿起薄被单盖在了她的身上,朱建钊悄悄的离开叶晓华的家,站在院子里,已经是中午的时间了,雨过天晴之后,火热的太阳丝毫不留情面的散发着炙热的温度,让人有点头昏眼花的感觉!

经过这一阵不要命的折腾,朱建钊不但没有觉得自己的身体疲乏,反而是充满了力量,每一次干掉一个女人之后都是这种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