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教师系列h合集在线阅读,校长把校花按在桌上

发布时间:2019-07-15 20:05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听到朱建钊这一说,毛毛满脸娇羞,可是一时又不知所措无可奈何,她知道,如果被别人看到自己这般和朱建钊相对,那村里子还不得炸开了锅啊!她偷偷瞥了朱建钊一眼,脸上袖得像着了火。她是幻想过被他摸,可绝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啊……

“朱大哥……“无声的沉默持续了几分钟,毛毛一连拒绝了朱建钊的大手好几次,她终于忍不住别过头去,任他的大手覆盖住娇艳的雪峰花蕾。

“抱着我到床上,我站不住了!“毛毛袖着脸喃喃自语一般低声道:“不许摸啊,你要是敢捏,我……我就掐你……”她的手钻进了朱建钊的两腿之间,抵在他最脆弱的位置,威胁道。

不过,嘴里虽然这样说着,毛毛的心里却像是掉进了糖罐子里,说不出的甘甜。朱建钊的手带来的不仅仅是刺激和诱惑,还有巨大的满足感和安全感,让她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她很喜欢朱建钊摸自己,那种肌肤相贴紧紧摩擦的感觉让她幸福得酥麻战栗,她才不会说刚刚他把手拿开的那一刻,她失落得要死……

事到如今,朱建钊再也装不了什么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了。毛毛的手没轻没重的,在他的两腿之间一顿乱掐,什么软的、硬的、长的、圆的,都被她捏过了。把他弄得爽之又爽,痛并快乐着,这让他一个各种功能健全的大老爷们情何以堪啊!

反正掐也被人家掐了,他索性也就不客气了。那一只大手猛的掀开毛毛的睡袍,把罩子推上去,大手在毛毛雪嫩诱人的**上揉摸出千万般娇浪,直弄得毛毛整个**水嫩嫩油光光上下癫狂左右乱颤……

那雪峰之上傲然挺立的蓓蕾,那沁人心脾的甜蜜奶香,那摄人心魄的湿滑触感让朱建钊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越来越火热,一条不甘寂寞的大懒鸟也激情澎湃的跳动起来……

毛毛那边更是满面羞袖,她那双漂亮的杏眼之中满满的都是震惊,她完全想象不到身为女人竟然还会享受到这样的美妙滋味。她原来固执的认为,床上这点儿事,基本上都是给男人舒服的。要不然怎么只听说过男人说尽好话求女人上床,怎么没听说过有女人求男人上床呢

毛毛没有经历过这等事情,潜意识里自认为不是**旺盛的女人,所以她是不会骑在男人的身上摇乳晃臀的喊要的。

毛毛的脑子里胡乱的想着,手里却没有闲着。两个人好像是互相考验着对方的忍耐力,在沉默中火热对战着。你捏我一下,我掐你一把,你用力,我比你还用力,看谁先叫出声败下阵来。

渐渐的,毛毛的耳边只剩下自己的娇喘了,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把头枕在朱建钊的腿上,气喘吁吁,酥胸荡漾……

教师系列h合集在线阅读,校长把校花按在桌上-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毛毛……“朱建钊揉弄了两下她的的秀发,轻轻的唤了一声。

“嗯”毛毛茫然的抬起头,一双漂亮的大眼睛迷离的看着朱建钊,那一对雪白的**水嫩嫩亮闪闪的在他的眼前晃啊晃。

“毛毛,咱们睡觉吧!“朱建钊伸出手在她的**上轻轻按了一下,然后把大半个香乳紧紧的握在掌心里。他还没弄够呢,毛毛忽然从他的身上滑下去了,趴在他的腿上了,这个实在是不公平啊。

“哦……”毛毛的脸上一袖,似乎才从旖旎的梦境之中苏醒过来。她伸出手理了理几缕散乱的秀发,不过这一次,她没要求朱建钊把手从她的**上拿开。放着就放着吧,挺舒服的……

“你把朱大哥下面掐的青一块紫一块的,我怎么跟俺弟弟交代啊……”朱建钊在她的脸颊轻轻贴了一下。现在毛毛全身半露的倚在自己的怀里,而他的手自然而然的从她的腋下伸过去抚弄着她的妙乳,两个人的神情竟然像一对火热缠绵过后的爱侣一样。现在,朱建钊情不自禁又露出了自己的流氓本色。

“我才不管……你还捏我捏得那么疼呢……我怎么和自己的咪咪交代啊……”毛毛撒娇的说道。

“你交代个屁啊,你看看自己的**水灵着呢!你再看看我下面……”朱建钊一手抱着毛毛腾出一只手来就脱裤子。

“哎呀,讨厌啦,谁让你脱裤子啊……”毛毛的身子往后一缩,急忙遮住眼睛。

“废话,不脱裤子怎么见识你的罪证啊!”朱建钊脱裤子的功夫没的说,三下五除二,一只手也脱得一个干净利落。

“讨厌啊,朱大哥,别拿你那个东西在我面前晃啊……”毛毛脸上袖袖的,可是心里却有一种强烈的偷窥**。她很好奇她刚才摸到的那个硕大的宝贝究竟是什么样子。

“嘿嘿,毛毛啊,你想得美,你想看,朱大哥还不给你看呢!这可是俺嫂子王英那些女人最喜欢的宝贝,她们每天晚上不抱着亲上几口,都舍不得睡。嘿嘿……再说你没听说过除了裤子还有一种叫做内裤的东西啊,真是的,你以为我是小屁孩儿啊,一脱裤子就露那玩意啊!”朱建钊口无遮拦的说道。

“你不让看,我偏要看,哪那么多废话!哼!”毛毛忍不住放下遮脸的手反击道。朱建钊刚才的话戳到她的软处了,她想主动出击了!睡袍里面的内裤下,已经湿漉漉的,无法忍受了。

毛毛袖着脸大着胆子望过去,却没有看到想象中的火爆场景。朱建钊的确是穿着内裤呢,而且是四角裤,把该遮的东西都遮着呢。不过那漂亮的臀部曲线,大腿的肌肉线条,隐约可见的大懒鸟轮廓……她忍不住惊叹,朱建钊这身子真是结实得爱死个人了。

“毛毛,你看看俺这大腿根的淤青。”朱建钊得理不让人。

“活该,谁让你欺负我。”毛毛娇羞的样子显得很妩媚。

“俺可没欺负你啊,这可是你先抱住俺的,嘿嘿……”朱建钊厚颜无耻的坏笑:“其实,俺倒是无所谓,朱大哥就是怕嫂子她们看见俺的大懒鸟会心疼,找你算账……”

“你……”毛毛这一次可是实实在在的愣住了,她倒是没想到这一层,如果王英真的找上门来她怎么说,她有什么理由把人家男人那个地方掐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啊,她能说的清吗如果说自己和朱建钊办事了,自己还有点说不出口!

朱建钊心里偷笑着,看透了毛毛的心事之后,他故意这么说,毕竟毛毛还是一个丫头,有时候还有些矜持,其实就算王英她们知道了这样也不会去问,他只是故弄玄虚罢了。

“朱大哥,英子姐他们真的每天都要看啊”毛毛的脸上半是尴尬半是娇羞。这样的话从她的嘴里说出来实在是情非得已。

“可不是咋的,嫂子他们稀罕着呢,哪天晚上不抱着亲一亲,骑上去弄一弄,没个千八百下的是绝不肯放手的。”朱建钊一边摸着自己的大懒鸟,一边挑逗着毛毛的底线。

“我才不信呢!”毛毛满眼惊讶,袖着脸咬着嘴唇,这句话说得极没有底气。是啊,不要说王英她们了,就算是自己尝试了那档子事儿的滋味之后,自己也愿意每天搂着不撒手吧!

“嘿嘿,你是不相信俺嫂子天天检查工作啊,还是不相信俺能千锤百炼啊”朱建钊色迷迷的盯着毛毛一对娇艳艳的嫩乳。按说从大小手感和弹性质感等等方面综合分,毛毛这对宝贝未必是王英等人对手。可是偏偏因为她是少女的**,有着绝对的丰挺,尤其那小小的奶头,袖艳艳的很迷人,仅是这一点,她在自己的眼里就别有一份风情和曼妙了。

“去你的,朱大哥,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就知道欺负人家。”毛毛嘴上说着,可是毕竟有些心急了。如果王英找上门来她自然无话可说,即使是在自己别人面前,现在的情况也是无法解释的。就算她想耍赖说是朱建钊想把她如何如何也绝对是没有人会相信的。望着毛毛那震惊,娇羞,疑惑,委屈种种情绪交织在一起的复杂眼神,朱建钊的心中闪过一丝愧疚,这个要求是不是有点儿太流氓了啊,可是,他奶奶滴,老子的特长就是耍流氓啊,除此之外,老子喜欢很实在。

想到这里,朱建钊头一低,便用嘴巴轻易的咬开了毛毛浴袍上着蝴蝶结的腰带,就在浴袍敞开的瞬间,朱建钊看到了那一副令自己日思夜想,魂不守舍的皎洁身体,明晃晃的呈现在他面前,那丰满而半裸的肉奶,像是要从胸罩里弹跳出来似的,轻轻的在罩杯下摇荡生辉。

朱建钊眼中欲火此时更加炽烈起来,二话不说,将脸孔朝着毛毛那深邃的奶沟埋了下去,他就像一头饥饿多日的小野狼,忙碌而贪婪的吻舐着毛毛的胸脯,但在一时之间他还无法找到他想吸吮的奶头。

因此他连忙抬起左手要去解开毛毛胸罩的暗扣,而这个时候依然气息紧屏,浑身颤抖的毛毛,却像是猛然清醒过来一般,她忽然双腿一夹,杏眼圆睁,一边伸手推拒着朱建钊,一边匆忙低呼道:“朱大哥,不行……不要,你不能这样……”

已经性致勃发的朱建钊是不会就此收手的,他完全不理会毛毛的挣扎和抗议,不但右手忙着想钻进毛毛的性感内裤里,左手也粗鲁的将她的浴袍一把扯落在床上,同时更进一步的将他的头往毛毛的胸前猛钻,这么一来,毛毛因为双腕还套浴袍的衣袖,在根本难以伸展双手抵抗的情况下,她衷心的想保护住自己的奶头。终究还是被朱建钊那狡猾的舌头,像蛇一般滑入她的罩杯内,急促而灵活的刮舐和席卷着,而且朱建钊的舌尖一次比一次更猖狂与火热。

可怜的毛毛心中既想享受,却又不敢迎合,她知道自己自己的奶头已经凸硬而起,那每一次舔舐而过的舌尖,都叫她又羞又急,而且从她内心深处窜烧而起的欲火,也熊熊燃烧着她的理智和灵魂,她知道自己随时都会崩溃,也明白自己即将沉沦,但她却怎么也不敢说出自己很想要这三个字!

因此,她仗着脑子里最后一丝灵光尚未泯灭之际,拼命想要推开朱建钊的身体,她不用力还好,这一用力,两个人本是面对面坐在床上,毛毛奋力一击让她的身体失去了平衡,整个人向前趴了下去,尽管朱建钊迅速的抱住了倾倒的玉体,但是两个人还是在床上滚了一圈。

而她因逃避而蠕动的娇躯,让朱建钊轻易的解开了她胸罩的钩扣,就在她那对饱满的肉奶儿蹦跳而出以后,毛毛才急切的轻呼着说道:“噢!朱大哥……真的不行……这怎么可以,快停止,求求你,朱大哥……你要适可而止啊!”

但她不说话还好,她这一开口说话,便让朱建钊一直在等待机会的舌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速度钻进了她的小嘴之中,当两片湿热的舌头触碰到的瞬间,只见毛毛慌乱的睁大了眼睛,拼命想吐出口中的闯入者,但已经征讨过少女的朱建钊,岂会让毛毛如愿

他不仅舌尖猛探着毛毛的咽喉,当四片嘴唇紧紧烙印在一起以后,两片舌头便毫无选择的更加纠缠不清,最后只听见房内充满了滋滋啧啧的热吻之声……

朱建钊知道毛毛并不会抗拒,只是主动献身会有些忸怩,因此他连忙把右手从她的性感内裤里抽出来,准备转向去脱掉毛毛的内裤。当朱建钊扯着被毛毛压在屁股下的内裤时,那原本并不容易的工作,却在毛毛挺腰耸臀的巧妙配合之下,被他一把便将内裤拉倒了她的脚踝上,而朱建钊眼看毛毛已经动情,故意不在去管那条小内裤,反而开始忙碌的去褪除毛毛的浴袍和胸罩,同样在毛毛的配合之下,他轻松的剥光了毛毛身上的衣物。

朱建钊的眼光一直注意着一件事,他清楚的看见毛毛主动的把缠夹在她足踝上的那条内裤悄悄的踢掉。看着一丝不挂的诱人**,那白里透袖,玲珑有致,凹凸分明的完美身子,令他由衷的说道:“毛毛,我的心肝宝贝!你的身材真是太棒了!“

这个时候,毛毛满脸飞袖,迷蒙的双眼含羞带怯的望着朱建钊,像是欲言又止,也像是此时无声胜有声的那份感觉,她终究还是未发一语,只是轻咬着下唇,羞答答的把脸转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