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小妖精跪趴灌满书包网,你湿透了呢宝贝好涨

发布时间:2019-07-15 20:06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毛毛,冷不丁听见朱建钊这一问,这叫她大吃了一惊,这么难以回答的问题,一时间也怔了怔之后,她羞愧而怯弱的低声说道:“啊,朱大哥,你怎么这么问人家啊,叫人家怎么回答嘛!”

朱建钊咧着嘴坏笑着说道:“嘿嘿,朱大哥现在就要你快快乐乐的做女人”。

毛毛一听,几乎都傻掉了,她凄迷的望着朱建钊,不明白他的意思,眼看就要成为他的女人了,为什么要在这个节骨眼上悬在当场呢不肯进一步向前厮杀呢。

这时候的毛毛也顾不得什么矜持与自尊了,她心浮气躁,欲念勃发的搂着朱建钊说道:“啊,朱大哥,俺喜欢!求你快进来,俺要成为你的女人,快点成为我第一个男人吧!”

这个时候的毛毛,身体已经不堪重负,迷迷糊糊的便闭上眼睛,朱建钊同样休息了一会,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多么完美的少女,多么漂亮性感的女人啊!然而,朱建钊想起刚才自己与毛毛缠绵悱恻的时候,他的那一份爱怜之心瞬间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他制止住吹喇叭之后,立刻叫她骑乘到他身上纵意驰骋……

朱建钊搀扶着毛毛的娇躯离开村部,夜色下,少女的脸上洋溢着一丝女人幸福风情,两个人肩并肩来到了马翠莲的家,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虽然莲花村的一些人家已经熄灯睡觉,但是马翠莲家里却是热闹非凡。

望着自己弄过的女人全部聚集在这里,朱建钊兴奋啊!妈的,莲花村的女人个顶个的水灵,一个比一个有味儿,如果不是自己有着雄心壮志,其实一辈子生活在这里也不错!但是,让自己做一个笼中之鸟肯定是不可能的,自己一定要超越谢云龙!成为最牛比的人!!

“朱大哥,这个袁姐姐好漂亮,你也要了吧!”毛毛握着朱建钊的右手说着,身子摩擦着他的身体,就像新婚的小媳妇一样,风情无限,娇媚可人,她的眼睛见到屋子里来回走动的那些女人,脸袖心跳的说着。

朱建钊捏了一下毛毛的小屁股,笑道:“你还真是替俺着想,放心吧,朱大哥不会让你失望的,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女人加入,不管老子有多少的女人,你们每一个在俺心里都是同样的位置!”

同样两个字从朱建钊的嘴里说出来,毛毛觉得自己的付出和牺牲值得了,朱建钊不会不要了自己!幸福的感觉遍布了全身,两个人依偎着走近屋子。

刚一进来,眼尖的这些女人便看出毛毛脸上的袖晕,那明显是造爱之后留下的痕迹,在看看她目光躲闪,心虚的可怜模样,马翠莲等人顿时明白了。

小妖精跪趴灌满书包网,你湿透了呢宝贝好涨-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哎呦,盼星星,盼月亮,可算把你们两个给盼来了,很忙吧”马翠莲端着刚做好的糖醋鲤鱼,扭着丰腴的腰肢边走边说着。

“咯咯,朱主任可真是一个大忙人啊!怪不得怎么才来,原来是有要事在身啊。毛毛啊,你这个副手很称职啊!”

“好了好了,毛毛还是小丫头呢,你们可就别乱说了!”方立梅拉着毛毛的手臂,微微笑了一下,看着脸色阴沉下来的朱建钊,呶着嘴唇笑道:“谁欠你钱了咋地啊,老脸拉的跟驴似的,快进去吧,菜都要凉了!”

“你们都欠收拾了,嘿嘿,等俺不忙了,非得挨个戳你们一顿不可!”朱建钊背着大手推开房门,妈的,现在可是要找个机会干掉袁玉莎这个极品处女血的主人!

满桌子香喷喷的饭菜,一张大桌子围满了女人,朱建钊被迫的坐在袁玉莎的身边,一股女人的香味夹杂着菜香飘进鼻子里,让人觉得身舒服。偷眼看了一眼坐在自己身体左侧的袁玉莎,妈的,真的很美!

似乎注意到朱建钊的目光,袁玉莎微微转过头,一个妩媚的笑意,看的朱建钊都有点呆了!

“嘿嘿,婶子,你岁数不大,但是你**是真大!”朱建钊淫笑着,一直纳闷自己的大脚到底是摸到了谁的大腿双眼望着几个女人,忽然发现郭丽丽的眼神有些春潮。妈的,没有错,就是摸到她了!

“建钊,俺表妹出去了,你还不跟出去啊”郭丽丽终于崩溃了,自己的大腿尽管紧夹着,可是那只大脚就像一只手一样,顺着她的肌肤往上攀登,渐渐的触碰到自己的蜜洞,幽谷无法控制的浪水喷流出来。

“嘿嘿,你们都很饥渴了吧刚才不是都很嚣张吗现在怎么都不说话了啊!老子的美人们,哈哈……”朱建钊兴奋啊,在莲花村,这些女人都是风骚漂亮的小娘们,都被自己的大懒鸟弄的**连连,任务还很艰巨啊,莲花村可是还有许多娘们呢,不过现在嘛,眼前才是最值得享受的!

两个脚趾微微一使劲,朱建钊眯着眼睛坏笑着。

“啊!”郭丽丽忽然尖叫一声,大腿上的嫩肉被朱建钊夹得很疼,不自主的伸出手拍了一下他的大脚,娇哼道:“你这么用力干啥子啊,怪疼的!讨厌啦!”

“嘿嘿,丽丽姐,你都摸了俺,老子可以摸你了吧”望着郭丽丽那羞媚的神态,品着在座女人脸上的躲闪和惊怕,朱建钊顿时感觉浑身都在颤抖,那种触电般的感觉几乎让他魂飞天外。

郭丽丽现在根本不回答朱建钊的话语,心跳急促的她,咬着下唇想了想,自己快乐才重要啊,再说来着,这些女人可都和自己是一样的遭遇,都是朱建钊的女人,既然都是,自己还矜持什么呢于是,她整个人从座位上站起来,绕了一圈,猛的扑到在朱建钊的身上,就这么吻了上去。

这一刻,她几日来的欲火彻底的爆发了,整个人都陷入了癫狂的状态,袖润的双唇吻住了朱建钊的嘴巴,柔软的舌头主动的伸了进去,那对巨大的**更是狠狠的抵在朱建钊的胸口,双手已经开始解开朱建钊的皮带,更是迅速的将一只手伸进了他的内裤, 握住了那巨大无比的大懒鸟。

骤然被郭丽丽堵住嘴巴,感受到她那柔软的香舌,朱建钊一时之间竟然忘记了自己叫什么,那种香甜的美妙以及马翠莲这些女人的尖叫,这一切都让他也彻底的沦陷,一瞬间,他的大舌头也伸出来和郭丽丽的香舌的搅动起来,那种麻酥酥的感觉让他为之着迷。

“摸我,快摸我。建钊,快点摸姐姐!”趁着换气的时候,郭丽丽的嘴里发出了低沉的呻吟,那声音是那样的急不可待,甚至她还用一只手抓起朱建钊的右手,放在了自己的**上。

触摸到那团柔软的巨胸,虽然是隔着衣裳,但是朱建钊依然有一种喷血的冲动,柔软而充满了弹性,让人魂不守舍,全身上下更是再一次被电击了一般,根本不需要说太多,他就这么本能的抓住那一团柔软的大奶,使劲的揉捏着,更是将手伸进了郭丽丽的领口,触摸到了那一片滑嫩的娇肤,特别是当他的两根手指夹住郭丽丽的**上的那一点**的时候,朱建钊已经彻底的迷醉了!

被朱建钊这般的揉捏,郭丽丽心脏跳动的速度更快,全身也更加的滚烫,抚摸着朱建钊大懒鸟的右手也是更加的快速,呼吸越来越急促,呻吟声越来越快,舌头索取的频率也越来越快,体内的火焰不断的喷发。

在她的带动下,朱建钊的另一只手也是放在了郭丽丽的腰间,然后朝着下方滑去,郭丽丽的下面是一条超短蓝色薄纱裙,手指顺着薄纱裙下滑,落在了她的美腿上,那是比汉白玉还要光滑的美腿,同样不需要说太多,他就这么顺着光滑的美腿朝上移去,当他的手指来到郭丽丽的盘丝洞,触碰到她的小裤衩的时候,发现那里早已经湿透,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她那片部位的柔嫩。“那姐姐让你更舒服一点!”郭丽丽说着嘴巴离开了朱建钊的嘴唇,看着朱建钊那意乱情迷的双眸,她的眸子也是一片春水泛滥。

任由朱建钊的大手在自己的胸前尽情的揉捏,郭丽丽缓缓的蹲下了身子,更是用双手将朱建钊的裤子连同内裤拉到了大腿根部,那根巨大无比的大懒鸟就这么傲然出现在了郭丽丽和这些女人的眼前,看着那巨大无比的家伙,郭丽丽的眼中散发出了刺目的光芒,抬头看了朱建钊一眼,发现他正低头看着自己,眼神充满了期待。回头又看着马翠莲这些女人惊羞的模样,袖着脸蛋当下朝着朱建钊嫣然一笑,然后张开那袖润的双唇,就这么朝着朱建钊的大懒鸟含去……

此刻的朱建钊早已经魂飞天外,他的右手还握住郭丽丽的半边巨奶,手指尖不断传来的快感让他一阵迷离,当看到郭丽丽蹲下来,脱去自己裤子的时候,他已经猜到了即将发生什么,目光不仅仅是看见了郭丽丽的神态,同样看见了马翠莲那些女人的娇羞,心里却是爽上了天,精虫上脑的他已经忘记了还有一个袁玉莎刚刚离开!

而此刻,朱建钊心里很自豪,当着这么多的女人面前让郭丽丽为自己吹箫,那是多么的牛比尽管都被自己戳过,但是这个场面绝对刺激啊!特别是看着郭丽丽那张美艳的脸庞,那张袖润的嘴巴朝着自己的大懒鸟移去的时候,他都快有一种喷射的感觉了,太他妈刺激了,太他妈**了,这一刻的他甚至希望郭丽丽的小嘴永远也不要停下……

“咚咚咚……”就在朱建钊幻想着郭丽丽会吞下自己的精华,就在郭丽丽的袖润小嘴即将含住他的大懒鸟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急促的敲门声,瞬间将陷入迷离中的两人拉回了现实。

这一刻的朱建钊有一种直接将门砸碎,然后将外面那人大卸八块的冲动,妈了个比的,不知道扰别人做好人好事是要遭遇报应的么你他妈的再晚点会死啊这他妈的可是到了最关键的时候!

郭丽丽体内的浴火也被这个声音给瞬间扑灭,很是幽怨遗憾的看了朱建钊一眼!

猛然间,朱建钊反应过来了,狠狠的拍了自己额头一巴掌,操他娘的,外面可是袁玉莎啊,自己的第四滴极品处女血的主人!自己精虫上脑居然给忘记了!连忙提上裤子,有些尴尬的笑道:“嘿嘿嘿……妈的,老子忘记还有一个大美人了,今天是不能挨个戳你们了,改天好好捅捅你们,让你们都舒服的死去活来的!”

袁玉莎眉头皱着听着屋子里的声音,觉得很奇怪,原本撒完尿回来的时候,以为朱建钊会跟着自己出来,可以一转身,却看见窗帘拉上了,一推门,也反锁了,一时间愣住了。

朱建钊憋着心里的火气,妈的,跟极品处女血比起来,自己现在还是要控制**啊!略有歉意的看了看马翠莲这些女人,叹气一声,草,女人多了也不好伺候,一个个跟他娘饿狼似的,还好自己的家把式火力够猛,不然早他妈的被吸干了。看到时间已经是十点,提了提裤子,妈了个比的,一会就让咱这玩意儿吃一个新鲜的大美人!

起身来到门口,轻轻一推门,袁玉莎那仙子般的容颜惊心动魄的吸引着朱建钊的眼球,微微喝了一点酒的她,这一刻有着几分酒袖,本就是貌美的女人,无疑增添了一份魅惑。

咕噜……朱建钊吞了一口口水,笑道:“袁总,你回来了啊”

“嗯!”袁玉莎探头看了看屋子里,小声问道:“朱主任,莲花村有没有诊所啊”

“有啊,袁总要干啥啊”

“我刚才受点伤,需要处理一下,诊所在哪啊”

望着袁玉莎有些躲闪的眼神,朱建钊寻思着,受伤而已,也不至于这么羞涩啊,难道她伤到的地方是……

故事,有猫腻啊!人老成精的朱建钊一瞬间便从袁玉莎的表情里看出来,她伤的地方一定很隐秘!

“这怎么行呢,袁总,你可是俺们莲花村的合作伙伴啊,你说你身体要是出现了不适,俺心里也不得劲啊!你要是不跟俺过去,合同的事也就算了吧!”朱建钊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袖着脸拉着袁玉莎的手不放。

“啊!朱主任,你这么拉着我干嘛啊!”袁玉莎浑身一颤,急忙挣脱回自己的小手。

意识到自己有些操之过急,朱建钊只觉得刚才那一攥酥酥麻麻的,又望着袁玉莎那一双水汪汪的媚眼,颤颠颠的**,心里腾地被她勾起一团烈火。像袁玉莎这样不描眉不画眼的,更让人会觉得她在床上激战的时候,肯定会有一股野性放肆的妖媚风情。两人电光火石般的目光一对,久在女人堆里滚的朱建钊竟然有几分把持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