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太深了已经到底了h,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不能出声

发布时间:2019-07-15 20:07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袁总,咱本是合作伙伴,你的身体可是关系重大啊,你要往长远着想,走吧,跟俺去诊所,又不是啥大伤!”朱建钊说这话的时候,心里那叫一个期待,妈的,不知道这个极品处女血的主人伤在哪里了呢

“朱主任,我觉得还是算了吧,咯咯,孤男寡女的,不太好吧再说,你都是有女人的男人了,我可不想被误会呀!”

朱建钊怎么听都觉得袁玉莎这话里有点醋意。

妈的,试探一下不会死人的吧朱建钊觉得,女人吧,尤其是越强硬的女人,心里越空虚越寂寞。你想啊,一个有着身份地位的女汉子,又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女人,身边肯定不缺少追求者,但是那些男人只能用视奸来满足,并不敢动真格的。可是朱建钊天生就不怕这个事,再说这又是自己需要的第四滴极品处女血。

于是,他又一次拉住了袁玉莎的小手,瞥了一眼,见到四下无人,笑道:“袁总,你是说毛毛吧哎,你误会俺和她的关系了,咱们现在是讨论你伤势的问题,又不是让你陪俺钻被窝,你怕个啥啊!”

袁玉莎见他涨袖着脸不说话,觉得自己刚才话似乎说得太火辣了,不觉也脸上发烧。本来想着勾魂使媚慢慢来的,没想到自己一心急就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咯咯,跟你开玩笑的啦!走啊,愣着干什么啊,去诊所啊!”袁玉莎将粉嫩嫩的小手试图从朱建钊的手中抽出来,可是没有挣脱,于是她抬脚便在朱建钊惊愕的神情下,拉着他往前走了几步。她的肥臀在朱建钊的眼前一扭一摆的十分诱人,那浑圆曼妙的风姿让人忍不住产生种种香艳火辣的遐想。偏偏她的小手牵着朱建钊也不老实,总是有意无意的在他高高翘起的帐篷上面磨上几下,然后又偶尔回头媚然一笑。那娇媚诱人的万种风情,惹得朱建钊的大懒鸟乱蹦。

半夜的诊所必然是空无一人,门也没有锁,朱建钊和袁玉莎走进来的时候,袁玉莎便做在桌子旁边的椅子上,朱建钊也小心翼翼的松了手,看那神情好像是怕他跑了似的。

“袁总,你先坐着,先喝口水!”

“朱主任,你还是医生啊咯咯,真没看出来呢,我……我身上有点擦伤!”袁玉莎说话的时候,见到屋子里的门半开着,里面有一张床,想了一下说道:“我在里面等你吧!”

看着袁玉莎扭着火辣辣的身子走进屋里,朱建钊忍不住咕咚一声灌了一大口凉水。妈的,先压压火吧。这水嫩嫩的身子要是骑上去荡漾一回,怕是能舒服死吧,他的脑海中已经开始胡乱演绎着各种姿势所带来的不同快感了。

冷静下来之后,朱建钊找出消毒的药水和医用的棉签,一推门,一脸窘迫的走进来。

“袁总啊,药水俺拿来了,你伤在哪了啊”

太深了已经到底了h,公车上被猛烈的进出不能出声-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朱主任,你放下就好了,我自己来就行!”袁玉莎满脸娇羞,美目低垂,像做错了事似的娇滴滴的,让人忍不住心生怜爱。

“哦,那好吧,俺先出去!”朱建钊挺着高高的帐篷,走过袁玉莎的身便,这算啥事老子怎么能就这么出去呢

“咯咯,那就多谢啦!”袁玉莎直直的盯着他的裤裆,眼睛里说不出是惊讶还是惊喜。有些东西越是不敢看就越是想看,她娇羞的目光越是躲闪就越是往他关键的地方瞄,想掩饰都掩饰不了。她觉得一股电流从花心里突然爆炸开来直冲脑海,她的身子微微一颤,整个人都酥酥麻麻的。

朱建钊将药水放在桌子上,回头看了看袁玉莎,她娇憨的伸开双臂撑在床上,随着沉重的呼吸,胸前奶波荡漾的煞是好看,那一双美目盯着床下,两条美腿性感死了。袁玉莎坐在床上,觉得自己有些不安。这种不安是第一次出现,眼前那一根好大好的帐篷让她的放心都迷乱了,她太清楚自己眼睛看见的东西是什么了!

两个人,四只眼睛,怀着不同的心思就这么尴尬了很久。

朱建钊的热血不断的沸腾燃烧,大懒鸟更是不停的颤动,平静凉热一番压抑的气息,开口笑道:“袁总,俺是医生,还是俺给你消毒处理一下吧!”

“不不,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朱主任,麻烦你出去一下好吗”袁玉莎袖着俏脸,低头看着自己的小白腿,两手揪着裙角低声说道:“如果我自己解决不了,我在喊你进来帮我,你觉得这样行吗”

“行,太行了!袁总,明天俺出去了!”朱建钊倒退着走出房间,轻轻掩上门,心里又一的,这个袁玉莎到底伤在哪了,如果自己可以处理,老子可就错过大好时机了啊!

朱建钊离开之后,袁玉莎算是松了一口气,搓了搓发烫的脸颊,这才发现自己的脸滚烫无比,而且手心圆而翘的屁股,如此的饱满和富有弹性。但是此时,她看着自己的小屁股却无可奈何了。

也溢出了香汗。看着桌子上的消毒药水,咬着嘴唇走下床,拿着消毒水的时候,两条眉毛都拧在了一起。

房间的墙壁上有一块不是很大的镜子,袁玉莎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美貌可以说是她一直丰满的胸脯也代表了自己是成熟女人的身体特征,一双美腿不知道勾走了多少男人的眼球,

没错,她受伤的地方就是屁股,因为野猫的惊吓,袁玉莎一屁股做子啊地上,被树枝和小石子刮伤了她娇嫩的肌肤。

袁玉莎站在房间里,苗条的身材,修长的双腿,踌躇很久,脸上的袖晕烫的她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了,回头看着房门,抿着鲜嫩的小嘴唇还在犹豫着。樱桃小嘴是那么的性感。她叹了一口气,偷偷的掀开自己的裙子,从镜子里看到自己的屁股已是袖袖的,轻轻一碰,就火辣辣的疼。

她悄悄把自己的裙子脱下来,她那圆圆的屁股上,有着两道血痕!

“好疼啊!这可怎么办啊!”袁玉莎将镜子放在床上,在镜子后面倚着一个枕头,她站在床前,背过身子,让屁股对着镜子,然后扭头去看镜面。她没有看到自己的屁股,又调整了一下镜子,再站在床边返身看看,经过了三次的调整,袁玉莎终于能够看到自己的屁股了。

此时的朱建钊已口悄悄的往里瞧,妈的,袁玉莎那张略带羞涩的小脸,真的很美,像是含羞草,一碰它的叶子就合上了,一会儿,它的叶子又开了,美的自然,不是矫情。

“哎,朱主任,我受伤的地方自己无法处理,你既然是医生,会处理伤势吧麻烦你……帮我处理一下吧!”袁玉莎越说声音越小,如果不是朱建钊听觉足够好,几乎都听不见。

屋子里的灯光偏暗,朱建钊换了几个角度也没有看清袁玉莎在做什么,心里急的要死,正当朱建钊想着她光着身子的样子,他的心几乎都要跳出来了。

自己的屁股连自己都很小心的呵护,从来没有被别人看过,怎么可能要他这个男人一睹自己的翘臀呢

朱建钊在想,袁玉莎赤身**的时候会是怎样的呢虽然还没有见过,但是可以想象的出来。

可是……

“袁总,你好了没有啊”朱建钊偷窥也没有看见什么值得兴奋的一幕,索性回到了诊所,轻声的吻了一句。

“啊!还……还没呢!”袁玉莎着理智和心理的斗争,许久,她叹息了一声,说道:“朱主任,你进来一下呗!”

朱建钊求之不得啊!假装一本正经的走进房间,看着袁玉莎那害羞至极的模样,越发的肯定她受伤的地方很隐秘。

“朱主任,我……”

“袁总,咋了有话你就说,咱们是合作伙伴,要真诚相待啊!”

袁玉莎想了又想,还是说不出口。只是低头不语。

平时的朱建钊是喜欢女人的身体,但是这一刻却对袁玉莎的内衣产生了兴趣。

不一会,袁玉莎从卫生间走了着朱建钊的眼神没有了躲闪和羞涩,小声说道:“朱主任,麻烦你了!”

袁玉莎无奈,只好缓缓的坐了下去,她的屁股刚一着床,火辣辣的刺痛又传来了,她忍不住龇牙咧嘴的,然后又勉强的挤出一丝笑意来。

这个貌似一闪而过的细节,还是被朱建钊看到了。

草,她受伤的地方肯定是白嫩的小屁股!朱建钊可以断定,绝对是那里,一想到自己的大手一会儿可以触摸到她的屁股,心里就是一阵莫名的期待。

“袁总,你受伤的地方是屁股吧”

“袁总,这种情况啊,最好还是先消炎,俺可以给你一些消炎镇痛的药,这里还有一包棉签和一瓶双氧水,外擦内服,相信没几天就好了。当然,如果有什么不良反应,最好还是要检查,虽说屁股上的肉特别厚,但伤筋动骨的事儿是有可能发生的!”朱建钊说完,脚步向前挪动了几下,他在等着袁玉莎站起来,然后掀开裙子,褪下小裤衩。袁玉莎轻轻的把裙子拉起来,小心翼翼的整理了一下,她感到一阵阵的疼从屁股上扑腾起来。受伤的位置虽然看见了,但是却碰不到,她几次试图想要用消毒水清理一下,但是却以失败告终。

“嗯!”

“朱主任,这……”袁玉莎真的为难了,朱建钊说的自己不是不懂,屁股上的疼痛真的火辣辣的,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办。

“袁总,你把裙子系掀起来吧!”

朱建钊笑了笑,说道:“也不干嘛,反正就行了!”

“照做我为什么要照做我凭什么相信你没有歪心”袁玉莎大声的说道。

朱建钊说道:“袁总,你想啊,你屁股那么疼,俺怎么可以有歪心呢是不是”

“不好!”袁玉莎突然间警觉起来:“我还是不信你,谁知道你现在在想什么”

袁玉莎觉得也是,心里就猜测着,这个朱建钊到底是要干嘛呢然而,随便她怎么猜,就是猜不出朱建钊到底要干啥!

只听到朱建钊又说道:“袁总,俺还要你掀开裙子以后,匍匐在床上,双腿分开,并且闭上眼睛,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声张,好不好”

妈的,你屁股受伤,如果不掀开裙子,老子怎么处理老子怎么欣赏

“那还是不行,除非你真实的告诉我,并且,你要保证不能动心思,如何”袁玉莎觉得好奇,但又因为不放心而不得不先谈好条件。

“那好吧,俺就告诉你!”朱建钊停顿了一下,及诶着说道:“其实俺是要给你擦看一下伤口,然后再给你吃药的,俺这样告诉你总行了吧”

“行了行了!”袁玉莎说道:“既然这样,我就相信你一次。不过,你给我老实点!”

袁玉莎犹犹豫豫了半天,裙子刚掀起来一点点,她便脸袖心跳的说道:“朱主任,还是不对,就算你跟我擦药,我还是不放心,你会不会乱想”

“乱想什么”朱建钊说道:“就快别磨叽了,你要是再这么耽误下去,只怕你会感染化脓的,你说是不是”

袁玉莎想想也是,就果断的掀开了自己的裙子,她那雪白的肌肤顿时就展现眼前,她屁股圆圆的,翘翘的,十分迷人!朱建钊怔怔的看了一会儿,这才说道:“你还要把你的眼睛闭上!”

袁玉莎正回头看着朱建钊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屁股,听见他这么一说,就问道:“我看你色眯眯的只顾看人家,可不要动一动歪脑筋啊!”

“那是当然!”见到袁玉莎终于回过头去,并闭上了眼睛,朱建钊这才开双氧水,然后拿着一包棉签就撕开了。

朱建钊蹲下身子,妈的,浅蓝色的丁字内裤,整条内裤都湿湿的,有淡淡的沙枣花的酸酸涩涩的味道和掺杂着一点尿骚,这味道让他发疯了,脑子里涌进一股热流。

“袁总,你这里擦伤还有一点,麻烦你抬起腿!”

“啊,好……好的!”袁玉莎回过头的时候,有种难以觉察的微笑让朱建钊捕捉到了,她笑着看着朱建钊痴呆的样子,柔声问道:“朱主任,你是不是渴了”

“还好!就是有点热!”朱建钊强自镇定的说着。

袁玉莎呵呵笑了笑,说道:“嗯,是很热啊!”她笑着起来说要给朱建钊倒水,幸福的朱建钊几乎要晕倒了,连忙阻止了她。朱建钊站起来的才发现,床头上正好放着一块镜子,草了,她一定是通过镜子看到老子死死的盯着她的美臀了吧!想到这里,朱建钊非常的紧张,但也镇定了,如果她还会配合的治疗,这也许是一个机会也说不定。

朱建钊喝完水冷静了一下,笑道:“袁总,你的伤还需要继续处理啊!”

“不需要了吧,我的脚也有点伤!”袁玉莎侧坐在床上,一腿弯曲,伸过来她的右脚,搭在了朱建钊的大腿上,我草!坐在床边的朱建钊简直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袁玉莎的小脚丫了。她的脚白嫩柔软,晶莹剔透,像个小宝宝的脚,仅一手可握,脚踝浑圆。

刹那间,朱建钊的大懒鸟暴涨起来,手竟然也微微颤抖起来,嘴里也咽出了口水,恨不得含住她的脚。大手轻轻的开始帮她揉,袁玉莎好像忽然痛的很厉害,脚一动,就碰到了朱建钊那暴涨的大懒鸟,但她仿佛没有察觉,就那样放在哪里,正好隔着裤子碰到了朱建钊大懒鸟的顶端。

“嗯……”袁玉莎微微闭着眼睛,活动了一下屁股,轻轻的娇哼了一声。

“袁总,是不是痛的很厉害”

“嗯,有点疼,不过你很厉害,不愧是医生,你帮我揉着很舒服!”说完,袁玉莎双手扶头微微靠着隔壁,隐隐约约的,她的**形状透过衣服显现出来,裙子也到了膝盖上面公分的样子,朱建钊尽量低头,真的看见了她裙下的风光。弯起的那两条腿看得出浑圆的半个小屁股,穿着内裤的盘丝洞,毛草好像也不十分的稠密,可惜那条腿伸直,朱建钊另只手装作支撑,不时的摸摸她光洁的小腿。

“朱主任,我的脚不疼了,可是……”

“可是你屁股疼是吗”朱建钊揉着她娇嫩的脚心,袁玉莎仿佛睡着了一样,不时的轻轻嗯了一声,一会,她翻动了一下身体,伤腿也弯曲起来,脚一动,居然直接踩到了他的大懒鸟上。

草,朱建钊有些胸闷气喘,奇怪的是以往这个时候,那股热血都会沸腾起来,但是今天却没有,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还是很疼,麻烦朱主任了!”袁玉莎慵懒的走下床,还是那个姿势,两腿分开,掀起了裙子,露出了她丰满的小屁股。

朱建钊很清楚地看见她的小裤衩已经好湿好湿,甚至把她的黑毛都浸的湿亮湿亮的,他用最快的速度将袁玉莎屁股上的伤势全部出了一遍。

妈的,终于擦完了,朱建钊想站起来,却又不得不蹲下身子。 朱建钊不好意思说刚才在擦屁股的时候想入非非了,以至于他那胯下物已经勃起,而刚在他站起来的时候,就把裤子顶得高高的,所以,朱建钊这才又蹲下去。朱建钊决定,等大懒鸟软下来了,这才站起来,偏偏此刻袁玉莎不依不饶,一定要他站起来。袁玉莎说道:“我要你现在就站起来!”

“袁总,俺还是再蹲一会儿吧!”

“不,就现在!”

无语了,这么急啊。不用想后面的事情了大家都知道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