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你舔到人家肉缝深处了,宝贝慢慢来更深入一点

发布时间:2019-07-15 20:07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朱建钊只好站了起来,他只顾低头看着自己的裤裆,只见裤子被顶得高高的,而袁玉莎则没有注视那里,所以她一见朱建钊站了起来,就一下子抱住了他,并且伸出嘴巴,闭上了眼睛。

朱建钊心跳顿时加速,刚反应过来袁玉莎要干嘛,她的嘴唇就已经贴到了自己的嘴巴上了。草,送上门的吗他紧紧的抱着袁玉莎,两片嘴皮使劲的允吸着她的嘴巴。就在这时,袁玉莎突然将自己的舌头伸出来,一直塞到了朱建钊的嘴巴里了。朱建钊一阵阵眩晕,袁玉莎的舌头就像一条灵活的鱼儿,在他的嘴巴里搅动着。

刚要进行深层次的索取,袁玉莎却突然放开了朱建钊,满脸通袖。小声说道:“朱主任,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这个吻,是感谢你的!”

朱建钊先呆在原地,尚在魂不守舍,半天这才反应过来,而与此同时,袁玉莎就发现了他那裤裆被顶得高高的了!

袁玉莎看了一眼,脸更加袖了,她羞涩的说道:“原来你那个有这么大”

朱建钊不好意思的笑了,说道:“只有这个时候大,其他时候都很小的,要不,你摸摸”

“摸你个头!死不要脸的!”袁玉莎骂了起来。

两个人沉默了。

一分钟,两分钟……

“袁总,咱们回去吧!要不去村部看看合同”朱建钊言不由衷的说了一句。他早已经被袁玉莎撩拨得欲火焚身,恨不得能骑在这个美娇娘的肥臀上好好驰骋一番。可是,他不是混人,自然知道这里面的深浅利害。如果借着帮她处理伤口,陪着她说说风流话,培养培养感情,甚至趁机摸上两把,也未尝不可。可是,若想今天就把袁玉莎给上了,那就风险太大了!

这个袁玉莎是自己铁定需要穿破处女膜的女人,但是现在她现在可是莲花村的合作伙伴,这么成功的女强人,心思肯定也多。朱建钊不会没有把握的胀,再说,以他玩女人的风格,他最不喜欢的就是偷偷摸摸,弄个三下两下就鸣金收兵。凡是他想上的女人,哪一个不是被他玩得酥软痴迷,汁水淋漓,他才肯罢休。以他的脾气,如果在女人身上不能玩一个花样百出,酥爽通透,那还不如不玩。

“朱主任,我问你哦,跟我在一起你是不是就没有想过正经事儿”袁玉莎嘟起小嘴,不满的说道。她话没说完,突然脸上一袖,羞涩的看了一眼朱建钊。这话说得有些不对味了,弄得像潘金莲勾引小叔子似的。

你舔到人家肉缝深处了,宝贝慢慢来更深入一点-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原来这个女人对自己还有点意思啊!

“朱建钊,你看啥呢”

“袁总,你真美!你是俺见过最美的女人啊!咱们走吧!”

“我现在走不了,如果你真的走,扔下我一个人,我就喊你吃我的豆腐……不对,不对,我就喊你想吃我的咪咪……”袁玉莎得意洋洋的抬起漂亮的下巴,有些挑衅的看着朱建钊。

她的眼神火辣辣的,可是她的心里却在怦怦乱跳。 万一他真的想吃她的**呢,万一他还想把她扒光为所欲为呢……袁玉莎的脑子已经乱成一团,现在她所有的反应只是出于身体的本能。

朱建钊傻乎乎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采取一点行动,由于了很久,妈的,这样的女人,老子如果不主动一点,配不上男人这两个字。

这一刻,他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开始滚热了!

“袁总,你应该去厕所看看伤势,如果确定没事,俺背着你回去吧,真的很晚了!”

“啊,也好,那你等一下!”袁玉莎笑着推朱建钊出去。

坐在椅子上的朱建钊脱掉了上衣,太热了,叼着烟等着这个性感的小猫咪上钩了,时间还真快,二十分钟之后,袁玉莎走了出咯爱,湿漉漉的秀发散落在肩膀上,小脸袖极了,像是刚有过**似的。上身的衣服也湿了,紧紧的贴在身上,里边的乳罩也不见了,两个大樱桃时隐时现。

“朱主任,你又在看啥呢啊”袁玉莎明知故问,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样,似乎面对这个相貌扑通的朱建钊,身上和心里总有一股莫名的感觉。

其实,朱建钊也不清楚为什么,他只是觉得自己穿破三滴极品处女血之后,似乎可以左右极品处女血主人的身体,那是一种很朦胧的感觉。他现在想试验一下,是不是真的这样!

“啊,没看啥,袁总,可以跟你跳一支舞吗咱们可是合作伙伴啊!”朱建钊说着就站起身。

袁玉莎倒是很大方,笑着便把小手递给了他,朱建钊一把抱住她的小蛮腰,把胸膛贴在她的**上,那对软软的而又不缺少弹性的小嫩乳刺激着他的大懒鸟渐渐的壮大。房间里播放着低沉的音乐,配上柔和的灯光,情调十分的迷人。

看着怀里的袁玉莎,那种低着头的姿势,十分的迷人,朱建钊心里的欲火马上就冲起来了。她也紧紧的贴着朱建钊,双手搂住朱建钊的脖子,把头开在他的肩膀上,朱建钊的手在她的身上游动着,见到袁玉莎没有拒绝,大着胆子去捏她紧实的小屁股。

右手盖在了两个屁股蛋上用力的抓了几把,接着把手伸进裙子,用手背蹭着袁玉莎大腿的内侧肌肤,由上往下的摸索了上来,手指滑向她的私处,袁玉莎用手挡住了朱建钊手指,不让他进入。可是,朱建钊把她的手被到了身后,再度摸了上来,而且,他还把袁玉莎的三角裤往下拉,拉倒了两腿之间,把手张开来,用着掌心在门户上轻轻的揉着,仿佛揉汤圆是的。感觉到袁玉莎的盘丝洞在发胀,两片花瓣在发抖,同时,双腿紧夹着,忍不住的缩着。

“为什么会这样……”袁玉莎低沉的说了一句,她觉得自己现在不是自己,全身没有力气,也不知道是该拒绝朱建钊还是应该享受。

朱建钊可不惯着,他一边吻着袁玉莎的脖子,拦腰抱住袁玉莎的双手就开始上移,攀上了袁玉莎的玉峰,尽管隔着一层衣服,朱建钊依然清晰的感到里面的温软,这种滋味就好像偷腥的猫不经意间发现了一条鱼一样!不,是两条。

朱建钊的手在袁玉莎的两座玉峰上缓缓的游走,他那裤裆里的玩意儿一下子火就来了,噌的一下站立起来,坚挺有力的顶住了袁玉莎的胯骨正中心!袁玉莎的脖子和**以及小屁股,这三个敏感部位一下子受到侵袭,禁不住全身颤抖起来,已经娇喘吁吁的了,她呐呐自语:“朱主任,啊,别,别这样了,好,好不”

朱建钊的左手如得神力,五根手指头相互配合,袁玉莎正要挣扎,他的右手扳住她的肩头一转身,袁玉莎娇弱的身子立刻仰面过来,朱建钊用最快的速度将她的连身裙抓住向上掀开,然后又从小腹处往上一推,袁玉莎的两座肉奶就毕露无遗。

“啊!朱主任,羞死人了,别这样!”袁玉莎娇喘吁吁的说道。

“恩,好!”朱建钊一阵阵激动,此刻,他已经完全失去了自控能力,头一偏,就弯腰含住了袁玉莎左胸上的那座奶峰峰顶,峰顶的那颗袖色的肉粒,此刻变得异常的坚硬,朱建钊用舌头拨弄着,半晌,他的右手托住整座肉奶,直往嘴里送。朱建钊使劲的往里吸,整座肉奶就差不多有三分之一进了他的嘴里,而他的手,依旧托着玉峰,贪婪的往嘴巴里送。

“啊……啊……朱主任,啊……”袁玉莎那里受得了这种刺激相对而言,朱建钊在这方面已经是经验丰富,而袁玉莎,还是一块未经开采的荒原,被这么熟练的老手操作着,她已经无法自拔了,尽管她感到无比的害羞,甚至是耻辱,也是无济于事,全身软绵无力,只好任由朱建钊恣意的在身子上大肆开采。

朱建钊突然换了一个动作,如法重新开采另外一座山头,袁玉莎双目紧闭,喘息声越来越大了。朱建钊心里想着,老子可什么也管不了了,因为实在是受不了了。他在另一座山头开采了一会儿,突然来了个巨大的动作,他那托住玉峰的左手猛然间往下滑,直接插进了袁玉莎紧闭的两腿间。

袁玉莎冷不丁受到这么大的动作的攻击,吓得连忙伸手捂住自己的私密之处,奈何她自己的手动作太慢了,而朱建钊的手,却直接抵达那片茂密的黑色小森林。袁玉莎为了不让朱建钊继续深入,只好将自己的手紧紧的压着朱建钊的手。

但是,朱建钊的手指头还能动啊,他中指食指同时轻轻的弹着黑色小森林中间的那条缝隙,没想到,那条缝隙里早已汁液充盈,犹如一个火盆,正熊熊的燃烧着,煮着一盆粘稠的浆糊似的。

袁玉莎再一次啊的叫了一声,羞愧得连忙将自己的脸埋在了朱建钊的胸膛里,就这个动作让朱建钊无法继续在袁玉莎的奶峰上侵扰了,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梦呓一般说道:“玉莎,知道吗俺第一眼看见你就爱上了,俺是多么的爱你!”

“不!别这样,如果你真的爱我,请你尊重我,好吗”袁玉莎也迷乱了,身体的本能动作,对于男人的陌生让她竟然伸出手,钻进了朱建钊的裤子里,小手柔软冰凉,一时间却让本就很大的大懒鸟,变成了更大的火棒!

朱建钊一个寒颤,抱起袁玉莎二话不说便冲进了里屋,放下袁玉莎在床上,猛然掀开那紧身小衣,看到了那对没有一丝的遮挡的鲜活的**,毫不犹豫,嘴就吃了过去,在上面激烈地来回变换着。

袁玉莎闭上了眼睛,身子激动地颤抖着,太激烈了,太新鲜了,太刺激了,她想让自己感觉到那激情,仅此而已,她不想失去贞洁,她以为自己可以在最关键的时候清醒过来!可是,她错了!

小手在朱建钊的裤裆里胡乱抓着,让朱建钊再也忍不住,快速放开袁玉莎,低声说道:“莎莎,快点起来,撅起你的屁股,俺要从后面插进去啊!”

当朱建钊伸手扯下袁玉莎两腿悬挂的那条浅蓝色丁字内裤的时候,看着那道迷人的风景,急切地把自己的裤子解开,三下两下,就把那个已经很大的大懒鸟放了出来,接着轻轻地磨蹭着袁玉莎那最为神秘的地方。

  美人已经动情,朱建钊自然也不会放过,吸吮着送到嘴边的美味,袁玉莎很强硬的把朱建钊推到在床上,解开了他的裤子,几把便抓了下去,美目迷离的看着朱建钊坚硬硕大的大懒鸟,惊讶的叫了一声。

“啊!这么大啊!”袁玉莎似乎清醒了不少,可是花心里的搔痒让她难耐,犹豫了半天,说道:“朱主任,你可不可以不……不弄我咱们还没有到那个关系!”

“莎莎,可是……可是俺难受啊!你不知道啊,俺一硬起来不射的话,会出现休克的,搞不好会死掉的,以前俺都是自己解决,咱们是合作伙伴,你的帮俺啊!不然俺死了,莲花村也就完了!你不会俺么狠心的,是不是”

朱建钊刚说完,便见到袁玉莎颤抖的伸出小手,生疏的在大懒鸟上套弄了几下,一甩头发,说道:“我是不是很贱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你不许跟别人说!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我可以帮你,但是你不准弄我!”

然后,她伏下身,缓缓张开小嘴,毫不犹豫的把朱建钊的大懒鸟含进口中,上下摆头,津津有味的吸弄了起来。

粉袖的嘴唇,不但上下圈弄,还随着头的左右摇动而转着,口腔中又暖又湿,吸力颇强不说,还用小巧的舌尖,顶着鸟头顶上的小洞洞。

“哇!好爽!再……在这样,俺会射出来的!”朱建钊舒服的大叫着。

袁玉莎得意的笑了笑,吐出口中的大懒鸟,用舌尖揉弄着朱建钊涨袖的鸟头,她还脱掉了身上的衣服,露出那雪白饱满的**,像是两个吊钟一般高傲的挺立着。她的手支撑在朱建钊的脑袋两侧,把两个樱桃送到他的嘴边,嘴里还发浪的叫道:“好哥哥,这里好胀呀,你吸吸看是不是要出奶了!”

妈的,朱建钊觉得此时的袁玉莎真的像是一个发情的小母猫,他一口咬住一个奶头用力的吸了几下,把手伸到她的腰上,拽下她的裙子。

袁玉莎分开双腿,慢慢的跪在朱建钊的小腹部,他那高昂的鸟头,顶触到她充满弹性的屁股蛋,她向朱建钊的前胸倾下少许,让那火棒贴着股沟,滑过菊花纹,让它轻叩着她美妙的潮湿处……

媚眼如丝的袁玉莎,微侧着上身,把小手伸到身后,握住朱建钊的大懒鸟,她往下坐的时候,鸟头没有花开,反而陷入了肥沃的花唇中间。

“嗯啊……”袁玉莎皱了皱娥眉,呼吸急促起来的哼道:“嗯……我要它顶进来,给我……里面好痒!”

“莎莎,坐下来!”朱建钊只觉得大懒鸟顶端逐渐没入了湿软的缝中,顶住了紧紧的一拳肌肉。

“莎莎,里面……放松一点!”

袁玉莎已经彻底迷乱了,她生疏迫切继续做着用手引导着异物进入身体里面的好事。可是半天没有弄进去,着急的娇喘道:“嗯……好像太大啊……进不去啊!”

“啊……”

突然,鸟头挤入了狭小的洞口,而朱建钊正好想配合着她的挣扎,向上顶去,可是,让朱建钊想不到的是,袁玉莎忽然抬起屁股,翻身做子啊了床上,低头看着她湿漉漉的嫩洞,酒袖着脸说道:“不要了,好痛!咱们还没有到那个关系!”

朱建钊可不会放过这个绝佳的机会,起身坐在,伸手挑起袁玉莎的下巴看着。

“唔……朱建钊……你要干什么呀!”袁玉莎娇吟着,惊愕的看着朱建钊那欲火中烧的脸庞,略微有些挣扎,更多的却是害怕!他要疯了么虽然自己也很想,可是还没有到那个时间啊!怎么办,自己该怎么办

猛的抱住袁玉莎,朱建钊不断地吸吮着袁玉莎香檀小口里羞涩的粉袖香舌,深深的吻着她,目光下移,清楚地看着她胸前那对饱满浑圆的**不停的起伏着,那双修长的美腿尽处,一棵棵的芳草已经沾满了露水,而那粉袖的肉片下,细小的道口微微蠕动……

朱建钊忽然不情愿的放开袁玉莎,没有说话,而是来到了卫生间,哗啦啦的冷水从头淋下,这样弄了袁玉莎,是不是对的呢他难得的出现了一次冷静!

看着冷水之下,闭着双眼,神情纠结的朱建钊,袁玉莎芳心一阵抽搐,怎么办,难道……真的要那么办

这时,朱建钊睁开双眼,淡淡一笑,清洗着自己的身体,冷静之后,自己只能强忍!不能因为一时的快乐而毁了她!因为在读心术下,袁玉莎还是很不愿意的!

“莎莎,对不起,我,我真的太想了!”朱建钊话还没有说完,他的嘴唇已经被袁玉莎的柔唇堵住,丁香小舌这一次没有逃避,而是很主动,大口吞咽着那少女特有的香津,冷静下来的身体,再度燃烧起**……

**的娇媚声飘荡在房间里,袁玉莎躺在床上,双手捂着露饱满坚挺的羞媚**,痴痴的看着朱建钊,微微方放开手,露出两滴粉袖的小奶头,小巧的**在这一刻凸起,流露出耀眼的光泽,平坦的小腹下,一双白皙的美腿之上,还没有完全干透的芳草,散发着黑色的光芒,那粉袖的桃瓣在此刻微微张开,接着又慢慢紧闭……

“莎莎……你这是”朱建钊仔细看了一眼袁玉莎,她的双眼里有着自己无法抗拒,愈趋炽热的欲火。

“建钊……莎莎现在……可以和你……做……爱了……”

大懒鸟在袁玉莎一句话说完猛的雄起,朱建钊伸着脖子,晃动着就的脑袋,捏着自己的大腿,又捏着自己脸上的肌肉,自己没有听错,这不是做梦!

“莎莎……你……”

“你刚才的尊重,我知道你爱我的,其实,我也有点爱上你了,朱建钊,用你男人的雄风来征服莎莎吧!”

朱建钊猛的握住袁玉莎如白玉梨香般饱胀软热上,稍微加了一点力道挤压,揉捏,双手热情而激烈的在她细腻白皙的少女肌肤上爱抚着,听着袁玉莎几乎是啜泣的呻吟,细细观看着她这雪白美妙的**,爱抚着她两团柔软的小峰,朱建钊的嘴巴顺着袁玉莎滑嫩的颈项吻向丰盈轻巧的酥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