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小黄文肉肉特别多_xo别停下好难受嗯xoo,放荡护士口述

发布时间:2019-07-15 20:08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朱建钊一眼便看出袁玉莎此刻的心里,一把抱住她,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抚摸着她柔顺黑亮的头发,笑道:“莎莎,其实你注定是俺的女人,跟你说你也说不要明白,不过你放心,老子会对你好,而且还是一辈子好!”

“嗯!其实我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在我单独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的身体会出现一种莫名的渴望,也就是这种渴望才让我……”袁玉莎越说声音越低,到最后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一样,她的小手紧紧的搂着朱建钊的腰,不知不觉之中居然熟睡过去。

看着怀中美人的睡姿,**之后的袁玉莎有着更加惊心的美,全身的肌肤都雪嫩细白,朱建钊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拿起衣服遮盖住她的身子。经过这么长时间的造爱,他也觉得有些困意,于是躺在袁玉莎的身边,抱着这个大美人沉沉的睡去。

清晨,袁玉莎一睁眼便看见躺在自己身边的朱建钊,羞得她闭上了眼睛,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两边的脸颊火烫烫的……

习惯早起的袁玉莎以为自己做了春梦,可是这会才知道,原来自己的身边真的躺着一个大男人朱建钊,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朱建钊那健壮的身体,芳心居然一阵悸动,小妹妹里也喷出了大量的泉水,连忙穿上裙子,不敢作声。

一男一女在诊所的床上,寂静了很久。忽然有一双手掀开了袁玉莎的下身的裙子,一股热气伴随着温暖椭圆的形厚肉片在她**裸的喷泉口用力舔舐了起来。

朱建钊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袁玉莎觉得自己好羞耻,好放荡!她应该把朱建钊用力推开的,可是,下体传来强烈的快感,却是那么的刺激。

朱建钊的舌头是那么的灵动,那么的有技巧,将袁玉莎每个敏感点都照顾的无微不至,袁玉莎芬芳有紧窄的花径不断抽搐,从四面八方层层叠叠的包住那条舌头,幽径里的舌头不住的挣扎抖动,让袁玉莎的**一次搞过一次,充满幸福的快感让袁玉莎忍不住的**出声。

“建钊……哦,天啊!喔,就是那里……”从来没有想过的淫词浪语,让袁玉莎的羞涩突破了临界点,变成了放浪形骸的纵声娇啼……

“啊……天啊!好痒啊……你好会舔人家!”

“啊……建钊,你好厉害啊,在里面一点!”

“喔……你怎么都知道人家那里在痒我都个还没说呢,你……你就已经舔到了!”

醉人的芬芳弥漫在孤男寡女的诊所里,男人的**和女人的骚浪,都被袁玉莎这股馨香再度带上了高峰。

朱建钊双手扒开袁玉莎的肉片,隔空搔痒的舌技施展的淋漓尽致,坚硬无比的舌头一下子塞满了袁玉莎的窄道,充盈的肿胀让袁玉莎觉得他的舌头甚至都顶到了自己的花心,让她的快感再度沸腾,兴奋愉悦的差点要昏过去。白皙的迷死人的娇肤上有着点点殷袖,那并全是朱建钊的杰作,很多是袁玉莎自己搓揉按捏出来的。

小黄文肉肉特别多_xo别停下好难受嗯xoo,放荡护士口述-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莎莎!”朱建钊心底的欲火一下子又高涨了,刚想来一个晨练的时候,却听见诊所外面掠过一长串的轿车马达声音。

袁玉莎也听见了,在这急促的声音之下,她燃烧起来的欲火也变得安分起来,连忙穿上衣服,笑道:“现在我是你的女人了,也不差这一会儿,建钊,村子里好像来人了啊!”

朱建钊翻身下床,穿上自己的裤子和衣服,拉着袁玉莎的胳膊便走出诊所。

“莎莎,好像是县里来的人,我们去村部,顺便把合同签了吧!”

“我整个人都是你的了,还签什么合同,大笨蛋!我就不过去了,我先去表姐那坐一会,下午我也要回去了,县里生意还需要我一手签字之后,他们才会去执行!”袁玉莎松开朱建钊的大手,甜蜜的献上一吻,幸福的转身离开。

妈的,又干掉了一个女人,朱建钊望着袁玉莎的背影,转身看着村部,心中有所疑惑,加快脚步走了过去。

奔驰轿车停下之后,在朱建钊已经走进的身体和视线之下,从轿车里走出来一个人,一见到这个女人的侧脸,朱建钊的心就是一阵紧张……

妈的,李静兰来老子这里做什么呢

“哎呀,这不是李县长吗这是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啊!”朱建钊远远的便开始起了招呼,自己弄了人家老娘,这会儿才知道什么叫做贼心虚,面对李静兰这样聪明干练的女人,一个不留神可就玩完了!

“哎呦,朱主任是个大忙人吧”李静兰四下看了看,笑道:“以前的莲花村不知道是什么样子,不过现在看起来还不错,你哈斯真有两把刷子!”

说着话,李静兰拎着办公包便走近村部的办公楼,望着她穿着白色衬衫,紫色短裙,脚下一双黑色绒布尖头高跟嫳屑,并没有穿丝袜的美腿,走起路来的背影显得性感迷人。朱建钊久未活动一下脚步,面对李静兰,他真的有点发毛,单凭这个女人的关系网和那一手掌握的资料就让人心生胆颤。

李静兰的眼光很毒辣,朱建钊虽然没有做出什么轰动的事情,但是他的心机却让她不敢小觑。面对曾经辉煌的张喜成,不知道有多少人翻了跟头,可是朱建钊却没有,这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他有着别人无法比拟的缜密心思。

“过来签个字,等到选举的时候,县委会依法办事,不过他们都是垫脚石罢了,你几乎已经被县委和市委内定了,你好好工作,大好前途等着你呢!”李静兰看着朱建钊那刚毅的脸,想起曾经旖旎的一幕,忽然变得有些羞涩起来。

这一刻的李静兰着实让朱建钊惊掉了下巴,刚才还好好的一个县长,现在却变成这般的妩媚动人。谁也不会想到她会是这样,见到李静兰几次欲言又止的神情,朱建钊便知道这个娘们有事。

“李县长,有什么吩咐你尽管说吧!别藏着掖着了,俺要是能走出这莲花村,你可是功不可没啊!”(乡)(村)(小)(说)(网)(首)(发)

“朱建钊,说句最真心的话,我真的希望你可以走出莲花村,在这个险恶丛生的官场之中拼出你的天下,我也希望有那么一天你可以替我解决我办不到的事情,如果你做到了,我这个人就是……就是你的!”“李县长,喝杯水凉快凉快,你一会还要去别的村子吧”朱建钊递上来一杯水,居高临下,李静兰的衬衫里面,无法掩盖住高挺的肉奶,入眼一片雪白的乳沟,深不见底,撩人心魂。直把她眼睛看直,这女人还真是内在骚劲十足,故意解开一个纽扣,分明是在勾引老子啊。

李静兰感受到朱建钊炙热的目光,以及他轻微粗重的气息,心头便觉一阵满足,她接过水杯,轻轻喝了一口。朱建钊拿来椅子,面对面的坐着,慢悠悠喝了一口水,问道:“李县长,最近工作辛苦吧那个翟峰有没有在找你啊”

“哎,我最近可是累坏了。翟峰到老实了好呢!”李静兰抬头嗔了朱建钊一眼,语气中颇有几分幽怨的说道:“自从市委下达命令,我可是四处在给你搜集那些竞争对手的背景和资料,忙上忙下的,好几天都没能睡好觉。”

朱建钊一听,轻轻一笑说道:“如果李县长不嫌弃俺这三脚猫的按摩功夫,俺愿意表现一下道歉的诚意。”

“行,给你一次表现机会。”李静兰把水杯放下,丰润的嘴唇微微翘起,勾引男人一亲芳泽。她双手抬起伸了个懒腰,贴身的白色衬衣领口开得更大,黑色蕾丝胸罩托着饱满双峰拱起来,完美的曲线妖娆妩媚,诱惑力十足。她面朝柔软的沙发,显得慵懒的趴下去,玉体横陈。

妈了个比的,朱建钊做梦也没有想到李静兰会答应,自己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可是这个娘们居然愿意自己揩油!这他妈到底是谁引诱谁上当受骗上床呢不过,有着这么好的揩油机会不用就是傻子!

朱建钊双脚跨跪在李静兰的两脚之间,主要是按摩她的肩颈和腰部,他第一次给女人按摩,毕竟是男人,开始下手重了一些。李静兰嗔怪他不懂怜香惜玉,软绵绵的娇声叫他轻点儿。

“再往下点。”李静兰长出一口气,享受着朱建钊的服务,轻声吩咐起来。

李静兰像是看外星人一样看着朱建钊,说道:“朱建钊,你实话实说,你告诉我,想不想睡一次女人”

朱建钊不假思索的说道:“想!”

李静兰就一下子变得妩媚起来,她用毛巾擦了擦脸上的水珠,缓缓的说道:“朱建钊,我想和你真的洞房,你愿意不我让你睡一次!”

这回朱建钊更加真正的震慑了,他以为李静兰这么别出心裁的问自己的话,是想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做过那事儿,谁知道她竟然说要和自己真的洞房,这也太吓人了!

“李县长,你可别拿俺开心了,俺就是有那心思也没有那个胆子啊!”朱建钊第一次觉得面对女人的时候,自己也有力不从心的一刻,因为李静兰的地位,因为她的手段,她的一切都让自己明白,这个女人现在惹不起!

可是看着李静兰整个凹凸有致的雪白的身子,朱建钊哪里见过这种主动的阵势顿时耳袖面赤,心就要跳到嗓子眼儿那里了!还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李静兰娇滴滴的说道:“朱建钊,你看我是真的性感还是假的性感想不想和我做那种事”

朱建钊已经开始颤抖起来,他的大懒鸟已经愤怒了,将自己的裤裆顶起来形成一个帐篷。他颤颤的说道:“李县长,李大姐啊,这个不好吧俺求你了,饶了我吧!”

“咯咯,还喊什么大姐啊,你见过谁家大姐将自己的身子给弟弟看的”李静兰问道。

“那,那倒是!”朱建钊虽然不敢去弄李静兰,但是他的眼睛已经离不开李静兰的身子了。李静兰的身子实在是太漂亮了,两座**间的乳沟深深的,特别迷人,那两座挺拔的肉奶正体现了成熟女性的沉稳,朱建钊将视线往下移动,李静兰两腿间的黑毛实在是太多了,黑乎乎的一团,就算不穿内裤,走在大街上,人家也看不见

“李县长,你别玩了行不行这样会死人的!”朱建钊此刻就像是案板上的鱼,任人宰割了。如果拒绝李静兰,这个女人搞不好会整出什么手段,如果接受,自己又不敢去弄,他将自己的屁股抬了起来,李静兰的双手拉开自己的皮带,轻轻一带,长裤短裤一起就被她脱下来了,他那两腿间的坚挺的大懒鸟,正雄赳赳的站着。李静兰伸手指弹了一下,说道:“果然很硬,硬得像一根铁棒一样啊!”

妈了个比的,这还是人能忍受住的吗低头看着李静兰那狐媚的样子,朱建钊真想狠狠的戳她一顿,但是他却不采取一点行动,这个娘们想玩的话自己就会动手,如果不想搞,自己若是强行的上了,不知道会出现什么不堪设想的后果。他的那个坏家伙被李静兰的手指一弹,就不安分地一翘一翘的,他觉得自己的大懒鸟就快要被血液饱胀得快要爆炸了!

李静兰第一次男人的宝贝,她的手又是轻轻的摸了一下朱建钊的大懒鸟,然后拐了一个弯,朱建钊小腹下的毛就被李静兰揪着提了一下。“建钊,这样真的不好的…”姜静努力保持着自己的理智,她生怕再这样下去,自己也会完全迷失自我,到时候会做出什么破格的事情出来。

哪怕朱建钊现在已经长大成人,哪怕朱建钊实际上比自己只小了六岁,哪怕两人之间几乎没有了任何的血缘关系,可是她的心里,却不敢面对朱建钊,一直不敢出来认亲,现在她才知道,若是自己真的朱建钊发生了那样的关系,以后自己怎么面对?

“可是小姑,我现在好难受好难受……你不是说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学院关系了吗?让我看看你的宝贝好不好?”朱建钊体内的欲火已经被整个的挑拨了起来, 整个大懒鸟更是好似充血了一样,仿佛要将他的内裤给戳出一个洞来。

说话的同时,朱建钊另一只手已经放在了姜静柔软白嫩的屁股上,轻轻的揉捏着,抚摸着,指尖传来的热度让姜静的身体连连颤抖,仿佛不断的被电击一样,嘴里更是忍不住又发出了阵阵呻吟的声音。

“啊……建钊!”姜静的抵抗很小,确切的说几乎都没有抵抗过,在面对肉欲的这一刹那,她所有的抵抗都变成了配合。

朱建钊见到她已经动情,这一刻的他,已经完全被体内的欲火所焚烧,他只想尽情的占有身前的这个女人。忽地将姜静的身子抱住将她翻转过来,嘴巴立刻吻住了她的最,手上却是去揉着她的**。

姜静这对丰满的**,果然是**!对姜静而言,这两颗肉奶就是她感到最为骄傲的地方,自己平时也会去疼爱它们,因此非常的敏感。现在突然被朱建钊摸索着,也产生了微妙的感觉。

朱建钊双手在姜静肉男的肥奶上揉动着,并且照顾建就饿开了姜静短衫的纽扣,姜静正被他问的媚眼含醉,管不了他的双手往短衫里伸进去,只摸着一半肉,心急的朱建钊粗鲁的直接将胸罩扯偏开来,两颗入就突然弹跳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