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乱伦大杂烩宝贝你胸真大水真多,十个医生舔我的下身

发布时间:2019-07-15 20:09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朱建钊眼中闪过了犹豫的神色,看了看姜静眼中的恳求之色,只好放弃了继续要做的事情,轻轻的点了点头。

姜静顿时如同从鬼门关走了一圈回来一般,艰难的从床上爬了起来,而朱建钊站了起来,一双迷离的眼神依旧看着姜静那柔媚的身子。

看着朱建钊眼中的迷离,姜静压住了心中的那股躁动,伸出了白嫩的双手,抓住了朱建钊的裤腰带,就这么慢慢的朝下脱去,姜静的心里也是一阵心惊肉跳,这实在太大了,谁能够受得了啊?怪不得他会这么难受?

朱建钊忽然开口说道:“小姑,你也很难受吗?”

“我……”姜静本能的想要说难受,可是又觉得自己怎么能够这么说,正要说自己不难受的时候,却听到朱建钊的声音响起来。

“小姑,俺也可以帮你,让俺帮你好不好……

姜静顿时一愣, 停止了正在进行的吹箫动作,抬头看了朱建钊一眼,然后摇了摇头说道:“我们不可以的……”

尽管此刻她的心里也是饥渴的难受,那种压抑了多年的欲火彻底的爆发,可是她依旧死死守住内心深处的那一点理智,哪怕明知道自己现在和朱建钊做的事情和其他的男女关系没有任何的区别,但至少没有捅破那一层膜,那么就可以在心理安慰自己,虽说这是一种自欺欺人,但终究可以有一个借口让自己去欺骗自己不是?可若是捅破了呢?那自己该怎么面对?

“小姑,我知道,可是我们不用那样……”朱建钊隐隐也明白姜静心里担心着什么。

“不用那样?”姜静一愣,不用那样还能哪样?当然,她的内心深处也有一种强烈的渴望,若是真的不需要那样,又能够满足的话,那么就算试试又何妨?反正她现在都和朱建钊这样了,只要不走到最后一步,那么其他的一切都不算什么。

“你按照我说的做了就知道了……”朱建钊小声说着,然后身子躺在了床`上。姜静一愣,不过还是点了点头。那种异样的刺激让姜静的身体猛地一颤,嘴里更是本能的发出了呻吟,可是却因为嘴巴里含着朱建钊的大家伙,只传来了呜呜呜的声音,忽然感受到一股温暖柔滑的美妙感觉从下体传来,从来没有过这样感觉的姜静不禁扭头好奇的睁开眼睛,一看原来是朱建钊在用舌头舔着自己的花瓣,这实在是太美了,她转过头,鼻息沉重,脸上笑得更媚骚了。

在姜静这种好似仙音的刺激下,朱建钊的舌头一次一次掠过她鲜美的贝肉,当他的舌头舔过姜静的贝肉,舌尖触碰到肉孔那一小圈嫩肉的刹那,姜静的身子颤抖的更加厉害,嘴里不断的传来“呜呜呜……”的声音,连吮吸朱建钊大懒鸟的力度也不自然的加大了许多。她心跳的速度越来越快,那种根本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快感充斥着她的整个心房,让姜静整个人都沉醉在一股仙境一般。

 姜静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自己是朱建钊的小姑,嘴里传来了轻微的声音,而朱建钊猛的一个翻身,顺势压在了姜静的身上,吻上了她的脸颊,吻上了她的嘴唇,更是直接将舌头伸进了姜静的嘴里。一只手轻轻的揉捏着姜静的肉奶儿,一只手滑到了姜静的大腿上,轻轻的扳开她的大腿,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大腿根部,以及那完全湿润滑嫩的蜜洞周围。

乱伦大杂烩宝贝你胸真大水真多,十个医生舔我的下身-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被朱建钊吻住嘴巴,迷离之中的姜静已经抛开了一切,她完全将身前的朱建钊当成了一个真正的男人,舌头也是主动的迎合上了朱建钊的亲吻,随着两个舌尖的碰触,姜静心跳的速度达到了一个极致,浑身更是滚烫的可怕,嘴里又一次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不过却因为嘴巴被朱建钊堵住,只是传来了“呜呜呜”的声音。

这个时候,朱建钊已经将姜静的双腿完全的扳开,本来抓住奶峰的手再一次撑住了身子,上半身缓缓的抬起来,让自己的大懒鸟对准了姜静的蜜洞,身子轻轻的朝前探了探,用自己的大懒鸟触碰着姜静的蜜洞,嘴巴又一次的凑到了她的耳边,温柔的说道:“你刚才说什么?俺没有听见啊!”

“插我嘛……”姜静满脸赤袖的说着。

“小姑,那我可就要插进去了?”

姜静没有马上回答,反而睁开了眼睛,看着朱建钊的脸庞,迷离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清晰,可是看着他眼中那熊熊燃烧的火焰,以及身体本能传来的那种异样感觉,嘴里轻声“嗯”了一声。

“啊!建钊,不要了,好痛!”姜静的嘴里传来低声的呻吟,而她的眉头也是紧紧的皱在一起,痛的她更是四肢紧紧缠抱着朱建钊,哭泣似的呓语不断。

“喜欢吗?”

“嗯啊!天啊,建钊,好大的**啊,感觉……越来越麻了!”

朱建钊捧住紧紧肥嫩的屁股,终于,鸟头已经完全的戳进了姜静的蜜洞内,也在这个时候,似乎遇上了阻碍,已经不是初哥的朱建钊知道,这应该就是小姑的处女膜了,而破这层膜的时候她会很痛很痛,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

“建钊,进来,我想……”似乎是觉察到朱建钊心中的犹豫,姜静这一刻再一次睁开了眼睛,朝着朱建钊投去了鼓励的眼神。

  两个人用水清洗了一下身体,拿着毛巾帮对方的身体擦干身体,朱建钊抱着小姑回到了杂物室,姜静像是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一样的穿上了衣服,趁着夜色,没有留下一句话的离开。

看着小姑那曼妙的背影,朱建钊没有追出去,不停的抽着烟,怀念着小姑那种硬憋着不叫的绝佳神情,想着想着,他觉得自己想看看小姑放荡起来的样子。

妈的,已经被老子弄了,那就是老子的女人!朱建钊掐灭了烟头,如今在莲花村的日子越来越少了,可是女人还有那么多,小姑和其她女人不太一样,可能是因为身份的存在,他有一种很强烈的快感!而且,小姑穿着裙子的时候能够恰到好处的映衬出她轻盈的身段,坐着的时候裹住屁股的裙身上内裤的线条还时隐时现,在裙摆下那条穿着丝袜的美腿配上高跟鞋就让人有一种扑上去撕碎衣服狠狠操她的冲动!

朱建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拿出手机看着自己拍下小姑姜静的那些裸照,回想着她**的同时边抖腿撒尿的样子,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再好好操她,让她死心塌地成为自己的女人!

看着曾经在自己的大懒鸟下呻吟的女人,总是很容易兴奋的,朱建钊的大懒鸟很不安分,好像在提醒自己,追出去,占有她!他开始迷乱喘息,毫无睡意,望着窗外的月色,一咬牙,终于还是大步离开了村部!

夜色下,朱建钊靠着自己对莲花村的记忆顺藤摸瓜找到了小姑姜静的家,远远的就看见屋子里还亮着灯,知道她并没有睡,他就像一个算偷情的汉子,翻墙而进,偷偷来到墙根蹲下,他在犹豫是不是要进去。

抽了一支烟,借着夜色可以看见小姑家的房门并没有关上,似乎她知道自己会来一样,妈的,来这里做什么的?不就是为了再一次占有小姑的射你,不就是为了想看见她大叫放荡的样子吗?想到这里,朱建钊站起身体推门走了进去。

肉欲,男人真的无法拒绝,尤其是面对漂亮性感的女人,姜静憋着不叫的样子刺激到了朱建钊,所以,他决定这一次要让小姑活的更大的性福!

“啊……你来了!”姜静似乎很失落的坐在炕上,忽然见到朱建钊进来,愣住了!

“小姑,我……”朱建钊颤抖着腿坐在姜静身边,像是一个刚坠入爱河的小男生一般有些放不开。

“这么晚了,睡觉吧!”姜静说完便转身要躺下,她着一句睡觉彻底刺激了朱建钊的**。

朱建钊开始动手动脚,猛的一手搂着她,另一只手伸到姜静的连衣裙里抚摸着她的内裤和大腿。

“建钊,不要了,小姑好累!”

“小姑,我要你!我要你的身体,我要你的**,我要操你妹妹,我要占有你!”朱建钊第一次大胆的说着,面对其她的女人他没有这样的绝对冲动,他觉得小姑真的太需要自己了!他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也不管别人怎么说,他只想姜静臣服在自己身下!

“建钊,小姑……”姜静哭了,看着朱建钊那年轻的脸,她现在很害怕!她也是女人,需要男人来滋润和关心的一个农家女人,但是夺取自己处女的却是自己的侄儿,在这种有些**和道德心里住下,姜静不知道是不是还要跟朱建钊继续下去!

“小姑,你是我的女人了,一辈子都是!我想……”

时间过了十几分钟,姜静慢慢闭上眼睛,整个身体都紧紧的挨在朱建钊的怀里,任由他的手在她的身体摸索。

“小姑,来,你把衣服都脱了,再让俺看看!”朱建钊忽然提出了他的要求。

“在这里,就现在吗?”姜静有点惊讶的看着朱建钊。

“对啊,小姑,脱了好不好?”

姜静还是有点别扭,不过**的闸门开,道德彻底抛弃之后,她还是很顺从的开始脱了。她从炕沿上站起来弯下腰,从头上脱下了连衣裙,不但衣服换了,连内衣也换了。她里面穿的是一副二分之一罩杯的粉色丝质匈罩和粉色的三形丝薄裤衩,接着她背到身后,模塑总额和接触匈罩的带扣,轻灵的褪下胸罩,如同整块羊脂玉琢而成的上身,顿时光溜溜的,姜静正直成熟女人的年龄,保养的也很好,一身的细皮嫩肉,白腻柔滑,昏暗的屋子里也为之一亮。

这时的姜静已经没有了刚才那股子羞涩,虽然三十多了,但是却像一个小女孩一般的乖巧听话,也许她已经明白现在这样对她看来说是早晚的事情吧。

如今朱建钊可以饶有兴趣的坐在炕边细细的欣赏小姑是如何在自己面前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剥光的饿了。

“建钊,这样可以吗?”小姑只留着裤衩细声问着,紧绷的裤裆底下还隐现着一条凹缝。

“小姑,全脱了好不,一根丝儿都不要留!”朱建钊几乎是命令的语气。

姜静呶了一下小嘴儿,纤指便开始褪下内裤。几下就完事了,随着舞蹈般轻灵的一撩一拨一转,姜静就光着身子俏脱脱的站在朱建钊面前了。

到底是一个成熟性感的女人,脱起衣服来都是那么的具有挑逗性,想到眼前的小姑一会又要成为自己的胯下之物之时,朱建钊端坐着仔细的又一遍细细的欣赏了一下姜静的身体。

小姑的容貌和身材都是无可挑剔的,身上看不出一丝多余的肥肉,从她长而光滑的脖子开始,肩膀胸脯和小腹屁股大腿一直到修长的小腿,前凸后翘的身段经过灯光的勾勒,更显得曲线浮凸。

她那条从后背懂啊大腿的S腰性腰臀绝对是值得称道的,再加上白皙的皮肤和完美的三围比例,看上去美轮美奂,朱建钊一时都不会说话了。

自从下午认识并接触到姜静,她的每一个神情举动,她的一颦一笑,无不令朱建钊心驰神摇,即便是她说不这个字的时候也显得性感优雅。如今尽管她的身子被自己看光,连最隐秘的地方都被看过弄过,可她依然害羞的夹着双腿,小腿微微的弯曲着……

朱建钊把小姑抱在怀里,两个人坐在地上的沙发上。 朱建钊把小姑抱在怀里,两个人坐在地上的沙发上。

“我想去洗一下!”姜静靠着朱建钊的肩膀轻声的说着。

朱建钊拍了拍小姑的屁股蛋,笑道:“去吧,洗干净了我就来操你!”

姜静乖乖的走出屋子,来到厨房用木板搭成的洗澡间清洗了起来。

朱建钊脱了衣服和裤子,坐在沙发上听着厨房小姑洗澡的声音,一边回味着刚才的情景,一边想着等会儿怎么样尽情的玩弄小姑这个尤物。玩女人是朱建钊一直以来的喜好,他要弥补在大学时里只弄了李文轩一个人的遗憾,现在在莲花村,这么多的女人等着自己去滋润,现在比起同龄人来说,他这方面的经验非常的丰富,也学会了不少的床上功夫。只要是跟他睡过的女人,无论先前是多么的矜持和清纯,最后都会变得解开贪婪,好像久旷之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