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情欲超市全文阅读,夹得好紧太深了慢点轻点h

发布时间:2019-07-16 18:31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凌芸咬着牙来到自己的电脑面前,开机之后把孟秀刚叫了过来,随后在电脑上输入了密码之后,开了软件,将所有关于翟庆柱等人的档案和犯罪资料全部印了出来。孟秀刚站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他静静的等待着凌芸做完这一切之后,桌子上厚厚的一沓些资料。

孟秀刚点点头,不用说了,那就是袁玉莎的母亲梁环环了,说道李市长,孟秀刚自然想起了白桂花,这个女人可是李市长看好的女人,但是现在她是自己的女人,自己离开莲花村也有一段时日了,不知道白桂花现在的身体怎样,也不知道胎儿是否健?

孟秀刚有些着急,自己要尽快回到莲花村,白桂花已经拖不了太久了。

“孟秀刚,你想怎么做?”凌芸有些纳闷的问道。想要对付李市长而后翟庆柱,自己以前也想过,但是却无从下手,这两人随便一个人都可以让自己死无全尸,而且还会悄声无息。坐在科长这个位置她知道官场那些人,大部分都与黑道有牵连,就如那翟庆柱,如果没有廖忠堂作为后台,他也不敢那么的嚣张。

“你别担心,李市长而后翟庆柱是我的敌人,就算我不找他们,他们也不会放过老子,跟他们的游戏只是刚开始而已。”孟秀刚安慰了一下凌芸。拿着厚厚的绝密资料,如果将这些送给王大录那会怎样?也只有送给他才会安全!

这个时候,凌芸吐出了一口香气,烫手的东西终于甩出去了,只是不知道会是什么结果?

“孟秀刚,我有一件事求你!”

“你都是老子的女人了,说什么求不求的,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会去做!”

“我希望你可以帮我保护我女儿,我知道她可能去了惠南县,似乎也会看见曾柔那个女孩,她们两个都被翟庆柱父子盯着,我不希望她们有危险!”

孟秀刚沉默了,看着凌科长那哀求的神色,心里却有些不好意思。曾柔是自己的极品处女血,已经被干掉了那层处女膜,乔晓倩也被自己狠狠的弄了,现在应该在洗浴中心,安全肯定是没有问题的,只是现在不知道齐文哲会怎样对付翟峰!

“放心,如果我看见一定不会不管的!”孟秀刚终究是是没有说出内心的事实,凌芸承受的压力太大了,仅仅是掌握着那些官员的犯罪证据就足够让她焦头烂额。“那你……”凌芸娇羞的望着孟秀刚,见他真的要走的样子,心里突然多了一丝失落,这么多年来,好不容易品尝到男女交合的滋味,可是现在又要失去了,心里怎能不难过?

孟秀刚看着凌芸安突起的奶头,透过裙子还可以看见她胯间的黑毛,现在资料已经到手,读心术之下也看出凌芸的的确确是担心自己和她的女儿,并没有一点外心,而且现在很想要自己的大懒鸟去狠狠的倒弄她多水的盘丝洞。他二话不说,怀抱着凌芸的左大腿,骑跨过她的右大腿,一番撕扯之下,两个人**裸的贴在一起。

“天成,狠狠的干我好不好?我寂寞了太多年,苦了太多年,委屈了太多年,天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生怕自己会被那些官员弄死。现在有你在,我觉得安全多了,来,用你的大**狠狠的刺进我的……我的**里!”

情欲超市全文阅读,夹得好紧太深了慢点轻点h-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凌芸肉感十足的身体在孟秀刚大懒鸟的冲击下有节奏的在床上移动,白胖胖的一对大**也随之划着圈儿甩动,浑圆的左大腿被孟秀刚这么直直的抱住,从肥硕的胯部开始,大腿,膝盖,小腿,绷直了的秀脚,逐渐细下来,显得格外的修长性感,如同剥开的葱白一般。

尽管已经交合过,但是凌芸平日里端庄秀丽的形象截然不同的狂狼样子刺激了孟秀刚的**。他抽送了一会儿,保持摸着大懒鸟依然插在她的**里,把左膝跨回到凌芸右大腿的内侧,右肩扛住她的左腿,左手抱起凌芸的右腿,提到了胸前,也抗在了肩上,忙把两条大腿合揽在怀里,再一次的对凌芸进行了**。

凌芸两条大腿并在一块儿直直的竖立在孟秀刚的怀里,丰满圆润的大腿连着白嫩肥硕的两篇屁股紧紧的夹在一起,几乎不留一点缝隙。

只是在阴部插着孟秀刚的黑字大懒鸟,露出蓬乱乱的几簇黑毛来。孟秀刚的抽送变得缓慢起来,凌芸的双腿并拢使得她的盘丝洞也最近的夹住了他的大**。

大懒鸟抽出使得凌芸的**竭力的往外翻出,但被两侧屁股肉紧紧的收住,孟秀刚把大懒鸟尽力向外抽出,只留下鸟头的前半段在她的盘丝洞里,冲足了血的大懒鸟青筋都暴跳了起来,微微的闪着光,显得又亮又湿湿的,显然是从盘丝洞里带出了她的浪水。“妈呀,你真的太厉害了,我要死掉了!”凌芸紧紧的抓着,孟秀刚的手臂,修长的指甲几乎都陷进他的肌肤之中,胸前那一对让人怜爱的大**上下的抛动,她白嫩的肌肤都溢出了一些香汗。

“嘿嘿,以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再看见,今天老子就在临走之时让你爽上天!”

随着大懒鸟的不断抽出插入,大懒鸟上沾满的浪水被凌芸夹紧的盘丝洞刮磨下许多的粘液流在了**外,黑毛上也布满了液珠。

凌芸瘫伏在床上,埋在枕头里的口鼻粗重的喘着气,呼哧呼哧的。

“受不了了,我真的要死掉了!”凌芸的声音几乎已经没有了一点力气,可会死她却宁愿死在这极度的快感之中,她甚至想到了以后,如果没有孟秀刚的大懒鸟的滋润,自己以后的日子要怎么办?

孟秀刚没有说话,又用力的在她的左屁股瓣上抽了一巴掌。一声很清脆的啪声,他坏笑道:“撅起屁股来!”

十道袖色的指印在凌芸雪白细嫩的圆臀上显得格外的淫荡。凌芸呜呜的说不出话来,努力的收缩腰腹,支撑膝盖,孟秀刚左手撑在床上,右手拦住凌芸在肥臀的对比下,尤其显得纤细的小腰,用力的向上一提起,在凌芸和孟秀刚的努力下,凌芸终于双膝跪在了床上,把肥硕的白臀撅了起来。

凌芸两片完美的肥臀在如此淫荡的姿态中尽显性感,成为仙桃状的形态,那几道被孟秀刚抽的发袖的印记使得她更具风情。

臀沟里菊花蕾样的屁眼和**有规律的收缩着,召唤着孟秀刚大懒鸟的插入,凌芸都觉得自己怎么会这么风骚呢!

孟秀刚左手用虎口捏住凌芸的左臀,右手握住大懒鸟的根部,在凌芸附近磨来磨去,凌芸完全没有力气用胳膊支撑起上半身,依然把头埋在枕头里,双臂窝在脑袋两侧,用肩膀支在床上。

凌芸还是把头埋在枕头里,一动不动的趴着,只是由于剧烈喘气而身体也剧烈的起伏,聊天赶紧把那条粉色的内裤接在凌芸的盘丝洞下方,另一手按住她的一片丰臀用力的挤压,从凌芸风骚的盘丝洞里流出更多白色的粘液,她自己也发浪分泌的浪水和孟秀刚射进去的白色灌满了凌芸的**。

孟秀刚把内裤扔到了沙发上,坐在床上休息了好一会。凌芸休息了很久才从那种窒息的快感之中解脱出来,她趴在床上觉得自己的胯下粘湿湿的,知道那是自己的阴精混合着孟秀刚的精华,可这会她连抬起一根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

“怎么样,这一次满足了吗?”

“嗯……”

“好好休息,时间紧迫,有时间我还会来通源市,你自己没一定要注意安全,尤其提防着翟庆柱和李市长。”孟秀刚一边说一边穿上衣服和裤子,抽完一支香烟见到凌芸**裸的躺在床上,随手拿起了薄被盖在了她的身上。现在时间紧迫,自己的女人不恩能够出现一点意外,而且翟庆柱已经和李市长联手,甚至算对付凌芸,想要阻止他们的动作,只能制造处一点轰动。孟秀刚忽然想到齐文哲,不知道这个女人有没有干掉翟峰?

怀抱着期待的心情,孟秀刚驾驶着座驾回到了惠南县,傍晚时分,他将轿车停在县委办公大楼门前,只有这里还算安全一点。他坐在轿车上掏出了电话,考虑了一会还是给了谢彪。

“彪哥……”电话接通后,孟秀刚很友好的称呼了一声,随即说道:“谢谢你派人保护我的女人,不知道谢紫怡现在有没有时间?”

“小子,你的短信一来,大哥就立即着手派人保护李县长和你的那些女人,出了事大哥会用命来兜着。大小姐现在很有时间,我告诉她一下?”谢彪在电话那端很神秘的笑着,可是孟秀刚却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也好,你告诉她我在县委南宫大楼俄每年钱等他,我有东西给她!如果方便的话,咳咳,最好她一个人来!”

“嘿嘿,大哥也看好你如何征服大小姐,我立刻转告她。嗨,不跟你说了,齐老大过来了,大哥要去跟这个女杀手商议一下如何对翟峰动刀了!”

嗡嗡……电话断掉的时候,孟秀刚才知道齐文哲和谢彪要开始动作了!翟峰的脑袋也快要搬家了,不过这样刺激的场面,自己怎能不在场?说实在的,女人那种不讲道理的开车方式,让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孟秀刚有些心惊胆颤的,尤其是看着谢紫怡在不断加速的同时,竟然忙里偷闲将一只手伸到两腿之间,美臀微微一抬,手指轻轻一拉,一条白色的蕾丝小内裤就滑到了那圆润如玉的膝盖上,那种感觉就更震撼了!

“帮个忙……”谢紫怡对着孟秀刚妩媚的一笑。

“嗯?”孟秀刚突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身体里一股沸腾的热浪烤得他浑身的骨骼咯咯作响。这是在做梦吗?这是那个绝美的谢紫怡吗?

“帮我把内裤脱掉……”谢紫怡以疯狂的方式在车流中穿梭,她诱人的身体同样以疯狂的方式在孟秀刚的面前绽放。

“那样会很危险……”孟秀刚情不自禁的把手按在她柔滑的美腿上,在高速飞驰的汽车里脱掉驾驶者的内裤,这需要多么疯狂的勇气和多么精妙的配合!

“我自己脱会更危险……”谢紫怡拉着他的手,往大腿深处温热的地方送了送。

“我们找个地方停下来好不好……”孟秀刚有些犹豫。如果是他自己开车,他可以毫无顾忌的玩各种花样儿。事实上他在开车的时候,也没少让坐在副驾驶位置的美女们趴在他的两腿之间品尝美味。可是现在是一个女人开车,而且还是一个因为兴奋,身子微微有些发抖的极品漂亮女人,这让孟秀刚的确紧张到有些胆颤。本来女人开车就不靠谱,更何况以这么快的速度,玩这么香艳刺激的花样儿!

“我不敢停下……”谢紫怡的脸上桃花乱飞,雪嫩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

“为什么……”

“我怕一停下来,有些事儿我就不敢做了……”谢紫怡轻轻咬着嘴唇,袖着脸说道。这句话倒是真的,她近乎疯狂的驾车飞奔就是不想留给自己冷静思考的时间。她和齐文哲不一样。在齐文哲找到自己等人的时候,偷偷将合欢铃和极品处女血的事情高诉了她,知道齐文哲也成为孟秀刚的女人之后,正好谢彪告诉自己孟秀刚有事找她。

她知道齐文哲这个出色的杀手敢在任何时候骑在孟秀刚的身上,放任他肆意蹂躏她娇艳的花朵。可是自己只在冲动的时候才有那样的胆量。谢紫怡怕车子一旦停下来,她的勇气也随之急速冷却,那样的话,恐怕她连拉他的手都不敢了。

谢紫怡不想停下来,就是想放纵自己的青春,放纵身体的本能,最好放纵到他能主动扑上来,那么她也就省去了自己最不擅长的诱惑男人那一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