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飘飘欲仙狼太郎,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白领丽人

发布时间:2019-07-16 18:35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谢紫怡第一次看见谢姗姗如此焦急慌张的样子,立刻知道有大事情发生了!

“坐下说!”谢姗姗坐在书桌面前的椅子上,目光与孟秀刚火辣辣的目光碰撞的瞬间,不由得羞袖了脸,微微将双腿搭在一起,以此来控制自己不想盘丝洞流出太多的水!

“姑姑,出了什么事情?”孟秀刚拿着厚厚的资料问道。

“孟秀刚,我知道你是莲花村的村主任,你回去的时候简单处理一下哪里的事情,下个月的选举就快要到了,你要坐上土城乡乡长的位置!”

“这个可以放心,别不拿村官不当官,那个位置一定是我的!”孟秀刚豪情满怀,在十里村还没有几个人可以跟自己竞争!

“希望如此!”谢姗姗点点头,说道:“如果选举的时候出现什么意外记得给我电话!”

孟秀刚也点点头,他一直纳闷谢姗姗是什么身份,用一种想要知道答案的目光看着谢姗姗,希望她能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

谢姗姗看着孟秀刚游艺会儿,又看看自己的侄女,犹豫了一会说道:“你想知道我的身份是吧?”

“姑姑,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啊,我也不知道哎!”谢紫怡站在谢姗姗的身边,拉着她的胳膊撒娇的问道:“我爸爸一直没有说你在这里做什么,。你告诉我们两个呗!”

“也罢!”谢姗姗拍了拍谢紫怡的小手,笑道:“我在通源市很少人知道,之所以偶尔来惠南县居住就是为了合欢铃的事情,而在通源市,可以说姑姑一句话就可以弄死一个人!”

“姑姑,合欢铃到底是什么东西哦,我爸爸为什么那么在乎?”谢紫怡瞟了一眼孟秀刚,狡黠的问道。“因为合欢铃是一个女子所拥有,当年这个女子救过大哥一命,也是因为她,大哥才会绝地反击将廖忠堂赶出吉峰省,而这个女人和一个农夫结婚之后惨遭村民的排斥,在那一日,也就是你所在的莲花村遮天蔽日,大哥曾经看见过合欢铃的骇人能力,所以确定合欢铃就在惠南县!”

“姗姗姑姑,那个女人叫什么?”孟秀刚的心几乎都跳到了嗓子眼,难道自己亲生母亲的事情是真的?

“那个女人大哥说是仙人,我不知道那个女人的姓名,不过我知道那个男的叫什么,他叫林有良,跟你一个姓氏!”谢姗姗低头叹息一声,说道:“这些年,廖忠堂四处寻早这个东西,不知道迫害了多少人,孟秀刚,你要注意别让廖忠堂的眼线盯住!”

“哈哈,合欢铃又没有在我这,老子怕什么?”孟秀刚脸皮抽动,看着谢紫怡一脸担心的模样,笑道:“呵呵,姗姗姑姑这么着急回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李市长跟翟庆柱已经连线了,大哥手下的首席杀手齐文哲已经秘密来到惠南县,她要杀掉翟峰,而且还要逐个杀了廖忠堂在通源市的手下,翟峰是第一个目标,随后就是翟庆柱和李市长,通源市要变天了,孟秀刚,你抓紧回到莲花村,趁着这个大乱赶紧坐上乡长的位置,只要你有一点成绩就会被提拔上来,你要知道只有你有权利才能自保啊!”

孟秀刚心里暖呼呼的,知道谢姗姗是在为自己着想,他点点头,将手中厚厚的资料递给谢姗姗,说道:“这些都是李市长和翟庆柱的一些把柄吗,如果能智取,尽量别杀人!既然现在这么紧张的局势,我也不方便留在这里,现在就走!”

“天成,你要去哪?”谢紫怡有些不舍,她现在已经完全离不开孟秀刚,那种肌肤相亲的快感,两个人之间的摩擦虽然没有发生,可是一想到之间的大胆和孟秀刚的流氓样子,便觉得是一种幸福!

飘飘欲仙狼太郎,主人在办公室里调教我白领丽人-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孟秀刚现在只想找到齐文哲,如果她能将翟峰抓起来,自己一定要亲手弄死这个碍眼的王蛋!他笑了笑,并没有作出回答,一步步离开了卧室,走到房门口的时候停下了脚步,笑道:“我要离开惠南县,如果你们有事是自己一个人解决不了的,嘿嘿,可以来莲花村,我会无条件帮助你们!”

“孟秀刚,一招定生死!”翟峰怒吼一声,霎时,从他的身上传来一股让人觉得邪恶的气息,顿时,一种铺天盖地而来的阴森气息席卷而来!

草,有点意思!孟秀刚挥出去的手臂突然遇见了一层阻隔,顿时,自己的眼前出现了异象,这时,他不慌不忙,收手顿足!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翟峰!妈的,这样的秘术着实骇人!迎面吹来的狂风吹在自己的身体之上,自己强悍的身体竟然被硬生生的破开一道接着一道的血口!

“孟秀刚,当今世上,诸多武术,不单单是靠着本身的实力,天地之大,无奇不有,老子这一招乃是秘术,嘿嘿,希望你还可以活下来!”

“哈哈哈,翟峰,你太自以为是了!你以为只有你有秘术?你以为只有你牛比?老子也不会让你失望!”

嘭……孟秀刚左脚猛的踩踏着地面,只见孟秀刚狂声大笑,右臂缓慢抬起,怒道:“翟峰,你妈了个比的,让你让你死而无憾!”

噌……孟秀刚话音一落,身体瞬间冲了过去!动作迅疾灵敏。

呼……呼……翟峰的身边越来越疾的狂风开始作乱,此刻,狂风大作,飞沙走石!

“翟峰!你给老子去死!”

孟秀刚的身影,飘忽了!

翟峰双眼无法置信的看见,眼前的孟秀刚速度太快了,几乎看不见在哪!就在他这一愣神的工夫,一记拳头重重的击在他的胸口。这一刻,翟峰再也压制不住自己胸口的鲜血,秘术,本就是一种感觉不被接受的东西,而自己的这粒药丸,廖忠堂一再叮嘱自己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能动用,就算将对手杀死,自己也要大病一场,为了暴杀孟秀刚,翟峰拼了,但他没有想到孟秀刚的速度真的太快了!

砰!翟峰的身体倒退之时,口中鲜血狂涌,孟秀刚抓住翟峰的左臂,面部扭曲,将翟峰的身体甩了起来……

“啊……”翟峰一声惨叫,自己的身体突然原地飞起,双腿乱踢,下一刻,自己的身体从空中落下,砸在地面之上!

孟秀刚拜倒了翟峰心情大好,反正距离也不远,所以他在陶美凤的一路指点下,来到了渝北镇!

“好有质感,好有质感!”孟秀刚根本就不想松开了,不由自主的捏动几下。

“唔……”陶美凤鼻端轻轻哼了一声,胸前的酥麻感让她的手脚有些乏力,不过很快便反应过来。她连忙抱胸后退几步,羞恼起来,哼道:“你要干什么?”

看着泪眼朦胧的陶美凤,孟秀刚心里没由来的一慌,连忙摆手解释道:“不是不是,你听我说,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的!”孟秀刚说的是真情实意,可是心里却在回味刚才的那一捏,老子的确不是故意的,而是有意的!这妞的**真他娘的好啊!但他又不能表现出贪婪猥琐的样子,一脸无辜相,让陶美凤有气也撒不出。

陶美凤低声叹了一口气,走上来纤纤玉手戳了一下孟秀刚的额头说:道“好啦好啦,我又没说要把你怎么样!“

孟秀刚讪讪笑了笑,说道:“陶镇长,你前面的样子真吓人!”

陶美凤没有回答,转身就走进了屋子,可是眼尖的孟秀刚分明看见她几乎是透明的睡袍下,臀沟之处的内裤紧紧的包裹着她的臀肉。

跟着陶美凤走进了屋子,孟秀刚的心思放在了她的身体上,看了几眼,笑问道:“陶镇长,你平时都是怎么保养的啊!”

陶美凤看见孟秀刚愣愣的看着自己,脸色不时的变换着,知道他心里面的想法和感觉就觉得郁闷,当然幸福大过郁闷,不过第一次面对俺男人的她装作很不爽的说道:“孟秀刚,你是斗鸡眼啊,怎么这么看着我啊,是不是觉得刚才不过瘾,觉得还想再来一次啊。”

孟秀刚明显感觉到陶美凤胸前的两点已经贴在了自己的胸脯上,再加上陶美凤在自己耳边吹过来的热气,就像是身体上有成千上万的蚂蚁在自己身上爬,自己怎么抓也是抓不完。 只能硬着头皮说道:“陶镇长,你应该休息休息了,我也该回去了!”

陶美凤想到跟李静兰的电话,她把孟秀刚形容的那么好,同样是单身的女人,这一段时间陶美凤可是没少大厅关于孟秀刚的事情,自己的命是他救的,想到刚才的酥麻,陶美凤用手轻轻的抚摸着孟秀刚的大腿,慢慢的向上移动着,仍然是轻声细语的说道:“孟秀刚,你不是色狼吗?你不是要回报吗?所以我主动的上门来还债,怎么样,喜欢不?”陶美凤感觉到这个家伙一直在自己的背后摸索着什么,没想到这个家伙这么笨,竟然衣服都解不开,心里面也是默默地松口气,身体也是慢慢的放松下来,眼睛也是缓缓的睁开,要是有人经过这里的话一定会被发现的。但是感觉到像是棒子一样的东西死死的杵在自己的下面,浑身也是发出的难受,不由得伸出自己的右手,狠狠的了一下。

“你不用下手这么狠吧,我的后半辈子啊。”孟秀刚马上就疼得蜷缩在地上,不时的抱怨着,没有想明白明明是小狐狸精自己主动的,怎么现在还装矜持?就算是怕过路人看见,也不用下这么重的狠手吧!

陶美凤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往外面的四周又看了看,终于确定没有人看见,就对着孟秀刚说道:“你急什么啊,等我说完你要是还想做的话,我就给你了。”

陶美凤看着眼前男人眼睛里面不相信的眼神,也就没有顾忌什么,也是坐在了地上,对着孟秀刚说道:“我听说你要竞选土城乡乡长的位置?”

孟秀刚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狐狸精这么说,土城乡乡长的位置肯定要去精选的,对于一个镇长,这件事情她应该知道的。不过孟秀刚还是疑惑的问道:“陶镇长,你问这个做什么?”

陶美凤用手了孟秀刚一下,也是笑骂的说道:“你既然还知道你要参加竞选,但是现在你还做这样子的事情,万一要是被路过的人看见了,你自己想想会是什么后果?你还真是一个精虫上脑的男人啊。”

孟秀刚看着陶美凤调侃的语气,心里面非常的不服气,可是转过头一想人家说的确实是有道理的,这要是真的被别人看见,真是丢不起这人啊。 但是自己又不想在这个狐狸精面前低下头,就这么干干的看着陶美凤,似乎想要吃掉眼前的猎物一样。陶美凤也是渐渐的受不了这样子的眼神,就微微的把身子前倾,凑到孟秀刚的眼前,说道:“是不是觉得非常的不舒服啊,要不要我帮你解决一下。”说完还添了一下自己薄薄的嘴唇,在孟秀刚的嘴上轻轻的点了一下。

孟秀刚现在就想好好的让这个小狐狸精臣服在自己的裤衩下,可是现在是有心无力,毕竟达克宁现在非常的疼,用不上力啊。陶美凤看着孟秀刚无奈的表情,哪里会不知道他心里面的想法,就对着孟秀刚轻轻的说道:“孟秀刚,等你坐上乡长的位置,我会找你,那时候我会给你的补偿,怎么样?”

陶美凤说完就站了起来,看看四周仍然没有过来人,就对着孟秀刚说道:“记得要当上乡长哦,我先回去了,让人发现就真的是害你了。”孟秀刚看着渐渐的远去的纤细的背影,摇摆的身姿,真是说不出的诱惑,果真是袖颜祸水啊!俗话说的“宁可得罪小人,千万别得罪女人!”真不是盖的。不仅仅是说女人这种珍稀动物记仇,报复你也是最狠的。还有另外一种含义就是漂亮的女人吸引男性荷尔蒙动物,诱使你最原始的冲动。你要是得罪了一个漂亮的女人,没准不等她发话,追求她的二代、商二代让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不敢造次于是就这么奔着自己的轿车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