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老扒夜夜春宵张敏,玩弄美妇系列桃花村的女人

发布时间:2019-07-16 18:35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白桂花咯咯笑道:“看你那傻样吧,孩子很好的,这个乡长的位置我是坐不了多久了,也块精选了,你可不要让我失望啊!”

白桂花先的身体处处散发着一种成熟女人的妩媚,而且脸上洋溢的母爱让孟秀刚有些心动,,孟秀刚舔了舔干巴巴的嘴唇,笑道:“桂花姐,我不会让你失望的,我一定会当上乡长的,而且以后我还会更牛逼,我能跟你在一起很满足,那个我能不能,这次能不能和你……”

孟秀刚所说的隐晦,明白的意思自然就是白桂花需求的地方了。

“哼,要做到才好啊!以后有啥需要,就来找你那些女人,现在我不行啊!”白桂花惺惺作态,一副誓死不从的姿态。

“啊,这不是几日没有看见,几日没有开荤,有点生疏了嘛!”孟秀刚故作的清纯犹如白纸一张。

“咯咯,憋死你才好呢,看我怎么做的!”白桂花慢慢掀开孟秀刚的衣服,伸出小舌头,在他腹部轻轻的舔舐着,一双小手匍匐在孟秀刚的大懒鸟上,轻轻摸动。虽然现在有身孕,不过这小娘们的活儿却是很不错,两只小手极为娴熟的动作着,看来她经常这么慰藉自己。

“那以后你能经常这样吗?”孟秀刚头靠在沙上,闭着眼问道,尽力将心中的那一份冲动压制下去。

白桂花开始慢慢的将孟秀刚的裤子脱掉,闻言咯咯娇笑道:“就看你的表现咯!”孟秀刚冷不丁冒出了一层冷汗,奶奶个球,这白桂花还真是豪放啊!幸好孟秀刚心里有底,白桂花这小娘们绝对是喜欢老牛吃嫩草的主,便嘿嘿笑道:“罗姨,我一定会努力的,保证让你欲罢不能!”

白桂花轻叱道:“还敢说这种大话,我看你呀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看看你等会儿怎么收场!”

说话间,白桂花已经把孟秀刚全身的武装解除,看到孟秀刚那想要征战沙场的大懒鸟,一抖一抖的横在眼前时,掩嘴惊呼道:“怎么比以前还大!”

“好了,别跟我贫了,赶紧进来吧。”白桂花表现得比孟秀刚还要急。孟秀刚定睛瞧去,果然一道湿湿的痕迹顺着白嫩的大腿一路流到了脚踝处。孟秀刚猴急似的跳将起来,望着在眼前摇晃的**,假模假样的问道:“桂花姐,你现在有身孕,我该怎么做?”

“没事儿,你慢慢的来,别着急,忍不住的时候深呼吸几次,舌抵上堂,紧收腹部!”白桂花不厌其烦的说着,孟秀刚那么大的家伙,真给她乱来一下,哪能受得了?

孟秀刚暗笑,按照白桂花的法子,慢慢的挪动自己的身子。“噗”的一声,两个人结合在一起了。嘶!太柔腻了,感觉就跟吸住了一样!孟秀刚呼出一口气息,慢慢的动了起来。只不过,虽然他的动作很慢,但是那雄厚的本钱却不是白桂花一时能承受的了的,回身对孟秀刚道:“天成,你再慢点儿,等我适应一下,有点儿疼。”

孟秀刚嘴角一咧,心说,疼的还在后边呢!枪已上膛,想停下来那是不可能了,白桂花不说还好,这话一出口,孟秀刚犹如下山的猛虎,闹海的蛟龙,原本还慢吞吞的动作,忽然变的迅捷无比,蹭的一下把戳进半截的大懒鸟,整个儿的一下子全顶了进去。

老扒夜夜春宵张敏,玩弄美妇系列桃花村的女人-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哎哟,你要我命哦。”白桂花将头埋进枕头里,大声痛呼,只不过有东西挡着,只能发出一阵“呜呜”的声音。

孟秀刚呵呵笑了起来,一边大口大口的喘息,动作犹如狂奔不止的野马,卯起了十足的劲儿,屋子里噼噼啪啪的声响不绝于耳。一下子加快了两倍的速度,白桂花嗷嗷直叫,怕被邻居听到声响,抓了好几个枕头来挡住自己的脸。

“哎哟,天成,你怎么这会儿跟换了个人似的,我快要死了!”白桂花娇喘不断,身子随着孟秀刚的冲刺不停的扭动,呜呜着嘴巴回头冲着孟秀刚可怜兮兮的叫道。

孟秀刚同样是兴奋十足,喘着粗气道:“桂花姐,这不是你有魅力么,其他人我还看不上呢!”

 孟秀刚呵呵一笑:“当然是幸福了,难道桂花姐刚刚没感觉到幸福么?”白桂花方才确实享受到了从所未有的快感,一波紧接着一波,犹如不间歇的海潮一般,最后居然直接昏死了过去。看来许久没有接触男人,可自身依旧敏感,孟秀刚的力量太大了,几乎每一下都能让自己抵达巅峰。

忽然间,白桂花心中真的涌现起将自己家的闺蜜介绍给孟秀刚的心思。以后若是闺蜜顶不住,自己也能提臀上阵,肥水不流外人田不是?

刚刚一动身子,白桂花便感觉到身下的痛楚。和孟秀刚折腾了大半个时辰,虽然那种被抛上飘然若仙的美妙境界很让人享受,可这会儿全身酸软无力,疲累的要死。

“桂花姐,你怎么不说话了?”

“啊?你说什么?”

“我问你感觉到幸福没有?”

这个该死的孟秀刚!白桂花美目含情,痴痴的望着孟秀刚道:“嗯,幸福的快要命了!”

“嘿嘿,就知道你喜欢!”孟秀刚穿上裤子拥着白桂花,手抚摸着她隆起的小腹,吃吃笑道:“草你娘的!”

“呸呸,你怎么口无遮拦的!讨厌!”

“我又没说操你娘!”

“你刚才明明说了好不好?”

“嘿嘿,我是说给你肚子里的孩子听得,难道刚才老子不是在操你娘吗?”孟秀刚坏笑着,心里得意洋洋。

“不跟你说了!”白桂花慵懒的身子活动了一下,慢慢的站起身,洗了一番之后,只穿着一件睡衣就走了出来,摸着自己的小腹,笑道:‘天成,你要尽快来乡里,现在我真的快要忙不过来了,好累的!“

“你放心,我会尽快的!“孟秀刚也想到了白桂花现在的身体,挺着大肚子肯定会招来闲话,如果自己是乡长了,在土城乡就没有几个人敢说三道四。

两个人甜蜜的温存了多半天的时间,孟秀刚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醒来之后千叮咛万嘱咐的跟白桂花交代了一番,心有不舍的离开了她的就爱,下午三点多,孟秀刚终于回到了莲花村。

此时的莲花村跟自己走时完全不一样,来往而过的车辆一会一台,都是将村里的果子和山上的野生食品和人参之类的东西运输了出去。宽敞的水泥路也会看见一个两个的女人结伴而过。轿车停在了村部之后,孟秀刚走进村部办公室就看见龙子兄弟和张大山一行人在一起。

孟秀刚二话不说,粗莽的将徐寡妇推下车,自己跨上坐垫,脚下用力,三轮车轱辘便快速旋转起来,笑道:“徐大姐,你在后边帮忙推推,我要加速了!”说着,孟秀刚再加大力度,满载货物的小三轮速度愈来愈快,没几秒就把徐寡妇甩在身后。看着用力踏脚踏板的孟秀刚,徐寡妇又是好气又是感动,将三缕青丝抚到耳后,微微笑了起来。

徐寡妇的卖肉店虽然在村子的中央,可是这一段路也有几百米。孟秀刚骑车的速度越来越快,不消三分钟就来到副食店的门口。他也不等徐寡妇,兀自抬起那些货物,堆在副食店外的阶梯口上。

当徐寡妇来到自己的副食店外的时候,林孟秀刚肩膀上的灰尘。孟秀刚摇摇手,很是自然的笑道:“不用,我是村官嘛!助人为乐,服务乡民,是我的本职工作。”

徐寡妇开店门,一转身,孟秀刚便抱着一个大箱子放进了她的怀里,说道:“这些大东西你提进去,那些熟食什么的我来!”

说完,孟秀刚便从门口抓起一个大箱子,往里屋走去。徐寡妇微微一愣,心里对孟秀刚的喜欢又上了一个台阶。别看自己抱着的箱子大,却都是小东西,里面只有一点松花蛋,分量很轻很轻。而孟秀刚拿的那些东西,才是大分量的。

两个人一进一出,不消十分钟就把货物卸完了。徐寡妇一扭头,便给孟秀刚递去一瓶饮料,取了卫生纸将他额头的汗珠给擦干净,说道:“孟主任,你休息一下,我还有一车货就完了。最近村子里都在忙着山货和果子的事情,外来的那些人可真有钱,你别瞧我这么多熟食,晚上就卖完了,你不知道吧,二丫和丫蛋还有吴敏儿那三个小丫头还真是有经商的头脑,在村里开了一个小饭店,生意火着呢!”

孟秀刚一听,佩服了一下三个小丫头,袁玉莎和金老大派来的那些人也要吃喝拉撒睡,她们这么做正好可以赚一笔钱,不过看看徐寡妇,一个女人也挺不容易的,自己就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连忙放下饮料,不理会徐寡妇的叫喊,自己便骑着三轮车走了。

来到莲花村的另一条岔路,这里是通往其他山村的道路,孟秀刚就见一个肥胖的中年人,来回踱着步子,似乎是等的有些不耐烦,不时拿没系住扣子的衣衫,擦着脸上的汗水。

“大叔,你来给徐大姐送货的?”孟秀刚细细量了几眼瘦不拉几的中年人,高声问道。

中年人转过身来,疑惑的看着孟秀刚道:“你是哪个?徐寡妇呢?”

孟秀刚笑了笑道:“徐大姐点货去了,您把货交给我就可以了。”

“徐姐,你怎么了?”孟秀刚凑到徐寡妇身前,低声问道。

徐寡妇连忙抱住孟秀刚,居然慌声哭了起来,“孟主任,你没事儿吧!前面我看到你被推下车,我魂都给吓没了!“

“没事,徐姐,以后别找那人进货了,等我有时间陪你去乡里再找一个供货商吧!”

“哦,对对对,以后不找他了,不找他了!”徐寡妇的精神状态依旧有些恍惚,好像还停留在那个血腥的场面里。孟秀刚安慰了几句,好不容易让徐寡妇停止哭泣,这肚子突然“咕咕”的叫了起来。

徐寡妇先是一愣,随后脑袋摇晃了一下,总算是笑了,“现在知道饿了?你怎么下手那么狠毒?!”

“已经很给他面子了!”

“好啦好啦,我知道啦!你也帮了我那么久,呀!都七点半了,孟主任,你就别走了,我这就去做饭!今晚徐姐给你做些好菜,犒劳一下!”徐寡妇连忙从孟秀刚的怀里跳了出来,匆匆的跑去里屋厨房准备晚饭去了。

孟秀刚拍了拍肚子,忽的一笑,却听见徐寡妇笑道:“孟主任,你等会啊,徐姐一定不会亏待你的!”听到徐寡妇的话,孟秀刚顿时有些不悦,说道:“寡妇怎么地,寡妇就不是女人了?三十的女人更有味道,徐姐现在正是风华正茂,风韵犹存的最好年纪,我喜欢都还来不及呢!”

“嘿,越说你还越上瘾了!小没良心的,我准备了好酒好菜等着你,你却处处轻薄我,哼,我看你还是吃完饭走人就是了。”徐寡妇边说边看着孟秀刚,心里忽然涌起一种奇怪的感觉。不自觉的看着孟秀刚的裤裆,难道那就是村里女人口中的大家伙?自己要不要勾引他,享受人间极乐? 不知不觉,徐寡妇的脸羞袖无比,这种心头的旖旎犹如当初坐上花娇嫁到夫家似的,又是憧憬又是激动。

可是她没有想到孟秀刚居然随口应道:“好啊,那我吃完就走了,今晚儿还想在这里陪徐姐聊聊天呢,看来还是算了,没那个福分。”

“咯咯,就你脑袋瓜子笨!”徐寡妇啐了孟秀刚一口,来到餐桌边上,将那些盖住饭菜的大锅大碗都给掀了起来。

一股股扑面而来的香味让孟秀刚食指大动,他用力抽了抽鼻子,笑道:“好香啊,徐姐你手艺真好,光是闻闻味道,就快饱了!”

“哪有你那么夸人的!呵呵,你快去洗洗手,咱们边吃边聊。”徐寡妇噗嗤一笑,点了点孟秀刚的脑袋瓜子。

孟秀刚跑去洗了手,回来端起一碗饭便呱啦啦的一阵猛扒。这也是饿过了头,本来还没有什么感觉,可是被那些菜的香气一勾,肚子里的馋虫好像都苏醒过来,孟秀刚一手抓着一只大鸡腿,几乎把整个脑袋都盖进了装米饭的大碗里。

“你慢点儿,又没人跟你抢。”徐寡妇说着,拿起开一瓶酒,倒了两杯,“喝点儿吧,有菜没酒,这饭也吃着不带劲。”

对于酒这玩意儿,孟秀刚能喝。但是不爱喝。因为他品不出其中滋味,不过他那天生的好酒量,却能让他灌进个一两斤都没有问题。孟秀刚接过一杯酒,说道:“就这一小杯,多了我会醉的,晚上就没法跟徐姐谈心了。”

“孟主任,你为啥这么喜欢和我们这些老娘们做这事儿呢?你不嫌弃我们人老珠黄,没有那些小姑娘做起来带劲吗?”两杯半酒下去,徐寡妇说话多少已经有些大舌头了,怔怔的看着孟秀刚问道。

“三十风韵犹存,让人欲罢不能,正是有味道的时候呀,那些小姑娘怎么比得了?”孟秀刚吃了口菜含糊不清的说道。他的话虽然风浪,可是却是实话。女人在三十岁左右,最好!既懂得疼惜人,经验又比较丰富,数不尽的温柔,都让孟秀刚感到无限的回味。

徐寡妇笑了笑,起身坐到了孟秀刚身边,把整个身子依偎在孟秀刚身上,咯咯笑道:“孟主任,我听那些村嫂儿的碎嘴,说你家伙什儿大得惊人,是不是真的?”

徐寡妇显然是已经有些醉意了,孟秀刚挪了挪身子,让她整个靠在了自己的怀里,把下巴杵在她的肩头,一只手把玩着酒杯,一只手伸到她胸前,点头说道:“徐姐,这不是我说大话,整个天下没有一个男人可以跟我相比。我的大,并且持久性强,那些女人没有几个受得了的,弄一次就足够她们满足好几天了!”

“真的吗?”徐寡妇任凭孟秀刚的熊爪在自己身上乱来,也没去阻止,只是低着脑袋,抿起嘴唇低声喃喃了一句,“孟主任,我也想试一试,怎么办才好呢?”

她声音虽然小,可是孟秀刚却听得清楚,心里暗道:酒是最好的催情剂,这话果然没错!

酒过三巡,徐寡妇隐隐然有了醉意,脸颊袖如火烧,微侧着头醉眼朦胧的看着孟秀刚的面孔,半张着的嘴中喷出浓浓的酒气,忽而吃吃的笑了起来,握住孟秀刚在自己身上肆虐的手掌,吃吃笑道:“孟主任,别老是不停的揉了,再揉下去,估计要摩擦起电,起火儿了。”“徐姐,你去把副食店的门给关了吧,那窗帘也拉上,被别人看到不好。”抱了一会儿,孟秀刚重新盘腿坐好,看着一桌子没怎么吃的菜,又忍不住食指大动。徐寡妇一愣,以为孟秀刚要开始和她做那事儿了,心中欣喜,连忙应了一声,夹着双腿走到外边,将副食店的大门关上,也息了灯。回到里屋,把后门小院也给锁好,把窗帘拉好,回来的时候却见孟秀刚正在大快朵颐,吃的满嘴油腻,忍不住抱怨道:“这副吃相,还没饱啊?”

“才不是呢!我觉得等会儿要做一些体力活了,所以赶紧吃饱一点,才有力气不是?”孟秀刚边说边吃,吃的兴起,自己又倒了杯酒滋滋的喝了起来。孟秀刚并没有嗜酒,不过酒这东西对他来说也有不小的臂助。可是看到徐寡妇那撇嘴幽怨的模样,孟秀刚不由得心里一沉,她到现在似乎都还没有吃饭,等会儿恐怕会虚脱的!这想法一出,孟秀刚冷不丁的一颤,酒水晃洒出来,落在香喷喷的菜肴上。

徐寡妇好奇的凑到孟秀刚身边,一言不发的看着在发愣的孟秀刚,暗道这小子怎么了,难道是喝多了?不行,不能再让他喝下去了,真要是喝醉了,自己还不知道怎么收拾呢!正准备夺过孟秀刚手里的酒杯,抓紧时间办事儿的时候,却见孟秀刚摇了摇头,一仰脖把酒杯里剩下的酒,全部倒进了嘴里。

“孟主任,你这是咋了,难道徐姐做的这些饭菜不合你的胃口?”徐寡妇有些慌神,这小子是发了哪门子疯了,先前让他喝,死活不肯,现在大家都动情了,就差临门那一把火,他自个儿倒是喝起来没完了,喝的还特猛!

一个念头忽然闪过徐寡妇的脑海,难道刚才搬货把孟秀刚累坏了,喝了两杯酒,就困倦的不行?不对啊,可是刚刚被他抱着的时候,分明感觉到了他的家伙什儿异常的威猛呀,要不然自己也不会被他顶的难受挪地方,以至于被他发现自己留出来的水把炕单子都弄湿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