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太深了已经到底了h,我与岳的性真实故事

发布时间:2019-07-17 19:54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无论李南方‘进化’的有多完美,在她心里,却依旧是那个让她恶心的怪物!

更何况,他竟然还是夺走她第一次的那个男人,要想让她对他有好感,并嫁给他——岳总想到这儿后,就无比的烦躁。

就在这时,正在看资料的闵柔,忽然发出一声低呼:“啊,原来他还是个强强……”

“强什么”

岳梓童走过去拿起资料,只看了几眼,就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心中不甘的怒吼:爷爷啊爷爷,你这是可劲的把我往火坑里推啊,让我嫁给一个怪物还倒罢了,关键他还是个强jiān犯,这不是在变相的侮辱你自己吗

虽说岳总有个强jiān犯的亲戚,确实让她很没脸,但也不用有这反应吧

看到岳总全身发抖,脸色灰白,颇有忍不住要大放悲声的趋势,闵柔心中有些奇怪,小声问:“岳总,您没事吧我觉得,这个李南方不合适在咱们公司工作,要不找个借口让他走”

我也想让他走,最好是让他去死,可不行啊。

又在心里哭了几声,岳梓童才睁开眼强笑道:“我我没事的。嗯,那个什么,李南方在来之前,家里人就特意给我打过招呼的,希望我给他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放下资料,岳总咬了下嘴唇:“闵柔,我也不想再瞒你了,其实这个李南方是我的我的——”

乖乖,您可千万别告诉我说,这个人渣是你的未婚夫!

不知为什么,闵柔忽然有了这念头,接着把自己都吓了一跳:吓,我怎么会有这么肮脏的想法

“你别胡思乱想。”

好像看出闵柔在想什么了,岳梓童有些羞恼的瞪了她一眼,随即脸色黯然的说:“他是我大姐收养的孩子,按照辈分,他得管我叫小姨。”

“啊,他是您的外甥”

闵柔傻掉,接着在心中大骂:谁家的外甥,看小姨时,还用那色眯眯的眼神啊典型的恶棍,人渣!

太深了已经到底了h,我与岳的性真实故事-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她现在肯定在大骂我是个人渣。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她还真变漂亮了,好没道理啊。

倚在走廊窗口上的李南方,看着天边远处的浮云,又开始诅咒那个恶作剧的老头子。

吱呀一声,背后有开门声响起,传来小秘书的声音:“李南方,岳总让你进来。”

“唉,让我等这么久,我都说过我耐心有限的了。”

李南方叹了口气,一步三摇的迈着四方步,无视小秘书冷森森的目光,走进办公室内坐在沙发上,抬头看着闵柔的眼神,依旧那样色眯眯的。

闵柔这次没有躲避,与他对视片刻,冷冷说道:“李南方,你如果再敢用这种眼神看我,小心我告诉大姐,把你的眼珠子抠掉。”

听她提到师母后,李南方马上就老实了,挪开目光讪笑道:“岳岳总——”

“什么岳总不岳总的”

闵柔打断了他的话:“岳总也是你叫的”

李南方有些不解:“那,我叫你什么”

闵柔淡淡地说:“叫我小姨。”

李南方赶紧站起来,看了眼旁边的岳梓童,才不情愿的对闵柔叫道:“小姨。”

“没听到。”

闵柔板着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我还是给大姐打电话吧。”

“小姨好!小姨吉祥,李南方在这给您请安了!”

李南方是真怕她会给师母打电话,连忙大声问好,心中却羞怒异常:老子是来保护你安全的,你反倒是拿捏上了,真是岂有此理!

哈,哈哈,老爷子没说错,这个人渣是真怕我大姐啊!

看到李南方乖乖的给闵柔请安,岳梓童心中狂笑:行,只要你有怕的人,我就不信玩不死你!总有一天,咱们新账旧账一起算!

岳总在得意非凡时,闵柔心中也松了一口气:要说这人渣也不是一无是处,最起码他还是很懂孝道的。嗯,这就好,只要花力气好好调教,应该能改造成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李南方可不知道,他在外面等待时,他亲亲的小姨,已经与闵柔商量出一个改造人渣的计划了。

“这样才乖,坐下吧。”

眼角余光看到岳总微微颔首后,闵柔脸色才缓和了下来。

李南方真怕她会向师母告状,重新坐下时,再也不敢像刚才那般吊儿郎当样了,双手放在膝盖上,正襟危坐。

“李南方,至于你为什么来开皇集团找我,你我之间应该心知肚明,我就不多说了。”

对李南方的态度,闵柔很满意:“但有两点,我必须得提前给你说明白,希望你以后能注意。”

什么狗屁的心知肚明

你知道老头子让我来找你,就是来保护你的吗

要不是看师母的面子,你拿八抬大轿来请我,我也不会来的——唉,可惜不能说啊。

李南方心中老子老子的骂着,表面上却是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

“诚然,你是我大姐收养的孩子,但按照辈分来说,你终究是我的外甥,所以以后必须得尊重我。”

闵柔说着,端起桌子上的水杯喝了一口,丝毫没意识到这是岳总的杯子:“这一点,相信你应该不会有任何意见吧”

李南方摇头,很乖巧的回答:“没有。”

“第二点呢,就是有关你的身份。”

闵柔黛眉微微皱起:“你自己也该知道,你是犯什么错误才进监狱的,是强是相当的不光彩。所以我希望,以后无论在哪儿,在守着有外人的情况下,就不要喊我小姨了。”

“我知道,你这是怕丢人。”

李南方说着,看了眼站在旁边的岳梓童。

“闵秘书是我的嫡系心腹,她知道是不要紧的。”

闵柔看出李南方在想什么了,特意解释了一下时,心中很为顺势再次拉近与岳总的亲密关系而得意。

“好,我知道了。”

李南方点头:“还有吗”

“暂时没有了。”

闵柔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说:“哦,对了,你穿着一身囚服算怎么回事走,我带你去买几身行头,顺便洗个澡,算是洗掉身上的晦气吧。”

坐监出来的人,基本都会洗个澡的,李南方对此倒是一点也不陌生,因为之前他可是多次蹲过局子了,每次回来后,师母都会嘱咐他必须洗澡的。

“那,我在公司做什么工作”

“至于你做什么工作,等你明天再来,我会给你安排的。”

闵柔淡淡地说:“你先去下面等,我安排一下工作就过去。”

堂堂岳总要亲自陪同他去买衣服,临出门之前先安排下工作,这是很正常的,李南方当然不会多想,点了点头后转身走了出去。

“岳总!”

闵柔满脸都是xìngfèn的神色,还有一些不安。

“别担心,按计划行事。”

岳梓童双手环抱在xiōng,走到落地窗前,望着下面的停车场冷笑道:“哼哼,对付这样的人渣,就得采取非正常的手段,让他知道厉害后,他才会变老实!”王德发点了两个与自己关系最好的手下,接着拍案而起,杀气腾腾的说:“这次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在其他保安幽怨的眼神中,王德发换上便衣后走出了值班室。

停车场东南角停着一辆普桑,这是保安队的专车,李全才俩人已经上车了,王德发在车前等。

李南方没有让王队长等太久,就出现在了他视线中,立即拿起步话机通知两个手下:“注意,目标已经出现,偶我。”

“明白,随时准备行动,偶我!”

通知两个亲信后,王德发晃了晃膀子就当热身了,却又发现拎着个纸袋的闵秘书也走了出来。

而且,闵秘书还对目标说了几句什么,带着他走向了岳总那辆黑色奔驰。

这是咋回事,还要不要行动

王德发有些纳闷时,就见开车门的闵柔,对他暗中打了个‘跟上来’的手势。

“哟,女孩子家家的开这车啊,可真够另类的。”

李南方开门探头吸了下鼻子,味道甜甜的很好闻,赶紧打了个喷嚏表示满意。

等会儿就有你好看的了。

看到脏兮兮的李南方,一pì gǔ坐在自己平时坐的副驾驶座位上后,闵柔就觉得胃里很不舒服,却只能忍着启动了车子。

“岳梓童,你怎么喜欢这粗牢笨壮的车子呢”

“岳梓童这个名字,也是你能叫的”

“哦,岳总,宝马车才是女孩子的标配——”

“现在车里就咱们两个人。”

“好吧,小姨,你就不能笑一个吗”

李南方倒是从善如流:“美女总是板着个脸,老的就会快一些。”

“要你管吗”

闵柔冷冷的说着,轻打方向盘左拐,稍稍踩了点油门,车子呼啸着向南驶去。

接连碰了几个钉子后,李南方也不在意,话唠似的说:“你那个秘书——”

“我那个秘书怎么了”

本来打定主意不再搭理他的闵柔,听他这样说后,立即就改变主意了。

“你对她了解吗”

暂且不管以后能不能与岳梓童和平共处,李南方都觉得看在师母的份上,最好是提醒她一句。

“切,笑话,我会对自己的秘书不了解”

闵柔嗤笑一声,说道:“她可是我在两年前,亲自从东省大学招聘来的高材生,绝对信得过的。”

“经过9000认证吗嘿嘿,我就是随口这么一说,知道你那小秘书不是产品。”

在闵柔风目的怒视下,李南方讪笑着耸耸肩,不好再问什么了。

闵柔却主动问话了,很随意的样子:“李南方,你怎么会关心我的秘书”

李南方笑了:“她很漂亮啊,看上去比你还漂亮些。”

“无耻。”

闵柔轻蔑的骂了句,不再理他。

十几分钟后,车子停在了一家洗浴城前。

闵柔伸手从车后座拿过那个纸袋,扔在他怀里:“这里面是公司工作服,你先凑合着穿。洗完后,再陪你去买衣服。”

“为什么不先去买衣服”

“就你这样,人家时装店会让你进去”

“哦,原来是这样啊,明白了。那你稍等,很快的。”

李南方满脸恍然的恶心样子,抱着塑料袋开门下了车。

洗浴城倒是不拒绝穿囚服的人光临,只要能拿得出钱。

“其实我身上是不脏的,不过没事冲个澡也不错嘛。”

走进包厢浴室,李南方抬起袖子闻了下,随手把衣服扔在角落里。

胳膊还没有放下,房门就被砰地一声踹开,几个戴着黑色头套的人冲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