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两性保健 夫妻 生殖 壮阳 两性心理 男性 女性 障碍
性生活 性知识 两性视频 性文化 夫妻性心理 性心理分析 减压保健
性技巧 前戏后戏 接吻技巧 姿势 怀孕避孕 流产 安全期 更年期
生理 两性教育 儿童性教育 成人 青春期 两性情感 另类情感 婆媳
当前位置:猫扑养生网 > 美文欣赏

我和妽妽的性故事,和岳姆干b 小雪又嫩又紧的

发布时间:2019-07-17 19:54  来源:猫扑两性(www.domop.cc/liangxing/)   

岳梓童恨得牙发yǎng,看了眼还在故作傲然样子的冯云亭,忽然觉得就这蠢货不被宰,实在对不起他玉树临风般的气质,借口要去洗手间,松开了他的胳膊。

李南方回到对面包厢内时,白灵儿总算稍稍清醒了些,用古怪的目光盯着他看。

说实话,李南方还真没把老梁这个厅长放在眼里——无非,就是个来帮忙,还喜欢倚老卖老来欺压他的老家伙罢了,有什么了不起的,至于让白灵儿见了鬼似的神魂不舍

李先生不在官场混,当然不知道老梁在白灵儿眼里,那就是天一般的存在,休说是她了,就算局座想给老梁请安问好,那也得看看人家赏不赏脸。

可李南方呢

白灵儿刚才可是亲眼所见,他竟然敢给老梁一个没脸,不耐烦的样子,牛的很。

“你认识他”

李南方刚坐下,坐在桌子对面的白灵儿,身子前倾问道。

“谁啊”

李南方抬手示意服务生拿过菜谱,笑了下说:“哦,你说对面包厢内那俩人啊,我当然认识,一个是我们老板,一个是姓冯的冤大头。”

刚才白灵儿还真没注意到对面包厢内的人是谁,现在也没打算关心,摇了摇头说:“不是他们,我是说梁厅——你认识梁厅”

“梁厅是谁”

李南方开始装傻卖呆:“还有人叫这古怪名字”

“就在二楼时,与你打招呼的那个老者。”

白灵儿现在的脾气很好,耐心的介绍道:“梁厅不是他的名字,他是我们东省新来的省厅主要领导,大名叫梁云清。”

“你说的是那个老头啊,他来头那么大,会是你的领导”

李南方脸上露出惊讶之色,赶紧放下菜谱,眨巴了几下眼睛问:“官职比你高几个级别,有省长那么大吗”

白灵儿没说话,就是看着他。

我和妽妽的性故事,和岳姆干b 小雪又嫩又紧的-图片来自猫扑养生网_www.domop.cc李南方耸耸肩,摊开双手做了个不知所谓的动作:“你以为我在骗你说实话,今天之前我真不知道他是谁,我们认识,也是前几天的事。那天下雨,路滑,我过马路时看到他年龄大了,善心大发扶着他过马路——”

论起撒谎忽悠人,李南方那绝对是顶尖专家级的,从十四岁起就在强盗窝子里混,睁着大眼说瞎话而脸色不变,是他能生存下来的最基本功能之一。

无论是表情动作,还是说话的语气,都没有丝毫破绽,绝不是白灵儿这种都市女孩能看穿的,尽管她是慧眼如炬的刑警。

难道他真不认识梁厅

嗯,应该是这样,要不然他一个人渣,怎么敢给梁厅甩脸子看

再说了,他们真认识的话,他也不会去蹲监狱了。

心里这样想后,白灵儿也就相信李南方能认识梁厅,纯粹是瞎猫碰上死老鼠了。

尤其在这人渣又满脸好奇的问她,梁厅到底多大的官儿,有没有本事能把他调进市局,让他也成为一名光荣的刑警,与她并肩战斗在保护人民生命财产的第一线上时,白灵儿最后一丝怀疑也消失了,不屑的撇了撇嘴问:“就你切,你以为是个人,就能干我们这行”

白灵儿的不屑样子,深深打击到了李南方的自尊心,决定要报复她,翻了个白眼,抬手猛地一拍桌子,叫道:“小二,上菜!马赛鱼羹鹅肝排巴黎龙虾红酒山鸡沙福罗鸡鸡肝牛排——”

他每喊出一个菜名,白灵儿的心就会猛抽一下。

这厮纯粹是不吃最对的,只吃最贵的,无论是巴黎龙虾,还是鹅肝排,每盘单价都在数百甚至上千元左右。

点就点吧,反正白灵儿今天已经洗白白了,做好了挨宰的充分心理准备,可问题这是在吃高bī格的西餐啊,又不是自助餐一百二十八一位的自助餐,一口气点了十几个招牌菜,把负责点餐的服务生,都给震的不行。

最后,这厮屈指敲着桌子,土豪气质十足的问:“有82年的拉菲没有什么没有靠,连这个都没有,你家还开的哪门子西餐厅”

“先生。”

服务生连忙解释道:“慢说我们西餐厅了,就算在法国本地那些名牌西餐厅,也不一定会为消费者提供正宗的82年拉菲。”

82年的拉菲红酒,现在被收藏的意义,已经远远超过被品尝的意义,一支正宗的82年拉菲,如果在放在拍卖会上,拍个十万,数十万的都有可能,现在西餐厅那些售价三五千块的,全是用来蒙骗土豪的西贝货。

服务生还算是有良心的,从穿着上就能判断,无论是白灵儿还是李南方,都不怎么像有钱人,这才耐心的给他解释。

其实李南方比她更清楚这些,嚷着点明要82年拉菲,无非是很享受偷看白灵儿嘴角直抽抽的ròu痛感罢了,暗中几乎要笑破了肚子,表面上却一瞪眼,再次拍桌子:“靠,我管那酒是不是用来收藏的。我只知道酒生产出来,就我让人喝的!”

这土鳖样子,很让服务生心中鄙视,含笑点头笑了下,决定不再好心提醒他了。

“早就听说啥82年的拉菲有多么牛比了,一直想尝尝都没有机会,今天终于有大土豪请客了,你家却没有,真是扫兴。”

李南方满脸不高兴的样子,皱眉说:“看你餐厅规模,也不像藏有什么好酒的样子。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们了,拿两支最贵的来好了。我听说,那玩意美容。”

美容

你一个浑身花花绿绿布满刺青的臭男人,需要美容吗

白灵儿真想大吼一声站起来,拍着桌子质问这人渣。

“白警官,你怎么了”

把服务生打发走后,李南方好像这才发现白灵儿脸色不对劲,关心的问道:“是不是哪儿不舒服啊哦,我知道了,你脸色这样难看,是不是因为我点的这些花钱太多了如果你觉得承受不起呢,也不要紧,咱们不吃这西餐就是了,马上拍拍pì gǔ走人。”

你都已经点完了,才觉得我承受不起啊

白灵儿yù哭无泪的看着李南方,小白牙嘎巴嘎巴咬的直响。

就在李南方看出不对劲,准备站起来拔脚逃向门口时,白灵儿笑了:“切,区区一顿饭,我会承受不起”

“那就好,我还真怕你误以为我在痛宰你呢,吓得我小心肝儿砰砰跳。”

李南方长长松了口气,拿起玻璃瓶为白灵儿满了下水。

不大的工夫,服务生推着餐车走了进来,咔咔的摆了满满一桌子,临走时又用鄙夷的目光扫了李南方一眼,心说:土鳖就是土鳖,两个人点了两万块钱的酒菜,真以为这是路边小摊呢唉,307那老板有这样一个属下,肯定会蛋疼的很啊。

“来,来来,白警官,喝酒喝酒。”

李南方端起酒杯,晃了晃对白灵儿说:“白警官,在此我祝你年年有今天,永远年轻漂亮,在官场上越走越高——干了!”

今天你个头啊,姑nǎinǎi每个月就那点银子,指望什么年年有今天

白灵儿在心中骂了句,也懒得理他了,垂下眼帘慢慢品了一口酒,心里盘算着等会儿该打电话向谁借钱,去买单。

李南方却是一口闷,喝光后还砸吧了下嘴巴,嘟囔着这最贵的红酒,味道怎么好像马尿那样,还不如十块钱一瓶的二锅头好喝呢。

白灵儿自然懒得告诉他,在喝红酒时得先轻轻晃动酒杯,让酒水从‘沉睡’状态下醒来后,再小口的品,让舌尖味蕾充分享受它独特的韵味等等。

至于看到他把汤匙当筷子用,端起一盘鹅肝排直接往嘴里扒拉——都不愿意看他了,叉起一块小牛排放在盘子里,用刀子切割。

李南方毫不在意在美女面前显摆他的饭桶本色,很快就把半数盘子一扫而空,拿起脖子下的餐巾擦了擦嘴,打了个惬意的饱嗝:“呃,白警官,你还没吃饱想不到,你饭量比我还大,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我吃饭有多淑女啊,刚吃了一块牛排而已!

白灵儿强压着破口大骂的冲动,放下了刀叉:“你怎么不吃了”

“差不多了。”

李南方扫了眼白灵儿面前那几个盘子,很想拨拉过来继续吃的样子,忍住了:“白警官,正所谓无事献殷勤,非jiān即盗,大家都是痛快人,你就直说吧,今天为什么要请我吃饭。”

“没什么,就是想请你吃顿饭,来表达我前些天对你不理智行为的歉意。”

白灵儿现在能肯定得,她没必要再遵从心理医生所说的那样,与李南方好好聊聊,他也不会给自己带来恶梦了。 刚要开门,厕门却被人从外面拉开了。

人在内急跑来洗手间蹲马桶时,开门发现里面有人是很正常的事,最多也就是尴尬的笑一下,连忙再关上去下一个罢了。

所以当这个身穿黑衬衣的年轻人,拉开李南方占据的厕门时,他也没多想,为避免尴尬,还抢先笑了下,正要客气的说我已经拉完了,你继续,这个马桶蹲着很舒服呢,笑容就僵在了嘴角。

开错门很正常,但开门的人发现里面有人后,不但没及时退出去,反而迅速闪身进来,右手一翻间,有锋刃森han的军刀,恶狠狠扎向李南方心口,这就不正常了。

草,拉个屎都有人来刺杀,这还让人活不活了

李南方心中大骂,腰身迅速半拧,那把疾刺向他心口的军刀,擦着他xiōng膛chuō了过去,在衬衣上划出了一道口子。

以前有个笑话,说一个吝啬鬼被狗咬伤了脚腕后,忽然哈哈大笑,说幸亏今天没穿袜子。

李南方还不至于吝啬到那种境界,不过好好一件衬衣被划出道大口子后,还是怒不可遏,抬手抓住那人手腕的同时,左手掐住了他后脖子,接着他疾刺而来的惯xìng,猛地向前一推。

砰地一声闷响,那个人的额头,狠狠撞在了贴着白瓷片的墙壁上。

这人肯定没练过铁头功之类的功夫,要不然也不会立即就被撞了个头破血流,好像在白墙上绘出数多梅花那样,红黑相映下很有艺术感。

同样,这也证明试图刺杀李南方的人,是个不怎么如流的家伙,放在杀手界也就是最低水准。

这是李南方来青山市短短十数天内,第二次莫名被不入流杀手刺杀了,上次是刚见过岳梓童之后,这次又是与她同在一家西餐厅用餐。

本能的,李南方就把两次莫名的刺杀,联合在了一起:又是岳梓童在捣鬼

不过他很快就否决了这个想法,通过与岳梓童相处的这些天内,李南方能看出她有这样那样的不好,更能肯定她绝不会买凶来试图干掉自己。

这次,李南方不打算像上次那样,轻易放过杀手了,抬脚把厕门关上,抓着那人右手手腕在马桶上用力一磕,军刀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

音乐声依旧那样悠扬,正如旁边厕所里便秘的哥们,还在吭哧吭哧的用力,没有丝毫察觉,李南方正在大打出手。

一把就将杀手的脑袋按进了马桶内,按下水阀,呼噜噜的一阵响,清水淹没了他的脑袋,让他拼命挣扎,试图抬起头。

脑袋堵住了马桶的下水道,刚被水淹没时,杀手在猝不及防下大喝几口水,那是免不了的。